【德哈文】婚礼刺杀事件2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4-02

原作者:宁缺

 

#DMHP #DH #德哈 #Drarry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哈利在见到她的时候满脸委屈,又强装没事的偷偷把眼泪憋回去。

“啊…不好意思…我好像走错了…对不起……”

身后正在擦头发的潘西一脸无辜。看着手足无措的哈利又感觉格外有趣,不禁开口想逗逗这个显然误会了什么的绿眼睛小绵羊。

“嘿,小家伙,我可不是这个混蛋的女朋友,相信我,这只是一个意外……”

潘西走过去拍了拍手足无措的哈利。

他生气的样子真是又可爱又心疼。

德拉科走神的想。多年的杀手经历给了他过人的洞察力,至少能在第一时间看出哈利过的不好。不能说是物质上的不满足,应该是灵魂上的不自由。哈利不敢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比如说刚才,委屈巴巴的小绵羊只想着息事宁人,抱着他可怜的眼泪然后灰溜溜的滚蛋。

一想到哈利逃避他们的感情,那或许还称不上什么感情。但哈利肯过来找他那就说明他们之间还有机会,德拉科相信他们不应该只停留在那个该死的炮友关系。

“马尔福先生?”

一言不发的德拉科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潘西已经走到了门口,正一脸戏谑的看着刚回过神的德拉科。对面的哈利正用那双雨过之后仿佛是上等祖母绿宝石般通透的眸子怯生生的望着他。

“我想我应该离开了,德拉科。不过来送我吗? ”

潘西走到玄关阴影处,忽明忽暗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德拉科,像一个不怀好意的女巫。

德拉科站起来,迎着哈利软绵绵的眼神揉了揉那头乱糟糟的黑发。指尖的触感是德拉科意料之中的柔软,像是小时候妈妈晒的被子,蓬松又充满阳光的温度,

“那是不是波特家的人……德拉科?”

潘西好笑的勾起嘴角,伸手随意地摸了摸半干的短发,半晌才凉凉的开口。德拉科转头看着客厅正在朝这边偷偷看的哈利,四目相对的瞬间绿眼睛的小绵羊像是被逮到干了什么坏事一样,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如你所见,漂亮的绿眼睛向来只属于波特家。”

德拉科转过头面对着潘西。外面的天气很不好,雾沉沉的似乎是大雨的前兆,室内苍白的灯光微微倾斜,沉闷地打在德拉科脸上,割裂出的明暗让他看上去阴晴不定,暴露在灯光下的眼睛被折射出一种冷漠的疏离,微不可言的警告着面前的女杀手。

“亲爱的杀手先生,我希望你能在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中里认清自己。爱情,可是杀手的天敌。”

“帕金森,在我这里他仅仅是一只小绵羊而已。我不只是一个杀手,我也需要正常生活。”

潘西收起了脸上的看好戏的表情,严肃又不屑地盯着德拉科。

“你别忘了你的身份,马尔福。从你杀死你的哥哥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和太阳无缘了。别痴心妄想了,杀手先生,小绵羊注定不能和屠夫在一起的。”

“想想他知道了你的身份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回答她的只有硬邦邦的关门声。

————

我曾经也是一个只会担心作业的少年,如果没有我哥哥的话。

德拉科有时会想。每次任务结束后剩下的是疲惫不堪的身体和已经麻木的负罪感。躺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只会陷入无止境的痛苦。

和刚潘西遇到他时不同,如今的德拉科冷漠又不近人情。

德拉科小时候还是个柔软又可爱的男孩,像是所有家庭一样是他们的掌上明珠,虽然他还有个哥哥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一家四口的感情。

可偏偏事与愿违。当德拉科撞见自己的哥哥,那个曾经给他买糖帮他做作业带他去游乐场的哥哥,正拿着德拉科的内裤自慰时,他只觉得恶心。

他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所以当他告诉了卢修斯和纳西莎的时候,那天晚上的父亲和哥哥争吵声和母亲的哭声一直持续到了天明。

直到那声意料之外的枪响,划破了本该寂静的清晨,也打碎了他对哥哥仅剩的期望。

血,到处都是血。父亲和母亲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脸上的表情永远定格在了那个没有风的燥热的夏天。而他曾经最爱的哥哥,正一脸癫狂的看着他,眼里满是病态的渴望。

“德拉科…”

陷入疯狂的男人没有注意年少的弟弟手里紧攥着的刀。畸形的不理智的爱已经彻底吞噬了他,眼里只剩下他亲爱的弟弟和不为世俗接受的爱,所以当德拉科的刀贯穿他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察觉到疼痛就抽搐着倒下了。

一个本该一家人吃早餐的平静又平凡的早上,现在却一片狼藉,站在父母尸体身边的德拉科只剩下无尽的悲痛和绝望,他甚至流不出一滴眼泪来祭奠他们,只能徒留一具空荡荡的躯壳无意义的伫立在他们的墓碑前。

他什么也没有了。

他像一个孤苦伶仃的影,沉默的黑暗只会将他吞噬,而光明又会使他消失,只能徘徊在着无止境的阴影中饱受折磨。

“或许我可以永远沉入深海。”

阳光终会在照亮每一片阴影之地,月亮的背面也不会永远黑暗。

这是德拉科对上那双绿眼睛时想的第一句话。用深邃形容那双眼睛显得太俗气,醉人又太平凡,大概只有潋滟才能配得上那双眼睛。眼里似乎永远是平静又温和的浪花,粼粼的波光就那么温柔地淹没了德拉科。

————

偷食了苹果的夏娃尝到了极乐的美味,初食禁果的她听从了蛇的蛊惑,做了第一个背叛上帝的人。

哈利忐忑的坐在沙发上,手指不安的搅在一起。他太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跑来这里,也许是父亲擅自订的婚事让他无所适从,也许是为了躲避罗恩没完没了的逼问,是的,自从那天赫敏强行把他带走后,罗恩看哈利的眼神就变得越来越奇怪,就在昨天终于没忍住向哈利开了口。

“你…那个…了…吗?”

哈利还记得当时罗恩的脸和他的红头发一样红,眼睛不好意思的四处乱瞟,没有一刻落在哈利身上。在得到哈利肯定的答复后他像是要哭了一样,却又憋的眼眶通红。最后还是赫敏把她那个麻烦男友接了回去。

自从那天后罗恩就对他展现了保姆式无微不至的关心,嘘寒问暖的方式让哈利避之不及却又无可奈何。最后下定决心亦或者是一时冲动跑来了一夜情的炮友家里。

一定是因为罗恩那个家伙太烦人了!一定!绝对不是自己想见德拉科什么的…

可一想到罗恩脑子里就全是他那个同样红头发妹妹,他的订婚对象,金妮。

虽然还是有些牵强和狗血,但哈利真的只把金妮当成妹妹。他不应该耽误金妮的未来,对她负责而且一辈子爱她的人应该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至少不是哈利自己。

正当哈利冥思苦想该怎么拒绝和金妮这门婚事的时候,突然跃入视线的一双手打断了他的思路,哈利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哪里。

那应该是一双弹钢琴的手。

那双手轻轻地抚上哈利的脸,然后滑到他的喉结似有若无的摩挲了一下,继而游进扣着贝母扣的白衬衫里,眷恋的摸过每一根微微凸起的肋骨,因快感而战栗的皮肤呈现出可爱的粉色,像是在无声的邀请来者。

那双修长的手此时属于一位落魄的钢琴家,而身下的人正被优雅的弹奏,发出断断续续的音符,或高亢或低沉,一遍遍的回荡在亮着暖光的卧室,像是年久失修的钢琴挣扎着发出最后的呻吟。

“要…坏了…德拉科…”

夏娃沉溺其中,殊不知她早已背弃了伊甸园,也背弃了上帝。

当潘西看到那双绿眼睛的时候,才知道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救赎一个身陷地狱的灵魂。特别是德拉科看那双绿眼睛时的样子,她从没见过他露出过那种神情,好像沙漠中垂死之人望见了

最后的清泉,亦或者是深陷泥潭之人抓到了仅有的绳索。

哈利是他的欢喜也是救赎。

“你也许会被救赎吧,德拉科…”

短发的杀手看着窗外的大雨,手里的红酒似乎也染上了潮湿的寒气,在杯壁上凝出淡淡的白雾。纤细的手轻巧的晃了晃酒杯,白雾被红酒软绵绵的打散,留下一片殷红的痕迹,在时隐时现的闪电下透出隐隐血色。

潘西走到窗边,对着并不存在的太阳举起了酒杯。

“敬自由。”

一饮而尽。

————

“哈利,我想你作为波特家的继承人应该明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花园里,詹姆的正室夫人,奥莉薇·波特冷漠的坐在他面前,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哈利脖子上的红痕。保养良好的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衰败,失败的婚姻已经把她领进了坟墓,只剩下一个可怜又哀怨的灵魂留在这个囚禁她的家族。

“比如那个灰色眼睛的年轻人。你们的关系好像挺好,但是韦斯莱家的金妮更适合你,不是吗?”

奥莉薇轻抿了口茶,转头不再去看哈利。暗金色的长发拘束的盘在固定在脑后,暗绿色的长裙给人一种沉闷的感觉,领口的扣子一直系到最上面一颗,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和一张苍白素净的脸。

那双脸上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出现过笑容了。

自从哈利的母亲,莉莉来到波特家之后,詹姆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存在,他甚至不再和她睡同一个卧室,共用同一套餐具。

直到哈利默不作声的离开了花园,奥莉薇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呢喃被远处灰黑的层云压的低沉又浑浊。

“莉莉,你看,你带给我的痛苦也是会转移的,你的哈利注定没有好结局,他会像我一样痛失所爱。”

——————

在德拉科和哈利确定关系后的三个月里,他们像任何一对情侣一样,时而闹别扭却依旧甜蜜。可韦斯莱家的婚事却日益折磨着哈利,罗恩一脸无奈又纠结的找过哈利,却只得到哈利愤怒的质问。

“罗恩!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金妮,更应该知道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一旁的赫敏担忧的看着哈利。女生对感情特有的灵敏让她嗅到了哈利的不对劲,他似乎有些疯狂了,在这段意料之中的感情里他渐渐摆脱了那个牢笼一般的家族强加给他的阴影,可很明显的是,哈利似乎对这段感情一直存在不确定,不确定他是否能和德拉科走到一起,不确定他会不会屈服于家族联姻,不确定德拉科对他的感情是否如同他对德拉科一样执着。

实际上赫敏的猜想是正确的。因为哈利那段注定给他带来痛苦的婚姻,已经成为了他和德拉科产生摩擦的罪魁祸首。

他们之间最后的争吵爆发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夜夜笙歌并没有治愈日益尖锐的矛盾,温馨的晚餐掩盖不住他们之间不可忽视的裂痕。窗外是雷声阵阵,豆大的雨点猛烈打在窗户玻璃上,弹奏出令人不安的曲调,扭曲的雨水蜿蜒的划过玻璃,最后挣扎着消失在满是泥水的地面。

嘭——

“德拉科!你不懂!我生活在那样的家族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利!我…我又何尝不想…”

“够了哈利!我已经受够你的说辞,我不想再听这种苍白无力又没有可信度的借口了。”

不,不是…哈利…我想说的不是这些…

“借口?这根本就不是借口!德拉科,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和我解释过你半夜回来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你一直在搪塞我!”

哈利崩溃的朝他大喊,那双德拉科吻过无数遍的绿眼睛蓄满了眼泪,摇摇欲坠的挂在通红的眼眶上,像是下过了一场大雨。

“收起你那副委屈的样子,别再出现在我面前。这是最后一次。”

不要…哈利…不要离开我…我需要你…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

满地的玻璃碎片被灯光折射出一片毫无生气的璀璨。伤心欲绝的青年裹着单薄的风衣义无反顾的扎进了暴雨中,颤抖地留下一句轻飘飘的邀请:

“希望你能来我的婚礼。”

————

爱生忧怖。

德拉科站在一片狼藉中想起了这个词,呆滞的目光一直黏在被哈利摔碎的杯子碎片上。

“啊…那是和哈利一起买的…”

外面的雨还在下,像是在洗刷这世间的罪恶,并没有停的意思。房间的温度慢慢的下降,阵阵寒气肆无忌惮的钻入德拉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冰冷而麻木的大脑机械的运转着,似乎还没有接受曾经那个温暖的太阳摔门而去的事实。

“你不必担心失去我…我才是小心翼翼惶恐不安的那个,我才是一直失去的那个,我才是一直被抛弃的那个。”

“对不起哈利…对不起…”

那天风雨交加的晚上,年轻的杀手流下了他最后的眼泪,也亲手埋葬了他最后的爱情。

这是场意料之外的相遇,却是我蓄谋已久的深情。

你是我这片月球上唯一的海,我是你每一次呼吸律动的致命引力。你潮涨潮落也终会将我淹没。

我们在黑暗里肆意相爱,在绝望中铤而走险。我们快意恩仇的活在这纸醉金迷的浮世,即使会耗尽我们对彼此的欢喜。

从不给欲望留余地。

——

婚礼现场意外的有些冷清,没有想象中的热闹和幸福的氛围,连白鸽都无精打采的垂着脑袋。

哈利站在休息室望着窗外的天空,身后的赫敏无声的站在身后,脸上是难掩的担忧。

“哈利…你真的确定要…”

“我在赌,赫敏,我在赌他还爱不爱我。”

“可是你…”

“我知道。那又怎么样,可他爱我,这就够了。”

白鸽飞过天空盖住了明媚的阳光,斑驳的阴影像是小时候树底下最爱的那篇阴凉。人群中爆发出的尖叫声破坏了强装出来的温馨,像是精致的瓷器摔碎在地上只留下一地廉价的碎片。

银色的刀刃轻轻在脖子上划过,滚烫的鲜血便争先恐后的滴落在白色的礼服上,开出一片片艳丽又诡异的火红。

剩下的只有混乱和眼泪。

血泊里的人心满意足的闭上眼,泪水稀释了面前的鲜血,像是打翻了一地的廉价红酒。一切声音正离他而去,渐渐地听不见耳边赫敏的哭声和罗恩慌乱的喊叫。

拿着刀的男人压低帽檐,背对着慌乱的人群,悄无声息地走出了教堂。

他没有看见倒在血泊里的人,一次也没有。

多年以后,罗恩站在那个刻着哈利名字的墓碑面前的时候,那声微不可闻的呢喃像是经久不衰的咒语,无视时间的侵蚀轻飘飘地飞入冰冷地坟墓。

“我的婚礼上没有新娘。是我赢了,德拉科…”

End

 

婚礼刺杀事件 #hp人文
原作者:宁缺   # #Drarry #DH #DMHP 记住我也好,但最好忘记 ——   对赫敏和罗恩来说,这个春天最大的事情大概就是利·波特遇到了拉科·马尔福。一见钟情的背后是说不清的...
】当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后,帮助拉科追求利的故事 ● 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 *ooc   早上拉科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
】失语咒 #hp人文 #甜
原作者:小刘   # 有私设/小甜饼   1. 潘西必须问清楚。   拉科已经整整一天没有说过一句话了。 不,这可不是以往一样,纯粹因为嫌弃,而对自己故意拉长腔调的甜言蜜语暂时性失聪。 ...
】当原著里的拉科穿越到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算是系列的 ●●DMHP●drarry●hp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上一篇:当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ooc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烤饼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处处吻 #hp人文
原作者:五香丸子.   *学院日常 *灵感来自微博超话一个姐妹 *甜预警 #   —正文— 今天是平安夜。   有了上一次圣诞勇士舞会的教训,利懂得了不到不得已时坚决不去寻找舞伴。不过,罗恩...
】炒个热度 #hp人文
原作者:XiaoYi.   反正就是娱乐圈……看个乐子 #drarry #DMHP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正文 今天又是利百无聊赖躺在沙发上看着书的一天。    他已经两个月没有工作了...
】雪光(那场大雪带走了我的爱人)#hp人文
灭。 到了夏天的时候,拉科的病开始有了点好转。潘西和布雷斯的婚礼也开始筹备中,只不过自己不能亲自过去帮忙,毕竟潘西在自己生病的时候帮了自己很大的忙。 预言家日报依然在报道利·波特的婚礼筹备,韦斯莱...
】The Double(中) #hp人文
原作者:Su禾   *撞梗嫌疑(喜闻乐见替身梗) *主,微虫绿 *微狗血 *ooc属于我,虫绿属于彼此 *在这里还要说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本文只是一次人yy,可以看作只是一篇顶着相同人名...
】The Double(下) #hp人文
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以什么身份开口?      雨点敲打伞面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在一把伞下,他们的手掌紧贴在一起,谁也没有提出松开,拉科难得的近距离的观察着利。      瘦了...
】金箭射中了鹿屁股 #HP
原作者:阿兹卡班在逃黑魔王   ● 拉科● HP利•波特● 人● Draco● draco/harry● harry potter   1. 这一切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世间...
】电梯事件 #hp人文 #甜
原作者:花怜研究事务所   #ooc预警 #多管闲事的拉科 #没有魔法的世界 #千字小甜饼 #无脑爽,爽完就跑 # #drarry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利起床...
】如果一个吻不够,那就来两个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因为一个吻利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主动出击后终于打开了拉科的心扉。 *时间线从[火场救夫]开始●●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d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