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文】The Double(上)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4-03

原作者:Su禾

 

*撞梗嫌疑(喜闻乐见替身梗)

*主德哈,微虫绿

*微狗血

*ooc属于我,德哈虫绿属于彼此

*在这里还要说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本文只是一次同人yy,可以看作只是一篇顶着相同人名的脑洞文,无意冒犯历史以及有关文学巨匠还有电影创作人。

#德哈 #Drarry #杀死汝爱 #哈利波特

 

[一]

     战争很残酷,那些夹杂在空气里烧焦的气味,尘埃烟雾,变作残垣败瓦的霍格沃茨,还有灰蒙蒙的天空长年盘踞在他的梦境里,一次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出现最多的,是死去之人的面孔。

     邓布利多,斯内普,小天狼星,卢平,唐克斯,弗雷德,还有……爸爸妈妈。

     他或许不该怪伏地魔,哈利·波特也许本就不配拥有幸福。

     拭去眼角在睡梦中无意流下的泪水,哈利突然记起自己的Newts,瞬间一种恐惧抓住他的神经,他伸手去够魔杖和眼镜,想借此增强自己的安全感,却在触碰到一个冰凉物体时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一个,长方体的小盒子,里面装着棕色的隐形眼镜,用来隐藏自己的绿色眼睛。

     哈利这才想起他已经不需要担心自己的Newts了,他已经离开了魔法界,不再是哈利波特,而是艾伦·金斯堡,在依靠混淆咒得到一张身份证明和哥伦比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那个陪伴了他七年的魔杖被他永久的放在了行李箱的最底层。

     冬青木,凤凰羽毛,十一英寸,伴随着救世主的消失一同成为传说。

     抛弃过去其实很简单,将永远梳不顺的头发烫成微卷,用棕色代替绿色的瞳孔,放弃姓名,放弃魔法,放弃身份。

     他至今无法找出让他做出这种决定的理由,也许是赫敏的眼泪和罗恩的痛苦让他无法再像以前一样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也许是战争让他厌倦了生活,也许是前十七年的悲惨经历让他迫不及待的想逃避一切。

     反正伏地魔已经死了,魔法界也不再需要一个救世主了不是吗?

     他完成了一个被迫接受的任务,总能作出自己的选择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是容易想到一些痛苦的回忆,哈利的胡思乱想止于室友的迷糊之中说出的梦话。

     他将微凉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听着格外清晰的心跳声尝试再次入睡。只希望这次的梦里,除了黑暗,什么都不会有。

 

[二]

     那是妖精的胜地。

    “XO?”青年举着手中的白兰地,示意他是否要来上一杯。

     棕色液体在酒杯中沉淀着别样的光彩,纯粹的色泽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极具吸引力,哈利抿了抿唇,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接过那杯酒:“yes.”

     浓烈的果香里透着粘腻,略有凌厉的酒水顺着嗓子流入胃里,哈利被酒水的后劲呛得咳出了声。

      他从没喝过麻瓜的酒,诚然,他之前并没有这个机会。只是如今看来,无论是魔法界还是麻瓜的酒都不怎么适合他。

     青年看着哈利明显带着痛苦的神色,有些遗憾的想将酒杯要回:“看来它并不适合你,伙计。”

     哈利却躲开了那只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强忍食道以及胃部的不适,不知道在和谁置气,这世界,或者他自己:“我可以学着适应。”

      这话听起来就像叛逆期的少年,任性却又幼稚。

     “哇哦!”青年语调上扬发出一声赞叹,对面前的男人产生了兴趣,要知道,未涉足尘世的单纯总是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性:“我叫汤姆·史密斯,你呢?”

     又一个汤姆,真够有缘的。

     哈利大笑起来,感到自己的神经正一寸寸被酒精侵蚀,说出口的话开始直接跳过大脑:“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的。”

    “为什么?”

     霍格沃茨一杯倒的救世主开始被醉意支配。

    “汤姆不喜欢听见我的名字,因为我会杀了他,”哈利将酒杯放回吧台,示意调酒师续上一杯,“他,将我视为劲敌。”

      “听起来很酷?”青年显然认为哈利只是在开玩笑,“可我并不认为你也能杀了我,毕竟杀人哪有那么容易。”

     很容易,一个咒语,一道绿光,一个鲜活的生命便会转瞬即逝。

     哈利只是笑,再次将酒杯里的液体尽数饮完。

     青年的手在此时扶上他的腰,然后凑近,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隔着一层衬衫在他身上画着圈:“不过……或许你可以尝试用另一种方式杀死我?”对方的鼻息喷洒在他的脖子上,哈利不舒服的皱起了眉,但青年没有察觉,声音里暗示意味极浓,“比如,在床上?”

     给他一拳,哈利听见心里一个声音说到。但没有等他动手,暧昧的气氛就被另一个人的出现给打破,哈利感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条手臂:“汤姆,这个人让给我。”

     理所当然的口气很像记忆里某个人。哈利没有挣扎,事实上,因为那两杯酒他开始感到眩晕,嘈杂的音乐声和交谈声汇成一片,世界天旋地转起来。

     哈利没有再听他们谈了些什么,只知道先前那个青年走开了。

    “你不喜欢这里,为什么过来?”后来者的语气带着探究与好奇,也带着与生俱来的魅惑。

     对啊,他不喜欢这里,更不喜欢别人的触碰,那他为什么要来?

     来一个麻瓜的同性恋酒吧。

     抬头,晕眩,入目的金色像根刺扎了他一下。

    “因为有人说这里是妖精的胜地。”哈利举起空酒杯,隔着玻璃看面前的人,眼前浮现的却是另一张脸,他轻笑一声,“妖精啊。”

     卢西安看着明显喝断片的人,对方举起的玻璃杯恰到好处的挡住了他的脸,只能看见那一头黑色卷发,他伸手弹了一下那个杯子然后移开视线:“卢西安·卡伦。”

    “哈……”对方叹气,继而傻笑,“艾伦·金斯堡。”

 

[三]

     哈利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会和卢西安成为朋友。

     入学那天他在图书馆见过这个人,一个显然离经叛道,好似和韦斯莱双子一样爱恶作剧的人,他至今记得那天他站在图书馆桌子上的高谈阔论。至于第二次见面,在那个酒吧。

     酒精的缘故,他并没有很清楚的记得过程,只知道第二天一醒来自己就躺在在对方宿舍的床上。

     屋子里放着勃拉姆斯的交响曲,卢西安坐在椅子上像在沉思,听到动静后把目光转向他,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来杯意大利干红怎么样?”

    “我不喝酒。”他说。

     卢西安像听了什么笑话一样笑出声:“昨晚你可不是这样的。”

    “呃……我承认那是一种逞能。”

    “好吧。”对方善解人意的点点头,“那是什么让你那样逞能?”

     哈利一愣。

     一个人过于无聊,突然想做一个以前的自己决不会做的事?

     喝酒,一夜情,还是和同性。

     真他妈够疯狂的,也足够幼稚,至少在一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人面前多少有些羞于启齿。

    “好吧。”看出他的为难,卢西安无所谓的耸耸肩,转移了话题,“你读过《视界》吗?”

      麻瓜读物对于哈利一向陌生,他实话实说:“闻所未闻。”

     卢西安显然并不在意他是否读过,他像是难得找到了一个倾诉对象,兴奋的从脚边的箱子中翻出这本书,夸赞着:“它棒极了,而且难以置信。”

     他打开有插图的那一页,指着上面抽象概念的图画:“他说生活是圆的,我们被困在生与死的车轮上。无尽的圆,直到有人打破它。”他声情并茂的说着,在哈利的正对面停下脚步,“你走进来,你打破模式――砰!整个世界宽阔了。”

     哈利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但这番话很明显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他如今所做的一切,不就是在试图打破模式吗?

      他用兴奋的眼光看着卢西安,那些话一遍遍在他脑海中重复着。

     你走进来,你打破模式。

     ――砰!整个世界宽阔了。

    “宽阔了?”

    “没错。”

     哈利笑起来。

     卢西安清楚对方被打动了。

    “介不介意成为朋友?”他朝哈利伸出手,语气志在必得,而哈利则是立刻回握上去:“当然不。”

     哈利清楚,他需要一个人走进他的世界,打破他的模式。

    “带你去个地方?”

    “好。”

     

[四]

     卢西安带哈利结识了威廉以及杰克,形成了一个四个人的小团体。

     他们乐衷于去酒吧,将各种浓度的酒兑在一起,然后观察那些缤纷的色泽,再将它们一一喝下。也会开各种各样的party,玩各式各样的牌,跟着舞池里疯狂的音乐毫无章法的摆弄四肢。

     艾伦·金斯堡一度认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原来那个哈利·波特。

     直到晚风乍起,湖水微漾,原本躺在草地上休息的卢西安突然起身捡起一块石头向湖面扔去。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七下,石块“扑通”一声沉入水面。

    “哇哦!”原本有些昏昏沉沉的哈利一下清醒过来,他从没见过有谁这样子做过,感到十分新奇,有样学样的捡起一块石头砸向湖面,结果石块刚接触到湖面便沉了下去。

     卢西安轻笑一声。

     好奇心一向是格兰芬多的特性,他疑惑的问卢西安:“是有什么诀窍吗?”

    “手腕功夫,就是手腕功夫而已,兄弟。”夕阳西下,时光倒显得有些不够真实,他将某人告诉他的话又说给哈利,“你练下手腕,也可以做到的。”

     “真的?”哈利眼中的兴奋尚未退却,也没有注意到卢西安的情绪不大对劲,然后捡起地上的石块一次次尝试起来。

     卢西安坐在他旁边,威廉和杰克则躺在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聊着天,卢西安突然问了一个问题,致使哈利停下了动作:“艾伦,你之前有喜欢过什么人吗?”

     温柔聪明的秋张以及坚强勇敢的金妮在眼前一闪而过。这是他之前的两个女朋友,他的确喜欢过她们,只是如今记起却再无半点感觉。好像一杯白水,初尝清新恬淡,时间一久却只剩索然无味。

     此刻,倒是另一个身影在脑海中久挥不去。

     为什么离开魔法界?

     除了躲避那些战争带来的痛苦,躲避那些所谓的名气,最终的导火索是什么?是他为马尔福家作证那天。

     最终被宣判无罪的德拉科·马尔福刚一踏出审判室便被一个女孩抱住了,他们左手无名指上同款的订婚戒指瞬间刺伤了他的眼睛,或许还有那颗已经快没有任何动力跳下去的心。

     才明了自己心意不久的男孩几乎立刻转身离开,也带走了所有眷恋。德拉科·马尔福虽然一直乐衷于给他找麻烦,但他在那一刻意识到他的世界并不是只有挑衅大难不死的男孩这一件事,更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他们注定渐行渐远。

     赫敏的父母没有记起自己的女儿,比尔脸上的伤再也无法愈合,乔治关了那家玩笑商店,那些死去的关心自己的长辈更不会回来。

     他又凭什么留下?一个只会带来灾难的救世主。

    “你口中喜欢的定义是什么?”他开口,试图通过一段对话转移自己的思想。

     卢西安枕着自己的手臂,漫不经心的回答:“换句话来说,你此刻最希望谁在你身边陪你看日落?”

     哈利转头看他,那头金发此刻格外显眼。

     卢西安也在看着他,用那双蓝色的眼睛。

     他突然问了一句与题无关的话:“卢,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好不好?

     背光而站的少年的面容看不真切,卢西安盯着那头黑色卷发,接了一句:“好。”

      好。

  

The Double(中) #hp人文
原作者:Su禾   *撞梗嫌疑(喜闻乐见替身梗) *主,微虫绿 *微狗血 *ooc属于我,虫绿属于彼此 *在这里还要说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本文只是一次人yy,可以看作只是一篇顶着相同人名...
The Double(下) #hp人文
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以什么身份开口?      雨点敲打伞面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在一把伞下,他们的手掌紧贴在一起,谁也没有提出松开,拉科难得的近距离的观察着利。      瘦了...
The Double(番外) #hp人文
原作者:Su禾   # #Drarry #利波特        阿斯托利亚觉得自己始终不了解拉科马尔福。      他是马尔福家的独子,斯莱特林领头羊,被迫效忠的前食死徒。还有她最清楚的标签...
】当原著里的拉科穿越到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算是系列的 ●●DMHP●drarry●hp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一篇:当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ooc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烤饼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处处吻 #hp人文
原作者:五香丸子.   *学院日常 *灵感来自微博超话一个姐妹 *甜预警 #   —正文— 今天是平安夜。   有了一次圣诞勇士舞会的教训,利懂得了不到不得已时坚决不去寻找舞伴。不过,罗恩...
】被脸红出卖的心动 #hp人文
吞噬。唯有落在地面的一片光影渐渐东移,轻盈如常。 过了一会儿,其他人陆续到了。肩负编剧重任的赫敏和拉把剧本分给演员们:“我们根据史书资料、传记和历史传说草拟了一份剧本。如果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逐光救赎 #hp人文
原作者:忘川玖千.   你在天堂的圣光之中涅槃,我在地狱的火光之中消散。你带走一世浊气,我洒下满地嫣红。 但我们是彼此的救赎。 # #人 #darry #利波特 #HP #DMHP...
】当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后,帮助拉科追求利的故事 ● 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 *ooc   早上拉科迷迷糊糊从床醒来...
】论拉科是如何把不开窍小/娇/妻拐到手的 #hp人文
糖 谁说没什么我跟他急) #DMHP #darry #人 #利波特 #HP #     大家好,我叫拉科•马尔福,对没错就是你们高端霸气无所不能的拽哥。   大家都知道,我们马尔福...
拉科说怀了就要结婚 #生子/出轨? #hp人文 #DH #微塞
原作者:XiaoYi.   微塞# 拉科趁了塞德里克的危  成功拐到小利的故事  生子/出轨?(不知道算不算)不喜勿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利这周第三次进到酒吧...
】后备箱里的男朋友 #hp人文
口气,自言自语。 “你就这么想跟我动手?” 拉科一怔,继而一把拉掉盖在脑袋的衣服,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被五花大绑的利。 “你不觉得应该把我解开吗?” “抱歉。” 看着利肿胀的手腕和青紫勒痕,拉...
】谢谢你,再见。 #hp人文
二晚上的禁闭突然变成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即使是不关禁闭的时候,利也喜欢带着作业来到魔药课教室,一边写作业一边看拉科配各种奇奇怪怪的药剂。霍格沃茨城堡里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两人出的身影。他们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