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文】The Double(中)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4-03

原作者:Su禾

 

*撞梗嫌疑(喜闻乐见替身梗)

*主德哈,微虫绿

*微狗血

*ooc属于我,德哈虫绿属于彼此

*在这里还要说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本文只是一次同人yy,可以看作只是一篇顶着相同人名的脑洞文,无意冒犯历史以及有关文学巨匠还有电影创作人。

#德哈 #Drarry #杀死汝爱 #哈利波特

 

[一]

     猫头鹰扑棱着翅膀在窗外停下,鸟喙一下又一下的啄着玻璃。大雪在窗开的一瞬被风卷进屋内,又在壁炉的高温下融化成水滴落在地,再逐渐化作水蒸气和空气融为一体。

     餐桌前的罗恩停止了咀嚼的动作抬头看向赫敏,褐发女巫在扫视了一圈报纸的内容后朝他失望的摇了摇头。

     哈利失踪的第二年。圣诞节快到了。

     起初还会有人在报纸上说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了救世主,他们也一一去找了,虽然结果是毫无所获。直到随着时间推移,那些捕风捉影的报道也不见了踪影。

     罗恩起身将红了眼眶的赫敏抱进怀里,轻声安慰:“哈利会回来的。”

     而此刻的马尔福庄园内,卢修斯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跪着的独子。

     这是德拉科成年后第一次罚跪。

    “德拉科!”纵然面色憔悴,卢修斯依然保持着良好的贵族作派,他握着手杖坐在书房正中的椅子上,略微颤抖的语气说明他此刻隐藏的愠怒,“你这次做的太过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两个年轻人出去定制婚礼礼服最后竟然会闹得不欢而散,甚至连婚约都取消了!

     德拉科低头沉默,他承认那一瞬间是冲动之举,但他并不后悔,反倒感到解脱。

    “去向格林格拉斯家道歉,告诉他们你只是一时冲动,婚礼会如期举行。”卢修斯冷声下着命令。

     德拉科脸上闪过挣扎,他终于抬头,直视着卢修斯的双眼:“不,父亲。”

    “我要离开马尔福家。”

 

[二]

     哈利和卢西安在一起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杰克和威廉也只是愣了一下便神色如常了,威廉甚至耸耸肩一脸高兴的说:“那很好啊。”

     与此同时,四人行越发醉生梦死。

     白色粉末溶在酒水里,卢西安修长的手指握着玻璃杯晃了两下,将杯子递给哈利,然后露出一个鼓励性的笑容,诱惑并且致命。

     哈利顺从的将它一口喝完。

    “Good boy.”卢西安满意的放轻尾音,显得暧昧而又魅惑。

     耳边嘈杂的摇滚乐带着金属特质,连同酒精一起入侵神经,一杯,两杯,三杯,情不自禁随着音乐打起节拍,眼前的一切蒙上梦幻的色彩。

     Good boy ,高尔。

     曾经同样的话用一种高傲得意的语气说出来,因为复方汤剂变成对方跟班的自己看着用发胶把一头金发抹的一丝不苟的人咬牙切齿的念着自己的名字。

     “Saint Potter !”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战争没有开始,所有人都在,他每天最大的烦恼除了密室,就是某个一直找茬的斯莱特林。

     搂过旁边人的脖子,哈利突然贴上卢西安的唇,然后松开。卢西安眨了下眼睛,又将目光转回舞台,发出一声轻笑,似乎在为伴侣的主动而开心。

     目睹这一幕的威廉和杰克则是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卢西安的漫不经心他们如此了解熟知,不过也对,卢西安从没对任何人认真过,那么艾伦自然也不例外。

     杰克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喝着杯子里的伏加特,却越来越心绪不宁――卢西安,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人的心呢?

    “要想重生,就得先死。”

     从酒吧出来已经是深夜,威廉提前走了,而杰克的手机响了很多声,他最近正和女友伊蒂闹矛盾,最后青年在酒精的促使下将手机扔到了河里。

    “你为什么不自己也跳进去?”卢西安大笑着,开玩笑般推着杰克的后背像是要把人推进河里,“嘿,朋友,尝过濒死的滋味吗?我想你可以试试。”他转身跌跌撞撞的又去拉哈利,“我觉得你们两个都可以试试。”

     杰克试着挣脱卢西安抓着他手臂的手,笑着问他为什么不跳。

   “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尝过了。”他像是再也闹不动了那样坐在草地上,“我以前差点就死了。”

    哈利揉着胃的同时杰克大喊着:“愿闻其详。”

   “我得了一种病差点就死了,有个人的血可以救我,但他不肯给我……”他哼哼唧唧的说着,推了一把在他旁边坐下的哈利,“喂,你干嘛坐下?”

    “因为我也差点死过。”还不止一次,哈利痴痴的笑起来,“不用再试一次了。”

    “哦。”卢西安放低了声调,用吟唱的口吻诉说着自己的同情,“同病相怜的傻瓜。”他撑着上半身去看哈利的眼睛。

     哈利此时的头依旧很昏,但也同样在看着那双眼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两张唇便情不自禁的贴在了一起,他们交换了一个很长的吻,却更像是彼此的慰籍,哈利想,此时此刻他需要这个,好让自己感觉到还有心跳。

     然而疯得太过的后果就是第二天一早,三个人醒来的发现自己昨晚就睡在了这片草地上。幸好醒得早,公园里还没有人,不然丢脸就丢大发了。

     哈利揉了揉要炸的脑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爬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像卢西安和杰克那样,一个得了重感冒一个发了高烧。

 

[三]

     卢西安一直是个大胆的人,当他举着手中的计划书问他们参不参加时,哈利血液中属于格兰芬多的那部分立马叫嚣起来。

    “当然。”他可是从不把宵禁放在眼里的人。

     于是杰克通过高超的把妹技巧拿到了禁书区的钥匙,四个人深更半夜跑进了图书馆。

     哈利觉得他们的计划原本应该万无一失,却到底还是被发现了。习惯性的从身侧翻隐身衣,摸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行为有多愚蠢。回过神向外跑,却发现卢西安还想着完成计划,“我们必须有始有终。”

    然而下一秒对方呼救的声音就在响了起来。

   “艾伦!救我!”卢西安被保安死死抓住了双臂,哈利连忙跑到电源处,灯一闪一暗,卢西安趁机挣脱出来。

     一双手却死死抓住了哈利。

     哈利的胃一沉,疯狂的甩着手臂:“放开我,放手!”

     黑暗中,那只手松开了,哈利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心中却充满了狐疑。

    “艾伦,快!”身后传来卢西安催促的声音,哈利来不及细想便快步跑了出去。

     他挣扎的力气并不足以将那只手甩开,依照当时的情况倒更像是那人主动松开手的,可对方明显没有理由这么做。

    “不用纠结艾伦,说不定那个人想这么干很久了,而我们恰好帮了他这个忙,所以放你一马并不为过。”卢西安满不在意的劝解他。

    不想再自我困扰的哈利勉强接受了对方的理由:“也许吧。”然而一抬头却看见了某个不想看见的人,那个名叫戴维的,卢西安的前任,哪怕分手还一直死缠烂打的中年人,“他来这里干什么?”

    剩下三人听到这句话也同时向大门的方向看去。

   “在庆祝?”戴维看向卢西安手中的酒杯,“你的图书馆事迹登上早报了。”他扫视一圈众人,“我敢说你们都很骄傲。”

     哈利皱了皱眉,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计划?”

     戴维挑衅的看向哈利,用下巴指着卢西安:“他有说那句巴士底狱吗?那是我教他的。”

     这种表情无疑很欠揍,同时也意味着承认是他告的密,哈利一向冲动,一个健步冲上去抓住他的领口:“是你告诉警卫的!”

     卢西安十分冷静的拉开哈利,但看向戴维的眼神中,轻蔑和愤怒丝毫没有隐藏,他在转身离开前冷冷的说了一句:“祝你好运,清洁工。”

     戴维看着他的背影,而后将狠毒的目光放在了一边的哈利身上。

 

[四]

     哈利从没有想过偷一条船也会被抓,当他在警局的长椅上坐着喝茶的时候后悔自己就不该跟着他们上船,或者在他们打那条船的主意时应该及时的拦住他们。

     毕竟伪造的艾伦·金斯堡的身份漏洞百出,如果一旦被调查肯定会露出马脚,要是引发轰动再让魔法界知道了……哈利表示头大。

   “有保释人的可以离开,如果没有的需要再观察几天。”

   “保释人?”哈利并不是十分了解麻瓜的法律。

    “亲人或者朋友,找个人把你接回去,就这样。”警官敲了敲桌子上的座机。

     哈利抿了抿唇,他仅剩的亲人就属德思礼一家了,先别说他没有他们的联系方式,就算有,他也不想联系他们。至于朋友,他的朋友都是魔法界的人,而他正想方设法隐藏自己的踪迹,怎么会主动联系他们?

    “这三个可以吗?”无奈中,哈利指了指和他一起被抓进来的三个人。

    “你说呢?”

    好吧……哈利痛苦的捂住了头。

    “艾伦,没关系,打个电话给你父母,被说一顿而已。”卢西安在他耳边小声道,“或者随便叫个朋友过来,顶多欠一次人情。”

     可是他连被父母说一顿的机会都没有了。巨大的悲伤一下涌入心底,向海水一样将他淹没,莉莉,詹姆,小天狼星,莱姆斯都已经一一离他而去。

     至于他的朋友,他知道无论何时,他都可以找罗恩和赫敏,并从他们那汲取温暖,但他依旧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们。

     哈利突然恐慌起来,他开始思考自己离开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他想逃避那些,但有些事情是他躲不过去的。

     有关过去二十一年的记忆,他悲惨的童年,对魔法世界的眷恋,霍格沃茨的同学和教授,他的朋友还有死对头。他是不是应该学着去面对?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巴掌声,哈利回过神来。寻声望去,威廉的父亲正怒气冲冲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那只手甚至还高高的停在空气中。而这一秒,杰克的保释人伊蒂也踏进了大门,虽然脸色不是很好。

     梅林,现在只有卢西安跟他是同病相怜的了。

    “你的保释人呢?”哈利看着卢西安一点也不慌张的样子,疑惑的开口。

    “这不就来了吗。”卢西安笑着撇了眼大门的方向,一个白领打扮的女人走了进来,出乎意料的年轻。

    “这是谁?”哈利记得卢西安从来没有提过这号人物。

    “费莉西亚,我的助理。”

     叫做费莉西亚的女人视线转了一圈,在看到卢西安时立马跑了过来。

    “先生!”她将卢西安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像是生怕他受到什么伤害一样,“他们汇报说……”

    “不用担心我,我没事。”卢西安耸了耸肩打断对方的话,示意自己没有大碍,“就是偷了条船被抓了”

    费莉西亚松了口气,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你准备回来吗?”

    “不,费莉西亚,我只是需要你来做个担保人而已。”卢西安将她推到办公桌前,将笔塞到她手里,然后指了指文件,“签个名,然后离开,这就是你全部的任务。”

     费莉西亚犹豫了片刻,还是顺从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签完后她看向卢西安,一再欲言又止,似乎在揣摩他的心思:“彼得先生已经分手了,您还是不回去吗?当年……”

   “费莉西亚!”卢西安突然提高了音量,他咬了咬唇,似乎在压抑怒火,“我不想听。”然后赌气般头也不回的推开了大门快步走了出去。

     费莉西亚无奈的看了眼他的背影,追了上去。

     所以现在只剩哈利一个人了,他认命的想他应该可以要床被子在这休息一晚。

     只是外面似乎下起了雨,今夜无疑会很冷。

    “好了,如果没有人来我想你可以去收押室了?”警察将收好的文件码在抽屉里,朝哈利做了个“请”的手势。

     就在哈利起身的时候,玻璃门又一次打开了。来人的声音很熟悉,同样也是他从一年级一直听到的语调。

    “波特。”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收押步骤,毕竟我对法律方面也不是很熟,所以就按剧情需要写了……大家不要当真哈。

昨天一不小心把写得差不多的稿子删掉的我表示更新慢了很抱歉。

希望大家喜欢,谢谢。

 

The Double(上) #hp人文
原作者:Su禾   *撞梗嫌疑(喜闻乐见替身梗) *主,微虫绿 *微狗血 *ooc属于我,虫绿属于彼此 *在这里还要说的(也是最重要的)是,本文只是一次人yy,可以看作只是一篇顶着相同人名...
The Double(下) #hp人文
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以什么身份开口?      雨点敲打伞面的声音在耳边回响着,在一把伞下,他们的手掌紧贴在一起,谁也没有提出松开,拉科难得的近距离的观察着利。      瘦了...
The Double(番外) #hp人文
原作者:Su禾   # #Drarry #利波特        阿斯托利亚觉得自己始终不了解拉科马尔福。      他是马尔福家的独子,斯莱特林领头羊,被迫效忠的前食死徒。还有她最清楚的标签...
】处处吻 #hp人文
原作者:五香丸子.   *学院日常 *灵感来自微博超话一个姐妹 *甜预警 #   —正文— 今天是平安夜。   有了上一次圣诞勇士舞会的教训,利懂得了不到不得已时坚决不去寻找舞伴。不过,罗恩...
】金箭射了鹿屁股 #HP
原作者:阿兹卡班在逃黑魔王   ● 拉科● HP利•波特● 人● Draco● draco/harry● harry potter   1. 这一切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世间...
】当原著里的拉科穿越到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算是系列的 ●●DMHP●drarry●hp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上一篇:当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ooc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烤饼哦。”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被脸红出卖的心动 #hp人文
努力扬起嘴角,但这个意欲表示友好的微笑在中途陨落了。拉科的情况也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谁都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样的氛围,不论做什么都会觉得不自在,索性空气一起凝固静止,任由沉默将自己...
】逐光救赎 #hp人文
原作者:忘川玖千.   你在天堂的圣光之中涅槃,我在地狱的火光之中消散。你带走一世浊气,我洒下满地嫣红。 但我们是彼此的救赎。 # #人 #darry #利波特 #HP #DMHP...
】当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里的拉科穿越到原著后,帮助拉科追求利的故事 ● 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 *ooc   早上拉科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
】论拉科是如何把不开窍小/娇/妻拐到手的 #hp人文
糖 谁说没什么我跟他急) #DMHP #darry #人 #利波特 #HP #     大家好,我叫拉科•马尔福,对没错就是你们高端霸气无所不能的拽哥。   大家都知道,我们马尔福...
】后备箱里的男朋友 #hp人文
,话筒传来一个焦灼、紧张的女声,听起来像是赫敏的声音:”利呢?” “什么利?”拉科的意识尚未连接成功,不明所以地反问。 对方显然对这个回答非常不满,语气锐利了几分:”你们昨晚不是一起走的吗...
】谢谢你,再见。 #hp人文
利点头表示肯定,拉科挑了挑眉,“你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成绩一直都是最好的,不去当傲罗就是一种浪费。” 就在七年级要结束的时候,英国魔法界新兴起了一个名为“The Dark Lord”的领导者。在传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