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我真不是人贩子你听我解释!!! #男神x你 #多弗朗明哥

sodasinei 2021-04-09

原作者:十方非

 

因为幼年多弗过于可爱而产生的脑洞,极度ooc且沙雕,有私设,不喜勿喷。

我不配写文

 

堂吉柯德·多弗朗明哥

在他没有因父亲的决定而离开玛丽乔亚前,在他没有承受丧母、弑父的痛苦前,他也只是个在圣地里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生活的普通天龙人小孩。

他曾死过一次,或者说,差点死了。

没有前兆,没有疾病,只是在睡梦中,幼年的多弗朗明哥停止了呼吸长达八个小时。连最好的医生都无能为力并宣布了他的死亡。

在他的父母相拥而泣,期待奇迹发生时,奇迹就真的发生了。

首先是心跳,接着是呼吸。十几分钟后,多弗朗明哥就可以活蹦乱跳的扯着母亲的衣摆撒娇了。

一开始下达死亡宣告的医生缩在角落,尴尬的喃喃道是假死,假死。

十几分钟前把多弗的灵魂塞回他的身体的你翻了个白眼:“假死个鬼啦!”

 

作为没有实体的、往来于各界中一视同仁的收割所有人的灵魂的死神,你表示颇为无奈,本来玛丽乔亚就不是你的负责区域,这次也只是为了去香波地群岛度假才顺路来这里做个任务的,谁知道居然带错人了。

你觉得这事不能怪你,天龙人的小孩都长得没有一点特色,这个叫多弗朗明哥的小孩还特意带个墨镜,这不是诚心为难你吗?

但是死神界有一套完整的规定,其中有一条便是,如果死神在任务中出错导致非任务目标死亡,在将其复活后必须弥补。

此乃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也。

 

为了避免被扣工资,你必须对这个叫多弗朗明哥的小孩进行补偿。

一开始你想着使个法让他得点钱,但是你发现,他家不缺钱,紧接着你发现,他家什么都不缺。

......该死的天龙人!

于是几天过去了,你依然没找到可以“补偿”这个小鬼的方法。

直到你发现小多弗好像经常不开心。

身为世界贵族的小孩,礼仪和功课必不可少,连小孩子见面也要虚伪的优雅问好,像平民百姓的孩子那样疯疯闹闹更是不可能。

再加上仆人们或多或少都对天龙人有所怨恨,致使小多弗平时只能和自己的弟弟一起玩耍。

果然!天龙人又怎么样?再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精神空虚!

 

出过一次事后,小多弗的家人都把他盯的特别紧。终于,这天早上,多弗的家族要出席一个活动,只有多弗因身体还没恢复为由被留在了家里,只留了几个侍女照顾他。

你轻轻松松放倒那几个侍女,然后在房间里找到了孤身一人闷闷不乐的小多弗。

你踩在窗台上,显出身形,和被鬼魂一样出现的你吓到的多弗打了个招呼:“哟,初次见面。”

“要和我出去玩吗,小鬼?”

 

多弗很惊讶:“你是谁?新来的奴隶吗?”

你想着不能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又不想当什么奴隶,于是你告诉他:“我是人贩子哟。”

“人贩子?那是你的名字?你为什么不向我跪下?”

你从窗台上跳下,坐在了小鬼面前,“我为什么要下跪?”

“我可是尊贵的天龙人!”

你感叹着扭曲的思想对下一代的恶劣影响,随即在小多弗金色的脑袋上揉了揉,说:“天龙人就不是人了吗?人类是不分贵贱的,在死亡面前,没有人会管你是天龙人还是奴隶。”

难得的,小多弗没有反抗,任凭你揉散了他那独角仙似的发型,他对你这个说着父亲说过的话,做着母亲做过的事的人,提不起什么反抗心。

卡哇伊......啊,woc差点忘了正事。

你一拍大腿,随即拿出诱拐小孩的语气:“小多弗,你想出去玩吗?”

无忧无虑的生活在安全的玛丽乔亚的多弗朗明哥实在缺少戒备心,很快他就答应了跟你走并在你的授意下开始给父母留字条。

你坐在桌子上,看着一脸认真的写字的小多弗,突然俯下身,在小多弗的脸上“啾”的亲了一下。他吓了一跳,已经接受了“男女授受不亲”的教育的人瞬间红了脸,本来就歪歪扭扭的字更加难以辨认,他掩盖似的大声嚷嚷:“你干什么!”

你笑的夸张:“没事,就看你太可爱了。”说着又戳戳他气鼓鼓的脸,“亲一下怎么了吗?害羞了?”

看着他又咬牙切齿的开始写字,你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刚才那一下其实是一个印记。要知道,死神是没有实体的,你可以随意隐藏自己的身形,而那个印记,可以让多弗无视你的隐身,直接看到并触碰到你,这样行动起来比较方便。

其实那个印记大可不必用这种方式种下,但是,谁不想看小可爱脸红的样子呢?

才不是变态好吧……

 

很快,字条写好了。

你迫不及待的拉着小多弗要出门,小多弗反抗了一下:“等等,我面罩没戴......”

“好啦,”你直接把他抱起来,“戴那种东西干嘛?像个鱼缸似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cos金鱼吗?”

多弗:......

“墨镜也摘掉!”

 

然后你抱着多弗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一路上直接无视任何关卡。

多弗:他们看不见我的吗?

多弗:!!!刚刚那个墙我怎么直接穿过去了?!

接着,你们到了玛丽乔亚的边缘,红土大陆的顶端,往下看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小多弗指着不远处的建筑说:“人贩子小姐,那里有升降台,可以下去。”

你笑的不怀好意:“不用那么麻烦。”

你抱着他,做了个压腿的动作,从悬崖上,一跃而下。

小多弗: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人贩子·稳稳落在海面上·习以为常·你:“好玩吗?”堂吉柯德·幼年·惊魂未定·多弗朗明哥:“好玩......好玩个鬼!”

老老实实做升降台它不香吗?

 

大概是真的被吓到了吧?你莫名有些愧疚,毕竟还是个小孩子。你单手抱着他,另一只手捏了捏他的脸,笑道:“给你看个小把戏。”

说着,你移动了,产生的气流激起脚下的海水花飞溅,阳光透过水珠,隐隐能看见彩虹,你手一挥,那水珠便宝石似的停在你们周身。

日光倾洒在你脸上,

四周有白云环绕,

他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你的小把戏上,只是抬头看着你,瞪大的红色眼睛中满是惊艳。

你也在此时低头看向他,朝他绽出一个温暖的笑,是不同于母亲的温柔。

惊鸿一瞥。

此后很多年,利用能力在海面上行走的他有时会停在几朵云间,回想起这张笑脸。

那是后面的故事了,现在的多弗在你喊了他几次后才回过神来。

你问他:“好看吗?”他突然红了脸:“...好看......”

不知道说的是你还是你拿来哄他的小把戏。

 

你的速度绝不算慢,几分钟后,你们就能看到香波地群岛了。

落在地面上后你问他:还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吗?

“嗯。”

“不能告诉别人我是天龙人;不许要别人跪下;不准把别人当成奴隶。”

“真乖。”你又乘机揉了他的金发,然后自然的牵起他的手,“走吧。”

“人贩子小姐,我们去哪?”“香波地公园。”

 

你们在公园里疯玩了一天。

一开始,小多弗还极不适应,没有戴面罩,不会有人朝他跪下,甚至几次因为被不小心撞到而生气。不过很快,他就玩得很开心了,并且中午在餐馆里用餐时,他告诉你没有了天龙人的身份的束缚,他反而玩的更开心些。

你颇有些自家孩子懂事了的欣慰。

 

等到太阳西斜,远处的天空已经泛起橙黄,你拉着小多弗登上了摩天轮。

摩天轮慢慢上升,太阳慢慢下降。

小小的孩子趴在窗户上,面庞都被染上一层夕阳的色彩。远处红色的太阳,金色的云和玫瑰色的海,是他在圣地玛丽乔亚都没见过的美景。

下了摩天轮,你给他买了一个棉花糖,你们就毫无形象的坐在喷泉广场的台阶上。

香波地公园是全天营业的,即使天色不早了,公园里还是人潮拥挤。

你眯起眼睛看着远处骚乱的人群。

“多弗,”

小多弗停下啃棉花糖的动作,抬起头看着你。

“今天回去后,你还是那个尊贵的天龙人。”你点了点他的眼皮,悄悄施下一个昏睡咒。“但是我希望你能记住,身份也好,钱财也好,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别被这些东西蒙蔽了。”

几个黑衣男子向这边走来,你站起身。

“我也不知道今天的事会不会影响你,不管你以后会怎样,我都希望你觉得,今天玩得很开心。”

此时多弗在昏睡咒的作用下昏昏欲睡,但还是在迷迷糊糊中觉得你要走了,随即强打精神喊住了你:

“人贩子小姐,”

“明天你还会来找我玩吗?”

你刚走出没几步,听了这话,脚步顿了一下。你走到他面前。小小的孩子,揉着惺忪的睡眼,以后会长成什么样呢?

你抬起手,摁在小多弗的脑袋上,揉了揉他金色的碎发,

“睡吧。”

 

他蹭了蹭你的手心,就那样睡着了。

下一秒,一双手穿过了你的身体,抱起了这个睡得毫无防备的小孩。

你闪在一边,看着堂吉柯德家的管家带走了他们的小少主。随即你隐入小巷深处。

不会再见了,多弗。

这次任务出奇的顺利,不仅补偿了被带错的小孩,还顺便在你向往已久的香波地公园玩了一天。就在你心满意足的往总部走时,你才想起,忘记把小多弗身上的印记抹掉了。

啊...算了,反正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德雷斯罗萨发生了大型屠杀事件,你们几个有点对付怨灵的经验的人员立刻去那里支援,迅速清理干净。”

“了解。”

要说大型屠杀事件,你见的也不少了,但登上德雷斯罗萨时,你还是吓了一跳。在普通人看来,不过是些废墟,但你看到了聚集在废墟上的黑色灵魂,密密麻麻。王宫上头的甚至可以用遮天蔽日形容。

简单分工后大部队去了王宫,你和剩下几个同僚留在灵魂较少的城镇。

这么多的灵魂清理起来要不少时间,不过好在死神有的是时间。

然而你却越来越不安,这些灵魂固执的很,要花很多时间才能使其安分一点,而且所有灵魂,所有灵魂都会愤恨的盯着王宫。

由于语言不通,死神无法和鬼魂交流,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能感受到它们的愤怒。

你开始好奇。

在绝大多数灵魂被清理干净,你们要离开前的那个深夜,你一个人潜入了王宫。

明目张胆的,穿透墙壁,潜入。

反正人类又看不到你。

 

你站在王宫的庭院里四处望去,只有一个房间还亮着灯光,你径直飞向那个房间,穿透玻璃,踩在了窗台上,打量起这个房间。房间装潢的挺漂亮,看这价值不菲的饰品,应该是哪个王族的房间。正对着窗户旁的沙发上坐了一个人,金色的碎发,架着一副白框太阳眼镜,粉色的羽毛大衣,浮夸的九分裤。

这就是德雷斯罗萨的国王?衣品真差。

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似乎是睡着了。你在窗台上蹲下,挠了挠头。

但是这个人,你好像在哪里见过,尤其是那一头金色的碎发。

也许你曾带走了他的家人或朋友,你想。

没有那个死神可以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带走的每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是好是坏,是贫穷还是富有,死神一视同仁。

 

没由来的,你想摘下他的眼镜,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在深夜,自己的房间里还带着太阳眼镜,但带着眼镜睡觉绝对不会舒服。

你伸手去够那副眼镜,两只手指捏着框架轻轻往前带。

突然,你的手腕被大力捉住了。

你猛的抬头,正对上一双红色的眼睛。

看着对方笑的露出一口白牙,你想起什么,整个人都不好了。

堂吉柯德·多弗朗明哥。

“呋呋呋呋呋~”

“好久不见啊,人贩子小姐。”

 

同人】当小心误伤了他● X●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萨卡斯基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内含/萨卡斯基/基德 大家好,回来了(。・ω・。)ノ♡       “啊啊啊有老鼠,莫奈在脚下!”   “baby5!跳旁边去...
同人】木头的体验● ●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X● 赤犬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恋爱中的有一边钢铁直或钢铁直种感觉…… 注意OOC! /基德/萨卡斯基/克洛克达尔     (直女友)   今晚一吃完饭就把拉到了...
】对他们说“肚子搞大了”● X●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卡塔库栗● 赤犬● 鹰眼
今晚就来补偿吧。】既然误会,那就把误会变成的。       下午出门在,他睡觉开始做噩梦了,到了晚天的时候就委屈巴巴的粘着求“安慰”。白天受到惊吓,晚上就求老婆抱抱。被他...
】当他们喝醉后的样子● X● 尤斯塔斯基德● 基拉● 卡塔库栗● 佩罗斯佩罗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内含人物:/基德/基拉/卡塔库栗/佩罗斯佩罗       能想象到一个三米高的男人整个挂在身上什么感觉佩吗?……在路人看来那纤细的腰一秒就有...
同人】当尝试安慰他的时候● ● 克洛克达尔● X● 赤犬● 罗西南迪● 柯拉松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温馨感人,短篇CCO 内含:克洛克达尔/萨卡斯基/,罗西南迪     克洛克达尔 从巴洛克工作室成立开始就一直陪在克洛克达尔的身边,在众人的眼里个痴...
同人】当绿茶来破坏你们的关系● X●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内含人物:/基德/克洛克达尔 绿茶幻觉果实能力者,能对手创造出一个短暂的幻觉场景       幻觉中的用了一个极度厌恶的眼神看着...
同人】当吃饭挑食的时候● ●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卡塔库栗● 克力架● X
好困~能过去找奎因玩?】   【敢,坐下】一把拉住忘记上次跟他们抢花牌,结果一使劲把整个地板都打出个大坑的故事吗?!】现在的百兽团对的出现都下黑名单了...
同人】夫妻访问,对双方的评价● ●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X● 卡塔库栗
鳄鱼示威炫耀一下。 无所谓,喜欢就好。   主持人:最后想和对方说点什么? :虽然经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大家都说,不过在恶魔眼里,魔天使。 :有时候能唤醒公主的并...
】偷看自家女朋友洗澡● ● 克洛克达尔● X● 尤斯塔斯基德● 赤犬● 山治● 克力架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内含人物:克洛克达尔/克力架/罗西南迪//黄猿/赤犬/山治/基德/基拉 注意OOC     克洛克达尔 【社长!没想到这样的社长,水出芙蓉的样子怎么样...
】你们睡觉前的小情趣● ●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克力架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你们睡觉前的小情趣 克洛克达尔//基德/克力架 OOC注意     【抖S和抖M】   克洛克达尔(抖M)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社长的欲望...
同人】和自家老婆偷♂欢● X● 尤斯塔斯基德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内含/基德 假如他们依旧那个天龙人,基德有一个普通的童年生活       假如这一切的悲剧都没有发生,在圣地玛丽乔亚当时...
同人】当他穿上情侣睡衣● ●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X● 基拉● 赤犬
原作者:考保佑挂科   内含/基德/基拉/萨卡斯基/克洛克达尔 注意OOC     基拉(鼬与雏鸡)   今天基拉和一起去街上采购物资,他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最喜欢吃的夏威夷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