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乙女向】你是雪橇三傻中的哪一傻? #男神x你 #库赞 #青雉

sodasinei 2021-04-09

原作者:十方非

 

现在,真的,就挺慌的。

不过是出门拿了个快递,回到家就发现家里多了个男人。

你站在玄关,与这个不认识的男人面面相觑。那人靠着沙发背席地而坐,肤色偏黑,自然卷的黑发垂于耳侧,皱着眉头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像是突入陌生环境的犬类。蓝色打底衬衫和白色西装看起来做工精良,脑袋上还戴着一副眼罩。

是小偷吗?会有小偷打扮成这样吗?

“阿啦啦。”

男人率先打破僵局,他把腿一伸,站了起来。

这个人真高啊,你家房子明明已经有三米多了,他站起来后却好像一伸手就能碰到天花板。那人垂手而立,只是站在那里,就让你感觉到一种隐藏的畏惧。皮肉藏于布料下,似乎下一秒就会绷紧出击。明明是在自己家里,明明自己才是主人,你却开始害怕面前的这个人。

他出声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能请你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

处于语气中明显的威胁,你只能颤克着回答:“是我家,这里,是我的家。”

“这样啊,”男人好像卸了一口气,不再表现出刚才的敌意。“那请问,你知道马林梵多怎么走吗?”

马,马林梵多?

我们国家有这个地方吗?

你小心翼翼的摇头。

“阿啦啦,”他挠挠头,叹了一口气。“麻烦了。”

“虽然不是故意的,但私自闯入了小姐的房子真是很抱歉。”男人毫无愧疚的表情,迈开腿,绕过你站在了门口,又补充道:“我得赶紧回去了,失陪了。”高大的男人不得不弯下腰才能从门里出去,还不忘替你轻轻地带上门。

“咔哒”的关门声响起,你脱力似的瘫倒跪坐在地,一阵后怕。

 

过了许久,你才想起来要报警。

颤颤巍巍摸出手机,还没打电话,手机自己响了起来,你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你的一个警察朋友。

太好了,你从地板上爬起来。

【喂,姐妹呀?你上次给我说的事......】

电话对面传来的欢快声音让你感觉安心了些,你开始亲点家里的贵重物品。

“等,等等亲爱的,你听我说,我家刚刚被人非法入侵了!”

【什么?!!!】

【你没有事吧?】

“我没事,那人已经走了。”

【你们撞面了?!你赶紧描述一下,嫌疑人的身高长相以及服装,我拿笔记一下。】

又是这样,你拉开抽屉,检查是否丢了东西,你的这个姐妹,一碰到案件就会变的十分认真。

“额...成年男性,穿着白色西装,身高近三米,长相啊……嗯,有点像花椰菜?”你想起那人的卷发,轮廓实在是像极了你家冰箱里的花椰菜。

电话那边笔摩擦纸张的声音一顿,你几乎能想象出你的姐妹的黑人问号脸。

【三米?花椰菜?唔...算了,你看看家里的门啊窗啊有没有被撬过的痕迹。】

你打开门站到外面,门锁附近光滑平整。

“没有......”

【草...那你家丢什么东西了吗?】

“没有......啊等等。”

【怎么了?丢了什么首饰啊现金啊支票啊啥的吗?两千就可以立案了。】

“不是......我家冰箱里的花椰菜没了。”

【嘶......】

此刻你不得不感谢,感谢人民警察的良好素质,才阻止了电话对面的人直接开口骂你。

【集美,你知道吗?戏弄警察可是要判刑的。】

“对,对不起?”

 

在你再三解释加道歉折腾了近半个小时后,你的好朋友终于放过了你,气呼呼的挂了电话。你摊在沙发上,发呆,思考人生。

“我刚刚是撞鬼了?还是在做梦?”

你自言自语着按了按太阳穴,“绝对是在做梦吧?我是个傻子吗?”

决定把这种荒谬的事情放在一边,你看了眼手机,快到饭点了。

“中午吃什么好呢?”没人回应。

“点一份外卖?”安静的能听到楼下的汽车鸣笛声。

你的手敲了敲茶几上的一排相框,“好啦好啦,我知道吃外卖对身体不好,真是的,我出去买菜了。”

“好好看家。”

 

今天出门忘看黄历了。

从小区出来,没走几步,隔老远就看到马路边聚集了一大群人。

怎么?出车祸了?

希望人没事。

你走近才发现,刚才那个“花椰菜”就站在人群的中央,三米的身高在人群中过于显眼,此时的他正低着头,似乎很费劲似的听着面前的人说话。

你心情复杂:姐妹!你看!我没有骗你!

你打算扭头就走。

谁知那男人一抬头就看见了你,费劲的从人群中挤出来,拉住了你。

“你你你你干什么?杀人灭口吗?”

男人仿佛看见了救星:“阿啦啦,你能不能帮我翻译一下他们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啥玩意儿?”

我觉得你在耍我。

 

一个“好心”的大妈看你们俩聊起来了,估计以为你俩是朋友,过来问道:【丫头,你俩认识?】

“不,我不是......”

【刚刚看你俩唠的挺开心的,认识吧?】

【喔唷我跟你说哦,这小伙子可挺厉害呀,过马路看都不看红绿灯的,直接一冲过去,差点就让人撞了呀。】

“额...是个勇士。”

【而且这小伙子呀,满口什么“斯密麻塞”、“纳尼”的,我们也听不懂啊。】

“啊这样啊……等等?日,日语?!”

你虽然没有学过日文,但好歹也是个老二次元了,几句中二台词你还是会的。

但问题是,那男人和路人无法正常交流,你却能和他对话,那不正常的到底是谁?

妈妈,我遇见不可思议事件了!

 

最后,你代替这个名叫“库赞”的不明来历的人给车主道了歉,还好车主反应快,人和车都没事,也没有为难你,只是要你看好家里人。

家里人......不是,真不是......

路人没了热闹慢慢散了,你看着面前努力弯下腰尝试平视你的库赞,一时不知道到底要不要报警。

先弄清这家伙哪来的吧。

你问他:“你说的是日语吗?”

“阿啦啦,小姐,我说的语言可是全球通用的呢。”

“我还很疑惑呢,别人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小姐却明白了......果然这就是,缘分吧?”

缘你个大头鬼啊!

“虽然能和你这样美丽的小姐聊天非常开心,但我还是要赶紧回去了,不然会被记翘班的。”

“容我给总部打个电话。”

总部?电话?

emmm……果然还是我想多了吗?你有点嫌弃自己的中二病。

然后,你眼睁睁的看着,库赞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一只比你手掌还大的,蜗牛。

我【哔———】!!!出现了!异世界的生物!!

那只蜗牛在你的目瞪口呆中发出一种类似于手机拨号的声音并持续了一段时间,库赞“咦”了一声:“奇怪,不应该打不通啊。”

异世界的东西在地球用不了很正常的吧?话说蜗牛为什么能用来打电话啊喂?!

“阿啦啦,这下麻烦了。”库赞挠了挠头,“既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又没办法联系总部。”

“仔细一看这里的风景也完全没见过啊,没办法。”

“啊对了,”库赞弯下腰看着你,“这位美丽的小姐,能不能暂且收留我呢?”

 

最后还是买了双人的食物。

明明拒绝了这个可疑的家伙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一个可疑的异世界男子就这么出于剧情需要直接住进了你家里。

也许应该好好的给这家伙普及一下何为穿越。你拿着锅铲,围着围裙,站在厨房门口想着。库赞正坐在沙发上,异于常人的身高使他不得不蜷缩在一起,看起来有点不舒服,委屈(?)的表情像是某种大型犬。他低着头,似乎在看茶几上的相框。

你不喜欢有人盯着那些照片看。

“嗯……库赞。”

他闻声抬头应道:“怎么了,小姐?”

“你知道穿越吗?”

看见他摇头,你解释道:“就是指人在某种情况下从所在时空来到另一时空,”看了看库赞没多大反应,你才继续说:“库赞,你有没有可能,是穿越了?”

他向后靠在沙发背上,“阿啦啦,这么一说,好像是有可能的,惨了……”

“小姐知道要怎样我才能穿越回去吗?”

“......抱歉,不知道。”

 

你回厨房里做饭了,库赞保持着靠在沙发上的慵懒姿势,思索着。

自己是从睡梦中醒来就到了这里的,昨天以及昨天夜里都感觉一切正常。应该是能力者?但如果那个能力者能在让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对他做手脚,说明这个人真的非常危险,也不知道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嘛,不过不用太担心。

如果被区区一个能力者搅得天翻地覆的话,海军早在八百年前就没了。

还有一件事,如果这位小姐能与从异世界来的、语言不通的他交流的话,是否可以说明,这位小姐与那个能力者有什么联系,或者说,就是那个能力者呢?

 

“小姐在养狗吗?”

你端着两盘菜出来时,库赞这么问你。

探知的、好奇的、善意的目光,最近总有人问你这样的问题,伴随着这样的目光。

“啊。”你敷衍一句,尽量避免看到相框里的画面。照片上和你有着相同面孔的女孩半跪在草地上,搂着一只几乎比女孩还大的阿拉斯加犬,脸上是安心的快乐的微笑。

【我不会在养狗了!!!】

你现在还摆不出那样的表情。

“是很大的一只狗呢,怎么没看到......”

“赶紧吃饭吧,”你把碗筷轻放到库赞的面前,打断了他的话,“菜要凉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始扒拉碗里的饭菜,你倒开始觉得尴尬,又放低了语调说:“吃完饭去洗个澡,我帮把你的衣服洗了,烘干。”

“嗯。”

“今晚辛苦你睡沙发了,我去给你拿被子。”

“麻烦你了。”

 

入夜了,微凉的风吹冷了白天发热的头脑,你才发觉自己做了件多蠢的事。防范意识是得有多低才会把不认识的陌生男子带回家过夜?又不是一夜情!你开始不受控制的上演脑内小剧场,各种惊悚悬疑推理电影轮番登场足以撑起一个电影院。一点风吹草动就可以让你心惊胆颤好一会儿。

就这样浑浑噩噩挨到快天亮,你才在不安中昏迷了一会儿,第二天早上毫不意外的顶着熊猫眼。

库赞还躺在沙发上,半条腿吊在沙发上,倒也睡的安稳。

等你买了早餐回来,这家伙还在沙发上揉着眼睛,卷发凌乱的披在脑后,原本笔挺的衬衫也皱皱巴巴的贴在身上,不过看起来比昨日平易近人了许多。

“阿啦啦,你回来了。”

晨曦透过窗户照亮歪着头看着你的黑发男人,给他镀上了一层白边。

【我回来啦花椰菜,我买了你喜欢的肉包子哦!】你在他身上看到了某些画面,恍惚间丢了理智几步走到沙发旁,含着笑意薅狗似的在库赞脑袋上揉了几下:“你醒啦花椰菜,我买了包子回来哦。”

“哈?”库赞愣了,这家伙不会以为自己捡了只流浪狗回来吧?

 

虽然听起来很离谱,但你已经和一个来自异世界的还会冰系魔法的男人同居了有一段时间了。

就是单纯的同住一个屋檐下而已,别想多了。

几日的相处下来,你只想吐槽一句,这家伙的生存方式,太他妈环保了。

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有二十个小时在睡觉,如果不是胸膛会随着呼吸起伏,你真的会以为沙发上躺了个死人。这是什么婴儿的作息时间?这么懒懒散散的样子,真的是所谓海军吗?

库赞会英文,虽然日式英语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不过在散步时看着他用英语磕磕绊绊的和小区的居民交流,真的打消了你教他中文的念头。

怎么总有种把自家养的狗子牵出来遛弯的错觉呢?

就在你浑身冒着粉红花花用“慈母”眼神注视浑身发毛的库赞时,你的手机响了。

手机屏上显示的号码是:

母上大人。

 

库赞站在离你几米的地方,像个忠实的守卫一样对你行注视礼。

这一段时间你在观察他,他也在了解你。

和平年代造成的信任泛滥,无论他说什么都会信;毫无危机感可言,在初次见识到他的能力后也只是感叹了一句“好厉害!”。如果他想,随时可以畅通无阻的把你冻成面带微笑的冰棍。

库赞的无畏惧来自于强大的实力,而你的无畏惧只是单纯的不觉得自己有危险。

这样的小姐居然在和人争执。

你侧对着他,可见的半边脸上表情严肃且痛苦,握着手机的手指关节发白。

“我没事!”

“我说过几次了……”

“可这的确是我的错,是我......”

几句话飘进库赞的耳朵,声调不大。他能听见你们谈话的内容,却不知道事情的原委。

最后是你堪称粗暴的挂断了电话。

你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招呼库赞回家。

你面无表情的回到了家。

“阿啦啦,小姐遇到了什么事情吗?一脸有心事的样子。”

库赞知道那是一个心结,不解开的话只会一辈子生活在痛苦中,只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算了,就当是多管闲事了。

“小姐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不妨和我这个外人倾诉一下吧?”

你犹豫了一会,也许是真的需要一个倾诉的机会,你开口了。

“我养了一条狗。”

 

你养过一条狗。

一只名叫花椰菜的大型阿拉斯加犬。

到底是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已经回忆不起来了,也许只是因为初见那天的餐桌上有这道菜。

它是作为你的八岁生日礼物来到你的身边的,才几个月大,毛绒绒的,小小的一团,看着你的眼睛明亮干净。

父母长年在外,它就是你的玩伴,你的家人。

从八岁到二十四岁,花椰菜陪伴了你整整十六年的时光,你从少年步入青年,它却从幼年直接来到了老年。

阿拉斯加犬的寿命是十四年到二十年,你很清楚自己有一天会将它送走,不过在那之前,你会一直照顾它。爱着它的。

出事那天阳光正好,好到连平时没什么精神的花椰菜也想出去转转。你给它带好了牵引绳,大型犬要是真发起疯来,你的小身板是绝对拉不住的,但是花椰菜一向很乖,所以你也只是虚虚的拉着绳子。

你没有想到温顺的花椰菜会突然挣脱绳子,它在那一刻表现得像濒死前的回光返照,几乎迅猛的向前冲去。

你追上它时,只看到了满地血迹。

小区外就是繁忙的马路。

宠物医院的医生对着你摇头时,长久在脑海里叫嚣的担忧突然安静了,只剩下一地碎片。

只剩像是心脏衰竭的心痛。

 

“那天其实是我的错。”你拿着相片翻来覆去的看。

“那天其实我完全可以抓紧绳子的。”

“妈妈劝过我很多次,叫我不要太愧疚。”

“我怎么能不愧疚?”

你把相框死死的捏在手里。

“阿啦啦,”库赞一如既往的懒散语气,“小姐要听我讲个故事吗?”

“在我的家乡,流传着一个说法,年纪大的有了灵性的老狗,会在临死前离开主人,以一种长痛不如短痛的方式死去。”

你有些无语:“你这是现编了哄我的吧?”

“怎么会呢?”库赞小了,“我倒觉得,小姐只是在固执的把错揽到自己身上,徒增烦恼而已。”

你无话可说。

“那只狗或许也不希望你伤心吧?”

“小姐要不要在养一只狗呢?”

你把手中的相框轻轻放下,苦笑说道:“不了,太麻烦了。”

库赞看到你发红的眼眶。

 

第二天你到中午方才悠悠转醒,昨天晚上想着心事偷偷流了大半夜眼泪才睡着,今天居然起晚了。

你出了卧室,没看到某个三米的男人。

“库赞?”没有回应。

这家伙大早上出去了?

你想去客厅,却险些被放在过道上的纸箱子绊倒。

“什么东西呀这是?”你蹲下来,打开箱子没有闭拢的盖子。

“呜?”

箱子里一只毛绒绒正抬头看着你,一只幼年阿拉斯加犬,几个月大,乌黑的眼睛倒映着你惊讶的脸。

“搞什么......?”

箱子里有一张纸条,上面用英文写着“I'm leaving”字体飘逸笔锋苍劲。

这年头穿越还兴提前告知的?

你几乎忍不住笑,混蛋库赞,你无法想象他是怎么大早上爬起来,在路人惊讶的表情中询问宠物市场的位置,找到这条狗,在用英语与小贩艰难的交流把它买下来的。

小狗的精力旺盛,叫两声便从箱子里一跃而出满地撒欢。

你只在一旁看着它笑,“谢谢了,库赞。”

 

这家伙哪来的买狗的钱?

果然是从我的存钱罐里拿的!

 

特殊玫瑰(上)● ● 香克斯● ● 红发●
原作者:无名小姐   内含香克斯/萨卡斯基/笑/马尔科//艾斯/黄猿 人物ooc警告 超级甜 开始   香克斯(智商天花板) 人对比自己强大人都格外残忍。  ——题记 这次红发团所...
爱意 ● ● 香克斯● 红发● 赤犬● ● 黄猿
永远和她在一起吗? “这个问题…真无用。”萨卡斯基抬起头,表情严肃。     “阿啦啦啦,小小姐?”盒点心放大了鞋柜上,穿上拖鞋走了进来。没有人回应他,表情有一瞬间慌乱他立刻冲进...
受伤时 ● ● 赤犬● ● 黄猿● 藤虎● 萨卡斯基●
硬挺吗?”萨卡斯基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个医药箱。抬头看他,把手递了过去,“萨卡斯基这不来了吗?而且这次真很疼啊。” 萨卡斯基常年处于攻击路上,遇上这种伤也只自己包扎了事所以也算是经验丰富...
养成(大概)篇 ●
原作者:无名小姐   单人 人物ooc警告 骨科警告 世界加盟国女王和   十岁 走到甲板上,本以为没人在这里看风景就看到了今天护送那名海军中将。也没说话只离他远了点吹着...
看电影时 ● ● 赤犬● 藤虎● ● 香克斯● 艾斯● 黄猿●
表情还以为吃醋了,甚至有丝窃喜。 “罗宾小姐那么好,怎么就被尾随了那么多年呢呢?”嫌弃看了他一眼继续看起了电影。 :这不我想象样子 “阿啦啦啦,小小姐睡觉去吧。”他直接抱起来回到...
“我爱” ● ● 香克斯● 赤犬● ● 黄猿● 藤虎● 卡塔栗● 艾斯● 马尔科
人。起来那一刻就已经醒了,他把眼罩往上推了推就看见站在床边。“再睡一会儿吧。”直接把抱进怀里,“没有我睡不着啊。” 恭喜海军本部大将又次旷班了!   黄猿 “波鲁,再敢...
好感度(人物很大概率ooc) ● 赤犬● 卡塔栗● ● 黄猿● 路飞●
副官 75% “这次对战,不用去前线了。”这次她能对付。 100% 考虑个时间求婚吧,萨卡斯基看了一眼对面副官小姐,嘴角微微弯曲。(喂,怎么直接跳过了朋友这步啊...
假如怀孕了 ● ● 卡塔栗● 赤犬● 藤虎● ● 香克斯● 路飞● 马尔科
号:大将买这些书干什么啊? 《怀孕要注意什么》《怀孕了吃什么?》《营养大全》   ,我想去骑自行车。”无聊玩着头发。 “阿啦啦,不行啊,小小姐。自行车太不舒服了。”懒洋洋地...
求婚第一弹 ● ● 香克斯● 赤犬● ● 黄猿● 红发● 索隆
!” “不会。” --- 因为我知道爱我,就像我爱   (公主和他) 他在冰面上求婚,大海被冻上了,所以很冷。受不了这样寒冷,男人似乎也早有准备将正义大衣给披上了。 “,怎么...
骑士(海军篇➕彩蛋) ● ● 赤犬● 藤虎● ● 黄猿●
:“放我下来。”但是根本比不过名骑士力气,只能作罢。 “到底要干嘛?” “自己批文件。” --- 宠爱并不放任   努力公主和骑士 推开了门,心里期待着名和一样努力骑士...
」当叫他哥哥时(索隆//艾斯/多弗朗明哥)(´∀`)♡ ● 同人
原作者:鱼鱼子   我ooc带!/ 小学生文笔 设定别较真 拜托啦 这几天太忙了不知不觉咕了天,我错了呜呜下次一定 索隆//艾斯/多弗朗明哥     索隆   “索隆哥哥,能不能背着...
孤雁●
黄色条纹西装,将制服搭在手上,站在座墓碑前盯着碑文上字迹。 他停下来看着旧日同僚,对方也转过身来看着他,眯起眼睛抬起手,漫不经心和他打了声招呼:“耶~在离开后,很久没有碰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