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宾乙女向】她她 #海贼王

sodasinei 2021-04-09

原作者:十方非

 

再一次见到她时,你说:“好久不见,罗宾。”

好久不见。

 

想想你和她扯上交集,还是十六年前在某个不知名的海贼团。罗宾在奥哈拉的阴影下东躲西藏,你抱着心事出了海。机遇下你们登上了同一艘船,成了整个海贼团最小的两个“打杂的”,平日里不过是忙忙碌碌擦肩而过时的点头之交。

海贼们总喜欢宴会,答应了仗要开宴会,死里逃生也要开宴会,大声地唱歌吹牛,甚是吵闹。

你不讨厌这种事情,“打杂的”总能在宴会结束后饱餐一顿。你讨厌的是那些滚烫的浓汤,烤海王类肉——那玩意儿一股子腥味,高度数的劣酒,和那些喝酒上头的人。

海贼们的要求总是多。罗宾在吆喝声中忙前忙后,洗的泛白的裙摆在身后摇曳,蓝得近乎黑的眼睛在太阳下会发光,晃来晃去,晃得红着脸的大副不耐了烦,拽住罗宾的手把她扯了个踉跄,半跪在木甲板上。大副也不嫌臊得慌,伸手就开始撕扯罗宾的衣服。

彼时你正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从厨房出来,被罗宾的惊叫唬得耳朵疼。

罗宾聪明,她知道如何一人摧毁六艘军舰,她知道如何躲避船员发泄的无端怒气。可面对如此直接的暴力,面对大副那伤疤一条挨着一条的比她的腰都粗的手臂,羸弱如她。

四周的海贼开始起哄叫好,你还端着汤,热气让你开始冒汗。

罗宾今年才十二岁,比你小了四岁,她的手腕很细,像是长期营养不良。

 

你把肉汤一滴不剩的浇在了大副脑袋上,在他没得手之前。

 

突然出现的海军军舰救了你们一命,混乱中你一脚踹开扯着你裤腿杀猪般嚎叫的大副,把罗宾从甲板上拉起来,给她套上你的外套,“走吧,妮可·罗宾。”

出逃的行动还算顺利你站在逃生船头确认已经远离了交战中的海军海贼们,方才有余力来担心罗宾,瘦瘦小小的小姑娘畏缩地在船尾蜷成一团,在阳光下打着寒战。你把干粮掰一半递给她,一个不小心和她对上视线,泪眼婆娑,她在哭。

“欸…你别哭啊。”你慌了神,嘴笨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罗宾,或许让她发泄出来会更好?你只好学着看过的小人书里男主角的样子,把罗宾抱进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她的背,“好啦,好啦,没事啦,有我在呢!”罗宾扯着你的衣领,从小声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撕心的哭声在平静的海面上传开。

你看看怀里的罗宾,又看看波光粼粼的海面,对着从一开始就远远跟着你们的某人比了个“赶紧滚”的国际友好手势。

 

 也许是为了在危险的伟大航路中有个能依靠的旅伴,你们一起度过了往后的12年。说不上相依为命,但称得上形影不离,你们在任何地方都呆不长,好歹任何地方你们都能呆。

只有一次罗宾主动提起过,说她拖累了你,说如果分开的话,你可以有个长期的安身之处,你说没关系,罗宾有她的黑暗,你有你的龌龊,说的上谁引来了海军,谁拖累了谁呢?

奥哈拉覆灭的第十年,罗宾沉郁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一个平静的夜晚,她用平静的声音向你讲述了发生在奥哈拉的一切。历史正文的研究,逃跑的巨人海军,生死离别的母亲,炮轰难民船,逃亡之旅。奥哈拉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数据对罗宾却是压在心头十年的实实在在的痛,平静的声音下是翻滚的恨,但她没有哭。

“你要做什么,罗宾?”“我要找到真正的历史正文,查明‘消失的100年’的历史,并公之于众。”

后来,后来她为了这个目的加入了巴洛克工作,并向你抛出了橄榄枝,你摇头。克洛克达尔...那个狼子野心的男人,你不信他会安分地待在同一个地方做所谓的“七武海英雄”,你信不过他,你也惹不起他。罗宾,往后独自一人,你要小心。

 

奥哈拉覆灭的第16年,与罗宾分开的你踏上寻找奥哈拉的路程。从第一次出海就丢失了家乡的罗宾口中你没能得到足够的信息,那个已经从地图上抹掉的岛屿,要找到它着实费了你一番功夫。

好在总有怀旧的历史学者惦念着那个曾经聚集着顶尖历史学家的岛屿,从一个不久将撒手人寰的老人手中,你得到了一张地图和一个永恒指针,“人可以死亡,土地可以被铲平,但是信念不会消失,”那老人把指针递给你时点着指针的玻璃外罩如此说道,“奥哈拉值得敬佩,那个唯一的孩子...火种....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正在为奥哈拉的信念努力的活着,你终于登上奥哈拉时这么想着。放眼望去,尽是坑坑洼洼的焦黑土地和倒塌的房屋。侥幸的是地基还没有被炸毁,总算能落脚。你一路走过去,尝试从弹坑和废墟中还原出罗宾对你描述过的参天的古树,清澈的湖泊,热闹的街上和笑着闹着的百姓。

然后,你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你。

“阿拉...好巧,”他说,像在解释,“我在附近出任务,正好顺路过来看看”库赞——青雉大将从坐着的岩石上站起来,“倒是你,少将小姐,不好好做你的卧底,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散心。”老实说你对这个追了你和罗宾——主要是罗宾——16年时不时出来刷一下存在感把你和罗宾吓个半死的大将没什么好感,上次这家伙还差点把你冻成人型冰坨,海军总部很闲吗?

“青雉大将还是稍微注意一下为好,我可是听说在海军里您的名声并不太好。”

“怎么?说我玩忽职守放走了个小鬼?”库赞挠了挠头,“阿拉,这种事情——”

“——他们都说您性趣向有问题,追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追了16年。”

“?!!”

 

你擦着库赞走了过去,前面就是水之都的中心广场,水之都的大家正在为一群海贼举办盛大的宴会。你急于见到阔别四年的罗宾,以致于直接无视了库赞探究的眼神。

你在昨天通过内部情报网得知这个消息时,你的部下正在和你卧底的海贼团交火。草帽海贼团一伙攻破司法岛,哈!你激动地一脚把在你身边大呼小叫的海贼船长踩进了甲板里抠都抠不出来。罗宾!你终于找到愿意保护你的伙伴了吧!

你拍开下属为你披上正义披风的手,捏着他的肩前后摇晃,“给我艘小船,就现在!”我要去见罗宾。

绕过围墙站在广场边缘,隔着一层层人群,你看到了罗宾,阿拉巴斯坦沙漠的风沙没有磨去她的光泽,反而叫她多了一份耐看的韵味。“罗宾——!”你激动过了头,朝她挥手,罗宾回头看到你,蓝得发黑的眼眸笑意中几粒星光。

 

你忘记了,你还披着象征海军的正义披风,你这一嗓子险些引来水之都的群起而攻之。直到你左躲右闪溜到罗宾身边,抱着她的腰不撒手,罗宾揉着你的头解释道你们是旧友。热心群众才悻悻散去,还不放心的回头瞪你几眼。

搞什么啊,我才是海军好吗!你气闷的随便找个台阶坐下,罗宾和她的船长打过招呼后过来挨着你坐下。

你接过她递过来的酒,问她:“感觉怎么样?”

罗宾笑着,眼神追逐着在人群中大吵大闹的草帽小子,“很安心。”

你看着她,细风吹起几根发丝,抚过她小麦色的肌肤。

“罗宾,”“嗯?”

“你当初是不是早就知道我是海军?”“对。”

你拿起酒瓶,一口气喝的见了底。“为什么不跑?你那个时候,在想什么?”

“在想什么...”罗宾扭过头看你,手撑着下巴,“你又是怎么想的呢?明明是海军,却一直在保护我,保护一个海贼,甚至——不惜与青雉作对。”

“海贼?!你那时候多大?12岁!未成年!一个孩子再恶能恶到哪里去?”

“那后来呢,”罗宾挨过来,脸靠得太近,“后来我可是成年了。”“我...我,”你闹红了脸,心里暗骂那瓶你面红耳赤头脑不清醒的酒,“不是所有海贼都是恶,你不一样,罗宾,你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你声音弱了下去,把脸埋在掌心,心甘情愿做一只鸵鸟,“抱歉。”

“那...现在呢?”罗宾拉下你捂着脸的手,纤细的手臂像蛇一样缠住你的脖子,把你拉得更近。像是——像是落花沉入湖心,岩石化为风。良久,你们才放开彼此。

喧闹的宴会突然收了声,黄发厨子盛着肉汤的勺子凝固在半空。接着,人群爆发出能掀翻整个广场的起哄声!!

“什么啊!说是旧友其实是情侣吗?”

“这里还有小孩子不要做这种少儿不易的事情哦!”

“罗宾酱...呜呜...”

“哈哈哈,真好啊——!”

众人哄笑,你把头埋在罗宾颈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单人]我的天使小姐● ● 妮可
天,你看到妮可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可以改变一生的人。那个人叫蒙奇D路飞,戴着一顶草帽。这两人是在梅利号上相遇的,当时是某个下七武的手下,算得上是草帽的敌人,但是没有对草帽动手,只告诉他...
未必自由● 同人● 索隆● 特拉法尔加.● 多弗朗明哥● 山治● 路飞
原作者:chris.   ooc 内含  路飞/索隆/山治//多弗朗明哥   “他说他讨厌玫瑰,讨厌过于炙热的爱。”   路飞   “是这个海上最自由的存在!”戴草帽的男孩曾对你这么说过...
suki(✘内含艾斯,萨博,山治,索隆,路飞,基德,)●
这个航海士的不称职。   40%&70% “今天的晚饭挺好吃的。”他往嘴里使劲塞着食物,明显的不想和你说话。 船员们面面相觑,想要提醒他们的船长不要过于绝情。 “我想成为。”基德放下餐具,“没有这...
】当你们一起看恐怖片● 多弗朗明哥● 艾斯● 特拉法尔加●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卡塔库栗
但又想和社长增进感情,所以特意请教了腹黑的姐,说只要把注意力转移到克洛克达尔身上就行了。   电影放映十分钟,你一直挽着社长无辜的胳膊,几乎你的心里一直在想着有关社长的一切……社长的手臂好结实...
】朝花夕拾 ● 同人● 索隆● 尤斯塔斯基德
……      索隆似乎更期望在余下的岁月里寻找什么。      他曾经丢失了……现在想要重新找回来。      “是嘛,索隆要去找啊,好啊好啊!”已是的路飞拍着索隆的肩膀,坦然的让自己的剑士离开...
]当他命数已尽 *超级大刀!全篇刀!● ● 山治● 索隆● 艾斯● 萨博● asl● 路飞
告诉你这件事的时候,你还以为在开玩笑,或者你希望在开玩笑吧。你坐在他的特等席,看着他看过的风景,回忆着和他的一切。 山治给你送来食物,娜美给你看过的地图,姐给你采过花坛里最美的花朵,乌索普...
】分别● ● 香克斯● 路飞● ● 艾斯
原作者:奇奇怪怪   ◎香克斯/路飞//艾斯 ◎绝 对 甜 虽说之前就想试试了,但是一直没写,所以第一次写啦,有什么问题各位见谅而且好久没写文了,手生的一批,估计写的都是胡言乱语   ★香...
同人】当你尝试安慰他的时候●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男神X你● 赤犬● 西南迪● 柯拉松
简直太帅了!不愧是要成为未来的男人!我现在一想起前任杰的鼻毛都会笑,还是我家社长最完美!】   那一天你第一次看到克洛克达尔对你开怀大笑。   克洛克达尔——现在的我给不了你真正的幸福,待...
我的大将军,再见(艾斯 )●
有马尔科和老爹笑了笑。 有一天,艾斯出去战斗。当他被一个偷袭时,不知道为什么闪出一道白光。艾斯没有受伤反而偷袭的那个受伤了。他突然想起了你的话,这时红豆散落了下来,并且红豆上面还刻了一些小小的...
】当他们喝醉后的样子● 多弗朗明哥● 男神X你● 尤斯塔斯基德● 基拉● 卡塔库栗● 佩斯佩
这里,我知道,妈妈很可怕,我很懦弱,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敢违抗。】   那一晚,百兽团在电话那边对他们冷嘲热讽,说他们夏洛特团就是一群没断奶的小屁孩,妈宝男和妈宝的集合处。只要能让妈妈开心...
当你去酒吧很晚才回去时● ● 柯拉松● 索隆● 山治●
原作者:浮岚   []当你在酒吧玩到很晚才回去时   ooc预警     撞梗致歉 内含/柯拉松/索隆/山治             玩的太嗨忘记了回家的时间,你局促地站在门口搓着手...
】七宗罪● ● 多弗朗明哥● 娜美● 山治● ● 路飞● 基德● 香克斯
不解地看着他。你看着门外不敢进来的船员,不禁地想摇摇头。   “蛤?我又不知道会下雨。不过,如果是你的话,那我会埋怨上天。”   他似乎没想到你会这样对他说话,掐住你脖子的手又用力了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