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卡斯基乙女向】帽子与电话虫 #海贼王 #男神x你 #赤犬

sodasinei 2021-04-09

原作者:十方非

 

赤犬大将最近有点烦恼,他觉得你似乎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

 

萨卡斯基和你是异地恋,他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消耗在办公室和战场,忙于应对各类文件和海贼。披风抖落一地的硝烟气。你在临近马林梵多的某个小型春岛开了家花店,栽培,修剪,采摘,包装修饰,袖口花香和阳光的气味杂糅在一起。

萨卡斯基提过要你搬到马林梵多来,结束这可遇不可求的异地恋情。花店的话...搬到马林梵多生,说不定会更好一些。马林梵多最不稀奇的就是铁骨铮铮的海军硬汉,商品大多趋于实用和肉体娱乐。或许很多人早就审美疲惫了,乐意买一束娇嫩无暇的捧花调节心情呢?

这个建议很中肯,你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行的,萨卡,不行。马林梵多离战场…真的太近了。”

你曾经是个军人,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战役不比萨卡斯基少多少。长期的军旅生活给你带来了严重的战争后遗症,恐惧战场,恐惧机械,恐惧噪音,恐惧人群,对一切陌生视线都抱有敌意,而且晕血。真是奇怪,曾经司空见惯的东西居然成了后惧后怕的源头。所以你才会在一个鲜花遍地开的春岛开一家顾客寥寥的花店,培养那些花。与其说是培养商品,不如说是安抚自己。

萨卡斯基妥协了,但不放心依旧不放心。他又提出另一种方案,即派两个士兵保护你。

“萨卡——”你哭笑不得,伸出一支手指戳他,“怎么说我曾经也是个军人,还没有娇弱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地步!你也不怕别人在背后戳你脊梁骨,说你假公济私。”

萨卡斯基拉出你不安分的手,把你揽进怀里。在面对你时,曾经黑白分明的他对公与私的界限模糊了。

“我不会成为你的软肋的。”你戳破了他的顾虑。

萨卡斯基想起自己的老师泽法,那个严厉却有着温和的目光的男人。他也是在跟随了泽法很久后才知道他的往事,才明白这个战斗时狠绝利落的老师为何在偶尔聊起家事时会神色落寞地绕开这个话题。

我曾经发过誓的,他想,再给她套上婚戒时,我就发过誓了,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然而树大招风的道理他不是不懂,泽法老师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就看谁是下一个。

但是他能拿你怎么办呢?你缩在他怀里,意识已经飞散。萨卡斯基叹口气,换个能让你睡得更舒服的姿势。

对不起,等我有了更好的办法,我再亲口对你道歉。

 

方案三——在家里安装一个实时监控电话虫。

虽然万一——我是说万一,真的发生些什么,这么做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但采取了措施多多多少少能让他安心一些。当然,电话虫是萨卡斯基瞒着你亲手安的,藏匿在书架上一个小盆栽后面,花店里他也安了一个。他再三确认过以你的身高绝对够不到这里。毕竟你的性格,发现了绝对会把监控电话虫摁死在盐水里的。

 

毫不知情的你和那两个电话虫相安无事了很久,萨卡斯基经常会忙里偷闲地打开投影看你几眼。你已经起床了,你缩在沙发上正在看书,你在打扫房间,你不在家——哦,在花店。正在给一瓶向日葵浇水。

晚上进行通话时,他也会打开投影,看你捧着杯热牛奶披着小毛毯蜷在沙发一角,对着电话虫,眼角嘴角眉梢都带着柔软的笑意。他也想笑,脸上却不显露出来,“我明天会回家,等我”萨卡斯基一边说着,把库赞和波鲁萨利诺偷偷塞过来的文件全部扔回了两人的办公桌。

这样美好的时光没能坚持太久,转眼到了年关。文件和海贼都突然多了起来,萨卡斯基忙得脚不着地,很少有时间回家了。有时你照例打电话过来,他还在会议室里开会。等他回到办公室,想回不给你,你已经睡了,萨克斯几打开投影,看见你裹着毛毯靠在沙发上睡着了,一双腿露在外面,让他有些愧疚。

过几天,库赞和波鲁萨利诺像是约定好了鬼附身一般,同天主动处理好了职务内所有文件,还争锋似的抢了萨卡斯基的文件和任务。萨卡觉得不可思议,而且很想把两人打一顿,但难得有了空闲时间,他决定回趟家。就是这次,萨卡斯基开始察觉得你的不对劲。

刚开始还一切正常,你看见他回来开心的不得了,一整天都跟在他身后,做条称职的尾巴。

可他发现你经常在走神,回过神来后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问,你又不说。

吃饭也吃得少,平时你喜欢的菜他做了一大桌,你却根本没吃几口。

更严重的是到了晚上,你居然拒绝了他的亲热。“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你用了些力气阻止他向下的手,一个轻飘飘的理由就让他泄了所有的火,萨卡斯基只能揉着你腰上的软肉表示抗议。

第二天回到马林梵多的赤犬大将越想越觉得奇怪。他调出近几天的监控,惊讶的发现你经常出门却不是去花店,回到家还很频繁的在打电话。有一天你甚至穿着一条宽松的连衣裙,在镜子前照半天才出门。“哈——”萨卡斯基觉得有些头疼,他可是记得你讨厌穿裙子也讨厌上街的。

他又调取了你的通话记录,发现几乎所有电话都打给了同一个私人电话虫,而且这个号码,他很熟悉。

 

我的夫人打电话给我的副官做什么?萨卡斯基不想想太多,但他很烦躁,眉头皱得打了结。手指“叩叩叩”地敲打着桌面。直到波鲁萨利诺腋下夹着一摞文件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耶~萨卡斯基虽然没有在工作耶。”波鲁无视他赶人的眼神,自顾自聊了起来,“你听说了吗?有个中将的老婆出轨了耶,居然闹得很大,还上了军事法庭呢~”

萨卡斯基的身体僵直了一下,“出轨?”

“没错耶~据说是因为那个中将太忙了,家里有什么事就让副官帮忙传达,结果一来二去,他老婆就和他副官好上了。真是~好可怕噢~”波鲁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文件码萨卡斯基的文件上。

“......带着你的文件,出去。”

“耶~萨卡斯基你的表情好可怕噢,该不会......”

“滚!!!”

 

在萨卡斯基放出岩浆前,波鲁光速闪出了房间,当然,没有带上那摞文件。“真是的,我明明在帮忙呢。”波鲁摸摸自己的下巴。契机已经传递到了,萨卡斯基你要怎么办呢?他想起几天前接到的那个电话——当时库赞就坐在他旁边,那个电话十分友好的问候了他们俩身为男人的尊严。该说不愧是曾经的常胜女将军吗?对激将法的运用堪称娴熟,他当然,也不是什么拆散人家两口子的魔鬼。

 

萨卡斯基这辈子都没想过有朝一日会监听自家夫人的电话。他的心像翻滚的岩浆。他不喜欢被隐瞒的感觉,也讨厌被背叛。如果事情真的像波鲁说的那样,他会——他会——天!他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他没办法生气,无论是对你这个人,还是对这件事,他现在就是等待死刑的囚犯。

萨卡斯基几乎是在监听电话虫响起的同时接起话筒的。真奇怪,他的注意力一直在文件上,怎么会去关注这边?

“喂喂,副官先生?”是你的声音。

“是我,夫人。”

“萨卡他今天还是没有好好吃饭吗?”

“嗯...是的。中午我给他打的饭,下午去看还是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很抱歉。”

“真是的,那家伙!像个小孩子一样,一连几天都不接电话,我也会很担心了好吗!还是要麻烦你了副官先生,平日里多督着他些,叫他按点吃饭,按时睡觉。”

“这些话您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哪儿敢啊夫人。可是最可怕的赤犬大将——婴儿用品您还没买好吗?”

“嗯,看来看去总觉得不够好。我又不能在外面呆太久,萨卡他会不放心的。他还不知道我早发现了两个监控电话虫了,给电话虫也带个海军帽,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干的。”

“您怀孕的事还不打算同赤犬大将说吗?”

“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你们不是年底大关吗?我总不能叫这种事情让他分了心。哎,他也是个操劳命。”

......

 

萨卡斯基“吧嗒”一声放回话筒。

他双手撑着头,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的,好笑。但他很高兴,囚犯得到赦免,岩浆化作温泉,他几乎要笑出声来。

他翻开文件第一面,副官正好敲门进来。萨卡斯基头也不抬“给我备艘船,等批完文件我出去一趟。”他看一眼摞得奇高的文件,又补充道:“把青雉和黄猿的份给他俩送回去。”

“好...诶?上班时间大将要去哪里?”

萨卡斯基停了停笔,轻声道:“回家。”

去给我的夫人道歉。

 

同人】当不小心误伤了他● 多弗朗明哥● X● 尤德●
扔过去,包括的黄金电话直接被给失手扔出了窗外。   黄金电话是不是觉得很幽默?!   结果最后身边实在没东西了,老鼠还朝这边跑过来了。被吓的直接拿起放在门口的,的命根...
】失心疯 ● 同人● 多弗朗明哥●
工作。”第一时间回绝。     “听着,……”战果看着最近发来的投诉,“我知道喜欢工作,也并不喜欢别人说的谣言,可现在的做法和疯了有什么区别?现在,回家好好冷静一下,我会探访,当时机...
同人】你们之间的那些反差♥️♥️● 多弗朗明哥● X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如果让来掌控家里的权利是怎样的?反差点最大的两位夫妻。 内含人物:/多弗朗明哥       做训练时   【所有人!今天早上每组300个俯卧撑...
当你们去游乐园(上) ● ● 香克● 红发●
喜欢瞒着小姑娘,因为很讨厌别人叫自己小姑娘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 是个傲娇且有一丢丢自卑的小姑娘。 ----       今晚的月色真美   “,明天是儿童节。”趴在沙发上...
】对他们说“把我肚子搞大了”● 多弗朗明哥● X● 克洛克达尔● 尤德● 塔库栗● ● 鹰眼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克洛克达尔//多弗朗明哥/鹰眼/克力架/塔库栗/黄猿/德/拉/霍金 单纯的变胖而已|・ω・`)当对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此刻他是什么反应...
】当你们去参加别人的婚礼●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德● X● 黄猿● 摩格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现代梗,注意OOC 内含人物:/黄猿/摩格/多弗朗明哥/克洛克达尔/拉/红发鹰眼 剧情设定:你们受到了熟人的邀请去参加他们的婚礼里发生的故事。     ...
同人】当给他做午餐便当● 多弗朗明哥● 尤德● X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恋爱注意OOC 德//多弗朗明哥     德   今天放学就看到旷课一个下午的德在学校门口等一起回家【尤 · 德!就算是大学下次能不能别...
受伤时 ● ● 青雉● 黄猿● 藤虎● ● 库赞
硬挺吗?”走了过来,手上拿着个医药箱。抬头看他,把手递了过去,“这不来了吗?而且这次真的很疼啊。” 常年处于攻击的路上,遇上这种伤也只是自己包扎了事所以也算是经验丰富...
我的一生 ● 同人●
。” “也好。”泽法点了点头。 其实,我觉得只要我不选择黄猿大将泽法老师都不会有什么太大反应的。真是为黄猿大将感到悲伤呢,偷偷把所有仙贝放进了兜里想。 不过,说起大将,吗~ 在你们毕业那天...
】偷看自家女朋友洗澡●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X● 尤德● ● 山治● 克力架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克洛克达尔/克力架/罗西南迪/多弗朗明哥/黄猿//山治/德/拉 注意OOC     克洛克达尔 【社长!我没想到是这样的社长,我水出芙蓉的样子怎么样...
求婚第一弹 ● ● 香克● 青雉● 黄猿● 红发● 索隆
。 --- 即使不爱我,即使已经不愿意和我在一起,但我依旧会守护。因为我爱   (副官和他) 说起你们的求婚真的是十分随意且潦草了,在办公室拿了一束玫瑰花,带着个钻戒就跪在地上...
同人】当他见到小时候的● 多弗朗明哥● X● 尤德● ● 黄猿●
原作者:考保佑不挂科   内含人物:德/拉/多弗朗明哥//黄猿 每个段字数不定(ಡωಡ)……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回到了过去还遇到了小时候的……     德   【叔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