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乙】五次狗卷棘想要表白,一次他成功了(上)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狗卷棘only

★第二人称向无脑小甜饼。ooc算我的。

★天降青梅竹马要素有,双向救赎要素有,双箭头暗恋有。女主有名字但不明显。

★时间线大概在乙骨加入高专前一直到涉谷事变

 

你是一个普通高中生。

 

有多普通呢,就是那种成绩不好不坏,和同学关系不怎么样,老师也不太关注的那种普通。

 

但你有一点不普通,你能看见他们看不见的东西。你不敢看太久,只能加快步伐跑走。

你曾经也向同学说过这件事,得到的只是他们不屑嗤笑说你脑子出了问题。你讨厌上学,讨厌学校,因为学校里面有比你看到的那些东西更可怕的存在。

 

冷漠孤僻,不常与人交流,偶尔会说些奇怪的话,说自己能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些组合在一起,能得到的只有“怪人”两个字。你不被他们所接受,这里的一切都压抑着你,不管是什么。新生活过于难熬,你也不想勉强自己合群,于是你只能承受着孤独。

或许还有暴力。

 

你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被拖到阴暗小巷的时候脑子里已经不会思考别的了,只是一味想着,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不能是别人,为什么偏偏选中我。

未成年人的恶意像洪水猛兽,毫无理由的就将痛苦施加到别人的身上,根本没有能说得出来的具体原因,只有冠冕堂皇的借口。就是看不惯她啊,笑那么灿烂干什么?看着就觉得恶心。教室里的女生对你指指点点时是这么说的。当你被人所讨厌时,一切都有可能成为你的原罪。

漂亮也不例外。

外衫被扯开的时候,你才像猛的惊醒了一般,恐惧不断侵蚀你的神经,一反之前对暴力不反抗的常态,伸手拽住自己的外衫拼命摇头:“放过我吧,求求你们——”

被泪水模糊住的眼中只剩同班同学丑恶的嘴脸,你很久没哭过了,眼泪却在这时候怎么也无法止不住。耻辱将你吞没,你甚至能感觉到已经有不知道谁的手伸进了你的领口,卑微的祈求没能获得恶魔的任和怜惜。

外面阳光大好,光却一丝一毫照不到黑暗的巷尾。

你听见不知道谁说:“让她安静一点再动手吧。”耳边声音逐渐嘈杂,你的身体重重砸在石砖上,从体内传出来的疼痛快要把你逼疯了。极大的痛苦下,你感受到你的身体发生了变化。落在身上的拳脚突然停止了,你再睁开眼睛,你发现你周身萦绕着淡淡的光,围住你的身体让你感觉到温暖,同时也隔绝了一切。

然后你拼命抬起头,视线没有在同学身上停留哪怕一秒,直直越过他们看向站在身后不远处的少年。

 

你突然发现,阴暗的小巷有光照进来。

 

少年逆着光站在那里,看不清相貌,也没有出声。你想你一定是疼到产生了幻觉,不然为什么会看见神明出现。

你听不见别人的话,你只能听到你自己的求救,颤抖着向神明伸出渴望被救赎的双手:“救救我……”

 

 

“离开这里。”

 

你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不远处少年的身影也糊成一团,你努力睁着眼,依稀辨认着他的动作。冷漠言语从他口中吐露,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那些人不约而同转身走了。紧接着他一步步靠近你,像是怕惊扰什么,脚步落下的时候甚至有些小心翼翼,然后蹲在你的面前。

 

“大…大芥?”

你周身围绕的淡光没能阻挡他,他的手蹭过你的侧脸,将那抹碍眼的红色擦掉。你感受到他手指的微颤,将你的外衫整理好,表情庄重到像是在对待多么宝贵的东西。你依稀听见他的声音,是清澈的少年音。这句莫名其妙的话对你来说却是异常熟悉,他身上的气息也给你极大的安全感——你知道他是谁了。

“是你啊,狗卷同学…”

 

 

你的小学兼初中同学,狗卷棘。那时候的你各方面都能算得上是优秀,也因此当过一段时间的班长。而身为转学生的狗卷棘因为各种事情,被人讨厌过。

具体原因你不清楚,但是听别人说,他说出的话都会成真。以至于只是随口开出的玩笑话,几乎都会立刻实现。有人已经因此而受了伤,所以所有人都离他尽可能远点,出于害怕和畏惧。

你就看着奶白色头发的小孩用高领毛衣将自己的脸遮个严严实实缩成一团,作为好班长,你当然要关心同学的心理健康,有些好笑的过去蹲在他面前:“狗卷同学?怎么不去跟他们一起玩?”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没有直面回答你的话,声音隔着布料闷闷的。

你猜到了估计是因为没有人愿意跟他一队,于是你非常友好地向他伸出手:“不嫌弃的话,狗卷同学要跟我一起吗?”对方迟迟没有回答,你也不气馁,继续凑近了些:“没关系哦,狗卷同学不要担心说出的话会伤害到我,我不会害怕你的。”

你这么说着,然后看见眼前的小孩拉下毛衣,缓缓把头冒出来。你注意到了狗卷棘唇边的纹身,是很漂亮的形状。

然后他开口了,出乎你的意料。

 

“你、你靠太近了…”

 

话音未落,你整个人似乎受到了谁的拉扯,止不住地往前扑去。你就这么和狗卷棘撞到了一起,滚到了他刚才蹲的那个墙角处。揉着头站起来的你只有一个想法——这下真的是太近了。然后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传言是真的。被扑倒的狗卷棘站了起来,扯过一张纸飞速地写着什么。

“现在还想跟我一队吗?”

 

你扬起来大大的笑容:“为什么不呢。”

 

狗卷棘围上了围巾,将嘴和下巴完全遮住。然后站起来往前走。你愣在原地不知道他到底是有没有同意,直到他回过头来:“可以一起。”

身体又被控制了,意识到自己好像又做错了的狗卷棘再次低下头不说话。你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于是你问他:“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会成真的话,不如我们发明一种暗号吧!”

他看了看你,示意你继续说下去。

 

“用狗卷同学熟悉又不会伤害到别人的东西制定一种暗号,代表同意、拒绝这样的意思,会不会好一点呢?”

你真诚地建议到。

 

你看见狗卷棘的眼睛亮了起来,几乎没有经过思考就喊出声:“鲑鱼!”

“啊,是‘好的’的意思吗?”

他疯狂点头。

 

于是就一直这样交流了,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他说的饭团语你基本上都能理解意思。一班的学生中,狗卷同学最亲近的就是你。

快要初中毕业前,你本打算去跟他商量要不要考进同一个学校,可狗卷棘比你还要快一步——他要转学了。

无论怎么问也不肯告诉你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上高中,其实尽管他不说,你也差不多能明白。

拥有那种能将言语实体化的强大力量,一定不是普通人吧。

告别似乎没意料之中的那么难过,你依旧笑着,如同第一次向他伸出手的那天。狗卷棘的头从车窗里伸出来,他向你挥手,然后逐渐消失在你的眼前。

“不要把头伸出车窗外啊,笨蛋!”你咽下那抹对你来说从未体会到的奇怪感觉,垂下眼转身离开。

 

大概是从那时候吧,你就能开始看到奇形怪状的东西了。

 

 

“不疼了。”

 

晕过去前听到了这样一句话,痛觉如潮水般退却了,他弯腰抱起你,一步一步走向小巷外,直到全部踏进光里。

 

后来的事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奇怪的学校,奇怪的老师和奇怪的同学。

“想要来咒术高专上学吗。”

眼睛用白纱布缠起来的男人这么问着,明明是个问题,用的却是肯定句,像是笃定你一定会答应一样。事实上他完全是对的,你几乎是毫不犹疑的点头答应了来这所奇怪的学校上学。一个级部只有三个学生,算上你才够四个。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感,从哪里都不曾有过的心安。如同浮萍找到了可以定居的住所,明明是完全陌生的地方,可你却觉得这才是你的家。

在外面被称为“怪人”,在这里则是“同类”。摇身一变由普通人变成咒术师,你的生活也彻底发生了改变。不管是真希,熊猫还是狗卷棘,都将你当成后辈一样照顾。有多久没有体会到被人照顾的感觉了呢,你不记得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咒术高专给你太大的安全感,你和真希和熊猫很快就熟悉了起来。和真希更甚,直到现在你才真真切切体会到女孩子之间最干净的友谊到底是什么样的。

狗卷棘有时候会感到郁闷,明明是他把你带回来的诶,可你却明显更亲近真希。

 

其实你是不敢。

 

哪怕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不再是普通人了,在小巷中的黑暗经历也足够让你自卑到骨里。不配再碰那么干净的人了吧,你看着训练场上的狗卷棘,猛的闭上了眼睛。

早就已经不再是小时候的自己了,再也没有勇气说一句“要不要和我一起”。真希坐到你旁边,将冰汽水贴在你的脸上。你一个激灵望向真希,对方的眼睛却早已像看穿了一切:“棘不是会在乎那些的人,你比我要清楚吧。”

你不语,不是在不在乎的问题。高马尾的女孩叹了口气拍拍你的肩膀,站起身就往训练场走。不一会儿狗卷棘就回来了,也坐在你旁边,只不过你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少年很安静,可以说是安静的过分。你坐在那里足足思考了有十分钟,才敢鼓起勇气将真希留给你的那罐汽水递到他眼前。

“腌鱼子!”

狗卷棘的开关像是一下子被打开了,笑得眉眼弯弯。接过汽水时手指无意间触到了你的,吓得你猛的抽回手,没注意到狗卷棘眼中的小小失落。

是不敢亵渎的人。

你大概知道那天狗卷棘救你就只是一个意外,温柔的少年当然不会放弃拯救别人。神明不是专门为你而来。

你不知道的是,其实狗卷棘就是为了你才来的。不是任务的巧合,不是过强的正义感。只是因为偶尔一次买饭团的时候在街头和你擦肩而过,狗卷棘下意识想要抓住什么——不会认错的。

没抓住,什么都没抓住。他回头,看见了你的发梢消失在街角。

从那之后就天天到那条街上试图偶遇你,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照亮过他的人。可惜不凑巧的是一直没有再跟你遇到。又是一无所获的一天,走上回高专的路时却好像听到了有人在求救,右眼皮又在不停跳动,身为咒言师的敏锐直觉让他几乎已经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一路是跑着过去的——狗卷棘敢发誓他追赶咒灵的时候都没这么急过。

迟到的正义便不再能称得上是正义了,还好没晚,他当时这么想着。

不是意外,是每日的等待,是重逢的惊喜,是只为了拯救你才下凡的神明。

 

狗卷棘悄悄地挪动了下身体,跟你坐的更近了一些。

 

他在策划一次告白。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狗卷棘对你的偏爱,出差回来时你的伴手礼绝对不会让你当场就拆开,因为怕别人看出来对你的特殊,训练时候总爱和你一队,悄悄享受身体接触但就是不说。在一年级四个人还不是多熟悉的时候,熊猫很惊讶你和棘的交流竟然是毫无障碍,他的话只有简短的饭团馅料,可你却像能从中听出所有的意思。(后来被你普及了他的饭团语,四个人终于可以流畅交流了。)

是特殊而又重要的存在啊——熊猫一边看着你和他在训练场上的身影,一边像明白了什么一样点头。

 

狗卷棘考虑了很久,决定找到了熊猫。

 

“我就说你喜欢小雪畝嘛。”熊猫左手握拳锤在右手上,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帮他。

“鲑鱼子!!”

狗卷棘的眼睛亮晶晶,熊猫只感叹着人类青梅竹马的情意真好。跟熊猫详细谈告白计划的时候,简短的饭团语已经不够用的了,他拿出手机打字,一次就打一长串。

熊猫摸着下巴看狗卷举起来的手机屏幕,深呼吸一次:“所以,你想要在自己成为二级术师的时候向她正式表白吗?”狗卷拼命点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执着于一个等级,但熊猫还是点点头。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于是狗卷棘最近跟熊猫组队的次数越来越多,出去执行任务时基本上也是他俩。

 

你有那么一点点郁闷,就那么一点点。

 

“到底是有什么话题,这么神神秘秘。”你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胡乱划拉着,脑海里全部都是狗卷棘的身影。

时间一天天过去,你已经彻底跟咒专的同学打成一片。但你还是会很自卑,在面对狗卷棘的时候。自惭形秽到觉得不配跟他站在一起,看见他就仿佛再一次回到了那天的阴暗小巷,你最狼狈不堪的一面被他完完全全看到。

所有的姑娘都想要自己喜欢的人看到自己优秀的一面,和狗卷棘时隔半年多的重逢,竟然是那种场面。

不错,你喜欢狗卷棘。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了。

少女心事被有意隐藏,埋在隐秘的角落里如同一颗种子,任由它生根发芽,在心上开出美丽的花。

 

“榎之岛——你的怪人小男友来找 你 咯——”

初中时候分了班级,站在你教室外面的棘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你心软的一塌糊涂,恨不得马上就出去找他,带他去食堂吃他最喜欢的饭团。

他没什么朋友,学校的人多少听过他的传言,在别人的话里,那个温柔的棘被抹成一团乌黑,根本看不出本来样貌。

不懂事的小孩子们调笑着,拉长了声调朝你起哄。当时的你明艳又带着年少的张扬,挡在狗卷棘身前大声喊到:“他不是怪人,他叫狗卷棘。”然后气势有些不足地否认“他也不是我男朋友……”末了补上一句恶狠狠地威胁:“你们要是再乱说,我把你们的头敲下来!”

最后扯着他的袖子跑远,一边跑一边小声对他洗脑:“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谁也不知道你被戳中心事时的慌张,生怕那一点点隐秘心思被翻扯出来变成见不得人的模样。

 

到后来,你也变成了怪人。和他一样的怪人。

 

你当然也不知道狗卷棘在听见别人调笑时,从心底冒出来的一点点小惊喜。就像盛夏冰凉的气泡水,打开发出滋一声,咕噜咕噜冒着气泡。

然后在听到你否认的时候,气泡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像被人使劲摇晃过了的汽水,打开就能喷出来的那种。

狗卷棘感受着你的手指扯着他袖子布料的轻微拉扯感,隔着薄薄一层布料传到皮肤上的你手指的温度,那么温暖。

让人想要一直拥有。

 

狗卷棘的奇怪行动没有持续太久,当他拿着二级术师的身份证摆到你面前时,你由衷的为他高兴。一年级里面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二级诶!已经可以自己单独执行任务了。

你笑着说要去请他吃饭作为庆祝,他却被你的笑容晃了神。

多久没见你这么笑过了,他盯着你发了呆,像是看到了什么稀罕事一样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你的脸。

你下意识的偏头避开——你依旧害怕异性的接触,狗卷棘和你的距离现在已经是你能够忍受的最大限度。你当然想要和自己喜欢的人有肢体接触,可每当你快要说服自己的时候,从心底漫上来的恐惧又将你压迫的喘不上气。潜意识依旧觉得自己不配与他接触,做出来的动作就会让他觉得委屈。

狗卷棘收回自己的手,委委屈屈地说:“鲣鱼干。”

“没关系啦狗卷同学,走走走,我带你去那家新开的寿司店吧,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吗?最近这么忙都没好好休息,这次我请客!”

用一大段话来掩饰自己的慌乱,你的气息都有点不稳。他站在原地看着你的背影叹气。

 

果然还是不行吗……

 

他当然不会怪你,他只会去怪自己怎么没能再早一点找到你。要是能再早上一点,也不至于给你留下如此深的恐惧。

现在如果表白的话,不出意料一定会被拒绝吧……说不定连朋友都当不成了。

 

狗卷棘没思考太久,小跑两步跟上你。

 

策划的第一次告白,以狗卷棘觉得时机不对无法开口,宣布失败。

但是吃到了很好吃的寿司,是和你一起吃的第一顿饭。

值得纪念。

 

告白,成功(下) #
肩膀,另只手缓缓摸自己的衣领。 该让她道歉。这么着。   “同学——” 注意到的小动作,你拉住的那只手。显得有些错愕,愣几秒还是放弃使用言的想法。同班女生才注意到你...
】被最爱的人诅咒 # # #条悟 #夏油杰
★本来没学长的。但是还一个he,前文可以见主页《表白》   条悟   “条悟。你的师生涯,和你身后的灵,选一个吧。”   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的直不起腰...
x你★会不高兴怎么都是你太过天然的错●
里,有种浅淡的、摄人心魄的美丽。   你知道条悟老师的眼睛好看,但今夜你突然发现,这双看十几年的眼睛也漂亮得让你头晕目眩。   你定定地看着不说话,但已经被你看得不好意思。   ...
】戒断反应 # # #条悟 #虎杖悠仁 #夏油杰 #骨忧太
。   “不好意思,她有男友。”     『』   冷战没有成功。   事实你根本不可能和有什么能够跟吵起来的由头,言师的身份让能够正常吐出的话语只是简单的饭团馅料,而你对一些无伤大雅的小...
款香水● 条悟●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伏黑惠●
。       是拜里朵的超级雪松。   香调:木质花香调 “自然的恋人”,雪松的清香,有着低调的凛冽感,是种独特的代表香。   前辈有个特别不能理解你的点。 就是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印。 不过...
征募灰姑娘(/梦) 骨,,伏黑惠,虎杖,宿傩,条悟 ●
,但我相信骨同学的力量!”     紧接着是。   你其实比较直接用言让水晶球亮起来,句“鲣鱼干”退回你的提议,表示这个水晶球又不是声控灯,但看你有些失望,,将高高的衣领拉...
】男友会帮你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条悟 #七海建人 # #夏油杰
。   “换套再出门吧。”就在你打开门的前一刻,突然利用言把你强制带房间。   半天,最后还是觉得,露肩什么的,绝对不可以!     【七海建人】 “今天是不是约会呀?”你探头看...
】向导● 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 gb● 第四爱● 攻男受
熊猫的耳朵。    总之,就是力争你的精神气味。       4.    禅院真希正好和胖达出任务,你只能单独约谈。    高领拉链遮挡住的半边脸,你只能看着飘忽不定的眼神...
[][]坏女人●
样子。毕竟长相符合我的审美,实力也蛮强的,即使是说饭团馅料也是的萌点。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断,那是在一个下午,我正好有东西忘拿教室,结果听到几个生的谈话。 “真的假的?班长怎么会...
】欲.●条悟●●虎杖悠仁●伏黑惠●男神X你
 原因是每的花言巧语骗床后总是会哭哭啼啼地晕过去    *和在一起后“骗子”“童颜巨*”成你的夜晚高频词汇   *总是不厌其烦地俯下身吻你 尤其喜欢用抱小孩的姿势抱你 被你抗议时会温温柔柔地...
】只尝爱情的甜● ● 男神×你● 条悟● 虎杖悠仁●
,惬意且舒服。       “前辈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你还是第一问,虽然已经在一起很久。   你看着前辈慢吞吞的点头。   “欸,拉链拉下来哦。”你似乎没察觉到红透的耳朵...
】男友帮你扎头发是种什么体验 #条悟 #伏黑惠 #七海建人 #
亮,果然比刚刚绕的简单一点。   但是编出来的丸子头,不是的模样,开始动用外援,利用言的好处:“丸子头。”   很好这下子,头发强行变成一个精致的丸子头,这是作弊行为!   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