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乙】五次狗卷棘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了(下)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狗卷棘only

★有私设。ooc算我的,狗卷属于你们

★天降青梅竹马要素有,双向救赎要素有,双向暗恋要素有。

★时间线是从乙骨忧太没入学到涉谷事变。

可能还会有个小后续()

 

计划的第二次表白没有间隔太久。

 

高专迎来了第五个学生,叫乙骨忧太。“听说是很尖刻的人。”真希这么说着。熊猫点头道:“如果出了什么问题,那就教他做人。”

狗卷棘皱着眉头不赞同道:“鲣鱼干!”

是和你还有棘都很像的孩子吧,你的思绪不自觉飘远。

“惩罚恶人什么的……”你抬头,对上真希的目光,“将自己恶意施加到别人身上的废物,如果可以的话,我也真的很想,杀掉他们啊。”

真希一下子闭了嘴,她好像又说错话了,有些懊恼又不好意思地看向你,熊猫拍着你的肩膀无言安慰。狗卷棘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两个人先后离开了训练场,你也想走,狗卷棘拉住了你的袖子:“大芥?”

“没关系啦,只是听到五条老师对乙骨同学的介绍,有些感触罢了。这种话我以后不会再说了,狗卷同学放心吧。”

“鲑鱼。”

“咦——竟然赞同了我的观点吗——”

“……鲑鱼。”

欺负你的人,还活的好好的呢。你印象中的狗卷棘一直都是温柔到过分了的三好少年,如今突然赞同你的说法还是让你有些奇怪。

他才不会说呢,他真的有一瞬间希望过,如果那些人都消失了的话,你一定会像从前一样开心吧。

 

真希和乙骨经常是一组,她手握咒具站在他对面,语气是严肃又凝重。

“棘还有雪畝,都有过跟你相似的经历。试着去相处吧,找到活下去的意义。还有,再也别受那些人的欺负了。”

乙骨忧太想到那个寡言的咒言师和总会站在他旁边不远处的黑发小姑娘。

是……一样的人吗。

他对于狗卷棘有种莫名的恐惧,可能是因为他话实在是太少,就算有也是意义不明的饭团馅料。而且狗卷棘的表情也不多,乙骨咽了口口水——真的可以愉快交流吗?

 

“海带。”

狗卷棘提着午饭坐到乙骨忧太旁边,你离乙骨稍微远了一点,挨着狗卷棘坐下。他向对方打了声招呼,得到的是乙骨忧太明显被吓到了的表情。

卷卷疑惑.jpg

“啊,他是在说‘你好’啦。”你从狗卷棘身边探出头来,好脾气的解释道。

那次交流过后,乙骨就跟着狗卷出去执行了任务。等再回来像是打通了什么奇怪的开关,已经能够无障碍交流了诶!

男孩子的友谊来的真快,你捏着饭团往嘴里送,无意识的享受着狗卷棘为你打开汽水瓶盖的服务。

 

像是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那层隔阂被狗卷棘有意无意的消除掉,你看着他一点一点帮你拾起来已经丢了的自己,再细心将碎片拼成你灵魂的形状。

“金枪鱼蛋黄酱。”

他这么说着,即使高领遮着嘴巴看不到表情,可眼神却是笑着的。

“咒力颜色嘛?我也觉得挺好看的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是淡淡的金色,但是好特殊啊——”

你向他展示着自己的咒术,心情颇好。

 

是光的颜色。

狗卷棘这么想着。

好想说喜欢,大声喊出你的名字然后附上掷地有声的告白。

有时候也会对自己咒言师的身份感到苦恼,优秀的咒言师很少将爱意宣之于口,因为这将会成为一生的束缚。再加上咒术师这一行业的未知性,死亡几乎说是如影随形。谁愿意将一生赌在一个或许不会有未来的人身上呢。

心甘情愿,将自己完全交给爱人,永永远远只忠于对方一个。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

 

 

第二次告白被五条悟打断了,靠谱的成年人五条悟刷一下闪现到你和狗卷棘休息的那颗大树前——狗卷棘快要疯了。

明明是天时地利,你训练累到靠在他肩膀上休息。眼看着你终于不排斥异性(或者只是不排斥他),又看着今天气温温暖风也温柔,吹动他心中的那颗种子。

现在说出来的话,就不一定会被拒绝了吧。

如果你这时候看他,一定能看到他眼中满到溢出来的眷恋。

 

然后这个时候,五条悟闪现过来了。

五条悟。闪现。过来了。

狗卷棘觉得他拉下衣领的手蠢蠢欲动。

 

“小雪畝啊大事不好了,”一米九的成年人扭的像某种白色虫子,“我好像,忘记给你办退学了诶——”

这都快两个月了,才想起来吗?狗卷棘咬牙切齿。一定是故意的吧,无良教师看出自己学生的心思想要恶作剧什么的。生活不易,狗卷叹气。

 

“啊,没关系五条老师!不用为此自责的,我可以自己搞定!”

天真的你完全没有多想,反而去安慰看起来很自责的老师。狗卷棘从心里大喊:才不是呢!他才没有自责!

然后听到了你说要自己搞定,瞬间皱起了眉头。他知道你一定很不情愿要去学校,于是他往前走了一步跟你并肩:“鲣鱼干。”

你愣了足足五秒钟。

“其实,其实不用麻烦狗卷同学跟我一起去——”

“鲣鱼干!”

罕见的打断了你的话,少年表情是少有的凝重。你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敲定到底要不要带他一起去。你不想让他看到你曾经的那些同学,不想让他见识到自己曾经到底是被怎样对待的。

“腌高菜!!”

狗卷棘背过身去,大有你不答应就再也不理你的那种气势。

好吧,其实只要快一点,只是办个退学手续而已,不会怎么样的。

你揪起他袖子一角摇啊摇:“好啦好啦,那就麻烦狗卷同学跟我一起去啦。”

少年的那种“再也不跟你讲话”的气势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中气十足地喊:“腌鱼子!”

 

无良教师五条悟对自己撮合小情侣做法非常满意。

毕竟照顾学生心理生活也是一个好教师该做的嘛!

不愧是最强呢,连这种细节都能想到!

五条悟满意地走了。

 

重新踏足这所学校的时候,心中的恐惧不安远没有预想中那么严重,或许是因为最重要的人就在你身后不出两步的地方跟着。你像个极度依恋港湾的孩子,走几步路就要低声喊一句“狗卷同学”,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回答你:“鲑鱼。”

你知道他在,他一直在。

这种时候真的超级想牵手,想要拉住什么东西,紧紧攥在手心再也不松开。将所有的害怕惶恐全部寄托在一个人身上,转身扑进爱人的怀里索取爱和安全感。

好想,好想。喊出少年的名字,郑重其事将心整个交给对方。

如果能这样,就好了。

 

你在学校的每一步都万分小心,就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踏入无底深渊。

“金枪鱼。”

狗卷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你一直低着的头才抬起来,眼前是同班女生的身影。你心里默默称赞狗卷棘直觉的敏锐,只一眼就能察觉到对方的恶意。

别过来。不要过来。

你默默祈求,站在原地没有再往前走一步,眼睁睁看着对方向你走来——明明对方只有一个人,藏在记忆中的恐惧像是瞬间被唤起。你袖子内的手握拳,努力掩盖自己的颤抖。

 

“这么久不见,榎之岛,还是一样的没用啊。”对方的唇上涂着艳丽的唇釉,嘴唇一开一合向你说着。然后越过你走过时故意重重碰了你的肩膀,回头打算看你的笑话。

预料中的跌倒没有到来,你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狗卷棘身上的气压是个人都能感觉出来低的一批,一只手揽住你的肩膀,另一只手缓缓摸上自己的衣领。

该让她道歉。狗卷棘这么想着。

 

“狗卷同学——”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你拉住了他的那只手。狗卷棘显得有些错愕,愣几秒还是放弃了要使用咒言的想法。同班女生才注意到你根本不是一个人来的,有些忌惮狗卷棘的样子,没再多说话走开了。

“没关系,马上,就可以离开了。”

你上下打量着狗卷棘,思考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不好相处。刚来时的乙骨也有点怕他,刚刚那个女生也是。然后你轻笑:“狗卷同学,头发留长一点可能看起来就比较好相处了吧?”

短发的少年头发有些翘起,毛毛躁躁的在头上支棱起来。看起来还挺可爱的——你这么想着。

 

“刚刚,是想用咒言让她道歉吧。”

 

“鲑鱼…”

 

“在担心我吗?”

 

“鲑鱼。”

 

“……谢谢你啊——”

 

“鲑——”

 

“棘。”

 

“???”

像是被你的称呼吓到了一样,少年露出来的半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直到红色漫上耳根。

“不能这样叫么?”

你嘴角噙着笑意问道。少年的回答是结结巴巴的同意,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将你的名字从心底过了无数遍。

 

虽然第二次表白被打断了,但是四舍五入就是互相叫名字的关系了!

大有进步。狗卷棘非常满意。

 

他发现你有一定程度的自毁倾向是在准备第三次告白的时候。

这个时候你们已经升入了二年级,狗卷棘也已经变成了准一级咒言师。五条悟曾经就说过你的咒力很强,但一定要小心运用,因为过强的咒力如果掌握不好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失控。

你的咒术名字叫『溯』,是极其温柔的一种咒术。偏向控制,攻击性并不是很强。

至少你是这么认为的。

 

你和狗卷棘接了一个任务,这不是你们第一次一起出差了,要解决的也只是一个二级咒灵,你们两个人足够了。

任务完成后过不了多久就是白色情人节,等到那时候就要准备向你告白。狗卷棘向自己的计划迈进了一大步。

所以当看到那只特级咒灵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情报每次都不准,这是不是有些相差过大了?

 

特级咒灵的压力不是你这种二级咒术师能够承受的,身体僵住怎么也动不了,狗卷棘努力从嗓子中挤出来两个字:“快逃!”

身体不受控制地跑向与他相反的方向,你拼命想要扭头看他的情况,却被咒言操控无法转身。你听见锐器狠狠刺入肉体的声音,你的心脏也像被扎了一刀一样。

咒言突然解除,你知道一定是施咒者出了什么问题。你没有任何停顿转头奔向最危险的地方,看见的是狗卷棘半个身子染着血,捂着肩膀伤口喘息未定。

 

『溯』并没有束缚那个特级咒灵太久,它很快打碎了你构建的那个金色牢笼,评定了一下你和他的难缠情况,还是选择攻击已经受过一次伤的狗卷棘。

不行,不可以。

淡金色光芒暴涨围住你自己和咒灵,身边似乎有电流声滋啦作响。咒力化成锁链将你和咒灵连在一起,作为连接的媒介。

 

你反手扯紧锁链,一步步往咒灵的方向靠近。

“连接在一起了哦。这样的话,我受过的伤你也会感受到,我如果死了,你也会死哦。”

暴动的咒力已经不太听你的使唤了,总有一种下一秒就会爆发出来的感觉。在危难情况下不仅学会了新的咒术,甚至知道了自己咒力的奥秘——

若有需要的话,同归于尽也不是不可以吧。

 

最后被匆忙赶来的前辈救了。

甚至没时间听完充满愧疚感的道歉,你就因过大的咒力消耗晕了过去。狗卷棘捂着伤口看向你,眼里情绪晦暗不明。

是想要同归于尽吗,以自己为代价,所有咒力为媒介。最后的结果,是自爆吧。

他没敢往下细想。

 

你再次醒来是在病房,旁边的狗卷棘正在为你削苹果,看你醒了立马凑到跟前:“大芥?”

“没事呀,棘不要担心我了,倒是你,肩膀上的伤严重吗?”

“鲣鱼干。”

听见他否定的回答你才松了口气,然后看见他从手机上打着字,将屏幕举给你看。

从少年认真的表情就知道没有在开玩笑,你定了定神,同样认真而郑重的回答他的问题。

 

“因为想要变强,成为和棘——和大家都能比肩的咒术师”

 

其实只是想和他并肩而已,又觉得这样说过意暧昧了,才替换上了大家。

 

因为你晕过去了,再加上他要养伤,所以早就错过了白色情人节。

狗卷棘非常懊恼,但是明白了你最大的愿望是与他并肩。

那么四舍五入就是想要和他在一起。

狗卷棘特别容易满足地笑了。

 

第四次的告白为了不失败,狗卷棘拉来了真希。因为想要在你生日的时候将所有心意告诉你,所以挑选礼物也一定要格外认真才可以。

真希同样思考了很久,才不确定的答到:“要不你试试送她一条手链,或者是项链,上面挂有可爱挂饰的那种?”

为什么语气这么不确定啊——

像是看懂了狗卷棘的眼神,真希怒而拍桌:“所以为什么要问我啊,我又没有经历过这种事!!”

 

最终还是决定送你手链,狗卷棘跑了好几家店,才终于为你选定一条上面挂有用纯银做出来的小型饭团的手链。

有自己的私心,他给自己买了个上面挂了片雪花的。

经过真希和熊猫的帮忙成功为你办了一场生日派对,顺便将一年级的三个小孩也给请了过来。趁着大家都在打闹的时候拿出了礼物盒,如愿以偿看见了你惊喜的表情。

 

为你带上手链时不小心蹭到你腕上的皮肤,你觉得脸有些发烫。少年的指尖温热,手链触感冰凉。

你们靠的好近,少年身上是好闻的皂香,仿佛是他本人在拥抱你。周围环境嘈杂,你却只望向他眼底。

 

全都是你。

 

狗卷棘伸手拨开挡住你眼睛的刘海,刚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啪叽”一声,你的头砸在了桌子上。

什么,什么。

他愣在原地。

钉崎野蔷薇凑过来,看着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你有些不好意思:“带过来的饮料真的只含有一点点酒精啦,没想到学姐酒量这么差……真的很不好意思狗卷学长,耽误您的好事了吧!”

他看着后辈又看了看你,心累地坐下挥挥手表示没事。

 

“野蔷薇,未成年不能饮酒!!”真希把野蔷薇揪走了。“是只有一点点酒精的饮料啊真希学姐——”

 

他怎么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一杯倒。

还是喝的酒精饮料。

 

……

 

算了,倒就倒吧。现在还是得先想想怎么把你送回去。果然得喊真希过来啊。

狗卷棘凑近你,想要将你拉起来。你趴在桌上睡的正香,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他握住你手腕的时候突然改变了想法,摩挲着你手腕上他亲手为你戴上的手链——

他想抱你。

 

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

 

将你轻轻抱起,你真的好轻,比他想象过的还要轻好多。不免觉得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好好吃饭,想要把你喂胖这个想法从脑海里盘旋。

拥抱一触即分,他听到了女孩子们玩闹的声音逐渐接近。

 

“她就交给我们吧,你就放心回去。”真希说着,将你扶起来往屋里走。

目送你们进房间后才依依不舍的分开,,第四次告白仍旧没有成功,但这次的进度似乎比前几次都要好。

 

下次一定会成功的。

 

狗卷棘暗自发誓。

 

涉谷一战你也参加了,纯粹是舍不得狗卷棘,东西准备的并不多,润喉药倒是带了一大堆。狗卷棘对你的到来只用鲣鱼干小声表达了抗议,但没什么用处,他也没想过要赶走你。他都理解,也都明白。你不能只是他护在身后的温室花朵,只能是能够与他并肩而立的咒术师。

老天爷真的对你很不好,许是不能看你有半点的快乐,依旧要伸手夺走。能怎么办呢,你望着你的神明。

至少对他好一点吧,你在心里祈求。

 

战斗中所有人都筋疲力竭几乎达到极限,身边的狗卷棘嗓音早已沙哑,却仍旧挡在你前面不肯挪动一步。

可你还是被真人碰到了。半点都没有躲开,结结实实的碰到了。灵魂传来的痛苦让你生理泪水不自觉的掉落,你透过模糊的泪眼看着不远处的白发少年。他的动作僵住了瞬间,然后你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喊声:

“滚开!!”

 

你从来没有见识过狗卷棘的这幅样子,多伤嗓子啊,你胡思乱想着,看着少年因着咒力反噬吐血,依旧跌跌撞撞向你奔来。

你摇晃着站起来,接住了向你扑过来的狗卷棘。见你没事眼中的眼泪才堪堪掉下来,你擦去他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着灵魂深处的痛苦:“你别哭,我没事。”

 

狗卷棘想到之前的七海前辈被真人触碰到后也没事,是因为咒力护住了自己的灵魂。他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将你抱在怀里,力气大到你都有点喘不上气。你没时间在意少年过分亲密的举动,捧着他的脸想要将少年的容貌刻进脑海里。

其实不是的,你的咒力的确护住了自己的灵魂,可你没有七海前辈那样强大的实力,只能勉强延迟无为转变的时间。也就是说,你在透支着咒力保持你现在的人形和意识。

特级咒灵带来的巨大等级压力快要将你压迫疯了,你知道时间不多了。

 

“棘。”

 

你突然这么喊他。狗卷棘没法开口说话,只嗯了一声,你将最后一瓶润喉药塞进他手中,挣脱开他的怀抱。

 

“再见。”

 

你这么说着,趁他还没喝下润喉药,跑向了真人所在的地方。

 

狗卷棘瞬间就明白了你要做什么,他想起之前五条老师的话:“小雪畝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咒力哦,不然会很危险的。”

记忆中老师的脸依已经模糊,但语句却像针一样扎进狗卷棘心里。

 

“不要走——”

 

他咽下药,用刚刚缓解一点的残破喉咙发出近似于祈求的命令。

 

狗卷棘的咒言实力的确很强,特别是对你这种比他差一点的咒术师。尽管你已经提前用咒力护住了耳朵和大脑,仍免不了受他的控制停顿了脚步。

没有停太久,他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你挣脱开他的语言束缚,同时也冲出最后一道保护你的屏障,继续向死亡迈步。

他趁着你的这一点停顿赶上,伸手去抓你的衣摆。

 

狗卷棘想抓住的似乎不是你的衣摆,而是你的命。

 

没抓住,什么都没抓住。

只能看着你的生命一点点从他指缝中溜走。

 

“停下!”

 

“别走!”

 

“回来!!”

 

咒言一句比一句无力,混杂鲜血的咒力衰弱到再也没有作用,你拼命忍住不回头看他,此时你也已经到达了极限。伸手抱住特级人形咒灵时催动体内咒力,闭上眼前听见的是少年泣血的一句喜欢。

几乎是用尽最后一丝的咒力,将自己喉咙彻底撕裂,喊出来的一句:“雪畝——我喜欢你!!!”

笨蛋,怎么用咒言说这个呢。给自己设下束缚,就再也没法挣脱了啊。明明可以开始新生活的,在你离开之后。咒术师的死亡实在太普遍了,你根本不算什么。他怎么能将一辈子都压在你身上呢。

咒言师的话语是力量,说出来的喜欢便不只是一句空口承诺。狗卷棘眼睛中溢满了的不只是巨大的悲伤,还有不顾一切的疯狂。

 

 

“我也喜欢你。”

 

你最后看了他一眼,狗卷棘跪在地上,血止不住往外流。生前的画面一个接一个闪过,你印象最深的竟然是那天在阴暗的小巷。

狗卷棘走近你的同时,有光照进来。

大概从那时候吧,你就已经认定,神明来救你了。

 

你何德何能啊,得到神明的青睐。

 

狗卷棘看着你扑过去将真人锁住,紧接着是耀眼的金色——你咒力的光芒。

然后是你的坠落。

自爆的结局是连全尸都没留下,只剩下半边身子的你受到了真人无为转变的影响也早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明明是不想这幅样子被他看到的,太丑了,真的太丑了。

所有人都不忍心多看一眼你的尸体,他却视若珍宝地将你再次抱紧。

是你那双温暖的手第一次牵起来他的,是你先带他走向光明的,凭什么你却比他先坠落呢。

 

银白色头发的少年抱着你半边尸体坐在那边,呢喃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明明因为消耗太大,话语里面不带任何咒力了,可仍旧像他说出来就能实现一样,固执的重复着命令,直到残破不堪的嗓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活过来吧。”

 

“看看我。”

 

“不要死。”

 

 

“……你别离开我。”

 

你死了,真的死了。哪怕是最厉害的咒言师也没法用咒言逆转死亡。

 

狗卷棘意识到,他甚至连一个像样的拥抱都没给过你。他摸上你早已变形的手腕,取下上面挂着的手链。

他亲手为你戴上,也由他亲自为你摘下。

然后挂在了自己的手上,和那片雪花一起。

 

永远不会分开。

 

你再也没机会能够成为和他比肩的咒术师了。

 

表白,成功(上) #
青梅竹马的情意真好。跟熊猫详细谈告白计划的时候,简短的饭团语已经不够用的拿出手机打字,就打长串。 熊猫摸着下巴看举起来的手机屏幕,深呼吸:“所以,你在自己成为二级师的时候她...
】被最爱的人诅咒 # # #条悟 #夏油杰
★本来没学长的。但是还一个he,前文可以见主页《表白》   条悟   “条悟。你的师生涯,和你身后的灵,选一个吧。”   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的直不起腰...
x你★会不高兴怎么都是你太过天然的错●
里,有种浅淡的、摄人心魄的美丽。   你知道条悟老师的眼睛好看,但今夜你突然发现,这双看十几年的眼睛也漂亮得让你头晕目眩。   你定定地看着不说话,但已经被你看得不好意思。   ...
】戒断反应 # # #条悟 #虎杖悠仁 #夏油杰 #骨忧太
出来。 黑发女人开始烦躁,她又点根烟:“去道歉。不然就等着难受死吧。现在,不要再占用医疗资源。”毫不犹豫发逐客令,条悟边喊着硝子真狠心啊,一边离开医务室连头也没才不道歉,明明...
款香水● 条悟●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伏黑惠●
。       是拜里朵的超级雪松。   香调:木质花香调 “自然的恋人”,雪松的清香,有着低调的凛冽感,是种独特的代表香。   前辈有个特别不能理解你的点。 就是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印。 不过...
征募灰姑娘(/梦) 骨,,伏黑惠,虎杖,宿傩,条悟 ●
,但我相信骨同学的力量!”     紧接着是。   你其实比较直接用言让水晶球亮起来,句“鲣鱼干”退回你的提议,表示这个水晶球又不是声控灯,但看你有些失望,,将高高的衣领拉...
】男友会帮你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条悟 #七海建人 # #夏油杰
。   “换套再出门吧。”就在你打开门的前一刻,突然利用言把你强制带房间。   半天,最后还是觉得,露肩什么的,绝对不可以!     【七海建人】 “今天是不是约会呀?”你探头看...
】向导● 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 gb● 第四爱● 攻男受
熊猫的耳朵。    总之,就是力争染上你的精神气味。       4.    禅院真希正好和胖达出任务,你只能单独约谈。    高领拉链遮挡住的半边脸,你只能看着飘忽不定的眼神...
[][]坏女人●
样子。毕竟长相符合我的审美,实力也蛮强的,即使是说饭团馅料也是的萌点。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断,那是在一个下午,我正好有东西忘拿教室,结果听到几个生的谈话。 “真的假的?班长怎么会...
】只尝爱情的甜● ● 男神×你● 条悟● 虎杖悠仁●
,惬意且舒服。       “前辈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你还是第一问,虽然已经在一起很久。   你看着前辈慢吞吞的点头。   “欸,拉链来哦。”你似乎没察觉到红透的耳朵...
】男友帮你扎头发是种什么体验 #条悟 #伏黑惠 #七海建人 #
亮,果然比刚刚绕的简单一点。   但是编出来的丸子头,不是的模样,开始动用外援,利用言的好处:“丸子头。”   很好这子,头发强行变成一个精致的丸子头,这是作弊行为!   在...
】欲.●条悟●●虎杖悠仁●伏黑惠●男神X你
   万   岁」     *   【猫系天然撩年上】   *清纯男孩look  因为发型和脸太幼所以常被误认成年 其实是非常靠谱的学长   *体力和容貌一样具有欺诈性 闹别扭的时候吵不过你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