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咒术回战乙女向 #狗卷棘 #五条悟 #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狗卷棘

★你死亡if第一弹之被最爱的人诅咒了。结局he

★会有第二弹()

★ooc和大量私设属于我,每个“你”都是独立个体。欢迎代入,他们属于你

★本来没想加狗卷学长的。但是还想给他一个he,前文可以见主页《五次狗卷棘想要表白》

 

五条悟

 

“五条悟。你的咒术师生涯,和你身后的咒灵,选一个吧。”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的直不起腰来,扯下眼罩的一刻眼神像利刃一样扫过咒术界高层们的脸。

 

“就凭你们,也想操控我的选择吗?”

 

“别再执迷不悟了,你知道的吧,那根本就不是她!”

 

都杀掉好了。五条悟这么想着。他身后的那团黑影像是体会到了他的愤怒心情,从身后将他包围起来。

这幅画面实在是太诡异,可五条悟却像被爱人从背后拥住一样瞬间就露出来灿烂的笑意,拍了拍那团黑影语气轻快:“哎呀哎呀,我知道啦。不要这么啰嗦嘛,会变老哦!”

 

“那就是她。”

即将出门的时候回过头再次扫视一遍坐着高层们,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冷漠:“没有下一次了。”

 

你是五条悟青梅竹马的恋人。

 

你出生于世家,是你那一辈咒术师中的佼佼者。小时候的你不喜欢五条悟,因为他各个方面都比你强太多了,性格也很差,还喜欢欺负你。

明明你在家族里已经是最有天赋的了,可到了五条家才发现自己连眼前男孩的一半都不及。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你不服气的同时又有些嫉妒,可你又打不过他,只能白白受气。

你很不喜欢五条悟。

 

“喂,给你的。”

十岁的五条悟提着一袋东西给你,彼时你刚从训练场上下来,呼吸有些紊乱。接过袋子打开来看是个包装精美的蛋糕,你愣了一愣。

发现自己没有得到应该有的道谢,他变得不耐烦了起来:“生日都不记得,你还真的是笨蛋啊。”

尽管并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知自己的生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道了谢。再怎么讨厌,礼节也是必须要有的。是规规矩矩的感谢,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了。五条悟心里想过的什么激动不已的表现完全没有出现,他瞬间闷闷不乐了起来。

 

“就这?”

 

五条悟发出疑问。

 

果然。还是想要整你吧!!你看着一脸臭屁的五条悟咬牙切齿。

 

虽然但是,蛋糕是他送的,还是邀请他一起吃了。

白发小男孩的脖子扬了起来,像只斗胜了的公鸡。“只有小屁孩才会喜欢吃这么甜的东西,我才不要吃。”

本意其实是让你求求他,但你听见他这么说反而还松了口气,自己愉快的吃起来了蛋糕。这让他继续不爽了起来:“你都不问我吃不吃吗?”

“可我刚才问过啊。”你对他的无理取闹感到无奈。

 

最后还是一起吃了。

五条悟别别扭扭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御守,塞在你手心里之后走了。

是礼物吗?御守上还残留着男孩手心的温度。

你没那么讨厌五条悟了。

 

你被五条悟从咒灵手里救下来,已经十四岁的他笑的分外恶劣,一手提着咒灵另一只手拎起来你,拖着长腔懒懒散散:“你好弱啊——”你也不知道他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从他手里挣扎无果只能任由他拎着。

为你上药的手也不是很温柔,可能是没有经验,有时候会按到你的伤口。

“嘶——”你倒吸一口凉气,正要埋怨他怎么这么不小心,就看他猛的抬起来脸。

“啊……很疼吗?”

他这么问着,你整个人落入他宝石蓝的眼睛中,不小心漏掉一拍呼吸。

 

“废,废话!”你慌忙错开视线盯着地面看。五条悟若有所思,手上的动作放轻,紧接着凑近为你的伤口轻轻吹气。

不知道是从哪里学到的。

 

没那么疼了。

 

你和五条悟一起进入咒术高专学习,你依旧不如他,哪里都不如他。当他成为一级术师的时候,你只是堪堪达到准一级的标准而已。

又一次战斗,你独自袚除一个准特级咒灵的代价是从医院躺了两个星期。再睁眼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五条悟。

这人,怎么哪里都有他啊。

你叹了口气。

 

五条悟正在专心致志地削苹果,苹果皮被削成一整条完整落下,然后他才抬头看你。他戴着墨镜,看不清眼中的情绪,你莫名觉得他气压有些低。

这种气氛不太适合五条悟,你先开口打破寂静:“你在啊。”

他点点头,将苹果削成小块放在盘子里,再递到你的手边。

 

“五条悟,我是不是真的很弱。”你嘎吱嘎吱使劲咬着苹果似乎是在宣泄什么情绪。他知道,当你连名带姓的叫他的时候,证明你现在的话非常认真。

他思考了很久:“弱也没什么关系,你有老子就够了。”

 

“毕竟,老子是最强的。”

 

是是,您是最强的,可这和我有关系吗。

你无奈摇头,选择不理中二病时期的少年。别过脸去不说话。你对你的实力真的很不满意,可能你自己都没意识到,你已经把五条悟当成想要并肩的对象了。

 

“喂,你——”五条悟忍无可忍把你的头板正,“不要露出那副丧气的表情啊,真是丑死了。不是都说了你还有老子在吗?”

被他这句颇有歧义的话逗笑了,你噗一声笑出来:“悟,有没有人说过你不太会说话啊?这话不像是安慰,倒像是你在跟我表白诶。”

 

你这句话出口,对方愣在那里。

糟糕,是玩笑开的不太合时宜吗。不会就因为这一句话尴尬吧,这也太不五条悟了吧!

一边想着一边瞅他表情,沉默好久才打算开口道个歉打个哈哈将这尴尬的一幕糊弄过去,谁知道五条悟开口,直接震惊你妈一百年。

 

“老子就是在表白。”

他摘下墨镜露出一个邪气的笑来。

“最强都跟你表白了,你敢不答应试试?”

 

最后还是稀里糊涂的同意了,你对天发誓是被他逼迫才答应的。

 

五条悟记忆里有很多你。

生气的你,高兴的你,悲伤的你,被咒灵打翻在地还一次次爬起来的不服输的你,拼命想要变强的你,被他表白后惊慌失措的你,拥抱时候的你,踮起脚亲吻他的你。

小时候的你,长大之后的你。

唯独没有现在这样,躺在冰冷冷的地上,一言不发的,淌着鲜血的,再也没有生命迹象了的你。

 

不对,这不是你。

 

你的血甚至还带有余温,他抱起你,机械般重复着你的名字。可惜你早已经不会跳起来再给他一个拥抱,笑着说终于吓到你了。

他去找了硝子。

 

治不好,为什么治不好?

 

哦。

 

你死了啊。

 

他不想埋起来你,不想让你永远沉睡在冷冰冰的地下。你喜欢太阳,喜欢温暖,喜欢热闹,怎么可以一个人留在那么孤寂的地底。

他甚至没有表现出来太多的悲伤,没有哭也没有暴跳如雷,他很容易就能想通,咒术师的死亡实在是太平常了。他想起曾经对你说过的有他就够了。

不够,完全不够。他不够强,甚至没能保护好你。

所谓“最强”,像个笑话。

 

时间一天天过去,五条悟对你的爱丝毫没有减弱半分,反而一天比一天强烈。想要再次见到你的心不是常人所能理解,他好想让你看看现在的他——我已经足够强了,没人能伤的到我,也没人能伤的了你。

所以,你去哪了呢?

 

他接到一个任务,按理说无论什么任务都不应该再轻易惊动他了,可这次有些特殊。

是个特级咒灵,未记录的那种。在仙台一带徘徊,虽然没有伤人,但也没有咒术师能近得了身。

没办法,还是得去看看。

 

一边骂着那几个高层为什么会给他派这么多累赘上路,另一边骂着这个破咒灵怎么偏偏就是在仙台。

他不喜欢仙台。

你死在这里。

 

然后五条悟踏进了他们所说的那栋藏有特级咒灵的楼。这只咒灵很奇怪,没有实体,有的只是虚无的黑烟,聚成一大团的模样。

五条悟掀开了眼罩。

紧接着,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这位咒术界最强的存在像找到了家的孩子一样几乎是瞬移过去。

 

他落入了那团黑烟里。

 

更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连几个高层都要礼让三分的五条悟,就这么对这那团黑烟喊:

 

“嗨!老婆!”

 

太。灵。异。了。

 

五条悟没时间管那群人到底怎么想的。他只知道,这一团漆黑的烟雾,就是你。

你变成了咒灵。不仅如此,他还清楚的知道,是他把你变成这幅模样的。

爱是最扭曲的诅咒了。

 

五条悟诅咒了你,因为他自身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你也是特级咒灵。这样的代价就是,你完全丢掉了自己本来的样貌,只能以这样的形态存在于世间。

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爱是最扭曲的诅咒了。”

五条悟看着乙骨忧太,和他背后的祈本里香。

后者若有所思,再抬头的时候发现五条老师的身后有好大一团黑色的雾气。

是特级的气息。

他摆出应战的姿势,然后想起眼前的这位老师是咒术界最强,应该没什么能伤的到他的。

 

五条悟笑了一下,将身后的黑雾推到乙骨眼前。

 

“忘记介绍了,这是我的未婚妻,你未来师娘哦。”

 

最后不忘向乙骨炫耀一下他的戒指。

两只戒指,都戴在他一个人的手上。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五条悟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咒术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夏油杰

 

“杰,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小姑娘像只蝴蝶一样飞舞,裙角被风吹起来的弧度美丽如白蝶,樱花瓣未落地的瞬间。萧瑟像极了从枯木上飘落的最后一片树叶,被风裹着狠狠摔在地上,溅起一层泥土。

 

坠于高楼。

 

夏油杰一直知道,自己的同期心理上有些问题。任务失败不被人开导就会永远走不出来,任何问题发生总是首先会怪自己,自毁倾向严重到连他都会震惊,明明与自己年岁差不多大的少女,用刀无意识划向自己手臂的时候动作自然到像在做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

一开始是硝子,后来是他。负责在战斗失败后敲响你宿舍的门,在门外耐心等待三十秒,等你将他迎进自己的宿舍,治疗自己同期的心理问题。

明明交给硝子来说更为合适,可夏油杰却觉得,你脆弱的一面不需要被太多人看见。

他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你的多数小癖好他也知道的一清二楚,坏习惯被他细心记在心上,潜移默化为你纠正。

生病了也不喜欢吃药,蒙在被子里闷着直到睡着。就算是吃也不会很正常,一大把药胡乱抓一抓,今天吃这一种,第二天吃那一种,两三天后头疼到连正常训练都无法参加。

夏油杰真的无数次怀疑过,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对你产生的感情,也可能一开始真的只是出于对弱者的同情心理,然后一天一天被他变成还没来得及表达的爱恋。

你对人性充满失望,他也一直都很了解。你的从前经历他并没有过多窥探,只在你偶尔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你压抑的过去和悲惨的童年。

所以当你问出那句话时,十七岁的夏油杰没有说话。他既没有否认你的观点,也没有宣扬自己的看法。即使他觉得有意义也不会开口,毕竟他是那么在乎你的情绪。

 

你最近的情绪已经好了太多,夏油杰发现你腕上的疤痕少了很多。可你看起来好像有些累,估计是又在熬夜。

“嘛,这次任务杰一个人也可以吧?我好累哦,好想睡觉,帮我瞒下夜蛾老师好不好,我想休息一下啦……”

你的撒娇永远是最管用的,他笑着摸摸你的头发无奈默许了你的放纵,万万没想到这次其实想“休息”其实是你的长眠。

 

你是被人逼死的,站在天台上沿着边缘一蹦一跳的走。

怕是会成为一个笑话吧,全咒术界第一个因为抑郁症自杀而亡的二级术师。没有死在咒灵的手下,而是死在自己的手里。

真没出息呢,你嘲讽着自己。

 

真的已经很累了。所以,要解脱吗?

 

你低头,看向下面围起来的人们。

 

好吵。

 

“快看,上面是不是有人要跳楼?”

“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跳啊,是在干嘛?”

“快跳啊,我还要上班,没时间在这里等。”

“不要浪费时间,要跳就快点跳。”

“她到底跳不跳啊。”

“快跳啊!”

“……”

 

好吵。好吵。

 

你感觉到一阵眩晕。

 

到底有什么保护他们的意义啊,杰。你这么想着,脚步轻盈踏进虚空,坦然迎接着你最终的归宿。

身边突然出现了诅咒,你几乎用不了半秒的时间就能辨认出来是夏油杰召出的诅咒。猜也能猜得出是为了救你。

怕不是忘记了,我再怎么说也是咒术师啊,杰。你这么想着,他召出的诅咒未能改变半分局面,再来不及接住你。树叶最终归入大地。

 

“砰——”

 

溅起一层泥土。

 

当夏油杰完成任务时,就注意到了围成一团的人们。他甚至不敢相信站在那么高的地方上的人是你,脆弱到几乎一触即碎的你。

他的嘶吼出声的那句“别跳!”被淹没在人群的喊声中,血液逆流上大脑,他的手脚冰凉。

 

夏油杰拨开人群看见的只是你的尸体。

 

一群人围着你,似乎有意不叫你安生。指指点点的同时捂住嘴鼻,像是怕沾染什么污秽的东西。

闭嘴,别打扰她,看不到吗,她在睡觉。

再怎么强大,也终究不过是十七岁。脑子里唯一在想的事情就是你不能死,还有好多话没说,不要再睡了,快起来看看我。

你没有穿高专的校服,而是穿着便服。那件白裙他记得,是你去年夏天新买的。夏油杰就想,你要是穿上白无垢一定也特别好看。

可惜白裙被染成红裙,婚礼摇身变成葬礼。

 

他脱下衣服,缓缓盖住了你。

 

不能被别人看到,你这幅样子,一定也不想被别人看到的。

 

他看着那群人们,一个个记在心里,像是要将他们的脸刻在心上一样。

一个,都不会逃跑的。

 

夏油杰杀了很多人,彻底叛变咒术高专,被咒术界判以死刑。

他丝毫不在乎这一切,伸手怜爱地摸着你的头发。

 

“我们,就是大义啊。”

 

 

狗卷棘

 

你和狗卷棘的关系基本上全高专都能看得出来。真希嘲笑过狗卷棘表白过四次怎么会一次都没成功,可心里却早已把你和他看做是一对。

本来就是的,走散后又相逢的青梅竹马,互相把对方拉出过黑暗的灵魂伴侣。

真希笑着看你手上的手链,你摇晃着手臂略带得意,向好友炫耀着是那位重要的人送你的生日礼物。

“是棘送我的哦——”

“好,好,我知道,不要再重复一遍啦。”

 

没人想对狗卷棘说他的恋人已经不在了这一事实。

涉谷后他躺在病床整整一个月,喉咙损伤很严重,醒来的时候都不不能说出完整的词语。熊猫不是人类,但当狗卷棘扯着熊猫的手臂时,熊猫能从自己同学的眼里看到那种情绪。

是彻骨的悲伤。

和深不见底的疯狂。

 

“棘……她已经不在了,”默念了三个数然后狠狠心将他的手扳开,熊猫蹲下,平视着狗卷棘,“没办法再活起来,你别做傻事。”

他当然知道你已经不在了,他亲眼看到了你孤注一掷的跳跃,你死在他眼前。

他什么都做不到。

 

你被五条悟带到了狗卷棘身边。而当五条悟推开病房的门,你看见的是正在准备翻下床的他。

“现在还不能下床哦,”五条悟把他按回了病床上。“不过,我给你带来了你想见的人。”

 

咒灵的气息。

 

他看着你,迟迟不敢相认。

 

一切特征都证明了那就是你,从涉谷自爆而亡的你,被真人触碰到了的你。本应该带着他送的手链的右臂袖管里空空荡荡,狗卷棘抬眼望向他的老师。

 

“确实是她,不过是咒灵形态的她。”

“可以说是,棘的诅咒。”

 

五条悟把你领到狗卷棘床前,他不管不顾地抱住了你的腰。变为咒灵的你实力并没有多强大,如果硬要评级肯定也达不到特级水平,而且还似乎因为某些原因,记忆有些混乱。

被狗卷棘抱住的你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迟钝地抬起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迟缓又僵硬,但已经是你能够做出最温柔的动作了。

 

“你有看到我的手链吗?”

 

这是你最常问的一句话。在狗卷棘房中徘徊的你像丢了心爱的东西的小孩,焦急地问着这个目前你唯一能接触到的人。

狗卷棘悄悄将那只带着手链的手背到身后,摇头回答:“鲣鱼干。”

时隔没多长时间,你就要再问他一遍同样的问题。

忘记了,是谁送的呢,很重要的样子。

 

“你有看到我的手链吗?那好像是很重要的人送我的。”

 

狗卷棘迟疑了很久,还是摇摇头。

手链就是能留住你的东西吧,如果你找到了,是不是就会离开了。想到你会再一起从他身边离开,而他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糟糕透了。

 

很重要。很重要。

你红着眼眶,抓住狗卷棘的肩膀,有些崩溃地问他:“你有看到我的手链吗?那是我的爱人送给我的。”

 

啪嗒。

 

明明在他手上戴着的手链一下子脱离他的手腕掉在地上,他慌忙想去捡,却被你抢了先。

找到了,找到了。

很重要的东西。

 

你的眼神渐渐清明起来,不似往常的空洞。狗卷棘注视着你的眼睛,有种奇怪的感觉在他心里蔓延。

就好像你真的活过来了一样,他反而不敢碰你,生怕现在的你是虚幻的影子,碰一下就消散不见。

 

“棘,帮我戴上吧。”

 

你伸出完好的左臂,看着他伸出因为激动过于颤抖的手帮你戴好手链。

然后你用一只拥抱他,他低头趴在你的颈窝,隐去了因为复杂情绪而控制不住的眼泪。

 

“金枪鱼蛋黄酱。”

 

欢迎回来。

 

少年带着哭腔,抱着你的手收紧了。

 

别再离开我了。

 

】戒断反应 # # #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骨忧太/虎杖悠仁/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男友会帮你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 #七海建 #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伏黑惠//七海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2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称,就是摸鱼小短篇   前提:你看到一个话题,是关于男生...
】我两个骗子爱人 # # #
酸涩:“你说?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六眼师,称为“强”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特级诅咒师,...
征募灰姑娘(/梦) 骨,,伏黑惠,虎杖,宿傩,
原作者:川越   Tips. 1.全员→你(骨,,伏黑惠,虎杖,宿傩,) 2.全员ooc,天雷滚滚 3.当成厕所读物轻松无脑看个爽就好 4.其实只是个潦草大纲,并不想...
金阁寺●
原作者:京八桥   。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坐在...
】高专强们攻略指南● 男神×你●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是走难通关按你们话是地狱模式线路:高专线...
】向导●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 gb● 第四攻男受
炫耀一番,还美其名曰情侣款。    伏黑惠用你小皮筋给自己扎个不伦不类小啾啾。    这些都算拉着推开教室门,身上裙子快要闪瞎你们眼。   “铛铛~我们就是向导老师哦...
想要告白,一次他成功(下) #
。 心甘情愿,将自己完全交给,永永远远只忠于对方一个。 如果是那样——就好。     第二次告白打断,靠谱成年人刷一下闪现到你和休息那颗大树前——快要疯。 明明是...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哥哥● ● 男神×你 #→我←
朋友,分别叫和家入硝子。     嗯,现在我朋友有三个。     家入硝子是奶妈,是召唤师,我是战士,再加上几乎全能……     这是什么神仙阵营(瞳孔地震)     当然说成...
玫瑰少女 (/原) x她 ●
介意缓和一下三相处关系。   “喂,说好两点在教室集合,你来也太迟。”   摸上一把椅子,拉开坐下:“抱歉,吸收时间比预想要长,耽误一会儿。”   打量着脸色...
)所谓爱情证明?● 骨忧太●
你们两身上。     到最后因为缠又多又乱,你们两个被迫粘在一起,就连手脚都固定住,还是因为硝子听到声响过来你宿舍,后又一脸嫌弃替你们把线给剪开。     但这么一来又不愿意,大叫着...
】当你写作业时候●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 男神x你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伏黑惠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好难啊。”         你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