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乙女向】如果我变成回忆 #咒术回战 #伏黑惠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伏黑惠/虎杖悠仁/两面宿傩/七海健人

★你死亡if第二弹之如果我变成回忆

★ooc属于我,每个你都是独立个体,他们属于你,欢迎自行带入

★文章粗体字来源歌曲《如果我变成回忆》搭配BGM食用更佳

★撞梗致歉

★两面宿傩那段有和阴阳师联动要素,有时间或许会扩写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了这场生命,留下你错愕哭泣我冰冷身体,拥抱不了你】

 

 

伏黑惠

 

他从来没有见过会有这么和他完全相反的人。

 

你的出现打乱了伏黑惠的所有规划,蛮不讲理地闯进了他的世界,对他的一切计划指手画脚,逼着他心里每一处地方都有了你的存在痕迹。

 

怎么会是你呢。

 

伏黑惠自认是会毫不犹豫不平等的救助他人的类型,所以为什么是你呢。

偏偏是这么拼命想要活下来的你,撞开了他的心门,连带着他也想要和你一起活下去。

 

你和伏黑惠是完全相反的类型,你一直都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去追求死亡。

“死掉以后什么都没有了,活着难道不好吗?”

永远都是这样,每次袚除咒灵时你都没有自己的同期能对自己下那样的狠手,野蔷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自杀式攻击你到现在都心有余悸。你有多怕死呢,被人救下来后爬也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的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的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咒术师,怕死真的很丢人吧。”你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的伏黑惠首先想到的是否认:“没有。”觉得这一句话好像有点干巴巴的,又继续补充:“如果你不跑的话,不仅你会死,可能你的支援也会死。”

你笑出声来,说伏黑你说话可真没有水平。他脸热了热,闭上嘴真的就没有再说话。

 

“所以,为什么还要当咒术师?”最终还是没忍住,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咒术师这么高危的职业,刀尖上行走的生活,你为什么还依旧无怨无悔的当了咒术师呢。

你手指无意识敲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沉思许久才开口:“因为想要帮助别人,想要留住更多人的生命。这么说会很奇怪吗?不过我真的想过,这世界上肯定不止我一个这么珍惜生命的人,所以,想要和我一样珍惜生命的人活下去。”

伏黑惠转头看你,对上你的目光后有一瞬间的失神。

本该就是这样的才对吧,咒术师。他想着。

“以及,我对伏黑君的好感度蛮高哦,”你突然这么开口,“所以啊,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动不动就想着自我牺牲了,一起活下去吧,得去看看更大的地方啊。”

不知道怎么了,他鬼使神差的点头。

 

“好。”

 

哪怕你曾经经历过人们的恶意,依旧顽强的在恶意中活了下来。明明可以冷眼旁观,却仍然想要去救和从前的自己一样的人。

因为如果是这样,就像在拯救从前的自己。

 

 

就是这样的你,却在帮他挡下咒灵的致命一击后倒在他的眼前。可他知道你那么怕痛,那么想要活下去。

 

“一起活下去吧,惠。和我一起。”

你这么说过的,然后向他伸出手。

 

“惠,要好好活着啊,带着我那份一起。”

你这么说着,缓缓松开他的手,开始往前走。

 

不是说过要一起的吗,为什么要自己先走啊,让他怎么一个人继续苟延残喘地活着呢。

少年压抑的哭声被风吹散,一同散去的还有你存在过的痕迹。

 

 

真抱歉啊,没法带着你一起走下去了。

所以作为补偿,我去陪你。

 

【想到我让深爱的你人海孤独旅行,我会恨自己,如此狠心】

 

 

虎杖悠仁

 

如果有人问起虎杖高专里最佩服的人是谁,他第一个会回答五条老师,第二个就是他三年级的学姐。

他会说他的前辈是世界上最好的人,别人问他这话是不是有些歧义,他笑着说没有,就是“我的”前辈。然后紧张兮兮左看右看,食指竖在唇上说:“是我一厢情愿啦,嘘,别让她听到。”

一年级的虎杖悠仁看着你的背影,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能够与你比肩的咒术师。

 

他不确定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

 

你温温柔柔的嗓音,鼓励后辈时会摸摸对方的头发,扬起一个温和的笑:“要继续加油哦。”虎杖会顺从地低头方便你的动作,将自己降低到和你一般的高度。他眯着眼享受这一刻的温存,然后像是充满电一样满血复活。

 

三年级的学生大部分都有任务,不会整日在高专。你还留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辅助五条老师进行教学。

听说这次的一年级生中有一个不同寻常,吃下两面宿傩的手指后成为了这个大名鼎鼎的诅咒之王的容器,本是死刑,被五条悟一意孤行救下来,变成了缓刑。

你听到这儿默默叹了口气,敲响那位最强的办公室门交接工作。他吊儿郎当地坐着,对于自己保下来那位两面宿傩的容器这件事情一点也不慌。

也是,他可是五条悟,天塌下来估计都不会慌。

你叹了第二口气——为什么高专里面就没有点正常人了。想到之前带过的一个后辈乙骨忧太,也是被五条悟二话不说就带进高专。不过再仔细想想,能当咒术师的都不是正常人,好事,好事。

你释怀了。

 

对于这个可怜的后辈,你自然是多照顾了一些。还在正常上着高中就被抓来当咒术师,一定很不习惯吧。于是出任务的时候很自觉的走在他前面,遇到危险也习惯性的让后辈先走。做得好就揉着他头发夸“虎杖君很棒呢”,稍微有些失误就拍拍他肩膀安抚“没关系,下次一定要加油”

虎杖悠仁对自己前辈的一点点隐秘的心意被限放大,他捂住自己的脸。

 

“是,是。虎杖你不要再唠叨了,我们已经知道前辈对你很好了。”钉崎捂着耳朵抱怨,他不以为意。因为前辈就是很好,怎么夸也不过分的那种好。

让人忍不住喜欢的那种好。

 

其实你和虎杖悠仁的理想型差距很大,你个子矮,小小的一团。比他要大两岁,身高却比他矮了半个头,站在那里一点前辈的样子也没有。可他偏偏就是很喜欢你。

少年的心动真的像火,呈燎原之势。该怎么样面对少年的心意呢?你为了这件事苦恼了很久。虎杖悠仁的爱直白而热烈,让从未有过的如此经历的你有些无所适从。

是喜欢的,不只是前后辈那么简单的关系,是想要和虎杖悠仁一直在一起的那种喜欢。

你决定给他一个惊喜,这次的任务结束就要去接受他的表白。

 

虎杖悠仁没能等到你的答案,因为你先任何人一步死在涉谷。

 

连一块完整的部位都没有留下,从灵魂处爆炸,溅了他一脸的鲜血。他呆呆站着,看着满地残渣,似乎想要从那里面拼凑出来一个完整的你,又似乎不敢相信那是你。

前辈温柔的嗓音明明刚才还从耳畔响起,笑嘻嘻的说回去之后要给他一个惊喜。

 

虎杖悠仁的脑子里有一根弦断掉了。

他猜那叫“理智”。

 

“一起为她陪葬吧。”

 

你像一阵风,消失在他十六岁的冬天。

 

【如果我变成回忆,最怕我太不争气,顽固地赖在空气霸占你心底,每一寸空隙】

 

 

两面宿傩

 

在没人知道的千年前往事中,两面宿傩还不是诅咒之王,能打败他的也不是五条悟,御三家没有出现,“咒术师”一词也并不存在。

很久很久之前,他败给过一个阴阳师,从此再也没有赢过。

 

你穿着繁重礼服站在高墙上,居高临下望着下面的两面宿傩。脸上精致妆容没有擦,明显是刚逃掉一场宴会。从来没人敢这样轻视过他,尽管你完全是无意中撞上的——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两面宿傩咧开嘴笑起来:“去死吧。”

 

意料之中的鲜血并没有喷洒,被躲开了?他看着你跳下高墙,竟然连你的一片衣角都没有触碰到。他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是那么纯净,可带给他的另一种感觉就像……

死亡。

他把这定义为“死亡”。

这个认知让他整个人都兴奋到颤抖,杀意随血脉一起奔涌咆哮,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的两面宿傩对这种感觉非常新奇。

终于可以有些乐趣了。

 

你却没有半分恐惧,一步步凑近他。他能清楚的看到你的眼睛,黑眸里面的情绪那样纯粹,是丝毫不加掩饰的“悲悯”。他讨厌这种感情。

“我能拯救你么?”

他听到了一句话。

 

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亲唯一传弟子,阴阳师世家最有天赋的一个,成年后说不定还会成为家主。你看着眼前的诅咒,眼中悲悯未退去半分:“背负着恶意和恐惧而存在,会很累吧。”你一边说着,一边抽出一张蓝符。

 

『八岐大蛇。』

 

他看见烧着的符咒中踏着阵法走出的邪神,花了半秒思考被困于阴阳狭间的八岐大蛇真身竟然会心甘情愿当你的式神,然后不到半秒的时间准备好战斗动作,与邪神缠斗在一起。

 

“所以,你把袚除称作……‘拯救’?”像是对最后那个词感到恶心,两面宿傩差点被咬了舌头。他丝毫不在乎自己的四只手都被绑起来,你点头,神色纯良。

当然你没有成功,高傲的邪神大人转身离开,临走前不忘好心提醒你:“别白费功夫,你没办法袚除他。”

他的话很快就应验了,两面宿傩不仅没被你袚除,反而下定决心一定要除掉你,总是过来找你打架。

可能是因为你们俩谁也除不掉谁,最终的结局就是这幅诡异的画面:一位阴阳师和一个诅咒坐在庭院里面向樱花树,一片祥和的气氛。

实际上是互相放狠话。

“虽然现在还不行,不过如果有机会,我会拯救你的。”你咬着樱饼说话含糊。

“一定是我先杀了你,小鬼。还有,那个词太恶心了,以后不许说。”他无所谓地喝着据说是鬼王的酒,不屑说到。

你气结,恨不得现在就把他当场袚除:“八岐大蛇——”

“有本事别用式神,你这个小鬼!”他翻身爬起来摆出应战的姿态。

实际上你根本就没有再召唤什么式神,特别是八岐大蛇。毕竟他可是邪神,稍有不注意篡位都做得出来,你可不敢经常使唤他。

 

习惯真的是个可怕的东西,你和两面宿傩这么打了三年,还是没有分出胜负。虽说这样,他对第一次输给你的事实还是耿耿于怀,有次气狠了,捏着你手腕的力度完全可以将它捏碎:“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你的另一只手啪一下给他贴上定身符:“哦,我等着呢。”

 

话虽如此,你们似乎都习惯了彼此的存在。有次你认真的建议:“不如来当我的式神吧。”

两面宿傩的一只手打了你的脑袋一下:“滚。”

真不讲道理,动不动就打人。

不过,倒也没关系,反正你也活不长了。

 

之所以没有当上家主是因为你活不到成年,十八岁的那一天,你就会死亡。

“喂,宿傩,我们认识三年了吧。”

“嗯。还有,别喊我名字,真恶心。”

你笑了,用一种极轻极缓的声音说:“我要成年了。”

那次无厘头的谈话很快被他忘却,他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你会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

 

你没能死在十八岁。

 

两面宿傩最后一次坐在你的庭院是三天前,语气极其凶恶:“有点事要办,离开两天。”你调笑到:“宿傩——你竟然会向我报告你的行踪诶——”

他四只手握紧又松开,最后锤在你庭院中的樱花树上。没怎么用力,就是吓吓你,樱花落叶的速度增加了。

“别叫名字,恶心死了。马上就是百鬼夜行,你最好给我活下来。”

你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就又补充道:“记好了,最后能杀得了你的只有我。”

 

他说中了,你生日的前一天,就在你刚与式神们接触契约的时候,被咒灵围攻而亡。

 

两面宿傩回来的时候时候,看见的是抱着你的尸体回来的大天狗。黑色羽翼的妖怪神色庄重,像对待什么圣物 。

确实是死了,不用靠近就知道,完全没有了生气。

“喂,小鬼。”

他喊了一声,无人应答。望向你的庭院,昔日热闹的景象不复存在,樱树败落,满目萧瑟。他眼神才投向大天狗,语气中不爽带点质问,还有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焦躁:“怎么回事,这小鬼的式神不都很强吗?”

 

“大人她,活不过十八岁,她一直都知道。阴阳师死后与她签订契约的式神也会随之而去,她不想连累我们,解除了契约。”

大天狗是跟着你时间最长的一位式神,别的式神都走了后他没有立刻走,而是想陪你过完最后一程。

两面宿傩发现他身上有或大或小的伤口,点点头没有过多情绪。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既然你已经不在了,那这个地方也没有任何意义了。他将手里一团草药随意扔在地上,丝毫不在乎这是多少人,咒灵和妖怪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只是觉得你身体最近不太好,想要带过来给你。

毕竟他想杀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猎物,而不是没有升级活力的死物。

现在也不需要了。

 

草药很快引来了众多东西,两面宿傩甚至连头也没抬起来。他好像丧失了杀戮时候的快乐,机械般重复着动作。

都去死吧。

 

他想着。

 

『领域展开——伏魔御厨子』

 

尸骨堆积成王座,两面宿傩俯视下面的几个杂鱼。

诅咒之王,这一刻加冕。

 

他嘲笑着你的无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杀死。诅咒之王看上的猎物却沾染上了别的猎人的气息,他暴躁地想要解决掉什么东西。

好在他的时间还很长,有的是耐心能够找到你的转世,然后除掉你。看着你在他手中发抖求饶,这让他光是想想就心情愉悦。

他大笑起来。

 

虎杖悠仁的身体里,两面宿傩睁开了眼睛。

 

“找到了。”

 

【如果我变成回忆,再没有那么幸运,没机会白着头发蹒跚牵着你,看晚霞落尽】

 

 

七海健人

 

他觉得自己该结婚了。算算年龄,他也已经二七十岁。这个年纪就谈退休可能会言之过早,但他真的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了。

他很累,很想休息。

先是咒术师,然后变成普通人,最后还是咒术师。七海健人短短二十七年经历过太多的事,早就已经让他心力交瘁。

咒术师就是狗屎,劳动也是。

所以他想要跟你结婚,一起去那个你曾说过很想要去的海岛。蜜月旅行就定在那里吧,你肯定会很喜欢。一级术师很赚钱,他攒下来的积蓄足够他和你富足生活一辈子。

 

你是普通人,和他已经在一起七年了。

七海健人是在单位认识的你,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男朋友其实是咒术师。你很爱他,他没有说要结婚就不会催他,他想做什么都不会阻止他。

其实你是有预感的,男朋友好像不是普通人。身上的疤痕虽然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是怎么来的,你不问,但不代表不会猜。

 

他打算去买戒指。一定要在求婚的时候套在你的手上,把你套牢一辈子。婚礼上的花也要订白玫瑰,他知道你最喜欢的花就是白玫瑰,每次路过花店都会买一大束插在家中的花瓶里。

婚纱还得要等你一起试,他很想看你穿白无垢,不过如果你喜欢西式的话他也可以迁就。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当他置办好东西之后回到家中,你却并没有扑过来给他一个吻,然后帮他解下领带。

他有些疑惑,难道你不在家吗?他试探着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于是他坐在沙发上,打算等你回来后就告诉你他的想法。

会答应的吧,如果他求婚的话。

 

七海健人的目光移向柜子上的相片,你揽着他的脖子笑容灿烂,他偏头一脸纵容地看着你。

 

心脏猛的收紧了。

 

他拿着一大捧白玫瑰,在你的坟前单膝跪地。

 

“嫁给我吧。”

 

【连累依然爱我的你痛苦承受失去,这样不公平。请你尽力,把我忘记。】

 

GB】你们的清晨●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 同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两面宿/// 看个乐子就好 ooc   五条悟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你温柔...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宿,五条悟 ●
捏紧拳头撂下一句“不干了”气冲冲跑走了。     第四个是。   他边朝你走进边回头看远去的:“怎么事,被拒绝所以跑宿舍偷偷哭去了吗?” 他看你:“要不要去安慰他一下...
/内含多】给你点颜色看看● ● 五条悟● 两面宿● 狗卷棘● 甚尔
。   “蛤蟆的舌头不是这样用的吧,等等!要在上面!”   你被抱着压在墙壁上,还在不停地,一下一下地上浮动着。   从地理角度上来说,确实是更上面一点。       宿夹心   上一秒你...
】易感期● ● 五条悟● ● 钉崎野蔷薇● gb● 第四爱● 攻男受
通红的耳垂,安慰性的揉揉的脑袋,用眼神示意下一个。   从头到尾你如同一个工具,没有半分情动的模样。      “…啊?到了吗?”    对上你的视线,全身炸起毛来,下一秒就会夺门而逃...
】他是一款香水● ● 五条悟● ● 狗卷棘
原作者:咕咕番茄   *内含五条悟////狗卷棘 *ooc预警 *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服务走起来!     五条悟   他是罗意威的事后清晨。   香调:木质花香调。 后调温暖的...
】当你写作业的时候●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 男神x你
原作者:饴糖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两面宿// ooc有   dk五条悟         “呜呜呜,悟,救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你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五条//】被窝搏斗● 五条悟●
宿里订到了一间单人房。虽然贴心地表示他可以睡地板,但是你们都被任务搞的累得不行。留他一个睡地板的话,你的良心会痛。     于是你直接把捞上床,让他安心睡觉,你保证不会对他做什么。...
】世界总裁也想拯救世界● 夏油杰● 五条悟● ● 同● gb
辣。 :她好温柔,好像大姐姐。 :她看起来好柔弱,应该要被保护。 妹:可恶,三个崽崽在脑补什么。 五条悟:想来一场惊骇世俗的师·生恋。 夏油杰:好有意思的学生,话说为什么叫狐狸老婆...
】当你在玩合成大西瓜(翻版)游戏 # #五条悟 # # #狗卷棘 #
原作者:柚木   ※内含/五条悟//狗卷棘/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3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就是单纯想写小短片   【】 你和闺蜜的聊天对话...
】向导● ● 五条悟● ● 狗卷棘● gb● 第四爱● 攻男受
!”脑海里划过他的名字,你下意识地喊了出来。 凑近了你,眼神都是满满的好奇:“看来向导老师看了的资料。”   “奇怪……”他又离你近了些,“向导老师身上,好像喷了香水。”   你感受到这个少年...
/五条悟//】所爱与灵魂最后的六个小时●
,只有在死后才会发作的,能够让死后的灵魂存在于活的世界六个小时。    这个继承于变成怨灵的先祖。本意是让抱着悔恨而死的后代在这六个小时内找机会变成灵,从而完成复仇。不过你并没有那么深刻的悔恨...
】欲.●●五条悟●狗卷棘●●男神X你
原作者:甜味酒精   *《性感地带》 *五条悟//狗卷/ *私设好多呃呃/ooc有 *“I don't know he is dramatically sexy.” *听着这首歌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