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黑惠×你 】当惠生病了,你会?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柚木

 

【伏黑惠×你】 

标题:当他生病了,你会?

※视角第二人称,日常故事

※灵感产物,字数近2K,内容应该没有ooc

※你们目前在交往,同居状态

※马上换季了,大家要注意保暖(开学前的最后一篇)

 

“惠,早上好。”你热情高昂地朝刚从卫生间出来的惠打招呼。

 

“早。”斜跨的短袖衬衫,有点衣冠不整,声音也比往常都要细腻,还带着点微颤的鼻音。

 

而且伏黑惠今天看起来很没精神,有点病恹恹的样子。

 

你望着刚打完招呼的惠,不放心地想伸出手,“你不会发烧了吧?”

 

“头有点沉。”他看起来像是刚刚睁开眉眼,眼睛雾蒙蒙的,看起来很是稚气。

 

你刚想伸手,但停在了半空,因为惠此刻的神情有点不妙,有点像醉酒后的模样?不,准确来说,白里透红的两侧脸颊,有点像被欺负了一样?

 

你讪讪地说:“我去拿体温计,给你量一下,你先去床上躺好。”话音刚落,他就乖乖地,又带着点恍惚躺回了床上。

 

如果换做平时,他应该会稍微逞强地说个“不?”,但照这反应,看来现在是真的迷糊了。

 

由于处在迷糊状态的惠,识别外界声音的能力有点下降,所以,你让惠翻身,他都没有听太清楚,含含糊糊的模样。你只好花了点力气,自己动手帮他翻身了,你再耐心地帮他测完体温,结果是真的发烧了。

 

你打开了家里放置的医药箱,先是帮他贴上发烧贴,再是帮他泡了杯感冒药,又泡了壶热水,水里掺了点蜂蜜。

 

你小心翼翼地扶着靠在枕头上的海胆头,看着满头热汗的惠,显而易见的不太舒服。惠自觉地喝下了你泡好的感冒药跟蜂蜜水,终于是安顿好了,你不安地心终于是落下来了。

 

原来,那么厉害的咒术师,也会生病呀?

 

床上的男孩身着纯白色衬衫,纯净地白皙肤色,耳边散下来几缕碎发,他一直皱着眉,看起来好像很难受。

 

你趴在惠的床边,那漂亮地眼睫毛,那百看不厌的容颜,那纯情的要命的表情。

 

这是你第一次凑惠那么近去,伏黑惠伴着温热的鼻息,皮肤看起来软软糯糯地,你现在有个很危险的想法:欺负一下,生病的惠。

 

你伸出了纠结很近的右手,抱着就戳一下的想法,动了手,你的手微凉,触碰到了温热的皮肤,脸颊处真的太柔软了,再探索向下,那湿润的嘴唇处,轻轻地摩挲,指尖接触的温度,越发地滚烫。

 

这个时候的惠,真的是令你任意摆布,你凑在他的耳根处故意压低了嗓音,“好可爱。”

 

伏黑惠好像被这句酥酥地声音有了点意识,他睁开眉眼,眼睛里还掺杂着一丝雾气,“你想干嘛?”声音是从未听过的小奶音!

 

你的恶作剧小动作被发现了,你趁机又偷偷戳了戳他软软的侧脸,“欺负你。”你伪装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在坏笑。

 

“哼。”他轻轻地哼了一下,上扬的语调像个有点叛逆的傲娇小孩。接着双手有点吃力地探出被子,看样子,想用手势召唤式神,他想用这种方式表示抗议并且赶走你,可是现在的伏黑惠因为生病的缘故,根本没有力气召唤出玉犬。

 

当你看见他一副分明难受到不行,分明脸颊处已经绯红到不行了,还一副凶狠狗狗的模样,有点无能狂怒?

 

你心里有小小的涟漪荡漾开来,惠好可爱!

 

算了,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不欺负你了。

 

你又重新帮惠盖上了被子,算了,身体更重要,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夜晚,待安顿好惠后,你也准备休息了。

 

现在是凌晨1点,因为经常执行任务,所以咒术师的体质恢复的会比较快,伏黑惠目前烧退了,也清醒了很多,感冒也没全好。但是足以让他完成自己的小心思,是的,他想起了中午你欺负他的事。

 

他轻轻打开你房间的门,见你还在熟睡,迅速地关上门,利索地锁住。他悄悄爬上你的床,蹭进你的被子,再小心翼翼地盖上,顺便抢走了你的被子,身体再靠近到你的枕边。

 

他的眼底翻腾着暗色贪念,利用微弱,但是非常有效的呼吸声,刺激着你敏感的耳垂,轻轻的用牙磨蹭,再舔咬了一口,事后,还吹了吹耳尖的殷红发烫处。

 

这一切都在你的不知不觉中完事了,等你第二天醒来,你摸索着身边的被子,意外触碰到了皮肤的触感,床边多了个人。伏黑惠居然半夜潜入你的房间?

 

“早上好。”少年温柔的嗓音萦绕在你的耳畔。

 

你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想自然地回一句:“早”,可是发出来的声音,让你在下一刻哽咽了一下,怎么也有鼻音?而且嗓子哑哑的,有点炽热,像是生病了的难受。

 

“你这是感冒了?”

 

他清冽又略带低沉的少年嗓音,完全没了昨日的小奶音,反倒是自己发生了一些变化,再看看惠的表情。

 

少年温柔地望着你,他的眉心舒展开,眼眸涟漪起伏,嘴角扬起的弧度,像是在坏笑?如果不是错觉的话,真的是在坏笑!

 

他的感冒是好了,但是你生病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这回换你躺在床上了,你浑身发烫,艰难地喝着伏黑惠递给你的药。

 

在你睡梦的隐约间,惠告诉你,他半夜爬上了你的床,在你的耳边咬了一口,是为了报复中午的恶作剧,更是想让你也感冒。

 

他怎么这么小气啊?

 

不对,好像是你先欺负的他。

 

早知道报复心那么强,就不干了。

 

你躺在床上欲哭无泪。

 

x的头像换成五条老师 #
原作者:柚木   【×】 《的头像换成五条老师》 本篇为与交往后的故事,视角为第二人称,内容可能ooc,内含小小的作死成分,点开需谨慎。(本想写甜一点的)     微信头像,不管...
他约电影院看电影,发生什么? # #五条悟 #七海建人 #夏油杰
笔直纤细。   低着头,双手插在口袋中,用鞋尖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墙角,但前方的阴影笼罩住时,是第一时间地抬头,是,在得到是正确的人的答案后,迫不及待扑进他的怀里。   的行为,像极书上...
】男友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 #五条悟 #七海建人 #狗卷棘 #夏油杰
?     【】 题目已经摆在他面前,要怎么选择就看自己的意思。   话说,应该是喜欢森系的女孩吧,又或者是那种邻家妹妹风格的,又或者是温柔大姐姐?   满怀期待地接过他手里的衣服...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变成回忆》搭配BGM食用更佳 ★撞梗致歉 ★两面宿傩那段有和阴阳师联动要素,有时间或许扩写   【如果我变成回忆,退出这场生命,留下错愕哭泣我冰冷身体,拥抱不】       他从来...
写作业的时候● 五条悟● 夏油杰● ●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
。”           的小男朋友一直都很可爱,不过也很耍帅,这点一直都知道。         每次放学的时候他总在门口接,虽然知道排在前面接和在后面接都一样,不过他还是很固执的挤在最前面...
x】可以喜欢吗, #
,不吧? 完蛋,他怎么在班级门口,他莫非是听见本来只是约吃饭,但是一听到的朋友起哄问,对自己的评价,忍不住好奇心,故意停在窗口旁的墙边偷听,这尴尬的不是他,而是,这大型社恐现场...
/五条//虎杖】被窝搏斗●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宿里订到一间单人房。虽然贴心地表示他可以睡地板,但是你们都被任务搞的累得不行。留他一个人睡地板的话,的良心痛。     于是直接把捞上床,让他安心睡觉,保证不对他做什么。...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虎杖,宿傩,五条悟 ●
捏紧拳头撂下一句“不干”气冲冲跑走。     第四个是虎杖悠仁。   他边朝走进边回头看远去的:“怎么事,被拒绝所以跑宿舍偷偷哭去吗?” 他看:“我要不要去安慰他一下...
×】女友大半夜不睡觉,究竟在干吗?#
不行,我抱着睡也可以。”他的声音愈发小声,头还撇另一方向,第一次见说这么羞耻的话。   开始觉得,好像在不经意间,慢慢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性格开发出来。    好乖,好可爱,...
x】震惊!是怎么忍住的...... #
那个键位停留很久,真的是不小心摁上通话的按钮。 原以为他可能是在忙,所以没,但是接电话的速度是秒接。 刚想退出通话系统,对面就摁下同意接听的按钮,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小雀跃...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 #五条悟 #七海建人 #夏油杰
,人畜无害地说着最出格的话。   一旦尝过被“偏爱”的滋味,就不想与任何人分析,好想独占她。   【】 (小标题:一闪一闪亮晶晶) 最近傍晚四楼经常传出钢琴声,原以为是五条悟老师在陶冶情操,再...
】向导● ●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狗卷棘● gb● 第四爱● 攻男受
.    接下里应该是……掰着手指头算着接下来应该是哪一个。    是同学。终于数到下一个,一抬头就看到趴在课桌上。    前面的钉崎野蔷薇也是,两人如同焉的花朵,看上去就丧气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