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建人×你】又是喜欢娜娜明的一天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柚木

 

七海建人×你

文案前提:你和娜娜明是办公室恋爱,但是没有公开,在公司是上下级关系,晚上会一起回家,目前住在一起,除公司外,是正常的情侣关系。

帮我的真香朋友写的文案,字数大概在5k7左右。

 

1.你的人间理想

七海建人,27岁,男,是个大人。

四年工作经验,西装革履,严以律己任劳不任怨,加班时间无产魂觉醒。

咒术三七分,发型三七分,既不黄金分割也不印象深刻,业务过硬、是个实力派员工。

如果放在众多员工里,太过普通?古板又扑克脸?但是就是这种不张扬的美,有安安静静的气场,却让人看着那么舒服,只一眼就忘不掉。

 

这是你作为实习生来到公司的第一天,被认真工作的娜娜明迷住了。他经常穿着平素,就爱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又黑漆漆,虽然是衬衫,外套,却能将他身材描摹的钜细靡遗。

如果说,你为什么会对他关注?那么,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他身上能找到安全感。

 

一次公司的项目,本来就不是实习生所能操作的内容,可是刚来公司,没有人权,只是个举重无轻的实习生,接受不是,拒绝也不是。

那天中午,七海建人以照顾实习生为理由,接手了你所在的项目。可是,总觉得不太好吧,你便以协助为理由,帮他整理资料,贡献一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

当他接手你任务的那一刻,你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不,准确来说,是成熟靠谱大人的模样。

这个项目的后续是非常成功,但是大部分的功劳都算到了你的头上,你极力想解释清楚,可七海建人却在你上交文案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他不想告诉上头,自己有参与。

你欠了七海建人一个大人情,他没有让你还,可你一直在找寻机会。

午餐休息时间,当你问起他,为什么要帮自己,而且不要任何的回礼。

他说:“我是大人,你是小孩,我有义务要优先照顾你。”不急不缓,像是早就打好腹稿了一样地回答你。

说到底,是因为看不惯,一个正式老员工,居然压榨新的实习生,真的是不干人事,思想刚正的七海建人最看不惯这种良心道德败坏的人,这就是所谓的正道的光吧?

 

过了一个月,你正式转正了,而且顺利转到了七海建人的部门,可以光明正大地跟他说话了,一切事情都水到渠成。

转到他部门后,你离成功又进了一步,你接触七海建人的机会多了,近距离发现,他不管是形象外表还是对待工作,都是那种成熟,冷静,靠谱的大人,无时不可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魅力。

娜娜明他是那种分明还什么都没做,但是只是往那一站,就是感觉吧,“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他来了,稳了。”

 

这或许就是成熟男人的魅力吧?不,准确来说他是人间理想,又或者说是人间妄想。

 

2.家里缺个女主人

七海建人分明是那种从外形到言行举止,都是内敛,不善言辞,靠谱的类型,但是他的坦率跟不做作(性格介于天然和腹黑之间),又让你很是欣赏。

只是单纯地向他靠近,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严谨,纯真,稳重,又很人间清醒;办公时,又是认真,对待同事也温柔,他是那种贴近生活的,真实存在的气质,你被吸引的也很正常,谁会不喜欢呢?

现在虽说是进入到了七海建人的部门,但是怎么说呢?七海建人好像不太喜欢你,又或许是太过挑剔?很是严格?

你每次做完报告上交后,都会被七海建人返回,并且被要求留下来加班修改。

所以每次办公室人基本都下班了,只有你被迫加班,你本以为他是针对你,可是他每次审批文件时,找出来的bug都让你心服口服,解除了你的疑虑,渐渐地你也就对这种加班情况习以为常了。

但是你还发现了一件事,每次这个点,偌大的办公室里,你们都是独处状态,这个时候的你终于可以放心地卸下伪装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当你们办公室独处时,你会格外拘谨,生怕被同事发现恋情。是的,你跟七海建人在交往。你早就惦记他很久了,先是你单方面追的他,本以为二话不说的会被拒绝,正当你开始幻想结局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同意了。

而且娜娜明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然后你就被迷迷糊糊地带回了家,准确来说是跟着他回了家。

他绅士地开门,拿出客鞋,让你先进来,他的家像他的人一样,整洁,干净,成熟,是自律的成年男性该有的样子。

进入客厅后,他示意你坐下喝水当你犹豫进度是不是有点快的时候,他倒了杯水,抿了一口,提出来了一个让你很是意外的建议:搬过来住吗?

刚喝了一口,听到这发言,你差点被水呛到,你机械地转头,生硬地问道:“这,这么快吗?”

这进度也太快了吧?还是说你的举止太突兀了呢?这就是撩大人的后果吗?

 

他的理由让你很是心动,他说:“家里缺一个女主人。”温柔的声音恰当好处,一直缭绕在你的耳畔,为什么他能用最冷静的表情说着这么动人的情话?不,准确来说,无形中的撩人,最为致命。

你思索了一下,两个人比一个人要好很多,而且又有人照顾自己,陪自己一起上下班,两全其美的事情,你欣然答应了这个建议。

 

当你问起,在公司为什么一直挑自己刺,他说,为了让你注意自己。

你又问,为什么只留自己加班,他说,因为这样我们才可以独处。

你继续问,你怎么就确定我会喜欢你?他说,你看向自己的眼神跟别人不一样,是那种只有看到自己时才会有的神采,生动的,变幻的样子。

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你的行为怎么看都是个不成熟的小孩,但是,你的认真,你的努力,你的憧憬,我都看在眼里,是行动派的表率,是我可遇不可求的类型。真的会有老员工,对一个实习生那么上心吗?”

不是很精彩的表白,也不是浪漫的情话,而且最后一句说的还是反问句,但是这都是他最真实的想法,每一句也都嵌入了你的心里。

 

你与他相处后,他还有另一面,就好比在公司里,他每次看大家报告时都是皱眉,在发火的边缘,有时候也会单独喊你面对面谈话,对你又是严格,可是在家里就会很温柔,不发脾气,对你百依百顺,甚至可以说,是个完美的恋人。

外表严厉冷漠,内心温柔可靠。

 

3.暴雨下的心机

黑沉沉的天像是要坍塌下来了一样,随之而来的是“轰隆隆,哗啦啦”的声音,窗外溅起了宛如白纱般的水花,地上像是有了显而易见的积水,风也在肆虐,是夏天的大暴雨。

今天公司上头说因为暴雨的缘故,正常下班,不允许员工加班的行为,可是,你想和娜娜明一起回去啊,平时一直加班,现在突然早放了又不习惯了。

真讨厌,为什么要下暴雨。

 

你见同事都纷纷收拾,准备回家了,可你还杵在办公桌上。你的男同事问道:“你还不走吗?一会越下越大了,女孩子晚回家可不好。”

是好心的关心,可是,他不是娜娜明,你下意识想了个借口:“我忘记带伞了,一会再等等看吧?”抱歉内疚的语气,看起来不像是伪装。

“我送你回家吧。”当你还在抱怨下雨天时,这时娜娜明接话道。

你看娜娜明已经收拾好行李了,一副准备走人的模样,好家伙,娜娜明这回答的,真的是太聪明了!

他似乎是看出来你的小心机。

 

因为今早娜娜明看过了天气预报,说今天傍晚会下大暴雨,而且在你包里塞了把,包的近乎完美的伞,你就是假装没带伞。

所以你刚刚故意抬高声音分贝,就是为了让娜娜明配合你,因为这样一来,在外人面前,你们只是单纯的上司送女下属回家,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刚走出公司,显而易见的雨滴声,你立刻就缩回了娜娜明的身边,他知道你带了伞,但是也没有戳破你,还好,他的伞够大,两个人一起也绰绰有余。

“不走吗?”你见他只是撑开了伞,待在了原地。

“我刚刚叫了车。”像是就等你问才回答的一样。

他早在下班时叫了出租车,因为这个时候是人流量高峰,地铁里会又潮又湿,他担心你会被人潮挤的不舒服。

 

路程大概花了30分钟,你们就到家了,可是出租车的目的地跟家门口还是有点距离的,你依旧没有避免,被大雨淋湿的过程。

虽然娜娜明的伞很大,但是风也很肆虐,再加上雨水的汹涌,你的鞋基本浸泡在了积水里,回到家,没能幸免,你还是成了落汤鸡。

 

好讨厌,为什么要下大雨。

 

到家后,娜娜明径直走去浴室拿了两条毛巾,细心地帮你擦擦脸上的雨水跟湿漉漉的额头,衣料跟皮肤隔着,可是雨水还是有机可乘,湿哒哒的让你不太舒服。

娜娜明许是看出了你的不适。

“你先去洗吧,我先做饭。”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如此安心,因为你知道,只要有娜娜明在,一切都可以没有顾虑,你听话地去洗澡了。

 

可是问题来了,你昨天不小心把衣服全洗掉了,因为昨天天气很燥热,所以你的洗晒行为也很正常,可是你怎么也没想到不仅衣服要重洗,而且就连唯一身上这件都湿掉了。

再是因为搬来时还没换季,所以你没及时拿衣服。这下可怎么办,难道要裹着浴巾一天了吗?可明天还要上班啊!

 

你脑内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是的,男友衬衫。

 

你一路小跑回了房间,打开娜娜明的衣柜,每一件都摆放的错落有致,很符合娜娜明的品味。你挑了件娜娜明最常穿的白色衬衫,你小小的兴奋了一下,好啦,该去洗澡了。

 

4.属于他的味道

你洗澡的时候脸红彤彤的,不是因为浴室的热气,而是因为你在幻想。

你听着耳侧传来的淋浴声与水龙头拧紧的唧吱声,你不知道为什么老是会想到娜娜明,他在浴室时也会发出这些声音,你被你不纯洁的想法吓到了。

人尚未出来,脸就先被蒸红。

争气点啊!

你在心里为自己打气。

你可是七海建人的女朋友啊!怎么能那么怂呢?

 

穿衣服之前,你偷偷地闻了闻他的衬衫,是他常用的沐浴露的味道,更是独属于他身上的味道,有点香,不行,你摇了摇头,停止了这痴汉的行为。开始思索该怎么穿呢?

 

你的身高和他差距还是很大的,娜娜明的衣服在你的身材面前会长朔很多,套上,再系上扣子,他的衬衫刚好遮住你的臀部,长短快到膝盖处了,露出了纤细的大腿和小巧的手腕。就像是穿了一条裙子?可是下半身除了内裤,没有别的衣物了,现在就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你的下半身看起来纤细雪白,你坐在沙发的一边,手上捧着一本《萤火虫小巷》。宽松的衬衫下,纤细的小腿跟可人的小脚在空气中晃荡,浴帽还裹着未干的头发,你根本不知道这样的你有多可人。

 

娜娜明喊着吃饭了,你听到声音后就不假思索地朝声音源头飞奔过去。

“娜娜明~"你现在的行为就像是一只小宠物一样的靠近自家的主人,不,是大人。

他一只手搂住冲过来的你,一只手触碰到了你的浴帽。

早就注意到你只穿了一件他的宽大衬衫,你注意到他探究的目光,指了指室内阳台方向上晾的衣服:“我昨天好像都洗掉了,就擅自穿了你的衣服,你生气了吗?”楚楚可怜的口吻。

他第一时间是皱眉了,但是不动声色,没有责怪你,而是视线转向别的地方。

他盯着你裸露的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不穿裤子,不冷吗?"

“不冷啊,娜娜明的衣服,怎么可能会冷呢?”你调皮地吐了下舌头,真的,一点都不冷,刚刚在浴室可把自己热坏了。

靠谱的大人还是放心不下,去了趟卧室,你待在饭桌的座位上,乖乖等娜娜明回来,准备开饭。

 

你听到了身后拖鞋主人的声音,帮你拿来了女士的衣物,你有点小意外?

没等你质问,他先回答了你:“之前想当礼物买给你的睡衣睡裤,现在提前给你。”

他只拿来了睡裤,没有拿上半身的睡衣,看来,他这是不介意自己穿他的上衣啦?你暗自窃喜。

待你换上裤子后,身后的人摘下来你的浴帽,你湿漉漉的黑色长发随之散落下来,他掏出了毛巾,站在你的身后,你虽然看不见他在做什么,但是隐约感觉到一只手温柔地敷在你的头顶,轻轻揉揉地搓着你的头发,从发尾开始,仿佛所有的温柔都自指尖流出,点点注入在你的心里。

他在帮你一点一点地擦干头发,你心里有了小小的涟漪荡漾开来,这就是靠谱的成年大人吗?帮你吹完头发,再开的饭。

 

你发现了桌上多了两杯新的水,一杯像是热牛奶,一杯像是姜汤,你已经不想再说靠谱两字了,七海建人,就是靠谱的象征好吧!

 

5.今晚夜色真美

桌上的晚餐都是你爱吃的,他像是洞悉了你的所有,不管是爱好,还是性格,还是口味,他对你的喜爱已经了如指掌了。

你已经饥肠辘辘了,更何况是面对娜娜明那么好的厨艺,不吃他做的饭菜,真的是不尊重,狼吞虎咽,你只会在他面前这样。

只是简单的一顿饭,你就是这么容易满足,不,准确来说,只要是他,做什么,你都喜欢,你都满意,因为谁不想要独属于他明目张胆的偏爱和宠爱呢?

他每次看你这样,都觉得像是喂家里的小猫咪一样,因为你只对他亲近,只对他毫无保留,只对他乖巧听话。

 

娜娜明拿起勺子,也不见他着急吃,张开嘴,吹吹菜的热气,因为他现在的目光范围里只有你,每次看你吃饭,他就会很有食欲,也有满足感,这是你没察觉到的小细节。

每次他都会提醒你,慢点吃,没有人抢。但是你都会先摇摇头,嘴里有点含糊不清,依旧会回答,大致意思就是“不行,娜娜明做的,我一定要全部吃完。”

 

他总觉得不是再养女朋友,而是在养永远长不大的小女孩。

 

这次你提出了想洗碗的请求,因为娜娜明的衣服褶皱处还是有湿湿的痕迹,你不太放心,软磨硬泡说服他,再推他去浴室洗澡。

你借着洗碗的理由,其实是在做清醒工作,娜娜明那永远干净正经的衣物,因为沾染了雨水而变得有些凌乱失礼,尤其是刚刚饭前扯领带的动作,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动作好犯规的!

 

就因为他玩什么能用着最冷淡的表情,做着让人浮想联翩的事情,这换谁不脸红啊?

 

你洗漱后,跑回了房间的床上,你隐约感觉到了浴室的水戛然而止,他要回来了,是吗?是不是呀?(内心反复确认)

 

你捧着自己的脸蛋,紧张地做着舒缓拍打,可是他一句“准备睡了吗?”

你刚刚的努力全都白费了,目光转移到整个人湿漉漉的,脸上似乎有氤氲的热气的娜娜明,他优越的颧骨线跟下颌线,你越看越喜欢。一股红晕涌来,他真的太美好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下暴雨的原因,今天的他格外的温柔,或者说,他本来就很温柔,只是今天的男友衬衫,让他也很心动。

你现在身上还穿着他的衬衫,在他眼里或许是垂涎欲滴?又或许是纯情动人?

“对啊,我睡觉了。”你把被子往上提一提,心口不一的说着。

 

娜娜明朝你俯身压过,你开始紧张了,他是不是终于要做什么了呢?你以为他要对你动手,他其实只是关了你床头的灯(按键)。

虚惊一场,不是,自己分明很期待的。

 

“晚安。”

 

外面还下着倾盆大雨,而他在昏暗的房间内,通过微弱月光,往你身旁靠近,你在朦胧中睁着眼,发现他越靠越近,最后在唇齿处精准的落下了一个柔软的吻。

又帮你整理了下枕头的位置,“这里的女主人,答应我,一辈子都住在这好吗?”(他知道你没有睡,也是故意的。)

 

充满荷尔蒙的磁性声调,不同于少年的青涩,是那种做什么都有分寸,做事不会逾矩,独属于大人的安心的声线。

 

你假装蒙在被子里,害羞却一点都不迟疑回答他:“嗯。”

 

虽然是浅尝辄止,但是你依旧意犹未尽,睡在七海建人的身旁,连做梦都是甜的。

简单的生活,心动的恋人,美好的爱情,今晚月色真美,风也温柔。

 

还有,雨天什么的,好像也还不错。

 

晚安,娜娜明。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独处 #伏黑惠 #五条悟 # #夏油杰
,不说了,他应该也快到了,玩得开心,ma~” “喂?什么别人啊?”用高跟鞋踩了下脚底底下地板。   “心情不好吗?”成熟低沉大叔音,再熟悉不过了,他日思夜想!   “诶,...
】男友帮扎头发种什么体验 #五条悟 #伏黑惠 # #狗卷棘
】 “,能不能帮我扎头发呀?”一旦喊到,声音会不自觉地温婉可爱几分。   原本捧在手心书本,被不假思索地放下了,起身离开客厅走到身边,“怎么了?”   “这个。”指了指...
】男友会帮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五条悟 # #狗卷棘 #夏油杰
。   “换套再出门吧。”就在打开门前一刻,他突然利用言把强制带了房间。   他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露肩什么,绝对不可以!     【】 “今天要约会呀?”探头看...
】当他约电影院看电影,会发生什么? #伏黑惠 #五条悟 # #夏油杰
到底在期待什么?   撩完不负责,太过分了!   分明身着最没有世俗欲望袈裟,嘴里却说着最蛊惑人心的话,他好坏。   (更重要他只是想惩罚刚刚迟到。)     【】(看...
】他款香水● ● 五条悟● 虎杖悠仁● ● 伏黑惠● 狗卷棘
。 他懵了一下。 招了招手,这次动作着急了些。 他歪过头茫然地看着。 随即副恍然大悟模样走近,特别自觉地把头低下来。 “摸吧。”       他爱马仕大地。   香调:木质调...
】当在玩合成大西瓜(翻版)游戏 #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狗卷棘 #
自家成熟大。   “行。”他停下手头工作,思考了一下,应了声。   说玩游戏,可最近在玩只有合成大西瓜,所以只好当面掏出了这个游戏,其实也没玩,而是在过程中,耐心地...
】当写作业时候● 五条悟● 夏油杰● 伏黑惠● 两面宿傩● ● 男神x
——”         还没有询问出口,只见他随意拉好和服后站到身边。         “有什么不愿意做,全部杀掉就好了。”         这就当代拽哥发言吗。            男人总是很...
】世界总裁也想拯救世界● 夏油杰●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 同● gb
谱,甚至可以说安心。甚至觉得他很有当男妈妈潜质。男妈妈,yyds!!!狐狸老婆,yyds!!!         打工社畜,他最开始并不怎么吸引,但是就越看越心疼,越看越想给他打钱...
】如果我变成回忆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
在单位认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男朋友其实师。很爱他,他没有说要结婚就不会催他,他想做什么都不会阻止他。 其实有预感,男朋友好像不普通人。身上疤痕虽然从来没有告诉过...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哥哥● ● 男神× #五条悟→我←夏油杰
力道。     黏黏嗒嗒恶心触感仿佛还停留在我手上,恶心拿了瓶洗手液恨不得搓秃噜层皮。     到卧室内,我看到五条悟还躺在床上睁着眼看我。     “还不睡?”顿了顿,我爬上床后问...
】当给他们带小皮筋
原作者:虎子虎子大虎子   #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虎杖悠仁、伏黑惠、伏黑甚尔 、狗卷棘、两面宿傩 最近训练好累,哭哭 ooc预警     五条悟 “老婆,刚刚往我手上戴...
GB】你们清晨●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傩● 伏黑惠● ● 虎杖悠仁● 同
,电线杆早安垂钓者,迷迷糊糊被他吻醒,然后听到了这句话。         “所以——我就当宿傩跟我表白了哦。”         两面宿傩:狡猾人类。         社畜没有清晨,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