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黑惠x你】可以喜欢你吗,惠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柚木

 

※私设:(初中时期性格的)高专不良惠×中国转校生的你

※(你是来自中国的转校生,初中之后便一直住在日本,所以你也听得懂跟会说日语)两个人不同班。对不起,我没有写出伏黑惠的万分之一的美好。故事大部分是糖。

※文章为第二人称,可能内容有点ooc,字数大概在8K左右(后期是双向的喜欢)。

 

1.天台少年

你是来自中国的转校生,因为生的好看,更因为日本这边更喜欢亚洲人颜值的原因,所以很受学校男生的欢迎,经常会收到粉粉嫩嫩的信封跟接二连三的告白。

太受欢迎,不是你想要的,你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完整个高专,所以对于异性同学,对于恋爱,没什么兴趣。

xx发出了聊天邀请,中午天台,能出来吹吹风吗?的消息。

你印象中,好像是隔壁班的班草,只是吹个风,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你接受了这个邀请。

 

可是,是你太单纯了,对方那满脸通红的告白,鼓起勇气,长得也还不错,是个正常姑娘,都会接受吧,可你真的没什么想法,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可对方想要的可不是这结果,那种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却被对方一口回绝,换做自己,都会有点情绪失落,但他是情绪迸发,失控地抓住你双手的手腕,拼命摇晃,你有些踉跄,整个人都处于偏恍惚状态。

 

你也发现了,他的失控,力气还挺大,一个上前,把你压在了墙角,这家伙是不是想霸王硬上弓?

你恢复冷静环视四周,只有一个正吃着饭盒的海胆头男生坐在栏杆处看风景,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动静,你灵机一动,利用脚下的易拉罐踢向他,这动静应该会有反应了吧?

 

是的,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他走过来了,帮你清理了这个人。

 

“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xx摔倒在地,但是嘴里还锲而不舍。

“怎么会没关系,他是我男朋友。”你趁在海胆头开口前,抢先回答他。

地上的男生被海胆头的眼神吓得恍惚了一下,再狼狈地站起来,上一秒还摔倒在地,下一秒便飞奔向天台的门。

 

他成了外界帮你挡桃花的挡箭牌,这下,其他人应该都不会有所惦念了吧?(你开始了你的小算盘,虽然有点对不起海胆头,但是以后请他吃顿饭补偿一下,应该可以吧?)

 

你近距离发现,这个男孩意外的好看。

 

身高大概在175cm,留着黑色偏蓝的刺猬头短发,湖蓝色的瞳色,精致的五官,纤瘦挺拔的身材,他穿着标准版的高专校服,深蓝色的高领外套,深蓝色阔腿裤,以及棕色的皮鞋。

 

他帮你解决事情后,又回到了栏杆处,收拾起了饭盒。

你径直走向他,想好好谢谢一下他。

“抱歉啊,刚才谢谢你了。”你抱歉的鞠躬。

“嗯,没事。”伏黑惠默认接受地点了头。

“同学,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你满脸期待地看向海胆头少年。

“伏黑惠。”冷淡地吐露三个字。

“那,伏黑惠同学,能交换联系方式吗?”你趁着这大好机会,一定要要到啊!

“不能。”传进耳朵里的是不假思索的拒绝。

“可是,我都对外官宣了,怎么能连你联系方式都没有呢?男朋友?”你死缠烂打,利用你的外貌优点,朝他莞尔一笑,当然也这是你的小心机。

 

但他好像并不想与你玩这文字游戏。

 

“别跟我沾上联系,会变得不幸。”他看起来是一本正经地威胁,可你怎么看都觉得他在说笑,但你隐约感觉他的眼底闪过了一丝什么,刚刚说话的时候有点酸涩。(闪过的是津美纪姐姐)

说完,便大步向天台门口走去,想把你甩在后面。可你怎么可能就此作罢?你上前一步一个脚印,跑到他的面前,停住了脚步,站在了他的正对面,斜晃了下脑袋,眼睛里像是充满了憧憬一样回答他:“我不怕。”

“随你。”他像是看出了你的坚定,所以无论怎么回复,结果应该都一样吧?索性随她吧。

事后,你的脚步就一直紧跟着前方人,哪怕他的脚步甩你很大。

但偶尔也会停留一会,再侧头看向你,分明在故意等你,好像是个温柔的人。

 

2.假装情侣

你可算是要到了他的联系方式,当然你还别有用意,毕竟你想过平静的高专生活。

你搜索了一下有关伏黑惠的消息,是学校的不良,但是他的风评又还行,又听说,他打架好像很厉害,有一次把学校的所有不良都揍了个遍。

听说那个时候的画面是:伏黑惠将手下败将堆成山,坐在他们的最上面,放狠话,踩着他们走下来,说话的用词也是:“宰了你们”,“给我去死。”

如果他真的是不良,为什么还成绩优异,做事整齐利落,校服也是好好穿,有时候还会喂流浪猫猫食物,真的是个捉摸不透的神秘人。

 

但既然对外已经是挡箭牌了,那你不妨想更了解他一点。

 

所以你开启了深入了解,他并不是所谓的不良,只是看不惯这些不良混混仗着武力欺负别人,是惩恶扬善,但是又因为不爱说话的性格原因,不会过多的解释,所以会被外界的传闻说成是不良学生。

因为在他看来,即使说出了原委,也不会改变什么,不如就让传闻成为事实,独来独往,成为不良,过清静一点的生活。

 

中午的天台,成了你们两人的秘密地方,不,准确来说,是你硬要跟来的。

“伏黑同学,我们假装情侣吧?”你的突然转头,更贴近了与身边男生的距离。两个人目光交集了,他顿了一下,没有问你原因,两个腮帮子还鼓鼓的,但是从鼻尖里哼出一个字:“嗯。”

 

他同意了,你的计划到此为止都很顺利,这样终于可以过平静的高专校园生活了。

 

你们虽说是假装情侣,但是跟真的情侣好像一般无二,上学路上会遇到对方,互相打个简单的招呼,然后再并排前往学校,有时候他还会陪你到班级门口,目送你进教室;中午就相约在天台,会分享一些班级里的趣事,虽然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你在说,但是他都有在听,偶尔会插一两句自己的想法;放学,他会特意等在你班级门口等你下课,再顺其自然地拎过你的书包,有时候还会说:“今天有点晚。”这语气看起来是在责怪你,但其实是在关心你;他会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所以每次都是送完你到小区门口,再亲眼确认你开门了,才会放心地离开。

你跟伏黑惠的恋爱几乎是震惊到了学校的大部分同学,他们会在休息时间聊着八卦,说你是不是眼神有点问题,那种整天臭脸的男生,有什么好的,而且还是个不良。

可他们也都打不过伏黑惠,所以都是悄悄说的,你只是一笑而过这些窃窃私语。

因为情侣一事看起来是真的,足以堵上悠悠众人的嘴。

 

你身边的女同学还是很好奇,跟不良校霸谈恋爱是种什么感觉?

 

你坐在位置上,抬头思索了一下,接着信口拈来:“惠是个睫毛精,长的很清秀,他很帅,很温柔,很优秀。他总是皱着眉头,看上去冷冷的脸臭臭的表面有点小傲娇但实际上非常温柔和坦诚。跟他在一起,他看似木讷,不懂浪漫,可是他是那种温柔话少,一逗就脸红还有责任心的男生,看起来有点不耐烦凶巴巴但实际上非常温柔,总是一边担任吐槽役一边照顾大家,而且非常尊重女孩子,很重视朋友。”

你发誓,这不是彩虹屁,而是内心真实所想,不相处不知道,一相处会发现许多细枝末节的事情,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他这么上心,更会产生这种情愫。

 

你坐在窗口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有个人咳嗽了两下,而且这个声音十分熟悉,不会吧?

完蛋,他怎么在班级门口,他莫非是听见了?

伏黑惠本来只是约你吃饭,但是一听到你的朋友起哄问你,对自己的评价,会忍不住好奇心,故意停在窗口旁的墙边偷听,这回尴尬的不是他,而是你,这大型社恐现场。

一窗之隔的他,眉眼舒展开来,像是有点小庆幸的感觉,你慌张地站起来,捂住了对面人偷笑的嘴角,你疯狂眼神示意,“别笑了,这是意外。”你分明是带着威胁的语气,但是通红的脸庞,让你原形毕露,耳尖的绯红,氤氲着燥热殷红的,这也太羞耻了,正主为什么在这里!

你心里像是藏进了一百来只鸽子,没有一刻不想着要逃出去。

温软的手心触碰到伏黑惠温柔的嘴唇,有点湿热,伴着微弱的呼吸,真实的触感,说不出的炽热。

如果你不是当事人,你根本想不到,他居然用着最冷淡的表情,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他居然还故意呼吸了几次,让你的手心沾染水汽,你被这痒痒的小动作,弄得更加害羞。

他发现你已经害羞的说不出话了,也不挑逗你了,牵过你附在他嘴唇上的手,结束这暧昧的动作,“一会去天台吗?”

仿佛像真的男朋友那样,宠溺地看着你,会耐心地哄你,包容你的小脾气。

这件事过后,外界开始默认你们的情侣关系了,吃瓜消息也都不欢而散。

 

3.他的童年

“我姐想见你。”伏黑惠那天倚靠在天台栏杆旁,看似漫不经心,但实则很在意你的回答。他紧握拳头的小动作,分明害怕你拒绝,但还是装作无所谓的模样,第一次见他这样,有点酸涩的情绪让你涌上心头,你突然好想,多了解一下他,他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伏黑惠几乎不告诉大家任何关于他自己的事,这次你动了凡心。

 

本说好是假装情侣的,其他事情不关心的,但是这是惠第一次主动开口,第一次请求,你的纠结花了15秒和解了,同意了他的请求。

 

你在回家的路上想了很多种姐姐,应该有的模样,应该是跟会跟伏黑惠一样冰山美人?又或许是热情洋溢的大姐姐,又或许是社会大姐姐?你忐忑不安,伏黑惠也看出了你的不安,主动牵过你手,他的手温度比你要暖一些,五指骨骼分明,每一个指尖仿佛都注入了温暖。这是你们第一次牵手,正式的十指紧扣。

“你不用紧张。”低沉但又磁性的声线,紧握的双手,让你脑袋涨涨的,这就是男孩子的手吗?比自己大好多,好有力。

你看似情场老手的感情经历,其实都是外界以为的,说实话,你也不是不喜欢异性,而是害怕跟异性接触,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还好,第一个遇到的男孩子是伏黑惠,只有跟他接触时,你可以毫无顾虑,也可以放心大胆的做你喜欢的事,更可以贪恋男孩的美好。

 

换种思路,喜欢一个人就是很明显,浑身上下都写满了想接近你,可是不那么喜欢一个人时,就算嘴上说喜欢,行为上也能感觉到没那么喜欢了。

 

就连你自己的内心都说出来了,你变贪心了,原本说好的只是假装,你突然想来真的了。

 

屋内打开门的是一位长发马尾的大姐姐,说实话,有被惊到,是漂亮的仙女姐姐,单纯从她的举止动作来看,温柔细致,对你也是和蔼可亲的。尤其是她说话时的笑容,仿佛就是人间四月天,一种说不出的美好。

惠做了个简单的介绍,姐姐的名字也很好听,叫伏黑津美纪。

她招待你进去吃晚饭,她仿佛是有意与你友好,嫣然的笑容,你突然有点羡慕伏黑惠了,居然有这么好的神仙姐姐?

姐姐故意支开伏黑惠,她开始跟你聊起了女孩子之间的话题。

你从伏黑惠的姐姐津美纪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惠小时候的事情,他的童年是真的不幸。

就从他的名字来说,伏黑惠,一个“惠”字,就得出他父母没关心过他的性别,所以就连名字都是女生名字才会有的字眼。

惠才读小学一年级时,就被父母卖了,当同龄孩子在父母关爱下任性调皮的时候,他考虑的是自己对家长没有价值,他是被遗弃的。

姐姐也知道了惠因为看不惯不良少年欺凌弱小而揍了他们一顿,这明明是带有一定正义性的举动,他却不会和姐姐解释打架的理由。惠很爱津美纪,但他可能已经不对被理解、被珍视抱有期待了。

这样的成长环境下,还好有这么温柔的姐姐,惠才没有误入歧途。

 

你从没想过内心那么柔软的男孩居然有这么悲伤的经历,你原本神采奕奕的眼眸突然就暗了下去,有了点别的心事。(生而为艰,却以柔软抵抗世界的坚硬)

 

“但是,惠,应该很喜欢你。”她这句话把你从悲伤的情绪中带离。

“嗯?”你疑惑不解。

“不然为什么,惠最近回家老是惠坐在沙发上一直盯着手机看,有时候还会冲着手机微笑,很久没见他这么笑过了,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吧?是因为你吧?”津美纪想用期待的目光从你这得到答案,不,或者说,是来确认。

“应该是的。”

分明只是简单的四个字,但是加上了应该两个字,阅读的理解方式就会不一样。

因为你心虚了,产生了愧疚感,你最初是利用了他,让他当你的挡箭牌,他居然还全心全意地待你,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在作祟,比起愧疚,你产生了新的情愫,他值得被爱,不,换一种说话,你喜欢上他了。

 

当他发出假装情侣的要求开始,你就对他在意了,不然也不会去了解他,更不会答应他来见姐姐。

 

你原本以为自己只是闯入了他的世界的外来者,却意外给他带来了人间暖阳。

 

4今晚留宿

夏天的微风拂过树梢,树影婆娑,发出沙沙的声音,黑幕潇潇而下,“今天留下来住吗?”纪美津姐姐和善地看向你,像是很期待的模样。

 

你再偷看了一眼,姐姐旁边的惠,他装作打开电视开关的动作,余光在偷瞄,侧耳恭听,好像也很在意你答案的样子。

 

“可以啊,那打扰了。”(反正今天是周五)

 

得到你准确的答案后,两个人像是松了口气。

姐姐拿给你换洗的衣物,在你洗完澡后,(助攻地)把你推向了惠的房间,你还在思考,不是应该跟姐姐睡一个房间吗?

“洗好了?”惠看见你周围雾腾腾的,想是洗好了,但是,他居然一点都不意外,自己会被推进他的房间?

手里还拿着哲学经济类的书,再看一下今晚的床,好像是双人打地铺,你心里居然还有点小失落,不是,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开始遐想的你)

“那我去洗了。”惠起身走出房间。

“该死,她好可爱。”惠在门口看见你衣服松松垮垮的样子,慵懒性感,再加上你的容颜,是个正常男孩都会脸红吧?

 

大概过了20分钟,惠拿了两杯热牛奶进了房间,你乖巧的接过了牛奶,手在动,但目光一直在喝牛奶的惠惠,喝完牛奶的惠惠继续拿起床头的书。

你第一次见到他高领之下的身体,虽然只是一件黑色睡衣,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涩,尤其是性感的喉结,诱人的锁骨,白嫩的皮肤,你被他完美的肩部比例吸引的目不转睛。

他被你直勾勾的的视线搞得有点不自在,你又突然凑近他,做了一个展开双手的动作,又闷出一句:抱抱。这是你第一次甜甜的喊他,相处这么久,你都没给过他一个拥抱,听了姐姐说的童年,不自觉地就想要亲近他,更想保护他,更想给他一个温暖炙热的拥抱。

伏黑惠仿佛没听见一样继续翻阅着手中的书,但是他逐渐发红的耳朵似乎暴露了什么。

 

“突然说这种话,感觉……(比解决咒灵还棘手)”(他的心里活动)

 

可你还是不肯放弃,继续做着动作,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抱抱,要惠惠抱抱。”你使出了类似于撒娇的语气。男生好像都挺吃这套来着?

“抱抱?”

他不自在的微撇头假装看向别处,过了几秒,在你觉得他大概是要拒绝的时候,你听见他近乎呢喃的说:“好。”

你心满意足地跟他抱抱了,看似瘦弱的身躯(脱衣有肉,穿衣显瘦),但实际很有质感,仅仅是隔着布料,都能清晰地感触到他的腹肌处,结实但不过分。

当你拥抱他时,他竟然把你抱得更紧,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对你有感觉呢?

 

关灯后,地铺的两个人背对着对方,周五的夜晚格外的安静,月色也很迷人。

 

“惠,我收回之前的话。”(你真香了)你先翻身,再试探性地暗搓搓一下他的后背。

“怎么了?”惠接收到了指尖传达的信息,也翻身转向你。

“惠,我们能不能不要假装情侣?”你用恳求的语气,有点对不起惠的愧疚,又有些委屈的语气。

“嗯。”他花7秒消化了你的话,又思考了5秒,他最后还是尊重你的选择。

“我可以喜欢你吗,惠?”你紧紧地攥住双手,指尖在不停地刮着摩擦指甲处,你说完就脸红了,怎么不小心把内心话说出来了!

 

少年看着你,万里无云的深夜,安静的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一如少年贴在你耳畔絮乱的心跳。

 

对面躺着的少年只是眼睫微垂,又安静的抬起头,看着你。

“嗯,可以。”

他在认真的回答你,鼻息间哼出的声音,带着点庆幸,傲娇,赞同。

“那,我们交往吧,是真的那种,我喜欢你。”你实在是太紧张了,这次不是假装(情侣),他会不会生气啊?是自己太得寸进尺了吗?他怎么这么久不回答啊。

昏暗状态的伏黑惠,听到了前半句眼里露出了一丝惊喜,又很快恢复了往日的扑克脸,虽然只是一瞬间,如果现在是开灯状态,根本不会想到惠此刻的耳尖有多红。

 

“好。”虽然回答只用了一个字,但是已经足以让你幸福的一晚上都睡不着了!

 

你挪动身体,尽量让自己跟他的上半身处在平行状态,再探出头,半起身,再可爱地装作转头频繁看他几眼,再在他的疑惑凝视下,你还是动了手!

双手捧住惠惠两侧的脸颊,分明是想在嘴唇处动手的,可你最后还是碍于羞耻感,只是亲吻了一下额头。

你第一次主动吻一个男生,方式很笨拙,但是做完又很欣喜,神态很害羞,但是浑身上下又很兴奋,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

伏黑惠反应过来后,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了,因为他忍了很久,当晚直接抱着你睡觉了,矜持什么的,在今天晚上荡然无存。

 

你之前看过一本书,书上说:“喜欢你这件事,应该捧着你的脸慢慢地说,或者在你怀里蹭蹭你,靠在你耳边说。”

 

现在你终于能理解这句话了,因为喜欢上一个人真的是太美好了。

 

“风很温柔,花很浪漫,你很特别,我很喜欢。”

 

5.岁月静好

你被照进卧室的阳光晒到了,天亮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睁开惺忪的双眼,被阳光照的有点刺眼,醒来后,等待你的是更出格的事。

 

你跟惠居然盖着同一条被子,紧张,羞涩,喜欢情绪涌上心头,真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你第一次看到惠的睡颜,精致的瓷娃娃,似雪白的皮肤,细长的睫毛,匀速的呼吸声。难以相信他在初中居然是不良,说是东方美人都不为过。

被子里突然探出一个海胆头,正强撑着睡意,睁开惺忪的眼睛。

“几点了?”因为是早上的缘故,声音也没有平时的冷峻,反而是带着点少年的清冽呢喃。

“八点。”

“我再睡一会,没别的事,暂时不用叫我了。”

说着,惠又倒了下去,裹着被窝的他现在像一只乖巧的黑兔。但是,没过一会,惠又探出脑袋,来了一句:“早上好。”惠的声音犹如清凉的泉水滴答在耳边。说完,又缩了回去。起手假装帮你掖紧被子,实际上,一把用他的被子包裹住了你,再是贴近被子外侧抱着你和被子,一点一点地慢动作接近,将你紧紧搂住,令你熟悉且亲近的气息环绕着你,接着又继续睡了。

 

隔着轻薄的被子,柔软地抱着你,鼻息间发出的颤音,痒痒的,不知不觉间在间接拨撩着你。

 

你以为他是小孩子心性,实际上是不自知的占有欲。(他压着你,根本不想让你起床)

 

你见过平时的他,冷静,不善言表,总是皱着眉头,嘴角的方向也一直是向下的,好像没怎么真正笑过,但今天的他居然有点孩子气,能毫无防备的露出这样的一面,是不是可以说,他已经把你当成家人了呢?

 

等你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了,还是姐姐喊你们的。

吃过午饭后,他就要送你回家了。

晴空万里,兴许是太阳公公心情不错,温度不高,你们并肩走在林荫大道上,周围的人也很稀少,安静的可以听到清晰蝉鸣。

“惠,我可以吻你吗?”你勇敢的迈出第一步。

 

你停下脚步,闪光熠熠的眼眸,主动牵住他的袖口,踮起脚尖。

风吹过你散下来的刘海,他伸手细心地帮你抚挂在耳边,这次轮到你小鹿乱撞了。

 

你想做一些小动作,但对方好像洞悉你的下一步,趁着你贴近的瞬间,就被他轻轻的擒住了呼吸。

你突然想起了海子的一句话:“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就像是此刻的你们,微风不燥,岁月静好。

 

假装情侣期间,没有牵手,没有拥抱,也没有亲吻,而从昨晚开始,你们确认了关系,只花了一个晚上,就把这些心跳加速的画面都做了个遍。

 

你收回最初的想法,恋爱好像也不错。

 

林荫斑驳,透过阳光之下,你们笨拙又认真的,交换着最热烈的怦然心动。

 

番外:你说不知道的事情

《伏黑惠视角的故事》

伏黑惠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呢?

第一次见你,他路过办公室,站在走廊上,看见报到那天在老师办公室的你,跟平时见到的学校女孩都不太一样,可能是中国东方女孩的模样,只是看一眼,就会沦陷的初恋脸。

第二次,是听到班里男生要打你(转校生)的主意,他们想到时候硬来,本可以漠不关心,但是他选择了在天台帮你,又被你求救的机智行为感到意外,英雄救美,也是他的一部分。

第三次,是你提出假装情侣的时候,居然心甘情愿,甚至还有些期待,他也明知你只是利用自己当挡箭牌,但他还是选择了帮你。

后来,他开始期待每天早晨的相遇,想快进到中午的双人天台,放学后漫长的等待回家的消息。

 

身边多了一个元气满满的女孩,会跟他分享生活的趣事,哪怕他不搭理你,你也不会不高兴,反而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讲的故事太无聊了。

 

因为慢慢适应了你的存在,好感度也迅速升温,假扮太久了,竟差点忘了是假装情侣。答应了姐姐见你的要求,不小心越了界,你居然还答应了无理的要求。

 

接着当你提出接触假装情侣关系的时候,他会心惊胆战,还好听进去了后半句,过山车的心情才因此停了下来。

 

确认了恋爱关系,他就很想跟你亲近,不善言辞,只好用肢体来表达有多喜欢你。

 

末尾(小遗憾,没参与过他的过去,但现在可以填满他的未来):

你从没见过他意气风发打架的模样,可能很酷,也可能很帅,也可能不是他的本意,但现在,他是你一逗一撩就会脸红的男孩;是你多念一遍他昵称(惠惠),就会害羞的人(他总觉得这个词很女孩,但是从你嘴里说出来,却很不一样,甜甜的,像装满蜂蜜的蜜罐那样);更是你见过最有责任感的大男孩,你只是无意间的一句话,他会惦记很久,并帮你实现这个小心愿。

 

这种男孩子怎么可能是不懂浪漫的直男呢?分明是可A可甜的最佳男友!

 

世界那么大,可我只想要你,伏黑惠。

 

×】初中大哥竟是我后辈 #
原作者:Karma   单人 私设主天赋好但心存疑虑 五条老师送助攻主后期疯批 初中的大哥高中竟是我后辈文学 喜欢无谓对错  遵从本心就好。 因为世界上太多不对的规则了,比如男男是错...
】中了奇怪的诅咒之后 #男神X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狗卷棘
了吧……”          五条悟用的生日做密码这件事着实让很惊讶,毕竟你们还未交往啊……     ——半兽化狼人          黑色的耳朵从发顶警觉的竖起来,粗长的尾巴僵持着一动不...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是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的是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的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的很丢人吧。”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的首先想到的...
X】是前任也是现任 # #男神X
约会遭遇诅咒后的决定。并非是他做错了什么,也并非是在矫情。     如果非要找一个原因,那就是——不爱他了。     并没有及时回复的消息,他应该是在忙。毕竟他是师,本身除了祓除诅咒...
】关于那些社死瞬间 #男神X #五条悟 #虎杖悠仁 # #狗卷棘
。          满意的点点头。          全然没有注意到慢慢靠拢的动作。          镜头很快转向了夜晚学校里的废弃教室,里面黑洞洞的,风吹得烂窗帘哗哗作响...
】让他堕落吧 #梦 #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骨忧太
我杀了他们吧,忧太。”       0%     他知道和五条还有骨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     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关于交往后的第一次kiss #男神X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五条悟//虎杖悠仁/狗卷棘。 *是无逻辑的小甜饼。 *如果有喜欢dk的,可以往合集前翻,很多篇都是dk。   /五条悟/          高专三年级的三位大...
】当误会他们搞基!# #五条悟 #夏油杰
。   脸更红了,别过海胆头,挠了挠说道:   “现在知道我们两个喜欢谁了?”     骨忧太&狗卷棘   一直觉得纯爱战神和纹美人两个人虽然是普通同期,但是之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当同居后他们知道的恶劣习惯 # #五条悟 #夏油杰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   “嘛嘛,吃了我那么多的甜品,总归也是要付出点代价的吧~”   “干得好的话,有昨天订的限定草莓芭菲塔哦。”       习惯死宅   没发现是个崽种未同居前他来看,发现下午在睡觉,温柔笑着...
】关于的男朋友 #男神X #虎杖悠仁 # #五条悟 #狗卷棘
也罢,不管怎么样,还是最喜欢他了。          虎杖悠仁当然也是一样的最最最喜欢。     //         他的头发张扬得像海胆,不认识的任谁看他都觉得不好惹...
】不及甜 #男神X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五条悟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虎杖悠仁/五条悟 *甜甜的日常 *太喜欢情侣之间的互动了     /狗卷棘/          他脸上和舌尖上的文晃眼一看,就像那种一圈接着一圈的...
】点击就看漂亮姐姐爆锤灵 # #
原作者:彻十涯   ★天然呆直球精灵妹x ★很多关于精灵的私设 ★是给第一个发电的小可爱的点梗福利 ★金主说可以公开,就公开了 ★写的不咋样,希望喜欢www   好。   隐约被一些响动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