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男友帮你扎头发是种什么体验 #五条悟 #伏黑惠 #七海建人 #狗卷棘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柚木

 

※内含五条悟/伏黑惠/狗卷棘/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就是单纯想写小短篇

 

前提:受到身边人的鼓舞,你开始好奇,男生会不会扎头发,想让他帮你扎个头发,男友发型会是什么样子。

 【五条悟】

“哈?”五条悟嘴里还含糊着草莓奶油味的棒棒糖。

 

一大早就开启甜食之旅的人也就只有他了,他扯了扯胸口的领带,嘴里叼着棒棒糖,好奇地看向你。

 

“五,帮我扎头发,好不好?”你期待的看向他,想从这个男人那得到该有的有趣回应。

 

“可以,那你可别后悔。”他眉眼带笑,嘴角若有若无的上翘,接近你时,透露出一种坏心思的样子,不是,分明是你想整他来着,羊入虎口?

 

透过镜子时,看他拿梳子的样子似乎还挺专业,还特地拿了护发精油?等一下,他这也太精致了吧?你开始紧张起来,看起来,他好像还挺会的?

 

你开始真正期待了起来,他伸手摁住你桌上的镜子,不想让你看见他的操作过程,哟,还挺神秘?

 

先帮你疏通长发,再小心翼翼地涂抹护发精油,你明显感受到发尾处的柔顺,柔软到任他随意摆布。

 

你感觉到,他用梳子帮你分了个双马尾,他这是要大干一场?

 

他用发绳帮你固定了一下该有的棱形,接着牵过你的右侧黑发,细心地帮你分了三股辫,他修长的手指,穿梭在发丝间,你隐约感觉到他应该很有信心,你松了口气,还以为他会做什么坏事呢?

 

待一边完善后,解开左侧的头绳,飘逸笔直地黑长直散落在肩膀,他开始捣鼓起另一边的马尾,手法分明。

 

可能是他过分专注的原因,没注意到你的小头发也挺多的,他被你头发弄得痒痒的,因为双马尾的缘故,你的背部袒露的一览无遗,正常男人的视线都会被转移,朝你的脖颈看去,他毫不犹豫地吹了吹你散落的小头发,让水汽氤氲在背部表层。

 

“还满意吗?”他停下了手里的最后一个收尾动作,示意着你可以验收成果了。

 

梳头发时,完全没有手忙脚乱,应该是个很棒的双马尾吧?

 

打开镜子,你原本还满心欢喜,笑容就是很突然的凝固在了表面,露出两颗门牙,眉眼开始紧锁,“你是不是根本不会?”

 

无意间翻了个白眼,撅了撅本该高兴的嘴角。镜子里的自己活生生的像个村姑,这两个麻花辫,你突然庆幸还好不是朝天辫,总之成果一言难尽。

 

而且他根本不会编麻花,原来刚刚一阵的静电不是错觉,你当时就觉得涂了精油,为什么还有轻微地静电反应,果然,是他把本该柔顺的头发弄得乱糟糟。

 

这个末尾的发绳固定了个寂寞,你瞅着这歪歪扭扭的麻花辫,朝他的胸口一拳打了过去,没有过分的用力,苦笑一声:“真有你的。”

 

“是你自己说过不后悔的,而且我哪里会编头发。”他一边装作委屈,一边喜笑颜开,他果然不知悔改。

 

事后,你也帮他改造了一下,在他的每根炸毛的头发处扎遍了小揪揪,好家伙,根根分明,表面朝天辫,实际黑白刺猬头。

 

【伏黑惠】

当纯情的dk接收到你发出的扎头发邀请,他杵在床上犹豫了一会,然后展露出了一个意犹未尽的表情?你当场疑惑,他好像还挺开心的?

 

你散落下来的长发,发尾有明显的微卷,就像是怎样也舒展不开的小心思,他盯着你的头发看了一会,接着侧近你的身边,脸贴脸地看向有些慌张的你,他的海胆头有自己的想法,弄得你心里痒痒的。

 

他也知道,你最喜欢他的眼睛了,碧蓝色的琥珀,像波光粼粼地浪花,表面毫无波澜,实则暗藏涌动,尤其是当他眼神偏迷离的看向你,嘴角却意味深长地一笑。搞得你一阵脸红,小鹿乱撞,扎个头发而已,为什么要这么撩?

 

他的手只是拿走了你梳妆台上的木梳,先是帮你梳理发尾的毛糙,再是从头到尾地帮你梳顺一遍,男生的手法看起来很笨拙,应该是第一次帮异性扎头发的缘故,所以全程一丝不苟。

 

左手空放在头顶处,右手用梳子梳向停在中间的左手,你的头发有些厚,但是男孩的手也很宽大稳健,手掌躺着的都是你柔顺的发丝,他像是疼惜般轻抚你的头发,再是看向镜子里的你,你在不安分地观察他。

 

他似乎是看出了你的意图,他也知道你怕疼,所以在一边顺发,一边温柔问你:“疼吗?”

 

“不疼。”你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稍微撼动了一下他手掌心的发丝。

 

他似乎也没生气,耐心地帮你梳头,一个简单的高马尾的棱形显现了出来,这是你最长梳的发型,因为它会显得你元气满满,很有少女味。

 

“紧吗?”

 

他贴你有点近,他身上的淡橘味充斥着你的鼻尖,好闻,不腻,还有一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一个男孩子,生活地比你还要精致,再加上你最喜欢他细声细语的说话,软的像泉水般澄澈。

 

 

少年的撩人不自知,却弥漫了你的整个心尖。

 

 

你的脸红随着脑内活动显露,然后咀嚼了一下他刚刚的话。

 

“不紧。”呢喃呓语。

 

完成你的高马尾后,本该是件值得高兴的艺术品,但是你的小头发有点多,让他很是苦恼。

 

他也很是清楚,问你要了发夹,隐藏起了你的小碎发。

 

给你戴了个充满少女心的粉红色蝴蝶结在马尾顶部,让你看起来活泼可爱。

 

你不得不惊叹他第一次帮你扎头发,居然会这么完美,而且好懂你的小心思,知道你喜欢蓬松一点的发顶,也知道你喜欢粉红色的蝴蝶结,更知道你碎发的处理办法。

 

“你是不是帮别的女生扎过头发?”太过于完美,你开始有点小赌气,是不是有很多前任?

 

“没有,只有你。”温柔的语气让你哽咽,欲言又止,充满了不相信。

 

当你再次抬头看向伏黑惠时,他也在看着你,你们嘴唇的的位置正好对着对方,差一点就亲上了,你还清楚地看清了他的眼睛,如枯倦的草坪,寻找着雨水的滋润;如连日的阴雨,祈求阳光和煦地照映,他的眼里只有你,嘴角的微扬就是最好的证明,胜过千言万语。

 

 

【狗卷棘】

你揉了揉趴在沙发上的狗卷棘头发,“棘,你的头发好舒服呀。”

 

“木鱼花。”他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伸手护住被你揉糟的发型,眼神里凶凶的,仿佛再说,再摸会变矮的。

 

摸男孩子的头,他会长不高这个概念好像根深蒂固在了狗卷棘的脑内,平时他好像也不是很介意呀。你一手撑着脸颊,另一手揉了揉棘的脸颊,你装作挑逗一样对他说:“那你帮我扎头发吧?”

 

意思是,不让我摸你的,那你摸我的好啦?

 

看你散落下的头发,让他有点束手无策,让他开始认真思考起来,该怎么开始了。

你不知道他的内心活动是什么,但是看他信心满满的样子,又觉得一丝不详,但还能怎样呢?宠着呗。

 

他嘴巴里咬着你的头绳,一只手拖着大部分长发,另一只手撸着你的头发,看起来有点生涩,又有点奇怪,果不其然,状况百出,不一会不听话的头发就散落了下来。

 

可他像是跟你的头发犟上了,一定要扎出个所以然来,你看他笨拙努力的样子有点狼狈,但是又有点可爱,这是少年最真实的反应。

 

他终于扎出了一个看起来正常的高马尾,接着开始帮你卷头发,最后是费劲地扭动手腕,顺时针缠绕,像是个丸子头的雏形。

 

但是这是你努力辨认后的结果,实际上这个丸子头维持不过3秒就塌了,不服输的棘再次盘起你的头发,指尖的触碰,让你的头发变得有些变形,但是他又很认真,你不忍心看他一直纠结下去,提示到盘之前可以拿发绳夹子固定发尾处,他眼前一亮,果然比刚刚绕的要简单一点。

 

但是编出来的丸子头,不是他想要的模样,他开始动用外援了,利用咒言的好处:“丸子头。”

 

很好这下子,头发强行变成了一个精致的丸子头,这是作弊行为!

 

在狗卷棘看来,这个丸子头像极了可人的圆形饭团,对着你的小丸子头哈气,吹一吹,看看会不会变形,再用手戳一戳是不是真的牢固。

 

没有任何操作了,他应该完成了吧?怎么没有动静了呢?

 

“棘?”

 

倏地,他软软糯糯的脸蛋贴着你裸露在空气中的低肩上衣处,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你喃喃说了声痒,原本安静靠着你的狗卷棘突然将脸埋进你的后颈处,他这是害羞了?

 

少年的心动莫过于看见了心爱女生洁白无瑕的后背,闻到了独属于少女的体香,发尾野蛮生长的的小碎发在纯欲的后背面前显得格外诱人,已经脸红成苹果的男孩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一会可以约会吗?”

 

少年声音如饮湖上初晴后雨般的青涩稚嫩,让你不容拒绝。

 

 

【七海建人】

“娜娜明,能不能帮我扎头发呀?”你一旦喊到娜娜明,声音会不自觉地温婉可爱几分。

 

原本捧在手心的书本,被七海建人不假思索地放下了,起身离开客厅走到你身边,“怎么了?”

 

“这个。”你指了指你乱糟糟的头发,吐了吐舌头,像极了学生时期犯事的问题少女。

 

七海建人的手法深得你心,操作娴熟,不管是在梳头发方面,还是在扎头发方面。

 

你的发丝穿过手腕上的手表,滑落到他的指尖皮肤,他选择了在你发顶两侧的头发,你隐约感觉到他的手在摸索分离,用橡皮筋固定住两侧的位置。他思索了一下,放弃了手里梳子,直接上手疏通,他好像会编二股辫,从镜子里看去,不管是初次成形的模样,还是用夹子固定好的部分,看起来都是那样的专业细致,一丝不苟的态度,让你对他又喜欢了几分。

 

不愧是靠谱的大人,才过去了短短的10分钟,已经完全帮你搞定了。镜子里的你,发型像极了电视里的迪士尼在逃公主,前额的龙须刘海,两侧故意蓬松的二股辫,扎到了后脑勺处,二股辫的痕迹处绑上了类似蝴蝶图案的夹子,后肩处露出隐约散落下来的卷发,端庄可人。

 

你记得发型收尾前,他还特地用卷发棒帮你卷发,那个(卷发棒使用)怎么说也要有适应期吧,可他居然是轻车熟路,知道先要放着预热,然后知道掌握夹头发的分寸,更是知道成形的要素。

 

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比平时的自己还要精致美丽,你怎么也想不到这是出自于一个成年男性手里创作出来的发型。

 

你原本以为近30岁的男性会油腻发福,又或者眼睛混沌不堪,却仁怀有根深蒂固的性别优越感,可是娜娜明不一样,他是克制冷静,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跟身材管理,不为金钱遮掩,清楚地明白爱情跟归宿在哪里,不为浮云所扰,并且信心坚定。

 

“要画眉吗?”他看了看你的妆容,好像只画了个底妆,开始询问你需不需要他的帮忙。

 

“要。”你欣喜地点头。

 

他打开你的眉笔盒,挑选出你最常用的一只,开始帮你固定要画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描摹出眉形,眉笔的颤动,一步一步地刻在你心里。

 

不知道娜娜明有没有了解过中国的文化,在古代,男子对妻子表达喜爱,有一种特殊的方式,就是通过描眉来表达的,寓意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意思。

 

他是知道吧?

 

不然为什么刚刚一直盯着自己的眉毛看?

 

待他帮你描完眉毛后,又帮你选了只口红,也知道涂之前先用唇部打底这种润唇膏,俯身细细地帮你描摹唇形,再用手跟棉签帮你晕染开来,全程不需要你的任何配合。

 

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跟与生俱来的安全感,让你感慨,为什么世上有这么完美的男人啊!

 

“这么熟练,你是不是交往过很多人?”你话锋一转,来了句小猜疑跟无中生有的嫉妒。

 

“没有,我之前接触过一些化妆品业务。”看似淡淡的一句话,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

 

他确实是接触过化妆品公司的一些业务,以前也操练过帮未来女朋友扎头发的样子,但是化妆的这些技巧还是从你那学来的,他喜欢每天早晨忙完早餐,来喊你吃饭的时候,会偷偷站在门口看你细致化妆的全过程,不然为什么每次都会那么凑巧,每次都在你化完妆后再喊你吃饭。

 

他觉得看你化妆这件事,是一种视觉享受,更是喜欢所有时候的你的痕迹。

 

男友什么衣服去约会 # # # # #夏油杰
原作者:柚木   ※内含/夏油杰///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2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称,就摸鱼小短篇   前提:看到一个话题,关于男生的...
】他一款香水● ● 虎杖悠仁●
原作者:咕咕番茄   *内含/虎杖悠仁/// *ooc预警 *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服务走起来!       他罗意威的事后清晨。   香调:木质花香调。 后调温暖的...
】当在玩合成大西瓜(翻版)游戏 # # # #虎杖悠仁 # #
原作者:柚木   ※内含虎杖悠仁////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3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就单纯想写小短片   【虎杖悠仁】 和闺蜜的聊天对话...
】向导● ● 虎杖悠仁● ● gb● 第四爱● 攻男受
炫耀一番,还美其名曰情侣款。    的小皮筋给自己了个不伦不类的小啾啾。    这些都算了,拉着推开教室的门,身上的裙子快要闪瞎你们的眼。   “铛铛~我们就向导老师哦...
】当他约电影院看电影,会发生什么? # # # #夏油杰
原作者:柚木   ※内含//夏油杰/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我姐说我夏油杰ooc了,对不起)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称,还单纯想写小短篇(可恶,我...
】欲.●●虎杖悠仁●●男神X
原作者:甜味酒精   *《性感地带》 */虎杖// *私设好多呃呃/ooc有 *“I don't know he is dramatically sexy.” *听着这首歌摸的...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 # # #夏油杰
原作者:柚木   又名《你们都双向的暗恋,但依旧单身》 ※内含//夏油杰/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第二称,四篇风格都不一样,太难了。  前提...
】当写作业的时候● ● 夏油杰● ● 两面宿傩● ● 男神x
原作者:饴糖   内含/夏油杰/两面宿傩//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GB】你们的清晨● ● 夏油杰● 两面宿傩● ● 虎杖悠仁● 同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夏油杰/两面宿傩///虎杖悠仁 看个乐子就好 ooc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温柔...
征募灰姑娘(/梦) 骨,,虎杖,宿傩,
原作者:川越   Tips. 1.全员→(骨,,虎杖,宿傩,) 2.全员ooc,天雷滚滚 3.当成厕所读物轻松无脑看个爽就好 4.其实只个潦草的大纲,并不想...
/内含多】给点颜色看看●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甚尔
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被他堵住嘴的。         凭借怪力,成功偷袭了。一把把他压在床上。   “给我玉犬摸就放过哦”   静静地看着造作,伸出了双手摆了个手势...
】被最爱的诅咒了 # # # #夏油杰
★本来没想加学长的。但是还想给他一个he,前文可以见主页《想要表白》     “师生涯,和身后的灵,选一个吧。”   他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笑的直不起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