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黑惠x你】震惊!惠是怎么忍住的...... #咒术回战乙女向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柚木

 

※私设:(初中时期性格的)高专不良惠×中国转校生的你(可以接上篇的内容)

※你们已经是交往状态,但还比较纯情,情窦初开的状态吧。 

※文章为第二人称,内容应该没有ooc,字数大概在6k左右。

 

 1.连麦电话

“早点回家,到家Line上发个消息。”你趴在惠的肩膀,用可爱的丸子头蹭了蹭惠的下巴,大概拥抱了有两分钟,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的怀抱。

“嗯。”伏黑惠低眸轻轻地回应你。

伏黑惠站在你家门口,凝视着你的目光渐趋温柔,目送你进门之后才舍得离开。

 

 

“到家了。”配上一张玉犬的表情包。

原来他也会发表情包啊,跟青春期的男人一样呀。

“收到。”

你盯着屏幕上的字,闪过一丝念头,就像维持了长久异地恋情侣那样的渴望。

 

“想听你声音。”你发了句语音,这不能说是暗示了吧,是明示。

对面的男孩迟迟没有回应,也没有看见对面是正在输入状态,你急了。

你在冲动之下,再加上在语音通话那个键位停留了很久,真的是不小心摁上了通话的按钮。

你原以为他可能是在忙,所以没回你,但是伏黑惠接电话的速度是秒接。

你刚想退出通话系统,对面就摁下了同意接听的按钮,你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小雀跃。

 

虽然说,他是接听了,但是语音的另一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你原本以为是没有带耳机的原因,你心急火燎地去找了耳机戴上,可是,静静等待了一会,他好像真的没说过话。

“惠,你怎么不说话?”

依稀分辨出对面的人坐了下去,但是迟迟没有回应你,他不像是没开麦的样子啊!

“惠,说句话,好不好。”你喃喃着,不安地,如梦呓般柔和。

“我在。”

他大概是迟疑了两秒,他终于回应你了,你差点忘了,他好像不爱说话,刚刚是不是强人所难了?

少年的声音让你泛起一阵涟漪,陌上公子人如玉般的美好,他的少年音却总让你不自觉的沦陷。

 

你们分明才分开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迫不及待的渴望,可恶,他是不是自带上瘾的甜美。

你心跳越跳越快,能够呼吸的空气也越来越少。

“想听你说话。”你故意贴近耳麦的地方,放低音调,调整了声线,尽量用比平时说话还要细腻地声音诉说着渴望。

“……”对方沉默不语。

“好不好呀。”

你第一次撒娇,还是跟男孩子撒娇,初次的体验,让你脸颊通红,这声音一出来,不仅让你扭捏了许多,更是几欲融化他的心思,如棉花糖一般温柔甜蜜,仿佛能渗透最坚不可摧的防御。

 

“嗯,好。”虽然只是简短的两个字,但是他用一字一顿的说话方式让你柳暗花明,欣喜的,低沉的,羞涩的,想一直,一直贪恋着这个男孩子身上的美好。

 

你一想到他刚刚的语气,你不约地开始脑补,他脸上此刻应该应有的表情,应该是眉眼温柔地低垂,眸中似有天光云影,倒影着美好的期待,敏感的耳朵会殷红,嘴角的纹路开始上扬。

电话的那头,他像是抿了抿嘴唇,像是吞咽了口水,一饮而尽后的轻微喘息让你浮想联翩。

 

他似乎很喜欢你的声音,更喜欢让你软软地喊他名字。

 

一说道“惠”这个词的时候,他像是若有若有的会在回答末尾语调上扬几分,似回应,又似满意。

 

虽说你们一直在连麦,但是大部分时候都是你在说话,你原以为他是不喜欢别人一直粘着他,后来,直到晚上,你们俩谁也不肯先挂电话,那晚,你第一次伴着充满男性的呼吸声入睡,他晚上也很安静。

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错觉,你隐约感觉他在深夜喊了你的名字,他也跟自己一样睡不着吗?

你们的通话时间持续到了周日的晚上,你也是第一次几乎24小时都揣着手机在身上,挂断完电话后,他会不会跟自己一样,想第二天马上见到对方呢?

 

“晚安,惠。”

 

“明天也好想见你。”

 

 2.意外胃病(好难写,真的不会。)

中午你又没有好好吃饭,早上也来的匆忙,在800米的长跑上胃疼虽迟但到。

你的脚发软,为了不妨碍后面人的进度,你主动往内侧道倒下,屈膝的动作似乎能缓和一下胃的疼痛,可是胃酸在过度翻腾,让你实在是受不了了。

疼的快要晕过去了,老师似乎也察觉到了你的异样,可是第一时间跑向你身边的人不是体育老师,而是伏黑惠。

男孩一手扶住你的后背,另一只想手附在你的胃部,可你自己却死死的捂住那个部位,你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但是他好像一直在喊你名字。

他怎么在这?

好像他们这节也是体育课来着。

你昏昏沉沉地躺在他怀里,疼的晕了过去,被他公主抱去医务室的路上,你好像是下意识地乖巧呢喃:“你来了呀。”

 

你今天差点迟到,所以早上没遇到他,快一整天没见到他一面,现在是如愿以偿了,可是为什么是以这种方式,你好懊悔。

 

等你醒来,已经是傍晚了,你躺在医务室的病床上,还没睁开眼睛,手的指尖就被另一个人的手紧紧覆盖住,有心疼,有紧张,更有不安。

 

还好,你睁开的第一眼就是海胆头,他跟平时一样一言不发,但是眼神里的担忧是怎么也遮不住的。

“我错了,我会好好吃饭的。”

心知肚明的胃病原因,现在你分明还是个病号,为什么会忍不住的想先道歉?(你早知道胃病来的这么突然,就听他的话,好好吃饭了。)

床头的人没有回应你,你拽紧了医务室的床单,不安地等他发落,他会不会生气了?

 

 

“这几天住我家吧。”

 

 

大概时隔了一分钟,意料之中的回答让你错愕,但是,好像也没有拒绝的权利。

 

放学后,你真跟他回了家,你牵过他的衣角,可他好像不再如平时看向你时的温柔,眼里多了一丝谨慎,可他的发言跟快步走的行为大相径庭。

“晚上想吃什么?”

“诶?你做吗?”有人投喂,你连忙示好起来,雀跃地应答。

“嗯。”

你刚想发出要吃大餐的发言,就被他分明毫无危险但是却被字里行间里带有威胁性的字眼跟眼神,硬生生咽了回去。

“但是,今天只煮粥。”

 

什么嘛,那你还问我吃什么,你是故意的吧?

你气鼓鼓的贴着他,发出抗议,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进了家,你探头探脑,姐姐,应该也在的吧?

“她这两周不在家。”

他似乎是看出了你的顾虑?不对,是想法。

 

“那,家里只有……”

 

“嗯,只有我们。”

 

你还没说出口的“我们”两字,他就顺应自然地回答你,为什么会有种他迫不及待的错觉?

可他现在分明背对着你在系围裙,进厨房时候,耳根倒是红了不少。

刚刚在医务室的危险发言(这几天住我家吧),是早就预谋好的吗?

原来惠也有有这种小心机呀?

 

你坐在客厅,穿过磨砂隔断门看见他的身影,他系着黑色的围裙围在灶台旁,已经是你想象到的关于岁月静好最完美的定义了。

 

 

3.双人独处

晚上,你主动选择了跟他住一间,说是什么他房间的地理位置适合赏月,其实是你好想跟他贴贴,想他,想见他,他满足你对男性的所有欲望跟美好,你的喜欢暴露的一览无遗。

 

你洗漱好,唤他该你了,他从床上没头没脑地咻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却还记得先去衣柜拿换洗衣物。

 

你也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你爬上床,翻阅了一下他刚刚手里拿着的书,等一下,里面好像还藏了一本别的书?

 

《情侣之间该怎么相处》,你本着好奇跟想学习一下心态翻开了它,等一下,内容好像是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这书的内容,是不是不太对劲?

 

他进了浴室,站在喷头下冲了足足有大半个钟头,最后他的头发都没吹干,随手往后一捋,滴滴答答地从浴室走出来,浴袍衣襟松垮地掩着,上次他还不是穿衬衫的吗?这是怎么不太一样,是因为只有两个人的缘故吗?

在他每次抬手用干毛巾擦头发的时候,马甲线若隐若现,胸肌壁垒分明,你目不转睛,当你也注意到对面身体本人的目光后,坐在床上的你连忙低下头,装作无事发生,刚刚就看了一眼,再让我看一眼吧?这个不纯洁的念头让你不安分了起来。

 

10点了,不早了,有些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月光下你的脸庞清润皎洁,宛如冰玉,眼中悄无声息地流转着一道脉脉水光,看起来楚楚可怜。

他微微侧着脸,让你轻柔地倚在他的怀中,轻轻浅浅地匀速呼吸,薄带潮意的水汽穿透几层衣料,将他的心底氤氲得一片潮湿。

你因为怕胃疼复发所以早早地躺进了床里,可你根本不知道,一个男人要秉持着多艰难的心态才能安稳入睡,心爱的女孩就睡在旁边,没点情欲什么的,说不过去吧?

更何况,伏黑惠还是个,有轻微占有欲的男生,最后,他只是轻柔地吻着你的头发,清浅地往下,在额头浅尝辄止。

 

半夜,他挂了电话(应该是跟纪美津的),动作很轻地回到床上,床垫微微陷了下去一些,他在你身侧躺下,伸手按灭床头小夜灯,从背后将你揽入怀中。

 

你已经进入睡梦了,喃喃地说了声痒,将脸埋在他怀里蹭了蹭。

惠被你无意识的拨撩,窒息感涌上心头,有点可爱,她睡觉时候这么不安分的吗?

可最终占据着他大脑主导只有一个想法。

 

“你一直在这里,就好了。”

 

活在这珍贵的人间,太阳强烈 ,水波温柔 。

 

 

4. 不良的他

最近你胃病也痊愈了,就没有借口继续蹭在惠家里了,所以惠以后应该也只是会放学等你回家,再送自己回家吧。

因为社团的缘故,你每周四都会晚回家。

聊天界面:

“社团活动,你先回去吧。”

“不急,我等你。”

“可能会很晚,最近换季,不要站在冷风里,早点回去啦。”

“好。”

你已经想象到他此刻该有的表情了,一定是看起来极度不情不愿的样子,好像个跟自己置气的小孩子呀。

 

可你怎么也没想到,今天的社团成员,只有你跟社长,社长还是个男生,气氛好一阵尴尬,他为了让你放下戒备,帮你倒了一杯柠檬水,跟你说,其他人会晚到,你等会。

你也没多疑,饮了半杯柠檬水,可是,脑袋昏昏沉沉的,手里的柠檬水怎么那么多,还在透明地闪烁这,晕晕的,你的意识开始迷离,隐隐约约感觉到身体软到伸展不开。

 

他把你带出社团教室,教室在底楼角落的缘故,所以位置上可以很好地把你带出去,他半搀着你,半拖着你,你只能倚在社长身旁,重心像是往他身上垂涎,双颊殷红,此刻的你艳若桃花,面色十分红润,微红的眼尾,额头有薄薄的虚汗。

你用仅存的意识,掐着自己的肩膀,不能睡啊,有没有人,来救救自己啊!

残存的脑海里,你第一时间想到了伏黑惠,早知道就不赶他回家了。

你在朦胧视线里,看见了一个海胆头,他还站楼下在等自己社团活动结束,太好了。

 

伏黑惠从背后一把挽住你的手臂,猛一用力,你踉跄着扑向他怀里,他腾出一只手摸摸你的额头,然后一把公主抱起。

你隐约感觉一只手在触碰自己的裙摆,你下意识地想挣脱,脸上表情像是做着最危险的梦,不安地喘息着:“惠,救救我。”娇嫩的声线,让他眉头紧皱,是时候处理一下垃圾了。

眼见马上到手的转校生不翼而飞,社长怎么会轻易罢休,他可是从你进社就一直惦记的人,关爱有加到让你不干任何活。

这个社长是接受了别人的蛊惑,怂恿他试试女生的味道会是什么样的,才故意安排了这么一出,但是现在事情好像败露了,但他故作正经:“她睡着了,我准备送她回家。”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相信三分,可对面这个人是伏黑惠啊,是你正牌男朋友,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社长对你就是有非分之想的心思。

 

挑谁不好,偏偏是你。

 

伏黑惠微微侧脸,双眼中的光几欲杀人,他上上下下扫了一眼这个想对你动手的男人,惠弯腰把你直立地放下,他搀着你依靠在学校的瓷砖壁站直,回身揪住这个社长的衣领,一拳重重挥出,正中他的肋骨。

他看似壮硕,但是实际上没多少战斗力,整个人就好似柴火支撑的骨架般顺势倒下,直直地重趴在地上,嘴角淌血。

一拳并不足以化解此刻伏黑惠的熊熊燃烧的怒火,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提醒着自己,一定要弄死这个贪恋你的卑鄙小人。

他眼神的压迫感,冰冷地像在看地上的垃圾,解开手腕两粒纽扣,慢条斯理地挽起袖子,走上前来,抡起了第二拳的重击。

 

你吃力地睁不开眼,但是清晰地闻到了血腥味。

 

“你是不想活了吗?”吐字清晰,怒意肉眼可见。

 

肆虐地扯着他的头发,狠狠地摁住他的头盖骨处,全程没正眼看他一眼,恶心的人,连碰一下都反胃,又补了一句,“真的是找死。”

 

 这个社长也是第一次见到不良校霸的真实模样,刚开始觉得,他细皮嫩肉的怎么会被那群不良吹的那么可怕,现在一想,这疯批的程度,不留任何余地手劲,一副随时杀人的痞气。

这个社长瑟缩着后退了几步,面对并不打算善罢甘休的伏黑惠,低声说了一句。

 

伏黑惠一怔,倏然色变。

 

他以最快的速度抱起还在冰凉处依恋的你,直奔回家的路。

 

用身体撞开房门,冲向浴室,抱你在洗漱台前催吐出来。

 

你虚弱地靠在他身上,“没用的,我想躺下……”

 

额头的汗浸湿了垂在脸颊两侧的碎发,你咯咯地傻笑着:“惠,我好难受。”

 

 

5. 春光烂漫

他帮你盖上被子,在床头打了个电话,像是在询问纪美津怎么办。

 

你抬起头,目光含情脉脉如秋水,睫毛轻颤了几下。

 

“我没事,只是有点热。”

 

火辣辣的脸颊灼烧着,蔓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

好在惠刚刚用冷水帮你洗了下脸,让你没那么炙热,你也略微恢复了清醒。

他回头看了你一眼,眉宇温柔得像被泉水洗涤过,可眼眸还是有怎么也舒展不开的黑色旋涡。

 

 

“最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分明是一句疑问句,可语调却像是肯定句。

 

你有些错愕,是自己又做什么坏事了吗?这次真的是意外,可如果惠没赶来,就是另一回事,你不由得开始后怕。

 

就不该让你进社团,更不该让你单独见别的男人,因为,他们没有一个好东西。

 

这是惠此刻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惠。”你低眸,娇嗔着喊他,想让他不要太生气,滚烫的右手本想轻抚上他的脸颊,可因为浑身软得一塌糊涂的缘故,轻轻扯了下他的衣角,你想装作没事的微笑,可只是一个面部表情,却耗费你巨大的体力,剧烈的呼吸声,伴随着暧昧的氛围。

眼角微红,脸颊又染上了三分红晕,语气里的小奶音,悄悄挠着他本就痒痒的心。

 

你低估了男人的情欲,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像极了在引诱他犯罪,他只会因你这句话而更加萌生欲望。

 

“惠,你刚刚打架好帅,想夸夸你,嘻嘻。”

 

你想不到怎么让他不要太生气,就用起了对付小孩子那套,夸夸他好啦。

 

伏黑惠拥有孩子般清澈的眼睛和纯真的内心,太阳至刚,水波至柔;太阳是明,水波是暗。刚柔并济,是那种站在阳光和水波之间,更是站在白云和青草中间,那么美好的人,不能让他被坏情绪破坏。

 

“真拿你没办法。”

 

 

夜晚:

“惠,我带硝子来了,她还好吗?”津美纪姐姐在傍晚接到惠电话后心急火燎的赶回东京,想着自己对这方面不太了解,就联系了校医硝子姐姐。

打开了客厅的灯,发现伏黑惠蜷坐在沙发上,惠的脸颊通红,仿佛像是被蒸煮出笼的红虾,一副情窦初开后,做了过火事情,懊悔的样子?

 

“她睡了。”

 

有点欲说还羞,眼中春光潋滟,用手拼命捂住脸部发红的位置,从耳根红到耳垂。

津美纪姐姐放下肩上包,走到惠的身边,俯身低头,细细观察了下惠,第一次见惠有这么失控的表情,可一想到之前电话里说的重点情况,立刻抓紧了惠的肩膀,郑重其事地问:“你没有对人家女孩子做什么了吧?你没有乘人之危吧?”

 

惠脸红地沉默。

 

“不是?你到底做了吗,你一定要负责的,你知不知道啊?”见惠迟迟不回应自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坏掉了,另一种是他做了。

 

在津美纪的强行清醒攻势下,惠在纪美津差点拿起东西教育他时,给出了众人皆想知道的答案:“没有。”

 

津美纪姐姐这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呼了口气,“那就好,我去煮饭了。”

 

放心地去厨房做饭了,而此时的硝子找了个凳子坐下,吸了口烟,烟雾缭绕地吐露一句带着点轻笑的调侃。

 

“你挺厉害的,这也忍住了。”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硝子姐姐你在说什么啊?

 

“年轻人这样憋着可不行。”

 

“哈?”

 

你以为伏黑惠不想吗?他也想啊!可是不能乘人之危啊!

“津美纪打电话过来后,我可是故意这个点过来的,想着时间应该足够了吧,可你居然什么都没做。”

硝子原本是装作失望的神情,但此刻却是一副只有罪恶的“大人”才会的神情挑眉俯视他。

 

“还真是纯情呢,meigumi?”

 

(这句话最近一直萦绕在他心尖,使他向看你的时候,好几次恨不得自己在那天真做点什么。)

 

】如果我变成回忆 # #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七海健人
要爬走,身下拖出一条长长的血迹。不只为了不拖人后腿,更重要因为远离危险一点存活几率就高一点。   “身为师,怕死真很丢人吧。”手上绑着绷带,自嘲地说着。从旁边一直听着首先想到...
x】可以喜欢吗, #
,不会吧? 完蛋,他怎么在班级门口,他莫非听见了? 本来只吃饭,但是一听到朋友起哄问,对自己评价,会忍不住好奇心,故意停在窗口旁墙边偷听,这尴尬他,而是,这大型社恐现场...
x】当头像换成了五条老师 #
就再无后文了,按照脾气,看到现在这个五条悟头像,他不得被气死。   犹豫再三,还发了消息:生气了吗?   :……   几乎状态,有被震惊到,完蛋,原来他一直盯着聊天界面吗...
征募灰姑娘(/梦) 骨,狗卷,,虎杖,宿傩,五条悟 ●
捏紧拳头撂下一句“不干了”气冲冲跑走了。     第四个虎杖悠仁。   他边朝走进边回头看远去:“怎么事,被拒绝所以跑宿舍偷偷哭去了吗?” 他看:“我要不要去安慰他一下...
】当写作业时候● 五条悟● 夏油杰● ●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
。”           小男朋友一直都很可爱,不过也很会耍帅,这点一直都知道。         每次放学时候他总在门口接,虽然知道排在前面接和在后面接都一样,不过他还会很固执挤在最前面...
/五条//虎杖】被窝搏斗●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双手双手把他牢牢锁,这怎么踢。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被心仪女孩整个抱了。害羞同时,十分体贴地想着“她很缺安全感类型吗,买个玩偶送给她吧。”     几天后,一脸...
】男友帮扎头发种什么体验 #五条悟 # #七海建人 #狗卷棘
原作者:柚木   ※内含五条悟//狗卷棘/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就单纯想写小短篇   前提:受到身边人鼓舞,开始好奇...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独处 # #五条悟 #七海建人 #夏油杰
,人畜无害地说着最出格话。   一旦尝过被“偏爱”滋味,就不想与任何人分析,好想独占她。   【】 (小标题:一闪一闪亮晶晶) 最近傍晚四楼经常会传出钢琴声,原以为五条悟老师在陶冶情操,再...
】他一款香水● ● 五条悟● 虎杖悠仁● 七海建人● ● 狗卷棘
原作者:咕咕番茄   *内含五条悟/虎杖悠仁/七海建人//狗卷棘 *ooc预警 *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服务走起来!     五条悟   他罗意威事后清晨。   香调:木质花香调。 后调温暖...
× 】当生病了,会? #
,身体更重要,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夜晚,待安顿好后,也准备休息了。   现在凌晨1点,因为经常执行任务,所以体质恢复会比较快,目前烧退了,也清醒了很多,感冒也没全好。但是...
】向导● ●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狗卷棘● gb● 第四爱● 攻男受
.    接下里应该……掰着手指头算着接下来应该哪一个。    同学。终于数到了下一个,一抬头就看到趴在课桌上。    前面钉崎野蔷薇也,两人如同焉了花朵,看上去就丧气满满...
[/]不结婚很难收场●
原作者:绯鲤姬      新同学放到了浴缸里,看样子准备给洗个澡。不要想歪,现在猫不人。当然,也不故意要不做人。    这件事,还得从双没有防滑鞋底鞋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