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男友会帮你挑什么衣服去约会 #伏黑惠 #五条悟 #七海建人 #狗卷棘 #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4-10

原作者:柚木

 

※内含五条悟/夏油杰/伏黑惠/狗卷棘/七海建人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2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人称,就是摸鱼小短篇

 

前提:你看到一个话题,是关于男生的衣品审美,于是你就想看看让他帮你挑衣服,会选什么款式的。

 

【五条悟】

“今天天气有点热呢?”五条悟拉开你身上的被子,不厌其烦地趴在你耳边念叨。

 

“所以呢?”他的卖萌在你这已经炉火纯青了,可你也因此百毒不侵。

 

“不该约会吗?”果然,盼了半天,就等着这句。

 

“可我没什么衣服可以穿。”你搪塞了个借口,然后迅速捡起被他拽到地毯上的被子,昨天被他耗到好晚,这人一大早怎么还能这么精力充沛?

 

“给,我挑好了。”他把一条裙子放在你床头,然后眨巴着他的无辜大眼睛。

 

“行吧。”这是自家男朋友第一次给你挑衣服,你还是积极地起了床。

 

“五,你在看玩笑吧?”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知性性感的黑色半身裙,衬的你的腰线十分精致,再加上隐隐约约的蕾丝纹路,不得不说有点人间尤物那味道了?

 

但是这遮住了个啥啊?

 

脖子上的红印子可是一览无遗!

 

“真是秀色可餐。”他居然还欣赏了起来。

 

“你是怎么挑选到这件的?”你捂着胸口的部位问他。

 

“怎么暴露,怎么来。”他勾起那双好看的桃花眼,看起来挺正人君子的,可是说出来的话,怎么一点都不正经?

 

最后在你的强烈抗议之下,他还是好好选了衣服,可是全套搭上,怎么看起来还是最日常的JK装啊!

 

这家伙故意的吧,毕竟有些衣服,只能穿给他一个人看。

 

 

【夏油杰】

“杰,这件衣服怎么样?”你指着这件宛若森林仙子的绿色长裙。

 

“你的审美不太行。”夏油杰眯了眯眼睛,发出狐疑的肯定句。

 

“?”怎么他一个大男人还会挑衣服不成?

 

“那你来。”你赌气地指着一柜子的衣服,假装生气地插着腰看他会怎么选。

 

“那你穿吗?”一边抚摸着衣服的质感,一边轻笑地问你。

 

还没等你回应他,他已经挑选好了衣服跟鞋子,这轻车熟路的速度,让你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不会馋你衣柜很久了吧?

 

接过他递过来的衣服,你犹豫了一下,这就是男性对它的欲望吗?

 

整体是古典的深蓝色,以及腰间纹路部分真的是太优秀了,脑内突然浮现: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的场面,不愧是民国风的旗袍,美好的让你产生无限美好的遐想。

 

“眼光还挺好的。” 收回之前的不信任,因为这件在刚刚那条绿裙子面前真的是不能比较的。

 

你站在试妆镜面前转了一圈,兴奋到忘记现在还穿着民国风高跟鞋,你差点摔倒,还好他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你。

 

“我的大小姐,可以邀你一起看电影吗?”他一手搂着你的腰身,一手拂过你敏感的耳垂,引诱的你只好乖乖同意。

 

不得不说,夏油杰果然是走在时尚前端的人,你们两个郎才女貌的组合,宛若富家公子挽着民国千金小姐出来郊游,人群的视线皆被你们吸引,这就是蛊王的魅力吗?

 

 

【伏黑惠】

题目已经摆在他面前了,要怎么选择就看伏黑惠自己的意思了。

 

话说,惠应该是喜欢森女系的女孩吧,又或者是那种邻家妹妹风格的,又或者是温柔大姐姐?

 

你满怀期待地接过他手里的衣服,但是在试衣间穿蓝紫色渐变上衣的时候,手在中旬突然停在了半空,他选的这套怎么这么野?

 

等整套穿上之后,推翻了你之前所想的三种风格,因为这套居然是酷酷的街头嘻哈少女风。

 

虽然跟预期想的不太一样,但是这算不算是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呢?

 

出门前他让你坐在客厅等他一会,当你再次看见他时,他是特第换了身时尚的嘻哈风外套和经典的干练军装裤准备跟你出门,耳朵处居然夹带私活,戴着象征个性的黑色耳夹,你差点忘了,他以前好像还是个不良来着。

 

不过,你跟他近距离站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他的上衣很眼熟?越看越觉得这搭配色系怎么有点像情侣装?

 

啊,小坏蛋伏黑惠,你还特地买了同款上衣,这是你的私心吗?

 

“小惠,下次一起买情侣装吧。”你贴贴自家的小男友,说出了他隐藏了好久的小心思。

 

“嗯。”

 

 

【狗卷棘】

你看着玲琅满目的衣服,开始思考,到底选什么衣服比较适合约会呢?

你身旁的小奶狗乖乖地坐在你身旁,歪着脑袋,安静地等待你挑选。

 

“棘,要不,你帮我选吧?”你再三纠结之下,终于还是对他下了手,想看看他会搭配出什么样的套装?

 

“鲑鱼!”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起身就是举双手赞同。

 

第一次看见少年在认真的挑选衣服,更关键地还是在挑女装,眼里有小星星的男孩子最可爱了!

 

你看着他手里这丰富的搭配色彩,半信半疑地进了试衣间,法式的一字露肩系带衬衫,高腰半身微蓬松裙,整体风格是粉粉蓝蓝的可爱温柔,好像还不错诶。

 

“棘,好看吗?”

 

“海带!” 手里的大拇指表明一切。

 

“话说,原来棘喜欢这种风格呀?”你露出坏坏的笑容,调侃着他,喜欢偏成熟温柔的大姐姐类型,看来,在某些地方要努力一点了。

 

“那一起出门吧?”你看着快到饭点了,拎了个包准备出门。

 

“木鱼花。”

 

怎么了?在你还在疑惑时,他已经走向你,精准地帮你套上了外套,不过,这个尺码怎么有点大?好像是他的衣服。

 

“换一套再出门吧。”就在你打开门的前一刻,他突然利用咒言把你强制带回了房间。

 

他看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露肩什么的,绝对不可以!

 

 

【七海建人】

“今天是不是要约会呀?”你探头看向已经打好最后一步领结的娜娜明。

 

“嗯,怎么了?”你平时都不会反复再三的询问同一件事,现在的你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娜娜明,帮我挑衣服好不好?” 

 

你拉开衣柜,手势做了个“请”的姿势。

 

你衣柜里大部分都是正装,毕竟现在自己的形象可是个职业女精英,居然好久没有犒劳自己了,衣服基本上都是三种单调的素色衣服:白,灰,黑。

 

他的脚步停留在了那条粉色的网纱飘带裙,那件你一直不敢穿,因为太仙了!很难驾驭那款气质,所以在你衣柜里,它一直都是漂亮的花瓶。

 

“你居然选了这条?”

 

“怎么了?”

 

“这裙子可是只有小仙女才可以穿的。”

 

“你是什么样,仙女就是什么样子。”

 

问这谁顶得住?你的少女心在这一刻彻底沦陷。

 

挑衣服这种事,果然还是难不倒成熟的大人呢。

 

他帮你换衣服时还说:一会看上哪件,他全帮你买下来。

 

这就是传说中的,你负责貌美如花,他负责赚钱养家吗?

 

小仙女跟他的成熟大人手牵手一起逛街去喽!

 

男友扎头发是种什么体验 # # # #
原作者:柚木   ※内含///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称,就是单纯想写小短篇   前提:受到身边的鼓舞,开始好奇...
】怕虫那些事 #同 # # # #
原作者:老二舅咕   【】怕虫那些事 *内含/// 毫无逻辑可言,ooc警告     *     和在一起后,时常觉得言灵是个很好用的东西,虽然也...
】当他约电影院看电影,发生什么? # # # #
原作者:柚木   ※内含///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我姐说我ooc了,对不起) ※都为交往状态,第二称,还是单纯想写小短篇(可恶,我...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独处 # # # #
原作者:柚木   又名《你们都是双向的暗恋,但依旧单身》 ※内含///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4k多字 ※第二称,四篇风格都不一样,太难了。  前提...
】临近考试叫他来陪复习的话 # # # #
原作者:盐舟 # *///   前一天因为“马上要考试了明天下午想好好待在家里复习但是一个人的话又太过无聊了所以可以来陪我吗”这样的理由而被拜托了...
】他是一款香水● ● 虎杖悠仁●
原作者:咕咕番茄   *内含/虎杖悠仁/// *ooc预警 *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服务走起来!       他是罗意威的事后清晨。   香调:木质花香调。 后调温暖的...
】送礼/被回礼的场合 # # # # #甚尔
原作者:盐舟   # *////甚尔   ·送礼 列了一份甜品清单。 上面都是之前一些日本小城镇出差时抽空替先一步探店品尝过的甜品...
】当写作业的时候● ● 两面宿傩● ● 男神x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傩//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当在玩合成大西瓜(翻版)游戏 # # # #虎杖悠仁 # #
原作者:柚木   ※内含虎杖悠仁//// ※故事为日常灵感产物,应该没有ooc,总共3k多字 ※都为交往状态,就是单纯想写小短片   【虎杖悠仁】 和闺蜜的聊天对话...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 # #虎杖悠仁
真希、和熊猫总是对露出奇怪的表情——现在的告白失败对象就站在的面前。   倘若时间倒流一定不被美色冲昏头脑。     07 骨被派协助虎杖悠仁。   所遭遇的不明的人形灵...
GB】你们的清晨● ● 两面宿傩● ● 虎杖悠仁● 同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两面宿傩///虎杖悠仁 看个乐子就好 ooc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温柔...
】被最爱的诅咒了 # # # #
。   十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岁的界最强不了。   “一直陪着我吧。”       “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