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哈文】被脸红出卖的心动 #hp同人文

sodasinei 2021-04-11

原作者:喵三

 

*一发完,约6.7K字

*HE,可放心食用 #哈利波特 #德哈 #Drarry

 

霍格沃茨一直都有举办毕业晚会的传统,每个年级表演一个节目,从不例外。只不过今年的情况有些特殊——除了要毕业的七年级学生,还多出了一个八年级。

三月中旬,每个八年级学生都收到了一封短信,约定在城堡二楼的一间空教室一同商议节目相关事宜。

“……三十,三十一,三十二……”赫敏一直小声计算着人数。确定人到齐后,她拿着笔记本和一支羽毛笔走上讲台。

罗恩低声咕哝:“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也只有她才会这么积极地组织这件事情。”他半是无奈半是抱怨地说,“我们也不是非得参加吧?毕竟认真算起来,我们已经毕业了……”

哈利咬着自己的指甲,同样意兴索然。

赫敏把垂落在额前的一绺头发拨回耳后,看了一眼笔记本。因为紧张,她的声音比平时略高一些:“嗯——大家中午好,很高兴大家愿意准时来到这间教室,一起商量毕业晚会的节目。

我想,大家自愿返校重修七年级的课程,说明大家对霍格沃茨怀有很深的感情。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我们的校园生活结束得更圆满一些呢?很多年后回想起来,也是一段特殊的经历。” 

说完,赫敏抿唇看着台下的学生们,捏着笔记本的指尖有些发白。学生们安静地看着她,没有人嘲讽或者提出反对意见。

她像是受到了鼓舞,表情自然了许多,声音里带出一点喜悦:“如果大家都不反对,那我们讨论一下节目形式。”她顿了顿,“我先说我的想法——我们共有32人,人数只有其他年级的四分之一。所以我希望我们的节目,能让每一个人都能参与其中。不论是上台表演还是节目筹备,大家都能在此过程中玩得开心,算是对自己学生生涯的一个告别仪式。”

教室里静默了几分钟,从帕瓦蒂第一个站起来提议合唱后,教室里的气氛突然热烈了起来。从舞蹈、朗诵、杂技到乐器演奏,大家积极地献计献策。

“话剧怎么样?”就在人们众说纷纭难以抉择的时候,西莫说,“相比于其他节目,话剧的参与人数更多,而且之前的毕业晚会上似乎很少有话剧的表演。”

于是讨论的话题就从节目形式转向了剧本的选择,《暴风雨》、《麦克白》、《仲夏夜之梦》、《神探夏洛克》《兔子芭比蒂和它的呱呱树桩》、《悲惨世界》、《酒神狄俄尼索斯》纷纷获得提名。

罗恩掐指一算:“嗬,正剧,悲剧,喜剧,侦探剧,童话,神话——全了。”

哈利笑了笑,正要说话,一架纸飞机出现在面前。他伸手抓住,展开纸条一看,上面是麦格教授的笔迹,请他去校长办公室一趟。

婉拒了慕名前来采访的《预言家日报》记者,哈利回到教室。前后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他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大家的思路了。就像当年占卜课上弯腰捡了支笔,他就再也没听懂过。

哈利推了推罗恩:“现在在讨论什么?”

“角色分配以及后台服务工作认领。”罗恩说,“哦,对了,你不用着急,已经给你定了一个角色,我们都觉得你演这个角色非常合适。”

“什么角色?”

“梅林。”

“梅林啊!”哈利忍不住惊叫起来,“祖师爷也敢拿来编排?”

哈利原以为这就够荒诞的了,没想到后续发展更加出人意料。

演员们碰面讨论剧本是在周六下午。哈利记错了时间,提前一个小时到了有求必应室。推开门,宽敞明亮的房间正中放着十几把带靠背的软椅和几张木质圆桌,两边墙上各有四扇玻璃大窗,白色的麻纱窗帘整齐束在一起,橙红色的火焰在壁炉里跃动着,增添了一抹融融暖意。

窗边已经站着一个瘦高的身影。听到身后的声响,那人的视线便和窗外冬日阳光一同投射到哈利身上。

因为是逆光,哈利只能看到一片笼罩着细腻柔和光晕的黑色剪影,不过那丛淡金色头发实在是又熟悉又耀眼,让他产生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

又往前走了几步,哈利眯起眼睛,终于看清了对方——德拉科·马尔福。

这是他们战后第一次独处。那一刻,哈利的心中说不上是什么感受。战争像一支催化剂,让胆怯者变得勇敢,让野心家变得疯狂,让一个人的温柔散落满地,也让水火不容的他们不再针锋相对。哈利努力扬起嘴角,但这个意欲表示友好的微笑在中途陨落了。德拉科的情况也并不比他好到哪里去。谁都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这样的氛围中,不论做什么都会觉得不自在,索性同空气一起凝固静止,任由沉默将自己吞噬。唯有落在地面上的一片光影渐渐东移,轻盈如常。

过了一会儿,其他人陆续到了。肩负编剧重任的赫敏和拉文德把剧本分给演员们:“我们根据史书资料、传记和历史传说草拟了一份剧本。如果有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梅林传奇》?”哈利接过剧本翻看一遍,发现她们选取的是“莫甘娜进攻卡莫洛特,亚瑟殒命龙之吐息”这一段,不由压低声音问赫敏:“剧情会不会太沉重了?”

“这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片段。”赫敏递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没事,放心演!”

“好吧……”哈利把剧本卷成一卷握在手心,“谁来演亚瑟?”

“马尔福。”

!!!

哈利发出了一连串灵魂的拷问:“怎么会是他?没有人有异议吗?没有人考虑过这么安排的后果吗?”

赫敏同情地看着他:“没有异议。你们两个的角色全票通过。”她抿了抿唇,像是为了照顾哈利的情绪,极轻极快地补充,“包括我。”

没什么可说的了。哈利有些绝望地闭眼扶额。

读过剧本,演员们依次发表意见。哈利听着听着就有些走神,羽毛笔无意识地在纸上勾来画去,好一会儿才回过神,仔细一看,纸上写的全都是“德拉科·马尔福”

真是鬼迷心窍。哈利双颊莫名烧得滚烫,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撕下这张纸,揉成一团塞进口袋。他坐直身体,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形。幸好大家都在认真讨论剧本,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异样。

哈利轻嘘一口气。乱跳的心尚未归位,他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一双灰蓝色的眼睛。

视线交汇的瞬间,对方视线中的清冷顷刻间分崩离析。哈利的大脑一片混沌,像是经过暴风雨洗礼的丛林。

“哈利,说说你的想法?”赫敏问。

哈利勉强从满地的断枝残叶中捡出一点清明的意识:“我觉得我不适合梅林这个角色。”

众人只当他是开玩笑,纷纷笑道:“你太谦虚了。此意见驳回不予受理。”

究竟是不是谦虚,哈利自己心知肚明。

一周后,大家在有求必应室进行第一次话剧排练。房间已经变成了一个大的演出厅。柔软的红毯沿台阶铺展开,一直蔓延到舞台下沿。舞台上垂挂着墨绿色的、缀着银色流苏的天鹅绒帘幕。一排白色的光束打下来,照着哈利,也照着德拉科。

“卡——哈利,你最好的朋友亚瑟死了,你应该很伤心、悲痛欲绝,而不是如释重负!”

“卡——德拉科,你现在受了重伤,要靠梅林的搀扶才能行走,你们两个离得太远了!”

“卡——”

 “卡——”总导演布雷斯已经不记得自己喊停了多少次,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哈利,德拉科,我真的不想再重复了——你们要有眼神的交流,调动起你们的感情!感情!”

哈利稳住心神,竭力把躺在地上的人想象成罗恩:“可是没人能和你一样……”哈利说不下去了,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导演没有喊停,德拉科只好接台词,声音里透着一种故作镇定的生硬:“梅林,不论发生什么……”

“卡!”布莱恩快要被这两个不在状态的主角逼疯了,从道具箱里抓起一把扇子,对着自己一阵猛扇,一指舞台旁边的角落,“你们两个先去那边交流一下感情,格温和盖尤斯上!”

哈利松了一口气,走到舞台侧面的台阶上坐下,闭目养神,只觉得排练话剧比魁地奇训练还要累。

有什么东西碰了碰他的小腿。哈利睁开眼睛,看到德拉科递给他一个软垫。

“地上凉。”

“谢了。”

德拉科也在一旁坐下,跟哈利隔了约有一米的距离。他的身子往前探着,怔怔地盯着眼前的空地发呆。一肘支在膝盖上,单手托腮;另一手抓了一把帘幕流苏在指间绕来绕去。哈利微微歪头就能看到德拉科轮廓分明的侧脸。他好像瘦了一些,“惆怅”和“忧郁”这两种之前与他毫不相干的情感,如今时时萦绕在他身边,如影随形。

哈利想,似乎很久没见他纵情大笑了。

脑后有什么东西夹杂着凌厉的风声破空而来,有人在喊“当心”和“快闪开”。哈利还没弄清楚状况,就被德拉科一把按进了自己的怀里。周围的人和物如同晕开墨迹的山水画,模糊不清,怎么看都觉得不真实,唯有耳边的心跳,恍若万马奔腾,一声一声响彻云霄。

西莫小跑过来捡起木剑,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我没控制好力度,希望没有伤到你!”

德拉科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哈利起身时,德拉科长长的眼睫在他脸上如蜻蜓点水般一扫而过,像是一把羽毛扇拂过心底,带着轻柔的软和痒。舞台上又吵吵闹闹排练起了话剧。哈利踌躇了一会儿,终于说出“谢谢”两个字。德拉科借用台词回答:“我这样做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哈利露出笑容,补全了上周未完成的微笑。

因着这个意外,接下来几次排练中,两人的互动自然了许多。用布莱恩的话说,就是“很高兴看到你们有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进步”。

第六次排练结束,罗恩和纳威把准备好的服装带到排练厅让大家试穿。

德拉科掂了掂盔甲:“怕是有十几斤重。”

布莱恩连同头盔和佩剑一同塞给他:“这是国王身份的象征——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哈利除了一套仆人的服装,另外还有一套白色的长袍,长长的白头发、白胡子以及一柄法杖。

他在赫敏的帮助下戴好假发和胡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不由笑道:“原来七八十岁的我是这个模样。”

“不,你的头发不会这么整齐。”罗恩毫不留情地吐槽,“衣服尺寸什么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只是干嘛要把法杖做这么重?”

“做得太假影响舞台效果。”罗恩说着,在拿着的羊皮纸上找到哈利的名字,提笔打了个对勾,转而去问饰演格温的帕瓦蒂礼服是否合身。

哈利视线随意一扫,看到了披盔戴甲,全副武装的德拉科,其英俊潇洒,不输亚瑟王。德拉科朝他挥挥手,走到他身边:“我还不太适应这套盔甲,走不快。”

“但是很漂亮,很有国王的气势。”

德拉科仔细看了几遍哈利的装扮:“七年级的时候,我很害怕看不到你年老时的模样,没想到今天提前见到了。”

一阵拍手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布莱恩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衣服尺寸有不合适的,去找罗恩和纳威登记。之前排练效果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下周带妆排练,大家一定要把台词记熟!”

哈利原本以为只是德拉科的闲谈,因此听过也就不记得了。直到周五晚上,罗恩和迪安在宿舍里的聊天勾起了这段回忆。哈利躺在床上,半梦半醒间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德拉科是在委婉地表示对他的担心?

昏昏沉沉的那点睡意顷刻间烟消云散。哈利翻了个身,拉过被子盖过头顶,暗中扪心自问:我是不是也担心他呢?

他一时想不出答案,便设想了几个场景:如果在马尔福庄园,伏地魔知道德拉科指认时说了谎;如果在有求必应室,他没有抓住德拉科的手;如果决战时有一道魔咒落在了德拉科身上;如果……

每一个“如果”都足够让他惊出一身的冷汗。他不敢再细想下去,一把掀开被子,胸腔猛烈起伏着,把肺叶里污浊的空气和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念头一同驱逐。

第二天早上,罗恩问:“你昨晚上梦见什么了,又哭又喊的,怎么叫你都不醒。”

“我?”哈利想了半天,抓了抓头发,“不记得了。”

下午的彩排,是哈利排练以来状态最好的一次。

“……我这样做是因为你。没有你,卡莫洛特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年轻的国王语气释然,平静地面对死亡的命运,“很多人可以坐上王位。”

“可是没人能和你一样,亚瑟。”哈利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剧中还是现实,“我这样做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我不想失去你。”

德拉科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仿佛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承诺,又像是夙愿已偿。

哈利的眼中突然盈满了泪水。

剧情还在继续发展。

“梅林,不论发生什么……”

“嘘,别说话。”

“我是国王,梅林,你不能命令我。”

“我一直都这样,现在也改变不了。”

“我不想要你改变。我想要你……一直……做你自己。以前我那样对你,我很抱歉。”

哈利读懂了蕴藏在德拉科眼睛中的未尽之言,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泪眼朦胧中,一年级到七年级的德拉科依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从稚嫩到成熟,从青涩到稳重。那些意气风发、或嗔或喜的面容渐渐重叠在一起,演变成面前这张棱角分明的脸。这句迟到的道歉,是剧中的亚瑟说给梅林听的,也是现实中的德拉科说给哈利听的。

“我也很抱歉……”

“我想说些以前从未说过的话……”德拉科的声音已经几不可闻,他努力稳住气息,“谢谢你。”

他朝哈利伸出手,未及握住,便颓然垂落。

哈利全身血液“轰”的一声冲上头顶,目之所及皆是刺眼的灯光,白惨惨一片,了无生机。昨晚的梦里也是这种锥心刺骨的无力感,他怎么都抓不住德拉科的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葬身火海。

“他是我的朋友,我不能失去他!”

哈利记不清自己有没有演完剩下的剧情了,只记得自己缩在排练厅的角落里哭了很长时间,耳边一直回旋着背景音乐《Somebodyto die for》中的两句歌词:我需要的只是可以为之而死的人,可以为之而哭泣的人。在我孤然的时候,当我站立在烈火中,我会无所畏惧地望着他。

德拉科走到哈利身旁,递给他一块手帕:“别哭了。”哈利仍哭得停不下来。他轻轻叹息一声,把哈利抱在怀中,轻拍着他的后背,“别哭了。”

正式演出那天,随着承载亚瑟的木船渐行渐远,舞台上的灯光一同变暗,背景音乐《Somebody to die for》前奏一响,台下的啜泣声此起彼伏,连绵一片。原本礼堂中就弥漫着毕业离别的伤感,这个话剧更是把这种悲伤的气氛衬托到了极致。

赫敏在台下擦着眼泪:“我倒是真的后悔选这个片段了。”

拉文德把哭湿了的手帕捏在手中:“这从侧面说明我们的表演很成功。”

帕瓦蒂一边哭一边吐槽:“我可能是最没有存在感的王后了。”

确实很成功,成功到哈利走在路上被人认出来,都要问一句“你的亚瑟王呢?”

哈利总是习惯性地四处找寻德拉科的身影,继而一怔,心里暗自嘲笑自己实在是入戏太深。

这天傍晚,赫敏和罗恩吃过晚饭,到湖边谈人生谈理想去了。哈利很自觉地没有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独自在校园里散步。

一边散步一边清空大脑是一个不错的减压方法。哈利低着头在木栈道上慢慢走着,左手在口袋里摸到一个纸团。展开一看,上面全都是德拉科的名字——这还是他讨论剧本那天写下的,塞进口袋里忘了毁尸灭迹。袍子已经洗过几次了,纸上的墨迹洇开一片,可仍能清楚地记起那时紧张忐忑的心情。

他把纸张对折了两折,收回口袋,继续慢慢往前走去,直到眼睛余光瞥到一个身影,抬头发现原是德拉科。

“好巧。”德拉科笑眯眯地递来一个耳机,“要听吗?”

他们两人听着歌并肩前行,栈道两旁的梧桐树遮天蔽日,散发着一种枝繁叶茂的草木清香。耳机里响起了《Somebody to die for》熟悉的前奏,哈利下意识地去看德拉科,没想到德拉科恰好也在看着他。

四目相对,哈利的脸一下子烧成了一颗盛夏杨梅。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天气太热了。”哈利支吾着随口编了一个理由。但他心里是清楚的,自己的心动被脸红出卖了个彻底。什么入戏太深,什么难以自拔,全都是借口。德拉科只要一个眼神,就把他所有自以为的心如止水看乱了。远处遥遥传来口琴声,收尾的颤音像是锦鲤跃出湖面,溅起一池的乱琼碎玉,连带着他的心弦,也像那水波涟漪,一层一层地荡漾开。

哈利又看了一眼神色如常的德拉科。这世间有那么多的意难平,多他一桩不多,少他一件不少。很多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如果是自己一厢情愿,只能退一步,把他好好地藏在心底。只可惜他一颗心都陷了进去,至今沉醉不知归路。

正出神想着,突然听到德拉科说:“我要离校了。”

“什么时候?”

“后天早上。”

“我去送你。”

那天一大早就下起了雨。雨点打在窗玻璃上噼啪作响,窗外的柳枝在风中左欹右斜。哈利到门厅时,德拉科已在廊檐下等了他一会儿,裤脚被溅起的雨水打得半湿。

“走吧,送你到车站。”

四轮马车刚刚送走一批学生,车站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人。

“下一趟车还要等十几分钟呢。”德拉科说着递来一个耳机。

哈利接过,正是《Somebody to die for》。

“谢谢你,给了我这么美好的经历。”德拉科笑道,“以后我的学生时代也还有几个值得回忆的时刻,并非完全的虚度和荒掷。”

歌声和雨声交织在一起,离别的愁绪自心底渐渐蔓延。哈利说:“虽然之前天天都在吵架,可想到以后不能常见面,还有点舍不得你。”

“很多人都可以成为你的朋友。”

“可是没人能和你一样。”

远处传来车轮压过路面的声音,哈利把耳机和一直拿在手里的一本《梅林传奇》递给他:“送给你,上车再看。”

德拉科仔细地把书收进袍子里,张开双臂抱住哈利:“再见。”

“再见,一路顺风。”哈利目送他上了车,直到马车转过拐角消失不见,才怅然若失地放下手臂,转身往学校走去。

刚走出几十步,身后响起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人从身后抱住他。哈利的鼻尖充盈着土地被润湿的香味,以及德拉科身上特有的、洗干净的衣物的洁白的气息。这两种味道混在一起,让人觉得神飞意扬。

德拉科有些紊乱的气息全扑在了哈利的脸上:“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命运,也没有人能逃脱命运的掌控。糟糕的初遇,却并非一定是坏处。至少他们有很多个日子可以去改变对彼此的差劲印象。”

这是《梅林传奇》中巨龙说过的一段话,哈利把它抄在了这本书的扉页,送给了德拉科。

德拉科继续问:“我们对彼此的印象,改变了吗?”

哈利微微笑起来,点头应道:“当然。”

有人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又有人说,人生如戏,各人演着自己的悲欢离合。谁知道呢,总不过一场被脸红出卖的心动,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The end

注:文章中涉及的戏剧相关内容,引自电视剧《梅林传奇》。

 

」突然喜欢你(男孩子春日心动)● bl● dh #he #hp人文
勾画眉眼,他正用那双好看眼睛凝视着花瓣,他和春日都让拉科心动。   银杏:我觉得我应该改名叫凌晨更新专业户。 编辑自己然后不小心删了一大半还保存了憨批就是我( '...
心动和沦陷 #hp人文
原作者:XiaoYi.   “我对你心动于初见少年时。” 狮ooc有好多好多好多  时间跨度貌似有点长微微微电影情节向  写有点儿墨迹,希望各位赏光看完  #拉科马尔福 #利波特...
】先生,你领带歪了,介意我帮你重新系一下吗? #hp人文
裹满了灰尘和褶皱。他好像瘦了一些,嘴角多一块青紫色淤痕,看起来很像是人揍了一拳。 利迎着拉科走上前去,眼中渐渐盈满泪水。两人对视良久,继而轻轻笑起来。 拉科轻声问:“先生,你领带歪了...
】论拉科是如何把不开窍小/娇/妻拐到手 #hp人文
糖 谁说没什么我跟他急) #DMHP #darry #人 #利波特 #HP #     大家好,我叫拉科•马尔福,对没错就是你们高端霸气无所不能拽哥。   大家都知道,我们马尔福...
】当原著里拉科穿越到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算是系列 ●●DMHP●drarry●hp拉科马尔福●利波特 上一篇:当拉科穿越到原著  *ooc   “你回来啦,我正在做烤饼哦。”听到身后脚步声...
】Curse apple● 利波特● 拉科马尔福 #hp人文
跑过来不由得掏魔杖对着那个黑影   [阿……]   [嘿!马尔福!]   [……破特?]   迟到就算了,现在还凶人家,这样迟早会失去这么帅气!   拉科从兜里掏一个苹果,(这里没有...
】金箭射中了鹿屁股 #HP
原作者:阿兹卡班在逃黑魔王   ● 拉科● HP利•波特● 人● Draco● draco/harry● harry potter   1. 这一切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 世间...
】处处吻 #hp人文
。   他刚要念口令,谁知大门一只白皙手推开 ,一头金发撞入眼眸。是拉科。   他显然有点吃惊,饶有兴趣挑挑眉,“救世主来这里是为了给那个红萝卜报仇吗?”站在角落里罗恩气把手指头捏...
】当拉科穿越到原著 #hp人文
原作者:木曰   *Summary:拉科穿越到原著后,帮助拉科追求故事 ● DMHP●drarry●hp利波特●拉科马尔福 *ooc   早上拉科迷迷糊糊从床上醒来...
】有些事装着装着就成了真 #hp人文
面对面沉默了足有一个小时,利清了清嗓子:“所以……给我周边是你,父亲套路相亲也是你?” 虽然听起来很没面子,但事实就是如此,拉科只能缓缓点头:“都是我。” “这可真是……” 拉科在心里...
】论如何将心上人收入囊中 #hp人文
拉科也确实这么做了,他像下了夺魂咒般倾身向前,“啵~”离开时还带了一丝响声。   听到声音两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利瞬间红着脸转身把自己捂在被子里,梅林臭袜子啊,这可是他第一次在清醒时与...
】逐光救赎 #hp人文
原作者:忘川玖千.   你在天堂圣光之中涅槃,我在地狱火光之中消散。你带走一世浊气,我洒下满地嫣红。 但我们是彼此救赎。 # #人 #darry #利波特 #HP #DM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