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乙女向】 病态的他们 #安迷修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sodasinei 2021-04-11

原作者:那路或哆

 

『安迷修』

 

   这是哪儿?

 

   你醒来入目一片白,只有明亮的窗户透出些光与空气来,这才不让人有窒息的空缺感。纯白的门兀地被推开,你被惊吓到,转头看向门口。

 

   进来的人白衣黑裤,棕色的发丝有些不听话地支棱着,祖母绿的眼睛认真温柔,微微翘起的唇角看起来就有好心情。

 

   “啊,小姐,您终于醒了。”面前的男子将洁白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眼神惊喜温柔,像在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珠宝一样。

 

   潜意识里一闪而过这个人的身影,可是你头痛欲裂,怎么都想不起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同烟一般的记忆消散,碎片中的一切告诉你,这个人很危险。

 

   但是单看外貌,你怎么也不会把他和疯子联想到一起。表象和传闻,不都是人认识人的第一扇窗户吗。

 

   透不过气来,你藏在被子下的手握紧,真的透不过气来,虽然窗户开着,但是这种窒息感还是如同海潮一样铺天盖地地闷头盖下来。

   

   不是这个人进来闷,而是睡梦中就像被谁掐住了脖子一样,你组织了下语言,抬头问他:“……你是谁?”

   

   眼眸折射出的光芒倾染的哀伤,任谁看了都是心间一软,阳光下荡起的灰尘成了淡金色,飘散向房间的黑暗角落。

 

   “小姐……不记得在下了吗?”元气的呆毛随着主人的低头而耷拉下来,“在下是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同时……也是您的恋人。”

 

   恋人?你揪紧被单,忍着大脑爆炸的疼去想,好像有这么个人来着?白衬衣,黑咖啡,温和得像月亮一样的笑容。

 

   “安……迷修?”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像婴儿学语一样的,脑海中就这么一个名字,其他的零零散散的,能想起来的都是片段。

 

   似乎是个很不错的人呢,有什么东西吵得不行,全部汇成一句话:他很危险。

 

   自称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在椅子上坐下,托盘里是熬好的白粥。轻轻地吹了吹勺子里的白粥,安迷修用嘴唇碰了碰,然后递到你的嘴边,你听话地喝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感觉安迷修唇角笑意更深,原本清澈的眼眸中掺杂了杂物,变得浑浊血意。

 

   “小姐,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语气恳切,仿佛刚才那种疯狂病态的爱意并不是他一样,你点点头,对他有了很好的初步印象。

 

   纯白的房间,干净的少年,以及像一张白纸一样的记忆的你。

 

   安迷修握着你的手说了很多,但是脑袋犹如被重物击中的感觉又来了,昏昏沉沉的:“抱歉安迷修,我想休息一会儿……”

 

   关了窗户后,安迷修看着窝在被子里的你,然后走到你身边,在额角落下一吻。“你等等,安迷修。”

 

   你揪住了他的衣角,为什么这么喜欢叫他的名字呢,安迷修回过头,清浅的笑容掉进你的心底,目光问询着你。

 

   “我想问问……我还有别的朋友吗?”安迷修的笑容僵了一瞬,然后立马又挂上了笑脸:“没有哦小姐,在下一直在您身边就好了。”

   

   只要在下一个人就好了哦。

 

   房门外是安迷修温柔的脸痴痴地盯着你的睡颜看,啊啊,就差一点点了,就差一点点就成功了,今天的小姐没有抗拒他喂粥呢。

 

   但是……记忆还是要全部抹除才行,这么想着,阴影遮住了他脸的大部分。监控里的你呼吸平稳,完全想不到自己变成这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端倪就是在这里发现的,你活动着下地,鼓起勇气推开门,陌生而熟悉。安迷修不在,但是旁边的合影刺痛了你的眼睛。

 

   药,阳光,记忆,笑容,以及笑容下的阴霾。

 

   “小姐怎么不听话了呢?”安迷修扶起跌坐在地上的你,逼近你,然后眼前一黑。

 

   唔,你睁开眼睛,看到你从床上起来,安迷修把视线从监控屏幕上挪开,轻轻地拿起了药物,白粥添加佐料。

 

   推开门,你眼神迷离:“……安……安迷修?”

 

   “我在,小姐。”

 

   果然啊,这回就好了嘛。

 

   他的小姐只记住了他呢。

 

 

『嘉德罗斯』

 

   其实有件事情想说很久了,只是你一直有些怯懦于对嘉德罗斯说,但是因为不少事情的堆积,你也只能把这件事丢到心里,就此成为心结。

 

   到底该怎么办呢?这件事压在你心上已经好久了,就算有时候忘记,猛地想起来还是会觉得憋得慌。

 

   一遍遍地练习着怎么去说,然后一遍遍地被内心的小兽把坚城消噬成废墟,低垂的眉眼。你认为你配不上嘉德罗斯。

 

   他是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王,你没有传说中王妃聪敏的性子,更没有沉鱼落雁的美貌,而他是个十分耀眼的人。

 

   你在嘉德罗斯书房外踱着步子,来来回回地犹豫着,来来回回地纠结着。门从里头突然打开,把正在沉浸在思考的你给惊到了。

 

   嘉德罗斯逆着光站着,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来这儿干什么?”不耐烦的语气让你心下一紧,心脏不可抑制地怦怦跳起来,失去了对峙的底气:“没、没什么,只是来看看您。”

 

   像一颗樱桃树上蜿蜒的藤蔓,贪婪地汲取着你的勇气和自信,把胆怯和退缩作为回礼。

 

   鎏金色的眼睛有火焰燃起,那是你穷极一生都追不上的光芒。你结结巴巴地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嘉德罗斯却一把将你拉到了怀里,明明是个比你高的人,却喜欢把脑袋埋进你的脖颈处。他喜欢你身上的气息,不怎么明艳,像花园里不起眼但是还在努力生长的蝴蝶兰。

 

   你愣了下,但还是伸手回抱住了他,像在安抚小孩子一样地拍拍他的背,柔柔地说道:“没事了,我在。”

 

   这或许就是你吸引他的地方,温柔得没有脾气。嘉德罗斯收紧了你的腰,似乎这样就能一直把你禁锢在他的身边。

 

   转折在嘉德罗斯把你和朋友们的联系通通都切断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你头一次那么生气,冲到嘉德罗斯面前:“嘉德罗斯,你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嘉德罗斯抬眸看你,怒火几乎要溢出,他轻描淡写地抛下一句话:“那些虫子,没那个必要再去交流。”

 

   你愤怒地转身离去,嘉德罗斯盯着金色笼子里扑腾着的金丝雀,金丝雀战战兢兢地鸣唱着,但是因为某天笼子的松动,使得它不断地在松动的地方跳来跳去。

 

   那么,给金丝雀换个更坚固更华丽的笼子就可以了吧?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疯狂的掌控欲在心底滋生,带着刺的花藤包裹住了那颗心脏。

 

   你觉得他越来越不可理喻了,连和人说句话他都会十分生气,争吵不可避免,但嘉德罗斯在吵架过后却奇异地安静下来。

 

   房间很大,很漂亮,很坚固,但是换不来你的笑容,你崩溃地拍着华丽的大门,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

 

   好在,你奔逃在原野,认为自己离自由越来越近了,窗户被你从里头用茶杯砸破,你趁着夜色跑了出来。嘉德罗斯绝对有毛病,你提着白色的睡裙努力地向着城堡的大门冲去。

 

   呼啸而过的不是风声,而是熟悉的声音,大罗神通棍几乎是砸在你的面前,你一瞬间吓得腿软。“看来只要把腿去掉,你就不会跑了吧?”

  

   剧烈的疼痛袭来,你全身的冷汗开始滚落。嘉德罗斯抱起你,目光残忍温柔:“那么,不需要这双腿了吧?”

 

   金色的鸟笼里关着剪掉翅膀的金丝雀。

 

   华美的房间里囚禁着他的王妃。

 

 

『格瑞』

 

   “咚咚咚——”

   

   敲门声毫无征兆地响起,你穿着可爱的小兔子睡衣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看电视,外头正下着雨,今天是你刚搬来这里。

 

   原因很简单,你的男朋友格瑞不愿意和你分手,主要是……你想起要说分手的时候,格瑞阴沉着脸把你一把拉到怀里时的语气和力度。

 

   现在想想还是不寒而栗。

 

   你听到敲门声先是从猫眼看了看,发现是房东奶奶,你放心地开了门,正准备笑脸相迎来着,就看见楼道的声控灯照亮了一个人。

 

   “哎哟小姑娘,你真有福气啊,找了这么好的一个男朋友,这外头下着大雨,淋了那么久雨过来找你。”抱着猫的房东奶奶笑眯眯的,然后把格瑞往房里推。

 

   本来想客套客套跟房东说句拜拜的,然后把格瑞直接撇出去,关键是格瑞先一步跨进了门,率先抱住了你。

 

   湿得很透彻的衬衣裹在身上,白色的头发散下来,鸢紫色的眼睛不带一点温度,玉石一样的少年周身浅淡的气息却让气温下降。

 

   “为什么要跑呢?”格瑞将你压倒在沙发上,淡漠的唇贴近你,不像往日的温暖,今天的吻生疏而冰冷,可是你身体软绵绵,完全推不开他。

 

   格瑞吻够了你,坐起身来,你突然觉得很害怕,太不像格瑞了。

 

   “不早了,”格瑞站起来,回头看你,平常得好像你们没吵架之前,“睡觉吧。”你坐在原地不动弹,满身的冷汗:他……怎么知道在这儿的?

 

   他走到你跟前,蹲下身:“要我抱你去睡觉吗?”你咽了口口水,然后笑得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没,没有,不用了,我睡沙发吧。”

 

   格瑞穿过你的膝弯,往上一捞,你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脖子,他轻笑,然后抱着你朝着卧室走去。

 

   夜晚,你脸朝着门,后面是抱着你腰的格瑞。他睡眠浅,你翻个身都能引起他的注意,“睡不着吗?”

 

   没等你回答,格瑞自顾自地哼起了歌,很古老的童谣,像你们住在一起第一天他给你哼歌,伴随着轻轻地拍打,你就算是再害怕,也熬不住困意。

 

   然后是第二天的搬家,格瑞感冒了,因为昨晚没有换衣服,但是他没有在乎,而是选择把你直接扛回了家。

 

   “你放开我!格瑞!我们已经分手了!!放我下来!”格瑞无视路人或惊讶或疑惑的目光,他面无表情:“那只是你单方面的分手。我没同意。”

 

   格瑞完全是把你关在了屋子里,你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干瞪着格瑞。格瑞倒也不生气,在你打翻了送来的水后,格瑞捏着你的下巴,淡然地说道:“你不想我亲自给你喂吧?”

 

   你能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听话地咽下水后别过脑袋,然后是熟悉的怀抱,格瑞抱着你,眼中的病态疯狂。

 

   别跑了,姑娘。

 

   你逃不出他的狩猎范围的。

 

 

『雷狮』

 

   即将飙出眼眶的泪水被硬生生地憋了回去,你抹着眼泪看着黑白照上父母的照片,脚步声走近,来人英气逼人,身材修长,眉眼桀骜不驯。

 

   黑色的短发,今天没有束头巾,紫色的眼睛星河万千,白色的手套勾画着金灿灿的星星,而他现在,像你现在的灰暗的人生中的一颗星星。

 

   雷狮走过来难得地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献上一束天堂鸟,然后声线沉重:“节哀。”你叹了口气,看着他的侧脸说道:“对不起,还有谢谢。”

 

   对不起是因为麻烦了雷狮,而谢谢则是因为雷狮帮你处理了这段时间的事情,你整个人浑浑噩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雷狮说。

 

   雷狮说为了散心所以带你来到了樱花公园,“啧,不用说什么谢谢,毕竟你小时候还要说嫁给我呢,谢礼就……”

 

   你皱着眉头冲过去捂住他的嘴,没错,你们两个人啊,是青梅竹马。父母出了车祸,雷狮很自然地过来照顾你,想着法子地逗你开心,努力让你走出悲伤。

 

   “在我父母面前说什么要照顾我一辈子啊你……”你跟他肩并肩地走在一起,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真的很会撩人。

 

   雷狮突然拉住你的手,好看的眼睛却多了丝什么,“可以啊,追求你也没什么问题,就是看你答不答应了。”

 

   看起来痞里痞气的,但确实是个可靠的人,你看着嘴角挂着笑的雷狮低垂下了眉眼。

 

   别靠近他,他有问题。

 

   有什么东西在死命劝阻你。

 

   “帕洛斯,事情处理得不错。”雷狮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抽了根烟,那边的帕洛斯似乎又在酒吧里,嘈杂不堪,似乎旁边还有女人的声音:“是,雷狮老大~”

 

   噩梦,黑暗,惊醒。

 

   黑色的走廊中,不停地有东西抓住你的脚腕,想要绊住你的方向,而梦的尽头,是雷狮对着你张开怀抱。

 

   你扑到了雷狮温暖的怀抱,他打开灯,望向星光点点的夜空,不明意味的笑延伸至黑暗。“我在。”

 

   雷狮在黑暗中抱住你,你紧紧地、紧紧地抱住了他,眼泪不受控制地滴答滴答地落下他身上,缩在他怀里小声地哭泣。

 

   突然发现哪不对,为什么雷狮会在你的房间?

 

   雷狮拍着你的后背:“你哭的动静太大,我不放心,就进来看看。”虽然抱此怀疑,你也放了心,雷狮不能是坏人……吧?

 

   对,就是这样,制造了意外然后再过来帮忙。

 

   让他的女孩感激涕零心甘情愿地依靠着他。

 

   雷狮对着门口,再一次露出微笑。

 

凹凸世界他们占有欲 #嘉德 # # #
气息环绕住你,下巴垫在你脑袋上,他病态都是因为你啊。     “乖乖待在我身边,不然你只能一直看着我了。”     『』   0%    你自己都很好奇为什么和成为了恋人,自己这样...
凹凸世界】当他们受了伤 #嘉德 # # #
怀里一按。      “诶……”你双手撑着他胸膛,脑袋上有他下巴,声音有些羞涩,但还是选择抱紧了你:“加速恢复。”       『嘉德』      金黄色围巾在空中飘扬,大神通棍...
凹凸世界】当他们认为你是小白兔 #嘉德 # # #
原作者:那路或哆   ★真正狩猎者是以猎物形式入场哦~   『嘉德』      嘉德再三擦了擦眼睛确认坐在吧台前点了杯野人是你,然后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谁能告诉他,那个平时乖巧地...
凹凸世界】当你能看到他们内心所想 #嘉德 # # #
原作者:那路或哆   ★嘉/// ★你拥有一个神奇超能力 可以看到别人内心所想   【嘉德】      读心术这项技能用来对付傲娇嘉德简直不要太好使。      要不是嘉德每次...
凹凸 由网络引发“血案” ● 凹凸世界嘉德
在一块岩壁后,掩藏自己身影。腹部受了伤,血都没来得及止住。   外头突然安静了,你试探着望了一眼,就看见站在那里。   紫色眸子里装了一个满满你。   “抱歉,没事了。”     ...
凹凸 又是性取向被怀疑一天 ● 凹凸世界嘉德
原作者:墨卿君   哥和总友情联合 架空世界 嘉德   嘉德一直在疑惑自己到底有什么地方让你觉得他是一个弯。   明明找打架只是因为其他渣渣他完全看不上眼罢了,可每次都能见你一脸...
论那款火遍星际游戏1 (女友视角) ● 凹凸世界嘉德● 银爵
牢牢占据了积分榜第一,然后剩下前五分别是、银爵、。   这些在别人眼中都是超级大佬,但在我眼中······   谁家网瘾少年快拖回去!     在淫威之下,我也注册了一个...
凹凸 好奇心 (自我YY,OOC) ● 嘉德凹凸世界● 苏州
倒是十分好奇,可惜也没有胆子去问。说不定自己一问就被大神通棒给乱棍打死。   可好奇心是没有穷尽,你为此特意下了一个套,真心话大冒险赢了德,然后逼迫他去问嘉德。   谁知德没多久就...
凹凸】你和他们玩耍方式● 凹凸世界x你● x你● 嘉德x你● x你
原作者:「爱吃米饭阿玖酒是个天然卷.」   日常 甜 ooc 你和他们是同桌设定,三个人一排,你中间   嘉&    每次空余时间,你总喜欢和还有嘉德一起打篮球,虽然你技术很差经常被...
凹凸世界】 他对你好感度 #嘉德 # # #
原作者:那路或哆   ★嘉///   『嘉德』   0%    “让开——!你挡到嘉德大人路了!”红发青年懒洋洋带着警告声音响起,随即传来是蒙特祖玛严肃声音:“别浪费时间...
凹凸世界】一个O装B失败结果 #嘉德 # # #
原作者:那路或哆   ★我现在真,做梦都是TiMi   凹凸大赛里实力强大Alpha比比皆是,而你一个Omega要怎么活下去?   且不论高高在上睥睨着你嘉德,默默关注着你,明目张胆...
凹凸 大型场 ● 凹凸世界嘉德
原作者:墨卿君   偏喜剧。 私设银爵依然失踪,第三,第四。 望喜欢。 是  @沐笙笙笙 点梗   嘉德   你哥哥是,你男朋友是嘉德。   这本身就乱可怕了。   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