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瓶】雨村日记

sodasinei 2021-04-14

原作者:珀闩曰一

 

有私设#盗墓笔记

邪瓶!邪瓶!邪瓶!!!

ooc预警

路人视角

 

我爷爷以前住在一个叫雨村的地方,他说他在那里遇见了奶奶。他们原来居住的房子里住进了新的人家。

  那天我登门拜访,一个看上去胖胖的大叔为我开了门,我向他介绍了我的来历,他便微微收一些警备心,邀请我进他们家做客。

  进门我才发现,原来是三个男人住在这一座楼里,我好像隐隐约约看到另外两个人额头相抵,不过可能是我眼花了。端午节将至我捎了点粽子过来。胖叔叔热情地收下了,不过他们仨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名词有点误解,那个帅帅的小哥一直冷冰冰的,但好像,,,哦,原来是他耳朵红了,奇怪,是天太热了吗?
  另一位文质彬彬的叔叔拍了拍小哥哥的头,往自己怀里一揽,就像是在宣誓主权。难道他们是父子关系吗?看上去很年轻啊,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

 

  我要住几天,但是碍于外面下了大雨,客栈又远了点,他们就收留了我。原来他们家客房很多,据说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朋友来。然后我看了看,注意到帅哥哥和大叔进的同一间房。他们的父子关系可真好。

  第二天我醒过来已经很晚了,但是帅哥哥起的竟然比我还晚,稍显疲惫。关根叔叔正在外面修鸡窝,大雨把它冲垮了。

  外面有一摇椅,雨停了,小哥就在外面晒太阳,关老板给人捏腰捶腿。他们俩到底谁是父,谁是子?

  胖叔叔说,小哥没了关根叔叔就睡不着觉,我想着,怎么跟小猫一样粘人呢?胖叔叔大笑一声,给我一副你不懂吧的表情,“天真不抱着小哥,睡不着!”

  他们真的是父子吗?!

   

  自从我看到他们的情侣睡衣后,我有些些动摇。但是有一天,小哥洗完澡吹完头发坐在沙发上,关根叔叔给他擦头发,我发现小哥的衣服不太合身啊!再仔细一看,卧槽卧槽,这不是我刚来那天关根叔叔穿的那一身吗?!我滴妈啊关根叔叔你冲小哥吹什么气啊!我,,,,,我赶紧缩回了头,假装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这也太不像父子了,但,,关根叔叔,老牛吃嫩草啊!

 

  我几天后还是辞别了,临走之前,小哥第一次下厨。我看玻璃门里火光四射,好像是在炼丹!好家伙难道小哥是太上老君转世吗?我不禁期待起来。

  好家伙好家伙,成品简直不要太惊人,一坨黑不溜秋的东西,还向外扩散。我半信半疑地望了望剩下两位叔叔,他们眼神示意我,快尝一下,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说它好吃!我擦了擦汗,尴尬地笑了一下,然后半信半疑地把筷子伸进去,戳了戳。只听见“哒哒”的响声,我悟了。这玩意刚刚还往外冒,现在怎么就石更了呢?

  关根老板在小哥我也看不出啥眼神中,把筷子戳进去,挖出了一小块黑不溜秋的硬邦邦的东西塞进嘴里,扯出一个笑脸“好吃!”

  胖叔叔也赶紧巴拉了几口,拍了拍小哥的肩,“不愧是我们瓶崽!”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家属滤镜啊!

  胖叔叔,“小哥你做的是什么呀?”然后看了看另一碗黑不溜秋但起码是软的的汤。

“虾”小哥指了指那坨硬邦邦的,又指了指那不知道是啥的汤“桑葚”

啊,呦西

汤还不错,里面还有肉片,切得很好。关根叔叔又问,小哥是用什么切的。

“刀”

“什么刀?菜刀吗?”

小哥迟疑了一秒,摇了摇头,“黑金古刀”在关根叔叔和胖叔叔的注视下,又补了一句“洗过的,顺手。”

  他们俩不知怎么都饱了,只留我一个人解决这些。

 

走了没多久我就想起还有一本游记册没有拿,于是又匆匆赶了回去。好像没人,然后我溜进了那间客房。听见有人来了,我做贼心虚地躲进了床底下。

  是小哥和关根叔叔。

 关根叔叔笑着问:“你真的是用那把刀切的?”

  “没有。”小哥说,然后我就听见床板上咚咚响了一声,我不敢想发生了什么。

  “行啊,我们瓶崽会捉弄人了。”我听见了水声,黏腻的声音和微弱的喘息。天啊天啊天啊,不会吧!我躲在床下这么想。

  小哥低喘,有意识无意识地喊“吴邪”

呼吸渐渐平息。

 听见一声宠溺的“嗯,怎么了?”

  小哥拽着吴邪的手腕,叫他别走,对方说要给他修鸡窝。小哥沉默了一会,但还是不肯放手。

  “我也不走了”

  关根叔叔笑了笑,又好像要哭,难不成小哥之前离家出走过?

  他们抵上对方的额头,气息喷撒在一起。

 

“那姑娘跟你说什么了?”

  小哥不说话。

  我此时在床底下十分慌乱,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我吓得一哆嗦,撞到了床板,疼得我差点叫出声,“有人”小哥说。

  我知道被发现了,火急火燎就钻了出来,我的头发被我抓乱了,小哥的头发和衣襟不知道是谁弄乱的,总之场面十分尴尬。小哥看上去羞得不行,他耳朵红了,我也不行了,红着脸窜了出去,顺便把游记送给了他们。

 当时我跟他说什么了?我对小哥说:“你们父子俩感情真好。”

  你不跟关根叔叔说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啊,出了什么问题也是他关根负责!于是我不负责任地跑掉了。

  他们好似很喜欢我去长白山游玩的那一次,雪山的寂静太美,他们说,真希望能以游客的身份去一次。我不知道他们是以什么身份去的,只不过,我站在山上,看着眼前的景色,总觉得心里空唠唠的,好像有什么人,曾经站在这里,和我看过同样的景色。

 

END

 

】见家长
,他们会来。   路上,他看着窗外风景,看了看两个人,有了前所未有的归属感。   原来只有两间房。张起灵全当巧合,还抱有幻想:吴是故意的。   他们夜夜共枕,气氛暧昧,但是窗户纸谁也没有捅破...
】别走
原作者:珀闩曰一    ooc预警 软预警 有私设 #盗墓笔记 #同人文 !全文2200+   闷油瓶喜欢花,不是那种特别惊艳的,是路边寻常的野花。   那花是紫色的,淡淡的紫色...
】我那娇妻柔弱不能自理(短)
原作者:珀闩曰一     ooc预警   软预警 #盗墓笔记 !!! 超级短!     今天,吴注意到张起灵有点不对劲。   张起灵本来吃得也不多,平时在地下总是控制能量摄入,瞧...
岁月绵长,你来,我在 ● 网球王子● 冢不二● 手冢国光●不二周助● 幸精市
球可能是自己也接不到。   本以为你我之间是不会有交集的,   可是,“我来帮助你吧!”   你那时的微笑,像小熊得到饼干一样满足。   我突然很想知道你睁眼后是什么样子的。   不二日记(一...
【德哈文】逝去的初恋 *斯科皮的日记● 哈利波特 #hp同人文
原作者:Remember   *私设大战过后 *斯科皮的日记 *短篇           我记得那天下得很大,特别大的那种,那天,伟大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去世了,来了很多人,爷爷说那个人是家族的敌人...
【德哈文】德拉科日记 #hp同人文 *可甜可BE
。   哈利把扫帚撇在一边,好奇心驱使着他走上前,“偷看别人的东西也许不太好……”管他呢,这里就你一个人,内心的两个恶魔争斗了一番,哈利还是打开了那个笔记本。   这是一个日记。   2月10日 阴 该死的...
[名柯乙女]打工日记(透/秀/琴)实际上是恋爱日记●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赤井秀一● 琴酒● 安室透● Gin
原作者:糖粥粥粥   虽然标题是打工日记,实际上是恋爱日记。 轻松向小甜饼 ooc   安室透 在波罗的打工日记 又名 暗恋对象爱上我   7月1日 晴 在波罗咖啡店打工的第一天! 小梓姐和安室先生...
『食物语个人向』非洲少主同桌日记
少主。   *听说产出太史殷就会有好结果,呜呜   *从头甜到尾,这篇是夹心糖果日记   *太史殷就是可爱大傲娇!有化用好感语音。     . 你不喜欢太史殷。   其实何止是你,整个空桑校园里不怕太...
「文豪与炼金术师」[文アル][藤秋] 島崎藤はかく語りき
鍊坑這一年來願意賞臉撥冗給敝人藤秋廢文的各位司書太太 =   ——島崎藤如是說:   「只是想要讓秋聲被大家注意到呢……秋聲,沒想到你會這麼擔心我,對不起……謝謝你。」   很平淡地,一如既往的漫不...
[琴酒x你]许愿● 同人文●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男神x你 ● gin
原作者:陈岁   *琴酒乙女/BE向/全文5.1k+   00   “啪嗒”一声许愿碎了,就像童年和长大,过去和现在,割裂在光影中,明明灭灭。   01 大雨冲刷着这座城市,一滴一滴像密密麻麻的网...
【试译·正宗白鸟】 #翻译 #日本文学
着小的夜里同撑一把伞,则衬托出了在街上行走时的日本情趣。 从市座同撑一把伞归家的年轻夫妇口中,我听见的都是欢乐尽头那幻灭的声音,但我自身,就连和女子在相合伞荫下私语的经历,自然都是没有的。 幼时从...
【试译·岛崎藤】短夜之时 #日本文学 #翻译
原作者:硯蓮   每日都在下,几乎能说是梅雨季节的到来了。在街上卖竹竿的叫卖声,也与这季节十分相称。已过了卖蚕豆的时候,说是卖青梅的时节又晚了些,要听见牵牛花清爽的呼声却又早了。现在正是背着包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