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乙女向】我的青春奇妙恋爱物语 #咒术回战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07

原作者:Ringo

 

*突如其来的短篇脑洞 随便写写的烂文笔

*第一人称x高专悟

 


1.

“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千算万算,还是没躲过这一茬。

五条悟仗着身高差在自动贩卖机前对我来了次完美的壁咚。

由于他低着头,墨镜微微有些滑落,他那双好看的苍蓝色眼眸正充斥着不爽的情绪。

五条悟很不爽。

 

他不爽我就要倒霉。

我叹了口气,只好跟他交代事情的前因后果。

上周末回家时,妈妈突然想起来自从我转学,已经很久没有邀请朋友来家里玩了,并询问我是不是在新的学校过的不开心,有没有交到朋友。

“要不下周末,你把他们都邀请到我们家吃饭吧?”

 

妈妈,我该怎么告诉你,你的女儿是一名“超能力者”并且她的同学也不正常的这件事。

 

 

2.

总之,我上高专纯属是个意外。仅仅只是突如其来的撞鬼和被路过的夜蛾老师解救后转学就读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

对外宣称宗教类学校。

 

以至于刚开始我妈担惊受怕好一阵以为我因为她的再婚而看破红尘。

 

为了打消妈妈对我不正常生活的关心,我决定请同学们帮一个忙。

三位中,一约就通的是同级生里除了我之外的女孩家入硝子,也是我的好朋友。最好说话也最能理解我的是同为普通人出生的夏油杰。他两保证周末一定按时出现在高专校门口和我一起回家,并且给我妈妈制造一副同学团结友爱的景象。

 

至于剩下的一位嚣张大少爷五条悟,我选择放弃。

先不说他那不可一世的性格会不会让我妈因为我和问题儿童做同学而担忧到给夜蛾老师打电话,以他这种家庭出身的人怎么会好好坐在普通人家的小房子里安安静静吃一顿饭啊!

听完我的心路历程,他看起来倒也不是那么生气了,但还是对我抱怨一番,“什么意思?有没有搞错?”

我只好拿出这个月仅剩不多的零花钱又给他买了瓶草莓牛奶作为赔罪。

“这不是怕少爷您不开心,小的翻车了嘛。”

 

他接过我递的牛奶,还是一副臭脸。

 

下午两点钟的阳光灿烂,打在他的身上。

我端详着我的同学五条悟即使是皱着眉头也像电视剧男主角一样绝美的脸,突然改变了主意。

“那周末你也一起去吧,五条同学。”

 

 

3.

让我吃惊的是五条悟和夏油杰一唱一和把我妈哄的一晚上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下来过。

夏油杰这样还算正常,不正常的是和他配合的五条悟。

平常在学校里一副拽哥的模样,一提起就能让歌姬学姐恨的牙痒痒的人,居然还有这样的面孔?

 

“他今天吃错药了?”吃过饭后,我偷偷拉住硝子问道。

 

她显然和我一样震惊,好在及时恢复了过来,“啊,可能是限定的良心发现吧。”

 

一晚上下来,他简直能成为我妈的亲生儿子。

 

“怎么样,不错吧?”出了家门,他便恢复正常的模样,一把搂住我的脖子,“我就说没有我搞不定的事嘛。”

“话是这么说,”我主动帮他拿着我妈送给他的礼物,“可你今晚这样让人…”

硝子心有灵犀,很快的接上,“想吐。”

“应该录下来的。”夏油杰在一旁提议道,“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悟这样了呢,有些遗憾。”

五条悟一脚向夏油杰踢过去,他忘了手还勾着我的脖子,我一只手拉着硝子,两个人差点被他带倒。

 

看着我们两滑稽的样子,他又松手大力地拍着夏油杰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

 

果然,这才是正常的五条悟吧。

 

 

4.

【女儿,妈妈觉得你也是一个青春期的少女,咱们现在在日本,不像国内那样严苛的看待早恋。妈妈也不和你啰嗦,你那两男同学都不错,特别是那个白毛小伙,长得真是精神。你要是看上了哪个,妈妈支持你。】

 

当我把这条段子翻译给硝子听的时候,她愣了一秒,随即笑的前仰后合。

妈妈,见过坑女儿的,没见过你这样坑女儿的。

 

不过由于我妈的这条短信,我也在思考在高专这所学校里我这样一个青春jk恋爱的可能性。

 

“0。”硝子无情的给出了答案,“不用想了,甜甜的恋爱不属于你。”

我看了眼不远处打来打去的两个人,深深的感到绝望。

 

在这样的花期,我身边的男同级居然一个赛一个的不正常。

所以我渴望的校园恋爱注定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吗?


 

5.

我觉得与其纠结该不该询问我妈妈预言家的身份,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应对原来学校同学的邀约。

 

收到这条原来学校同班男同学的短信息时,我正在教室写着今天的术式分析。

 

硝子在一旁补觉,五条悟和夏油杰则打着psp。我真的很怀疑硝子是不是有什么自动屏蔽的功能才能忽视他们的吵闹声。

再三确定对方要约的人是我之后,我的少女心重燃了起来。

 

我看了看硝子,又看了看桌上的本子。

再看了看硝子,又看了看桌上的本子。

正当我讲这个动作重复了十遍要思考着叫不叫醒硝子分享一个jk的喜悦时,不讲话没人把他当哑巴的五条悟开口了。

 

“你脖子抽筋了?”

 

 

7.

于是这条消息被全班都知道了。

虽然全班加上我也才四个人。

比起五条悟那种“什么嘛,也会有人看上你?”和“这种弱鸡人的无聊约会有什么好去的,不如和我一起打游戏。”这种垃圾话,硝子和夏油杰的反应很让我满意。

 

“不错啊,可以试试看。对方长什么样?”

“还是向以前的同学打听打听人品吧。”

 

说实话我也记不清对方长什么样,但也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邀请。

高中之前在国内老师们严防死守,来到日本我还没享受一个正常jk的生活就要与长得难看的咒灵打交道。

 

该怎么形容这样的感觉?就好像一潭死水突然活了一样。

我也是有机会谈恋爱的。

 

 

6.

于是在周五晚上,我从硝子宿舍挑完第一次见面该穿的衣服后,高高兴兴地往回走。

 

打开门,看见的就是五条悟被我抓包,慌张的把东西往后藏的景象。

我定眼一看,好家伙,居然是我的化妆包。

由于拉链没完全拉上,一只唇釉从里面掉了出来,砸在了地板上,发出响声。

那是我最喜欢的颜色。

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俩大眼瞪小眼。

 

深呼吸五次,告诉自己要冷静,毕竟我打不过他后,开口问他,“你在干嘛,五条同学。”

 

他咧嘴笑,露出一口白牙,一手撑着我的窗沿,“我突然对化妆有点好奇。”

“所以你要走就走能不能把东西给我放下啊?”

 

 

7.

我快步过去揪住他不放,他狠狠甩开我,力的作用使我跌倒在地上。

 

我想起他这几天反常的行为。

在教室讲话只要我开口他绝对立马不出声,上体能课时比平常多了五倍的冷嘲热讽,只要面对着我就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你有病啊五条悟?”我大喊出声,“就算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癖好,犯得着这样对一个无辜的我吗?”

 

“什么啊?你才是有病吧?”他似乎是从未见过我发脾气,倒有些手足无措,好在嘴硬得很快,“身边有我这样的帅哥,却要和别的男人出去约会,你才是脑子有病吧?”

我反击他,“你除了脸能看还有哪里可以了啊?”

“老子可是最强好不好?”

“再说了那是以前的同学!”

 

“那老子还是现在的同学呢,怎么没见和我出去约会?”

因为他这句话,我倒开始沉默了。

 

我看着他爆红的脸,思索了一会,问道,“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是啊是啊!”他回答的咬牙切齿,俯身扯过我的衣领,额头狠狠地撞在我的额头上,疼的我呲牙咧嘴,“只有你这种笨女人才会不知道吧!”

随着他的距离拉近,我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擦过我的鼻尖和脸庞,也能看清他细长的白色睫毛。

不得不说,他真的是一个绝世大帅哥。

夏油杰的声音从窗外传来,打破了我和五条悟之间的尴尬。

“悟?好了没有?拿完就走,硝子和我说她快回来了。”

硝子,你是不是洗完澡才回的消息?

 

 

8.

我还是推掉了周末的邀约。

比起没见过几面,连号都对不上的男同学,同窗一年的男性好友突如其来的坦白才更让我缓不过来。

这几天我都是避着他走,能不看他就不看他,连体能课的训练对象我都要求换成了夏油杰,虽然照样打不过。

但还是在吃晚餐时被抓单,又重复了上次在自动贩卖机前的一幕。

上次他壁咚我的时候,我只觉得是这位大少爷的随性之举,这次怎么样我都无法忽视这奇怪的氛围。

“你的回答呢?”

他有些不悦地看着我,“还有为什么要躲着我?”

“你不觉得尴尬吗?”我反问道,试图从他的胳膊下钻出去却被阻止。

“什么啊?”他不高兴的挑挑眉毛,“老子喜欢你是什么让人觉得很难堪的事吗?”

难堪倒不至于,但这件事的惊讶程度比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咒灵这玩意还要令人震惊。

他自来熟的过来牵起我的手,拽住呆滞的我回教室,“你不拒绝,就是同意了。”

 

于是,我就这样和五条悟交往起来。

 

 

9.

其实交往后的五条悟完全没有什么不同,要我说的话大概也比之前有一点点变化。

是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

以往除了上课和出任务才会聚在一起的我们,现在变成了随时随地都能看见他,并且还要黏上来。

不是上课喜欢对我做些小动作,例如讲小话、递零食让我和他一起去走廊罚站,就是从来不好好走路。

像一只大型猫猫,时常挂在我身上。

和我经常在一起的硝子和被他扯过来的夏油杰为他们被污染的视觉表达了强烈的抗议。

 

硝子说,如果她知道五条悟谈恋爱这么令人恶心,是绝对不会偷偷给人通风报信的。

夏油杰说,如果他知道五条悟谈恋爱这么黏人,是绝对不会做狗头军师的。

我说,如果我知道五条悟谈恋爱是这么烦人,我是绝对不会……

 

仔细想了想,我好像压根没有拒绝的可能性。

首先这位同学的确是他口中的最强,其次是如果我不答应他,他可以一直烦到我答应。

“所以,被他喜欢,是不是一件很惨的事啊?”我无视把下巴搁在我头上,不好好走路还要对我发出抗议的五条悟,问道。

夏油杰笑得眯起了眼睛,“好像是这样。”

 

硝子毫不留情的走开,“现在惨的到底是谁啊?”

 

 

10.

我也没想到后来我和五条悟能一直走到最后。

 

少年时代的小情侣一起经历风风雨雨顺理成章的结婚生子。

以至于很多年后的一个下午,当女儿问我,是怎么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看脸。”

此时已经成为人民教师的五条悟在一旁捂着胸口佯作伤心,“我全身上下这么多优点你居然只看到脸吗?”

仔细想想,我没有告诉他的是,在很多年前刚转学到高专的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一见钟情。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不耐烦的站在门口抱怨着好慢。

是一个连头发丝都显得张扬的少年。

 

他拿起一只手,把小圆墨镜往下扯了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就是我们的新同学?”

 

我看着他的脸庞,只觉得说不出任何话来。

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以至于这么多年以来,每次看到他的脸,我总觉得,我还能再忍忍。

老公这种性格却是这张脸,这个婚可以晚点再离。

 

End

 

X】十八岁能找到女朋友吗? # #X
之一笑,说是举手之劳。     莫名有些不得劲,总觉得他哪里输掉了一样。     旁观夏油杰但笑不。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相处,不得不说对这个学校人都还是挺有好感。由于老板...
神明 # #x
打扰歉意吧。”   不是询问,更不是请求,是命令。   回去之后那些言论,才让才知道了祂身份。   出身于界御三家之一家,百年难得一遇六眼。界没有人不知晓,出生即改变了...
××卡卡西】两个老师同时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迅速地晃了一下,示意   被震撼得十秒内没有回过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看来这局又赢了呢” 假惺惺地卡卡西道歉   “什……原……原来,老师竟然是童颜系吗……” 喜欢成熟款...
X】 后青春期 # #x
看不到东西,拥有一种别人所没有力量。家门不幸,流离失所,靠这种三角猫功夫和别人一起坑蒙拐骗,浑浑噩噩度日直到十七岁。     不知道是如何找到,那天下午,他问:“要不要来高专...
X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刷屏了。     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暂停键,又往后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喜欢角色,可能是其他...
两个骗子爱人 # # #夏油杰
酸涩:“和夏油杰?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六眼师,被称为“最强”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特级诅咒师,...
】总之就是非常无 # # #狗卷棘 #夏油杰 #x
幸运就是生为一个beta,而且是beta中beta,才得以在东京这所高专平稳自由地生活……原来是。   信息素跟他力量一样可以说是“最强”,弱一些alpha与他站在一起都能被...
X】愈合 # #X # *he小甜饼
特级更棘手诅咒。     选择是近,对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诅咒很快就被按在墙上失去了攻击力。     但有一点迷惑,老师直接用自己几个式之一,或者领域展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
×】如果我们是平等 # #×
?   不是对不对事情,解释,第一,这里是寝,大家都休息了,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是未来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不在意这件事情,也是有别的,,从身上下去...
死而生● x *x 双视角
。   一直记得,手是热,塞给那个馒头也带了点温,是他捂久了。   高层们觉得关于这个未婚妻身份足够压住一阵子了,老头子们想用扼杀反抗心。   说未婚妻这个身份不...
x 」《与雪同归》 # #×
天花板上这属实让人感到迷惑。她都没问为什么。   她问:“好久不见了,还喜欢?”   说实在话,人都傻了。   “硝子,我们可不可以不只想着男人?”试图把她注意力转移正题。她耸了耸肩...
】传说中隔层纱 #梦 #× # #虎杖悠仁
  03   借口请教打游戏去他宿舍   设想中孤共处一室气氛迷离   然而一推开门踩到垃圾,还有垃圾中半躺着夏油   “哎呀这么说真是伤人,这些是零食。”   夏油见一脸吃屎拆开一包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