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乙女向】追寻 #咒术回战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07

原作者:Ringo

 

*第一人称

 

我出生在御三家之一的禅院家。禅院家之所以赫赫有名,大概是曾有先辈和五条家六眼家主在比拼时同归于尽,从而使大家认为六眼也不是强到不可战胜的。但话说回来又是怎样个同归于尽法,知道的人并不多。

 

我的哥哥禅院直哉,八岁以前还是个正常的小孩,到了猫嫌狗不理的年龄,他不负众望的惹人生厌。凭借着自己的一张嘴,差点以一己之力夺下了五条家小少爷在我们这一辈中最不讨喜的第一人名号。

 

我们对五条少爷算不上讨厌,他对我们来说反而更像是别人家的孩子。出生自带六眼,天赋极高,神色淡淡的,仿佛怜悯世人一般。小孩子多喜欢活泼好动,面对这样无趣却又身份尊贵的五条少爷,自然是不太欢喜的。

 

这其中便有我。

 

御三家主家每年都要聚首在一起。身为禅院家嫡女的我也不例外。穿着传统的服饰,跪坐在一旁。我的左侧是讨厌的哥哥直哉,右侧是不讨喜的五条少爷。相比哥哥规规矩矩的样子,他倒有些不在乎,也没有好好地按礼仪来,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变罢了。

 

真羡慕啊。我余光撇过直哉丢过来的眼刀子,对方却毫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只觉得,五条少爷是有这样的资本的。

 

我八岁时开始进入御三家的私塾读书,里面大多和我同龄的孩子,比我大三岁的直哉接受更高级别的教导。我天生反应慢半拍,这让他对我很满意。

 

女孩子就不应该逞能出风头。这是他对我的另一种鼓励。

 

十一岁的直哉和五条少爷合不太来,作为禅院的心高气傲的嫡子,一下子撞上了整个御三家都要捧着的六眼天才,多少个晚上他在背后恨的磨牙,白天在私塾里也只敢沾一点口头便宜,虽然从没赢过就是了。

 

十一岁的五条少爷和八岁时大不相同。如果说八岁的他就好像降临到人世间的神子,那么十一岁的他总算沾染了点烟火气息。虽然一再被五条家主怀疑这点烟火气息是被直哉带坏的,可五条少爷从小一身反骨,他这么做仅仅是他想这么做罢了。

 

十四岁时,我成为了五条少爷的未婚妻。

 

老实说我并不希望被选中的人是我,奈何五条家主选中的就是我。他认为在咒力方面并不出色的我应该更适合打理五条家琐碎的小事。而这对从小到大都把五条少爷当作别人家的孩子、咒术界的未来的我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对方可能压根不知道我是谁。

 

我这么苦恼着,想着去求一求父亲也许会有些转机,这时讨人厌的直哉又跑过来说。

 

啊,你这样也算是为家族争光了。

 

十四岁的我拼尽全力在五条家的后院和十七岁的直哉打了一顿,虽然结果是早已注定的,丢人的场面也是要出现的,但这一幕恰恰撞进了五条少爷的眼里。

 

他穿着高专制服,双手环抱在胸前,纤细的手指在手臂上一下一下的轻轻敲打着,若有所思的看着我狼狈的样子。

 

半晌,他丢出一句对我的评价。

 

还算有趣。

 

御三家从来没有什么好人。爱喝酒误事的父亲、长的粗旷暴力的叔叔、思想越来越封建的哥哥,唯一让我有点好感的大概就是那位离家出走的禅院甚尔叔叔。

 

从这个腐朽的家族中脱离,自己开辟出一番新的天地,有能耐也有胆识,比起直哉这种背靠家族光环的人好多了。

 

十五岁念高专之前,我叛逆的修改了自己的志愿书,选择就读东京的咒术高等中学。

 

万万没想到的是,五条少爷居然是这所学校的三年级生。

 

一边是和直哉就读同一所学校,一边是和名义上的未婚夫就读同一所学校,怎么想我的处境都很艰难。干脆不管了,就这样吧。

 

反正五条少爷看起来也挺忙的,经常不在学校。

 

学长灰原雄热情善良,为我们解决了不少难题。学长七海建人性格比较严谨,但在术式指导上也会帮助一年级的新生不少。

 

总而言之,除去很少见到的三年级之外,和我相处的大都是正常人,不像御三家里面的人奇奇怪怪的。

 

但正常人好像总是会活的格外辛苦,拥有着异常人很少会碰到的不幸。

 

秋天来临时,灰原学长死在了一次判断失误的任务中。这给七海学长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夏油学长也在一次任务中反倒杀死了要保护的对象,开始了叛逃的旅程。

 

经常外出任务很少在学校的五条少爷罕见的露了面,是在高专门口的台阶上。他一手撑着下巴,墨镜遮挡住的六眼不知道在望向什么方向,又看向什么人,想着什么事。

 

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故让青春洋溢的高专校园蒙上了阴影。连要晋升为校长的夜蛾老师脸上也没有多少升职喜悦的表情。

 

从五条少爷身边路过时,他叫住了我。

 

“喂。”他扭头看我,比起在朋友面前肆意的模样,他面对我还是小时候那种淡漠的神情,“是因为什么要成为咒术师?”

 

这种问题,问出来也会让头疼吧。

 

出身于御三家,与平凡的孩子不同,自小时候起从未思考过长大后该成为什么样子,既定的命运就是要祓除诅咒,是身为咒术师的职责。

 

被神赐予不同于常人的力量,也要背负着承担的宿命。

 

“因为五条悟才是最强,还是因为最强才是五条悟。”他稍微直起了身子,嘴里念着颇为哲学性的话,也不像是他这种人会思考的事。

 

“虽然不愿意承认…”我盯着自己的脚尖,“就算没有六眼的话,你也会成为最强吧。”

 

就算不是出生于五条家,没有祖传的六眼,五条悟自身的努力和聪明的头脑,也不会止步于此。相反,光是拥有六眼,却没有强大的能力去运用,缺乏先天性的天赋,也只是没有用的东西吧。

 

“啊。”他扭过头去,视线还是在远方,过一会又站起身,是毫不在意的语气,“以后会好好相处吧?”

 

我知道他言下之意是放置式婚姻也没有关系。御三家出身的我们,六眼天才的他,早就与普通的悲欢喜乐隔绝起来了。

 

虽然我不能决定自己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我可以决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咒术师。就算非常努力才能评上一级,就算不会善始善终,我也不想成为拥有着能力却躲在别人身后的人。

 

“嘛。”听见我鼓起勇气反驳的回答,他突然咧开嘴笑了,“还算是回事。”

 

他双手插兜,先行一步向高专校园内走去。皮鞋踏在台阶上的声音清晰,他一步一步的远去,就像是最强的他在嘲笑我的无用功一样。

 

在我快要讨厌他时,他停住脚步,侧过身,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说出的话却是鼓励的话语:“那你可得好好加油哦?禅院家的。”

 

高专毕业时,五条少爷已经成为了高专的教师。我对他的选择有些惊讶,却又感觉是意料之中的事。这种二十多岁还像个孩子的人,小时候就显出叛逆本性的人,怎么样都不会乖乖听从御三家和上层的话老老实实做一个象征吧。

 

日子就这样平淡。在我终于努力准备评上一级咒术师时,在直哉越来越讨厌时,在我知道五条少爷收养了禅院甚尔叔叔的孩子时,我们的关系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

 

五条少爷来拜访家里,直哉又像小时候那样,在后院里说着讨厌人的话。

 

“不要做些无谓的挣扎啊。”还算漂亮的脸蛋莫名有一种让人拳头硬起来的感觉,“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成为悟君的侧室吧。”

 

“听起来你也很想的样子。”我很快的反击,转身离开,他又很快追上来,嘴里念叨着“怎么可以这样和哥哥讲话”、“这是不敬”、“女人走路时要落后于男人三步”的话。

 

在我终于忍不住回头朝他发脾气想让他安静一点时,五条少爷出现在他的身后,又一次目睹了我们兄妹之间的矛盾。

 

似乎对我大声讲话的声音感到陌生,他微微瞪大了眼睛,身边是跟着他,念无表情的男孩子,微微长大了嘴巴看着我。

 

我又很快扬起笑容,道一句失礼后落荒而逃。

 

从那以后,五条少爷和我的接触变多起来。一开始是以“是禅院家比较方便的原因”试着让我和那天他身边的小男孩——伏黑惠相处。后来再就是发表一些“比起祓除诅咒,还不如来高专教育下一代”的言论。

 

最终我还是来到高专成为一名术式理论方面的教师。不是因为五条少爷聒噪的声音,而是因为至少在高专接触的都是年轻人。

 

比起御三家那些爱摆谱、板着脸的老头子们好多了啊。这么一想,爱喝酒的父亲也变得可爱了起来。

 

夏季到来时,五条悟不小心在同学面前暴露了我多年尝试反抗却毫无效果的那层关系。

 

“是未婚妻噢。”他当上老师后少了一份桀骜,性格却变得更加轻浮起来,“不出意外的话以后会结婚的那种。”

 

比起这个,我更倾向于出意外那种吧。

 

他还是穿着高专的制服,戴着小圆墨镜,比起高中时又长高了一点,听他自己说有190cm了。这使本来在人群中显眼的他更加耀眼了。

 

他喜欢我。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于这份感情他也从不诉说,但我一直都知道。

 

从称呼的改变,到身边更加频繁的出现这个人,办公室的桌上堆满了他强硬塞过来的甜品,家族聚会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家入硝子小姐询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时还把我吓了一跳。

 

结婚这种事…根本没有考虑过吧…

 

十四岁时定下的婚约已经过去了十年,而十七岁的五条少爷依旧是名副其实的最强咒术师。在母校任职之余还要负责摆平一些其他咒术师难以祓除的诅咒。

 

十二月的雪花第一次飘落下来时,我向他告白了。

 

五岁时第一次初见,他坐在高高的树枝上,居高临下的望着我,眼睛里充满着不屑。而我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整片延伸的湛蓝的天空。

 

是很漂亮的颜色。

 

是儿时就和自己有着差距的人,是努力想要追赶的人。会因为婚姻在心里隐秘的沾沾自喜,但也会告诫自己不该有非分之想。会游离于他的生活之外,却又克制不住自己,找着理由小心翼翼的接近。

 

一直努力的理由除了不想被人看轻,想要自己主宰命运这种中二的想法之外,还有一点我从未和他人提起过的喜欢。

 

他握住我的手,黑色的眼罩被他扯了下来,挂在脖子上,湛蓝色的眼睛看向我,都是笑意。

 

“虽然等你很久了,但…”

“来的也不算晚哦。”

 

End

 

】我的神明 # #x
打扰我的歉意吧。”   不是询问,更不是请求,是命令。   回去之后的那些言论,才让我才知道了祂的身份。   出身于界御三家之一的家,百年难得一遇的六眼。界没有人不知晓,出生即改变了...
X的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的“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刷屏了。     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的暂停键,又往后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喜欢的角色,可能是其他...
X】愈合 # #X # *he小甜饼
特级更棘手的诅咒。     选择的是近,对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诅咒很快就被按在墙上失去了攻击力。     但有一点迷惑,老师直接用自己的几个式之一,或者领域展开不就好了吗?为什么非要...
】当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夏油杰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卡卡西】我的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 卡卡西给布置的课题,交给做。布置的论文,发给卡卡西写。 两个顶级天才在隔空交流中,碰撞出无数思维火花。 很快,你们之间的交流已经不仅仅限于课题、忍、仙、体,甚至开始...
】我的青春奇妙恋爱物语 # #x
惊讶程度比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这玩意还要令人震惊。 他自来熟的过来牵起我的手,拽住呆滞的我教室,“不拒绝,就是同意了。”   于是,我就这样和交往起来。     9. 其实交往后的...
】高专最强们攻略指南● ×
弹幕里一对嘤嘤嘤漠不关心,“分为多个时间线,分别为高专线(高专时期),命运线(虎杖悠仁),前夕线(骨)和if线(全员存活)为这次我们主要是走最难通关按你们的话是地狱模式的线路:高专线...
×】如果我们是平等的 # #×
?   不是对不对的事情,我解释,第一,这里是寝,大家都休息了,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是未来的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不在意这件事情,也是有别的,,从我身上下去...
X】 后青春期 # #x
看不到的东西,拥有一种别人所没有的力量。家门不幸,流离失所,靠这种三角猫功夫和别人一起坑蒙拐骗,浑浑噩噩度日直到十七岁。     我不知道是如何找到我的,那天下午,他问我:“要不要来高专...
X】梦中情人 #X #
我。”来的时候已经结束了战斗。     强撑着梦境展开后力消耗得很厉害,歪歪斜斜的收拾现场。     “前辈。”脸上沾着血,目光讶异的看着来人。     “没想到居然会这种式?真...
死而生● x *x我 双视角
。   我一直记得,的手是热的,塞给我的那个馒头也带了点温,是他捂的久了。   高层们觉得关于我这个未婚妻的身份足够压住一阵子了,老头子们想用我扼杀反抗的心。   我说未婚妻这个身份不...
】早餐店老板娘可以拥有神仙爱情吗 ● x #x我 #无脑小甜饼
原作者:其嗔   *x我 无脑小甜饼 *ooc归我归我    白头发的那个人真的很难伺候。   开早餐店的第三个月,白头发那个人统共来了几,今天是嫌豆浆不够甜,昨天是粥太稀,大前天说玉子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