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当你是他的青梅竹马 #梦女 #男神×我 #伏黑甚尔 #乙骨忧太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金を生

乙/甚

*(五/虎/惠在合集)

 

乙骨ver.

    00

    乙骨从来没说过那样多的话

    在潮湿的黑影丛生的夜里,乙骨将自己过去所积攒的,阴暗的翻滚着的海洋倾到进床榻,漫过床头的灯光

    01

    在人潮里艰难前行的时候,被人拉住了手

    我皱眉回头,见眉宇成熟的乙骨望进我眼睛

    “……忧太?”

    他一笑

    “太好了,你没忘记我。”

    身后似乎是他的同伴,戴眼镜的女生吹了一声口哨

    “不介绍一下吗?忧太。”

    我的目光移回到乙骨身上

    感到他抓住我的手的力度逐渐加大,有种要散架的错觉

    “大概是青梅竹马吧。”

    他笑容不变

    02

    最开始是我自己退出了三个人的友谊

    再怎么样,看见两人各自戴着的戒指也会有些说不出的奇怪

    我和新朋友们谈笑风生时,乙骨站在人群外,怔怔地看了我好一会儿

    我躲开他的视线笑了几声,继续应着别人的话

    最终是里香拉走了乙骨

    “你们看!新婚夫妇诶!”

    “结婚结婚!”

    一阵哄笑

    我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瞬

    没关系没关系

    我在心里说

    03

    “乙骨好像被欺负的很惨诶。”

    有人附在我耳边说

    我闻言转过头,脸上缠着纱布的乙骨刚坐下,和我猝不及防地对视了

    他慌乱地坐立不安,像是要和我打招呼,我先一步烫伤般立即收回视线

    “确实。”

    我的朋友们了然

    “我们还以为你和乙骨关系很好呢。”

    我将耳边的碎发拂到后边,轻声道

    “没有的事啦。”

    04

    生日的时候在鞋柜里发现了一条项链

    深绿色

    像他的眼睛

    “你在干嘛?”

    我回过神啪地一声关上柜子,追上朋友的脚步

    项链被我随手扔进包里

    幽暗的色彩流转

    我面无表情地拉上拉链

    05

    交往的男朋友很讨厌

    他很在意乙骨

    “我说啊,今天那个小子又在看你。”

    他揽上我的肩

    “恶心死了。”

    我半敛着眼帘

    “行了,我和他没关系,别找事。”

    他笑了几声

    “知道了知道了。”

    06

    我一阵烦躁,最终借口拿书跑回了教学楼

    猛地拉开门,我皱眉说

    “我说过了,别找事。”

    男朋友停住拳头,悠悠在空中晃了晃,另只手揪着乙骨已经被染红的领子

    我躲开乙骨的目光

    “什么嘛,这不是找来了嘛。”

    他一笑,挥下了拳头

    零星的杂碎哄笑起来

    “劝你滚远点,表子。”

    帮着固定住乙骨的人瞥了我一眼

    我没理,抬头说

    “你真的要这样?”

    男朋友嗤笑一声,放下乙骨,踱步走到我面前

    “你他妈以为我不知道你私下给老师告状吗。”

    他说,身后的人踢了一脚乙骨,发出一声闷响,乙骨咬牙没出声

    “因为我欺负这小子,看不出来你喜欢这样的啊。”

    我看向微微瞪大眼睛的乙骨,在对方的目光下偏头笑了

    “别误会,我就是嫌你恶心。”

    “啪——”

    右脸火辣辣的疼,我扶住椅子

    “妈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

    他抓住我的衬衫,扯掉几颗扣子

    耳鸣嗡嗡作响,脏兮兮的开怀大笑声被切碎然后被吞吃入肚,胃里一阵翻滚,依稀听到叫骂声

    “里……里香。”

    还有乙骨的声音

    “里香。”

    就像那条项链一样于暗色中浮出流光

    “里香!”

    07

    “哈……”

    我跌坐在地板上,冰冷的墙壁贴着我的背

    储物柜里眼睛红丝密布,就想要被挤出来了一样

    “被……塞进去了。”

    四个人被当成折叠的玩具塞进了狭小的储物柜

    乙骨浑身瑟瑟发抖,呆板地站在空旷的教室里

    扯出一句苍白的

    “别怕。”

    08

    我匆匆从夜色里走出,慌忙掏出来钥匙

    “……快开啊   ”

    我试了几次都没能插进孔眼

    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发出清脆一响

    一只苍白的手帮我捡了起来

    我的的身子一僵,迟迟不能抬起头来看他

    “今天没有在正门看见你。”

    乙骨温和开口,帮我打开了门

    我见他站进了院子,那表情像是在说“怎么还不进来”

    “你跟踪我。”

    我受不了一般抬头说

    他说

    “嗯。”

    凉凉的月光下,乙骨向我走进几步

    “因为那次后你就不见了,我想找到你。”

    我考虑着逃跑的可能性,被他抓住了手腕

    “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我转头躲开他贴过来的脸,

    呼吸喷在耳朵上,很痒

    “如果拒绝的话我会被杀吗。”

    乙骨轻笑一声

    “不会,你不会拒绝的。”

    他伸手在我外套兜里摸索一阵,那条项链在黑暗里晃了晃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然而他用夜里沉溺的吻堵住了我

    乙骨从来没说过那样多的话

    在潮湿的黑影丛生的夜里,乙骨将自己过去所积攒阴暗的翻滚着的海洋倾到进床榻,漫过床头的灯光

    他的嫉妒,他的哀伤,他那不断撕裂的强烈爱意,都被他以罪人的口吻细数道出,娓娓道来。

    他渴望着我的同情心,我的宽容,甚至是我的厌恶,我的傲慢,我的恐惧

    我的一切,他都如数家珍

 

伏黑甚尔ver.

    00

    很恶劣

    简直和我天生一对

    01

    下车买烟的时候看见了甚尔那家伙

    我夹着烟的手一顿,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他穿了件浅色毛衣,是那种我送过他然后被嘲讽眼光差到没底的那种,披了件大衣

    挽着他手的女人指着商店的橱窗在说什么,他时不时点点头,面色很柔和,一边用脚踢踢被他牵着手快要睡着的小孩。

    我的恶趣味上头,随手把外套扔到驾驶座上 露出穿的轻薄吊带。

    “啊,甚尔君?”

    他转过头来瞥了我一眼,不动声色地挡住女人的视线,扯出一个假笑

    “这不是老朋友吗。”

    “干什么啊甚尔?”

    他撇嘴,样貌柔和的女人重新探出身子不满道

    是一看上去就很善良的女人,

    搞不好是好到过头的好人

    我含笑介绍了一下自己

    “算是甚尔君的青梅竹马。”

    “诶?”

    她看了甚尔一眼,像是在埋怨他从来没有提过

    对方一脸觉得麻烦

    “我们毕竟很久没有见过了 ”

    我打着圆场,并不想和他们多说话,甚尔很记仇

    “你们这一对夫妇很幸福啊。”

    这么说着,我擦肩而过是把偷把写着联系方式的纸条塞进他的腰带,甚尔没什么表情

    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就见他抱起孩子和妻子背过身走了

    当真浪子回头了?

    我拿出口红补了补

    没意思

    02

    禅院甚尔不喜欢我

    偏偏因为我在家族的地位还要装出一副很喜欢我的样子

    “别装了,恶心。”

    我十岁的时候看着拿着花的他说

    十一岁的他“哦”了一声,

    然后把花扔在地上踩了踩

    翻脸比翻书还快

    真是恶劣的小孩

    03

    从前他光明正大地裸着上身坐在我房间外的木廊上抽烟,把送茶的侍女吓得转头就跑

    我从乱糟糟的被子里伸出一只手

    “给我一根。”

    甚尔呼出一口烟,笑说

    “想的美。”

    我翻个白眼,摸索着披了件外套,从背后抱住他的腰,赤裸的皮肤贴在他被风吹冷的后背

    “那群老爷子可快过来了。”

    我咬着他的耳朵,吐出一句

    “谁管啊。”

    他笑了一声,把烟丢进养金鱼的池塘里

    我被粗暴地推倒在地板上,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他提起我的脚腕,说了一声“疯子”

    04

    后来一年的春天

    电梯里满是女人的香水味,我忍不住咬扁了烟

    “甚尔君后天再见哦。”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随着电梯门的怦然一响,彻底安静了下来

    我取下烟,笑了一声

    我之前是疯了吧,认为他浪子回头了

    “眼光真差。”

    我开口讽刺到

    甚尔也笑

    “价钱高。”

    我勾住他的脖子,凑到他耳边讲

    “三倍。”

    他抓住我的下巴恶劣地用舌头撬开我的嘴巴

    05

    我从不问他死去的妻子的事

    就算是在享受鱼欢之乐的时候,我也不能保证他不会在我说出口后会割破我的喉咙

    我一直都知道

    每年的那一天,他在深夜总会带上一包烟和打火机出去

    看也不看被他折磨了半个晚上的我

    “人渣。”

    我撑在阳台上看他慢慢消失在夜色里,

    背影显得单薄

    好像他不是别的,只是伏黑甚尔

    我讨厌伏黑这个姓

    我嫉妒这两个字

    06

    “五条悟?”

    我停下点烟的动作

    “你要杀了他?”

    他斜眼看我

    “你没聋。”

    我把打火机扔在一边

    “你有多少胜算 ”

    “谁知道呢。”

    “五条悟现在的潜力是不可以被低估的,你自己很清楚。”

    “所以说谁知道啊。”

    “伏黑甚尔。”

    我冷下脸,叫了他的名字

    一字一字地说

    “你会死的。”

    他没说话,空气停滞了两秒

    “担心我?”

    他最终嗤笑一声

    我说不出话

    他披上外套就要出门

    我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

    “多少价钱我给。”

    回应我的是一声门关上的闷响

    “别去。”

    我头一次像个傻子

    07

    我熄灭了烟

    五条放下花

    “我很宽宏大量的,你再点一根也没关系。”

    我盯着地上零星的烟头,说

    “不抽了,没意思。”

    他沉默了一会儿

    “真亏你能找到这里来。”

    他说

    墓碑上女人温和的微笑刺痛着我的眼睛,我闭眼反讽到

    “你不也是吗,帮她把丈夫送到她那里去,来邀功吗?”

    “你还真的很讨厌。”

    五条笑着说

    “再怎么说我现在是她孩子的法定监护人,也要告知她一声吧。”

    “随便,和我没关系。”

    之后就是无尽的沉默

    杀人者的难得的迷茫

    不被爱着的人的悲伤

    一并淹没在万恶的世界

    “你杀了他。”

    “你爱他。”

 

End.

】让堕落吧 # #惠 #×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
杀了他们吧,。”   惠     0%     知道和五条还有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会淡淡地避开     守规矩好孩子,更喜欢坏孩子,最好由好变坏坏孩子...
】是的,你们有个孩子 #惠 #× #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夏油杰 #
.     某天不小心把小孩吃了     (剧终)   禅院直哉ver.     崇拜君学习了育儿宝典,在被揍之前被真希揍了一顿,现在在医院很安详     ver.(惠妈视角)     ...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惠 #五条悟 #× #两面宿傩 # # #夏油杰
学生会成员,说也害怕     会长大手一挥说肯定没问题,一旁并不想代替副会长点头如捣蒜     认命走教室戳了戳正趴在桌上睡觉抬头看,额前头发被压睫毛一样弯弯...
】关于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 #夏油杰 #惠 #虎杖悠仁
原作者:琥珀   全员性转 All 主 均沿用原名因为取名苦手。 欧金金就日语谐音小OO。 被夹了重发。 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15551     00 一觉醒来长出了欧金金...
】逃家大小姐不会师杀手 #×
原作者:琥珀   × 师杀手×师家族逃家大小姐 想了想还改了个标题,感觉前一个怎么看都不满意。 OOC预警 全文7k 爹咪香也难写了泪目   时间设定在惠妈死后,爹咪入赘津...
青梅竹马 # #惠 #五条悟 #虎杖悠仁
    “今天拿书时候掉出来一个粉色吊坠!”     “啊?”     “超级有少女心那种!心里住了个公主?”     沉默片刻,然后选择竖起大拇指     “也觉得...
兴奋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原因啊,当然找到新富婆了啊。”   话让你们面面相觑,也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种私密事情正常情况下不应该在大家面前提起吧……   “金主名字?啊,告诉也无所谓啊,她叫Y/N。”说着,...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谁在装B #x
每个月都会有一段固定时间低血糖和身体不适。   眼前灵瞬间被一分为二,流畅收刀入鞘,甚至没看清楚拔刀动作。一肚子彩虹屁正准备好鼓吹,走近时突然方向倾倒...
】早知道前辈喜欢野就不装了 #X
众所周知,Omega特征性格温和、情绪敏感、美丽而易碎,而在见到前辈第一面就知道——一定命中注定Omega。   高专一片黑压压校服里穿着白色校服格外突出,柔软鸦黑色...
】仙 女 教 母 # #五条悟 #惠 #×
by/ 金さん   *全员仙女教母 *灰姑娘故事改 #/ #虎杖悠仁 #夏油杰 # #两面宿傩   00   “辛德瑞拉,想去舞会?”   “是的。” 眨眨眼,推开要来黏...
其实没那么喜欢 #五条悟 #夏油杰 #
时候脑花控制不了夏油了吧,脑花去死吧!)       觉得没那么喜欢。 好吧,其实没那么觉得,看到跟狗卷站在一起时候感觉很般配。 “狗卷前辈拉下拉链,对着犹太说,亲...
抱着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 #夏油杰
睡梦中可以石更吗?”   :   去到公寓时候,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开门把拉进去然后做这样那样事,让觉得很意外,不过所幸也没有锁门习惯,象征性敲敲门之后就推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