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伏黑惠 #男神×我 #五条悟 #夏油杰 #虎杖悠仁 #乙骨忧太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金を生

*all向

*顺序夏五乙惠虎

*5k+

 

夏油杰

    10%

    第一次见这位佛面慈眼的青年,你把被血染红的手背到身后,扯出满脸虚伪的笑容

    “要和姐姐一起玩吗?弟弟 ”

    你这么说着,背靠在潮湿阴冷的墙上

    巷口影影绰绰,夏油在这沉郁的夜色中望了你许久,一动也不动

    直到他的同伴从后面走来,满腔嘲讽地开口

    “谢谢阿姨,我们还没成年。”

    你愈加笑容灿烂,在心里狠狠给白发青年记了一笔

    一旁夏油只是淡淡收回目光,不留声色挡住五条的视线,重回温和模样拽住对方的后领

    “走了,悟,目标不在这里。”

    被搅乱的夜色重归于死水寂静,你点燃一根香烟,虚惊一场的喜悦在黯然的火光中悄然褪去

    你都想开一瓶啤酒压压惊

    未曾想,你把尸体从角落拖出时正撞见半路折返的夏油

    他踱步走来扯开你抓住尸体衣角的手,你呆着没躲,看见夏油从衣服里抽出手帕给你仔细擦了擦

    低着头像叮嘱坏孩子的母亲一样叮嘱到

    “别做这样的事了。”

    他满眼慈悲不喑世间苦痛,突然间温润光辉映得你只觉自己浑身臭恶,连浮在水面上的死鱼也比不上

    你只得开口嘲笑他

    “真想跟我玩?”

    夏油笑

    “我不想杀你。”

    30%

    你消停了一阵子,因为怂

    同行的伏黑嘲笑你懦弱,不如当个花瓶嫁个有钱的糟老头,你怕在夏油之前就被他解决掉,闷了口酒没敢反驳他

    从常去的酒吧出来,夏油没穿校服,套了件松大的T恤衫,头发也没扎起来,站在马路对面吹风,

    顺便等你

    你忽然想起来今天是周末,想也不想转头就想找同行躲掉夏油

    步履刚动,眼前出现一根烟,稀有的牌子

    你嗫嚅了几下,最终捻起来放在嘴间,夏油动作自然地俯身给你点了烟

    火光摇曳映出他鼻眼的轮廓,倘若是工笔好的画家定能寥寥几笔勾出他的模样,五官都轻薄又冷淡

    偏偏他嘴角带笑惹得我心思一动,一口轻烟喷在他的脸上,瞬息间融成透明的尘埃

    夏油没躲,听见你说他动作熟练

    “给女性点烟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他眉头微弯,似乎在可惜

    “不用这么恶劣。”

    夏油说

    你最讨厌他这副好人样子,心想你都收手了他还来折磨你,咬住烟走得跟风一样

    你的脚步声嗒嗒响在水泥地上,夏油脚步声慢了两拍拖沓地响在后面,半死不活,死缠烂打

    你皱眉回头,半夜的风吹得你头发挠过眼睛

    夏油在几步外直挺挺站着,双手放在兜里没动,终于露出属于这个年纪该有的爽朗笑容

    “送你回家。”

    送你妈的家,我没家

    你在心里骂他

    50%

    你没有理由不相信夏油对你抱有些心思,尽管每次他走在你身边,都是说些让你浪子回头的话

    叨叨哔哔,没完没了

    你愤愤的把烟丢在地上,低头用脚碾成千刀万剐的尸体,想象那是夏油杰

    她故作惊讶地停下脚步,弯腰撩起你耳边的头发,凑过去看你

    “生气了?”

    你瞥了眼夏油,漫不经心开口

    “别瞪了,你眼睛本来就小。”

    夏油不气不恼站直身子,但你知道他生气了

    于是勾住他的脖子吻他

    夏油杰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假君子,你这么想到

    你们舌尖缠绕,潮湿的烟草味一下一下呼出排在互相擦过的两颊,像礁石上的海浪

    你能清晰地听到他突突响的,近在咫尺的心跳声

    夏油还嫌不够,干脆半抬起你的腿把你抱了起来,他的眼神终于朦胧

    圣人也有迷途的时候

    60%

    夏油杰喜欢和你接吻

    他喜欢吻你的眼睛,你的鼻尖,你的耳朵

    连你头发的香味也想吞吃入肚

    你不喜欢,世上哪有浅尝辄止的道理

    终于有一次你逮住间隙挣开夏油的手去扯他的制服扣子,野蛮的手法弄的布料皱成一团

    夏油咬住你的下唇磨了磨,鼻子蹭过你的眼帘,用着像是沙砾摩挲的声音说

    “别闹。”

    你觉得被他咬痛了,指甲划过他脖子报复他,夏油因为被你扯开而露出的胸膛上全是你的杰作

    肌肤间温度融化,你的手羽毛一般挠过他的腹部,画着他身体的轮廓

    夏油眼色一暗,晦暗不清如同冬夜

    “你对所有男人都这么热情么。”

    没等你回答,他就放开你重新扣上扣子,假装没听见你气急败坏的大骂

    “你该回家了,我送你。”

    你看着向前迈了两步的夏油,脱下了高跟鞋要砸他头

    夏油无奈捡起地上躺着的鞋,耐心蹲下给你穿上

    他的手捏过你苍白的脚踝

    80%

    你忍了两个月,还是在一个平静的下午杀了人

    仿佛打破斋戒的,无以言语的快感从温热的血液里迸发,你一下子又被拉回满是杀戮的极乐世界

    夏油杰说的什么都是放屁

    你领了钱,兴高采烈的要去向同行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提了酒过去,坐在那里的却是夏油杰

    他露出难看的笑容

    “你来了。”

    你上扬的嘴角一僵,沉默的站了很久,久到夏油已经走到了你面前

    你问他

    “伏黑死了?”

    “嗯。”他说

    你又问

    “来杀我?”

    夏油抱住你,手按住你的后脑勺让你埋在他的怀里

    “不杀你。”

    他重复了一遍

    “我不杀你。”

    100%

    夏油自那之后来的次数慢慢少了,你每日每夜喝酒庆祝希望他死在某个阴暗角落,半醉半醒中却还听见他劝你别酒精上瘾

    真操蛋

    你某天依旧醉的歪歪倒倒,扶着门框走了出去

    夏油坐在马路对面朝你笑招了招手,你闻见他身上浓重的血腥味脚步一顿,还是走了过去

    这个夏油杰,笑得依旧温和到让你恶心,但其中在他内里深处糜烂腥香仿佛发酵的酒,让你忍不住把手敷上他的脸

    夏油没站起来,他甚至连腿也懒得抬,扶住你的腰把头靠在你温软的腰腹间

    “你没醉吧。”

    他开始动手动脚,扯开你背后裙子的拉链

    夏油笑得像个正人君子

    “我可是很清醒啊。”

    我们一起腐烂到死吧

 

五条悟

    30%

    夏油死后,你被关了一个月,整个屋子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只听得见冰冷的铁链响声

    五条打开沉重的石门进来时,亮堂的光照得他的皮肤透明,仿佛脆弱不似人间

    你以为他来放你走

    五条迈步到你面前,你连忙憋出眼泪装可怜,编出一个营销组织教主拐骗无知少女的烂故事,情节环环相扣你自己都快信了

    偏偏五条歪头看你仍然没什么反应,你咬牙告诉他夏油见不得人的奇怪性癖你都知道,甚至有他睡觉时候的丑照,双马尾的照片更是数不胜数,只要放了你就给他

    五条笑了起来,你也挂着眼泪跟着他笑,不过他后来笑得浮夸整个暗屋都是他的笑声,把你吓得噤声不敢说话

    他像疯子一样笑够了后摘下眼罩看你

    "不应该是杰。"

    五条说,眼睛如同南极映着太阳的浮冰一般冷冷泛光

    死的不应该是杰

    你也本应该是他的

    50%

    他比夏油更早遇见你

    你在烂俗的灯红酒绿中和男人交谈甚欢,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都灼眼,直直烙印进他的梦让他半夜渴醒,手投足之间迷他的眼睛

    他每天晚上在那一带瞎晃只为了看你几眼,第二天上课睡觉理直气壮,罚站的时候照着窗外的云画你的脸

    但是为什么你流连在各色男人中间却从来没有施舍给他一眼

    得不到你注意力的小孩暗自生气,在一次偶然遇见时嘴巴先一步说了伤人的话,你笑容灿烂他就知道你气愤极了,得逞一般开心

    看吧,都怪你没早点注意到我,都是你的错

    五条这么得意洋洋地想着买了块蛋糕,慢悠悠地走向老地方

    他计划着告诉你他的名字,然后让你干看着他吃蛋糕,最好你破口大骂

    你该叫他的名字,叫他五条,或者全名,最好是悟

    你最好对他一见钟情,再不济暗生情愫,而不是和他所熟悉的黑发青年在夜晚里拥吻

    行人摩肩擦踵,五条一动不动

    你们热烈,眼里容不得喧闹人潮

    而他在人潮之外

    70%

    “真是狠心啊,我明明这么喜欢你。”

    五条冰冷的手与你十指相扣,你身上的铁链随着他的动作,重重地一下一下,清晰的发出声响

    你只觉得快要溺死了,哭出来不断求他

    停下来吧求你了

    他露出孩子般天真懵懂的神情

    "为什么要像受伤者一样哭泣呢,明明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吧。"

    嫉妒心让他要疯掉了

    你一遍又一遍道歉最后头脑不清地从喉咙里滚出一句我爱你

    五条停了下来

    你嚎啕大哭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你不想撒谎的

    100%

    你躺在五条的胸前听他的呼吸声,不久前和你一起做这种事的还是夏油

    他抬手轻轻捋你的头发

    “我之前应该杀了你。"

    五条说

    "随你处置好了。"

    你淡淡地回应道

    五条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让你再撒几句谎

    你说我爱你,五条笑了一声

    “我爱你。"

    “嗯嗯原来如此。"

    “我爱你。"

    “我知道了哦。"

    “我要从这里出去。"

    五条见你指了指拴住你的链子,听见你又补了一句我爱你

    他假装你的爱人纵容又怜爱地吻了吻你的额头

    “放心吧,我会帮你从这里逃出去的。"

 

乙骨忧太

    20%

    被五条从高层的关押里弄了出来,你整天只能在高专晃来晃去不能离开半步

    五条时不时会窜出来然后把你随意拉进一间教室纵情享用,而他不在的时候,监视你的是乙骨

    “五条老师让我保护前辈。”

    他纠正到

    你不想知道五条对他的学生撒了什么谎,嗯嗯两声敷衍了事

    忧郁的少年总是小心翼翼跟在你身后两步,回你的话从来都是敬语,乖巧的样子让你忍不住逗弄他

    乙骨涨红脸支支吾吾说前辈快走吧,你这才收回摩挲他耳朵的手指

    40%

    乙骨从来会体贴人,你有时不会出住处,早餐晚餐一并都是他带来的

    这天乙骨敲开了你的门,开门的确实他尊敬的老师

    五条上身只穿了件皱巴巴的衬衫,连扣子也没有扣上,他哈哈笑几声完全没有被抓包的尴尬

    “是忧太啊,来送早餐的吗。”

    他躲过你扔的枕头,接过乙骨手里的纸袋

    乙骨张了张嘴,忘了眼房间里重新半趴下睡觉的你,背上全是爱到深处的痕迹

    他心里的念头已经在欲望中生根发了芽,偏偏五条还要故作解释地说一句

    “我们在商量事情啦。”

    乙骨还是直直盯着你

    60%

    五条最近见你的频率增加了,简直到了让人觉得粘腻的程度

    你瞥见门窗处一闪而过的身影,挠了一把五条的背

    “这样没关系吗。”

    他要不直接在乙骨在你身边时把你拉走,要不特意找对方注意到的地方开始吻你

    五条不满你走神,咬你的嘴角

    “那你还真是滥爱。”

    乙骨的神情他再清楚不过,他从前也是这个傻样子,他可没心思和别人分享你,得意门生也不行

    你想起乙骨敛眉抿嘴的委屈样子笑了一声,抬腿勾住五条的腰,说

    “让我发出一些声音吧。”

    80%

    半夜你敲开乙骨的门,里边沉闷好久,你才在月光下看见他暗青的黑眼圈

    你笑道

    “怎么躲着我,不是说要保护前辈吗?”

    乙骨嘴唇蠕动几下,他不能解释,见你自顾自地走进他房间慌乱了几分,脚踢倒垃圾桶

    你没回头,饶有兴趣看着他房间里简洁的陈设,听见乙骨小声问了句

    “五条老师不会生气么?”

    你皱眉说别提他,乙骨捏着的手愈加收紧

    “前辈,你穿成这样进我房间不太好。”

    他看着你,说不清是什么让他生气

    明明你和五条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却还要不断靠近他,扰乱他的心绪,让他的欲望野草般疯长直到遮天蔽日,他陷进挣扎的黑暗里

    你理所当然地捻起肩上的吊带让它滑下肩头

    “当然是为了勾引你啊。”

    你捧起乙骨的脸,呼吸交织之间抓住他的手伸进你裙下,他的眼睛染上浓重的色彩

    他的吻让你浑身战栗

    你难道不想拥有我吗,亲爱的,你难道不想拥抱我亲吻我推倒我撕开我的衣服吗,亲爱的

    100%

    五条决没有和乙骨说过照顾你的话,你被他的学生压在身下时总在心里嘲讽他

    但你没想过他让乙骨保护你的话是真的

    咒术师砍伤了你的腿所以你只得跌坐在地上,满眼都是血

    狗屎高层

    你不急不忙,查看了伤口确认不会留疤

    对方有好几个人,见你这副放弃的模样都愣了愣以为你在耍什么花样

    你等着,下一秒如你所料乙骨出现在了你面前

    他轻柔抹去你脸上的血,轻声询问

    “是他们做的,对吗?”

    你佯装痛苦点点头

    乙骨的咒力陡然增大,你忍着压抑凑到他的耳边,像是情人耳语又像是长辈循循善导

    “帮我杀了他们吧,忧太。”

 

伏黑惠

    0%

    他知道你和五条还有乙骨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你

    你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你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恰好五条不悦你和乙骨,便换了伏黑来监视你

    他会皱眉说你穿的少,碰到手会立马收回,不耐烦催你走路的时候快一点

    他好像真的讨厌你

    1%

    与其说是伏黑监视你,倒不如说你每天都跟着伏黑

    熊猫说要打电话给忧太

    你无所谓地说了声随便,熊猫没那个胆,而且你有些厌倦乙骨和五条了

    伏黑挺烦你的,但你只要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他又会把头转向一边把要说的话吞下肚

    10%

    你忘了你的初恋,但你觉得和伏黑很像

    喜欢你什么的,这种话你张口就来

    伏黑皱眉说别讲这种话,你反而越讲越起劲

    “是真的啦。”

    你一副纯真地说,像是他真的是你年少时候青涩暗恋的人

    伏黑明知是假的,却躲开了你的目光

    他在害羞,多可笑

    15%

    你乱编了你的身世

    父母早亡一个人被外婆拉扯大,你甚至描述说从前的院子里全是外婆种的向日葵,还有台阶上的青苔,你说的真真切切

    而伏黑信了,眉眼柔和几分

    你说你不想当这么烂的大人的

    伏黑沉默一会,然后认真说你只是有点烂

    你听后愣了愣,说哈哈是吗

    这瞬间你突然渴望你所说的是真的,你第一次真正享受你的谎言

    从此你成了在伏黑面前表演的演员,他是你最忠诚的观众

    30%

    你救了伏黑

    一次任务中察觉到危险的你没有从表演的角色里脱离出来,上演了一出舍己为人的好戏,推开了伏黑

    醒来看见五条坐在你床边,他不冷不淡地问

    “玩的开心吗?”

    你把目光移到一旁站着的伏黑身上,他眉头半皱一定满是自责

    你想了想,还是要把戏演完,于是你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

    “下次保护好我吧,伏黑君。”

    100%

    无论我冷漠还是虚伪,哪怕向你袒露我累累的罪行,死者的鲜血把我浇的全是腥味,你也会站在我这边对吗

    “好。”

 

虎杖悠仁

    0%

    你终于能出高专了,出去不久转头遇到好久不见的夏油

    你躲开他的手

    “我对脑花没兴趣。”

    他笑了笑,然后邀你进他的阵营

    你一听就知道他有事想让你做

    “什么事,先说好,太危险我可不做。”

    他顶着夏油的脸安慰你说不危险

    “我希望你能取得宿傩的容器的信任。”

    你说就这

    “钱别少了。”

    其他什么都随便,他要毁灭世界你也不想管

    50%

    假装迷路问了他方向,你感谢他的帮忙要请他吃饭

    这么扯的理由对方居然很爽快的接受了

    吃饭时他和你聊电影,真人闲聊时告诉了你这一点,你来之前全背好了剧情

    虎杖兴奋地和你一句接一句地聊着,你笑着喝了口酒,心想就这钱就到手了

    分别时你发现自己的后跟被高跟鞋磨破了皮,刚想脱鞋走路,虎杖思索了一会儿说要不他背你

    你没心没肺说好啊

    他的肩膀紧实有力,想起夏油的话只觉得他可怜

    虎杖问你抬头在看什么

    你说数星星啊

    一闪一闪亮晶晶

    你不敢说你可怜他,也可怜自己

    70%

    有天大雨,东京快被水淹没

    虎杖没打伞,怀里裹着衣服就向你跑来,像湿淋淋的狗

    他揭开怀里的外套,里边是一大束沾雨的玫瑰,娇艳欲滴,你只觉得刺眼

    “抱歉,弄湿了。”

    他挠头说生日快乐

    明明只是随口说的假话,你自己也不记得

    而你睡了那么多男人,没有一个人送你花,一个也没有

    你的脸上满是雨水

    100%

    真人拉住了你的手

    你望了眼大声叫着你名字的虎杖飞奔过来

    你说能不能不这样,等一下你真的会被他变得很丑

    真人笑着说不行,这是为了大业

    你说狗屁大业,没良心的东西

    身体燥热不安隐隐要发生异变,脑里年轻生命的画面流水一样从你身上漂过,你发现自己的一生好没意思

    这一生你身处泥泞臭恶的泥塘,拉了好多人下来让他们爱你

    他们心甘情愿,你自得其乐

    但其实你想要人把你拉出来

    那个人要责备你要心疼你要不顾你满身泥泞抱住你

    你最终想起东京的大雨,和虎杖近在咫尺的手融成色块

    “对不起。”

    就连你也要跌进泥泞里啦,虎杖君

 

End.

】关于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 # # #
早上可是有任务啊!” 好像是有这么事。   来自老师:“这有个孩子想拜托你指导哦~中午过来顺便记得保密~wink~” ……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来自熊猫:“从国外回来了,她不告诉你...
】是的,你们是有个孩子 # #× # # # # # #甚尔
原作者:金を生 */宿/直/甚   ver.     很有慈父的气质     但每次见到心灵手巧给梳辫子的儿子总有些头疼,你们的孩子比起去公园和同龄人玩皮球显然更喜欢打理...
」蒙眼猜男友play # #狗卷棘 # # # # #
,稳稳当当的交于手中。   “记得打轻点,小孩受不住。”老师还细心的叮嘱了老师一句。   “???” 老师你不干这样的啊!!!   Ver.+狗卷棘   手机里叮咚叮咚的响...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 # # #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醋 淹 东 京 # # # # # #
原作者:金を生 *吃醋烂梗 */直/宿   ver.     和逃课去甜品店买情侣套餐被逮住了     从班主任办公室罚跪出来,一眼望见把眼睛笑没的     硝子用着赞美...
】暧 昧 万 岁 # # # # # #
原作者:金を生 *暧昧烂梗 *////   ver.     一起吃午餐的时候,明明嘴上还在和进行着没完没了的哲学争论,却总是要把目光从脸臭得一批的好友移开看一眼     正...
】他们夏天的降温秘诀 # # # #两面宿傩 #
原作者:Karma   内含: ////宿 和他们一起度过的夏天日常! 交往设定 ooc有       大热天还想拉着你出门和你跑那么远一起吃限定口味冰激凌的只会是。   三十七度...
】当同居后他们知道你的恶劣习惯 # # # #两面宿傩 #
姐姐好好看。   “姐姐可以!”   今天已经第次听见你对SNH48橘里橘气的表演惊呼出声,终于忍无可忍。   一个箭步走到你旁边抢过手机举高了微笑着质问你。   “亲爱的你直说,和在...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 # #× #两面宿傩 #甚尔 # #
原作者:金を生 */甚/直/宿   ver.     某不知名白毛男子有天一时兴起扯下了的皮筋,试图给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的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了...
】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 # #两面宿傩 #
。   这失德教师抽什么风?怎么加上小号的?   你拿手机的手微微颤抖,想了想还是不敢乱。   你往下翻着,接着是头像为一一白两个狗的人的消息。   :   【知道你是把她灌醉了拿她手机发...
征募灰姑娘(/) ,狗卷,,宿傩,
捏紧拳头撂下一句“不干了”气冲冲跑走了。     第四个是。   边朝你走进边回头看远去的:“怎么事,被拒绝所以跑宿舍偷偷哭去了吗?” 你:“要不要去安慰一下...
】当你误会他们搞基!# # #
原作者:Karma   内含: ////棘/ 三p修罗场文学 当你误会他们是一对然而他们都喜欢你 拆CP预警不能接受勿入!!! ……但是万一很香呢? ooc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