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初恋和前任同一天找我复合*all你向 #男神X你 #伏黑惠 #五条悟 #虎杖悠仁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YUKISS光尘

 

*惠/悟/悠

*all你向

*全是好男人

 

       “好久不见。”黑发青年倚在办公楼侧面柱子上,看到你出现后,脸上闪过欣喜。

 

       熟悉的脸让你怔在原地。

 

       “好……久不见。”

 

       不同于大学时那张扬如海胆的头发,现在的发型要略微服帖些,俊美的脸也多了一份成熟韵味。

 

 

       “一杯卡布奇洛就好了。”你随便翻了翻菜单。

 

       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顺着他来咖啡厅了,总而言之早点喝完早点离开,和初恋单独相处久了可不太好。

 

       伏黑惠的话并不算太多,以前在一起时,你还私下和朋友吐槽过他。

 

       他现在步入社会后好像更内敛了些,完全没有沾上那种世俗感。

 

       现在是下班时间,咖啡厅的人流量略大,等咖啡上来之前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你随便和他聊了聊对方的近期状况。

 

       虽然几乎都是你在挑起话题,但气氛至少没有尴尬。

 

       咖啡上来后,他习惯性的帮你加了糖和牛奶,更是在把咖啡推在你面前时,眼神里充满着赤裸裸的希冀。

 

       你再傻也大概懂他来找你的目的了。

 

       可你只想好聚好散,从来没想过吃回头草。你内心长叹一口气,胡乱搅动着咖啡,像只是在帮助散热一样。

 

       “我们复合好吗?”他终于说出来了。

 

       眼睛也坚定的看向你,放在桌子上交握的双手迸出青筋。

 

       你并不吃惊于他的直球,而是有些苦恼该怎么拒绝,看来他是自我挣扎了好久才作出的决定。

 

       你和他分手并不是因为什么误会,什么生离死别的虐恋情深戏码,你们就只是很平淡的分开了。

 

       在你的朋友看来你们分手是意料之中,毕竟你们性格并不互补,相性也不算太好,就像是迟来的青春期恋爱,青涩又直白。

 

       也许比起自己这种只会在表面人际关系维护上努力,私下却少言寡语的人,他更适合小太阳一样的女孩子吧。当然,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并不能代表他的真实取向。

 

       “为什么要分手?”你还没来得及想好回绝他的话,他马上又甩出一句更难以回答的问题。

 

       你选择把问题抛回去:“你不是也答应了吗?而且现在再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

 

       你和他谈了近两年的恋爱,是大学毕业那天分的手。

 

       具体契机也记不太清楚,毕竟离大学毕业快7年了,印象中好像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他稍显急切的想要否认或者说解释:“不,当时我......”

 

       “哟,是在上演什么挽留前女友的戏码吗?”戴着墨镜身材高大的白发男人强行插进了你们之间。

 

       “那就加我一个。”他把墨镜滑下鼻梁,露出苍蓝色的眼睛,嘴角习惯性的上挑。

 

 

       气氛霎时变得非常尴尬。

 

       这算什么事啊!初恋和前任都商量好了今天要一起来霍霍自己吗?!

 

      你捂住有些发疼的脑袋想冷静一下,即使是你这种已经在社会摸爬滚打好几年的成年女人也遭不住这种场面。

 

       “先做个自我介绍,五条悟。”五条悟坐在伏黑惠旁边的空位上,笑得非常“友善”,又伸出手。

 

       “伏黑惠。”伏黑惠倒是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情绪,语气平淡。

 

       两个男人的手触碰在一起的时间几乎不到一秒,像是碰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一样,飞速分开。

 

       “话归正题,我刚好也想要复合。”五条悟笑眯眯的语出惊人,又对着你挑了挑眉。

 

       说老实话,你真的非常不擅长对付五条悟。

 

       “哈?”伏黑惠有些不满这个不速之客。

 

       “都是前任,你也应该理解我的想法吧。”五条悟扭头对他说着半离谱不离谱的话。

 

        空气静寂了片刻。

 

       “抱歉,我无法理解。”伏黑惠眸色渐深。

 

       “你不是她初恋吗?我听她提起过你。”五条悟继续不着调,但你敏锐的听到了一丝不甘心。

 

       “所以到底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才让她想要分手呢?”五条悟翘着二郎腿,半靠在沙发上,斜睨着伏黑惠。

 

       “那么你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才让她想分手?难道是沾花惹草?”伏黑惠语气还是没有波澜,但杀伤力惊人。

 

       场面火药味渐浓。

 

       沾花惹草也微妙的有点符合,毕竟五条悟确实喜欢瞎招惹他的朋友们,不管异性还是同性。脱离了恋爱滤镜,形容他的话最多也就是个小烦小烦的初中男生。

 

       你和他的相遇相识相知以及交往都是在你的上一家公司,并随着你离职而结束。

 

       他是你前辈也比你大了好几岁,一开始你以为他是个成熟男人,应该会更靠谱和照顾人。这倒也没想错,但是他却总能在气人和幼稚方面略胜亿筹。

 

       你和他分开的原因同样也不是因为某一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而是平日间细微的小事堆积在一起爆发。

 

       不光是他的错,也不光是你的错,亦或许两人都没有错,毕竟你们都不是那种为了对方就可以退步维护感情的人。

 

       他的工作很忙,除了带你们这种才出学校的后辈外还要经常出差。

 

       你和他单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一开始你还觉得这种距离感很不错,双方各自有自己忙的事情,恋爱的新鲜感应该会维持的不错。但你却忘了理想和现实根本不一样,交往的时间一长,各种矛盾就算有距离也会被显露得干干净净。

 

        比如,被爱情冲昏脑袋的你无法忍受他对自己相处较久的伙伴那种毫无距离感的模样,就算你知道他性格如此。但你理智还在,不会和小说里面的女二招人厌一样挑拨离间,你选择给他说清楚你的想法。

 

       但他同样不太高兴你对他的干涉,所以你后面就很少再给他说你的不满。

 

       你觉得他不理解你,他觉得你不理解他。你那个时候还特委屈的想又不是让他和朋友绝交,只是稍微保持一下距离而已啊。现在想想也只是两人对这种事的接受度不同罢了。

 

       “不喜欢可以给我说啊。”电话里的声线有一丝疲惫。

 

       “我说了,你会改吗?”你问他。

 

       “不会。”

 

       “那我不喜欢的你会改吗?”五条悟反问。

 

       “也不会。”你咬了咬牙下意识的否定。

 

       就在那通电话后,你们分手了。

 

       失恋的悲伤也被忙碌所驱散,你的事业线也逐渐清晰起来,换了一家更适合你的公司工作,事业更是蒸蒸日上。

 

 

       强行回忆完自己的初恋和前一段恋情,看着面前的两位出色男人,你也疲惫极了,和客户谈单子都没这么累。

 

       “对不起,我已经有......抱歉我先接个电话。”本想直接回绝,手机却振动起来。

 

       是虎杖悠仁的电话。

 

       一看到虎杖悠仁四个字就会在脑海浮现他极具感染力的笑脸,带得你心情也好了几分,脸上更是染上几分笑意。

 

       “悠仁,怎么了吗?”你放柔了声线。

 

       “前辈你现在在哪里?打篮球的时候听同事说你被一个脸生的男人带走了。我很担心!”少年音里满满都是担忧。

 

       你没有着急回话,看着面前两个男人紧张的脸有些许无奈。

 

       你停顿了很久没回话的举动,明显让虎杖悠仁不由得开始担心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多让你不开心了,他急忙解释:“前辈,我......我真的只是担心你的安全......”

 

       他总是很会设身处地的为人着想,这方面比你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你轻声笑了笑:“我知道的,悠仁,你过来吧。”挂断电话后,你把地址发给了他。

 

       五条悟的脸上没有了笑容,二郎腿也放了下来,他声线有些不稳:“是现任?”

 

       伏黑惠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你,想在你脸上找出说谎的证明。

 

       “不是。”

 

       还没等两人的脸色放晴,你又轻启唇角:“是喜欢的人。”

 

 

       短短的一个小时内,空气不知道安静了多少次。

 

       “是那个叫悠仁的吗?他也喜欢你?”伏黑惠有些倔强的看着你。

 

       “是的,我喜欢前辈。”手机里的声音出现到了现场,多了一份清脆坚定。

 

       不到五分钟,虎杖悠仁就来到了现场,沉重的氛围在他到来后消散得一干二净。

 

       他穿着姜黄色的连衣帽卫衣,脸上汗津津的,应该跑了好一会儿。

 

       虎杖悠仁是个元气又爽朗的男孩,情商很高,也特别会照顾人和维护人际关系,和他相处不管是谁都会很轻松。在他的面前你可以既可以当强势的姐姐,也可以对他撒娇展示脆弱的一面。

 

       “渴了吗?”你温柔笑着把已经快凉掉的咖啡递给他。

 

       虎杖悠仁不挑食,直接一饮而尽。

 

       伏黑惠的眉头皱了皱。

 

       “年纪大了后口味也变了不少,加了糖的咖啡果然还是太甜了。”你意有所指。

 

       伏黑惠是个很好的人,不了解他的人对他的第一印象一般都是冷酷的大帅哥,但他实际上细心又温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你不知道和他一起救济过多少流浪动物。你真的不忍心让他在你这棵树上吊死。

 

       他张了张口想要反驳你,却又说不出什么话,只得不死心的捏紧拳头。

 

        五条悟亦然如此,他强作镇定:“但你们还没在一起吧。”语气中的不甘谁都听得出来。

 

       他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以前你和他在一个公司时,如果和他分到一个工作小组,那绝对是效率最快的小组;遇到项目困难也能硬生生的消除困境。提起他这个人大家几乎都是一个答案,信任却不尊重。他虽然偶尔会很气人,但他的实力又确实很强,公司里的人多多少少都被他帮助过。

 

       自己看上过的男人怎么就都这么的死心眼?

 

       为了让两个好男人放弃你,所以你想到了一个好用又不吃亏的方法。

 

       你干脆轻扯了一下虎杖悠仁卫衣上的两根抽绳,他配合的弯下腰,以为你想对他说什么悄悄话。

 

       没想到你直接吻上了他的唇,除了僵住的他本人,其他两个男人周围的气压也瞬间变低。

 

        和喜欢的人接吻,咖啡再苦的味道也会变得很甜。

 

        “那么,现在在一起了。”你对他们说。

 

 

       和前任们不欢而散后,虎杖悠仁送你回家。

 

       进入小区之前的路上有一条樱花道,幽静又美好。

 

       你把这两个人的事情给虎杖悠仁说后,他悄悄看了你一眼,道:“我还以为是因为他们做了过分的事情,前辈才会选择分手。”。

 

        “我看男人的眼光一向很好。”

 

        听到你这句话,他好像有些不开心,从并行变成了落后你一步。

 

        眼看着目的地越来越近,他忍不住扯了扯你的衣角。

 

       “前辈今天没有骗我吧?”

 

        明明很不好意思,但还是认真的问出了口,这幅认真又可爱的模样狠狠的戳中了你内心。

 

       你停下脚步用小指勾住他的小指,拉拉扯扯间完成了一个誓约:“我从不会对恋人撒谎。”

 

】让他堕落吧 #梦 # #× # #夏油杰 # #骨忧太
杀了他们吧,忧太。”       0%     他知道还有骨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     当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关于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夏油杰 # #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物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过来的原因很简单,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
】中了奇怪的诅咒之后 #X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不存在的记忆/单人半兽化/双双半兽化/变小成10cm *写点甜的转换心情,但是四个小短文的风格可能有些反差? *///狗卷棘   ——不存在...
】关于那些社死瞬间 #X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社死是真的,但狗粮也是真的。 *ooc无逻辑,请勿上升角色。     //         暗恋二年级的前辈很久了...
】不及甜 #X #狗卷棘 # # #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甜甜的日常 *太喜欢情侣之间的互动了     /狗卷棘/          他脸上舌尖上的文晃眼一看,就像那种一圈接着一圈的...
】关于他衬衫上的口红印 #X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是小甜饼。 *梗来源于最近复刷的网王Q版。     //          他的白色衬衫上有一个口红印,在手臂位置...
】关于交往后的第一次kiss #X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是无逻辑的小甜饼。 *如果有喜欢dk的,可以往合集前翻,很多篇都是dk。   //          高专三年级的三位大...
】不同的亲吻方式 #X # # #狗卷棘 #
原作者:YUKISS光尘   *练一下吻技✘喜欢写吻✔ *当然还是四个小甜饼! *//狗卷棘/     //          的眼睛很好看,绝对是怪盗最青睐的那款...
】易感期● ● 钉崎野蔷薇● gb● 第四爱●
的样子。    冲他招手,“对,就是,过来。”    已经出了教室,站在门口死亡凝视着一步步靠近的。    “老、老师,觉得……”紧张到结巴起来。    动作真慢。...
】关于的男朋友 #X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又名夸一夸的男朋友? *四个短打小甜饼     //          元气十足,健气阳光,性格开朗……像一只脾气超好的...
【#】对他说三次分手 #X # # #狗卷棘 #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无逻辑短打 *有ooc 现实中不要这么玩!!!看看就好了!   朋友打赌输掉后抽到的惩罚,完成不了会被对方随意使唤一个月。规定...
】关于生理期 #X # # # #狗卷棘
原作者:YUKISS光尘   *///狗卷棘 *是快要被写烂的梗\但也有不疼的选项✔ *不管生理期疼不疼都请注意保暖~   /是被误解的生理期……          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