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悟X你】十八岁的五条悟能找到女朋友吗? #咒术回战乙女向 #男神X你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YUKISS光尘

 

*高专悟单人向/近9k有点长

*有两条命的天朝妹

*为了写这篇专门去看了怀玉和玉折,所以有点贴原著向,涉及剧透。

 

    十八岁的五条悟能找到女朋友吗?

    理智探讨,五条悟凭借着一米九的优越身高就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男人的水准了,再加上那张天国与日本混血的神颜更是锦上添花。

    所以从外表来看,谁都可能会单身,他绝对不可能。

    可现实就是这么让人意外,母胎solo十八年的确实是五条悟没错。

    谈恋爱?

    开玩笑,是一个人独享蛋糕不好还是祓除诅咒不好玩?为什么非要给自己找个对象添堵?

    五条悟说这句话的时候嘴里还塞着两颗水果糖,两边脸颊分别鼓起小小的一团,像只高傲的青蛙王子,就等着美丽动人的公主来亲他一口才能恢复英俊的容颜。

    显而易见,对于谈恋爱这件事,五条悟是不屑的。

    你今年十六岁,正儿八经的天朝小姑娘,至少跟着师父在山上修行了十年,也学会了很多东西。不说天下无敌,至少保命是绝对可以的。所以你师父掐指一算,再抚了抚不存在的白长须,神神叨叨的对你说该下山了。

    师父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脑袋不清醒,明明学的是祓除诅咒的术式,但他说得最多的却是算命先生时常会挂在嘴边的话。

    不过,据山上的村民说,你们祖上确实是有过算命先生。

    你是小时候被师父从草丛里捡到的,犹记得他那时说了一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又叹息的再补充了一句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恭喜你呀丫头,捡了一条命,所以现在是两条命了。”他最后将你抱在身前替你擦了擦脸上的脏污。

    总而言之,你没听懂他的话,也没觉得他的逻辑很鬼才,大概就只得知了自己多了一条命的事实。

    而现在让你下山,也是师父用着祖传的算命方式所算出的必走行程。他表情毫无异样,也没有提醒你小心,只是离开前向你说了一句“远离男人”。

    你自然没当回事,只是很兴奋终于要下山了,毕竟你老早就想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大山里,连顶嘴都没有便屁颠屁颠的收拾好了行李。

    唉……就是离开的那一刻,你还是有点不舍,抹了把眼泪对师父说:“我走了后您老要照顾好自己啊,年纪大了有个什么事都没人照料……”说到这里你顿了顿问道:“要不我还是别走了?”

    咒谁呢?

    师父:“滚!”

    听起来精气神比你还足。

    你放心了很多,撇了撇嘴角背着比自己还大的包袱踏上了下山的路。

    老人看着自家姑娘渐渐消失的背影,摇了摇头。

    这一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相见?

    下了山,你第一时间就拿着师父给你的卡去银行取钱。

    输入密码后,你倒吸一口凉气。

    靠!师父这也太抠了!卡里余额居然只有两万rmb。还说好好搓一顿,这下买个新手机住会儿酒店都去了一大半钱了。

    但为钱焦虑是不可能的,所以你没心没肺的躺在酒店软绵绵的大床上,又捧着新手机鼓捣了好一阵,最终被画风精美的日漫深深地吸引了好几天。

    看了这么几天的日漫,你当下就决定操着才学会的日语去日本看樱花。说走就走,你攥着最后一笔钱去买了机票飞往东京。

    ……

    怎么说呢……樱花好看是好看,但是为什么日本会有这么多的诅咒?

    你提着被你换成行李箱的衣物,漫无目的地游荡在东京市区,周围到处都弥漫着诅咒的气息。

    虽然很讨厌,可你总不可能见一个祓除一个吧,于是你眼不见心不烦地往东京内部走。

    樱花只是秒速五厘米,而诅咒却快得惊人。

    头上贴着硕大樱花朵的诅咒看起来格外漂亮,但偷袭你的行为却非常不“漂亮”。你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颜值的诅咒,下手的时候都有些小心。

    因为……你真的超想摘到那朵樱花,毕竟在诅咒未消散前才能碰到。

    看起来又粉又嫩的诅咒武力值极高,你本身就是怕受伤怕得不行的人,再加上想要那朵花,你竟然拖了整整半个小时才解决完诅咒。

    成功摸到的樱花在你手上不到两秒便悄然离去。

    五条悟坐在樱花树枝头旁观了许久,自然也看出了你打斗的方式,他不由得笑出声。

    太有趣了,害怕受伤的咒术师也太有耐心了。

    你仰头看他,刚想做个鬼脸,却被他的脸震了一下,错过了最佳时机。

    少年雪发蓝瞳,皮肤白皙,修长的手指夹着墨镜腿晃了晃,挑眉道:“咒术师?”

    你直觉他能解决你目前的困难状况,于是重重点头。

    他闻言仔细看了一遍你全身上下,以及破损不堪的行李,又道:“缺钱?”

    你连连点头。

    如果对方能解决这个基本的生存问题就好了。

    他从枝头跳下,弯着腰朝你缓缓凑近,脸都快要贴上你的脸了才停下。你也不觉得不自在,反而大大方方地直视了回去。

    他笑了:“五条悟,给我打工怎么样?”

    你消化了一下他这句话的信息,大概懂了是在告诉你他叫五条悟,帮他打工就有钱拿的意思。

    反正现在师父也不会管你了,无亲无故的,自己找工作也麻烦,这个找上门的工作不要白不要。

    所以你没理由不答应。

    进了高专,五条悟问你要不要入学。

    你一听读书头都大了,急忙摇头。读书是不可能读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他也没有劝你,只是说:“也是,毕竟你祓除诅咒的方式和我们完全不一样,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听到他的话你内心只有一个感受:这个五条悟果然有两下子。

    在高专里你第一个认识的是扎着丸子头刘海有些怪的男人,他眼睛弯成一条线,笑起来让人很有好感。

    但你却莫名感受到了一股违和感。

    笑着打了招呼后,你再下意识的看五条悟,却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难受到你差点没控制住表情。

    心脏仿佛被透明的线拉扯,呼吸道也被堵住的濒死感,四肢更是失去力气向地上倒去。

    五条悟皱眉适时的接住了你的身体。

    “她没事吧?”夏油杰有些担心。

    “去硝子那里看看。”说着,五条悟将你拦腰抱起。

    他可不希望才找的打工仔马上就翘辫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是饿晕了。”五条悟丝毫没有表情管理,笑得差点岔气。

    你一点也不尴尬,反正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你只是捧着装上乌冬面的碗使劲干饭,天大地大干饭最大。

    “老板,请问什么时候我能工作赚钱。”你擦了擦嘴角步入工作模式。

    毕竟你馋了好久池袋的同人周边。

    五条悟将墨镜微微下压,淡淡道:“等你好了就有工作,别才工作就挂了。还有,叫我名字就好。”

    “……嗯。”

    其实你的老板有点温柔?

    打工人打工魂,经过一个月的打工,你终于领到了你的第一份工资,刚想带着巨款出去逛池袋,却被五条悟扣押在了房间。

    “悟?”你不解。

    他清了清嗓子:“晚上吃火锅。”

    “哦。”所以和你去池袋有什么关系。

    他又说:“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做火锅,可大家很馋,你不是中国人嘛,所以……火锅应该比我们会做。”

    你拼命摆手三连:“我不会,我不行,别找我。”

    五条悟:“……”

    “涨一倍工资。”

    你立马瞎编:“我考了特级火锅证!”

    ……

    说起火锅,你确实是会做的,但做得很辣,不过也很香就是了。

    来吃火锅的人有很多,一年级的两位学弟也来了,二年级也是全体。

    不是你咒一年级的两位,他们真的太正常了,在充满着不正常的咒术师世界里。

    特别是叫灰原雄的那位……

    不过,正常也意味着好相处。

    你吃火锅属于爱吃辣,但又属于吃辣很菜的那类人。

    这次也好不意外的被辣椒辣得眼泪汪汪。

    红彤彤眼眶里泪水打转,五条悟刚想嘲笑你,就被这汪浸着星子的眼睛看得失神。

    比兔子的眼睛还要红,也还要可爱……

    他闷了一杯牛奶眼神飘忽。

    灰原雄见你如此难受,他细心的将解辣的奶给你满上,又拿了纸巾递给你。

    你连声谢谢,觉得这娃真的很有眼力见。

    他只是回之一笑,说是举手之劳。

    五条悟莫名有些不得劲,总觉得他哪里输掉了一样。

    旁观的夏油杰但笑不语。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相处,不得不说你对这个学校的人都还是挺有好感的。由于老板的缘故,你和二年级的玩得比较开,五条悟虽然幼稚,但为人还是不错的;夏油杰温柔体贴待人很有分寸,反而同性的硝子倒是有些看不透。

    不过这些都不影响你的工作。

    你的工作通常是与五条悟分开进行,但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他老是和你一起出任务。他祓除诅咒的方式很简单粗暴,害怕受伤的你通常半个小时才能解决的诅咒,在他这里只需几分钟,甚至一个术式就可以。饶是你,都有些不好意思拿如此高额的工资。

    你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向他说了这件事。他表情僵硬了一瞬,随后敲了敲你的额头。

    “这样还不好吗?笨死了。”

    面对老板,你敢怒不敢言,揉着额头微微嘟起嘴以示不满。

    他突然拦着你的腰飞了起来,与此同时地面被破开一个大洞,狰狞的诅咒破土而出。

    噫……好丑。

    你的表情不经透露出一丝嫌弃,一直用余光瞟着你的五条悟眼神一凌。

    下一秒诅咒就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悟好帅!”你拍手叫好。

    五条悟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结结巴巴道:“毕竟是,是我嘛。”

    少年的手臂还横在你的腰间,你们贴得毫无距离,微微一仰头就能看见他利落的下颚和弧形优美的唇瓣,他再一低头,你还能看见那双漂亮的蓝眸。

    心动的诱因有很多,而人类通常只需要抓住心动一瞬间就能完全沦陷。

    不知不觉间两双眼睛对视在一起了好久,欢快的鸟叫像是起哄的观众。

    两张脸蓦然红透。

    只是他揽着你腰间的手还是没有放开。

    五条悟很快就向你告白了。

    他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玫瑰,脸颊通红的走到你面前。

    “我喜欢你,和,和我交往吗?”有些结巴的告白让你无法想象是眼前这个人所能说出口的。

    也不知道哪个天才给他支的招让人大中午来告白,烈阳当空,人都恹恹的。

    你比起被告白的震撼更多的是怀疑他是不是中了奇怪的诅咒。

    可你又怕自己反问会伤害到这位纯情dk的心,于是你试探道:“今天没有出去祓除诅咒吧?”所以有没有中诅咒?

    他被你问得有些奇怪,但还是少有的老实道:“没。”因为他今天在准备告白。

    嘛……其实你也不是没有预感,只是,你没想到他会这么快,还以为悟的个性会别扭一阵呢。

    知道对方是真心的,那你也不能再和往常一样没轻没重地说话。

    所以你正色道:“抱歉,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五条悟手中的花跌落在地上,满眼不敢置信。

    他,五条悟,居然,被拒绝了!

    “所以说为什么会拒绝悟?你对他不是没感觉吧?”硝子用汤匙随意的搅着咖啡,单手撑着下巴。

    你毫不遮掩的肯定了你喜欢五条悟这件事。

    硝子有些惊讶,好奇地问:“那为什么拒绝他,听杰说他可是闹了好一阵的脾气。”

    你:“……他好像真能干出来。”

    “虽然这么说显得我很渣女,但我真心觉得和悟可以无悔的谈一场恋爱。不过,如果真的在一起过日子肯定是不太可行的。”你咬了咬吸管,正声道。

    硝子没忍住笑了:“所以已经考虑到这么多了吗?”

    你没有被她的打趣逗到恼羞成怒,而是坐直了身体,看着她的眼睛认认真真地继续道:“我也不是说他不好,只是悟一看就是那种只要和他谈恋爱就绝对不会放走对方的家伙吧!”

    硝子微微一愣,随即轻声道:“我还以为你这种大大咧咧的性格考虑不到这么多呢。”

    你无言地笑了笑。你没说的是,比起刚刚自己说的那种什么过日子的场面话,更多的还是因为师父的话和第一天相识自己就晕倒的“警告”。

    确实,你的性格看起来不像是能这么畏首畏尾的人,你虽然也嫌弃师父偶尔的神叨,但你知道他说的话有多准。

    五条悟被拒绝后,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自我怀疑的颓废情绪。

    但借酒浇愁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干了五瓶牛奶企图麻痹自己被伤害的脆弱心灵。

    “可恶!她明明就是喜欢我的!”五条悟喝到想吐的时候还打了一个嗝。朦胧的蓝眸里满满都是自我怀疑以及爱而不得的悲伤。

    夏油杰少有的对他产生了一丝怜爱,劝道:“别喝了,再喝真成傻子了。”

    五条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喝奶喝醉了,他晃悠悠的站起来推开门就往外走。夏油杰怕他出事,跟着后面一起走。

    五条悟最终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口,门牌上写着少女的名字,夏油杰松了口气便自行离开了。

    明明是傻白甜恋爱非得让这两人搞成你爱我我爱你但就是不能在一起的虐恋情深。

    五条悟气势汹汹的敲门。

    你被敲门声吵醒,踏着拖鞋一脸生无可恋地去开了门。还没来得及好好说一顿这个大半夜不睡觉跑来扰民的人,就被抱了个结结实实。

    你几乎是立刻认出了五条悟,因为他身上有着非常浓郁的甜香味儿,高专里除了他没谁会有这么小孩的味道。他抱着你的手臂紧紧地,毛茸茸的脑袋也靠在你的颈窝使劲蹭,嘴里不停地嚷嚷:

    “快点喜欢我!”

    “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好喜欢你呜……”

    五条悟的声音逐渐变得委屈,像一只委屈巴巴的猫。

    不是吧,真的哭了?

    你用着自己仅存的那么一点良心,用力推开黏在你身上的人,想看看他是不是真哭了。

    少年的脸颊绯红,墨镜也被不小心碰到了地上,又浓又密的白色睫毛颤了颤,睁开后的蓝眸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得不说,五条悟的脸真的很厉害,他什么都不用做,凭那张脸就能让人心软软,更别说本来就对他有非分之想的你。

    你用手捧着他的脸软声问他怎么了。

    他撅着嘴摇头,带着头发一飘一飘的,灯光也给他的眼睛渡上了一层波光粼粼。

    最后就这样直直的盯着你,一句话也没有说。

    虽然你看起来像是久经情场的老手,但实际上也没谈过什么恋爱,被喜欢的人这么一直看着,绕是你也有些不好意思。

    眼睛不由自主的闪躲着,捧着他脸的手也放了下来。

    脑子里疯狂想着找些什么话题缓解尴尬,却不曾想着被少年抵住了额头。

    “你喜欢我对吧。”他笃定地说。

    下意识的想要否认,却一个不小心抬头吻住了对方的唇。

    你心下一惊,刚想要离开,却不曾想到会被五条悟掌握了主动权,四片唇瓣被死死地贴在一起。你的力气本来就比他小,这下被亲得毫无抵抗力。

    他的吻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但由于喝过好几瓶奶,满嘴的奶腥味儿熏得你有些醉,双手不自觉的环住他的脖子,脚尖着地的配合。

    ……

    你看着在你身上睡着的人有些无言,抿了抿被亲得快破皮的唇,才动手将人连拖带拽的放在你的床上。帮着脱掉衣物后想着自己去硝子那里凑合一晚,结果却被他像抱着玩具熊一样抱在了怀里。

    他不让你走。

    许是天色太晚你太困,也或者是你本来就有着私心,假模假样地推了推,便心安理得地蜷缩在了他的怀里。

    “你要对我负责。”第二天一早,五条悟跟在你后面一直说着这句话。

    你被闹得头疼,自暴自弃道:“我没钱,负不起责。”

    “我有钱!你要多少就有多少……只要和我在一起就好了。”他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知道了你lsp的身份,这段时间在你面前再也没有戴过墨镜了。

    你叹了口气,停下步子对他道:“等我做完任务再回复你好吗?”

    他脱口而出:“我陪你去。”

    五条悟一去,几秒钟的事情,哪有时间让你逃避和思考。

    于是你一脸严肃:“不许跟过来!”

    他嘴角一撇刚想耍赖,手机铃声却适时响起。

    “夜蛾?”

    “......”

    “啧,OK。”

    从他那一脸烦闷的表情可以看出,应该是有什么棘手的任务了,虽然不应该,但你还是有些庆幸。

    他挂断电话朝你无可奈何道:“那就只好等任务结束了。”

    你表示自己会在任务结束后就给他答案的。

    他一步三回头的看你,最后一个没忍住凑到你面前,又趁你不注意快速的啾了一口脸颊,才迈着两条大长腿笑得像偷腥猫一样跑了。

    独留下你愣在原地,良久才反应过来,满脸绯红。

    怪了,昨晚被那么亲都没脸红,现在倒脸红了。

    天内理子,被挂了巨额悬赏的星浆体。

    此次五条悟和夏油杰的任务就是去保护她。

    想杀她的人太多了,两位dk一直处于精神紧绷状态。

    所幸,经过几场战斗,悬赏的时限已过,天内理子也毫发无损。本来两人都以为她无性命之忧,却不曾想着变数伏黑甚尓的出现。

    伏黑甚尔毫无咒力却打得两位最强毫无还手之力,甚至天内理子还在两位的保护下逝去了生命。不过,没有被补刀,在最后一刻领悟了术式反转的五条悟幸运的活了下来,并成功反杀了伏黑甚尔。

    他抱着天内理子回来,周围的教徒在大笑鼓掌,没有人在乎什么星浆体的死活。

    吵死了啊。

    “把这些家伙都宰了吧。”他的表情完全坏掉了,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闻讯过来,担心他的你有些不敢相认,和你一样的还有夏油。

    你不知道天内理子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天里一起经历了什么……但就算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里的人都太过于冷漠了。

    他们是教徒,本身就会被解散,杀了也没意义,夏油杰劝他。

    五条悟是有悲伤的,他抱着理子双眼空洞。

    咒术师的成长历程全是鲜血淋漓与不停重塑的世界观。

    他似乎不听劝,站在那里很固执。你喉头哽了哽,走上前问他。

    “可以把天内给我看一下吗?”

    他好像才发现你来了,表情却还是毫无波动,但也听话的将天内理子往你这里侧了侧身。

    穿着水手服,头发乱糟糟的,依稀能看出来扎过辫子,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个小角度。

    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性格大概是开朗的,如果没有死应该会有美好的未来。

    你能救。

    因为你有师父嘴里说出来很可笑的两条命。

    为了这样一个与你素不相识的女孩,你要救吗?

    如果是以前,你不会。

    但现在看着这样的五条悟,你居然会有这种愿意试一下的想法。

    “我好像可以救她。”你说。

    五条悟眼神一亮,他说:“麻烦你了。”

    他没有问你代价,也没有展露出对你的担心。

    你的情绪向来收发自如,负面情绪被你死死地压在心底。

    从他手里接过天内理子,微微笑了一下:“好。”

    ……

    成功了,你有些虚脱的蹲在地上缓了缓。

    也没忍住笑了笑,看来师父说得很对,你确实是有着两条命。

    女孩被你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再由等候一旁的硝子治疗,除了还未醒来,已变得与常人无异。

    你恢复得差不多时,硝子将你从地面拉了起来。

    “没事吧?”

    女孩子确实心细,她比其他人都要担忧你的“救”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当然不会有。

    你笑嘻嘻地说,最后在硝子面无表情之下又小声地说了一句,不过只能救这一次。

    推开医务室的门还没来得及展露笑颜,就被五条悟狠狠地拉进怀里。

    “好疼。”你皱着眉想推开他。

    他这才放柔了力气,一脸担忧与害怕。

    “抱歉,我……”

    他现在说什么都不是你想听的,你也不会把自己扔进这种窒息感里久久不出来。

    于是你用手指抵住他的唇:“天内已经没事了,后续你们能做到将她重换身份吧?”别在让她再经历这些了。

    五条悟张口想说些什么,但看着你的疲劳的眼睛,最终只是点头。

    你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恢复体力,眼角不经意间滑落泪水。

    你好像比想象中更喜欢他,可他现在并没有那么喜欢你。

    先喜欢就先输这句话真不靠谱。

    后来的整个夏天都有些苦热,但你依旧答应了他的交往。

    第二年的夏季才将这种微微涩甜的恋情冲刷成蜂蜜糖浆。

    他似乎更爱你了一点,只是你们的阶段还处于牵手,亲吻,拥抱……

    “要告别纯情处男的身份吗?”你拿着byt直白地问他。

    五条悟的脸唰的红透,张了张嘴可能是想说些什么你一点都不矜持的话,但最终说出口的是“要。”

    ……

    小情侣的动作太生涩了,两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程度大小的痕迹,尤其是他背上的抓痕和你全身上下的吻痕。

    于是托他的福,你成为了夏日还在裹得严严实实的第一人。

    “悟太过分了吧。”你满脸不开心地用电动小风扇驱逐炎热。

    他只是背上有抓痕,穿一件T恤就行了,而你要想遮住,就必须得穿得和秋季一样。

    他自知理亏,也没有顶嘴,只是眨巴着眼睛企图让你心软。

    你拍了拍他的脑袋表示下次不能这样了。

    那就是……还有下次的意思?

    五条悟重点在于此,开过荤后他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当然,你也一样。

    所以说情侣一旦开荤就会翻来覆去的做,做到这段时间你们像上了瘾一般的黏腻。

    灰原雄。

    他是悟的学弟,也是非常崇拜夏油杰的“小粉丝”。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隐约有过不好的预感,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快。

    收拾完诅咒抄着东西回高专时你才发现不对劲,静悄悄的恍若无人,心头涌上一阵不安,跟着直觉急忙跑向医务室。

    “他死了。”

    夏油杰坐在外面,双眼恍惚,看起来明显比上次天内理子的“死”更不好受。

    毕竟这是第二次了。

    天内理子的“死”本身就让夏油杰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动摇,他早已有些自我怀疑。

    再加上灰原同学死亡……你不敢想象他内心到底有多崩溃。

    你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也害怕每一句话都是火上浇油。

    尽管你和灰原并没有多熟,但一个经常笑的男孩逝去还是给了你一定的悲伤。见了最后一面后,你从医务室里出来,眼眶有些微红。

    五条悟是这个时候从背后抱住你的。

    他什么话也没说,呼吸间都有着满满的疲惫。

    你想,他会比你更难受吧,毕竟是相处已久的学弟。于是你转身仰头想要安慰他,却不曾想到会被那双了无波澜的蓝眸冷到了心底。

    “以后凡事都交给他一个人不就行了吗?”你的耳畔突兀地想起刚刚在医务室里七海的那句话。

    因为他是最强,所以大家几乎都是本能的信任他,所以也有着做不完的任务,所以他才会在你来日本的第一天就想着让你打工,好帮他分摊一些任务……每个人都信任他,每个人都在无意识的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这些微小的细节都逐步演变成密不透风的压力。他像是和每个人都在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屏障,情感不敢投入太多也不能太多,因为最强最不能被压垮。

    可他也会累,他的强大不支持他累,过于用脑过于用眼都会疼,他选择用甜食来弥补自己;他也很别扭,一边说着讨厌正论却一边不辞辛劳的完成高层布置的任务拯救人类。

    “悟,累吗?”你摸了摸他的脸颊轻声问他。

    五条悟怔了怔,许是不想骗你,也或许是故意想撒个娇,他压低声音道:“累。”

    “那么你可以依靠我。”你抱着他的腰拍了拍他的背。

    就算是蹩脚的用着这样初级的安慰方式,五条悟还是被你戳中了心中的柔软。

    他觉得恋爱太奇妙了,自己从一直以来习惯性的自我消化情绪,变成了现在这种想要朝对方撒娇,想要安慰,想要拥抱……的种种“软弱”行为。

    五条悟捂着脸说了一句“可恶”,又用着不会骗人的身体像长长软软的面条一样挂在你身上。

    你很喜欢这样对你不设防的他,但也有了略微的难过。

    想要他的青春“正确”的逝去,希望他的青春永远有着本来该有人的人陪伴。师父说得对,有得必有失,有因必有果。

    被恋爱磨掉的任性,此时又悄悄回来了,你弯了弯眼睛问他:

    “悟想要灰原同学复活吗?”

    五条悟表情蓦地冷了下来,整个人也从你身上离开站直,他一字一句地告诫你:“不要做傻事。”

    他是真的比上一次更爱你了。

    你脸上丝毫看不出什么异样,甚至还少有的对他撒了娇:“我怎么可能做傻事,笨蛋悟想太多了。”

    少女的眼睛里完全没有什么不对劲的情绪,加上回想起第一次相遇时,因为怕受伤,愣是把分分钟能解决的诅咒拖了半个小时的壮举,五条悟不由得为自己想多的想法感到很傻。

    他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你看着他说完就要带着你离开的架势,停下脚步扯住他的手。

    少年掌心的热度将你微凉的手变得温暖,你几不可察的嘴角上扬了几分。

    “悟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少女刻意变得柔和的声音让五条悟恍惚了一瞬,高专建筑偏古,实木房梁上装饰用的红色丝线跟着清风飘荡,你被这般红色衬得有些惑人。

    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缓缓吐出一个字:“想。”

    那就没办法了,你怎么可能不满足他呢?

    ……

    灰原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你道谢,第二件事则是去找他最喜欢的学长。

    同样的夏天同样的地点,不同的人与不同处境的你。

    太傻了,你自己也觉得自己很傻,但至少挽留了一下他的青春。

    你从未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也不会自负的认为救了一个灰原雄后他的青春就不会再随着时光流逝。但你希冀着,希冀着属于他的青春能再长一点,可以在漫长而又孤独的岁月里成为一段有温度的慰藉。

    你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五条悟。

    你清楚地知道,他不是那种沉浸在过去在悲伤里无法走出的人。

    只是有些不甘呢……

    你也想留在他的青春里,也想再和他度过每一个夏天。

    今年的夏天一点也不热,反而凉到你打了一个哆嗦。幸好,在失去意识之前你感受到了师父当年抱着你的温暖。

    对不起啊……师父。

    十八岁的五条悟能找到女朋友吗?

    能。

    但也弄丢了。

 

】寡王和寡王在一起? #夏油杰 #家入硝子 #x
原作者:酆泽漆   ※幼稚鬼DKx恶劣而不自知 ※是一对在一起后别人会大跌眼镜,然后谢天谢地他们没有祸害别人情侣     (一)     “杰有女朋友了。”     哐当——     ...
X世界 (反穿) # #X
最受欢迎“疯批美人”设定,难怪最近各个社交软件都被刷屏了。     打了个哈欠按下平板第七集暂停键,又往后伸了伸懒腰。     老实说看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太喜欢角色,可能是其他...
X】愈合 # #X # *he小甜饼
特级更棘手诅咒。     选择是近,对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诅咒很快就被按在墙上失去了攻击力。     但有一点迷惑,老师直接用自己几个式之一,或者领域展开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
】早餐店老板娘可以拥有神仙爱情x #x我 #无脑小甜饼
原作者:其嗔   *x我 无脑小甜饼 *ooc归我归我    白头发那个人真很难伺候。   开早餐店第三个月,白头发那个人统共来了几,今天是嫌豆浆不够甜,昨天是粥太稀,大前天说玉子烧...
】我神明 # #x
。   更多时候,他留给我是背影。   时一米左右身高到如今已窜起来厘米左右。儿时表哥带着期望话语也变为了现实。他,成为了顶梁柱。   一片漆黑墨镜,连轴转动时间...
】IF线 如果二那年没有拒绝日本 #×
一个人心跳。   第二天完全找不到人在哪里,然后在发了被已阅不简讯以后,得到了一句“我在出任务”回复。   这一跑就是三四年。     04 谢邀,人在高专,刚出校长办公室被...
】我青春奇妙恋爱物语 # #x
惊讶程度比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灵这玩意还要令人震惊。 他自来熟过来牵起我手,拽住呆滞教室,“不拒绝,就是同意了。”   于是,我就这样和交往起来。     9. 其实交往后...
×】如果我们是平等 # #×
?   不是对不对事情,我解释,第一,这里是寝,大家都休息了,这么大声会把大家都吵醒;第二,是未来家主,不可以对一个侍从这么上心;第三,就算不在意这件事情,也是有别的,,从我身上下去...
X】兄妹关系? # #X *伪黑化(更多是占有欲)
被满足。相应家也动起了歪心思,如果身上强大力量传承下来该多好……         所以在出生后这几年里,他们一直在界里找着天赋极强女孩,希望让后代继承天赋这件事...
××卡卡西】我两个老师同时我告白● 旗木卡卡西●X●火影忍者
迅速地晃了一下,示意   被震撼得秒内没有回过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看来这局我又赢了呢” 假惺惺地卡卡西道歉   “什……原……原来,老师竟然是童颜系……” 喜欢成熟款...
】当兴奋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x妳 #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夏油杰
旁边,他顺理成章成为了陪聊天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一个男生跟着前辈七海一起学习。   “Y/N有没有看最新啊?那个展开真...
】追寻 # #x
年,而少爷依旧是名副其实最强师。在母校任职之余还要负责摆平一些其他师难以祓除诅咒。   十二月雪花第一次飘落下来时,我他告白了。   时第一次初见,他坐在高高的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