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你自以为是团宠没想到是“团厌”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酆泽漆

  

全员存活he咒灵咒术师共存的平行世界线

沙雕迫害文

团厌的原因是你总能打出【只有自己没有被伤害的结局】

#五条悟 #夏油杰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伏黑惠 #钉崎野蔷薇

 

  (一)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很讨厌。”

 

  听到硝子的提问你简直笑出声。

 

  “怎么可能,我对你们多好。”

 

  “……”硝子抽根烟想冷静冷静,她把烟叼进嘴里后就听见你笑着道:

 

  “硝子啊,为了阻止你吸烟,所有烟头我涂上了502。”

  

  “……格桑你必死。”

  

  (二)

  

  笑死,根本打不到。

  

  你的术式是瞬移,一秒就逃离现场。

  

  团厌?

  

  怎么可能。

  

  你笑着跟教室里的夏油杰和可爱的学生们打招呼。

  

  “……格桑……怎么来了?”夏油杰皱眉。

  

  学生们安静如鸡。

  

  “哎,我为什么不能来啊!”你毫无自觉地走进去坐到中间,然后一巴掌拍在虎杖悠仁肩膀上:“哟,这不宿傩吗?多久了还没分离出来。”

  

  虎杖悠仁脸上裂开一张嘴:“滚远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的就和痞老板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教室回荡着你的笑容,让其他人也没忍住。

  

  “……”

  

  虎杖悠仁悄声:“桑姐,他要出来了。”

  

  “破壳而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于是教室被你们毁掉了,在众人灰头土脸面如死灰的从砖块下爬出时,你笑着揽着两面宿傩和他约定等他彻底分裂出来一定和他痛痛快快打一架。

  

  两面宿傩两眼一闭,看你一眼都觉得污了眼睛,直接还没到一分钟就把虎杖悠仁放出来了。

  

  “桑姐……”

  

  “哦,悠仁,你怎么还是这么矮啊?”你笑眯眯地问。

  

  “……”

  

  “哎对了对了,我发现割双眼皮可以让眼睛变大,杰你也割一个去?”

  

  “……”

  

  “惠,忘了和你说了,你养的兔子被我和你爹炖了。”

  

  “……”

  

  众人:(▼皿▼#)

  

  “对了悟呢?”

  

  众人:“办公室。”

  

  看着你消失的背影,悠仁敬佩的朝钉崎野蔷薇竖起大拇指:“太强了,居然将存在感将至最低,桑姐都没发现你。”

  

  “习惯了。”野蔷薇发出充满沧桑年岁的声音。

  

  (三)

  

  “悟!”

  

  “噗,咳咳咳!”

  

  五条悟向你比划。

  

  “噎着了?”你啪的给他背上来了一记。

  

  “……我是说,给我倒杯水。”

  

  “嗨,没啥区别。”你大刀阔斧坐他对面,疑惑:“你猫猫祟祟干什么呢?”

  

  “……啊哈哈哈,说起来最近居然出现了咒灵犯罪现象——”

  

  “两个小时前我解决了。”

  

  “对了,杰他——”

  

  “一分钟前刚见完。”

  

  “两面宿傩——”

  

  “打了一架毁了间教室,作为穿一个裤子长大的兄弟你会帮我抵御夜蛾的对吧?”

  

  “……”

  

  五条悟猛地戴上眼罩:“我要去外国出——”

  

  “飞机票我订好了,明天的,行李也收拾好了,乙骨忧太也‘很情愿’的答应接应我了。”你晃了晃手机截下的图。

  

  “……好吧我吃完了×××买的甜品,没有给你留。”

  

  “好家伙我就知道,这么慌乱连假图也没认出。”你把截图放大。

  

  “?我们之间的信任已经是这样脆弱了吗?你居然用假图骗我?”五条悟嘤嘤哭泣。

  

  “我可以让它变成真的。”

  

  五条悟瘫成了猫饼。

  

  你rua了他一把毛,然后像个渣男一样抽身走人。

  

  (四)

  

  “所以我怎么可能被讨厌嘛!”你像个大爷一样抢了脑花的座位,把脚搁在他们好不容易绘出的所有咒术师据点的地图上。

  

  脑花:欲言又止。

  

  真人十分臭屁的给你捶腿:“是啊是啊,桑姐。”

  

  漏瑚:“太过——”

  

  你把手按在了他的头上,支着下巴笑眯眯道:“有意见?”

  

  “……没有,桑姐。”

  

  里梅上前:“之前您承诺的把宿傩大人放出来这事——”

  

  “哦,他拒绝了。”

  

  “什——”

  

  “之前问他怎么还是出不来,他让我滚远点,这不是拒绝是什么?”

  

  里梅:隐忍。

  

  胀相:“那么大人,我的弟弟们……”

  

  “哎?什么什么,你有弟弟吗?”

  

  胀相:隐忍。

  

  花御识趣的把令人心情变好的花朵送给你:“大人今天心情不好吗?”

  

  “所以,我真的是团厌吗?”你问。

  

  “怎么会呢。”

  

  你舒展眉心,接过了花朵。

  

  然后花朵迅速凋谢。

  

  “……”

  “……”

  

  脑花忍不住叹气:“大人,既然如此,不如让我把讨厌您的咒术师铲——”

  

  “小心我掀你脑壳。”

  

  脑花闭嘴了。

  

  你把真人拎到一边颇有些郁闷的离开。

  

  咒灵们松了口气,然后在你又回来的身影下咳嗽出声。

  

  (五)

  

  “没错你就是很让人讨厌——唔啊,哈,嗯,别打,别打了!!”

  

  你坐在禅院直哉身上舒出一口气:“嗨,找个理由打你而已,这么多次了你还是上当,看来很喜欢被打啊你。”

 

  “……额么(恶魔)!”禅院直哉肿着脸口齿不清。

  

  “在夸我吗?我想想,一定是夸桑姐真帅吧?”

  

  “呸!”

  

  之后又被打了一顿。

  

  你拍了拍手在他幽怨的目光下扬长而去。

  

  (六)

  

  “所以这么在意这个干什么。”伏黑甚尔喝了口酒。

  

  “倒也不是。”你拧着眉反驳。

  

  “只是如果是团厌事情会变得麻烦,毕竟小时候偷偷吃光悟的甜品告诉他是被天使吃了,直到高专时他还一直深信不疑、一直说杰小眼睛还悄咪咪给他预约了个整形医生准备改天打晕开双眼皮、三番五次嘲讽两面宿傩还在他露出眼睛嘴时画个痞老板拍下来发群里,但他丝毫不知、把甚尔你女装执行任务时的照片裱起来挂在家里,每个人都基本看过……”

  

  “等等,最后那个是什么鬼?”

  

  “……”你卡壳。

  

  伏黑甚尔深吸一口气:“关于精神损失……”

  

  “用全部还没发出去的你的女装图抵消。”

  

  “???你知道吗我现在只想把你小脑袋敲烂。”

  

  “别啊甚哥。”你把钱拍桌上“好了,给我分析分析……”

  

  “得出的结论是每个人都想敲烂你的头。”

  

  你若有所思:“所以现在没有敲烂果然是他们太弱了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伏黑甚尔收钱的手顿住,不忍直视:“以后别说我是你情商老师。”

  

  (七)

  

  你一直觉得只要五条悟不变成团厌团里的一员你就继续能快乐。

  

  因为五条悟武力第一,你和宿傩第二。

  

  结果因为一件事情爆发了。

  

  起因是五条悟上厕所没带纸让你到宿舍扔给他。

  

  你回了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悟你太废了自家厕所都能因不带纸被困。

  

  点了群发。

  

  于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一天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五条悟脑内循环。

  

  于是他忍无可忍的要批判你。

  

  你看着围着你的一群人,投降似的举手。

  

  “所以啊,格桑真的变成团厌了哦?”五条悟冷漠道。

  

  “真的假的?”

  

  你看着大家冷漠的眼神。

  

  “……啊?”

  

  “因为格桑太过分了,是——”

  

  啪嗒啪嗒。

  

  你眼中的泪落了下来。

  

  ……

  

  “……开玩笑的啊!”五条悟手舞足蹈。

  

  “并不是讨厌啊。”夏油杰摸了摸你的头,叹了口气。

  

  “这就哭了?废死了!别哭了让人心烦。”两面宿傩嚷嚷。

  

  ……

  

  你捂着脸:“之前的事……”

  

  “既往不咎好了吧?”伏黑甚尔抓了抓头发。

  

  “夜蛾校长让写的一万字检讨……”

  

  “我们帮忙好了吧?”

  

  “那我……”

  

  “团宠,团宠好了吧?”硝子无奈道:“当初逗你玩儿而已啊。”

  

  “哦。”

  

  你冷漠的放下手。

  

  根本没有哭啊!!!!

  

  你站起来拍拍衣服,大爷似的不耐烦道:“那各位让让,我给各位发稿子。”

  

  (〝▼皿▼)

 

】穿进文当“主” # #五条悟
原作者:彻十涯   ★并没有主这种东西 ★穿越妹x五条悟 ★全员HE世界线 ★撞梗致歉 ★可以的话↓   穿越了。   穿越到了喜欢的番——《》里。   还突然冒出来的所谓的“主...
【禅院直哉x】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猫猫在一起吗?(后篇) #
。 “哈,亏知道我谁啊,女人,果然对我痴情不……” 男人的话都还说完,已经嚷嚷了起来。 “不、不要直哉,我要甚尔,不要直哉!” 直哉:??   这个梦怎么这么真实啊,而且好不容易梦到...
【禅院直哉x】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猫猫在一起吗?(前篇) #
原作者:ミカドド   -禅院直哉x -太子爷反穿,152被真希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了家 -个甚推+梦 -有后续(。)   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猫猫在...
】当他们以为恋爱了 #
一样。” 被杀掉真的太好了,说真的,刚刚一直以为自己的生命要定格在十六岁了。 夏油先生……好像不会杀师?   回忆结束,想起来那种压迫感更坚定了自己什么都不会说的想法。 “点错了,真的。”一...
以为穿到小排球的不相信五条不黑尾 #五条悟
眼中的绝望过于明显,周围的气氛压抑到让原本只想买个甜点当手信就走人的五条悟忍住走来。      “那边的小姑娘,需要帮忙吗?”对方戴着黑色的眼罩却还能走路不扑街,头发也反重力地全部立起,这些...
【五悠】见过最有战斗力男粉什么样的? # #虎杖悠仁 #五条悟
by/ 点点句   ★知乎体 ★粉丝5/明星u ★有拟角色,ooc味儿略重   见过最有战斗力的男粉什么样的? 最近看到xx粉丝的迷惑发炎,我身边也有一个xx粉,还是个男粉,追起星来我都害怕...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谁在装B #骨忧太x
骨每个月都会有一段固定的时间低血糖和身体不适。   眼前的灵瞬间被一分为二,骨忧太流畅收刀入鞘,甚至看清楚他拔刀的动作。一肚子的彩虹屁正准备好鼓吹骨,走近时他突然方向倾倒...
【五条悟×】所以斯拉格霍恩维奇到底谁啊!!! # #男神×
条悟背对着我好像已经睡着了发出了大声的呼吸声。我知道他睡着呢,他自己不知道他睡着的时候呼吸声不像常人一样很大声而是几乎没有声音,大概师养成的习惯。   但是我不能露馅,我得让他以为我觉得他...
【五条悟×】如果我们平等的 # #男神×
?   5. 十四岁。   该长大了。   当我说吧。   那天过生日,已经十四岁,已经一级师,身份尊贵实力强劲,举办生日宴的时候礼物堆了一屋子。我知道不喜欢,但是不至于直接玩失|踪,悟...
】总之就非常无语 # #五条悟 #狗卷棘 #夏油杰 #男神x
满不在乎地眯着眼,反正不了解那种感觉啦,身为beta的什么都感觉不到的啊。   抱着满怀的金枪鱼饭快速地回到狗卷棘的房间。   这个公寓里住的都omega,几乎每个房门边上都有猛男猛西装...
玫瑰少女 (/原) 五条悟x她 ●
灵,完全不同于人类的存在,但在我眼里,她就我最喜欢的女孩。”   莎莎似懂非懂。   看着她心神不宁离开的背影,骨不知怎么事,直觉冲脑,多思考直接冲莎莎大喊:“莎莎小姐…或许可以直接问五...
】狗卷棘x★他会不高兴怎么想都太过天然的错●
。   想要再讨一个吻的后半截话,被狗卷棘堵的嘴里。   原来、和喜欢的人接吻这样的感觉。   唇齿间都梅子酒的清香,还有属于“狗卷棘”的清爽的味道。尝到他的舌尖,然后小心翼翼去描绘他舌面上的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