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咒术回战乙女向】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伏黑甚尔 #夏油杰 #五条悟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酆泽漆

 

※表面温润无害,实则冷漠的你

※你是普通人

※苏苏苏!

 

  (一)

 

  糖果小姐的店里总是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很多人都喜欢来糖果小姐家买甜品,因为糖果小姐的糖果最受欢迎,所以大家都叫她这个称呼了。

 

  今天糖果小姐店里来了一位眼睛里装着蓝天的顾客。

 

  “哟。”

 

  看起来是糖果小姐的熟人呢。

 

  你笑着向这个人打招呼:“好久不见,悟。”

 

  “已经没看见我很久了吧,但你都没有给我打过一次电话问候呢。”五条悟一只手按住柜台,眼睛里带着笑意——表面上。

 

  “哎?悟是个小孩子吗?大人不会走丢哦?”

 

  “不对哦。”

 

  他在你疑问的目光下无所谓的笑了笑“算了,不过这次,我是真的差点走丢哦。”

 

  “是吗?”你把他喜欢吃的甜点端到柜台上,一边问“那么我们的大朋友是怎么走丢的呢?”

 

  “被关进盒子里了哦,很黑很黑——”五条悟顿住,没再讲下去,而是又挑了个话题“话说我们真的没可能了吗?糖果小姐~”

 

  是的,这是你的前男友。

 

  “不行的哦。”你笑着回答,然后似乎在对待一个说错话的小朋友一样的态度敲了敲他的额头“这可不是童话或是小说呢。”

 

  五条悟沉默。

 

  实则你们分手的原因也没有太狗血,就是普普通通不合适分了而已。

 

  硬要说的话,那就当你是个渣好了。

 

  说起来,你的前男友们除了他都死了呢。

 

 

  (二)

 

  糖果小姐笑容很甜,每个人都这么说:“是个很治愈的笑容呢。”

 

  于是糖果小姐靠着这个人畜无害好欺负的外表和笑容骗回了一条“杜宾犬”。

 

  让你回忆一下。

 

  嗯……那个时候你似乎是个高中生呢。

 

  “杜宾犬”实在好骗,你给点钱他就会任你为所欲为——也不是,顶多叫他帮你写写作业,帮你洗洗校服,帮你看一下你娇弱温顺的母亲的花店。

 

  你的母亲是一个纯粹的菟丝花,她之前嫁给了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据母亲说是什么咒术师,还是个大家族的嫡子。可惜他们——或者说那个阶层的人都反对咒术师和一个普通人在一起,但由于多巴胺未消,他们顶着压力在一起了。

 

  尽管他喜爱母亲,但还是又娶了一两个妾室,并且对母亲的爱意慢慢淡掉了。

 

  直到母亲生下了一个毫无咒力的女孩儿,他的家族终于抓着把柄,在你四岁时逼迫他把母亲赶走。

 

  结局可想而知,已经没什么感情的男人稍微反抗几下后就把母亲送走了,不过还好良心未泯,给了母亲这个花店维持生活,并且每个月寄一些钱。

 

  这些钱在他们眼里是小数目,而对于她们嘛……

 

  嘘,这件事是保密状态,前男友都不知道你了解咒术界哦。

 

  母亲总是这么柔软,她不会反抗,逆来顺受,像个面团,任由周围的大人对她指指点点,小孩儿对你的嘲笑与欺负。

 

  之前她依赖着那个男人,现在随着你渐渐长大,她就依赖于你。

 

  你可怜她,又恨她。

 

  她总是妥协,将所有东西包括自己,包括你,作为讨好别人的工具。

 

  在家族里对你不闻不问,每次你躲在阴暗角落里看到的,是她挽着男人的温声细语的样子。

 

  在这里她依然视而不见,她什么都怕,于是她什么都不管。

 

  你上国中后伤痕随年龄而增加,再到后来越来越少,她看不见,她永远躲在象牙塔的玫瑰,直到腐烂也只能呆在里面。

 

  你能怎么办,只能护着这朵玫瑰。

 

  “杜宾犬”叫甚尔,他惊讶于你花钱只是让他当个保姆,最开始各种挑·逗你,结果在你温温柔柔的笑中败下阵来。

 

  你不喜欢花,也不喜欢这座城市。

 

  但在选报志愿时,母亲哭着哀求你,你就选了个这座城市的大学,不好不烂普普通通。

 

  “啧,以你的成绩能上比这更好的大学吧?”甚尔皱眉不解。

 

  你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我的母亲很可怜。”超级可怜,她只剩我一个了,我走了,菟丝花就会枯萎呢。

 

  他咂了下舌,只觉得你蠢。

 

  后来大学毕业,你在街对面开了家糖果店。甚尔是你的第一个试吃对象。

 

  他不情不愿:“我不喜欢甜腻的东西。”

 

  “我加钱。”你笑眯眯地托着下巴。

 

  他拜倒在金钱的裙摆下,于是甜甜却不腻的味道充斥在口腔。

 

  “这是我对甚尔的爱哦,永远不会腻掉。”

 

  你说出了像告白一样的话。

 

  他抬眸看向你。

 

  你知道甚尔,是禅院家的,被家族排斥于是很果断的脱离家族。但很显然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心理创伤。

 

  他不知道你,他只知道你是个又傻又善良的普通人。

 

  只知道你会为他留一盏灯,节日为他送上好看的花和卡片;

 

  只知道你是个会喂流浪猫猫粮,会尽所能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的冤大头。

 

  他拒绝了。

 

  “别靠我太近。”他扯了扯带着疤痕的嘴角。

 

  “哎,被拒绝了太伤心了。”

 

  “……好好听啊你。”

 

  “无所谓嘛,无论怎样甚尔都只会是甚尔,独一无二的甚尔。”

 

  你在他一瞬间失神时吻了他的眉心。

 

  你发现,你很喜欢脆弱的东西。

 

  在此之后,你们关系完全没有变化,直到你的母亲逝去。

 

  很突然,啪的一下她就倒在了地上。医生说是猝死。

 

  葬礼上只有你和甚尔两个人。

 

  “节哀。”他象征性的安慰你,口袋里还贴心的装着纸巾,等待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时给你。

 

  但你没有哭,脸上的表情维持在一种古怪的悲伤上。

 

  “我觉得难过,又并不觉得有什么。”你缓缓开口。

 

  “真可怜啊,我的母亲。”

 

  他突然意识到你似乎并不是表面表现出来的这样。

 

  甚尔是一条“杜宾犬”,很凶,遭到伤害后就很难相信别人。

 

  但你觉得一定有什么人将这条犬再次驯服。

 

  那一定是比母亲更美好的人,而且也不是你这种伪善。

 

  你也很想遇到这样的人呀。

 

  *

 

  实际上你们都没有开口承认和对方在谈恋爱,但你还是把他定为男友。

 

  “杜宾犬”允许你摸他的头,愿意被你投喂,接受你送的礼物,有时他也时不时带回奇怪的东西来当回报。

 

  到后来你们断了金钱关系他有时也会来你的店里坐下——你怀疑大部分原因是你从不收他的钱。

 

  “我要章鱼小丸子……”

 

  “没有那种东西啦。”

 

  “哎——你这里什么都没有嘛。”

 

  “……糖果店怎么可能有你说的东西,蛋糕甜点可以吗?”

 

  “可是我不想吃那种东西哎。”

 

  最后还是给他点了外卖。

 

  其实他明明就喜欢你的糖果,在完成最后一次任务前还要了一袋,告诉你他有很长时间不能来了。

 

  当时真就以为他跑到别处了,直到在咒术界的“朋友”和你说天与咒缚被六眼杀掉了。

 

  当时第一个想法是:他有吃完那袋糖果吗?

 

 

  (三)

 

  你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离别的人,对甚尔也只能到达喜欢的程度。

 

  总之,你的第一场恋爱就这样结束了。

 

  稍微有些抱歉呢。

 

  第二位也喜欢吃糖果,但他只是为了舒缓一下令人作呕的味道。

 

  他慢慢成了这里的老顾客,你们渐渐交谈起来后发现彼此相同的爱好很多。

 

  不过直到和他交往时他都没有告诉你他的事情。

 

  但是一个“夏油杰”的名字足以让你知道全部。

 

  是六眼的朋友。

 

  不得不感慨世界真小。

 

  夏油杰是温和疏离类型的,但你不知道他自己发现没有——他面对你们这种普通人时总带着一些悲怜。

 

  高高在上的,可怜。

 

  一瞬间让你想起了你的那个父亲,曾经他在你母亲死后的第二天来到花店,然后带着这种感情叹息一声:“我很难过。”

 

  几乎你就肯定,夏油杰他如果一直这个样子会走歪。

 

  不过,你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你什么都不知道。

 

  当你问到他的理想时,他回答:“保护所有弱小的人。”

 

  “我也在内?”

 

  “是的。”

 

  “那么恶人呢?”

 

  “除了恶人。”

 

  “那么你怎么分辨他是不是恶人。”

 

  “怎么会分辨不出来呢?”他略带惊讶的看向你,好似你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

 

  怎么可能轻易分辨出来呢?

 

  于是你答:“一个人捐了很多钱给贫困区,也做了很多善事,但他的钱是走·黑得来的,你会保护他吗?另一个人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好人,但他因为身体缺陷受尽嘲讽凌辱,最后他忍不住杀光了所有侮辱过他的人,他是坏人吗?”

 

  他答不上来了。

 

  夏油杰是一个很傻的善者,他不了解人性险恶,却想要救所有人,但他又不肯将普通人看作同等地位的存在,只是一昧带着悲怜张开翅膀为他以为柔弱的人挡下攻击。

 

  但他又不想想咒灵这么可怕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人类,难道只是因为咒术师的保护?

 

  嘛嘛。

 

  “所以杰要拯救所有弱者的话首先得做好心理准备哦——那么第一步先从吃一颗糖果开始吧!”你用着轻松的语调缓解了气氛。

 

  他失笑,然后接受了你投喂的糖果。

 

  一向面对你都笑眯眯的杰也会有悲伤的时候,第一次是消失好几天后跑来盯着你眼睛都不眨一下,你打了烊,收拾了一下店里,给养的花浇完水,投喂定点跑来店门口讨要食物的流浪猫猫狗狗后他还是维持那个姿势盯着你看,目光有些阴沉,你像没看见一样招呼他吃小甜饼。第二次他一整个下午都窝在你怀里不想动弹,用沙哑的嗓音和你说:他的一个后辈去世了。

 

  你拍了拍他的后背,低声道:“节哀。”

 

  他在某一瞬间确实是哭了,你也感觉到——他开始对自己的理想产生怀疑。

 

  只不过没有第三次了。

 

  因为他想杀了你。

 

  带着一身血迹很冷静的做了个手势,你猜他布下了“帐”

 

  然后他掐住你的脖子将你抵在柜台上。

 

  他疑惑道:“不问我为什么吗?”

 

  他杀那些猴子时,他们不断的问为什么,他杀他的父母时,他们也不断的问这个问题。

 

  “大约猜到——”你温温柔柔笑起来“杰,是被自己的单纯伤害到的可怜鬼。”

 

  他生气一般的加大力气。

 

  他听别人都叫你糖果小姐,于是他也这么叫你,现在忽然发现他似乎不知道你的姓名。

 

  你是个骗子。

 

  现在回想,你并不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喜欢他,你知道他的困苦知道他的挣扎,但你视而不见,只是一昧告诉他“会好起来的”“听从内心”“做自己”

 

  但他不怪你,他很喜欢你,即使你是个猴子,没关系,他虽然抹掉你的存在,但会在回忆中留下你的名字。

 

  “我爱你。”他轻轻对你道“但可惜你的能力不允许我留下你。”

 

  窒息感连带让你的视力也模糊起来,你依稀看见了你的母亲向你伸手,向你道歉,说要带你走。她身旁有一条杜宾……

 

  不过是幻觉。

 

  你任由他们消散。

 

  你还不想死,也不想见到逝去的人。

 

  你松开了抓着他手腕的手,环住了他的背,他对你这种弱者毫无警惕,你亮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刀。

 

  “唔。”他闷哼,却不松手,而是畅快的笑出来“那就让我们看看谁先死吧?小姐?”

 

  谁要和你一起死。

 

  迟来援救者破开了帐。

 

  “啊呀?”夏油杰略微惊讶,充满遗憾的对你说“看来只能下次再来了。”

 

  他把你扔向准备发动咒力的五条悟,将背后的刀拔出来,趁着你扰乱五条悟的招式逃了出去。

 

  你咳嗽着,觉得喉咙像被火烧一样灼痛。

 

  “没事吧?小姐。”

 

  戴着墨镜的人有些轻快的语气好像并不把刚刚的事放在心上。

 

  “为了保证小姐的安全,我们会派几个人来,不必担心。”

 

 

  (四)

 

  你并不为夏油杰这样对待自己而难过。

 

  “我可怜他。”你对五条悟如此道。

 

  五条悟表情微妙:“你就是杰的女朋友吧?”

 

  “可惜他同我分手了。”

 

  和五条悟交往完全是个意外。

 

  他沉浸在好友离去的悲哀中,以为你同他一样,总是和你回忆夏油杰,听你讲一些夏油杰不会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

 

  你总是有种被渣男甩掉的两个前女友报团取暖的感觉。

 

  但你只是遗憾伤感于他的离去和堕落。

 

  显然五条悟不认为,他对外人不显露的难过在你面前淋漓尽致,他毫无忌惮的大骂夏油杰,骂高层,然后再凄凄惨惨的难过一番。

 

  他太鲜活,像张抽象画,实在让生活在水墨画里的你大为惊奇。

  

  夏油杰很聪明,躲来躲去躲了好几年也没让五条悟抓住。

  

  那天五条悟一边吃着草莓大福一边说了句:“杰死了。”

  

  你愣了一下,反射性道:“节哀。”

  

  “别搞得自己像局外人啊。”他说着,你觉得他其实也知道你压根没那么喜欢夏油杰,但他需要一个发泄口。

  

  “抱歉。但是我确实没有太多的悲伤。”

  

  “……”

  

  他放下勺子,靠在椅背上,他扯了扯绑着眼睛的绷带,带着一点点报复的情绪“要不要和我试试?”

  

  你挑了挑眉。

  

  然后出乎他意料的同意了。

  

  总之当时五条悟是一脸复杂,欲言又止了好几次,你都无视。

  

  既然是一时冲动,那就别反悔。

  

  你对他露出一个有些恶劣的意味的笑容。

  

  本来以为他很快就会找一些借口分手,结果时间出乎意料的长。

  

  

  (五)

  

  “真无情。”五条悟撇了撇嘴,咬着甜点意味不明道:“我今后可能很少,甚至不来了。”

  

  你扬起大部分都喜欢的,那种甜甜的笑容:“那么,我会说,再见,或者祝福你。”

  

  他笑了笑,将甜品吃完后起身。

  

  “多谢款待,再见。”

  

  

  (六)

  

  糖果小姐的店很出名,有很多回头客。

  

  混熟了的便开玩笑道:“小姐以后的丈夫一定很幸福。”

  

  糖果小姐便笑着答:“男朋友可以有,丈夫还是算了。”

  

  因为糖果小姐的喜欢很短,像糖果一样会融化。

 

】当你兴奋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 #七海健人 #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 ///七 ✨ 设定为你们没有交往但是他喜欢你 ✨ 本篇别名“当他们是心机boy时候”,Y/N=your name,可能会超级ooc 正文: ...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 # #家入硝子 #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主人公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被...
】情商太低怎么办? # # #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面无表情看着。      “为什么?你是她什么人吗?”恶劣笑了一下,然后将你扯到身前,极其嚣张抱住。      【怒气:110%】   【怒气:110...
】当他抱着你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男神x妳 # #七海健人 #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 太优秀了╮( ̄▽ ̄"")╭恭喜剧场版,2季也一定要出呀~ ✨ /娜//,熟男最香了,yyds ✨ Y/N=your name 正文: ...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x原创
原作者:琥珀   //x原创主。 玛丽苏有,OOC有,全员存活HAPPY END。 全文5000+ 逻辑死经不起推敲。     00   一句话总结   铁直只想游戏通关...
】老师,可以喜欢你吗 # # # # #七海建人
by/ 一壶雪   关于你暗恋老师们 甜 出场//七海建人/   ver. 老师在高专内风评实在是两个极端,因为其过于神出鬼没和喜好恶作剧天性,收到了不少学生...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惠 # #男神×我 #两面宿傩 # #骨忧太 #
原作者:金を生 */惠/虎//直/宿   ver.     某不知名白毛男子有天一时兴起扯下了他皮筋,试图给他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了...
】当你喝醉了…… #同人 #男神x妳 # # #七海建人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 ///七 ✨ Y/N=your name ✨ 依旧是沙雕小甜饼~~ 正文: :   “,你给我听着!”一脸红yun颤巍巍伸出手指指向坐在对面男人...
】让他堕落吧 #梦 #惠 #男神×我 #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原作者:金を生 *all *顺序惠虎 *5k+       10%     第一次见这位佛面慈眼青年,你把被血染红手背到身后,扯出满脸虚伪笑容     “要和姐姐一起玩吗?弟弟...
】是的,你们是有个孩子 #惠 #男神×我 #梦 # #骨忧太 #虎杖悠仁 # #
原作者:金を生 */惠/虎/宿/直/   ver.     很有慈父气质     但每次见到心灵手巧给他梳辫子儿子总有些头疼,你们孩子比起去公园和同龄人玩皮球显然更喜欢打理他...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太 # #惠 #虎杖悠仁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物成为了两面宿傩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喊你过来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悠仁...
游戏角色有了意识后 # # #
了。     还有那一连串ID不是自己正玩儿游戏里面角色名称什么么……      角色会有意识?      你打开手机,发现游戏界面你一直没关,电都快耗完了。      奇了怪了,你...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