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五条悟 #夏油杰 #伏黑甚尔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酆泽漆

 

×奈何太难带

※全员存活he咒灵咒术师共存的平行世界线

*是一说话就能击碎少男少女心的你(隐暴躁老姐)

★苏苏苏!

 

  (一)

 

  “你看,我从地上捡到的花,看起来怎么样?”天内理子乌黑的发辫上别着一朵鲜艳的花,期待着看着你。

 

  你目光从手里的《游戏大神修炼手册》移到她的脸上,最后停在那朵花上。

 

  “很漂亮。”

 

  “是嘛?那……”

 

  “什么花,我想养一朵。”

 

  “……”天内理子脸上的红晕褪去,木着脸看着你“木棉,长树上,你养不了。”

 

  “好吧。”你失落的叹了口气。

 

  “还有呢?”天内理子不气馁,继续问“我戴着不好看吗?”

 

  这次你抓住了点“好看。”

 

  她满意的点点头“那……和花比呢?”

 

  你听罢,仔仔细细做了一下对比,然后认真开口“你没花好看。”

 

  咔嚓。

 

  玻璃碎掉的声音响起。

 

  在你寻找声音来源的时候,天内理子把花扔在你腿上,喊着“木子是大笨蛋!!!”,气呼呼地走了。

 

  你茫然地捻起花:“我做错什么了?”

 

  ★

 

  “嗯嗯,这样啊。”五条悟战术后仰。

 

  自那连续两天理子见了你就哼一声,然后扯着黑井不理你。你不知道原因,于是找到比较靠谱(?)的五条悟。

 

  “首先,是木子太不懂得说话艺术了!天内是想让你说出‘理子比花好看’的话哦。”

 

  “……说假话不太好吧。”

 

  “噗……这话别让那丫头听到,非得气死。”五条悟弯了弯眉,虽然被眼罩挡着,但你觉得他眼里应该满是笑意。

 

  他倾身,扯下眼罩,突然凑到你面前,隔着十五厘米的距离你们对视。

 

  五条悟看着你眼中属于他的倒影,感叹:“这么多年了木子还是这个样子。”

 

  你不解。

 

  “什么都不懂,太笨了。”他边说边自我赞同的轻微点了点头。

 

  银色发丝一晃一晃的,你眨了眨眼,然后严肃道:“那岂不是很添麻烦,那么有没有什么方法改变呢?”

 

  “哎?是想让我教你吗?”他勾起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

 

  “是的,麻烦了,五条。”

 

  “嗨嗨。那么第一条——别躲呀——”他将距离缩到五厘米,然后按住感觉不妥想后仰的你。“第一条就是,叫我悟。”

 

  “嗯?有什么必然联系吗?”你被迫停止动作,距离很近,他的呼吸拂到你的脸上,但你想着的是:自己千万别斗鸡眼,太毁形象。

 

  “亲昵的称呼会拉近人的距离,让被叫的人缓和情绪——当然,只适用于同性,或我。”他一本正经胡掐。

 

  “这样啊……那么距离这么近是为什么呢?”

 

  “因为关系好的人都喜欢近距离接触呢——当然,目前来看,按性格来说只有我适用。”

 

  你一巴掌呼到他脸上:“可是五条……悟,我想要的是和别人友好相处技巧啊。”

 

  “哎——”他得寸进尺的和你近距离贴贴“真正值得交往的人就算木子说什么都不会生太久气哦?比如我——所以没有必要去迎合别人。”

 

  白毛很软,贴着你的脸和脖子,感到痒意的你不适的动了动。

 

  你还没说话一只手就把五条悟硬生生扯开。

 

  “别听这家伙的,他根本就不靠谱。”夏油杰叹气“木子你为什么这么相信他的那些混账话啊。”

 

  “不然呢,相信杰的吗?当然还是相信我这个同木子关系最好的人的话更好吧?”干净无痕的蓝色眼睛又看向你“对吧?木子。”

 

  “适可而止。上次木子新交的朋友,上上次木子的老朋友,还有从前靠近木子的咒术师,都是因为你才都跑走的吧?”夏油杰松开衣领,像正道的光,企图让这个黑泥现形。

 

  “不是吧杰,明明你也处理了啊,恐吓可怜的小姐先生,差点就像偶像剧里的那样拿出支票摆出刻薄脸来说:离我女儿远点,给你xx百万。”五条悟夸张的表演了一下当时的场面。

 

  井字出现在夏油杰头上,他神色镇定:“不要平白污蔑别人哦,悟。”

 

  “那么杰也不要平白污我的名声嘛,让木子误会了多不好,你说是——”

 

  五条悟卡壳了。

 

  夏油杰也转头去看。

 

  只见你捧着一本《如何锤爆菜*》看,听到没音了方才放下书:“哦,吵完了吗?十分抱歉你们吵的太无聊了我忍不住消磨一下时间。”

 

  “……”

 

  “至于你们说的那些人差不多是我的原因,新交的朋友很奇怪,每天冲我撒娇叫‘姐姐’,我思索了一下觉得我不适合和黏人的人交朋友,于是绝交了;那些咒术师也是和我一起组队打违法咒灵,结果他们口上说自己是一级咒术师,结果我看实力也就二级全程不出力,于是一气之下把他们丢到咒灵里面,本来想教训一下,结果他们一个个咒式贼6;至于老朋友,他玩游戏太菜了老坑我让他乖乖待在原地他还老是莽、吃我兵线,被我骂哭就跑走了。”

 

  你想了想,站起来向他们致谢:“原来没有回来烦我是你们的原因,十分感谢。”

 

  “啊……不用谢。”夏油杰很快又扬起温柔的笑容,目送你离去。

 

  ★

 

  结果什么收获也没有,想必五条那一番话就是玩笑而已。

 

  你看着一年级新生充满活力的训练,突然越想越气。

 

  就算是兄弟也不该这么不当回事儿吧?你算了算,整整在那儿耗费了一个半小时。

 

  没办法了,只能拉黑了。

 

  你拉完五条悟顺带拉黑夏油杰,以免双方共用一个手机。

 

  哎。

 

  一年级生已经开始休息了。

 

  他们聊着聊着突然偏到家人身上。

 

  “父亲?大概是会出去鬼混不回家辗转各种女人家里。”

 

  伏黑惠面无表情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哎???”x2

 

  “真的假的。”虎杖悠仁吓了一跳。

 

  “太可怜了伏黑,今后姐决定罩着你。”野蔷薇拍了拍伏黑惠的肩膀。

 

  “……大可不必。”他扭了扭头,忽然看到了站在观战台最高阶梯的你,于是向你打招呼:“前辈好。”

 

  “哦!没发现呢!隐藏的超好哦!木子老师!”虎杖悠仁挥了挥手臂。

 

  你思索了一下,于是回道:“大概是你们眼睛不好吧,我不觉得我有隐藏。”

 

  “……啊?”

 

  “木子老师,你不是说会学习一下说话技巧的么……”野蔷薇抽了抽嘴角“毫无长进。”

 

  “……啊,是吗?果然不懂,我只不过是把‘我一直站这没有隐藏’和‘你们没看见’结合了一下而已。”

 

  “……”无力吐槽的野蔷薇随口一道:“伏黑,你想办法把木子老师和你爸爸性格中和一下吧。”

 

  ……那岂不是得叫木子前辈爸爸。伏黑惠脑补了一下,脸一黑:“拒绝。”

 

  “对哦,干脆木子老师你去找伏黑爸爸学习一下好了,能和女性处好关系绝对社交能力超好!”虎杖悠仁提议。

 

  然后被野蔷薇锤了一拳:“白痴,你压根不知道伏黑那段话的意思。”

 

  “啊?”

 

  伏黑惠一阵不好的感觉,再次扭头,你果不其然已经消失了。

 

  (二)

 

  伏黑甚尔。

 

  你掰开糖饼吹了吹糖心。

 

  这个手下败将是惠的父亲啊。

 

  当初打完早就把人忘了,介时看到资料和照片才想起来有这么一号人。

 

  中介的号码……哦,这个。

 

  “喂,委托任务,价钱无所谓你们定……”

 

  ×

 

  “让情商变高,噗。”伏黑甚尔笑出声“现在有钱真的什么委托都能搞得出来啊。”

 

  孔时雨问:“那你去吗?价钱虽然很高……”他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查到的资料推给他。

 

  “这种过家家的游戏我——”他瞥了一眼资料,然后定格在那张照片上。

 

  “哦……我乐意奉陪。”

 

  孔时雨:?

 

  ·

 

  约谈地点在一家很小众的咖啡馆,这是唯一一家咖啡好喝还不会因为你过于“淳朴”的话生气的店。

 

  “我以为会约在什么昂贵酒店,老朋友。”

 

  伏黑甚尔墨绿色的眼睛看着你。

 

  『因为离家近一会儿方便回去。』

  『为什么你先挑剔起来。』

 

  你把这段话精简了一下:“给你脸了?”

 

  “……哈,真不友好呢,既然这样为什么指定我呢?木子。”

 

  他只以为是你看不顺眼他,结果一旁的服务员上来熟练的和你打了声招呼:“哟,木子酱,这是——你们在约会吗?”她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

 

  “早安,酒花小姐,用脑子想想就知道这是不是了。”

 

  ?

 

  关系不是很好么?绝对会被骂吧。伏黑甚尔挑眉。

 

  “哎呀,说话还是太冲了呀木子酱,听店长说你在学习语言的艺术,加油吧。”服务员小姐没有生气,笑眯眯地拍了拍你的脑袋后去招待别的客人了。

 

  你目送他离开,然后扭头很认真的问:“我说话很冲?”

 

  “……”突然大致明白你为什么会发这个委托了。

 

  “实话说,如果不是你而是别人对我说‘给你脸’这话我会捏碎他的下颚。”

 

  “……好吧。”你稍微萎靡了一下,然后向他道歉:“那么抱歉,麻烦你教我吧。”

 

  (三)

  

  你们地点在游乐园,票你买的。

  

  他指着射击游戏假设:“如果我一个也没打中你会说什么?”

  

  “好菜,别浪费钱和时间了。”

  

  “错。不管是男女,你这时候应该鼓励他们。”

  

  “然后让他们耗费更多时间和钱来展现自己的菜?”

  

  伏黑甚尔提醒:“你的话绝对会让你的好朋友生气的。”

  

  “啊,是么。”

  

  “这时候应该说‘没关系,xx努力的样子很可爱,接下来交给我吧’。”

  

  你开始认真做笔记。

  

  “那么……”他领着你来到过山车排队口。

  

  当过山车爬上第一个高度时甚尔问:“这个时候如果同伴对你说他/她害怕,你会怎么样?”

  

  “嗤笑他/她。”

  

  “……噗。”他笑了一下“这个时候应该抓住他/她的手……”他抓住了你的手“然后说‘别怕,这样会稍微好一点吗?’”他偏头同你对上视线。

  

  你恍然:“……话说你眼睛还挺好看。”

  

  “是么。”

  

  等到过山车停下,他牵着你下来,然后很自然的松手。

  

  下一站你们来到衣店。

  

  他让你为他挑了几件,然后依次穿出来让你评价。

  

  到第四件时你皱眉:“?好麻烦我又不是什么评委,你也不是在选美。”

  

  “这时候你应该耐心点说‘你穿什么都好看,都买下来回去慢慢穿’。”

  

  “……你其实是想坑我钱吧?”

  

  “哎——我只是好心,再说不坑白不坑。”

  

  “啧。”

  

  “好吧,那为了礼尚往来我也送你一件吧。”他拿起一件道。

  

  “不必……”

  

  “这种时候不应该拒绝哦?”他微不可闻的勾了下嘴角“我可是难得给别人花钱。”

  

  结果出来的时候你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到过马路时他顺势拉住你:“这个时候应该拉手,然后让对方小心。”

  

  他手指同你的交叉,十指相扣。

  

  你怪异的看了一眼:“我说——”

  

  绿灯亮了,他牵着你随着人群往对面走。

  

  然后,正正好的对上马路对面的五条悟和夏油杰。

  

  “……”

  “……”

  “……”

  

  五条悟从你们俩个身上相似的衣服看到紧扣的手。

  

  夏油杰脸色不变:“你们在交往吗?”

  

  你恍然大悟,好家伙怪不得这么不得劲儿。

  

  你解释了一下原委。

  

  “既然这样,喂,该松手了吧。”五条悟面无表情的看着伏黑甚尔。

  

  “为什么?你是她什么人吗?”甚尔恶劣的笑了一下,然后将你扯到身前,极其嚣张的抱住。

  

  【五条悟怒气条:110%】

  【夏油杰怒气条:110%】

  

  “你这家伙……当初就应该把你杀了。”

  

  “悟,冷静,把他带到偏一点的地方再动手。”

  

  场面瞬间紧张起来。

  

  你也大致弄清了现在的局面。

  

  合着这货也在浪费你时间,不过念在他还算教了点实用的,定金就先不 抢 要回来了。

  

  你叹了口气,md越想越气。

  

  于是你道:“五条,夏油,离远点,我怕误伤你们。”

  

  然后一个过肩摔把身后的人甩出来,接着扯住他的后衣领:“我们好好聊聊吧,崽种。”

  

  (五)

  

  可惜中途被伊地知一个电话call走了。

  

  等武力解决完一场咒术师和咒灵的冲突后你怀疑自己都可以当个调解员了。

  

  刚准备起身回家,忽然察觉到危机,你一瞬间跳离原地,扭头。

  

  “哦,两面宿傩啊。”

  

  等打完一架后,你思索了一下,把自己困惑的事情说了一遍。

  

  “嗤,只有人类才会为这种无聊的东西苦恼。”他撩起散下来的几缕刘海。

  

  『不见得。』

  『当着我的面贬低人类真的好吗?』

  

  你:“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不就挺好的吗?你真改成那样只会从恶心变得更恶心。”

  

  『彼此彼此,你也不见得多好。』

  

  “别笑了,和大嘴鱼一样。”

  

  回应你的是他的咒力。

  

  (六)

  

  经过两面宿傩的反向开导(?),你深刻觉得应该做自己。

  

  “锵锵!我做的甜品!”庵歌姬端着卖相还不错的甜品给你和硝子分享。

  

  硝子一边说着“那么我先试试”一边送入口中。

  

  她顿住。

  

  “怎么样?”庵歌姬问。

  

  家入硝子半晌开口:“还不错,就是盐放多了。”

  

  你也拿起一块吃了一口。

  

  『太咸了。』

  『为什么还有酱油味?』

  『好奇怪。』

  

  你:“很好——我指的是拿来做化学武器。”

  

  “……”

  “……”

  

  『继续努力,至少你的甜品表面好看,但我觉得你不太擅长它,毕竟以前你把厨房炸过一次。』

  

  “继续努力,争取让五条悟吃死。”

  

  “……”

  “……”

  

  庵歌姬走了。

  

  “……我觉得,你该委婉一些。”硝子慢慢道。

  

  “我很直白?”你目光转移到她夹着的烟“话说硝子你怎么还在抽烟。”

  

  “啊,抱歉,熏到你了吗?”她把烟掐灭。

  

  『那就别抽了,对身体不好——无论是你还是周围人。』

  

  “以后当着我的面不准抽烟。”

  

  她挺熟悉你,此刻只是略带无语的看了你一眼:“好吧好吧。”

  

  你满意地点点头。

  

  等从硝子那边出来你打开手机发现拉黑你的人又多了一个。

  

  庵歌姬:【让我静静。】

  

  ……

  

  你收回手机。

  

  自己还是改一改吧。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 # # #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被...
】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惠 # #男神×我 #两面宿 # #骨忧 #
原作者:金を生 */惠/虎//直/宿   ver.     某不知名白毛男子有天一时兴起扯下了他的皮筋,试图给他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的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了...
/虎】男 同 # # # #宿 #两面宿 #惠 #虎杖悠仁
知道对方的心思,只是因为课业和工作多一直没有表白。所以听到后也没觉得多出乎意料,只是这种话突然从嘴里说出来属实震惊。第一想到的不是好感动,而是这家伙原来一直没把当朋友...
】当同居后他们知道你的恶劣习惯 #惠 # # #两面宿 #虎杖悠仁
~唱我跟狗卷一一白, 打~灵当然还是一推一抬。”   “金枪鱼蛋黄酱!!”   你们挺快乐的,但是邻居听着你们一个说话押韵一个报菜名的卡点神经病加密通话根本不敢出声。     两面宿  心理年龄...
】寡王能和寡王在一起吗? # # #x你
消化了,人喜极而泣。      就是连夜跑来把这个自信喊他“姐夫”垃圾白毛揍了一顿。      还没打过。      导致你拿着这事嘲笑了一年。      (七)      有点懵...
】我好像拯救了世界但我不知道 #//x原创
原作者:琥珀   //x原创主。 玛丽苏有,OOC有,全员存活HAPPY END。 全文5000+ 逻辑死经不起推敲。     00   一句话总结   铁直只想游戏通关...
】当你写作业的时候● 惠● 两面宿● 七海建人● 男神x你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七海建人/惠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你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GB】你们的清晨● 两面宿惠● 七海建人● 虎杖悠仁● 同人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两面宿/七海建人/惠/虎杖悠仁 看个乐就好 ooc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你温柔...
】他们夏天的降温秘诀 #惠 # # #两面宿 #虎杖悠仁
原作者:Karma   内含: /惠/虎//宿 和他们一起度过的夏天日常! 交往设定 ooc有       大热天还想拉着你出门和你跑那么远一起吃限定口味冰激凌的只会是他。   三十七度...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骨忧 # #惠 #虎杖悠仁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物成为了两面宿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力。   喊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悠仁...
」引诱不是罪 # # #狗卷棘 #惠 #两面宿 # #虎杖悠仁
显而易见。只见几秒的时间,老师便提着你放到房间里,顺手用脚地上了门,声音轻快道:   “这下你可不能拒绝了喔。”   Ver.两面宿   他挑了一下眉,没觉得稀奇,只懒倚在门边,抬手朝你勾了勾手指...
】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 #两面宿 #七海建人 # #同人
原作者:缪斯不在   ooc我的 沙雕短打小甜饼 关于婚后娃对你们私生活的爆料 今日心动男嘉宾 5/2/7/   Ver.    ★爸爸肩膀上经常有被抓伤的痕迹,他说那是只不听话的小野猫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