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乙女向】慢性死亡 #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7-10

原作者:酆泽漆

 

※愈加疯狂的你x教主杰

※猴子也想和教主在一起

 

  (一)

 

  你死于2007年12月24日。

 

  被你暗恋的人杀死。

 

  但之后你活了过来——大概是“活”吧。

 

 

  (二)

 

  你喜欢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个小伙子,嗯,虽然确实隔的有点远。

 

  不过你幼儿园,小学,初中都和他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

 

  可惜你是个小透明,你比较内敛,交友圈从小到大就那么一点,属于同学们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也仅限于知道有你这么一个人而已。

 

  夏油杰从小就是个聚光体,也是“别人家的孩子”,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

 

  实际上夏油杰也是个很乖的孩子。

 

  你有见过他经常帮助老人和小动物。

 

  但夏油杰也是一个有点恶劣的孩子。

 

  这个仅限于你知道。

 

  初中的时候,夏油杰把一条无毒的蛇放进了经常欺负同学的那个人的桌兜里。这个时间点你本来应该是在吃午餐,但你没什么好友,于是快速吃完想回教室看完小说剩下的情节,谁知恰好撞到了这一幕。

 

  你还没来的及回避,他已经抬头。

 

  太阳的余光照的他眼睛发亮,他不慌不忙的朝你轻轻一笑,然后把食指放到唇前。

 

  “嘘——”

 

  这一幕你到死前梦中都不断循环。

 

 

  (三)

 

  当小霸王尖叫着哭起来时,全班都哄堂大笑。你下意识望向前排第三个座位,他刚好也在看你,你俩隔着人群相望着笑起来。

 

  你没有把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而他对你印象稍微深了一点,到了可以互相道早安打招呼的地步。

 

  也仅限于此。

 

  初中毕业后的一个暑假过去你就得知了夏油杰去东京都立读书的噩耗。

 

  听到的瞬间你飞奔到夏油杰家门口,像个傻子一样愣愣的看着他家门牌号。

 

  还吓了夏油杰妈妈一跳。

 

  东京都立是个什么鬼学校啊,你查了半天资料也没见到这个学校的名字。

 

  唯一令你安慰的是你和他的母亲混熟了,经常可以同她阅读夏油杰寄来的信。如果幸运的话,也有几率见到回家探望的夏油杰。

 

  他每次都会笑着对你道:“很久不见了,个子还是没长哦。”

 

  夏油杰是个温柔的人。

 

 

  (四)

 

  你本来是因为被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所以和他们报喜的。

 

  更惊喜的是夏油杰突然回来了。

 

  本来是很开心的一天来着。

 

  叔叔阿姨的血染红了他们的衣服和皮肤,开始渐渐凝固成黑褐色。

 

  人的表情原来也可以如此扭曲可怖。

 

  你跪在尸体前想到。

 

  实际上,你也不算什么人了,有你的尸体作证。

 

  “啊,真是惊讶……”

 

  熟悉的声音没勾起你的喜悦,只搅得你内心的阴暗和怨毒四溢。

 

  像生锈的机器人,你一卡一卡的扭回头去。

 

  顶着一身血的夏油杰面无表情,他思考片刻,向你伸手:“既然变成了咒灵,不如加入我吧。”

 

 

  (五)

 

  美美子和菜菜子叽叽喳喳的对你说今天她们同夏油大人去的地方,看起来很高兴,她们确实是把你当作了同伴。

 

  你只想掐死她们。

 

  不止她们,包括所有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普通人咒术师亦或是咒灵。

 

  从一年前被告知这个世界真实的世界观后你一直这么想。

 

  咒灵和咒术师互相敌对,而夏油杰又称普通人是原罪,应该被消灭。

 

  那么不如大家都去死好了。

 

  这个世界不仅不会因为这些存在的消失而变坏,它们只会越来越好,郁郁葱葱的绿色会掩盖整个世界,覆盖人类生存的痕迹。动物们也不再被捕杀伤害,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享受这旷野。

 

  地球会花很久修复自己,但总归会变好的。

 

  你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是个消极反 人类份子。

 

  但你没有能力去做,所以只能听着吱吱喳喳声。

 

  夏油杰可以把咒灵收为己用,但他没有对你这么做。

 

  大概是你太废物了,所以干脆不伤害味蕾了——他每次吞咽咒灵时都有一种让你觉得咒灵味道很恶心的感觉。

 

  于此,你没有任何疼惜感,只有浓浓想侵·犯他的欲·望——啊,确切的说,是每·时·每·刻都这么想。

 

  你还爱着他,虽然这种爱太恶心,但你逐渐疯狂。

 

 

  (六)

 

  夏油杰一般因为有事而出去时都不会带上你,你每次都跟着他走到大门口,然后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但走到视角盲点之前,他会回头给你一个安慰般的笑容。

 

  你便也笑了。

 

  他的笑或许是真笑,你的肯定是假的。

 

  你每次都祈祷夏油杰死在外面,但祈祷一半又纠结他死了自己怎么办。

 

  他还以为你在为他祈福,于是有一次他送了你一个御守。

 

  “希望你能活下去。”他这时的笑完全打破了你印象中的浅笑,弧度很大,眼睛盯着你,平白有种惊悚的感觉。

 

  你伸手去接,他避开了你的手,自己将御守系在了你胸前,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你咧了咧嘴角,也跟着笑,但没控制好力度,你估计是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但是,这是因为你太激动了。你下定决心,等夏油杰死掉你一定也去死。

 

  你终于可以专心祈祷夏油杰去世了。

 

 

  (七)

 

  今天夏油杰送了你一件和服。

 

  他不会不知道男性送女性和服的意思吧?

 

  “夏油,你不会喜欢我吧?”你把和服团成一团甩来甩去。

 

  “呵。”这是他的回答。

 

  他拿起盛着茶的杯子,结果被你一不小心拿和服甩飞了,茶液星星点点撒在他衣服上和榻榻米上。

 

  “再甩就让你穿着它陪我们出去。”

 

  呲——

 

  你像泄了气的皮球,把和服一丢,毫无规矩的瘫在榻榻米上。

 

  你最讨厌的就是出门。

 

  因为门外遍地都是人,时不时冒个咒灵。

 

  在你眼里的话,打个比方,一个人误入了满天飞着蚊子的地方。

 

  你忍不住想打死他们。

 

  你平时和夏油杰出去遛弯,一般是他带你去需要捣毁消灭的据点,然后让你去杀人。除此之外你都懒得踏出自己院子半步。

 

 

  (八)

 

  这次出门是个意外,因为你们的基地被发现了,不得不连夜“迁出”到另一个据点。

 

  如果问你现在在干嘛的话,你在偷窥。

 

  夏油杰和其他人去清理内鬼了,美美子菜菜子被你支走了。

 

  你偷窥的是一个挺温馨的人家。

 

  妻子和丈夫一起开了个早餐店,性格都很软。他们为了纪念故去的女儿,收养了一个孩子。

 

  你盯得眼睛都红了,不是难过,而是嫉妒,因为他们是你的父母。

 

  他们释然了你理解,但你接受不了他们凭什么,找一个替代品!你是可以被随随便便替代的吗?!

 

  你自私的将小孩称作替代品。

 

  现在两夫妻进店了,只留小孩一人,现在过去掐死他轻而易举,如果他们出来,那就连带他们一起掐死。

 

  你想了很久,到他们打烊回家,你迟迟不下手。

 

  “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身后传来一个充满疑惑的声音。

 

  你惊觉夏油杰不知何时站到你身后,已经陪你看了很久了。

 

  “啊,该回去了。”你避而不答。

 

  看到他们的一刹那你离家出走很久的人性短暂的回到了你的身上,你忽然想起来自己才是最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清醒的面对封闭空间里渐渐消失的氧气,比昏昏沉沉死在梦里更痛苦。

 

  其实夏油杰做的事情都比带你出去遛弯危险,以前不会跟着一起大约除了恶心还有怕死吧。

 

  你克服了一下心理障碍,死皮赖脸的跟着去了。

 

  有危险第一个往前冲,危及生命你却跑的比谁都快,你压制不住想活下去的本能。

 

  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死啊。

 

 

  (九)

 

  次数一多,夏油杰也察觉到了。

 

  “你想死?”他轻轻晃悠着你摘下来的御守。

 

  声音不轻不重,跟开玩笑一样。

 

  你看了眼他的背影,爬着看新出来的漫画,随口开玩笑:“这年头流行丧气文学。”

 

  “你喜欢我?”

 

  相同的问题反问你,呛得你咳了好一会儿。你抬头匪夷所思的看向他。

 

  他偏头看着你,神色不明。

 

  “是的。”你继续看漫画,样子跟开玩笑一样“我爱您。”

 

  半晌后,传来衣料摩擦声。

 

  你疑惑的扭头,他正把御守系在你腰带上。

 

  “喂喂喂——”抗拒的声音还没传来就被一个轻飘飘的吻堵了回去。

 

  “为了我活下去吧?”他露出的笑容撕开了层层薄膜,带着你回到了那天中午,回到了他还是个略带恶劣的善良少年的时候。

 

  可惜。

 

  悲哀,愤怒,后悔,数不清的负面情绪让你突然暴起,将这个人压在身下。

 

  黑色发丝散开,他像泥潭中漂浮的花朵。

 

  你以吻碾碎花瓣。

 

  他伸手按上你的后脖颈,像抚慰困兽一样轻轻摩挲。

 

 

  (十)

 

  他问你你后悔吗?

 

  为那个时候握上他的手——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后悔。

 

  我只是后悔自己无能为力。你回答。

 

  没有能力挽救,却还想去涉足,最后只能沉沦。

 

  ——

 

  平安夜前一天,夏油杰再次细细嘱咐了教众他们明天该做的事情,然后再核查一下程序。

 

  你趴在他肩头,看着他核对那张线路布局图。

 

  “成败在此一举……”夏油杰喃喃“只要得到祈本里香我的计划就会更进一步。”

 

  和五条悟直接对上啊。

 

  你缠绕着他的发丝,隐隐觉得他这一计划简直在自寻死路。

 

  “如果我死了的话,你会陪我一起死吗?”他半开玩笑。

 

  “会哦。”

 

  求之不得,不过这次不论他到底死没死,你反正是要必须死就对了。

 

  *

 

  平安夜当天,天气阴。

 

  你在日记本上记下。

 

  “喂!这是在战斗啊!你在搞什么鬼啊!”同行的伙伴冲你骂骂咧咧。

 

  “记日记哦。”你晃了晃本子“这样的话我牺牲后,我的壮烈事迹就会随着这个本子流传下去,然后我将成为咒灵中的英雄。”

 

  “哦,还能这样啊……不对,大部分咒灵智商那么低它们能看出个屁啊!”

 

  “这就叫‘只有聪明灵才能看懂聪明灵’。”你把本子塞进衣服口袋里。

 

  大部分战斗力都引到了他们这边,夏油杰刚好趁机去拦截乙骨忧太,这要是抢不回来那么夏油杰就算活下来也是大残血。

 

  祈本里香,据说是被乙骨忧太以爱之名诅咒的产物。这么想想,你大概算是自我诅咒的产物吧。

 

  咒术师被派过来的越来越多,时间一长你不经疑惑夏油杰不会被反杀了吧?说不定乙骨忧太只是表面看上去弱鸡而已。

 

  你抹掉溅到脸上的血,杀出一条路后打算去找找人。

 

  就是没想到自己来的还挺巧,这家伙又在自取灭亡。

 

  “其实想想看,我们好像也算纯爱哦。”

 

  “又一个?!”乙骨忧太警惕的看着你。诅咒师……不对……咒灵??

 

  “……啊,果然找到我了啊。”夏油杰向你伸手。

 

  你没有立刻拉上去,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了那个本子放到他手上。

 

  “能活下来的话记得让它扬名咒灵圈。”

 

  然后你趁他没反应过来一个飞踢把他踢出了受到攻击的中心点。

 

  说实话,你老早就想打他了。

 

  强烈的光辐射完全笼罩视野后,你有一瞬间误以为见到了光明。

 

  也是。

 

  谁不喜欢光呢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 #五条悟 #
然。因为是师,面对突然的死亡应该是家常便饭吧。”   从那之后我们没再提过,我将所有的相框都收了起来,逐渐替换成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照片。 我们再也没有讨论过“死亡”。 没人会把五条悟这三个字和...
五】被守护灵缠上了怎么办? # #五条悟 #
世界就是一种慢性的毒药,那些发生在他眼中的事情都是打入他心脏的毒。这些毒太隐蔽了,直到发现时才意识到自己早已经病入膏肓,从内而外溃烂不堪。   他本以为自己死亡后会堕入地狱,却没想到他却仍旧站在...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 #狗卷棘 #五条悟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五条悟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五条悟 #骨忧太 # #伏黑惠 #虎杖悠仁
、茶色短发的少年被熊猫抡起来转圈,完全没有反抗余地只能气急败坏地让熊猫放他下来。   “别走神。” 手臂被对方的手肘一击震得发麻,你瞬间败下阵来。 你的对练对象是。 实在不是你定力不够,完全是...
】当男朋友失忆之后(上) #
是在蛊惑众生的邪神。       〔3〕   “高专三年级,被遣任务五日后,经确认,共有村民112名死亡。”   “最初猜测为灵作为,后经过对残秽的分析,可以断定是灵操所为...
】让他堕落吧 #梦 #伏黑惠 #男神×我 #五条悟 # #虎杖悠仁 #骨忧太
原作者:金を生 *all *顺序惠虎 *5k+       10%     第一次见这位佛面慈眼的青年,你把被血染红的手背到身后,扯出满脸虚伪的笑容     “要和姐姐一起玩吗?弟弟...
】我靠中二病制霸高专的那些年 #五条悟 #
人类啊!臣服于我吧!”   五条悟一本正经:“臣服于伟大的六眼吧,愚蠢的人类!”   一本正经:“为灵操栗吧,愚蠢的猴子!”   硝子:“……”   你:“??”   人类真的好忙哦...
金阁寺● ● 五条悟
原作者:京八桥   、五条悟。   “于是,眼镜使他们互相到一般路人。正如人生和我们之间,总有个像眼镜般看不见的障碍物存在。”   我看见那座贴满金箔的庙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坐在...
】当你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你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你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你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五条悟 # #家入硝子 #伏黑甚尔 #all你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五条悟被...
】戒断反应 # #狗卷棘 #五条悟 #虎杖悠仁 # #骨忧太
啊。   三只灵。   跑遍了整个高专,甚至拜托了悟和硝子才在一个楼梯间里找到了你。你的气其实已经消的差不多了,不过看见他之后还是有点叛逆心理,想要再多任性一些时间。孩子的一点点私心罢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