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相乙女】当男朋友失忆之后 #咒术回战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咒回乙女,这篇胀相专场,〈失忆〉系列已码的有五条悟、直哉、虎子,可在合集查找

*轻微成年文学,不喜慎入

*第二人称【你】,因为对胀相把握不是很好,所以提前ooc警告

*设定【你】可以看见对方好感度

 

 

〔1〕

  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早上,你从睡梦中醒来,身旁就是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虽然他一直扎着两个丸子头看起来有些奇怪,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这张脸还是很耐看的。

  你躺在他怀里 趁着他还没醒,用缱绻的目光细致地描绘他的眉眼,然后你用指点,轻轻地点了点他的眼下深色的部位。

  没想到他忽然睁开了眼。

  你被吓到了一下,有些心虚地道歉:“吵到你了?对不起啊,因为哥哥睡觉太可爱了嘛。”

  “哥哥?谁是你哥哥?我只有九个弟弟。”胀相皱了皱眉说。

  【胀相好感度:20】

  草,睡完就不认人?

  明明是他自己爱玩这种把戏,非要让你叫哥哥的,这时候睡完了,裤子都还没提上就装失忆?

  你冷笑一声:“确实,谁家兄妹会睡到一张床上啊。”

  他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一样,拉开被子一个小角,往里面窥探了一眼,然后懵懵地抬头。

  【胀相好感度:40】

  “这是什么情况?”

  “昨晚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2〕

  哦,他是真的不知道。

  虽然男朋友看起来是个非常靠谱,成熟且有魅力的男性,但是那也只是看起来而已,事实上他是个生活白痴,很多常识都不明白。

  昨天晚上那件事也是他喝醉之后凭借着本能和你的引导完成的。

  不得不说,虽然过程很曲折,但是最后是真的很爽,他的体力也是一绝的。

  “你什么都记得,就只是忘记了我?”

  你有些不高兴了,但是不管是谁遇见这种男朋友选择性失忆忘记了自己这件事情都不会高兴吧?尤其是这件事情发生在你们刚完成第一次之后。

  你摩挲着茶杯,若有所思:“是昨天晚上让你不满意了,所以你想借此分手?”

  “什么事情?对了,为什么你会和我一起睡觉?为什么你和我都没穿衣服?”

  此话一出,你差点被茶水呛死。

  但见他眼角下垂,带着几分阴郁,丝毫没有之前的浓情蜜意,你也知道他只是单纯的疑惑和警惕。

  日本这方面的教育普及面一直很广泛,他就算常识不过关,也不至于问出这么nt的问题吧?

  日本x教育的漏网之鱼。

  你对此到不会产生什么害羞的情绪,毕竟你们在一起也是你追的他,然后有他弟弟牵桥搭线的。

  平日里也是你调戏他比较多。

  所以你非常自然地身体前倾,靠近了他,他看起来有些戒备,但还是放任了你过分近的距离。

  你贴在他耳边慢悠悠地吹着热风:“那我给你再重演一遍?”

  【胀相好感度:45】

  

〔3〕

  窗帘被拉上,屋内所有灯光都被熄灭,只剩下电视机发出的微弱光线可以让你们依稀看见彼此的轮廓。

  你给他倒了一杯咖啡。

  他闻了一下,皱了皱眉:“这是什么?”

  你在选片子,所以只是随口敷衍了一下:“我的咒术,给你整了杯魔法药水,喝完就能直接飞升。”

  要素过多,以胀相的知识储备量,有些难以理解,不过他手机的壁纸是两人的合影,他刚才也问了弟弟虎杖悠仁,有了对方的认证,他也没有再怀疑你的道理。

  他乖乖地喝完了全部咖啡。

  你也终于选好了电影。

  选的片子是和爱情有关的,日本的传统艺能,也算是日本特产之一了吧?

  听见电影不就便传出的“少儿不宜”的声音,你也不着痕迹地靠近了胀相。

  他看起来有些不解。

  “这是什么东西?”

  脑子里好像有些印象。

  你果然忍耐不了太久,扣住他根骨分明的白皙的手,你用巧劲推到了他。

  他本可以反抗,但思及虎杖悠仁“那是你女朋友,你可得对别人温柔一点”的叮嘱,便放弃了反抗。

  “你想干什么?”他皱着眉问。

  “干/你。”

  

〔4〕

  无尽的亲吻。

  从他的眉眼落到他的下颚,再温柔地舔/舐至他的喉结,你能感受到他身体的轻颤,以及他额间微微渗出的薄汗。

  你/含/住他的喉结,舌尖灵巧地在上面描绘你喜欢的图形,他捏紧了手心,身体开始发热,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好。

  你又去吻他的唇,声音沙哑地说:“嘴再张开点。”

  他的眼神已经有些迷蒙,懵懵懂懂地听从你的指挥,微微张开了唇,露出一截舌尖。

  你用食指去搅弄乾坤。

  他不可抑制地加重了呼吸,眼尾也泛起了红,你看得心动,另一只手便悄悄地从他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

  你微/喘着问他:“想不想吃樱桃?”

  他没听懂你的意思:“现在这个季节还有樱桃吗?”

  你意味深长地笑着:“有啊,你想的话,每晚都可以。”

  像是电视剧里的坏女人,你“嗯嗯啊啊”地勾着他,时不时还凑到他耳边叫两声哥哥。

  【胀相好感度:75】

  

〔5〕

  这个好感度涨得快得一度让你怀疑他只是馋你的身子,一个装单纯的lsp。

  很快这个猜测就被你否定了,因为你们一共做过两次,还都是你有心勾缠的,与其说是他馋你身子,不如说你喜欢他的身体多一点。

  不过他倒是真的口嫌体正直。

  每次你叫哥哥,他的好感度就跟撒欢的狗一样“蹭蹭蹭”地往上涨,光昨晚一晚上,他的好感度就涨了30。

  想到这里,你不免有些担心,他不会有个人叫哥哥他都会给对方涨好感度吧?

  你觉得不行,起码你得试验一下。

  于是你拜托了你一个超能力者好朋友,让他换成女装去勾/引你男朋友。

  一开始你提出这个要求,对方还没听完就果断拒绝:“不要。”

  “一百个咖啡果冻!”

  “成交。”

  于是你们开始狼狈为奸。

  你在不远处的咖啡馆的二楼看着你的好朋友和你的男朋友在街道转角处相遇。

  然后你的好朋友面无表情:“哥哥。”

  然后你的男朋友面无表情:“想死吗?”

  好在你的好朋友本领高超,迅速瞬移撤离现场,不然这场恋人间酸甜的试探可能会上法制栏目。

  而且还会被罗翔老师改名批评。

  回头你非常气恼地打电话给你的好朋友:“有你这么试探的吗?”

  对方非常理直气壮:“呀嘞呀嘞,好歹证明了你男朋友不是谁叫他‘哥哥’他都会买账的好吗?”

  你刚要反驳,然后忽然想到什么,有些羞恼:“你怎么知道的?!”

  对方语气平淡:“哦,下次见面时请不要在脑海里放一些限制级动图,不然我们是真的会绝交的。”

  你脸色通红地挂了电话。

  刚回到家开门就看见这样一幕的胀相:“?”

  【胀相好感度:70】

  

〔6〕

  昨天晚上胀相一晚上没和你说话,你还以为是你的计划被他知道了,刚准备认错,然后就看见他面色不善地坐在你面前。

  他拿出打包盒,把灌汤包全部推到你面前:“悠仁说这家的早餐很好吃,大多数女性人类应该都会喜欢。”

  他太好了吧,就算失忆了还记得给你带早餐。

  “你不吃吗?”你这样问。

  他:“我是受肉体,本质上不是人类,不吃也可以的。”

  他飞快地瞄了一眼你脖子上还没消退干净的草莓印:“算、算是补偿吧。”

  你笑吟吟地朝他撒娇:“你吃两个嘛,我一个人吃不完的。”

  他犹豫了一下,夹起灌汤包就往嘴里塞,果不其然,被烫得只能朝上张大嘴,不停地往里面扇风。

  你笑得前俯后仰:“胀相,你好憨啊。”

  【胀相好感度:65】

  你的笑声戛然而止。

  不是吧不是吧,这样就给你降好感度了,玩不起?

  你乖乖地给他递纸巾:“我教你怎么吃吧。”

  吃灌汤包是需要技巧的,用左手提拉包子的突起部位,把吸管插入包子,但不可以把吸管插的太深,一面从底部出来。

  里边的汤汁非常烫,一定要慢慢喝。

  左手拿勺子,右手拿筷子,小心的夹起来包子,咬一个小洞,把包子里面的汁倒到左手的勺子里,喝掉勺子里的汁。

  然后吃掉包子。

  当然吃法不止一种,但这是你最爱的吃法之一,看着胀相笨拙地学习着,你的眉眼也温柔下来。

  其实很多时候,因为受肉体和人类的不相同都会使你觉得你们之间的隔阂很深。

  他实力强大却和小孩子一样,身为普通人的你和他的身份根本不合适。

  很多时候你都觉得,他是不是不喜欢你的,只是小孩子看见了喜欢的玩具一样对你的好感而已。

  只有在这种时刻。

  他身上染上了人间烟火的气息,你才觉得你们之间的距离被无限拉近。

  此刻你们只是普通的恋人。

  胀相终于学得像样一点了,他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新奇和得意,但还是故作矜持:“人类的花样真多。”

  你随口就开了个黄腔:“我床上更多。”

  他被呛得差点把肺咳出来。

  

〔7〕

  吃完早餐你和他一起出门散步。

  急着上学的DK的自行车骑得飞快,险些撞到了你,好在胀相一把抓住你的手臂,把你往回一拉,摁进了怀里。

  然后就自然而然的,由他揽着你的肩膀往前走,路上他几度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你踮脚在他下巴落下一个吻。

  胀相别开头:“你现在怎么叫我名字了。”

  不叫名字叫什么?现在连名字都不给叫了?不至于无情到这样吧?

  等下——

  想起早上莫名掉了的好感度,你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冷不丁地叫了声:“哥哥。”

  【胀相好感度:70】

  涨回来了。

  “咦,你好像很喜欢这个称呼嘛,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还说我乱攀亲戚。”

  胀相不服气:“我原话有这样说吗?”

  “我只是给你精准概括了一下。”

  “什么啊……”

  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哥哥”这个称呼有非常深重的执念,就像他一直很喜欢虎杖悠仁叫他哥哥一样。

  等等,这个思路不太对劲。

  你面无表情:“你该不会是骨科人吧?”

  他:“???你在说什么?”

  手机上是虎杖悠仁的秒回:“没有妹妹!现在就剩下他,最多再加个我了。以前也没有!别乱想啊喂!”

  看给弟弟紧张的。

  

〔8〕

  路上遇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你叮嘱胀相留在原地等你,然后你没管他什么表情就几步追了上去。

  大概钻过了两个巷子吧,你终于找到了人。

  “哥哥你怎么在这里?我好想你啊,还准备这周回去看你的。”你上去就抱住了对方。

  青年也很惊喜:“我来东京出差啦,正准备和咒术高专那边的学生一起去,但是没想到会遇见你,这也算是我们之间特殊的心灵感应吧?”

  你兴奋得满脸通红,和哥哥手舞足蹈地聊了好一会儿,你才想起被你落下的男朋友。

  糟糕。

  你和哥哥打了声招呼就急急忙忙回去找胀相,路过一个巷子口,一只手把你拉了进去。

  那个人把你禁锢在他怀里,你背对着他,他的一只手从你腰前横过去不让你乱动,一只手捂住了你的嘴。

  你心慌得不行,挣扎着要离开他。

  “别动。”

  熟悉的声音使你一下子辨别出他的身份。

  你松了口气,然后又开始插科打诨:“什么嘛,原来你喜欢这种啊。”

  你暗示性地咬了下他的手。

  他立马松了手:“不是。”

  没等你继续调戏,他发问:“你为什么叫别人哥哥?那个人就是那天晚上和你打电话的人?”

  你闻言不禁抬眸去仔细观察他的神色,原来那天晚上降好感度不是因为发现你找人试探他,而是因为吃醋啊。

  “你说什么啊,刚刚那个是我亲哥,要跟悠仁一起去做任务的。”

  他刚要舒一口气,听见后半句又皱起了眉:“悠仁?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

  “什么?我一直都这样叫啊。”

  胀相不说话了。

  这种时刻,就是需要你的主动了。

  这里恰好也没什么人,你上去勾着他的脖子压下来,就要去亲他:“胀相哥哥,亲亲我嘛。”

  你嗲里嗲气,好在他习惯了你的间接性恶心人,还是遂了你的意,低头和你亲吻。

  【胀相好感度:80】

  你们不知道的是,呼吸纠缠间,被拜托来给你送个东西的虎杖悠仁在巷子口不小心看见了这一幕。

  他羞得脖子都染上了一片绯红,伸手捂着眼睛,又忍不住打开指缝偷看。

  救命,为什么让他看见了这一幕!

  他拼命压住嘴角的奇怪的笑容。

  救命,把小弟杀了给大哥大嫂助助兴吧!

 

【夏油杰男朋友之后(上) #
,但是是个普通人 *同〈〉系列已有28悟、禅院直哉、虎杖悠仁、、狗卷棘、乱步,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1〕   只是一瞬间的头晕目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忽然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狗卷棘男朋友之后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狗卷棘专场,3.8k短篇,〈〉系列衣码完有28悟、直哉、虎子、、乱步,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老规矩,设定【你】可以查看别人好感度 *写...
【夏油杰男朋友之后(下)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夏油杰,上篇在合集可以找到,这篇字数6k+,上下篇一共1.2w+ *第二人称【你】 *双结局   〔11〕   他换了一身衣服,没有穿着那身袈裟,而是顺了你的意...
【虎杖你的男友之后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这篇是虎子专场,同〈〉系列有五条和直哉也码完,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 *设定【你】能看见别人的好感度     〔1〕   你的男朋友了...
【乱步男朋友之后 #文豪野犬 #文野 #江户川乱步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文野/乱步专场,短文,字数4k *〈〉系列已码有的28悟、直哉、虎子、,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设定【你】可以看见他人好感度 *我没活儿了...
【伏黑惠】被分手之后我进了高专 #
”。但我并不知道那是灵,也不知道他们有一定的危险因素,毕竟它们从来就没有伤害过我。     他又说,你的母亲就是被类似这样的灵所诅咒而导致的昏睡。说完又问我愿不愿意跟着他去东京高专就读,说得难听...
向】后发现和老同学结婚了 #梦 #男神×我 #五条悟
到他黑色的眼罩上     “好中二啊五条你。”     就这么说出了口,窗外的雪纷纷飘到冻硬的泥土上,下落不明     01     “你出了一场意外,” 他说 “了。”     我差点从床上滚...
向】拔除灵后你变成了男生 #
先生面无表情地看着你,“还是夏油中了变小了?” “是xx酱啦……” “是吗?”他扶了扶眼镜,“确实,力和她的很像。”   “好了,这之后是大人的工作时间了。”他塞给你一袋饼干,巧克力曲奇,是你...
】穿进团宠文主” #向 #五条悟
原作者:彻十涯   ★并没有主这种东西 ★穿越妹x五条悟 ★全员HE世界线 ★撞梗致歉 ★可以的话↓   你穿越了。   穿越到了你喜欢的番——《》里。   还是突然冒出来的所谓的“主...
【五条悟×你】你介绍自家男朋友给母上大人 #
。   “那当然,可是我男朋友!”怎么也掩盖不住的骄傲语气。   “好了,各位家长,对我们的教课内容还有什么意见吗?”五条悟难得正经一,在家长面前实实在在的了一班主任,讲的好像还挺像那么事的...
【五条悟向】反噬 #
一个想法。   于是他询问我的身份时,我撒了谎。   我说我是他的朋友。   的人多么好骗啊,他坚定的相信我编织的谎言,主动牵起我的手,我却要强忍着他的触碰,告诉自己不要甩开,不要露馅...
向】高专女生深夜竟被轮流威胁?! #伏黑惠 #五条悟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哈哈哈哈哈哈~这有何难?” 并甩手就发了一个: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然后艾特你的小号,继续喝起酒来。   更更有谁能想到等你高专宿舍一两点晚间酒醒过来的时候,那时拍着胸脯酒酣胸胆尚开张的豪迈鲁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