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乙女】当男朋友失忆之后(上) #咒术回战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夏油杰乙女,老夫老妻式爱情,较为平淡,可能会有些无聊,不喜勿喷

*杰哥叛逃路线不变,但是HE结局,不虐

*第二人称【你】,ooc预警

*设定【你】可以查看他人的好感度,但是是个普通人

*同〈失忆〉系列已有28悟、禅院直哉、虎杖悠仁、胀相、狗卷棘、乱步,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1〕

  只是一瞬间的头晕目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忽然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蹙起眉,有些疑惑地看向面前的两个女孩儿,目光在触及两人身上斑驳的伤痕之时,他的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

  本来要脱口而出的“你们是谁”在他舌尖打了个转又咽了回去,改成了:“我是谁?”

  面前的两个小女孩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还以为是他想考她们有没有记住他的身份,于是忙不迭地回答:“夏油大人,一名伟大的咒术师!”

  只是听见“咒术师”这个词,夏油杰便回想起关于咒术界的所有知识。

  夏油杰牵着两个女孩儿转身,却看见了一大片刺目的红,一百多条人命,此刻轻贱得和草一般廉价。

  夏油杰下意识地想去捂住两个女孩儿的眼睛,怕吓坏了她们,但是其中一个女孩儿的话让他有些怔忪。

  “谢谢夏油大人为我们报仇,以后我们一定会努力报答夏油大人的!”

  “什么?”夏油杰看向那片尸海,声音轻得有些飘渺,“这些人都是我杀的吗?”

  怎么回事?

  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却还是无法控制地觉得痛快。

  好讨厌。

  讨厌非术师的普通人。

  那种打从心底的厌恶使他恶心得想吐。

  还在家睡午觉的你忽然听见了好感度提示。

  【夏油杰好感度:-100】

  垂死病中惊坐起。

  他妈的,就算出轨也不至于一口气减200好感度吧?

  

  

〔2〕

  你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接,这还是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毕竟他一直是一个贴心的恋人,从来不会漏接你的任何一个电话。

  【夏油杰好感度:-80】

  你当然不会怀疑他出轨了,只是担心他遇到了什么事情,心想着总不可能你是他杀父仇人的女儿,接下来是相爱相杀的剧本吧?

  忐忑地在家里安静地等待,直到下午黄昏,他终于回到了你们同居的公寓。

  看起来是毫无异色的,连笑意都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你却能明确地感受到他的变化。

  【夏油杰好感度:-60】

  见面之后,即使好感度这么低,你也没有那么慌张了,心下稍定,你看向了他。

  他的笑是温和的,他的目光却是肃杀的。

  他想要你的命。

  这一点认知让你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你无法想象昨天还在和你谈婚论嫁的人,说了要永远保护你的人,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你。

  你难过得想哭,却发现你根本做不出表情。

  “你不是答应了毕业就结婚吗?”你听见自己的声音抖得不像样子。

  夏油杰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他叛逃的,但他是从锁屏看见了你的脸,立马就猜想到你和他关系的不一般,翻了翻手机,你的痕迹无处不在,于是他也知道了,作为女朋友的你对他的重要性。

  你是个普通人,与他想要杀完普通人的大义相悖,但是他握着刀的手在递出不过方寸就停下来了。

  你看向他。

  “怎么了?动手啊!”

  他只是眯起眼睛看你,狭长的凤眼眯起来像是狐狸一般,却丢失了少年的狡黠。

  【夏油杰好感度:-50】

  很讨厌你,这是毋庸置疑的,单凭你是普通人这一点就够让他感到讨厌的了。

  可他下不了手。

  就像有人死死按住了他的手,使他无法前进半分,如果不是因为知道你是普通人,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能够看见别人的好感度,他都要怀疑是你的咒力构成了一道空气墙阻隔了他。

  算了。

  他垂下手臂。

  他心里一清二楚,真正让他下不去手的,是那个没有失忆的自己。

  你等了良久,才等到他的回话,却不是回复你的问题,而是向你抛出了另一个问题。

  “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夕阳落在他脸上,他鬓边还有未擦干净的血迹,妖冶得像是在蛊惑众生的邪神。

  

  

〔3〕

  “咒术高专三年级夏油杰,被遣任务五日后,经确认,共有村民112名死亡。”

  “最初猜测为咒灵作为,后经过对残秽的分析,可以断定是夏油杰的咒灵操术所为。”

  “夏油杰叛逃,根据咒术规定第9条,夏油杰被判定为诅咒师,需将其处刑。”

  “为此同时,其女友也失踪五日,初步断定为受害者之一,尸体仍在寻找中。”

  夏油杰叛逃了,并且以(物)理服人,接手了盘星教,招到了不少志同道合的咒术师。

  鬼使神差地和他走了,到了盘星教你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的了,他也很少会主动来找你,可能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你相处。

  但是根据你对他的了解,如果不是因为他失忆了,淡化了之前的经历,他可能会更加厌恶普通人,而你,也绝对不可能会在他手下活下来。

  能够查看他人的好感度也不过是身为超能力者的好友赠与你的礼物,除此之外你身上再也无法找出什么特殊之处。

  【夏油杰好感度:-40】

  让你觉得奇怪的地方,就是明明你们都没见面,他的好感度却在缓慢回升。

  很固定的,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像是在缅怀什么一样。

  

  

〔4〕

  不管怎么说,男朋友失忆了还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这使你难免有些郁结于心,吃饭也就没了胃口。

  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夏油杰一样对普通人深恶痛恨的,美美子和菜菜子只是因为对夏油杰的盲目信赖而喜他所喜、恶他所恶。

  但是她们对于你却是热情的,因为在她们刚被夏油杰从哪个贫穷落后的愚昧村庄救出来,是你带着她们认识外界的。

  于是在你日渐消瘦的时候,她们也有关切地让你多吃一点。

  “你都是大人了,怎么还不如我们吃得多,夏油大人说了,浪费粮食的可不是好孩子!”菜菜子胡乱夹了一通菜,递给你说。

  你故意逗她:“可你不是说我是大人了吗?不是孩子了,不需要当好孩子啊。”

  菜菜子被问住了,她又换了种说法:“但是、但是你喜欢的人喜欢好孩子啊。”

  连小孩子都看出来你喜欢他了。

  你还是说:“那我也不需要当好孩子啊。”

  菜菜子又想了想,然后委屈地回头和美美子说:“啊,她不想当好孩子!”

  美美子:……

  看她快要急哭了,美美子开口了:“不管怎么样,总不要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吧。”

  和性格活泼的菜菜子比起来,美美子更腼腆一些,心思也比较细腻,能看出两个大人之间微妙复杂的关系。

  可你也不是用绝食和他做抗争,你只是单纯的没有胃口,每顿都吃得比较少罢了。

  口头上答应了两姐妹,并且在她们的监督下,硬着头皮吃完了这顿饭之后,你很快又恢复了原状。

  已经快十月了,秋老虎还没过去,你本来就怕热,这个蒸包子的天气更是让你提不起精神来。

  然后你就迎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夏油杰穿着袈裟,墨色的长发半扎半披,清润的眉眼光看着就让你想到了春天山间的潺潺溪水。

  他神色淡淡,漫不经心地问:“你在闹什么脾气?”

  闹脾气?

  听到这话你就不乐意了,怎么都像是在责怪你无理取闹,你还没有怪他擅自改变了你们的生活,他怎么可以来质问你呢?

  你冷着脸别过头不理他。

  他一看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夏油杰垂了眸,在旁边安静地坐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把桌上你没吃几口的饭端起来。

  “知道你喜欢吃中餐,特地废了一番功夫给你找到的厨子,你好歹也给厨师一个面子吧?”

  对啊,你忘记了他现在是需要东躲西藏的身份,给你准备一份中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忍不住去看他,恰好落进了他像是用紫藤花编织的梦境一般的眸中。

  【夏油杰好感度:-20】

  好感度还是负的,装什么深情?

  你一抬手,打翻了碗,但他接住了,神情也变得诡秘难测。

  

  

〔5〕

  并没有和夏油杰不欢而散,你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耐心,居然没有生气,而是叫了两只咒灵按住你的四肢,硬生生给你把饭一口一口喂完了。

  【夏油杰好感度:-15】

  “如果不想以后都这样吃饭,就自己乖乖吃饭。”

  这是他走之前说的话。

  兴许是对他的怨念太重,之后的每一餐你都是“光盘行动”,一粒米都没剩下,脸颊上也终于长了些肉。

  直到有一天,菜菜子惊呼:“你和教主进程好快,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添一名新成员了?”

  你看着她指着的你的小肚子,心如死灰。

  于是你开始控制饮食,尽量多吃蔬菜少吃淀粉类的东西,也不吃主食,比如米饭什么的。

  但是对于一个米饭党来说,忽然不吃米饭了可能就是出大问题了,夏油杰在晚上又过来了。

  “又怎么了?”

  你莫名其妙:“我减肥啊。”

  夏油杰愣了一下,然后有些无奈地摸了摸你的头:“小姑娘减什么肥?”

  这样亲密的动作在他失忆前是非常平常的,但是放在现在,你们俩都愣住了。

  你小声地问:“难道你还喜欢我吗?”

  夏油杰抿唇不语。

  【夏油杰好感度:0】

  【夏油杰好感度:100】

  然后在你惊讶的目光中,他轻轻地“嗯”了一声。

  当好感度为零,讨厌你成为了一个悖论,我才终于发现,你的每一处都让我觉得心动。

 

 

〔6〕

  你非常没有出息地和夏油杰和好了,并且抛去了所有心理负担,和他像是普通情侣一般如胶似漆。

  你们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

  你不会过问他的计划,也不会去探究他现在做的事情会杀害多少无辜的人,而他也会维持好现状,不会让你接触到这些阴暗面。

  自欺欺人。

  这是你,也是他。

  但是你们都明白,这是你们能达到的,最理想的相处方式了。

  他其实还是挺忙的,大多数时间,都是美美子和菜菜子这对姐妹花陪你度过的。

  有一天你好奇地问美美子:“你当时是怎么发现我们是恋人的,明明我们更像是仇人。”

  “不会是他自己告诉你们的吧?”

  美美子笑起来也是内敛的:“因为当时的夏油杰大人总是一个人看着手机发呆,看见我们来了就把手机盖上不让我们发现,但我还是不小心撞见过一次,是手机相册罢了,里面都是你的照片。”

  你忽然想起之前一到晚上就一点一点上涨的好感度。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有空,也才敢放任自己。

  光是看着你的照片,他就忍不住想细细勾勒的眉眼,不受控制的心动,而你明明是他应该去讨厌的普通人。

  在对你心动的同时,他背叛的不只是他的大义,还背叛了他那些理念一致的盟友。

  他曾经是一名咒术师,理想是保护所有作为普通人的弱者,但是他杀了普通人,背叛了所有;

  现在的他是一名诅咒师,大义是要杀了所有普通人,但他现在却在保护着身为普通人的你,于是又背叛了现在。

  善恶都不够纯粹,背叛都不够彻底,所以他才会比所有人都更加痛苦。

  想通了这些之后,你心痛得说不出话来,在美美子和菜菜子的无措中,你泣不成声。

  「现在的我,是否可以感受到你十分之一的痛苦了?」

  

  

〔7〕

  “听说你哭了?”

  晚上你们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夏油杰这样问你。

  你就知道美美子和菜菜子成了叛徒,而美美子和菜菜子也马上安静下来,像鹌鹑一样埋头吃饭。

  “你们怎么什么都告诉他?他是你们爸爸吗?”

  两个姑娘头埋得更低。

  夏油杰笑声带着少年人的清朗和青年的低沉磁性,好听得你耳根发麻:“别欺负小孩子。”

  你嘟囔道:“是你们欺负我。”

  菜菜子还火上浇油:“夏油大人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父亲一样的存在啊。”

  你觉得你本来是应该赌气的,但是你和夏油杰同时想起了姐妹花对你的称呼是“姐姐”。

  不是。

  差辈儿了啊喂。

  你憋着笑叫了声:“夏油叔叔。”

  夏油杰看了你一眼:“你们应该叫她阿姨了,她已经十八岁了,明年就十九了,按我们那边的说法,肚子里那一年也算,那就二十了。老阿姨了。”

  美美子和和菜菜子都是懂礼貌的乖巧孩子:“阿姨。”

  你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夏油杰,你去死吧!

  

  

〔8〕

  隔壁国家发生了一起大灾难,你看着新闻心里总觉得不安,无数的无辜的人因为天灾丧失姓名,无数人被留在了一个本应该美好绽放的年纪。

  但是夏油杰现在所做的事情何尝不比天灾更残忍?

  你看着手机的新闻哭得眼睛都肿了,听着主持人略带哽咽的播报,从房间的柜子里找到了你的存钱罐,抽抽搭搭地数着你的现金,又查了查你的银行卡余额。

  然后哭得更大声了。

  你是个穷鬼!

  夏油杰回家一推开门就看见你在嚎啕大哭,他迟疑了一下,退了出去,把门给关上了。

  你的哭声戛然而止。

  他什么意思?

  夏油杰换个方式打开门。

  你面无表情:“你有病吗?”

  夏油杰走了过来,抽了几张纸巾给你擦眼泪,你不乐意,非要擦到他的袈裟袖子上。

  他躲不过去,只好用手臂虚虚放在你身旁护着你,防止你因为玩闹磕到哪里。

  “怎么了?怎么老是哭?”

  你拿出手机,给他看了新闻播报,又给他看了看银行账户,疯狂暗示。

  夏油杰笑了下,抽走你的手机,再次递回给你的时候,你发现你的手机多绑定了一张卡。

  你激动地数了数余额的尾数。

  “夏油杰,以后你就是我的金主爸爸!”

  “那你今晚可得好好犒劳我。”

  你迅速从他身上撤下来,当什么都没听见。

  你心想着,夏油杰,我可是在为你积德啊喂!

  夏油杰也不恼,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电影票:“开玩笑的,今晚带你出去看电影。”

  他很讨厌普通人,也讨厌人多的地方,这还是你们第一次出去玩,早就在盘星教里待腻了的你眼睛一亮。

  在寂静无声的电影院里,你们看不清别人,只能感受到十指相扣的彼此的温度。

  真好。

  即使经历了很多,即使她失去了记忆,甚至变得不再像他,可你们仍是相爱的。

  变的可能是那个咒术高专三年级的夏油杰,但永远不会是你的恋人夏油杰。

  他还是少年模样,爱得诚挚认真。

  这是2008年,你们在叛逃后的第一个夏天。

  

  

〔9〕

  错过了新的一年的樱花赏,原因是夏油杰要去忙一些事情,而且是和他的女秘书去的。

  虽然知道他们俩没什么,也知道你吃醋是没有道理的,但是你还是有些不大高兴。

  说出来会显得自己很斤斤计较,所以你只是悄悄生闷气。

  夏油杰看出了你的小情绪,却不知道从何而起,他从你身后抱住你:“你怎么总是背着我生气?”

  你气鼓鼓地转过去,盯着他:“好了,现在没有背着你了。”

  他有些失笑:“我是这个意思吗?”

  你非要和他抬杠:“那你是什么意思?”

  “算了。”

  他低头来寻你的唇,吻得温柔又缠绵:“大概是喜欢你的意思吧。”

  你并没有消气。

  并且在第二天早上你被他叫起来吃早餐的时候,和起床气混在一起,你满脸写着不高兴。

  夏油杰抱着你去卫生间,帮你刷牙洗脸,没有半点怨言,然后把眼神还未清明的你放在沙发上。

  你又想起他和漂亮的女秘书默契的样子,你越想越气,踢了一下夏油杰的小腿。

  夏油杰不知道又怎么了。

  他慢悠悠地转头看你:“干什么?”

  夏油杰笑起来的时候仿佛是四月纷纷落下的樱花,你总是会被他的这副模样迷惑。

  你恨恨地说:“休想诱惑我,狐狸精!”

  他捉住你的脚,要帮你穿袜子出去喝早茶,听见你的控诉,他把你拉进怀里,笑得胸腔都在震颤:“也不知道是谁在晚上抱着我不撒手的。”

  这种事情是可以随便说的吗?

  你红了耳根,瓮声瓮气地说:“那也是你勾引我的。”

  “嗯,我的错。”

  夏油杰去啄吻你的耳垂,带着薄茧的手每落到一片肌肤就引起一阵颤栗。

  你不满地推了推他:“现在是早上!”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不高兴?”夏油杰捧着你的脸,认真地问,“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你知道自己理亏,挣开他的手,把头埋进他的怀里,呐呐地问:“可不可以少和别的女孩子说话呀?”

  他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

  他拍了拍你的头:“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但我很抱歉,让你连这样都小事,都需要小心翼翼地问我了。”

  他把你从怀里捞出来,亲了亲你的眼睛:“以后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好啦,大小姐说什么都是对的。”

  “呜,太喜欢你了夏油杰!”

  这是2009年,你和他在叛逃后的第二

个夏天。

  

  

〔10〕

  你从夏油杰那里知道了如果他没有失忆的话,他原本会怎么做。

  夏油杰当时沉思了一下,才回答你说:“我想,如果是没有失忆的我的话,应该会一鼓作气杀了会给我带来羁绊的你和父母。”

  你听了难免有些心冷:“那你为什么没有动手?”

  夏油杰其实不想和你说这些,他怕你会对他产生畏惧,更怕你会嫌弃他满手血污。

  但他还是不想骗你。

  “因为在手机里看见了你。”他解释道,“我在来的路上想了很多,在想你会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你和他呛声:“是只讨厌的猴子!”

  夏油杰不太喜欢你这样说自己,惩罚性地捏了捏你的脸。

  “相册里的你都不一样,但是每一张合影你都是笑着的,连带着我,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我就想,无论如何,应该是个可爱的姑娘。”

  “但是我又觉得这样不对,我应该是要去讨厌你的,可我见到你的时候,却没能下得去手。”

  也就因此搁置了父母那边的事。

  当时只是觉得如果失忆了的自己能够带上你,彻底明白你的死对他会有什么影响而已,所以仓促地带着你就浪迹天涯了。

  却没想到他会无数次后悔将你拉入了深渊。

  夏油杰抱着你不撒手,他埋进你的颈窝里,去嗅你的气息,仿佛只有这样可以给自己多一点安全感。

  你感受到颈间的冰凉,你回抱住他:“怎么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轻松的:“我怕我恢复记忆后会恨不得杀了自己让你解脱。”

  你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不管怎么样,我不许你擅自把我推开,在自以为是对我的同时,也请你尊重我的想法,起码先问我,愿不愿意陪你。”

  你这样说并没有让他心里好受一些,他只是抱你抱得更紧。

  你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问他:“你应该知道我和叔叔阿姨私底下有联系吧?”

  “嗯。”

  “明天刚好是父亲节。”

  “嗯。”

  “我们去一趟吧。”

  夏油杰抬起了头来。

  “都听你的。”

 

男朋友之后(下)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篇在合集可以找到,这篇字数6k+,下篇一共1.2w+ *第二人称【你】 *双结局   〔11〕   他换了一身衣服,没有穿着那身袈裟,而是顺了你的意...
【胀相男朋友之后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这篇胀相专场,〈〉系列已码的有五条悟、直哉、虎子,可在合集查找 *轻微成年文学,不喜慎入 *第二人称【你】,因为对胀相把握不是很好,所以提前ooc警告...
【狗卷棘男朋友之后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狗卷棘专场,3.8k短篇,〈〉系列衣码完有28悟、直哉、虎子、胀相、乱步,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老规矩,设定【你】可以查看别人好感度 *写...
【虎杖你的男友之后 #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这篇是虎子专场,同〈〉系列有五条和直哉也码完,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 *设定【你】能看见别人的好感度     〔1〕   你的男朋友了...
向】你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旁边,他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陪你聊天的那个人。   七海健人:   刚进公司实习的你就像只小白兔,什么也不懂,和同期的一个男生跟着前辈的七海一起学习。   “Y/N你有没有看最新的啊?那个展开真的...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向 #五条悟 #
酸涩:“你说五条悟和?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向】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伏黑甚尔 # #五条悟
店,然后带着这种感情叹息一声:“我很难过。”     几乎你就肯定,他如果一直这个样子会走歪。     不过,你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问到他的理想时,他回答:“保护所有...
五】被守护灵缠了怎么办? # #五条悟 #
了这片土地,重到了数年前的那些日子,一步步的跟在了五条悟的身边。   他成了五条悟的守护灵。   五条悟这种人怎么可能会需要守护灵呢?闲暇无聊时拖着下巴漂浮着盘腿坐在空中忍不住的想,而他的下...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向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向】他抱着你的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不要抱着衣服了,抱我吧!”   :   因为今天突然在下班前来了新工作,你又不想拖到明天,所以只得给自家男友发了信息之后乖乖留下来加班。   进家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急急忙忙把皮鞋脱掉,你风风火火...
脚踏两条船(/梦)● 向● 五条悟●
?”   “啪”、“啪”。   被放出的一级灵和五条悟顶在自己脑门力放出手势威胁,你老老实实缩回脖子,决定再也不相信那一瞬间踩电门的灵感。   “那你们是打算怎样,总不会现在两个人都在追我吧?”你...
[向]与什么东西有关的*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的一些点子 *过几天什么日子懂得都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的话就是那个了吧。” “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