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油杰乙女】当男朋友失忆之后(下) #咒术回战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在下甜文写手阿江

 

*夏油杰乙女,上篇在合集可以找到,这篇字数6k+,上下篇一共1.2w+

*第二人称【你】

*双结局

 

〔11〕

  他换了一身衣服,没有穿着那身袈裟,而是顺了你的意,穿上了你为他挑选的黑衬衣和黑色直筒裤,他本来就生得白,而且四肢修长,这身简约的衣服都把他衬得像是大明星一样。

  他非常直白地拒绝了好几个上来要联系方式的女孩子,用词非常不客气,失礼程度直逼五条悟。

  “我女朋友就在旁边,如果没看见的话,我觉得你可能眼睛不太好,希望你不要讳疾忌医,趁早去医院看看,说不定还有的治。”

  “恕我直言,你没有我女朋友的十分之一可爱,这般姿色,你说的‘冒昧’倒确实有些冒昧了,你也确实配不上我。”

  “你是家里没有人了吗?如果四肢乏力到连瓶盖都拧不开,可以考虑一下联系殡仪馆,毕竟可能是患了绝症。”

  你在暗爽的同时,又尴尬地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口下积德。

  笑眯眯地说出这些话真的很气人的!

  夏油杰本来是想打车的,但是这个路段打车真的很麻烦,处在拥挤的人群中,他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我,但实际你也知道他估计已经在耐心告罄的边缘了。

  看着乌云渐渐遮住了眼,他终于拉着你的手腕,但你挤上了公交车,察觉到你疑惑的目光,他指了指窗外:“快下雨了。”

  怕你被淋到。

  你们上车的时候已经没有座位。

  不,岂止是没有座位,你们差点被挤下车。

  夏油杰把你圈在怀里,让你背靠着墙壁,尽量给你腾出一个舒适圈,你也抱着他的腰,把头枕在他的胸膛。

  他的心跳“咚咚咚”像是一把小锤子在你心口有节奏的敲打着,不知不觉,你感觉你的心跳都和他同频了。

  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会喜欢一个人喜欢到连他的心跳都想要用心听。

  终于到了目的地,他牵着你的手走过他曾经生活过的老街,小巷的墙壁上爬满了绿藤,砖缝间还生着些毛茸茸的青苔。

  街边一家花店招牌已经老旧到摇摇欲坠,他带你走进去,各种鲜花的香气扑鼻而来,最里面的一个小方桌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扶着眼镜看报纸。

  她问:“买什么花?”

  夏油杰笑着挑了几种。

  老太太把花包好,递到他手上,在夏油杰要给钱的时候制止了他:“算了,算是给你添的彩头。”

  你们都没懂她的意思。

  她又慢吞吞地接着说:“夏油家的孩子都长大了,有女朋友了。”

  夏油杰这才知道她居然认出了他。

  老太太“哼”了一声:“不过你可得按小时候我教你的方法,多哄哄你女朋友,不然我这边很多小伙子可以给她介绍的。”

  “诶?”莫名被cue到的你有些害羞,“杰哥对我还是挺好的。”

  夏油杰笑着揉了揉你的头,把你揽进怀里:“奶奶您可没有给她介绍别人的机会了。”

  老太太把报纸收了起来:“结婚记得请这个孤苦无依的糟老婆子喝喜酒就行。”

  因为老太太的打趣,你和夏油杰的心情都放松了不少,可惜你们现在的身份尴尬,贸然和夏油夫妻接触只会害了他们,于是你们也只是把花放在了门口。

  你按了电梯一楼,然后冲出电梯按下门铃,再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拉着夏油杰往安全通道跑。

  果然等夏油妈妈开门的时候,只看见合上的电梯门。

  “这是什么?”她捡起地上的一捧花。

  泪水就这样砸了下来,她连忙回头叫了夏油父亲:“你快来看看这个。”

  夏油爸爸拿起里面夹带的小卡片。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们。

  熟悉的苍劲有力的字体,让夫妻俩瞬间破防,夏油爸爸都带了泪意:“傻孩子。”

  心意送到了。

  你和夏油杰是踏着夕阳回家的,橙红色的晚霞很漂亮,你和他十指相扣,即使一路无话,你也止不住地心动。

  这是2010年,你和他在叛逃后的第三个夏天。

  

  

〔12〕

  倒是没有七年之痒,在你们俩看来你和他一直都像是在热恋期一样,但在外人看来,你们的日常稍显平淡,倒更像是老夫老妻。

  不过偶尔还是会出现一些意外的。

  米格尔还是无法忍受夏油杰带着一个非术师的伴侣,于是当冰冷的刀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夏油杰几乎是瞬间就沉了脸。

  “如果你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了她,那我就陪她去死好了。”

  夏油杰说着,把匕首贴到了喉管。

  他有些用力,只是这样贴着就已经有了一道血痕,米格尔看的胆战心惊,只得恨恨地松开手。

  “你为什么非要护着她!”

  夏油杰松了口气。

  他过来抱了抱你,对旁边的双子说:“你们先陪姐姐回去吧,我晚点就回来。”

  这也是让姐妹花保护好你的意思。

  姐妹俩感受到了使命感,都严肃地作出回应:“是。”

  你知道这个时候留下反而会让他难做,所以你只是握了握他的手,试图给他一些力量:“别吵架。”

  对于夏油杰来说,米格尔他们是他的家人,所以没办法对米格尔动手,又实在担心对方对你产生威胁,于是只好选择用自己做筹码。

  “我知道的。”

  在你走了之后,米格尔质问夏油杰:“你还记得你要做什么吗?你没杀她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没必要还带着她!我们才是你的家人。”

  夏油杰眉眼萧瑟:“我一直都知道你们才是我的家人,可她是我的命。我无法想象没有她我该怎么活下去。”

  他说得悲戚,米格尔眯起了眼:“你现在已经被她腐蚀了你的心智!”

  他说得没错。

  夏油杰自己也知道。

  这样的温情让夏油杰逐渐被磨掉了戾气,他享受和你在一起的生活,甚至觉得就这样下去也不错。

  他思想是偏激的,所以才想杀光普通人,创造一个没有猴子的、属于术师的乐园。

  可是他失去了原本的记忆。

  忘记了了作为咒术师时去救助普通人的不易,忘记了同伴的逝去,忘记了输在伏黑甚尔手下的不甘,忘记了他原本的初衷,只记得对你的爱。

  没有相同的经历,他可以理解曾经的他,却无法完全成为曾经的他。

  起码,他不舍得让你和他一起下地狱。

  “我们的计划我会提上日程,但是你们都不许去打扰她。”他说。

  米格尔心中不满,但也答应了下来,毕竟他只是看不惯你,不会逼夏油杰去死。

  晚上你躺在他的怀里,说了声“对不起”。

  夏油杰用指尖描绘你的眉眼:“该说这句话的人是我。”

  或许你们两个人都该说一句对不起。

  这是2014年,你和他在叛逃后的第七个夏天。

  

  

〔13〕

  这一天终于还是到了。

  百鬼夜行的当天,你也在现场。

  夏油杰本来就没想过会赢,所以也没有用尽全部力气,他只是要和过去做一个了结了。

  无论是咒术师的他,还是诅咒师的他,都需要在今天作出一个了结,一直纠缠不清,对他对你都不好。

  五条悟看见你的时候有些震惊,他的目光落到你的肚子上,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看着奄奄一息的夏油杰,只是半蹲在他身前,问了句:“杰哥,你有没有后悔过?”

  他贪婪地注视着你。

  夏油杰的声音带了哽咽:“我本来是不后悔的。”

  可是想到你他就后悔了。

  在他死去之后,你抹了抹眼角的湿意,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你脱下了他沾了血的袈裟,露出纯白色的里衣。

  从手上提着的口袋里,你取出一件深蓝色的制服,五条悟神色微动:“这是……”

  这是咒术高专的制服。

  你为他穿上,并且细细系好扣子。

  “第二颗纽扣被我捡回来了。”你止不住地落泪,颤抖着手给他穿好了衣服。

  “祝你永远是少年。”

  好可惜,没有和他一起度过和孩子在一起的第一个平安夜。

  

  

〔14〕

  阔别十年的好友找上门的时候你还有些迷瞪,但是很快你就知道了他的来意。

  “听说你那个谈了十年的男朋友死了。”他用心灵感应将想法传达给你。

  哪壶不开提哪壶。

  而且你始终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懒到连话都不肯张嘴说。

  齐木楠雄顿了一下:“我听得见的。”

  哦,忘了他会读心。

  顺带一提,他就是那个赠送了你可以查看他人好感度的能力的好友,当时你为了追夏油杰于是用一百个咖啡果冻和他做了交换。

  这次你招待他的也是甜品。

  他说:“其实我并不想帮你,因为你也知道,他死有余辜,于情于理我都没有理由帮他。”

  你点点头:“我知道啊,所以你来找我干什么?”

  齐木楠雄有些不自然的别开头,欲盖弥彰地轻咳了一声:“但是私心上,我希望他可以活下来,毕竟让孩子没有父亲太残忍了。”

  一开始你还没懂他的意思,下一秒你才反应过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你的意思是……”

  “但是他必须一直用他的能力去帮助别人,也算是换了一种方式赎罪吧。”齐木楠雄推了推眼镜,“而且你们之前给灾区捐了一大笔钱,也算是积德了吧。”

  五条悟因为私情没有把夏油杰的尸体交出去,而是给了你,选了一处陵园葬进去。

  这就便宜了齐木楠雄。

  他直接把夏油杰的身体恢复到一个月前,夏油杰立马就变成了一个大活人。

  夏油杰刚醒的时候还是懵的,看见你他就哭了:“怎么你也来了?”

  你气得敲他的头:“不许你说不吉利的话!”

  

  

〔15〕

  你递给他一个信封,神神秘秘地说要告诉他一个大秘密。

  夏油杰捏了捏信封:“是一张比较硬的纸,还有一个……嗯…条状硬物。”

  你朝他Wink了一下:“打开看看?”

  夏油杰拆开信封,看见了一张白色的纸,和……一支验孕棒。

  他呼吸一窒。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表情打开那张B超纸的,你还在旁边开开心心地说:“好幸运啊,本来听说有些是照不到胎芽的,我还有些担心,没想到会有诶。”

  你在黑漆漆的图上指了指:“在这里,不过,嗯……他还太小了,你可能看不清楚。”

  大滴的眼泪砸到了纸上,你被吓了一跳,听见他说:“是啊,太幸运了。”

  他踉踉跄跄地起来抱你:“太好了,太好了……谢谢,谢谢你。”

  你心头一软:“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吧。”

  “嗯。”

  夏油妈妈接到电话的时候就有些情绪不稳了,听说你们有孩子的时候,她激动得哭了:“那杰要好好照顾人家,本来当时是说要结婚的,可惜……”

  自知失言,夏油妈妈转移话题:“对了,你们什么时候回……”

  “我想和她结婚。”夏油杰打断她,“给她补一个婚礼。”

  “好啊,那妈妈一定要给我们家的两位新成员包一个大红包。”

  

  

〔16〕

  美美子和菜菜子每天陪着你,主要是为了保护你,怕你出什么意外,按照夏油杰的要求,就算是去公共厕所,她们俩都必须站在你厕所隔间的门口。

  夏油杰接了好多任务,狙杀诅咒师,袱除咒灵,根据残秽分析,很容易知道是他的咒力所为。

  五条悟很快就找上了门。

  “杰,你……”

  夏油杰好脾气地给他沏了杯茶:“嗯,死了,但是又被她的朋友死而复生了,说是提前给孩子的出生礼物。”

  五条悟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油杰又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我现在不能死,丢下她和孩子,我不太放心。”

  死过一次也无法洗清他的罪孽。

  但是他就这样死了一了百了未免太过自私了。

  五条悟把茶水喝完:“我知道了。”

  那边的你朝五条悟打了个招呼,指了指肚子:“你要和我们家小朋友打个招呼吗?”

  五条悟歪了下头:“嗯?”

  轻轻地把手放在你的肚子上,他有些茫然:“然后呢?”

  你说:“崽崽,出来给你干爹打个招呼。”

  “干爹?”

  “这可是你干儿子。”夏油杰笑着拍拍五条悟的肩膀。

  五条悟感受到手心下的颤动,被吓了一下:“这是在和我打招呼吗?”

  “不然呢?”

  五条悟拉下墨镜笑了:“小家伙还挺有劲儿的。”

  五条悟力保夏油杰,咒术界高层不想得罪五条家,不情不愿地把死刑改成了死缓,夏油杰成为了咒术高专的一名老师。

  夏油杰其实更想找份普通的工作,他也不想再让你为了他的安危提心吊胆了,可你也知道他还是讨厌普通人的。

  即使没有那么大戾气了,那种生理性的厌恶还是不会被抹去,他并未从心底里接纳普通人。

  你不想让他为难。

  他说是他自私,其实你知道,自私的人是你自己,从始至终,都是他在为你退步,现在也是。

  

  

〔17〕

  涩谷事变的时候有个咒灵占据了伏黑甚尔的身体,五条悟想起了许多往事,也被封印进了御门疆。

  但是伏黑甚尔的身体和那个咒灵间磨合得不是很好,甚至起了bug。

  伏黑甚尔用不爽的声音说:“喂,你用我的身体干什么?别是想为我们家开枝散叶吧?”

  伏黑惠瞳孔地震。

  羂索直呼晦气。

  如果不是因为夏油杰脱离了计划,他会选择用天与暴君的身体吗?!

  夏油杰在涩谷事变出了大力气,并且成功协助咒术高专解封五条悟,有了这个大功劳,五条悟成功借此帮他解除了死缓。

  夏油杰终于是自由身了。

  在后辈七海健人的推荐下,夏油杰找到了一份普通人的工作,不过七海健人还是把丑话说在了前头:“我先说好,这个工作很恶心,你会每天加班。”

  夏油杰温和地回复:“没事。”

  拿着不高不低但胜在稳定的工资,你们的孩子也出生了。

  “明年的夏天,我们的孩子应该就会走路了。”

  终于不再是苦夏了。

  

  

〔18〕

  孩子很亲近母亲,但他学会的第一个单词是“papa”,当婴孩的小肉手抓住夏油杰的手叫爸爸的时候,你感觉他快哭了。

  “你现在怎么那么容易哭?”你取笑他。

  夏油杰抱着孩子说:“可能是被你传染了。”

  不过孩子太亲近你了也不是好事,你总是会格外辛劳,夏油杰看不下去,强行把孩子从你怀里抱出来,放进摇篮里。

  找到了一只还算聪明的咒灵,夏油杰指使咒灵干活:“给他摇摇摇篮,哄他睡觉。”

  你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

  你知道夏油杰会更加偏爱你,因为在你生产的那天,他一个电话让五条悟把家入硝子拖到手术室,但他还是急得无处发泄。

  最后和五条悟打了一架,精疲力尽地瘫在手术室门口,等到医生说母子平安的时候,他才彻底放下心来。

  等到孩子会走路的时候,也到了炎热的夏天,你牵着他在路边等待去买水的夏油杰。

  不巧的是意外发生了。

  失控的大卡车偏离了轨道,夏油杰眼神破碎地奔向你,却怎么也够不到你。

  太远了。

  一辆自行车驶过,骑自行车的少年直接踢掉自行车,跌跌撞撞地扑倒你和孩子,卡车在离他双脚不足一米的距离过去。

  得救了!

  夏油杰跑过来时还摔了一跤,长发有些凌乱,他看着少年捂着小孩儿的后脑,手上渗出血来,便脸色苍白。

  少年“嘶”地倒吸一口凉气,甩了甩手上的血说:“哥你别担心,这是我的血,小孩儿没受伤。”

  夏油杰定睛一看,才看见他手背上被尖锐的石子划了道口子,如果不是他护住了小朋友的头,现在的情况就会很险峻了。

  夏油杰冷静地道谢。

  他清醒得可怕,带你们和少年去医院做了检查,并且支付了少年的医药费,直到医生反复强调真的没事了,他才带着你们回家。

  安抚完受惊的你睡下,他又去警局处理那个司机酒驾的事情,咒术师人脉广,他打了几个电话,想办法让那个司机在牢里多待几年。

  等一切都忙完了,他开车回家的路上,才握着方向盘哭了出来。

  忽然像个孩子一样的嚎啕大哭。

  他以为他不配得到现在幸福,连这点幸运都是他偷来的,上天马上就要收回了。

  好在,有人帮助了这个家庭。

  那个少年是个普通人。

  夏油杰从来没有那么感激过一个他眼里的“猴子”,他颤着手想点根烟,又想起为了你和孩子他已经戒烟了,就把烟给丢了。

  半晌之后,他鼓起勇气推开了车门。

  那些人前所未有的顺眼起来。

  

  

〔19〕

  夏油杰恢复了记忆。

  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被终结,他已经和过去做了了断,那些曾经让他误入歧途的过往已经无法再撼动他的内心,因为有你们在,他现在只需要看向未来。

  他终于开始了新的生活。

 

  

【原定BE版结局】

  夏油杰死后你在五条悟的护送下回到了家,你也从美美子和菜菜子那里收到了一封夏油杰的绝笔信。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你远去,很抱歉没能一直守护在你的身旁,但我知道我不能继续逃避下去了。

  真好啊,你怀孕了,但是我没办法做一个称职的父亲,我不能再让你们和我过见不得光的日子了,我必须为我做过的事情负责。

  即使这样,孩子也不会拥有一个英雄一般的父亲,对此我很抱歉。

  我不舍得把你让给别人,但是我希望你在我死后立马爱上一个更好的男人,千万不要是我这样的烂人,但是可以是和我一样爱你的人。

  我知道你有孩子了,但是我没有让你生下来,我甚至连爱你都不敢说,怕这会成为禁锢你后半生的枷锁。

  如果你不打算生下来,那么可以联系悟,找一个靠谱的医生,不要给身体留下半点后遗症,你还年轻,还可以有很美好的未来。

  如果你想生下来,那么我也可以回答你一直想要问我的问题。

  不管小朋友是不是咒术师,我都会爱他。

  怎么说呢,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光是他身上流淌着你的血液这一点,就足够使我偏爱他了。

  更何况,他拥有的是我们两个人共同的血液,他的心跳都是我们共同赋予的,这简直就是生物学上最美妙的奇迹。

  但是对不起,又要说对不起了,我可能还是无法像爱你一样爱他。

  但是没关系,他会遇见一个像我爱你一样爱他的人的。

  多的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那就到这里吧。

  一定,要幸福啊。”

  「作出了断的我,赎罪的我,便没有办法去保护你们,可如果不这么做,我连爱你们的资格都没有。」

  你把孩子生了下来,在一个清新的夏日雨后,屋檐上的雨水浇灌着檐下的纯白色栀子花。

  恍惚间,你又见到了那个清俊的少年。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老套的搭讪方式,没想到真的套住了你一辈子。

      你们除此相见他送了你一束花,是五枝玫瑰,后来的你才明白它的花语是——与你相遇,由衷欢喜。

  “我在未来的每个夜里,都会梦见你。”

 

男朋友之后(上) #
原作者:在甜文写手阿江   *,老夫老妻式爱情,较为平淡,可能会有些无聊,不喜勿喷 *哥叛逃路线不变,但是HE结局,不虐 *第二人称【你】,ooc预警 *设定【你】可以查看他人的好感度...
【胀相男朋友之后 #
原作者:在甜文写手阿江   *,这篇胀相专场,〈〉系列已码的有五条悟、直哉、虎子,可在合集查找 *轻微成年文学,不喜慎入 *第二人称【你】,因为对胀相把握不是很好,所以提前ooc警告...
【狗卷棘男朋友之后 #
原作者:在甜文写手阿江   *,狗卷棘专场,3.8k短篇,〈〉系列衣码完有28悟、直哉、虎子、胀相、乱步,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老规矩,设定【你】可以查看别人好感度 *写...
【虎杖你的男友之后 #
原作者:在甜文写手阿江   *,这篇是虎子专场,同〈〉系列有五条和直哉也码完,可在合集自行查找 *第二人称【你】 *设定【你】能看见别人的好感度     〔1〕   你的男朋友了...
向】你兴奋的跟别的男人说话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食堂的男人则轻哼了一声,这样所有人都知道你“名花有主”了,目的达到。   :   高中毕业晚会,几杯红酒肚,酒量并不太好的你便开始觉得双颊发烫,不过因为情况特殊你也没有在意,反而开始借着酒劲...
】我的两个骗子爱人 #向 #五条悟 #
酸涩:“你说五条悟和?确实是这样。”   一位是界百年难遇的六眼师,被称为“最强”的存在。哪怕他已经不在世上,现在仍旧还没有出现能够与他匹敌的人。 另一位是早已叛逃高专的特级诅咒师,...
向】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伏黑甚尔 # #五条悟
店,然后带着这种感情叹息一声:“我很难过。”     几乎你就肯定,他如果一直这个样子会走歪。     不过,你只是个普通人而已,你什么都不知道。     你问到他的理想时,他回答:“保护所有...
[][]这能算是恋爱吗?●
原作者:苍の鼠   *向 *ooc *第三人称 * *雷 *捏造注意 以上OK?   在周■子机场等了三个小时。 原因是接机的人记错了他的名字,以为来的人叫“雨荷...
向】他抱着你的常用物品睡着 #同人 #男神x妳 #五条悟 #七海健人 #伏黑甚尔 #
,不要抱着衣服了,抱我吧!”   :   因为今天突然在下班前来了新工作,你又不想拖到明天,所以只得给自家男友发了信息之后乖乖留下来加班。   进家门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急急忙忙把皮鞋脱掉,你风风火火...
脚踏两条船(/梦)● 向● 五条悟●
:“到此为止吧悟,她本来就不擅长认人。”   你猛点头。   五条悟的怒气缓和了不少,但脸色并没有因此变得好看,眼珠子一滚瞥向,坐沙发高翘起一条腿:“那种事老子当然知道。”   ……嗯,就像不愿...
[向]与什么东西有关的*倾向
原作者:苍の鼠   * *倾向 *ooc  雷  捏造注意 *随笔的一些点子 *过几天什么日子懂得都懂好吧 以上OK?     【汁粉】   “说到汁粉的话就是那个了吧。” “嗯嗯...
】被最爱的人诅咒了 #向 #狗卷棘 #五条悟 #
。   十七岁还不够游刃有余的五条悟弄丢了他的恋人。   二十七岁的界最强不会了。   “一直陪着我吧。”       “,你说,我们这么拼命保护这些人,到底有什么意义啊。”   他看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