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劫后余生 #bg #兵长 #进击 #巨人 #AOT #乙女 #利我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这次来个严肃向的

特种作战部队军士利威尔

任务艰巨,常年在外,危险系数大

 

利威尔受伤了。

 

很严重。

 

送进急救室时,心跳已经停止。

 

他本就苍白的脸蒙上了一层灰雾,发丝随着除颤仪的脉冲电击无力地扬起,又落下。

 

硝烟中所向披靡的战神,不过也如白纸般被人随意揉捏。

 

若能再次展开,上面必然刻满蜿蜒如咒文般的沉重过往。

 

凡人之躯,何以肩负。

 

“充电!”

 

——砰

 

“充电!”

 

——砰

 

“再来!充电!”

 

如此反复,利威尔就像个没有生命的玩偶,是只剩下躯壳的枯叶蝶,飘落尘埃。

 

安静,孤寂。

 

就像这世界从不曾拥有过他。

 

滴————

 

冰冷,没有温度,生命的天平从不为任何人倾倒,它在宣判人类的逝去。

 

护士拿起笔准备记录下他的死亡时间,医生开始检查仪器,手术室外的灯即将熄灭。

 

就这样,毫无征兆地,那根平直的线突然拉出波动。

 

一上一下,这段曲折,是生命在他身体里跳跃。

 

护士丢下笔,医生放开仪器,手术室外的灯彻夜长明。

 

在生命体征消失了整整四分钟后,利威尔回到了这个世界。

 

从那漆黑的坟墓,从那一无所有的深渊。

 

主治医生说,他从未见过求生意识如此强烈的人,不过既然是位军人,那么也许说得通。

 

他们一致认为,是军人的意志在最后一刻挽救了他。

 

利威尔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那并不重要。

 

而直到他苏醒一个星期后,你才知道这件事。

 

他接起你的电话,不过轻飘飘一句,“我在医院。嗯,受伤了。”

 

你从家往医院赶去,慌乱到连家门有没有关都不记得,你现在只想看到他。

 

而你站在他的病床边,看见他毫无血色的嘴唇,看见他身上惨白的石膏和绷带,他的脸始终看向窗外,并不在意你的到来。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不敢大声说话,怕惊扰到他。他没有回头看你,也并不准备回答你的问题。

 

你突然很难过,他不知道你在听见这个消息后颤抖地连手机都握不住,拦出租车的时候差点被车撞到,找到他的病房又险些倒在门外。

 

没办法,你就是这样一个懦弱又胆小的人,胆小到只是想到他会离你而去,你就止不住地发抖。

 

可是,他似乎从没有接近过你。

 

他又不是你的东西。

 

你不过是他好心收留的孤儿,你没有任何的立场去指责他的选择。

 

他选择不告诉你,是因为你本不该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从前不存在,以后也不会存在。

 

你已经打扰了他整整一年,也是时候离开了。

 

“至少……至少让我照顾你到痊愈……”你把那缕挡住视线的头发撩到耳后,低着头,捏紧衣角,你怕他会拒绝。

 

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把头转了回来。

 

大概是看厌了窗外的风景吧,你这样想着。

 

也或许是看厌了我吧。

 

万幸,他没有说什么,你生怕他会后悔,赶紧丢下一句晚上再来,便快步走出了病房。

 

他没有看到,你转身后迷茫的表情,像是心脏被剜去了一块。

 

从进病房开始,他一句话都没有和你说过。

 

一句也没有。

 

利威尔无坚不摧,他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

 

包括你。

 

你就是个多余的影子,可有可无。

 

这就是你爱的人,一个不需要爱的男人。

 

大四几乎没有课了,所以你每天都往医院跑,不厌其烦。

 

幸而利威尔有特权,住的是单人间,不然总少不了隔壁老爷爷老奶奶会说三道四。

 

“这是我熬的鸡汤,喝点吧。还有这些……”

 

这是这个月第五次熬鸡汤了,也是第七次为他准备苹果小兔子,你希望他看到这些可爱的兔子,心情能好些。

 

而他一如既往只是神色淡然地吃下,朝你点点头。

 

“谢谢。”他说,“如果有事你可以先回去,不方便的话,以后也不用送来了,这里有点餐服务。”

 

“病号餐不好吃的。”你这样说,这是强词夺理,毕竟一个吃惯了压缩饼干的人,怎么可能会在意病号餐的味道。

 

你咬紧下唇,完全不知道该继续说点什么,只是不说的话,利威尔就不会对你开口了。

 

你不希望那样,这可能是你和利威尔最后的交集了。

 

“我只是闲着无事,学校有一门美食选修课,就把作业端过来了,丢掉太可惜。”你扭头不去看他。

 

怎么可能会去选美食选修课呢,原来的你甚至没有做过这些事,只因为是利威尔,所以才努力学习做饭。

 

他终于看向了你。

 

“撒谎。”

 

他说。

 

然后他重新看向窗外,“不要再做饭了,如果你还希望用手写字的话。”

 

你一愣,低头看自己的手,那里被熬汤的锅子烫伤,通红一片。

 

你突然很想哭,但是在利威尔面前不能做这种事,他会厌烦。

 

“我会注意的……”你捏紧手掌,那里隐隐作痛。

 

见利威尔不再说话,你收拾好餐具,准备离开。

 

这一次,你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放在你身上。

 

你抬头,正好对上他的一双眼睛。

 

多久没有和他对望过了?

 

似乎很久了,就像在梦里,就像在一年前,他给了你第二次生命。

 

你紧抿嘴唇,不敢开口。今天和他说的话已经很多了,再多说两句,他会生气吧。

 

但是他一直不说话,就这样望着你。

 

恍惚间,你以为自己是被他深深爱着的,直入骨髓。

 

你就这样沉溺下去,被他眼中的星光囚禁,甘之如饴。

 

心脏跳动太快,你终于负荷不住,脸红着把头转开,不自然地撩了下碎发,“怎么了……”

 

他叹口气,你的心脏跟着颤了两下,他似乎很悲伤,又似乎在迷茫中抓住了希望。

 

“不再坐会么。”

 

他这样说。

 

终于听清他的话后,你不敢置信地睁大双眼,手足无措到连饭盒盖子都盖不上。

 

“那,那我再呆一会!”你紧张极了,饭盒却死活盖不好,你急地冒汗。

 

他又一次叹息,伸出还能用的左手,帮你盖上盒盖。

 

“谢谢!”你赶紧说。

 

他转开脸,重新看向窗外,仿佛在喃喃自语,“该说谢谢的是我啊……”

 

于是你就在那里呆到了晚上,即使和利威尔无话可聊,还是克服尴尬,自言自语地讲些学校里的故事,希望他能觉得有趣。

 

晚饭的时候,你听话地叫了病号餐,利威尔面无表情地吃着,只是似乎比平时吃得少了。

 

吃完晚饭,你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所幸利威尔也没有赶你。

 

终于,紧绷的神经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困意,不知为什么,在利威尔身边,总是能这么安心。

 

你只是想趴一会回神的,但没想到就这么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似乎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覆上了你的脑袋,轻轻地揉捏。

 

那是一个好梦。

 

……

 

“她就是去年任务里,你救下的女孩吗?”韩吉站在病床边,低头看向趴在利威尔床边熟睡的你。

 

“啊。”利威尔坐起身,转头望向你,眼神中是少见的温柔。

 

“我听说她父母都在那场爆炸中丧生了,那她现在……”

 

“和我住在一起。”

 

利威尔伸手,把你落在脸侧的碎发夹回耳后。

 

“还包售后服务啊,你这是老牛吃嫩草。”

 

“啧。”

 

“我错了我错了。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以后也就这样吧,习惯了。”

 

“你的意思是?”

 

“等她大学毕业,如果她愿意的话……”

 

利威尔停顿住,手指夹住你的一缕头发轻捻,“……就结婚。”

 

“妈呀,你这匹孤狼居然也会说出这两个字,埃尔文要是听到,怕是要笑活过来。”韩吉笑了一声,利威尔皱眉,把食指抵在嘴唇上,示意她小声,韩吉赶紧闭上嘴巴。

 

利威尔躺回去,放低声音,“我本不该是她的归宿,但我见不得她伤心。”

 

韩吉叹口气,也靠在墙上,“是啊,我们的命根本不属于自己。”

 

“一有任务就得出发,天天和枪炮火药打交道,哪天死外面了都不知道。”韩吉仰头看向病房的灯,“到时候只有战友会给你收尸啊,能掉两滴眼泪的话最好不过,好歹还有人记得你。”

 

“你这次也是命大,居然挺过来了。”韩吉低头看着利威尔,他的白色纱布下,是永远也消除不了的印记,“平淡安稳的人生,可真是奢求啊……”

 

利威尔只是低垂眼眸,沉默地看着熟睡的你。

 

突然,你瑟缩了一下,似乎是做了噩梦,开始梦呓了。

 

利威尔低下头,往你这边靠过来,于是他听清了。

 

于是他也终于想起来了。

 

这个名为利威尔的男人,他是怎么在心跳停止了四分钟后,又挣扎着活了过来。

 

从那漆黑的坟墓,从那一无所有的深渊。

 

“利威尔……不要离开我……”

 

“我只有你了……不要离开我……”

 

不是什么军人的意志,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心中有所牵挂,便断然不会让自己比那人更早离开。

 

他怎么可能舍得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利威尔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还好好地活着。

 

没了我,她要怎么办。

 

这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要怎么活。

 

人世三苦,舍不得,忘不了,放不下。

 

若是三样全占的话,怕是阎王也不敢收吧。

 

他把手重新覆上你的脑袋,安抚着你,直到你重新安稳入睡。

 

我在枪林弹雨中踽踽独行,手执白骨,胸怀热血,一路上花开花落,起起跌跌。

 

本就该是这样一条没有波澜的直线。

 

谁知在这片漫无目的的光影中遇见了你,我的心脏开始跳动,我的生命终于出现起伏。

 

多么可笑,这样残破不堪的我,竟也想为自己活一次。

 

“韩吉。”

 

他喊了一声。

 

“抱歉我不能和你从容赴死了。”

 

韩吉切了一声转过头。

 

“知道了,如果我比你更早见到埃尔文的话,我会帮你和他请个假的。”

 

利威尔弯起嘴角,笑容于他是不可多得的。

 

“嗯。你就说,利威尔那混蛋很忙,晚点再来看你。”

 

他捏了捏你脸颊的软肉,把掉下来的碎发重新夹回去,不厌其烦。

 

“这小鬼没了我不行,晚上睡觉不安生,总做噩梦,所以要一直陪着她。”

 

“希望她早点毕业,这样也省得我从另一个房间跑去叫醒她了。”

 

 

多希望利歪在原作里也能惜命一点啊…

文名就是利歪的告白啦!

【我是你的在劫难逃,你是我的劫后余生】

我可真是个情话小天才٩(º﹃º٩)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了暗恋的人,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可别喝酒啦! #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语气到是不再吓得人当场毙/命了。   “不是要喝酒么,这么紧张做什么?”   呼——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在竖起大拇指,真有的! 诶?   做了什么吗?   气氛渐渐缓和,班的...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泥坑里了。   班的人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削掉了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分钟就投降了。饶了吧,,在面前不说话简直是遭罪。她伏到肩上看签字,把带着温度的空气吹到左脸上,痒得不行。   没完没了的像城墙一样厚的资料需要过目,抽不出空来搭理她。这个女人让又...
X艾维】偷走的心(下)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人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
X】论中二期的长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bg #同人 # # # # #巨人 #AOT
小巷的传闻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淡加神经质,看到他对某样东西产生兴趣,简直比让他一天不洗澡更加困难。   摆出一幅嫌弃的表情,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于是,在班一众人震惊...
】那些年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 #巨人 #短篇 #aot #巨人同人 #bg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太心疼了,就撸了小甜文,希望他能幸福( ;´Д`)   巨人已经很虐了,同人就甜一点趴   正文: 交往了一个月了。   经常怀疑告白的...
X】无上王座 #bg # # # # #巨人 #AOT
,便是被血液浇淋的双眼。 他们在看着长长叹息,身后忽而罩上一层外袍,夏夜的凉意被初春暖阳笼去,双手捏住领边,垂眼俯视万物众生, “不愿杀他。”   熟悉的气息自甲胄传来,他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