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我的小公主(下) #bg #兵长 #进击 #巨人 #AOT #乙女 #利我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有点长,慢慢看哈 ᐕ)⁾⁾

 

三年过去,你的地位已经非常稳固。

 

你终于成了真正的王。

 

你不用在别人面前装出一副威严的姿态,现在,即使你是昏君,也没人再敢对你说三道四。

 

近些日子不知哪里传出谣言,说你根本不是女王,你不过也只是轻蔑一笑,敢如此嚼舌根的人,已经人头落地。

 

你早已强大到不需要看人脸色过活了。

 

你收拢了德维特,他手上的权利为你所用。

 

掌握了他,你就再不用担心有人会对你不利。

 

你也有了新的骑士长,叫乔伊,听话得很,比他的上一任更加忠诚。

 

至少,他不会为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就弃你而去。

 

你很满意这样的现状,每天只需批上几个时辰的文书,就可以喝着葡萄酒,看各式各样的男人为了讨好你,撕破脸皮。

 

“你看最边上那个,长得是英俊,可惜脑子不够好使。”你对站在身边的乔伊笑,“不过我喜欢,今晚送我房间去。”

 

“陛下,这批人来历不明,还是小心为上。”乔伊站得笔挺,眼神直视前方,观察那些舞者的一举一动。

 

“哦,是吗。”

 

你假装看不见乔伊眼里的隐忍,只瞥过一眼,“既然不安全,那就全杀了吧。”

 

“陛下!”

 

“瞧你着急的,说笑而已。给点钱,全送回去。”你吃掉最后一颗樱桃,把核随意吐在地上,边上的男仆跑过来为你清理,弯下腰,松垮的衣领里,是年轻健硕的肌肉。

 

只一眼你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如此用心准备,也不能浪费他的心血,于是你两根指头捏住他的衣领,把他提过来,“叫什么名字,嗯?”

 

“陛下!”

 

乔伊又出声,忍耐着怒气,最后大概知道自己失了分寸,又赶紧说:“他地位低下,实在配不上陛下。”

 

“哦?那谁配的上?”

 

你放开这位男仆,从一边的桌子上抓起一颗装饰用的,金子做的葡萄,喂进他的嘴里,挥挥手让他下去,男仆欣喜地行礼跑走了。

 

“你配得上吗?高贵的骑士长?”

 

说完,你才突然意识到什么,心情一下子变差,从躺椅上起身,甩开衣袖往外走。

 

“穿上鞋吧,陛下。”他又开口。

 

你一顿,心口突然难受得紧,甚至呼吸也变得沉闷起来。

 

但你还是走到一边,穿上了鞋子,往花园走去。

 

身后的乔伊一言不发地跟上你,如影随形。

 

王宫的风景十年如一日,变化的不过春雨夏雾,秋霜冬雪。

 

荆棘丛中的羊肠小道,如果你不愿意走,总有人会抱着你过去。

 

但如果不是他,就算脚掌踩得鲜血淋漓,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你无法遏止地想起那些年,在你还是个小公主的时候,你走到哪,他就跟随到哪,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走在你身后。他太过安静,有时候你甚至会忘了他的存在,但只要你有任何吩咐,即便是要摘泥潭里一朵残破的小花,身为骑士长,他也会不惜让自己的盔甲沾上泥泞,趟过千山万水,为你送上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明明是那么爱干净的人。

 

“不要跟着我,我想一个人呆着。”

 

你挥手让乔伊离开,你不想看见他。

 

他让你想起那个人,即使他们一点也不像。

 

“陛下,我不能离开,我必须保护您。”

 

看来,还是有点像的,比如,在违抗命令这方面。

 

“哦?是吗?”你突然转身,身后的骑士差点撞上你,他慌忙后退几步。

 

你朝他走过去,抬手捏住他的下巴,“不会离开?”

 

他眼神坚定地望着你。

 

你却心烦意乱,一下甩开他。

 

“骗子。”

 

你往回走,什么心情都没有了,你只想回寝宫歇息。

 

“是因为上一任骑士长吗?”

 

一向乖巧懂事的乔伊突然开口,他仿佛忘了,这是女王的逆鳞。

 

你转头直视他,危险地眯起眼睛,“乔伊,希望你只是一时口误,你这条命我还想留着。”

 

他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但你看见,他的眼里是悲伤与脆弱。

 

很好,这样才是听话的,才是乖巧的。

 

你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不会忤逆你,背叛你。

 

“回去吧,这两天叫副团长来保护我。”

 

乔伊听懂了你的拒绝,他有再多感情也只能藏于心底。

 

于是行礼,他离开了。

 

回到寝宫,你躺在床塌上,却完全睡不着。

 

你把原因归结为,在一年前,境外突然出现了一股势力,星星之火开始燎原,虽然现在尚且安耽于国界线外,但以这个速度发展下去,你的国家怕是要战火连天。

 

你起身,招来德维特,坐于高庭,与他商量对策。

 

他的视线一直徘徊在你身上。

 

你瞥了他一眼,敲了敲桌子。

 

“请看这里。”你指着地图,在上面划出三六九等。

 

这个场景,你想起了三年前,那时的德维特,还敢在长桌上与你叫嚣,现在,他乖得就像一条狗一样。

 

没办法,人都是有软肋的。

 

比如父母,比如妻儿。

 

“私下谈和,失败就镇压。”你靠回椅背,短短几个字结束了你的发言,等待他的意见。

 

你绕着发丝,眼神慵懒,就像一只睡不醒的波斯猫。

 

你已不用再整天束起紧绷的发髻,即使是天天散着,看起来没规矩极了,也没人敢说什么。

 

因为王就是绝对。

 

“那么派谁去呢?须得是您身边的亲信。”

 

你好笑地瞥他一眼,“我知道你不想去,我也没有这个意思,不然你的的脚已经踏上他们的地盘。”

 

德维特明显松口气。

 

“就让乔伊去吧,谈崩了他还跑得快些。”

 

你沉思片刻,没有答复。

 

德维特小心观察你的脸色,“其实还有其他方法,比如,联姻。”

 

你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是想过这个事情的,作为女王,你必须诞下子嗣以延续血统。

 

这是你无法推却的责任。

 

只是一想到站在你身边,与你共度一生的人不是他,那么是谁,也无所谓了。

 

“那便都交由你去办。”你的手指在胳膊上敲了两下,“希望我能拿到一个好结果。”

 

就这样,半个月之后,正在批改文书的你突然收到消息,你的现任骑士长死了。

 

死在了他发誓守护一辈子的国家之外。

 

你愣神片刻,墨汁滴在文书上,你才反应过来,脸上又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语调缓慢悠长。

 

“怎么死的?”

 

“被敌方将领一剑砍死的。”

 

“尸体呢?”

 

“没能带回来。”

 

“哦。为他立个剑冢,皇家骑士团团长为国捐躯,葬在皇陵边,东南角。”

 

来人领命,正准备离开,你又叫住他。

 

“下任骑士长,是谁?”

 

“顺位,是之前的副团长。”

 

你点头,他便离开了。

 

却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你一甩衣袖往外走。

 

这片天空,怕是要变红了。

 

女王即将大婚。

 

举国同庆。

 

你站在王宫窗边,望着天穹上云舒云卷,如此出神。

 

我的人民都在祝福我,因为我能为他们提供庇佑。

 

那么你呢。

 

你会祝福我吗?

 

女王的婚礼没能如期举行,那股境外势力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突然膨胀,如狂风之姿席卷而来,瞬间吞没了你的国土。

 

你终是无法抵住那可怕的势力,也等不到援手,被逼退守于王宫深处。五彩琉璃与百年圣像在朝你嘶吼。

 

在敌军攻入之时,你被骑士长一把推进暗道,大门轰然关闭,你在阴暗潮湿中独自聆听王国最后的声音,它在死前咆哮。

 

可你又能怎么办?

 

你已经拼了全力,朝不能安,夜不能寐,一夜之间苍老,即使这容颜依旧,尚且而立的你,鬓边竟已生出两根白发。

 

若是乔伊还在,他会轻声安慰你,然后为你拔下。

 

若是那人还在……

 

他应当不会介怀这种事。

 

即使你满头苍白,他也会为你梳出一个漂亮的银色发髻。

 

还会为你戴上王冠,对你说,不必在意。

 

是啊,不必在意。

 

只是终究没能再见他一面。

 

这些年,你是有拼命忍住的,但最后还是寻人去打探他。

 

他倒是争气,真的再也没有出现在你面前。

 

如何也寻不到他。

 

还真是信守承诺,这个男人,这辈子都没有撒过谎。

 

除了骗你说,他会护你一辈子。

 

现在,我的一辈子就要到了。

 

可你在哪里。

 

你是王,即使被逼到绝境,身后再无依靠,你也依旧是王。

 

王不会低下头颅,你生来就注定要高傲地死去。

 

所以你挺起胸膛,迎接它的到来。

 

你应当是笑着离去的。

 

可是,他竟是连这最后的尊严也没有给你。

 

暗道的门被打开,你自欺欺人地丢开王冠,提着雪白的裙摆往上跑去。

 

你都不知道,在你甩开鞋子跑上台阶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是多么纯粹。

 

因为你心怀希望,你希望是你的骑士长来接你回家了。

 

是的,确实是骑士长。

 

只是不再是你的了。

 

石门后站着的,那个并不高大的身影,那双一如既往没有感情的眼睛,注视着你。

 

里面是血丝,是暴戾,是让你陌生恐惧的盛怒。

 

你往后退去,你看见他的长剑垂于身侧,血流蜿蜒成河。

 

他脚边滚落的那颗头颅,才是你期待的骑士长。

 

“利……”

 

你再无法开口,只能往后退,直到撞上高墙。

 

多少年没有见过他了,他还是这副模样。

 

只是这次,他站在了你的对面,他来取你性命。

 

可我还不想死。

 

让我再看看你,好不好。

 

你缩起身子,第一次表现得不像一个高傲的女王。

 

你多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小公主而已,在他面前,你不就该是个长不大的小公主吗?

 

可以任性,可以发脾气,可以随心所欲地笑,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因为他会无条件包容你。

 

他会永远站在你的身边,手中利刃劈开你身前的黑暗。

 

他甩了甩长剑上的鲜血,朝你缓步走来,就像那些年,他沾着泥泞的长靴,足下每一个脚印,最终都在走向你。

 

“穿上鞋吧。”他这么说。

 

相隔这么多年,这是他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只是这次没有了称谓,因为你已经不是他的女王。

 

而你只是把提着的裙摆放了下去,盖住了裸露的双足,上面沾满灰尘。

 

“你为我穿上吗?”

 

你往前走了一步,让自己看起来孤傲无畏。

 

“好。”

 

他从一边捡起你甩掉的鞋子,跪在你身前,拾起你的脚,为你穿上。

 

当他为你穿上另一只时,你突然发狠,一脚踹在他肩膀上,他难堪地跌倒在地,然后又站起来。

 

“不要再故作姿态,你的演技令我作呕。”你站在原地,抬起下巴,高傲地凝视他。

 

“现在,像你杀了我的骑士长那样,杀了我。”

 

“陛下……”

 

“不要用你肮脏的嘴叫我!我不是你的陛下!”

 

你发怒,一把推在他身上。

 

可你怎么推得动他呢?

 

曾经,他是你最强的骑士长啊,他是你最锋利的剑刃。

 

只不过现在,他是别人的了。

 

那个叫莉迪亚的女人。

 

其实你是知道的,你一直都是知道的。

 

你根本不是女王,那些谣言并不是虚传。

 

莉迪亚,她才是真正的王室。

 

你不过是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现在,她要拿回来了。

 

这所有的一切,你守了一辈子的东西,都要还回去了。

 

这国家,这权利,这王冠。

 

还有……他。

 

这些年,你竟是什么也没能为自己留下。

 

你把他弄丢了,现在,连你自己也要消失了。

 

就像一个笑话一样。

 

原来心痛到了极致,便是再没有情绪。

 

你甚至可以笑着开口说话。

 

“我诅咒了你们千百遍,没想到时至今日,倒是我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你站定在他面前,这张你只敢在梦里想起的脸,此刻就在你眼前,你很难不去回忆些什么。

 

但是眼前那么多,那么多的画面,无一不是他站在你身后,默默地守护你。

 

曾经你们走过的那么多年,从懵懂的小女孩,长成骄傲的君王,都是他在陪着你。

 

他为你挡去的每一次灾祸,他朝你走的每一步,他为你摘下的每一朵鲜花。

 

他明明说过的,他会护你一世周全。

 

骗子。

 

可那又怎么样?

 

他是骗子,可是在你眼里,会有比他更好的人吗?

 

再也不会有了。

 

如今他的剑刃朝向了你,躲在他盔甲下的人,却再也不会是你了。

 

他还有他辉煌的人生。

 

可是你,什么都没有了。

 

你看着他,那朝思暮想的眉眼,你伸手过去,为他擦掉了脸上的鲜血。

 

你吻上他的嘴角,那里带着血腥与凛冽。

 

“我爱你。”

 

你这样对他说。

 

你看见他抖动的双唇,看见他震惊的眼神。

 

你又笑了,笑得那么开怀。

 

自从你成为女王,再也没有如此开心地大笑过。

 

只是唯一不如意的,便是你一笑,嘴角便会溢出鲜血。

 

他的剑,现在正插在你的心口,每一秒,都在蚕食着你的生命。

 

就这样吧。

 

利威尔。

 

“曾经我祝你们这辈子都不要遇见我。”

 

你真的太累了,就这样吧。

 

“现在,我祝你,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都不用再遇见我。”

 

你往前倒去,他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接住你。

 

明明连自己的心跳都快听不见了,你为什么似乎能感觉到他在颤抖呢?

 

你是骑士长啊,你不能这样的。

 

你还有你的女王要守护,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再骗她了。

 

带着对我许的誓言,和她一起走下去。

 

我终究不是女王,也不是公主。

 

做了一辈子的梦,也该醒了。

 

你垂下头去,手脚逐渐冰冷,尚存那么些意识,都只是挣扎着,想要多在他身边残留一会。

 

突然,有什么滚烫的东西在你的背上蔓延开来,就像……

 

他的体温一样。

 

你感觉到他从背后拥住你,他的下巴轻轻地靠在你的肩膀上,他的脸颊在你耳边蹭过,他的气息包裹着你。

 

他的手抬起,在你发丝上轻揉,这是他从来不敢做的动作。

 

“我的公主。”

 

不过只是几个字,他的嘴角也溢出鲜血。

 

这一辈子,他只能在生命的尽头,用平等的身份来呼唤你。

 

“我也爱你。”

 

他轻声笑道,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无所谓地随它流去。

 

明明是这么爱干净的人。

 

“我不想做你的骑士了。”

 

“下辈子做夫妻,好不好……”

 

你愣神片刻,垂下眼眸笑,终是侧头过去,嘴唇点在他的脸上。

 

“好啊。”

 

你靠在他身上,长长地叹息,“只要你能找到我。”

 

你这样向他承诺。

 

你们之间三年的隔阂,一剑贯穿,心头血浇灌在一处,骑士与他的公主,不会再有更美好的结局了。

 

不知道他是否听见,因为他不再说话。

 

如果他没听见,忘记去找你了怎么办。

 

没关系。

 

这次,换我来找你。

 

于是你也闭上眼睛。

 

这国家,这权利,这王冠。

 

你努力了一辈子的东西,到头来,却依旧比不上他的一个拥抱。

 

你陷入永恒的黑暗,你又似乎听见一个音节。

 

在你耳边,如此模糊,沉在梦境最深处。

 

似乎是——

 

好。

 

利威尔保护王血,所以他其实是莉迪亚的骑士

 

亡国之君,必死无疑,女王选择自己撞到剑上去

最后利威尔从背后抱着女王一起死了,一剑穿心

生命尽头,利威尔还是回到了女王身边

把她抱在怀里,算是实现了护她一生的誓言

 

人多的话考虑写个利威尔视角或者乔伊视角|・ω・`)

X公主(上) #bg # # #巨人 #AOT # #
。   公主将姓氏刻骑士血液和灵魂。   “·阿克曼。”   公主轻唤他姓名,扬起优美语调在穹顶间回荡,庄严盛大。   “骑士了。”   自此,若非死亡,无人能从骑士身边带走他...
X】关于喜欢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了暗恋人,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可别喝酒啦! #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事实。   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人脸上砸。   “还不给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作为当事人,在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
X】躲温暖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创世功臣。   像神...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脑袋踩泥坑里了。   人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心就被削掉了后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手掌一下穿插//发间,薄茧摩挲...
X艾维】偷走心()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人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蠢脑子想想,如果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X】红茶店老板娘() #bg # #巨人 # # # #AOT
。”   “如果您还是这样,宁愿背负从前沉重过往,也不愿意停下来喘口气,看看身后人,……”   深吸一口气,仿佛在打赌似的,“看错人了,。”   他动作僵硬了几秒,最后还是慢慢...
X】无上王座 #bg # # # # #巨人 #AOT
口气,只觉心口一阵温热,“回不了头了。” 他察觉挣扎,从身后行至右侧。将额头抵上他肩膀,夜风微凉,不及胸口滚烫。   “……好累。”   金属锁子甲在月光如沉眠几个世纪湖水...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分钟就投降了。饶了吧,,在面前不说话简直是遭罪。她伏到肩上看签字,把带着温度空气吹到左脸上,痒得不行。   没完没了像城墙一样厚资料需要过目,抽不出空来搭理她。这个女人让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