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咏春宗师 #进击 #巨人 #bg #兵长 #利我 #乙女 #AOT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咕咕碎碎念:

1.小公主的利威尔视角我真的枯萎了,写文上头那阵过了就写不出来了,硬写也会少感觉。这篇我就先咕咕,下次就算写也当全新的看吧,因为情绪已经连不上了qwq

真出事就去b站,那里我也有发,搜文章名字就行

 

阅前提示:

 

我真tm太爱叶问系列了,一天不看浑身不舒服,b站剪辑都翻烂了

或许是姓叶的我都挺喜欢

叶问也好,叶修也好(想起我第一次用还是为了吃all叶的粮hhh)不过他们都很惨也是真的

改编自《叶问1》

一起来看看咏春宗师利威尔吧~

 

01.

 

在王都地下街,我天天都是横着走的。

连猫猫狗狗见了我都得缩起尾巴躲开。

问我为什么可以这么拽,我吃完这根香蕉告诉你。

 

吃完了。

 

为什么这么拽?

因为我老公是利威尔。

 

还不够?

那我再告诉你。

 

他会咏春。

 

 

02.

 

“夫人,早上一个,中午两个,都说要找少爷切磋。”管家阿福朝我作揖。

我一口吐掉嘴里的瓜子壳,“滚滚滚,让他们都滚!整天切磋,不是你切我就是我切你,这么能切怎么不去卖切糕!”

 

管家一脸为难,“可是,少爷全都答应了。”

我一拍桌子,“艹!阿福你把灶台收拾一下,今晚你家少爷要睡。”

“这怕是……”

“唧唧歪歪,床板硬点对腰好。”

 

“夫人,外头又有两个人说要来拜师。”

“没完了还!利威尔从来不收徒弟他们不知道吗!”

“但是他们说,地下街,利威尔·阿克曼是最能打的。”

 

最能打就必须给他们当师父啊,什么逻辑?!

 

我嗑完两斤薄皮大瓜子儿,为显示我也有脾气,一撩衣袖把它们全扫地上,下人战战兢兢收拾。

 

“利威尔在哪?”

“西…西区,伍德家。”

“好啊,看老娘不拧断他的腿。”

 

 

03.

 

我到的时候,他俩正打得不可开交。

我咳咳两声,没人理我,我毛了,拿起边上的洗脸盆往地上砸。

他们两个终于停下,利威尔看见我,立马放下袖子,抬脚往我这边走来。

 

“你怎么来了,瓜子吃完了?”

利威尔伸手擦擦我的汗,“让阿福去买就好,何苦你亲自过来一趟。”

我抓住他的手,撩起衣袖,上面一个红红的大包,“今晚吃红烧猪蹄。”

利威尔收回手,“吃多了上火。”

“我就现在就挺上火。”

 

利威尔和乔伊打招呼,“先走一步,夫人闹小脾气了。”

 

边上围观的就笑,“原来利威尔还怕老婆。”

利威尔卷一卷袖子,”这世上没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他们便不再说话。

 

 

04.

 

回家,我冷着脸给他上药,故意用力按了两下。

他提高音量喊了一声,“好疼。”

演技真好,我差点就相信了。

 

“叫你天天打架,打死了也没人心疼你。”我收拾药箱。

他走过来从背后抱住我,在我耳边吹气,“这不是有夫人心疼么。”

 

真就尼玛离谱,每次都这样。

 

 

05.

 

我一拳砸他身上,“哈!”

利威尔站直了给我打,“教你多少遍了,要打穴位。”

 

我管你啊!

 

我一套连环掌砸过去,“看我日字冲拳!”

“错了,要连消带打。”

我又一招小鸡啄米,“吃我一发标指!”

“用点劲,软绵绵的没效果。”

 

还真就当我没脾气呗。

 

 

06.

 

我直接朝他痒痒穴攻去,利威尔瞪圆了眼睛抓住我的手,“我劝你有点分寸……”

我又一挠,他拉着我往后倒去,两个人一起砸床上。

“你这下盘不稳啊。”我继续挠。

 

他抱着我在床上滚来滚去,嘶哈嘶哈的,“够了……”

 

“服不服?!”

 

“夫人真厉害,我输了。”

这举白旗的速度着实够快。

 

“还去不去外面乱打架?”

“我错了,下次还敢。”

 

艹!

 

我伸手朝他裆//下抓去,一把握住,轻轻捏了两下。

他飞快抓住我的手,喘//息一声,“夫人这招在家使使就算了,在外可不要用。”

“猴子偷桃而已,你太弱了。”

 

利威尔反身压//住我,在我唇上轻点而过。

“败在夫人手下,心甘情愿。”

 

 

07.

 

又有人来挑战,都冲家门口来了。

乌泱泱一堆围观的,领头那个指名道姓要找利威尔切磋。

这么牛逼,怎么不说地下街是你开的?

 

利威尔义正严词地拒绝他们,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我的反应。

他还不就怕我生气呗。

当我看不出来吗,利威尔听说这帮人打败了地下街所有的师傅的时候,眼睛都亮了。

 

毕竟他太厉害了,根本找不到对手。

 

我有点动摇。

 

直到那个人说,“利威尔,我让你一只手。再不行,让你双手总可以了吧!”

 

好啊,这一脸dio样搞得我都想撸袖子和他干了。

 

我行我有理,你行爹揍你。

 

我走到利威尔身边,“别打坏家里东西。”

说完我就走到屏风后面呆着去了。

 

利威尔荣获最高指令,权限开启,摆开架势。

 

刚开始还打得还不分你我,我听烦了,朝外头喊了一声。

 

“利威尔,你再不出手,屋子都要被打烂了。”

 

先嘲讽一波。

 

随后就越打越激烈,直到那个挑事的被利威尔拿着鸡毛掸子一顿欧气三连抽。

直接给他打懵逼。

 

得,可不就来找打的么。

 

毕竟,利威尔从来没输过。

 

 

08.

 

最近利威尔倒是听话不少,阿福来告状的次数也可以忽略不计。

那天我正在吃新口味的榴莲瓜子儿,阿福一路从正门口跪着滑到我面前。

 

“夫,夫人!出事啦!”

 

“干什么?你家少爷又切磋去了?”我咔嚓咔嚓吃掉手里的瓜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阿福,我新买的鸡毛掸子呢!”

 

“不是啊!夫人,王都战事告急,日子怕是要不好过啦!”

 

还有这种事。

 

 

09.

 

家道中落不过也是意料之中。

我和利威尔搬离了原来的豪华居所,住到了贫民窟。

 

自此,吃饭成了我们最关心的问题。

 

利威尔总是用很对不起我的眼神看我,我一脸无所谓。

反正我们还活着。

 

现在利威尔也不会去外面打架切磋了,天天在家陪我,岂不美哉。

 

 

10.

 

只是家中的口粮总有吃完的一天,我看了看米罐里最后一点米。

我拿着这些米粮,准备煮一小锅稀米粥。

 

利威尔把一大半都分给了我。

“多吃点。”

 

“可是你……”

 

他朝我笑,“没事的,你老公我有手有脚身体强壮,可以赚钱养你。”

 

可是他这么多年,除了练武,哪有做过什么工作。

我很担心他,但没有办法,没有收入,我们迟早得饿死。

 

 

11.

 

利威尔去干那些苦力活,每天回家身上都脏兮兮的。

他的洁癖这么严重,也不知道是怎么忍受的。

我能做的,只是帮他洗干净衣服,收拾好空荡的屋子。

我也想出去工作,但他不让。

 

他说,“家里赚钱的,一个就够了。”

 

得,就是心疼我呗。

 

这个男人,还真就宠我。

宠得我现在就想扑他怀里掉两滴眼泪。

 

 

12.

 

本来这世道,苦日子人人都在过,我们也习惯了。

苦中作乐嘛,他还会给我讲睡前故事,我就给他按摩。

 

这一天天的也就过去了。

 

谁知道,那天到了傍晚利威尔也没有回来,我出去找,结果路边的大婶告诉我有三个人被抓走了。

一个凶巴巴的矮子,一个没头脑的傻子,一个温柔的帅哥。

是利威尔,伊莎贝尔和法兰没跑了。

 

居然还是调查兵团抓走的他们。

 

干!这一天天的,就不能让我安生一会?!

 

 

13.

 

我是想拿钱赎人的,虽然我也没什么钱。

 

但没想到人没捞出来,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埃尔文·史密斯,我迟早在你马坟头蹦迪吹唢呐。

 

难为利威尔一身武艺,打遍地下街无敌手,还要在这里当学员,从最基本的扎马步开始练。

我把家里的木人桩给他搬来,闲着无事他就劈劈啪啪打一圈,引得人人争相效仿。

 

没用的,除了利威尔,谁打出来都不是内味儿。

 

 

14.

 

马莱净欺负我们艾尔迪亚地方小,经济落后,给自己人注射些乱七八糟的药,美名其曰强身健体,其实就是想靠这个夺走我们的土地。

 

怪恶心人的。

 

调查兵团和他们打,利威尔,伊莎贝尔和法兰也得上。

 

“就不能不去嘛?”我拉着他们三个。

“不行啊嫂子。”伊莎贝尔开口,“他们太过分了,嘲笑我们就算了,还笑咏春是女人拳。”

 

呃……

你不也是个女人么。

 

“打完就回来。”法兰朝我点头。

 

利威尔也拍拍我的脑袋,“回来我们一起去天台看星星。”

 

行吧,都这样说了,我只能在后面给他们喊口号。

 

“跟着马莱混,三天饿九顿!”

“我的咏春我做主,指手画脚马入土!”

“横看成岭侧成峰,利威尔就是我老公!”

 

我喊得这么铿锵有力,总想在气势上占个便宜。

 

只是我终究没想到,伊莎贝尔和法兰会被他们打死。

 

 

15.

 

利威尔疯了。

 

他离开队伍往台上走去,挽起袖子,恶狠狠地盯着那些马莱人。

我想去拉他,但是距离太远,我赶不过去。

利威尔伸手,指向那些已经丧失神志的马莱人。

 

接着,他说出了那句旷世名言。

 

“——我要打十个。”

 

 

16.

 

结局毫无意外,我知道他能赢的。

 

别说十个,二十个也不是问题。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伊莎贝尔,法兰,还有其他被打死的人,终究是回不来了。

 

说好打完要去天台看星星的。

 

去也是去了,不过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17.

 

他用拳头打架,手背就经常受伤,我给他上药。

 

他低垂眼眸,看看手,又看我。

 

“……你真好。”

 

我知道他现在很难过,我也说不出什么话安慰他,只是朝他笑笑。

 

“我今天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没用。”他看着天上的星星叹气,“我以前只知道打架练格斗术,那又怎样。”

 

“这个世界真的很渺小。”他看向我,眼睛的宇宙,正在慢慢黯淡下去,“……我真的没用。”

 

我擦完药,又给他包扎,“我不管外面的世界怎样,我只知道,我们现在很好。”

 

利威尔收回手看我,我也凝视他,看着他的星星闪烁,“我和你,不分开,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我朝他笑,但我知道这个笑容并不好看,“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

 

利威尔看了我很久,他朝我弯了弯嘴角,手伸过来摸摸我的脸。

 

“是,最重要的是我们还在一起。”

 

这世上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

 

平平淡淡,安安稳稳。

 

如果能做到的话,

 

那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只要我们还在一起。

 

有没有后续呢?我也不知道…

 

叨逼叨(可忽略):

我写Ivy的时候,就深受叶问系列影响,比如利威尔后期怕老婆hhh,还有写番外《她》就是因为先被叶问夫妇虐,又被异度侵入鸣瓢一家虐得眼泪鼻涕一把,所以来报复社会了。

越看越觉得叶问和利威尔很像,被世界压抑到极致,是我喜欢的感觉。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了暗恋的人,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可别喝酒啦! #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事实。   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班的人脸上砸。   “还不给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作为当事人,在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泥坑里了。   班的人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削掉了后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分钟就投降了。饶了吧,,在面前不说话简直是遭罪。她伏到肩上看签字,把带着温度的空气吹到左脸上,痒得不行。   没完没了的像城墙一样厚的资料需要过目,抽不出空来搭理她。这个女人让又...
X艾维】偷走的心(下)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人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
】那些年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 #巨人 #短篇 #aot #巨人同人 #bg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太心疼了,就撸了小甜文,希望他能幸福( ;´Д`)   巨人已经很虐了,同人就甜一点趴   正文: 交往了一个月了。   经常怀疑告白的...
X】论中二期的长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bg #同人 # # # # #巨人 #AOT
小巷的传闻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淡加神经质,看到他对某样东西产生兴趣,简直比让他一天不洗澡更加困难。   摆出一幅嫌弃的表情,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于是,在班一众人震惊...
X】无上王座 #bg # # # # #巨人 #AOT
,便是被血液浇淋的双眼。 他们在看着长长叹息,身后忽而罩上一层外袍,夏夜的凉意被初春暖阳笼去,双手捏住领边,垂眼俯视万物众生, “不愿杀他。”   熟悉的气息自甲胄后传来,他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