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兵长!你可别喝酒啦! #乙女 #利我 #利你 #同人 #bg #兵长 #进击 #巨人 #AOT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兵长虽然不怎么喝酒,但他的设定是千杯不醉

不过总归是会有醉的那天吧哈哈哈

于是,我来了 

走正经风(×)小日常(√)

 

兵长是个浑身成谜的男人。

 

明明出身于地下街,不喝酒却常饮红茶,一勺奶两勺糖搅三圈,分厘不差,傲气自持,一幅贵族做派。

 

你作为利威尔班的一员,自然而然地就对这位直接领导人产生了过多的好奇。

 

比如,这么一本正经,粗暴又神经质的兵长大人,喝醉了会是什么样子呢?

 

当然,与你有一样想法的人……

 

你看了看坐在你周围的艾伦,佩特拉,韩吉,奥路欧等人,他们好像、似乎、也许,也是非常有兴趣知道的。

 

原本只是有贼心没贼胆,但是鉴于某天韩吉分队长又被兵长劈头盖脸嘲讽一幅蠢样,是个不折不扣的奇行种,建议原地排泄用以证明自己不是巨人安/插/在调查兵团的细作,顺便通一通她那被粪便堵住的脑子,这样吐出来的句子就不会总带着一股屎味。

 

韩吉分队长觉得自己活了这些年岁,还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于是某天下午,她把你们叫到一处,热心建议设个套灌醉兵长,这样她就能以此嘲笑啊不是,就可以多多了解兵长的性格,可以更好地促进调查兵团的和睦相处。

 

你们被说动了。

 

当然不是为了什么狗屁的和睦相处,纯粹只是想看看平日里那个不近人情的人类最强,变成醉鬼之后是不是也一幅“蠢样”。

 

一直以来在兵长面前连头都不敢抬的艾伦·耶格尔,此时眼睛里闪烁着奇怪的光,“这、这不太好吧,毕竟是兵长,如果被发现了……”

 

结果布置场地时最积极的就是他。

 

果然还是个十五岁的小孩,用兵长的话来说,就是连毛都没长齐,还能指望他做出什么令人称颂的事?

 

倒是韩吉分队长,酒局开始前半个小时,连影子都瞧不见了。

 

不过幸好,最后十分钟,在主角到来之前,韩吉从门后偷偷摸摸进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大宝贝,往桌上一放。

 

“——哇!”

 

所有人大叫。

 

“分队长,虽然我们调查兵团很贫穷,倒也不至于喝这种魔鬼酿造的液体吧。”奥路欧凑过去看着这瓶子里诡异的颜色,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就是从窗户上跳下去,死外边,我也绝对不会去尝一口。

 

“你们可别小看这酒啊。”韩吉兴奋地摸着酒瓶,嘴角挂着诡异的弧度,她用指头在上面弹了两下,发出叮叮的响声,里面的液体轻轻晃动,“利威尔虽然不常喝酒,但他确实有千杯不醉的能力。这酒,我用了一个礼拜才调配出来,是骡子是马,保管全部撂倒。”

 

“不过你们当心啊,自己可别不小心当啤酒灌了。”韩吉拿起酒瓶,摇了摇,“这是对利威尔特制作战饮料,你们可以喝,只能喝一点点。”

 

接着她眼珠子一转,厚重镜片后的有一闪而过的狡黠,她把瓶子往你怀里一塞,“你来吧,如果是你的话,他一定不会拒绝的。”

 

“——诶?!!”

 

你抱着瓶子有些不知所措,天知道这个敬酒的任务有多么艰巨,这可不是把酒端过去请对方喝一口的事,毕竟这个对方,可是皱个眉就能夹死苍蝇的兵长啊!!

 

再说了……

 

“——为什么我敬酒他就一定会喝啊!!!”

 

这下,在场所有人都对着你笑了,并且笑得你毛骨悚然。

 

佩特拉作为你最亲密的好友,她轻咳两声,走过来笑着伸手拍拍你的肩膀,一幅天将降大人于斯人也的托孤模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加油吧。”

 

你抱着酒瓶瑟瑟发抖。

 

终于,这令你愁秃头的酒局要开始了,非常遵守时间的利威尔士兵长照常提前两分钟到场,他从进门开始,哦不,应该说是听到他的脚步声开始,你们就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不耐烦,他浑身散发的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把你们的热情浇了个透心凉。

 

他一进门就直接点名,“那个臭四眼呢?整天搞这些不利于人类生存的事,有这空闲不如去浴室洗洗她那长了跳蚤窝的油腻头发。”

 

然而韩吉早就躲起来了,她准备在好戏开场时再出现,省得利威尔上来就对她开炮,现在看来,她趁早跑路是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兵长灰冷的眼珠子从左瞥到右,在场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气氛降到零点。好在你个子不高,躲在艾伦身后被遮了个严严实实,只要忽略艾伦一直试图往后缩的脚,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兵长的视线死角。

 

你盯着艾伦微微颤抖的后背,松了口气。

 

“喂,你。”

 

兵长可怕的声音带着大冰碴子直接刺过来,人群顿了顿,全部自发让开,把躲得好好的你露了出来。

 

你瞪大了眼,突然意识到兵长居然这样也能发现你,只能感叹一声不愧是兵长,接着飞快立正站好,准备接受兵长“友善”的教育,“兵长请指示!”

 

他穿着长靴的脚啪嗒一下踩在你面前的地砖上,吓得你抖了两抖。他双手抱于前胸,盯着你看了一会也没有发言,你疑惑地抬起头,兵长的视线正落在你身上,他依旧皱着眉,语气到是不再吓得人当场毙/命了。

 

“不是要喝酒么,这么紧张做什么?”

 

呼——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在兵长背后对你竖起大拇指,真有你的!

诶?

 

你做了什么吗?

 

气氛渐渐缓和,利威尔班的其他人都散开。因为是喝酒,所以坐得也比较随意,几个沙发拼一拼,或者干脆在地上铺张毯子,所有人围着小矮桌坐下。

 

兵长坐到一张单人的沙发上,丝毫不拖泥带水。

 

“事先说清楚,你们这群小鬼要是喝醉了,我不负责送你们回宿舍。冻死也好,被虫子咬死也罢,我不会管你们,所以给我适可而止。”

 

兵长发表完他的祝酒辞,所有人都松口气,想着终于可以找点事做缓解尴尬,奥路欧都已经开始大呼小叫的时候,他又开口,“还有……”

 

所有人伸出去拿酒的手飞快缩回来,端正坐好。而奥路欧又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还有……”兵长眼中的冷光扫视一圈后停到你身上,“你不准喝。”

 

“啊?!!”

 

怎么这样!你可还担负着特殊的使命呢,不让喝酒还怎么敬酒?而且为什么这么多人就不准你喝啊!你脑门开始出冷汗,求救般看向边上的佩特拉,她笑得尴尬,慢慢转开了脑袋,一幅见死不救的模样。

 

昏暗的烛光下,兵长脸上的光影摇曳生姿,宛如生出绮丽的花纹,屋内空气有些沉闷,让人喘不过气来。他目光灼灼地盯着你,你一时迷了眼,竟看了他许久。

 

他啧了一声,你才反应过来,叹口气,“好吧。”只能再找机会了。

 

见你出师未捷身先死,艾伦有些着急,本是把注全压在你身上的,现在你都碰不了酒杯,那这酒局岂不是白搭?他从进入利威尔班开始,不对,应该是见到兵长开始,一直都被兵长管制着,好好的热血少年被压成了深闺怨妇,他自然是舍不得这说不定可以见到兵长失态的场合,于是他难得硬气了一会。

 

“兵、兵长,我敬您一杯,可、可以吗?”

 

其他人长舒一口气,总算是走到正轨上了。

 

听到艾伦的问题,他又啧了一声,好像沾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转开了头,“真是麻烦的小鬼。”但是手却伸向了桌上的酒杯,一幅不情不愿的样子,“虽然你蠢得很,但好歹也为调查兵团做出了贡献。至少,在发明了艾伦棒这方面,做得还能入眼。”

 

他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手往离他最近的那杯酒伸去,众人抻着脖子,紧张地等待,整个酒桌上,只有这一杯酒,被替换成了韩吉的“对利威尔特制作战饮料”。他们深吸一口气紧盯着他的动作。就在兵长的手指即将触碰到杯壁,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同时,那常年握刀柄,灵巧的手指却一个转向,拿走了它右边的那杯。

 

众人泄气。

 

果然,套路人类最强什么的,根本不存在的。

 

他依旧用了兵长式握茶杯姿势,拿起了酒杯,送到那总是吐出伤人句子的薄嘴唇边,“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我暂且就接受你这杯酒。”

 

艾伦慌了,他的努力只值一杯酒,这他是知道的,兵长能喝下这一杯就已经很给面子了,他不可能再让兵长喝下第二杯。

 

兵长一仰头,喉结上下滚动,酒杯就见了底。

 

于是,艾伦·耶格尔,出局。

 

这下该怎么?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门外传来声音,是团长那雄浑深厚的嗓音,“听韩吉说这里有酒局,今天工作结束得早,我也来喝两杯,真是好久都没有喝酒了啊。”

 

所有人眼睛一亮,既然是韩吉分队长叫来的,团长怕也是来给兵长下套灌酒的。唯一让你们感到意外的是,原来老干部代表埃尔文团长,也会对兵长喝醉的样子感兴趣。

 

“喂,埃尔文你来瞎凑什么热闹,平白拉高这里的年龄平均值。”利威尔一只手放在椅背上,一只手撑在桌子上拿着空酒杯,“你又喝不了多少,批完公文就赶紧回去睡觉,你再熬夜发际线就保不住了。”

 

“说话还是一如既往地伤人啊利威尔。”虽然是调查兵团团长,却随和地找了个空位席地而坐,“来喝一杯吧,虽然没什么可以庆祝的。”

 

确实,没什么可以庆祝的,壁外调查一直就是这副狗屎的模样。人类还能否看到明天?没人知道。

 

兵长沉默片刻,以指节轻扣桌面,两下,“现在不说这个,喝酒。”

 

于是伸手,又要去拿酒杯。

 

众人再次屏息凝神。

 

结果兵长的手指又是一个转向,拿走了左边的那杯。

 

唉,众人再次泄气,看来团长也不管用啊。

 

埃尔文倒是没有什么失望的表情,他拿了一杯酒,慢慢地喝完了,接着起身,“你们继续,别玩太晚,我回去了,正好降一降这里的年龄平均值。”

 

也不等众人挽留,他拿了外套离开了。

 

埃尔文·史密斯,出局。

 

所有人在心中哀叹,这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韩吉就像是救世主一般从门后冲出来,兴奋地大喊,“搞定了没有?!”

 

只见所有人转头直直地盯着她,包括在她预想中本该醉得一塌糊涂的利威尔,他的眼神十分的不和善,“喂,臭四眼,是你出的主意吧!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狗屁东西……”

 

韩吉一下就反应过来,你们还没有成功,她的视线落到你身上,你尴尬地回视,耸了耸肩,兵长不给你喝酒,你有什么办法?

 

应该说不愧是拥有调查兵团第一头脑的人,韩吉立刻振作,她看了一眼桌子上剩的酒杯,几乎是一眼就看见了那杯泛着诡异光泽的液//体。

 

也是,就这模样,也不像是可以入口的玩意儿。

 

早知道该加点果浆之类的调调颜色,韩吉脑袋一转,突然笑起来。

 

于是,所有人就看见韩吉分队长笑得像是看见实验室捆着两百只巨人。

 

利威尔皱了眉头,语气嫌弃极了,“臭四眼你这什么恶心的表情……”

 

他还没有说完,韩吉一个飞扑拿走了那杯“对利威尔特制作战饮料”,跪坐到你身边,嘴巴咧的和巨人一样可怕,“呐,我说,你喝一口吧。”

 

“——诶?!!”

 

这什么情况?你怎么有些看不懂了?不是说这酒普通人不能喝吗?

 

但是仿佛只有你还在状况外,其他人都了然一般,飞快拿走了桌上其他的酒杯,气氛轻松的你一口我一口,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就像看不见这边正在发生的事情。

 

“快点,喝一口吧。”韩吉献宝一样地举到你嘴边,就差捏着你的鼻子直接灌下去了。

 

如果说这只是一杯普通的酒,那无论如何你都会喝下去,但现在,你根本不敢张口,“分队长,我……”

 

“喂,韩吉!别让她喝酒!”

 

一直冷淡的兵长不知为何语气有些激动,甚至还朝你们这边伸出了手,在发觉自己奇怪的态度后,他又坐了回沙发,“我是说,她喝醉了很麻烦,我不想半夜还要送她回宿舍。”

 

“不用你送啊,我可以送她回去。”韩吉丝毫不给面子,利威尔挑了下眉毛,大概是被气着了。

 

“来吧,试试看。”韩吉就像是抓到了个试验品,根本不想放过你,酒杯又离你近了一些。

 

你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看了看阴沉着脸的兵长,又转回头看着杯诡异的酒,“好、好吧。”

 

你接过酒杯,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往下灌时,手中的杯子却突然被拿走了。

 

“够了,这小鬼的酒,我来替她喝。”

 

兵长拿着酒杯,盯着杯子里摇晃的淡绿色液//体,犹豫了很久,在众人兴奋的眼神注视下,还是举起来慢慢喝掉了。

 

韩吉双手一握拳头,耶!果然有用!

 

你看了看兵长,又看了看韩吉分队长,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被套路了。

 

不过好歹兵长喝掉了这杯酒,那么接下来,就等着看,即将变成老干部第二的兵长,喝醉酒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吧。

 

兵长放下酒杯,感受到众人灼热的视线,眉头一皱,“你们盯着我做什么?”

 

所有人又赶紧散开视线叽叽喳喳起来,又偷偷瞄过去。

 

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见兵长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只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出神。

 

难不成,喝醉酒的兵长,会变得沉默寡言?

 

那可太不有趣了。

 

众人不禁失望地想着。

 

又过了一会,兵长缓缓站起身,在一众热烈的眼神注视下开口,“出去一下。”看起来正常极了。

 

韩吉赶紧推了你一把,用唇型对你说——跟出去看看!

 

为什么又是你啊!你有些懊恼,但还是乖乖地跟了出去。原因无他,你就是太好奇了。

 

兵长走得比平时慢,你小跑两步就追上了他,“兵长,如果您喝醉了的话,我扶您回去。”

 

“喝醉?”他就像完全理解不了这个词的意思,眯了眼睛反问你。

 

你尴尬地住了口,也是,毕竟是千杯不醉的人类最强啊,韩吉的酒说不定根本没有效果。

 

看来注定是看不到兵长喝醉的失态模样了,你失落地想着。

 

兵长往厕所的方向走去,你便停了脚步,想站在外面等他,结果,你就看见那个脸不红气不喘,毫无醉态,看上去跟没事人一样的兵长,脚步一拐,一脸淡然地往女厕所走去了。

 

你急得大喊,“——兵长!那是女厕所!”

 

他脚步一顿,看了眼门牌,愣了一秒,飞快调整方向,一言不发地拐向另一扇门。

 

你松了一口气,想着,大概是天色太黑,兵长没有看清楚吧。

 

然后,你在外面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兵长出来。

 

不会是酒劲突然上来,晕倒在里面了吧!你着急了,往男厕所走去,靠得近了,就听见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嗯?这个点,里面应该没有人了啊,兵长在和谁说话呢?

 

你又不好意思走进去,只能悄悄凑过去听。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不要挡我的路,你绝对不会想尝尝我的拳头。”是兵长冰冷到毫无感情的声线,像是下一秒就要开战,他这是要和谁打架?!

 

这可不行!

 

你管不了这么多了,飞快冲进了男厕,只见他侧身站着,手握成拳,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眼神正直勾//勾盯着前方……

 

……的一根柱子。

 

兵长居然在挑衅一根柱子!

 

天呐,他真的喝醉了吧!虽然完全看不出来,但他果然已经不清醒了吧!

 

你哭笑不得地上前去,试图劝走他,“兵长,这是一根柱子,它没有挡您的路哦!我们绕开它就可以了。”

 

他听到你的话只是冷冷地扫了你一眼,继续瞪着这根柱子。

 

好吧,跟醉鬼完全没有道理可讲。你在“放任兵长在厕所和柱子对打”和“拉了他赶紧走”中选择了后者,犹豫了片刻,你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腕。

 

你以为至少会被狠狠骂一顿,但是喝醉的兵长竟变得非常乖巧,任由你动作,在你握上去不久,他就放松了紧绷的肌肉,跟着你走出了厕所。

 

嗯,这么看来,喝醉的兵长其实……莫名可爱?

 

你想领他回喝酒的房间,再交由艾伦带他回宿舍,结果刚走到墙边,你就感觉身边的兵长开始不走直线了,他离你越来越近。

 

“兵长你……”

 

你都还没有说完,那个向来不近人身的兵长,居然朝你覆//身压//了过来。

 

你吃了一惊,往后退去,却发现后面是墙,无处可逃。你刚想往边上跑,兵长的手突然砸在了墙上,撑在你脑袋边,阻断你的后路,把你包//裹在这小小的空间里。

 

他半眯着眼睛看你,虽然没有醉态,但眼角还是挂上了红色,衬得那灰蓝色的眼珠更加幽深,让他原本就绮丽的长相带了一丝媚//色。

 

你瞪大了眼睛,身子往后缩去,眼神开始乱瞟,总之根本不敢看他,“兵、兵长,退一下,太、太近了……”

 

“哈?”

 

他低沉着声音,冷冽的气息混合着酒味,就这样钻入你的鼻//腔,激//得你差点连气都不敢喘了。

 

“你当我是为谁才喝的这杯恶心的酒?”他的声音在你耳边炸响,你的心脏开始疯狂乱跳。你不知道,这个以暴躁神经质出名的兵长,竟也有这样欲//气的一面,“以为我不知道这酒有问题?”

 

原来兵长早就看出来了啊,怪不得……

 

你只好解释,“就是兵长您平时生活太无趣了,我们想让您开心一点,一起喝酒什么的说不定……”

 

兵长头疼似的用另一只手捂住额头,又捏住眉间揉了揉,“是想看我喝醉的样子么。”

 

!!!

 

明明已经说得这么委婉了,兵长为什么还是一下就猜中了,该感叹不愧是兵长吗?

 

“因为你的眼睛一看就在想坏事。”

 

!!!

 

好吧,真的不愧是兵长,读心术能力一等一。

 

你只好老实交代,企图坦白从宽,“原本……是想让我敬酒的,他们说我敬酒您一定会喝,不过好像没这回事。”你尴尬地笑了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兵长您不允许我喝酒,明明我也已经成年了……不过还是很感谢您帮我挡酒!韩吉分队长特制的酒我怕是只喝一口都得醉……”

 

“韩吉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兵长的头仿佛更痛了,“非得从你身上下手。”

 

虽然不知道兵长在说些什么,但是既然他还有余力思考,总不会醉得很厉害吧。

 

“那、那既然兵长还没醉,就回宿舍吧,其他人我负责送回去就好……”你试图从兵长的包围圈里逃出去,再这样下去你都快无法呼吸了。

 

“怎么?做了错事就想跑,你以为惩罚是为什么存在的?”兵长的气息变得危险,他朝你更近地靠过来。

 

“诶?!!惩罚?”你慌了,有这么严重吗?要知道兵长的惩罚,那在调查兵团里可是出了名的严厉可怕,哪有人会想要落在他手里呢?除非是不想活了。

 

“啊,既然敢生出戏//弄长官的心思,就要做好揭穿后被长官狠狠惩罚的准备啊。”

 

你急得直冒冷汗,跑圈?扫厕所?还是当人/肉/靶子?

 

还是……

 

你看着眼前慢慢放大的长官的脸,带着那生人勿近的冰冷气息,混合着撩//动人心的酒//精味,你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脑子也一片空白,你立马屏住呼吸闭上了眼,完全不敢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他的呼吸打在你脸上,似乎近在咫尺。

 

来了来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他们离开这么久到底干嘛去了,不会两个人……”

 

是韩吉咋咋呼呼的声音,刚走到拐角,他们集体噤了声。只剩下艾伦那个傻小子伸出手指啊啊啊啊了半天,最后被佩特拉一把捂住,一群人傻了眼呆立在原地。

 

只见拐角后的墙边,一向冷静且洁癖严重的兵长,此时正半拥着一个女孩,把她压//在墙上,他半长的发丝遮住了正在发生的事情,随着他们的到来,他慢慢转过头,脸色阴沉暴躁,仿佛被打扰了好事。

 

“你们…你们……”

 

韩吉也傻了,她那研究巨人的大脑暂时还没有接受这一事实。

 

兵长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利威尔班的人脸上砸。

 

“还不给我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你作为当事人,在兵长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兵长并没有放开你的意思,他转回头,微微歪了脑袋看你,眼中的危险神色一分不减,反倒如夜色般更加浓郁。

 

“至于你……”

 

兵长的尾音拉长,带着撩//人的轻//颤,他居然轻笑了一声。

 

“……惩罚继续。”

 

后来你身体力行地证明了,原来酒后//乱//X是真的存在啊!!!

 

你抚着腰酸背痛的身体,悲痛不已。

 

而韩吉分队长在得知这一事实后,眼镜又反射出诡异的光,笑容异常瘆人。

 

“我早就说过,是你的话,利威尔一定不会拒绝的。”

 

原来你一直是这个意思啊分队长!!!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了暗恋的,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泥坑里了。   班的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削掉了后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看到她从漫天冰雪中朝走来,穿着与那夜寒月色的长裙,地上铺着数不清的花瓣,每片都沾上一层月光。   来带回家。   她念着的名字,手里握着凋谢了一半的玫瑰。她将这束玫瑰插在身前...
】那些年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 #巨人 #短篇 #aot #巨人 #bg #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太心疼了,就撸了小甜文,希望他能幸福( ;´Д`)   巨人已经很虐了,就甜一点趴   正文: 交往了一个月了。   经常怀疑告白的...
X艾维】偷走的心(上) # #bg # # # # #巨人 #AOT #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怪盗基德和怪盗圣少女都是的爱 于是,今天,它来了  (这个梗憋了仨礼拜了,再不写孩子要憋疯) 怪盗先生X傻乎乎的警/察小姐 就跑 눈v눈 要是不抓就...
X】论中二期的长大究竟在想些什么 #bg # # # # # #巨人 #AOT
小巷的传闻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淡加神经质,看到他对某样东西产生兴趣,简直比让他一天不洗澡更加困难。   摆出一幅嫌弃的表情,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于是,在班一众人震惊...
】那些年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二 #短篇 #男神x妳 #aot #巨人 #bg #
为了吃醋……   果然跟在一起久了,也要变成抖M了吗?   看了看四周,直接将按在了墙上,“最好搞清楚状况,爱丽丝,没有会容忍自己的女人握住别的男人的手。”   被他硬核壁咚的直接...
X艾维】偷走的心(下) # #bg # # # # #巨人 #AOT #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
X】曾有一个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还是成功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