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最后一只恶魔 #bg #进击 #巨人 #利你 #兵长 #AOT #利我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是…是魔女养儿子的梗……

这个梗谁写谁死不是闹着玩的

磨了两三个月了吧哈哈哈哈比较仓促

 

想写出无一字谈爱,却处处有情的感觉

可能……崩了?

 

捡到他的那天,我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

 

彼时,我不过是个活了还不到一百年的魔女,对于长寿到几乎不死的魔族来说,我生命的指针才刚刚开始转动。

 

时间是最廉价的奢侈品,是流于浮冰上蜿蜒的水渍,是依附于教条的中古时代。

 

我要做的,就是用一杯加煮了牛奶的西冷红茶,坐在庭院的秋千上,消磨掉无穷尽的未来。

 

是的,我没有什么大志向,只盼着孤独终老,当双手交叠在胸前,长眠于坟冢时,我就可以没有留恋地闭上双眼。这是渴权求利的魔族所无法理解的。

 

我就是个异类。

 

所以我离开了。

 

我诞生于地狱之眼,长至八十余岁,逃也似的从那满是硫磺味的牢笼里跑了出来。

 

他们是一群被yu望支配的行//尸走//肉。我用了三万多个夜晚才看透他们绝艳皮//囊下腐//烂的内//脏,是的,地狱只有黑夜,月光是唯一纯净的梦境。

 

好在万幸,一切尚不算太晚。

 

地面上的空气比至地狱香甜了太多,我再不用担心岩浆会浸透我的皮肤,让我也满是死//人枯骨的味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而活,就像,我也不知道为何而死。

 

恐怕,在秋千上喝红茶的,就只是一幅骨//架而已。

 

我是魔王的子嗣,贵为公主却天生与魔族格格不入,他们视我为异类,人类自然也是容不下我的,天天对我喊打喊杀,哪怕我躲到荒郊野岭,也会举着被祝福过的圣水,逼迫我自己走上十字架接受制裁。

 

我是魔鬼,但我不是疯子。

 

我对他们没有恶意,只想安静度过这无止境的生命。

 

于是,逃。

 

我只能再逃。

 

从地狱跑到人间,又在人间这莫大的版图上蹿下跳,终于找到这地方,荒凉到连虫子都不会光顾,只有辰星与月伴我从始至终。

 

所以我真的毫无头绪,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天,我照常踮着脚尖晃动秋千上的绳索,品尝佐以凉风的红茶。

 

不怪我要用如此费力的姿势荡秋千,我实在够不着地面,和身材高挑,曲线曼妙的魔族子民不同,我天生一副长不大的孩童模样,被哥哥们形容为只长头发不长个子,连二三十岁的魔族幼儿都敢叫嚣着与我比身高。

 

或许这与我的人类母亲有关。

 

我正日常懊恼于要把秋千再做低矮些,紧闭的庭院门竟被敲响了。

 

三下轻扣,不多不少。

 

我对于血的味道天生敏感,即使隔着几十米远,我也依旧闻到了令我皱眉的铁锈气息。很浓,很不喜欢。

 

打开门,只见周边并无血色,但血腥味不减,我叹口气,突然一把匕首从下至上划到了我的喉管。

 

我转头,那是我第一次见他。

 

苍白的脸颊,瘦削的身体,七八岁的模样,发丝黑如地狱百年一日的风光。

 

“别做这种事。”

 

我抬起下颌,并不想摆出过多的表情,“就如你无法砍断七月流火,无法割裂天山冰泉,你杀不死我。”

 

他是个聪明的孩子,闻言便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只低头轻轻说了一句,“……我可以。”

 

我不想理会孩童说出的天真之语,别说此时他身负重伤,他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十三岁的人类女孩。

 

人类杀不死恶魔,圣水与十字架只能把我们驱逐回地狱,银质品更如笑话一般,不过用来恐吓低级魔鬼罢了。

 

我看着他出神,这漆黑的发丝,倒是与恶魔并无二致。

 

“叫什么名字?”

 

他摩挲着那把小小的匕首,冰冷的锋面上反射出他空洞的双眼,“利威尔,只是利威尔。”

 

我点点头,不再问话,他也不言语,只是透过刀面的倒影,小心观察我的表情。

 

就这样站了不过两三分钟,我便没有心思陪他过家家了,脚步转向,我准备往回走。

 

身后的小孩飞快抬起了头,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抿唇看我,带着一股子和年龄不符的倔强。

 

绝不低头,绝不乞求,落于绝境依然傲慢自持。

 

只是这眼神中的渴望出卖了他,他依旧是个失爱的小孩。

 

我往回走的脚步略微停顿。

 

“想要留在这,相比于傻站在原地不动,还是先学会泡一杯好喝的红茶吧。”

 

他的眼睛慢慢睁大,咬着唇//肉好收敛不必要的情绪。

 

他跟着我进了院子,还帮忙关上了院门。

 

这门一关,便是十年。

 

我热爱人间,却从未对人类产生兴趣。

 

他是第一个。

 

也是最后一个。

 

此后十年光景,我踮脚坐于秋千,院角的银杏开了又落,云卷又散,这个名为利威尔的孩子,一直陪在我身边。

 

他陪着我在这喧嚣的人间闲晃,闻百家喜忧,叹现世安稳。

 

再没有比这十年更让我内心平静的了。

 

我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就是普通的人类女孩。

 

我的容貌并未变化,他却从稚嫩的孩童蜕变成俊朗的少年。他的刀法与格斗技已然出挑,也不再与我那般亲近。

 

“利威尔。”

 

我习惯性地喊上一声,朝他笑,“红茶。”

 

他斜了我一眼,一脸不耐烦地走到大理石桌边,拿起温润的茶壶,在红金色的珐琅杯里浇灌了一圈又一圈,沏到三分之二多一些,一勺糖,两勺奶,搅三下。这些活,他做得比我出彩。

 

喝完一杯,他招式不过才练了一半,我又抓着秋千绳,一脸苦恼。

 

“帮我。”

 

他又不得不停下动作,转过身来。

 

他把刀放回刀鞘,走到我背后,抓住绳子往后拉,又朝前推去。他的力道掌握得很好,我只需要甩着腿,等待自己脱离重力,像小鸟那般自由,看天空一上一下飞舞。前进时,他会在我身后等待,倒退时,他会护住我,把我推离无尽的沼泽与深渊。

 

我从秋千上下来,不小心踩到石块往边上跌落,他闪身过来接住我,把我抱在怀里。

 

他并不高大,我这十三四岁的模样,也能到他的鼻尖。

 

可是不想离开,想让时间再变长一些。这千万年的寿命,与这须臾相比,竟短如弹指一挥间。

 

可惜吗,应当是可惜的,魔女与她的养子,也只能到这里了。

 

我说过,他不再与我亲近,往日如果我不松开,他便不会主动放手。而现在,他会挣脱开去,也不看我,落荒而逃般离开了院子。

 

也不过就是个十七八的少年,但我也不能猜透他的心思。只是他对我的敌意,从初见之时直到现在,仿佛从未减少。

 

总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训练时刀尖会再不经意间指向我,随后又很快收回。

 

他大概是很讨厌我的。

 

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我想起这些年见过的同类,他们显然比我更懂如何混迹于人群,大隐隐于市,他们就如正常人类一般三餐四季,他们邀请我共同出游,为我讲述近些年来恶魔在人间的艰难处境。

 

“人类尚且能分出三六九等,为何古老的恶魔就该全是坏//种。”

 

我的同胞德维特是纯种血统,情绪一旦激动,他的面孔就会不自觉地狰狞起来,“每扇院门上都挂着银质十字架,屋内必有驱魔教条悬挂,我只觉得讽刺。近来恶魔猎杀行动从各处兴起,沉寂已久的驱魔家族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连那个已经消失百余年的古老家族都冒出了个什么继承人,不知道杀死了多少同类。”

 

他抬头望天,忽而又低下头,笑得苦涩,“一起走吧,回地狱去。”

 

那时的我只是看了他一会,便垂下眼眸,“我一不做坏事,二不伤害人类,只想躲得远远的,我不会让他们找到我。”

 

我的同胞看了我很久,最终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临别前,他对我说了一些话,让我始终参不透含义。

 

他说,“他们是蛇,如影随形。”

 

他说,“凡为恶果,皆数自品。”

 

他说,“你早已掉入他们的陷阱。”

 

当初怎么也无法理解的句子,此时却一语成谶。

 

我从不曾想过,灾祸会这样莫名其妙地降临到我身上。

 

利威尔不过离开了半个小时,通天彻地的红色火焰便朝我席卷而来。我的院门被砸开,人类举着火把烧掉了我的秋千,我的茶具,还有那个小小的院子。

 

他们高声喊叫着:“魔鬼!魔鬼!”,“烧死她!烧死她!”

 

我从不与人类动手,毫无反抗地被他们捆在十字架上,圣水从头淋到脚,灼伤了我的皮肤,我的身体如熔岩般鼓起又裂开,如此狰狞,我看到他们望着我的眼神,里面只有厌恶和憎恨。

 

此时此刻,到底是谁才是可怕的魔鬼。

 

可我依旧想不明白,我躲得这样远,为何他们还能找到我。

 

人间的火焰温度太低,却依旧烧得我头脑昏沉,在一片滔天火海中,我看到了利威尔,他垂手站在人群里,手里拿着那把从不给我碰的匕首。

 

“利威尔……”我冲他一笑,或许是我的皮肤已经融化,模样并不好看,他捏着匕首的手紧了紧,“跑……”

 

“利威尔……快跑……”

 

他被我养大,如果被别人发现了,他一定落不得什么好下场。我不想让他也遭受火刑,我这种半魔尚且受不住,他区区一界人类,绝对撑不了五分钟。

 

可是,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喊大叫着让他离开,我都这样求他了,他却反而朝我走近了几步。

 

在这片火海中,他居然毫发无伤地走上了处刑台,站在我的身边。

 

他看了我许久。

 

这张被火焰灼烧到异常丑陋的脸,他就这样垂眸看了很久。

 

久到,我都以为他会落泪。

 

“人类杀不死恶魔。”

 

他低声开口,“但我可以。”

 

他在说什么?

 

为什么我听不懂……

 

我艰难地抬起眼皮,只见他举起手中那把用匕首,以身体为十字轻轻敲击,最后对准了我的心脏,他开口,念起了我此生的噩梦。

 

“天父在上,吾以阿克曼之名起誓,将恶魔之血从人界驱逐,不死不休。”

 

原来……你是阿克曼啊……

 

原来……

 

我养了十年的孩子,竟是阿克曼,是驱魔家族最古老的血统。

 

多么讽刺,阿克曼一族,也是恶魔的子嗣,如我一般,全是恶魔与人类的混血。他们是恶魔,拥有杀死同伴的力量,他们是人类,受到上帝的庇佑,让所有恶魔无所遁形。

 

“所以……你早就知道我是恶魔了。”我想笑的,可是一边嘴角却无力地耷拉下来,大概是肉//身已经被焚毁了。

 

原来不是我困了他十年,而是他以身为印,把我封在了这小小的庭院中。

 

是啊,德维特说的没错,原来我早就掉进他们的陷阱里了。

 

我想起那年,第一次在满院的荒凉中看到他,他抬头看我,灰蓝的眸子早就告诉了我一切,只是我没有在意。

 

我长长地叹息,直至声带断裂。

 

不只是无力还是解脱,他举起匕首,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匕首插//入了我的心脏,我听见什么破碎的声音。

 

他覆到我耳边。

 

说,

 

“我会去地狱找你。”

 

此后数十年,人类世界出现了一位最强的猎魔人。

 

他作为阿克曼家族血统继承人,传说他杀死了世界上最可怕的魔女,魔女在死前流下了一滴珍贵的魔女之泪,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

 

他爱饮红茶,每一杯都要沏到三分之二多一些,一勺糖,两勺奶,搅三下。

 

他的院子里有一棵大树,最粗壮的枝干上有一个秋千,却从没见人使用过。

 

他于八岁被收养,十八岁杀死魔女一举成名,此后浪迹于世界各地。

 

直至三十八岁那年,他坐在秋千上,用那把陪伴了他一生的匕首,杀死了世间最后一只恶魔。

 

自此,驱魔家族信条得以永远封存。

 

上帝带来福音,人类终将战胜恶魔。

 

 

没看懂的这里讲解一下:

利威尔知道魔女的身份,所以不是魔女养了他十年,而是他看守了魔女十年

后来他发现自己动情了,便找人烧死了魔女,因为他需要成名,需要振兴家族,所以找了这么多人来看着

他杀死的是魔女在人间的身体

 

驱魔人信条→将恶魔之血从人界驱逐

 

一切源于这句话,也将终结于这句话

所以是这样的结局

 

也算he吧,毕竟他们会在地狱里重逢的

(๑`▽´๑)۶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乙女
张相貌绮丽的脸,然而总皱眉头,好像看什么都不爽。曾经有人不怀好意地夸他漂亮得像个女人,最后被他踢断了肋骨扔在小巷等死。   他讨厌别人拿他的外貌说事,他觉得那是种侮辱。   夸他好看的...
X可别喝酒啦! #乙女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街,不喝酒却常饮红茶,勺奶两勺糖搅三圈,分厘不差,傲气自持,幅贵族做派。   作为班的员,自然而然地就对这位直接领导人产生了过多的好奇。   比如,这么一本正经,粗暴又神经质的大人...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乙女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乙女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乙女
壁外调查结束,整个班的人都知道,吵架了。   只要有在的场合,都会以各种借口搪塞不肯去,而的脾气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奇差无比,夜训的时候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就差骂句猪猡...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乙女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乙女】那些年和人类最强交往的日常 #巨人 #短篇 #aot #巨人同人 #bg #
声音说出恶魔般的话语,真的是欲哭无泪,能行个礼,“是,,真的很抱歉。”   “总觉得,最近对你好严格啊,爱丽丝。”阿敏用带着“可怜的孩子”的眼神看了眼。   “是不是哪里惹到...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乙女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乙女 # #
,她曾是手下的士兵,早就习惯了不客气的口吻,但不想这次却是不愿意习惯了,她用力把花扔在地上,深红的花瓣撒了地。   ·阿克曼,今天来干什么。能听出她深重的鼻音,她的呼吸凝成薄雾散开,有...
X】天鹅湖 #bg #乙女 # #巨人 # # #AOT #
来,心下惊,能再次运用恶魔之力往外飞去。 甩在身后,但是没过多久便失了力气重重摔倒在悬崖边,不过半分钟,就追上了,把困在山头。   “到底是谁?” 他再次问出这个问题,...
X】霸总喵の求偶日常 #bg # # # #巨人 #AOT # #乙女
,打开软件,把手机伸到喵嘴边,“来,叫一个。”   结果怀里,又开始耀武扬威起来,它看准的脖子再次口咬了上去,还发出了奇怪的呼噜声。   “呀呀!!它又咬!”   闻言大...
X艾维】偷走的心(下) #乙女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人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