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天鹅湖 #bg #乙女 #进击 #巨人 #利你 #兵长 #AOT #利我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奇迹利利环游童话仙境》第二弹——天鹅湖来啦!锵锵锵!加上脑/嗨,这个梗搞了三个多月了(可见我战线拉得多长)

我居然写了八千字,好好啰嗦

(每次都要写一个完整的故事,这才是我卡文的主要原因啊喂!)

反正搞完就爽啦!

其他的文还在排队,你们看,我继续码字去

留个评谢谢,希望各位不要不识抬举 

 

 

他可真好看呐。

 

我照旧趴在一间破屋子的破窗边,望着里面正在努力练习剑术的男孩出神。

快要破晓了,他却还在挥舞长剑,为了一个新招式不停摆动双臂。

他满头大汗,想靠墙休息,还小心避开了墙角一朵含苞的野菊。

 

哇,他好善良。

不愧是我喜欢的男孩。

如果我还是个美丽的公主,我一定要把他娶了做驸马。

 

唉,如果我还是公主该多好。

哪怕性格娇劣,我至少能接近他,让他知道我的存在。

而不是现在……

 

“喂,不要鬼鬼祟祟的,给我滚出来。”

他举起剑,指着窗户的方向,慢慢逼近,“不要躲了,我看见你了。”

 

他发现我了!

怎么办!

 

我转身想跑,一把长剑突然从窗户的破洞中刺出,抵在了我的脖颈边上。

我咽了口唾沫,不敢乱动。

“别、别杀我!”

我哆哆嗦嗦地开口,声音带着晓雾将散前的朦胧,“我没有恶意……”

 

“啊,又是你。”

他把剑收了回去,声音却离我越来越近,我们之间只隔了一扇残破的窗户,却无法看清对方的思绪,

“半年前救了我的也是你吧。”

 

“啊?”我愣了一下,又飞快回想起那次林中的初遇,“是、是我……”

 

我听见长剑入鞘的咔嗒声,听见他长长的叹息,“下次不要做这种事了。”

沉默了一会,他又补上一句,“我死不了。”

“可是你流了这么多血……”

“我说了,没事。”他啧了一声,靠在窗边的墙壁上,和我背对背,只隔着一堵快要倒坍的墙。

 

从初识直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说上话。

 

“我找了你很久。”

他的声音沉沉的,与星与月一起落入绵延的地平线。

 

——谢谢

 

他低声说。

 

居然被他道谢了,我的脸唰得红了起来。

我想岔开这个话题,于是赶紧支吾开口,“你练到现在,不、不睡觉嘛?”

 

有好一会他不说话,我都以为他不想理我了,他的声音却突然传出,

“你看了我一晚上。”

 

被指出事实,我又羞又恼,“你好讨厌!”

“哈?做出这种蠢事的难道不是你吗?”

“可是……可是你也不该直接说出来!”

“啧。”

对话戛然而止,他或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也是,我的性格一直不好,也难怪他受不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挽救一下。

 

我再次放低姿态,用上了讨好的态度,“你累不累?”

森林再次隐入静谧,花尖轻触相绽,精灵在梦中酣睡,湖水叮咚敲响,却不曾言语。

也不知过了多久,墙的另一边才传来清冷的声音,

“不累。”

 

我仰头看天,林间的每一片叶子,都染上笑意,

“说谎。”我毫不留情地戳穿他,“你的声音都没力气了。”

他再次沉默许久,久到我以为他已经离开。

我本想趴到窗户上再看他,不想他的声音又随花香而来,仿佛随时会消匿不见。

 

——嗯,累了。

 

他说道。

 

“我没法帮助你。”我有些苦恼,“要不给你唱首歌吧,听完就不累啦!”

似乎有什么不一样,又好像没什么不同。

他是个这么好的,永远不会拒绝他人的请求。

 

他同意了。

 

他说,“好。”

 

我清清嗓子,为他唱起了《天鹅湖》。

 

“绿林之境,彼岸之端

蕙兰芳芷,郁郁青青……

遥远的天鹅湖上有一对少女

她们双生相依,祸福共倚

害怕沾染尘世,又渴望忠贞不渝的爱情……”

 

曲毕,我轻咳一声,“这是我自己写的歌,我觉得还不错啦,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嗯。”他说,

 

“谢谢。”

 

他再次和我道谢,我非常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不知该如何回应。

 

“明天……”

这次,倒是他先开口,“你还过来吗?”

我愣了一会,眼睛越睁越大,一下便雀跃起来,“当然!”

突然想到什么,我赶紧开口,“你的名字是?”

 

“利威尔。”

他好像起身了,他的声音变得模糊,“只是利威尔。”

初晨破开晓雾,光斑打在清浅石苔,新绿染了浊世,万物渐醒。

留白的时间那么漫长,他仿佛在等我开口。

我赶紧张开嘴,想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

 

“我的名字是艾……”

 

却不等我说完,我的喉间再发不出声音。

空如蝉鸣都在这一刻落于凡尘,摔得稀碎。

 

利威尔等不到回应,他打开门往外走来。

清泉打在山石上必然不能求得回应,便如现在,无人为他解答。

长满山草的木门外哪有什么歌唱天鹅湖的少女,空中满是触之即逝的埃土和尘嚣。

林中雾歇,第一缕阳光从嫩叶的缝隙轻抚于屋外石板上,与那纯色梦境相连的,只有一只浑身黑羽的天鹅。

 

一只代表着不祥与灾祸的,黑天鹅。

 

-

 

我是一只黑天鹅。

 

乌漆麻黑,大晚上提灯笼都找不到的那种。

其实呢,以前我也是一位美丽的公主,游吟诗人见了我都要为我写一篇传世童话。

 

可是好景不长,就像所有童话故事中写的那样,公主总要遭受磨难,我也不例外。

我和我的孪生姐妹莉迪亚某天偷跑出城堡,在森林里遇见了一个坏家伙德维特巫师,他好凶好凶,我怕他伤害莉迪亚,于是捡了一块石子朝他扔去。

 

小石子扔中了,他怒不可遏,发誓要惩罚我们,我拉了莉迪亚就要跑,可是莉迪亚太善良,甩脱我的手,跑回去检查他的伤势。德维特朝她一笑,把她变成了一只白天鹅。

一阵荧光闪过,暗绿色的青苔上,霎时盛开了一朵雪色莲花。

 

我惊恐地往后退去,他挥舞魔杖朝我走来。

“公主啊。”巫师微微笑着,俊美的脸上是恶毒的表情,“你喜欢黑色,还是红色?”

我选择了黑色,因为那个人的头发,是黑色的。

也因为,我救下他那天,他浑身都是红色,我很不喜欢。

“是个好的选择,公主。”巫师念了句咒语,“你该庆幸,你没有选择红色。”

我抬头,整个森林的树都在变大,是从地底伸出的利爪,把我抓握在掌心。

“只有王子的真爱之吻,才能解除诅咒。”巫师留下这句话和桀桀的笑声,他一甩长袍消失不见。

我再发不出声音。

 

于是,我就这样变成了一只黑天鹅。

 

我只能在夜晚变回人的模样,但是初晓到来,第一缕日光撒在大地上,我又变得黑漆漆。

和我正相反,莉迪亚在晨光下化身少女,一到夜晚,她就是湖中静默的白天鹅。

 

从此,我们变成了永不能牵手拥抱的双生花。

开千年,落千年,花叶永不见。

 

但是没有关系,我们如此相像,即使不能成为公主,也再不会有人能分开我们。

唯一使我遗憾的,是那个黑色的身影。

但好在上帝听到了我每日的祷告,我仍可以在黑夜中远远观望他,把他放在自己掌心,就像他永远会是我的一样。

 

他是林中勤勉的少年,我是倾慕于他的懵懂少女。

 

一直这样,该多好。

 

-

 

此后,每个夜晚我都会去为他唱那首《天鹅湖》。

 

“……黑白轮回不过又一重梦境,

切莫失去才懂追恨不及,

就像涸泽中孜孜汲汲,过河而泣的枯鱼……”

 

他的睡眠时间很少,却能隔着墙,在我的歌声中休息两三个小时。

这样的日子平静而又幸福,即使我和他永远隔着一堵厚重的土墙。

我无法与他见面。

我被诅咒磨光了曾经作为公主的傲气,只要一想到自己是一只人人厌弃的黑天鹅,便再不敢以真容示他。

我深陷泥潭,灵魂沾满泥泞,肮脏不堪。

这样一双被黑暗侵蚀的手掌,怎敢拿它触碰心爱之人。

 

所以就让我悄悄地喜欢他。

莉迪亚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

 

-

 

某一个夜晚,我照常站在屋外,数着繁星的影子和他的脚步声。

他却停下了练习,靠在墙边突然轻声开口,

“我有了想共度一生的人。”

 

我的心脏停跳了一拍,连星子也开始闪烁。

明知不可能,却还是带着莫名的期待,我沉默着听他说完。

“再给我半年时间,我会为她下聘礼。”

他的后脑抵在墙上,抬头望着漆黑的屋顶,“希望她不要拒绝我。”

 

他在说谁?

会是我吗……

我会是他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吗……

 

我的心跳越来越慌乱,震得脑袋发疼。

明明胸腔都快要被心脏撞到碎裂,却还是努力用平静的声音回答,“利威尔,她一定会等你的。”

我一直是这样想的。

如果他说的那个人是我,我一定会把自己的一切全都告诉他。

姓名,身世,诅咒……

 

一切的一切,我都想要告诉他。

 

-

 

我知道的。

那个人不是我。

我该知道的。

 

-

 

从那晚之后,他就消失了。

 

前一个月,我每天都去那里蹲守,却再也没有见过他。

于是慢慢的,我只能放弃了。

每当我坐在空无一人的破烂小屋外,陪伴我的只有虫鸣和晚风,我就会想,他或许也不想再看见我了。

 

他就这样消失不见,我连去哪里找他都不知道。

 

青/涩的初恋,是不祥的黑天鹅心中的白玫瑰。

注定了会无疾而终,我便强求自己放弃。

 

-

 

但其实我根本放不下他。

 

-

 

我对外界的消息一直知之甚少。

在他消失的这些日子,我只听闻那个巫师似乎又回来了,也听闻邻国的王子终于得到国王信任成为王储,也听闻莉迪亚在某次出游遇上他后疯狂地陷入爱河。

 

“真的决定是他了吗?”我在河中漂浮,黑羽上沾着晨露。

对于莉迪亚有了心爱之人我非常地开心,我由衷地希望她幸福。

她拥有我没有的追求幸福的权利,至少她在白天可以成为美丽的少女。

 

我很羡慕她。

 

我只存在于黑暗。

就像被战马踏于足底的烂泥,混着草屑和沙砾,又有谁会多看上一眼。

 

“是的,我爱他。”莉迪亚从来不会隐藏自己的思绪,干净得就像这湖水的倒影,“听说他今天会来湖边狩猎,我一定要让他爱上我。”

 

“好,我会躲起来,把这片湖泊留给你。”我不想让那位王子看到我而毁了心情,从而影响他对莉迪亚的印象。

“不行,你要留在这!”莉迪亚夸张地尖叫,“你的漆黑能展现我的洁白,我需要你做我的陪衬,让我看起来更加美丽动人。”

不得不说我有些难过,但是莉迪亚还在向我撒娇,“我的好姐姐,你一定会满足我的对不对?”

也是,我已经这样丑陋不堪了,能帮助到莉迪亚,我应该开心才是。

于是我答应她,成为了这片人间仙境中唯一的污点。

 

-

 

我不该答应她的。

 

-

 

王子真的出现了。

 

我看到他那张熟悉的面孔,眉眼间一如那年,他在那间破烂的小屋中挥舞着短剑时,轻蹙眉头,汗水从鬓发间落下。

他说他累了,他在我的歌声中入睡,他说他叫利威尔,只是利威尔。

他还说,他有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他要为她下聘礼,希望她能等着他。

 

这个人,你还没有告诉我是谁。

 

我有这么多的话想要说,但是,他站在岸边,举起弓箭,第一个瞄准的,就是我。

这么尖锐的利器,光是看着,就疼得不得了。

我无法开口,也失去了躲闪的勇气。

我不想在他面前那么难堪。

 

“天呐,黑色的天鹅!这一定是恶魔的后裔,阿克曼王子,请一定要用您的箭射/进它的心脏,让它在惨叫声中死去。”

“是啊!黑天鹅自古以来就是不祥之兆,一定不能让它活着。”

 

利威尔听着他们的意见,皱了眉,“谁都没有剥夺生命的权利,更何况生而为黑羽,也并非它所愿。”

 

他是这样说的,但是箭尖却从未从我身上移开半分。

 

终于,他放下弓箭朝我招手,“过来。”

于是我朝他游过去,并不在意他是否会剜去我的心脏。

“我见过你?”他蹲下身看着我,“林中小屋外那只黑天鹅,是不是你?”

我一愣,过了好久才昂起我长长的脖颈,缓缓地点了点头。

他的眼中霎时充满喜悦,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空中就传来一阵带着花香的清风,吹拂在所有人的脸颊上。

 

一位美丽的少女身着纯白礼裙,从湖泊的那一端迈着轻盈的脚步跳跃而来。

她歌咏着《天鹅湖》,音律如花瓣绽放在风中,脚尖点在湖面,荡开一圈圈波纹。

她姿态优雅,面容娇丽,笑容是二月化开的冰雪。

她是一只真正的白天鹅。

美得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睛。

 

包括他。

 

-

 

“……绿林之境,彼岸之端

蕙兰芳芷,郁郁青青

遥远的天鹅湖上有一对少女

她们双生相依,祸福共倚

害怕沾染尘世,又渴望忠贞不渝的爱情……”

 

自莉迪亚出现,利威尔再没有把目光放在我身上。

他面带憧憬和思念,望着这位美丽的少女提着裙摆朝他跑来,就像是望着他逃跑的新娘。

 

“我找了你好久。”

他这样说。

 

同样的话,他也曾对我说过。

 

莉迪亚面露惊喜,她成功了。

 

“我说过让你等我,现在我回来了。”利威尔单膝下跪,拿出藏在口袋中的戒指,他有些紧张,我看得出来,他的手有一丝丝颤抖,

 

“嫁给我吧。”

 

-

 

王子找到了他心爱的姑娘。

 

那位天鹅湖上的少女成了游吟诗人的宠儿,全国上下都在传唱王子与天鹅公主的美好爱情。

 

传说她有着天使一般的外貌,歌喉如夜莺般动人。

她拥有男子的坚韧与勇气,孤身拯救王子于巨龙之口,哪怕遍体鳞伤。

她曾在王子最落魄的时候不离不弃,每夜以歌声陪伴他直到天明。

 

王子说,那是他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宴会上,他凝望美丽的准王妃,口中许下百年的承诺。

曾被诗人写为落满尘埃的灰蓝宝石,此时却闪烁着温柔的光芒。

 

“我将和你共度一生,我的爱人。”他牵起她的手,“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他们相识多年,深爱对方。

发誓携手白头,不离不弃。

 

-

 

王子即将大婚,举国同庆。

从此,这段故事将传为佳话。

 

-

 

多么感人。

 

王子与他的天鹅公主正随着音乐共舞,他们望向对方的眼中满是爱意。

宴会上的所有人都看得如痴如醉。

 

所以当然没有人看见,那天觥筹交错的宴厅角落里,躲着一只黑黢黢的天鹅。

它的羽毛沾满灰尘和泥泞,黑色瞳仁没有任何光泽。

 

它站在原地看了很久,直到王子与公主亲吻时,它甩了甩翅膀,低下脖颈转身离去了。

 

-

 

天鹅湖有一对双生少女,她们拥有同样的容颜,同样的歌声。

爱上的,也是同一位王子。

这便注定有一个人无法获得上帝的眷顾。

 

莉迪亚是美丽的,带着祝福降临的白天鹅。她心地善良,邪恶都不忍伤害她。

而我,是丑陋的黑天鹅,阴暗又罪恶,甚至不配诞生于这个世界上,连巫师都恨不得用鲜血装饰我的坟冢。

我在天鹅湖没日没夜地歌唱,唱到哑,唱到呕吐,我的嗓子再不如以前优美,甚至变得粗砺。

 

这下,我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人思念我,没有人期待我,如果我迎上朝阳,等待我的也只有谩骂与嘲讽。

 

如果我不曾朝德维特扔出那颗石子,如果我不曾在漫天冰雪中里救下你。

 

如果我不曾听见你说,你有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

 

嫉妒盛开成荆棘将我的心脏紧缚,又如火焰将我燃烧。

我的面容更加绮丽,内心却丑陋可憎。

 

“和我做个交易,将诅咒倒转。”湖中的恶魔咧开嘴角,“你会在白日变为少女,夜晚化身天鹅。”

 

我点头,笑得纯粹真挚。

 

莉迪亚晚上变回白天鹅,所以她在每天的宴会结束后都会找借口离开。

于是在新婚前一晚,我用恶魔的力量把她关进了王宫的地下监/狱。

她在监/牢中疯狂挣扎,白色尾羽飘落一地,有些根/部还沾着血肉,看起来凄惨极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用眼神怒视我,继而又变得可怜无辜,“姐姐,我那么爱你!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但请你放过我,我的王子还在等我回去!”

 

“哦,我可怜的妹妹。”我笑着,两只天鹅相望,我黑色羽毛在冰冷的铁柱上划过,发出铃锒声,“希望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

 

我来到他的寝宫,他还没有入眠,屋里点着暖黄的灯光。

听见门口的动静,他警觉回身。

“我来看看你。”听到我的声音,他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你怎么来了。”他低垂眼眸,坐在沙发上,拿起棉布擦拭刀身。

我看着他,却并没有走近他的视线,“我想你了,我的王子。”

我们隔着一堵墙,就像曾经在森林里的日子,他不是王子,我也不是被诅咒的少女。

我们只是互相依偎的灵魂。

 

“别闹。”他长叹一口气,“去睡吧。”

他看起来心事重重,并不如外界所传那般幸福快乐。

可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他怎么会不开心。

 

“莉迪亚,我有些话要……”

“利威尔,你怎么了?”

我们一起开口。

 

听到我的话,他的身子突然一震,不可思议地转头看向门外我站着的方向,眼中是和那天一般闪烁的光芒,“你叫我……”我凝眸不语,忽而他又摇摇头,“没事,你快去休息。”

 

我颔首离开了。

 

-

 

十二月二十五日,王子的诞辰,也是他和天鹅公主的婚礼。

 

我身着盛装,头顶水晶王冠,脚踏玄色地毯,一步一步迈向我的丈夫。

他身穿华美的王袍礼服,站在人群尽头,在漫天花瓣中朝我伸出手。

我接受他的邀请,在万众见证下,互相亲吻,成为他相伴一生的新娘。

 

整场舞会,我未曾和他说过一句话,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沉默不语。

直到婚礼即将结束,他突然俯身在我耳边,“你不是莉迪亚,你到底是谁?”

 

我心下一惊,他是怎么发现的?!

回过神来又想笑。

他可真是爱她,我们两个如此相似,他竟也能看出我们的不同。

 

“怎么会呢,利威尔。”我挑起嘴角,在他看不见的阴影里,笑得无力,“你好好看看我,这张脸一直都长这样,不是吗?”

我扬起优美的脖颈,想用最灿烂的笑容对他,他却盯着我,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周身的危险气息愈发浓烈,我本能地想要逃跑,但他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不知什么时候他把我逼退到墙边,并不高大的身躯却如山一般压制着我,我的后背撞在墙上无路可退,他倾身上前,危险地眯起眼睛,

“自一个月前我于天鹅湖边将莉迪亚寻回,她从未唤过一声我的名字,她说这是对王子的尊敬。”

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荡开,犹如那夜魔鬼的低吟,“你是谁。”

 

我的心脏猛地一抽,握毫不怀疑他会一刀结束我的性命。

我害怕了,用了魔鬼的力量将他推开,他往后退了几步瞪大了眼睛,“你是……恶魔?!”

 

“什么?有恶魔?!”“在哪!快杀了它!”……

 

“和王子成婚的女人就是恶魔。”

德维特巫师突然从人群中出现,他手中牵着一位白裙少女,“看清楚了,这才是你们的王妃。”

那是莉迪亚。

她从地牢里逃出来了。

 

利威尔不可置信地看着我们两个。

 

-

 

“我才是王妃。”莉迪亚自信地笑着,“她是可怕的恶魔。”

“你胡说!”我咬紧牙关,不肯落于下风。

 

“你们都说自己是王妃,这事可不好办。”德维特又发出那种桀桀的笑声,一听就不怀好意,“传说天鹅公主拥有一幅好嗓音,一曲《天鹅湖》绝冠天下。”

 

我立马张开了嘴,发了两个音后又缓缓闭上,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是啊,我的嗓子早就被我唱坏了。

 

我什么都没有了。

 

“绿林之境,彼岸之端

蕙兰芳芷,郁郁青青

遥远的天鹅湖上有一对少女

她们双生相依,祸福共倚

害怕沾染尘世,又渴望忠贞不渝的爱情……“

 

夜莺一般的优美嗓音出现,莉迪亚一展歌喉,她带着笑,提起白色裙边朝利威尔走去。

他们再次出现,又独留我一人站在角落里,难过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是王妃!”

“我们的天鹅公主回来了!

 

莉迪亚主动牵住利威尔的手,朝我笑得灿烂。

她一身雪白,如花般绽放,衬得我更加黯淡。

 

她看上去就像天使一样,而我,只是人人唾弃的恶魔。

 

“好吧。”我垂下头,无力地叹息,“我放弃了。”

“我请求你们高抬贵手,饶我一命。”我太累了,连伪装的笑容都无法撑起,“我会永生永世沉睡于天鹅湖,为王子与公主的爱情祷告。”

 

-

 

“不行!不能放过她!”德维特巫师尖叫,“她是个可怕的恶魔,人间绝不允许有异种存在!”

 

他话音刚落,我已察觉到不妙,踢掉一双高跟鞋往外跑,只隐约听见身后传来刀剑穿透身体的声音,还有莉迪亚的哭叫,“……你把巫师杀了,我还没有拿到解咒法……”

 

我回头看了一眼,却看到利威尔凝眉朝我冲来,我心下一惊,只能再次运用恶魔之力往外飞去。

利威尔被我甩在身后,但是没过多久我便失了力气重重摔倒在悬崖边,不过半分钟,利威尔就追上了我,把我困在山头。

 

“你到底是谁?”

他再次问出这个问题,我失去了和他辩驳的心情,我看着地平线上的夕照,我仰头轻叹,“你会看见的。”

我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直到夕阳完全沉没下去。

我睁开眼,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依旧是少女的模样。

 

我不曾被德维特解咒,恶魔也只是将咒语倒转并未解除,所以,只有那一种方法了。

 

王子的真爱之吻。

 

我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继而又沉沉地垂下头去。

 

那又如何呢。

 

我的手撑在悬崖边,小石子滚落下万丈高空便不见踪影。

“你不用担心我会伤害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缠着你不放。”我缓缓地站起身,摊开双手证明自己没有任何威胁,“过了今晚,你再不会看见我。”

 

他看着我,伸出手朝我走近,“过来。”

 

他的手指修长,戴着手套也犹如天鹅优雅的长颈,我也想牵起他的手,在晨光下,在花丛中,与他如寻常夫妻般漫步。

可他要娶的终究不是我,我的归宿也不会是他。我们之间永远隔着一堵打不破的墙壁。

“利威尔,回去吧,你的王妃还在等你。”我努力地朝他笑,一个踉跄,脚边的沙砾再次翻滚着掉入云海。

“你别动!”他飞快往前走了两步,我竟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焦急,“过来!”

 

“利威尔,你是王储,你要娶的是没有任何污点,纯洁无暇的天鹅公主,你们的爱情会被写进史书,万人歌颂,永世传唱。”

我又往后退了一步,深渊如同巨口将要把我吞噬,“我的黑羽沾满毒/液无法为你擦拭伤口,我的歌喉被荆棘缠绕再不能如夜莺啼唱,我的灵魂早已堕入地狱,连流出的血都是漆黑。”

 

“回去吧,利威尔,不要再记起我。”

我闭上双眼往后退,一脚踏空。

 

“这世界上只有一位天鹅公主,她还在等你回去。”

 

——我也在等你回来。

 

林中小屋外懵懂的少女,还在等着她的男孩回来。

我哪里期望过什么王子,我只想要你。

 

我想打破那堵厚重的土墙,我想和你躺在干草堆上一起看星星。

如果你累了,可以躺在我的怀里,在天鹅湖的梦境中小憩,我也不用再躲躲藏藏,你熟睡后,我可以偷偷数你的睫毛。

 

“……黑白轮回不过是又一重梦境

切莫失去才懂追恨不及

就像涸泽中孜孜汲汲,过河而泣的枯鱼……”

 

我在空中如残败的落叶,失重感压垮了我,尾羽却似乎被云朵托起,就像他的怀抱一样。

闭眼前最后看到的颜色,却是如夜空一般灰蓝,那里,有我的倒影。

一位眼中带笑的少女。

 

_

 

绿林之境,彼岸之端

蕙兰芳芷,郁郁青青

遥远的天鹅湖上有一对少女

她们双生相依,祸福共倚

害怕沾染尘世,又渴望忠贞不渝的爱情

黑白轮回不过是又一重梦境

切莫失去才懂追恨不及

就像涸泽中孜孜汲汲,过河而泣的枯鱼

 

百年又百年,光阴漫漫不复返,姓与名都被碾碎,笔墨与歌喉中流转而出,王子与天鹅公主的故事,在历史中又将绽放出什么颜色的花朵。

 

【王子杀死了恶魔的女儿黑天鹅,与白天鹅公主一起坠落山崖,侍仆赶来,本欲痛哭之时,王子与公主从天鹅湖上出现。

“王子和公主没有死!他们的爱情感动了上苍,他们得救了!”侍仆们高兴地大叫。

王子正式向公主求婚,侍仆们高兴地跳起舞来,为他们祝福】

 

这是我看到的,流颂于世的童话《天鹅湖》。

 

你们呢?

 

歌词我瞎写的,平仄韵律乱来

其他的小细节(生怕你们看不懂,我得标出来)

1.“黑色还是红色”的选择,选黑色是因为利威尔的头发是黑的,但如果选了红色就得死,因为血是红色的(类似柯南引爆摩天楼里小兰剪红蓝线,算救了艾维一命)

2.双生子,利威尔认错人,结婚前一晚他觉得奇怪,准备解除婚约。但艾维叫了他的名字,他觉得他爱的女孩又回来了,所以才继续婚礼。

3.艾维把灵魂出卖给恶魔,只想满足自己嫁给利威尔的愿望(婚礼结束就会被魔鬼夺走生命)

4.解除诅咒除了巫师的解咒,只有王子的真爱之吻,他也亲过莉迪亚,没有解咒,所以莉迪亚早就知道王子爱的不是她,但没有告诉艾维。艾维在悬崖上没有变回黑天鹅,她就知道诅咒解除,利威尔爱的是她,但她还是得死,所以她希望利威尔和莉迪亚好好活着。

5.艾维最后看到的,是利威尔的眼睛。(我知道你懂我意思)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了暗恋的人,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可别喝酒啦! #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事实。   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班的人脸上砸。   “还不给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作为当事人,在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泥坑里了。   班的人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削掉了后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分钟就投降了。饶了吧,,在面前不说话简直是遭罪。她伏到肩上看签字,把带着温度的空气吹到左脸上,痒得不行。   没完没了的像城墙一样厚的资料需要过目,抽不出空来搭理她。这个女人让又...
X艾维】偷走的心(下)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人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
X】论中二期的长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bg #同人 # # # # #巨人 #AOT
小巷的传闻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淡加神经质,看到他对某样东西产生兴趣,简直比让他一天不洗澡更加困难。   摆出一幅嫌弃的表情,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于是,在班一众人震惊...
X】无上王座 #bg # # # # #巨人 #AOT
,便是被血液浇淋的双眼。 他们在看着长长叹息,身后忽而罩上一层外袍,夏夜的凉意被初春暖阳笼去,双手捏住领边,垂眼俯视万物众生, “不愿杀他。”   熟悉的气息自甲胄后传来,他靠近...
X艾维】偷走的心(上)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怪盗基德和怪盗圣少女都是的爱 于是,今天,它来了  (这个梗憋了仨礼拜了,再不写孩子要憋疯啦) 怪盗先生X傻乎乎的警/察小姐 就跑 눈v눈 要是不抓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