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非典型睡行症 #bg #利你 #兵长 #进击 #巨人 #AOT #利我 #乙女

sodasinei 2021-07-11

原作者:临也喵

 

其实就是梦游啦!

今天又是利威尔平淡而又和谐的一天呢~

背景应该是两个人默认在一起了,但还处在就算是拉个小手还是会脸红的阶段!

所以是很缺乏安全感的时期啊…

 

自从这个月的例行壁外调查结束,整个利威尔班的人都知道,你和兵长吵架了。

 

只要有兵长在的场合,你都会以各种借口搪塞不肯去,而兵长的脾气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奇差无比,夜训的时候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就差骂一句猪猡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进泥坑里了。

 

利威尔班的人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兵长削掉了后颈。他们都在劝你放平心态,和兵长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兵长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要说,“直接夜闯兵长的宿舍,跟他撒个娇把他拿下吧,只要是男人,谁不吃那一套呢!”

 

你“……”

 

佩特拉白了他一眼,回头劝你,“兵长虽然粗鲁又神经质,但他刀子嘴豆腐心,吃软不吃硬,你说声对不起,给他泡杯红茶就好啦,毕竟他这么在意你。”

 

“在意我吗?”你叹口气,摇了摇头,“没有的事。”

 

艾伦见你一脸犹豫,恨铁不成钢道,“做错了事道歉有什么难的啊!你就一把抓住兵长的手腕,逼他看着你。”艾伦挥舞着拳头,激动起来仿佛自己正在向兵长道歉,“然后你要做出坚定的表情告诉他,‘都说了抱歉还不原谅我是要怎样?!非得我哭给你看吗!’”

 

你“……”

 

这是什么直男求原谅方式啊!这样说反倒会被兵长暴揍一顿吧喂!或者应该说怪不得艾伦你总被兵长按在地上锤吧!

 

你谢过他们的好意,却依旧提不起精神。

 

你知道自己不对,却不知该如何面对兵长。

 

要说事情是如何发生的,还要把镜头切回这次壁外调查,和前几次一样,没有任何收获。但本以为可以把牺牲的士兵遗体带回墙内,谁知突生变故,左翼树林突然有巨人奇袭,追赶着落在最后的板车组。

 

道路崎岖不平,负载重物无法提升逃跑速度,不得已,兵长下令丢弃士兵遗体,一具具尚未完全冰冷的躯体就这样被抛下,被狂追不舍的巨人一脚踩碎,鲜血四溅,你的脑袋嗡嗡得响。那里面,还有前些天说很喜欢你的小妹妹,她才第一次出墙,就死在了巨人的手下。

 

你以为,至少能把她带回去的。

 

“喂,臭小鬼,在想什么。”

 

回兵团之后,兵长在夜训时挑了个没人的时间走到你身边,抱着臂开口,有些苍白的脸色在暖红的篝火下摇曳,“从壁外回来你就一直这幅蠢样子,如果有心事,我不介意为你浪费十分钟。”

 

“兵长,想安慰别人也不是这样啦……”你嘟囔了一句。

 

“什么?”兵长没有听清楚,他微微歪了脑袋皱眉反问你,细碎的额发晃动,看起来有些无辜。

 

如果兵长不发怒的话,看起来就是个人畜无害的少年,又有谁能想到这个少年已经三十前半了呢?想至此,你的心情终于好了一些,“是有一点难过啦,看到那些战死的士兵被丢下,就无论如何也没有了训练的心思。”

 

“为了这件事么。”兵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是没有办法的,你可以这样想,‘他们连死后都在为人类的自由做贡献’,这也是他们生前的意志吧。”

 

“那……”你咬着唇肉,最后还是没忍住问出口,“兵长也会把我丢下吗?”

 

兵长愣了愣,似是没想到你会这样问,于是开始思考如何作答,最后他凝眉正视你,严肃道,

 

“如果真的到了那种迫不得已的危机时刻,当然。”

 

你呼吸一滞,再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你们之间的氛围太过尴尬,他也意识到自己说得太重,他顿了一下,沉默许久,又抬头看你,周遭一片寂静,他眼中的火光闪烁,“如果哪天我死在墙外,我也允许你把我丢下。”

 

气氛越来越诡异。

 

你知道是自己的自尊心作祟,兵长的话本没有错,这一切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一想到他似乎对不管是你还是他自己的性命都不甚在意的模样,你就非常难过。

 

究其原因,你不过是想听他说一些不同的话罢了。

 

比如,单单对于你,他会不会有些许不同。

 

但答案似乎是,没有。

 

从那天起,你就总是心惊胆战到睡不着觉,好不容易睡着了,你也会不停做噩梦,梦见巨人吃人,空气中弥漫着硝烟,还有兵长站在废墟中看着死去的你,他眼神中毫无感情,他指挥其他的士兵,“把她丢了”。

 

最后你挣扎着醒过来。

 

于是整整一个礼拜,你都刻意躲着他。

 

“利威尔,这两天你怎么一直都臭着脸啊,你心情很差吗。”

 

巨人研究大师韩吉发表自己的看法,她凑近了观察兵长,“真的哎,比之前还要臭上十倍!”

 

兵长神色不善地向她飞去一个眼刀,转头继续翻阅文书,“实在没事情做就去研究巨人的粪便,也好过在这里当个无所事事的蛆虫。”

 

“你好过分哦!”韩吉撇了撇嘴,“都说了巨人没有粪便……诶?她怎么在外面?”韩吉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紧盯窗外。

 

兵长从文书中抬起头,疑惑地往外看去。

 

只见一片漆黑的夜空下,你身穿睡衣,在训练场边的草地里游荡。

 

像个女鬼一样。

 

“她好像在往这边走哎,难道是来找你的吗?”韩吉挑眉,她看看你,看看兵长,手托下巴思考,“大半夜的不睡觉,孤男寡女的难不成……”韩吉看向兵长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你脑子进屎了吧。”兵长斜了韩吉一眼,一把将文书拍在桌子上,“滚。”

 

于是韩吉干净利落地滚了。

 

韩吉一走,兵长镇定自若的模样瞬间消散,他盯着窗外向这边走来的你,再三确认这条路直通他的办公室后,他抓了外套穿戴整齐地坐在椅子里,轻咳一声,等了十秒钟,又站起来整理书桌,把文书资料放到左上角,墨水羽毛笔都放到右边,还挑了一张字比较满意的报告单放在最显眼的地方,做完这些,他手肘撑在桌子上,十指交叠,轻点手背。

 

又过二十秒,他飞速站起来,冷着脸走到墙边,拿起清洁工具以最快的速度清扫了地面,终于听到走廊的脚步声后,他快步回身坐回椅子,轻呷一口红茶,摆出最随意又庄重的姿势,抓了一份报纸开始研读。

 

当然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这小鬼都整整一个礼拜没有和自己说过话了,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要来找自己了?利威尔兵长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殊不知他现在拿着报纸的手有多么僵硬,但他依旧控制不住地想着,为什么还不敲门?

 

终于,一阵没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嗙嗙嗙,似乎非常不耐烦。

 

兵长轻咳一声,刻意压低了声线,“进来。”

 

结果敲门声继续响起,嗙嗙嗙,没有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兵长啧了一声,丢下报纸走到门口,抓住门把手一个转动,“臭小鬼你再敲一下试……”

 

他话都没有说完,只觉一个温软的物体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兵长浑身一僵,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兵长不敢乱动,只能往后退,可是你却一个劲往他身前凑,就像在拼命挤进他的怀抱。

 

“喂!你……”兵长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他按住你的肩头,稍稍分开两人,低了头去寻找你额发后的双眼,才发现你根本就没有睁眼睛,这过分安详的模样,似乎仍然在梦中酣睡。

 

他放开你,侧过身子让道,你就继续往前走,双手垂下,脑袋也往一边微微歪着,毫无意识地往他的桌子走去,步履蹒跚。

 

兵长双臂交叠在胸前,看了你一会,感叹道,“啊,这小鬼梦游的样子,真像个没脑子的巨人。”

 

于是他干脆往墙边一靠,看着你走来走去,心情似乎还不错。他知道不能吵醒梦游的人,不然梦游者会因为身处奇怪的地方而被吓到,所以他并没有对你的行为多加管束。

 

他尚在地下街的时候,伊莎贝尔就曾有一段时间总是梦游。那时她刚被自己捡回家,每天晚上都做噩梦。第一次梦游时他拍醒了伊莎贝尔,把她吓得差点归西,之后他就再也不管了,就算是躺在地板上睡一夜,他也只会随手丢条被子给她。

 

但是如果不管你,让你在地上躺一夜……他的手指在胳膊上敲了敲,果然还是下不去手。

 

而且…做噩梦么……

 

他敲击手臂的频率慢慢加快。

 

你当然是不知道这些的,身体不过是在凭借着肌肉记忆来回走动,幸运的是,你的记忆还比较靠谱,你在里面晃悠都没有撞到什么。毕竟兵长的办公室,是你除自己宿舍外去得最多的地方,谁让兵长天天使唤你呢!

 

终于,你在办公室里游荡了五分钟后停在了办公桌边,动作迅速地拉开中间的抽屉,拿出茶叶罐,又游刃有余地把茶叶倒进茶壶,这熟练的模样,谁能看得出你在梦游?

 

兵长的眉头越皱越深,总感觉哪里不对,他起身朝你慢慢走近,但还没来得及到你身边,只见你一把抓起热水瓶,你拔开木塞就要往茶壶里倒,眼见滚烫的热水就要倒到你的手上去了!

 

“喂!”

 

兵长眼疾手快夺走了你手上的水瓶,你不依不饶要和他抢,兵长只能拿了本软页书,卷成圆筒递给你,你抓了就往茶杯里倒,然后你捧着这杯“茶”,踉跄着走到兵长面前,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

 

兵长无奈极了,他只能凑到你脸前,看着你的粉色唇瓣一张一合,这才听清了你的话,“……对不起……都说了抱歉还要怎么样……非得我哭给你看嘛……”

 

兵长“……”

 

发觉他没有动作,你显然有些着急,把茶杯往前递送,仿佛他不接受你就永远不会放下似的。

 

兵长看着你手中那空空如也的茶杯,僵持了一会,他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拿过了茶杯,“好了小鬼,我接受你的道歉了,说到底你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以后不准再为这种事和我……”

 

兵长瞪大了眼睛,余下的话他全部咽进了肚子里。

 

因为他身前的女孩朝他一扑,两个人一起跌进了沙发里面。像是还不够似的,你在他怀里蹭啊蹭,大约是你在半夜游荡的原因,身上冰冷,而兵长的身体非常暖和,在睡梦中的你,本能的就会靠近温暖的地方。

 

兵长的右手还端着茶杯举在半空,他的心脏跳得很快,“水要倒出来了……”他这样说着,他完全忘了那杯茶里一滴水都没有。

 

等到身前微小的呼吸声愈见平稳,他才回过神把茶杯放到茶几上,拖着你的身体,把你放在沙发上。可是你的手抓住他腰际的衣服,如何也不肯放开,他叹口气,准备干脆把衣服脱了。

 

谁知他才刚扯开几颗扣子,身下的你眼皮就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双眼。

 

于是印入你眼帘的,便是一身蓬勃精壮的胸肌,有个人压着你,半褪的白色衬衣里,胸肌还在随着呼吸缓缓鼓动,有些炙热的气息打在你脸上。

 

你“……”

 

你咽了口唾沫,眨眨眼,脑袋有些懵。

 

现在做梦都这么刺激的吗?还是因为太饥//渴了所以连梦里都是男人……

 

你本着反正是梦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的想法,小心翼翼地抬眼往上看,结果直接对上了一双狭长的灰蓝双眸,眉眼间连皱起的弧度都异常熟悉。

 

利威尔士兵长正挑眉注视你。

 

你“……”

 

“哈、哈……”你干笑两声,“兵长好啊……”

 

“终于醒了?”他稍稍抬起身子,双臂撑在你脸侧,卷起的袖子下是紧绷的肌肉线条,他半长的发丝垂下,挡住了眼中的侵//略意味。

 

“兵长为什么在我床上……”你又眨眨眼,脸不可抑制红起来,“难不成兵长你对我……”

 

“喂,臭小鬼,你好好看看,这到底是哪里。”他嗓子有些低哑,仿佛在拼命压制着什么一样。

 

你一惊,转了脑袋去看,兵长身后的房间装饰……

 

这分明是他的办公室啊!

 

所以自己为什么会大半夜睡在兵长的办公室,还要在他身下醒过来啊!明明你们还在冷战的,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见你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兵长挑了挑眉,刚想开口讽刺你两句,只见你气鼓鼓地开口,“那、那兵长也不能在我面前脱衣服……”

 

“哈?到底是谁半夜梦游走到我办公室,还抓着我的衣服不放,害我都没法清静。”

 

!!!

 

你像被火燎了毛一般飞快松开了手,兵长的白色制服被你抓得满是褶皱,看起来暧//昧又旖旎。

 

天呐!这下脸可丢大发了!

 

你赶紧想要起来,可是兵长却没有任何想要放你走的意思,双臂还是牢牢地禁//锢着你,把你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

 

“放、放开我……”你红了脸,在他认真的注视下别开眼睛,如果再对视下去,你怕是会直接被烧熟吧……

 

谁知兵长竟在你耳侧轻笑出声,在夜晚的寂静中,合着窗外的蝉鸣撩/动你身体里的神经,它们在不可抑制地颤/抖,

 

“刚才还抓着我求我原谅你,醒了就翻脸不认人了。”

 

他凑近你的耳廓,湿//热的呼吸喷//洒在你颈项,“呵,果然还是睡着了比较乖啊。”

 

!!!

 

你宣布死亡。

 

你的脸烫得不成样子,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兵长嘲笑的!

 

你双手抵住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一边还绞尽脑汁想要逃离,想着想着,你突然就想起了这几天你不敢见兵长的原因。

 

他说他会把你丢下。

 

现在你躺在他身下,感受他的温度和给你的安全感,却还是在一瞬间感到有些难过,只是一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无论如何你们都会继续以上下级的身份相处下去。

 

如果你们只是普通的长官与士兵,那么兵长的回答并没有任何问题。

 

但你却总在奢求什么抓不到的东西。

 

“兵长,你会把我丢下吗?”依旧是这个问题,你只是不甘心地又问一遍。

 

“所以你是因为这件事而做噩梦么。”

 

兵长的灰蓝色瞳孔在办公室暖黄的烛光下更显绮丽,如夜海中漂泊的孤星,无人能阻止它驶向彼方,

 

“小鬼,作为指挥军队行动的长官,我无法向你做出承诺。任何一句空口无凭的话,都是对那些为人类自由而战的士兵的不负责任,在战场上任性,仅凭自我意愿行动,只会导致更多人的牺牲。”

 

兵长的话像是凝着寒霜,他自带上位者的威严,即使你们现在以非常亲密的姿势紧贴,你也依旧被他毫无感情的清冷声线给刺伤。

 

你啊了一声,了然地点点头,眼睫垂下。

 

为什么要再问一遍呢,明知道答案是不会变的。他是士兵长,是人类最强,肩负着驱逐巨人追求自由的使命,他不会为任何人停下。

 

“但是,如果仅仅只是作为利威尔,”

 

他看见你失落的模样,心脏跳动的频率仿佛在一瞬间与你相和,至少在这一刻,对他而言,天上地下,再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了,

 

“我将砍断最后一把钢刃,流尽我体内最后一滴血,违逆我作为军人的誓言,让你完好无损地活下来。”

 

“我永远不会丢下你。”

 

他凑过来,带着冷冽的红茶香,他在你唇角轻轻吻过,

 

“小鬼,我要你活着。”

 

夜星依旧孤寂,在冰冷的洋面上追逐着地平线的轮廓,那是看似永远无望的终点。

只是如果他能回头,他就会发现,整个宇宙都在为他转动。

 

 

我猜这是利歪能想到的最动人的情话了吧…

 

我想,如果利歪喜欢的是个男孩子,应该会选择和他一起战死在沙场上。但如果喜欢的是个女孩子,就算同为士兵,果然还是会想要守护她,让她好好活着吧。

 

另外,最后两句的意思是——

 

“利利你只管向前追逐你的执念,我们会在你身后祝福你。如果你愿意回头看一眼,我们永远在这里。”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了暗恋的人,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可别喝酒啦! #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事实。   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班的人脸上砸。   “还不给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作为当事人,在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甜饼,练笔,很短,不知所云 *第一人称 *灵感来自《寒秋》   请给一束玫瑰。   站在花店门口,等老板把要的花束包装好。如今与马莱的战事吃紧,经济也萧条起来...
X】阿克曼家的前日常 # #巨人 # #AOT #bg # # #
屏幕对准他的脸,“看这个姿势,主看起来好舒服哦。”    “……”    “而且看这个男主,器大活好不算,脾气和一样臭诶!得跟也很像呢!”喜滋滋地点了点男主的脸,刷得在他面前放大...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了不是吗,...
X艾维】偷走的心(上)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绳一起晃动。   “或许顺路,去车站。”   那男人又点点头。   那么可以同一段路。   艾维心想,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有温暖的。   雨珠从高空砸下,落在防水布上咚咚响,像在跳华滋。艾维安静地...
X】论中二期的长大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bg #同人 # # # # #巨人 #AOT
小巷的传闻里,还是在现实生活中,都是如出一辙的冷淡加神经质,看到他对某样东西产生兴趣,简直比让他一天不洗澡更加困难。   摆出一幅嫌弃的表情,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   于是,在班一众人震惊...
X的小公主(下) #bg # # #巨人 #AOT # #
。   就这样吧。   。   “曾经祝你们这辈子都不要遇见。”   真的太累了,就这样吧。   “现在,,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都不用再遇见。”   往前倒去,他终于反应过来,一...
X日记——婚礼 #bg #AOT # # #巨人 #
做的茶糕,有点遗憾。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但似乎又有很多话想对说。   说出来么。   好吧。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好想。     昨天参加了婚礼,有感而发。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