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想老婆想疯了吧你?! #bg #利你 #进击 #巨人 #兵长 #AOT #乙女 #利我

sodasinei 2021-07-13

原作者:临也喵

 

想我没有啊哈哈哈阿临来啦 (๑`▽´๑)۶

这是看了《夏洛特烦恼》后的梗,沙雕向

 

背景:

你们是老夫老妻,某次吵架后兵长穿越回过去,和十年前的老婆相遇的故事/傲娇老男人再度追妻/只谈感情不谈其他

*利威尔和艾维的女儿小名,大名艾瑞丝 

Iris·Ackerman

永远只在番外中才会出现的爱,惨兮兮

 

“利威尔!都说了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很受人欢迎的好不好!”

 

你双手叉腰,就差指着这个坐在沙发上看书的男人的鼻子骂了。居然敢质疑你的魅力,真是不识好歹,“老娘以前可是调查兵团最美的女人啊!”

 

“最美的女人?”

 

利威尔一挑眉毛,眼神从上至下扫了你一遍,哼了一声转头继续看书,充满了不屑,“谁封的,你自己吗?”

 

你“……”

 

“你随便找个人打听打听,十年前,我刚进调查兵团的时候,多少人追我!能娶到我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气得一跺脚,“你这个四十岁的老男人没资格嘲笑我!”

 

“哦,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小鬼,大晚上堵我回宿舍的路,红着脸一边哭一边求我跟她在一起。”利威尔翻着书,看都不看你,语气略带揶揄,“早知道就不答应了,毕竟我这个四十岁的老男人可配不上调查兵团‘最美的女人’。”

 

你“……”

 

很好,人已经被气死了。

 

“离婚离婚!你根本就不爱我!”你气急败坏地跳到他面前抓住他的衣领,可他似乎并不想理你,继续看书,只是轻描淡写一句,“呵,又在说什么蠢话。”那模样看起来就像在观赏宠物撒泼,颇有种你继续闹,看你一眼算我输的架势。

 

淦!你曾经暗恋的高岭之花去哪里了?这个利怼怼是谁?我不认识。

 

要说以前的利威尔那可是人类最强,性格也是和实力匹配的暴躁神经质,但因为偶尔展现的温柔气质成为了整个兵团仰慕者最多的人。谁能挡住成熟男人的魅力?于是你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的跟屁虫之一,看到他被别的女孩告白产生危机感后主动出击,没想到真的被你追到手。

 

谁知道,呵。

 

你转头就走,今天决定在兵团留宿,不回家了,让他一个人呆着去吧。

 

谁知道身后还有声音传来,一贯的清冷,

 

“明天下午我要开会,你去接爱放学,晚饭我来做。”

 

你在心里冷笑,懒得理他,继续往外走。

 

看到你没回应,他的声音提高,直起脊背盯着你往外走的身影,带上了一点不可察觉的焦急,“喂,这么晚了你去哪?再过半小时就该回家了。”

 

“呵呵。”你冷哼道,头也不回飘去一句,“为什么要回家,我认识你吗?”

 

利威尔“……”

 

他瞪着你离开屋子,把书一丢,抱起双臂坐在沙发里等你回来认错,结果时钟指针滴答滴答转动,你却始终没有回来。一个小时过后,他终于坐不住了,无处发泄,一脚踹在桌子上起身就往外走。

 

九点是就寝时间,天已经全黑,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利威尔皱眉四处寻找,但找遍了你平时会去的地方都没看到你,难不成回女兵宿舍了?他这么想着,抬脚就往女寝走,结果刚走到女寝后门转角那个隐秘的小树林,就听见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利威尔随意瞄了一眼,借着不甚明亮的月光,似乎是一男一女正在聊天,靠的很近。

 

一看就是在热恋,真是一群青春期暴//动荷尔//蒙无处发泄的小鬼。利威尔嘁了一声,这种事情只要不放到明面上来,偷偷摸摸心知肚明,长官一般都不会去管。

 

但是今天正好撞利威尔火气上了,算这对小情侣倒霉。利威尔的脚步一转,往小树林走去。

 

“喂!大晚上不回宿舍是等着被军规处罚吗!”利威尔提高嗓音道,他满意地看到这俩人瞬间住嘴,满脸惊恐地转过头来。

 

利威尔刚想骂两句就让两个人滚蛋,结果他看见了那个十年来每天早晨一睁眼就躺在自己枕边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此时正被一个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壁咚在树边。

 

并转头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

 

“兵长!”那男人一下松开手直起身子,朝他行了个军礼,有些哆嗦,“这、这么晚了您怎么在这……”

 

他甚至还没有说完,只见眼前身影一闪,一阵劲风袭来,他的胃被一股大力撞击,随着女孩的惊呼,他一下倒地,眼冒金星之时,衣领又被狠狠拽起,抬眼就对上了兵长盛怒的双眼。

 

“兵长……”

 

“你这家伙!”利威尔又是一拳砸在他脸上,把他猛地踹倒在地,“你在对别人的妻子做什么?!”

 

年轻的士兵吓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他不可置信地看向此时站在树边捂嘴,明显被吓到的你,

 

“她、她已经结婚了?!”

 

利威尔又一脚过去,蹲在地上沉着脸,眼底的阴霾快要溢出来,他的声音沙哑又危险,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你觉得呢?”

 

利威尔还想说什么,终于回过神来的你赶紧跑过来,虽然很害怕,但你不能放着他被兵长打死,“兵、兵长……”你鼓起勇气开口,声音都在哆嗦,“我、我们不是故意的,只是白天有些话没讲完所以才……以后不会了,求兵长放过我们这一回……”你看到兵长越来越可怕的脸色,吓得都快哭了。

 

“艾维……”

 

利威尔咬牙切齿地从嘴里吐出这几个字,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往你身上刺,你呼吸一滞,连身子都开始打颤。

 

“滚!”利威尔抓着那男人的头发往边上一丢,于是你也准备开溜,谁知道兵长的眼神一下扫到你身上,“我允许你走了吗?”

 

你抖了一下,要离开的动作瞬间停住。那士兵还满脸不放心地看着你,被兵长狠狠瞪了一眼后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只剩下你和兵长。

 

然而你到现在也没搞清楚状况。

 

你是个才进兵团两个月的新兵,有些规矩确实还不懂,但和异性关系暧昧这种事,明明从来都没人管的,这位只在晨会上见过几面的士兵长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你又尴尬又害怕,不仅仅是因为兵长现在看起来像是要吃了你一样,更是因为在心底某个角落,他是你很仰慕,像神一般存在的人,他的故事太过传奇,以致你连做梦都不敢梦见他。

 

但是,就算是这样……

 

“兵长……就算您再怎么讨厌我,您也不能和我朋友说我已经结婚了啊!”

 

你欲哭无泪,你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兵长这样瞎说,以后你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你在说什么蠢话!我根本就没有同意和你离婚!”利威尔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进你的发间,薄茧摩挲着你的头皮,痒得你缩起脖子,却被力道往前一压,逼着和他对视,“这件事我待会再和你算账,现在,跟我回去。”

 

回……回哪去……回审讯室吗……

 

兵长好凶好恐怖……

 

你再也忍不住了,泪水一下盈出眼眶,你还死死忍着不想哭得太难看。

 

利威尔一愣,他心脏某处的柔软被狠狠敲打了一下,他从来都看不得你掉眼泪,于是沉默地看了你两眼后转开了视线,不敢与你对视,他斟酌了一会后伸手缓缓将你拥入怀中,手掌轻抚你的后脑,放软语气开口,“好了,别哭了,刚才的事是我的错,要赌气的话回家再说,随便你惩罚。”

 

本来还能忍住,但是一旦有人安慰,就怎么也止不住了,你哇得一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汹涌而来的委屈让你完全忘了,你正被以洁癖暴躁的利威尔士兵长抱在怀里,眼泪全糊在他肩膀上,温柔的红茶气息将你包裹,他胸膛的温度将你灼热。

 

他一直这样抱着你,根本没有要放开的意思,等你终于回过神来,才惊觉你们已经相拥很久了,吓得你一下弹开去,心脏砰砰猛跳,你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男女授受不亲,就算是兵长也……”

 

“哈?”他皱起眉,“给我正常点小鬼,我都不准备和你计较了,你还要抓着那件事不放吗?”

 

你想到刚才的事,又开始后怕起来,你害怕兵长会用军规处罚你,于是你赶紧讨好,“和异性私下交好是我不对!请兵长原谅我,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你弯腰低头认真道歉。

 

“啧。”

 

兵长转开脸不自在地盯着远处的夜空,手指在手臂上一点一点,“不是说这件事。”

 

“诶?那是什么事?”

 

兵长抿唇,沉默了一会,你仔细瞧了瞧,居然在他脸上看见了一点点红晕,是看错了吗?

 

“就是……”他烦躁地叹了口气,“‘兵团最美的女人’……这件事……”

 

没听见你的反应,他自认为道歉还不够诚恳,于是继续往下说,虽然仍旧是不肯看你,“好吧,我承认,你长得确实……还能看的过眼。”

 

依旧没等到你的回话,他偷偷瞄你一眼,只见你傻愣愣地看着他,他又飞快转开头继续道,“好吧,不仅仅是看得过眼,你……很合我的口味,一直都没跟你说……其实早在你刚进兵团我就注意到你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这女人总该原谅他了吧。毕竟他利威尔也是要面子的人,不,应该说是自尊心很强的人,就算是面对自己的妻子,说我爱你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他根本不屑于说这种话,大部分时间他都会选择用实际行动来证实。

 

他说完,又偷偷瞄了你一眼,结果你还是傻站在原地,就像个雕塑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你的脸,已经红得要炸了。

 

“喂,臭小鬼,我的话说完了,你的回答呢?”

 

一听这话,你就像是被按了重启键,你红着脸闭上眼睛,不管不顾地大吼出声,

 

“兵、兵长!我愿意!”

 

利威尔“……”

 

但是刚吼完,你又想到什么,羞红着脸不好意思地看着他,小手不停地扭动衣角,

 

“可是,可是……人家已经答应乔伊,要好好考虑和他交往的事……我答应兵长的话,算不算脚踏两条船?”

 

利威尔“……”

 

-

 

最后当然是没能和兵长“交往”。

 

那天晚上,兵长气得差点揍你一顿,甚至转头就走。你想问清楚兵长的话还算不算数,结果他又莫名其妙捏着你的脸看了很久,又问了你好些莫名其妙的话,什么“今年是几几年”,什么“你现在几岁”,把你吓了一跳。

 

最后他终于平静下来,只对你说让你忘记刚才的事情,他是在梦游说胡话。

 

好吧……

 

你那颗脆弱的少女心,就在这样的大起大落中破碎了。

 

从此,你见兵长就莫名地带上了不爽的心情。

 

就像他看你一样。

 

相看两厌就这是这样了吧。

 

_

 

这次的壁外调查结束,损失不大,甚至比以往要好很多,但是兵长却因为保护下属而受伤了,伤在了后腰窝处,那里被划开了长长一条。

 

他赤了上身坐在病床上,等医疗兵给他包扎,结果却听见身后传来女孩子怯生生的声音,“兵、兵长,需要您……脱下裤子……”

 

利威尔愣了一下。

 

小姑娘吓了一跳,赶紧解释,“因为伤口有点长,您自己也不方便,果然还是去找个男医生……”

 

“不必,现在正是紧缺医生的时候。”利威尔摆了摆手,“你去把艾维叫来。”

 

小姑娘不明所以地离开了。

 

那人不也是个女兵的吗?貌似和兵长关系还不太好的样子……

 

但总之你被拉到医务室时依旧一脸懵逼,手上被塞了一团绷带时更是摸不着头脑。

 

“喂!傻愣着干什么,快帮我包扎。”

 

你一下反应过来,看到兵长后腰一条长长的伤口,虽然已经清理过了,但又有血丝溢出,要赶紧包扎,可是……

 

“可是兵长,伤口太长,需要您脱裤子,我不方便,还是……”

 

“你害羞什么,结婚这么多年有什么没见过……”剩下的话又被他咽回去,只见兵长沉默着趴到床上,回头看你,眉头皱起,“别啰嗦了,快点。”

 

你“……”

 

以前倒是没发现,兵长这么奔放。

 

嘛,毕竟地下街地痞出身,男女之事,早就熟悉到不在意的程度了吧。

 

想到这个,你就莫名非常不开心,恶向胆边生,刚想伸手解皮带,扒他裤子,手指都已经搭到他腰肉上,触到他温热的肌肤,你又开始犹豫起来。

 

“嗯……”

 

谁知兵长突然皱眉肌肉紧绷,仰头一声浓重的喘息。

 

难道弄疼他了?可是你都没碰到他伤口啊……

 

结果他咬牙回头,气急败坏地看你,“臭小鬼,现在不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想要的话晚上再来找我。”

 

你:???

 

总感觉哪里不对?

 

不是他让你来包扎的吗,怎么就又要晚上去找他?这人怎么回事?

 

终于你红着脸完成了伤口的处理,也顺便一睹兵长某个地方的美色,你绑好蝴蝶结赶紧跑路,完全不敢看那个正在提裤子的男人。

 

搞得就像你是个玩完就跑,不负责任的渣男。

 

于是,从这天开始,你都不敢见他了。

 

_

 

然而他却使唤你使唤上瘾了。

 

他不仅以一己之力挡走了你所有的桃花运,害得再没有男兵敢来和你搭讪。比如——

 

某帅哥:“你好,听说你的格斗技很厉害,能不能教教我?”并辅以帅气微笑和亲昵的勾肩搭背。

 

你惊喜害羞:“当然当然,你看这里要……”

 

兵长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把将你拽到身后,看着帅哥,脸色阴沉到可以掉渣。

 

帅哥:“兵长好!我觉得她厉害,想和她学习……”

 

兵长上手就是一个擒拿加背摔,一脚踹在帅哥背上,“还真是刻苦啊,她那蹩脚的格斗技都想学习,可想而知你也不过就是个废物。”

 

你“……”

 

明明攻击点不在你身上,为什么感觉自己被深深伤害到了呢?

 

除此之外,他还总说一些莫名其妙,让人想入非非的话,接着又会立马矢口否认。

 

比如晚上回宿舍睡觉前,他会找尽借口不让你走,让你极度怀疑他是不是想累死你。

 

某一次好不容易放你走了,又突然叫你一声,“喂,小鬼,我的晚安呢?”

 

你:???

 

“好吧,兵长晚安。”你累得走路都打圈了,只想赶紧回宿舍,但这个魔鬼似乎一点也不满意,他皱眉,连文书也不看了,就死盯着你,“你以前从来不会这么敷衍……”说完又好像意识到什么,马上住口重新拿起文书看,“没什么,你走吧。”

 

你“……”

 

又比如说,某天例行开会,因为有事而晚到的兵长,明明有许多空位非要坐到你边上。你听着韩吉分队长催眠的巨人报告差点睡着,迷糊间,脑袋好像被谁轻柔地按下去,靠在什么东西上。

 

你砸吧嘴蹭了两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睡过去了。最后你是被耳朵上异样的感觉弄醒的。

 

然后你就看到,你正靠在兵长肩膀上,而兵长的手臂绕过你的脖子把你半拥进怀里,手指轻捏住你的耳垂缓缓捻动,无比亲昵,就像是做过好几百次一样熟悉自然,自然到他本人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这点,另一只手正拿着报告,认真地听韩吉讲话,时不时还发表一点意见。

 

场面一度非常诡异,因为你发现根本没有人对此表示疑惑惊讶。就像是看不到,或者已经见怪不怪了。

 

后来你才知道,其实所有人都看到了,但是一旦有人想开口询问,都会被兵长的眼刀扫到,他会把食指抵在唇边,做出嘘的动作,好像在说,

 

“别吵,她在睡觉。”

 

_

 

你越来越搞不懂兵长在想什么了。

 

自从那天小树林相见至今也有一个礼拜了,以前一个月也见不着几面,如今几乎每时每刻都被他抓在身边,吃饭跟着,训练跟着,发展到现在,好家伙,连洗澡都得跟着。

 

你守在浴室外,快要崩溃了。

 

你刚在心中诅咒完一百遍,门后突然探出个头,

 

“水热了,一起洗吗?”

 

你“……”

 

见你不回答,他又好像记起了什么,很快缩回去,“抱歉,习惯了。”

 

你“……”

 

你到底从哪习惯的能不能告诉我?你这分明是在污我清白啊摔!

 

这都还没吐槽完,浴室里水声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

 

“喂,小鬼,帮我拿条内裤。”

 

末了还补上一句,

 

“你知道在哪里。”

 

你“……”

 

我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的内裤在哪里啊!

 

你许久没有回音,兵长好像又反应过来什么,门拉开,他穿着浴袍出来,径直往衣柜的方向走,“抱歉,刚才的事请你忘掉。”

 

忘不掉了啊喂!

 

而且……兵长你现在是没穿内裤就出来晃悠了吗!你还当我是个女孩子吗!你总做这种事让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你的头都要开始痛了,“兵长,我先回去了。”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

 

几乎是踩着你最后一个话音,他就焦急地开口,他似乎对于你离开他身边这件事非常不安和焦虑,就像,你离开他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一样。

 

“兵长,你洗澡也用不上我,我要回去睡觉了。”你揉了揉脑袋,上下眼皮开始缠绵。

 

“床就在这,你要往哪走?”又是咄咄逼人都反问句,兵长的声音逐渐向你靠近。

 

“床?”你一脸懵逼地左右一看,顿时又泄气,“兵长,这只有一张床,我得回宿舍了。”你打了个哈欠,身子踉跄了一下又赶紧站稳,“那我走了,您慢慢洗……”

 

“不行!”

 

话音刚落,你的手腕就被拽住了,你睡眼朦胧地抬头看他,“又怎么了兵长……”

 

他紧抿嘴唇,像是不知怎么开口,皱着眉转开头去,脸色不只是不是被热水熏蒸过,竟有些发红,

 

“你知道我离了你睡不好觉,这一个礼拜我都在失眠,今天你必须呆在这。”他回头看你,眼神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这是长官的命令。”

 

你“……”

 

但你实在困得睁不开眼了,脑子也已经混沌,思考不了其中的逻辑关系,只能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走,“好吧……睡哪里都是睡……”兵长的床么,不知道睡着舒不舒服。

 

“给我去洗澡!”

 

然后你被他丢进浴桶。

 

然后你在浴桶里睡着了。

 

最后是他帮你洗完澡,换上睡衣,打横抱起丢进床里。

 

那晚,利威尔士兵长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_

 

早上,你顶着鸡窝头醒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枕边依旧仰头熟睡的男人,一脸无辜又毫无防备的睡颜,呼吸轻浅,卷长的睫毛轻颤,近到你都可以看见他舒展的眉间那一丝不易察觉的褶皱。

 

于是你沉默了。

 

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直到现在你也完全搞不明白。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让这个向来洁癖又生人勿近的人类最强,变得像是已经和你结婚十年一般熟稔。

 

可明明你才和他认识两个多月。

 

你盯着他看了很久,终于决定还是悄悄离开,结果刚一抬头,就发现头发被他压住了。

 

你“……”

 

这边你稍微一动,那边就听见他轻哼一声,幽幽转醒,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息一下将你牢牢包裹。他翻了个身,布满坚实肌肉的手臂一揽,把还想逃跑的你抱进怀里,半压在身下轻蹭。

 

他强劲有力的心跳透过胸腔砸在你的脉搏上。你们的浴袍系带早就散开,堪堪挂在身上,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都被严丝密合地紧贴在一起,温暖的被窝有什么奇怪的热度在升腾。

 

然而他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几点了。”他意识不清地嘟囔了一声,在你胸口轻吻,蹭了个好位置又睡过去。

 

你“……”

 

这下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你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尴尬地支吾道,“五点……那个,我、我要起床了……”

 

“嗯?”他挣扎着从你身上起来,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又闭上眼睛倒回你身边,“这么早就醒了,不再睡会么。”

 

你“……”

 

这到底是什么老夫老妻的对话模式。

 

还是不说话了,自保要紧。

 

结果他一把拉开你捂着胸口的手,在你身前的柔软上继续蹭,热气喷洒在你颈窝的肌肤上,他含糊道,“……今天我有个会议,你去接爱放学,晚饭我来做。”

 

你“……”

 

“爱是谁?”你很冷静,你真的真的很冷静。

 

“哼。”他没有睁眼,只是用鼻子轻哼出气表达不满,像只发牢骚的小猫咪一样,只是搂着你的手臂却更紧了,“臭小鬼,你在说梦话吗,连女儿都忘了。”

 

“艾瑞丝·阿克曼,我们的女儿,长得很像你。”

 

你“……”

 

谢邀,孩子才十八岁,正值妙龄,请不要这样吓人。

 

嗯,兵长一定是还在梦里。

 

“啧。”没等到你回应,这只坏脾气的猫咪更不开心了,他半眯眼睛一翻身,全身重量都压向你,本来都要喘不过气来了,他还伸手捏开你的下颌,霸道地卷走你肺部所有空气,不过一分钟,你就软了身子,喘得跟死鱼一样。

 

“不是教过你换气了么,怎么又不会了?”

 

他轻笑一声压低脑袋,在你颈窝处吸气,不知不觉间,他的呼吸又平缓了下去。

 

兵长他……

 

居然又睡着了!!!

 

淦!这日子还有完没完了!

 

-

 

你终于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决定一定要好好质问他。某天晚上他刚准备回宿舍,你就把他堵在路上。

 

“来的正好,省得我去找你了。”兵长看起来比之前要匆忙许多,脸上也有焦急的神色,仿佛有什么快要来不及了。

 

你:???

 

这不是你要的剧情好吗!

 

于是你故意冷着脸看他,“兵长,有些事情我不得不问清楚。”

 

听到这话,他终于停下脚步回头看你,“哦?说来听听。”

 

“兵长现在是在追我么?”

 

“你在说什么蠢话。”他提高声音反驳,顺便用很鄙视的目光看你。

 

你愣了一下,挠了挠鼻子有点尴尬,这算是被……拒绝了么。

 

斟酌了一会,你换种方式开口,“那兵长你,喜欢我吗?”不喜欢的话,为什么这些天要这样对你呢,怎么看,他都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啊。

 

结果他只是盯着你,夜色下的目光晦暗不明,微微张开的唇让你总觉得他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他竟是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好吧。

 

“兵长,既然对我没有那种意思,就不要做这种让人误会的事情。”你转开头一撩发丝,装得云淡风轻,“我会以为自己魅力太强,连人类最强都被我征服了。”

 

利威尔“……”

 

这小鬼,果然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都一样欠收拾。

 

但是现在他还有更要紧的事,“小鬼,我有预感今天晚上就要离开,请你明天把这封信交给我。”他从兜里摸出一封信交给你,你接过来,看到兵长神色认真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接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任务。

 

“不许偷看。”

 

他伸手在你头上揉了揉,你抬头,他突然弯起嘴角,苍灰的瞳孔里像是盛满了星星。

 

 

“还有,我爱你。”

 

-

 

第二天你如约将信封带到了兵长的办公室,敲响门后你自然地就进去了。

 

“谁?”

 

正在处理文书的兵长一下抬头,那眼神比前些日子凶狠多了,吓得你一哆嗦。这还是昨天晚上那个温柔到摸你脑袋的兵长吗?

 

看到是你,他愣了愣,轻咳一声低下头,“是新兵吗,叫什么名字,有什么事。”

 

你“……”

 

丫装的还挺像。

 

“你不是知道我叫什么吗?”

 

兵长明显被噎了一下,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确实知道你的名字,以查阅新兵档案为由记下了你所有信息,那几个字母也因为偷偷在废纸上书写过而烂熟于心,但每次他都会马上用墨水涂去,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大名鼎鼎的人类最强士兵长,正在暗恋一个刚进兵团两个月的女兵!

 

他只能避重就轻,“有什么事。”

 

“喏。”你把信封交给他。

 

利威尔看着这张纯白的信封,愣了很久,脸上居然爬上了一丝不可察觉的红晕。他立马转用冷冰冰的语调好掩饰自己的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东西,调查兵团可不是给你谈情说爱的地方。”

 

你“……”

 

果然刚才是错觉,兵长还是那个兵长,每天都有让你讨厌他的理由。

 

“这是你自己写的!”你快要被他整疯了!

 

“哈?”他有些不懂你在说什么,但还是接过信封,打开一扫,开头第一句就是——

 

臭小子,我知道你对她有意思……

 

利威尔啪得一下把信纸盖上,沉默了许久,他面无表情地问你,“这是谁给你的?难道是……凯尼?”

 

你:???

 

“这不是你给我,然后让我再给你的吗?”你真的快要被这个男人逼疯了!

 

“我给你的?”他眉头紧锁,敢叫自己臭小子实在太少了,而且还知道自己隐秘的小心思,实在想不到是谁,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利威尔眼睛一眯,危险地看向你,

 

“你有没有看过这张纸?”

 

“没有!”

 

他对你可真是一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你眼前的男人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刚准备继续打开纸看,你突然想起什么,一挑眉毛,揶揄道,“时候可不早了,兵长今天不去接爱了吗?”

 

利威尔:???

 

“爱?”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只疑惑地看向你,“那是谁?”

 

你“……”

 

“艾瑞丝·阿克曼,我们的女儿。”你指指自己,好心好意地解释,“你还说她长得很像我。”

 

利威尔“……”

 

这女人是疯了吗。

 

他全当你在发癔症,展开纸条继续看,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她是你以后的妻子,臭小子别得意忘形……

 

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但某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却突然冲向利威尔的脑海,他是个很聪明的人,这张奇怪的纸条,还有你那些奇怪的话,在他脑海里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未来。

 

艾瑞丝·阿克曼……

 

以后的妻子……

 

他猛地抬头看你,日光下你的脸颊赧红,正在因为没能成功捉弄到兵长而懊恼无比,再回过神来,只见兵长不知什么时候从书桌后面起身,逆着光朝你的方向踱步而来。

 

你看不清他的眼神,但下意识就想逃跑,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拽进怀中,发丝纠缠,气息融合,心脏脉搏交织在一起,你们仿佛跨越了十年的时间相拥在这一刻。

 

寂静无声,连指针都停在了这一秒,窗外拂动的暖风展开书桌上的信纸,遒劲有力的字体,带着那个男人独特的笔迹,或许他没有察觉,或许他早已发现,这是十年后的自己,穿越时空为自己寄来的信。

 

一字一句,写满深情。

 

——现在,立即停下你手头所有工作,走到她面前,去告诉她。

 

——你很爱她。

 

 

四十岁兵长对三十岁兵长:追老婆这种事,你不行,还得我来/自信脸 눈v눈

 

X】论中二期的长大人究竟在些什么 #bg #同人 # # # # #巨人 #AOT
,“一直都在为人类的未来奋斗,所以不知道这些,其实很多女孩都很仰慕您的!”   “哦?”下眉,似乎很有兴趣,等着继续讲下去。   而坐在远处的班一众都在盯着这边,虽然他们完全听不见对话...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原作者:临也喵   1.   众所周知,是调查兵团士兵,也是人类最强,明明是个小个子,却走到哪都自带生人勿近的气场。   众所周知,他有暗恋的人,只有当事人不知道。     2.   ...
X可别喝酒啦! # # # #同人 #bg # # #巨人 #AOT
事实。   危险地眯起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班的人脸上砸。   “还不给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作为当事人,在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泥坑里。   班的人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削掉后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不低头呢?   奥卢欧有话...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   ·阿克曼。 他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人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曾有一个人 # #巨人 #AOT #bg # # # #
,   “也不用的蠢脑子想想,如果真的藏钱,怎么可能被看到。”   奶奶回他一个鬼脸。   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还是成功不是吗,...
X】咏春宗师 # #巨人 #bg # # # #AOT
听说这帮人打败地下街所有的师傅的时候,眼睛都亮。   毕竟他太厉害,根本找不到对手。   有点动摇。   直到那个人说,“一只手。再不行,让双手总可以!”   好啊,这...
X】阿克曼家的睡前日常 # #巨人 # #AOT #bg # # #
屏幕对准他的脸,“看这个姿势,主看起来好舒服哦。”    “……”    “而且看这个男主,器大活好不算,脾气和一样臭诶!得跟也很像呢!”喜滋滋地点点男主的脸,刷得在他面前放大...
X艾维】偷走的心(上)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原作者:临也喵 ​阅前提示: 怪盗基德和怪盗圣少女都是的爱 于是,今天,它来  (这个梗憋仨礼拜,再不写孩子要憋啦) 怪盗先生X傻乎乎的警/察小姐 就跑 눈v눈 要是不抓就...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分钟就投降。饶,在面前不说话简直是遭罪。她伏到肩上看签字,把带着温度的空气吹到左脸上,痒得不行。   没完没了的像城墙一样厚的资料需要过目,抽不出空来搭理她。这个女人让又...
X艾维】偷走的心(下) # #bg # # # # #巨人 #AOT #同人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人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