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威尔X你】曾有一个人 #进击 #巨人 #AOT #bg #兵长 #乙女 #利你 #利我

sodasinei 2021-07-13

原作者:临也喵

 

*苏溪常镇二模英语续写

*看了一个热搜小文章有感而发,是老爷爷利歪的爱情

“现在血染残霞,夜幕即将来临,你却不在我身边,伴我度过这难熬的岁月。”——《someone you loved》

 

 

奶奶是在十三岁那年遇到爷爷的。

 

那时候她就是个小乞丐,坑蒙拐骗,烧杀抢掠,为了活下去她什么都肯干。

 

和我提起这些的时候她看上去可一点都不难过,反而有一丝追忆往昔的感慨。

 

她说那时自己为了半块面包和人打架受了重伤,没钱医治,奄奄一息之际,正巧有个男人路过,她就装疯卖傻,告哀乞怜,骗他说自己会做家务,会烧一手好菜,他终于带她回家。

 

那个男人就是我爷爷。

 

其实奶奶从小长在垃圾堆,和野狗抢过食物,和苍蝇蛆虫一起睡过觉,怎么可能会干家务,她甚至连菜都做得一塌糊涂,爷爷的脾气向来不好,可他并没有责罚这个脏兮兮的小女孩。

 

“他嫌我的动手能力跟……狗屎一样。”奶奶在说到那个词时顿了顿,她犹豫该不该在小孙孙面前说脏话。她不常和人提起这段记忆,却唯独爱和我交谈。

 

她总说自己对不起爷爷,他把她从路边捡回来,耐心教她扫除,教她做饭,教她写字,教她做人的道理和活着的意义,可她只在意他的钱,就像一条养不熟的狗。她记住他放钱的地方,变着法子偷了好几次,却都在最后关头把钱放了回去。她太紧张了,怕他生气,怕他发怒,更怕他拿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

 

“嘁,又开始了,啰嗦的老太婆。不把那些成年往事讲出花来,我看你是不会消停了。”

 

爷爷正巧路过,他要去清理壁炉后的灰尘,步履匆匆只留给我们一个挺拔的背影。他明明有腿疾,大多数时间都要靠轮椅代步,却唯独在需要扫除时健步如飞,

 

“也不用你的蠢脑子想想,如果我真的想藏钱,怎么可能被你看到。”

 

奶奶回了他一个鬼脸。

 

我很欣慰她能这么有精神。这段时间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只能卧床休息。

 

“可我还是成功了不是吗,利威尔?”奶奶靠在床头喘了几口气,胸口有些困难地起伏着。难得的笑容让她的皱纹微微上扬,她看着壁炉的方向,苍白的脸颊都泛上少女般的红晕,“现在都归我了,钱是我的,你人也是我的。”

 

“啊,你的你的,都是你的。”爷爷不耐烦的声音自壁炉后传来,顿了顿,又像是责怪一般放低了声音,“老不正经,在孙子面前说这个你也不害臊。”

 

“老头子害羞了。”奶奶朝我眨眨眼,眼角皱纹如波澜叠起。我从她被水雾遮住的瞳仁,依稀看到了她从前动人的模样。

 

岁月从不败美人,这话可真有意思。

 

-

 

他们一直平淡地生活着,直到奶奶长到二十岁,该嫁人了。

 

她出落得亭亭玉立,知书达理,还做得一手好菜,活脱脱就是一大家闺秀。再加上从小就会卖乖,装得楚楚可怜的样子,当年她就是靠这招骗到了爷爷,现在又靠这招骗了不少小伙子。上门提亲的人不知其数,却都被爷爷拿刀吓了回去。

 

那是爷爷第一次和奶奶生这么大的气,他举着刀对她说那群愚蠢的家伙都是歪瓜裂枣,是不务正业的猪猡,再敢和他们有来往就掰断她的腿。奶奶不服气,像只小狮子一样和怒气冲冲的爷爷对呛,说刚才被他打伤的明明就是个金发碧眼的年轻贵族,更何况那人还对她呵护有加,是结婚的不二人选。

 

爷爷气得把刀插进了奶奶身边的墙上,力气大到连那么厚的水泥墙都开裂了,他死死攥紧拳头,咬牙说去他妈的金发贵族,黑头发不好看吗?呵护有加,他对她难道不好吗?

 

当然好,再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可是奶奶怕耽误他,她说如果嫁出去的话,就不用再麻烦他照顾自己,他还要娶妻生子,过正常人的日子。

 

“我从没把你当作麻烦。”这是爷爷的原话,他说如果是她的话,两个人就这样生活一辈子也没有关系。

 

哦,原来看上去无比正经的爷爷,其实早就对奶奶有别样的心思了。

 

以上来自奶奶的口述,爷爷原本坐在桌边看新闻,听完突然咳嗽了一声,对此不发表意见,只是呷了口红茶,似是不好意思般抖抖报纸遮住自己的脸,这才漫不经心地开口,

 

“嘁,别听她瞎说。只是不想浪费精力把她养这么大,最后却便宜了别的男人。”

 

-

 

奶奶一共有两个孩子,我姑母五岁的时候,她怀上我爸爸。

 

她的身体自第一次生产之后就变得不大好了,所以第二次怀孕的时候我爷爷非常紧张,几乎是除去工作之外寸步不离地跟着她。孕妇情绪喜怒无常,爷爷一边给女儿讲故事,一边还得被挺着大肚子的奶奶各种数落。想吃什么就给她买,想听什么好话就都给她讲,总之奶奶要什么就给什么,把她宠得跟个小公主一样。

 

奶奶虽然有一手好厨艺,却至今也不怎么爱做饭,扫除也不常做,那都是爷爷给惯的。

 

爷爷却反而乐在其中,要是奶奶夸他一句,他能自个偷偷得意一天,嘴上却还要非常不客气地说,猪都比她勤快。

 

只是后来他因公身体残疾了一段时间,生活无法自理,一度连饭碗和勺子都拿不住,都是奶奶在照顾他。那段时间除了工作她还要管好两个孩子的饮食起居,我爸爸那时只有几个月大,每天就是扯着嗓子哭嚎,吵得不行。还不到三十岁的奶奶一个人要干三个人的活,头发都给她愁白了几根。

 

爷爷坐在轮椅上看她从早到晚地忙碌操劳,除了哄孩子睡觉之外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他说当年捡她回家,是发誓要让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的,这下可好,耽误她过好日子了。早知这样,当初让她和那个金发贵族结婚,现在也不会这么辛苦了。

 

奶奶一听可气坏了,两天都没回家。本来想再和他生几天闷气,但想到爷爷一定一直守在门边等她,最后还是泄了气。回家之后她骂了爷爷一顿,说他老了脑子都不清醒了,明明是一家人,还说两家人的话,太见外。

 

爷爷终于等到奶奶,气得眼睛都有点泛红,年纪大了人就会变得有些偏执,他以为她真的不要他了。想大声质问她为什么离开,想告诉她有本事别回家,但憋了很久最后只是憋出一句轻轻的,“嗯,对不起,以后不说了。”

 

然后两天没有合眼的他抓着她的手睡着了,即使是在梦里,也想让她待在自己身边。

 

-

 

好在后来爷爷的身体还是好起来了,奶奶也不必再这么辛苦。他虽然身量矮小,看起来弱不禁风,其实力气大得很,打架也很厉害。

 

听说他以前和奶奶一样是个地痞流氓,后来加入兵团成了军人,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战争,军功显赫。横贯右脸的狰狞疤痕是弹片割伤,右手两根手指是雷枪炸毁,膝盖是巨人咬伤后的粉碎性骨折,全都是荣誉的象征。

 

不过偶尔接我放学的时候会吓到其他小朋友,他们哇哇大哭,“你爸爸长得好吓人啊!”

 

“呸!那是我爷爷!”我很不服气,挥着拳头就要给他点颜色瞧瞧,最后被爷爷拦下,我只好言语攻击,“而且我爷爷不凶,我奶奶才凶!”

 

小朋友不解,“啊?我见过你奶奶,她看起来很和蔼啊。”

 

我自豪道,“那是你没见过她凶的样子,别看我爷爷这样,有时候都会被她吓一跳。”

 

小朋友们不解其意,飞快跑走。

 

爷爷并不反驳我的话,只说以后要听你奶奶的话,别让她受伤。爷爷一手牵着我,一手拿着买的两根棉花糖,一根给我,一根给奶奶,“你要是不听她的话,我就得受伤。”爷爷轻声嘟囔。

 

哈哈,爷爷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奶奶生气。

 

因为要是她生了气,他得哄好久。

 

-

 

都说老年人的身体不经摔,一摔就要出事。

 

奶奶就是因为摔了一跤,就再也没能从床上起来。

 

爷爷却并不在意,每天拿了毛巾帮奶奶擦身子,抱着她去上厕所,给她做饭喂她吃下去。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啰嗦,可以安静听他说话,所以爷爷闲着没事就给她读每天的新闻,或者讲讲邻居家的橘猫又被花园里的荆棘缠住,惨叫了一晚上。

 

他说,当年因为受伤折磨了她这么久,奶奶这么小心眼,是在惩罚他呢。更何况现在孩子们也都长大了,不需要他们烦恼,这么看,好像还是他得了便宜。

 

他说,当初捡她回来并不是觉得她可怜。毕竟像她这样的小家伙地下街到处都是,他还没有这么好心去做慈善。他说,是因为她长得好看才想捡回来养大当老婆的。

 

骗人。奶奶虚弱地笑着。你不是这种人。

 

嗯,骗你的。爷爷说。这样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她闭上眼睛点点头。

 

然后再也没有睁开。

 

-

 

奶奶没能熬过那个冬天。

 

她走后,老家的小房子像是突然变大了,每天都安静得不得了。

 

爷爷奶奶两个人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身边突然少了熟悉的唠叨声总是不习惯的。

 

早晨时他会小心起身害怕吵醒枕边人,吃饭时会不自觉拿出两幅餐具,散步时会转头说这里风景还不赖,打扫卫生时会等着夸奖,睡觉时会把手伸到被子另一边。

 

每时每刻爷爷都可能会脱口而出那个名字,期待会有声音从角落里传出,喊他一声利威尔。

 

只是不会再有人回应他的呼唤,即使起床时声音再大也不会有人被他吵醒,吃饭时对面的那副餐具不需要清洗,散步时看到美好的风景想要分享,转头却不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打扫卫生时把房间整理得一尘不染,也不会听到夸奖,入眠时习惯把手伸向另一侧想要紧握她的手,最后却什么也抓不住。

 

她已经走了。

 

不会再回来了。

 

那个对他撒娇卖乖的小乞丐,他把她捡回家,看着她长大,看着她哭看着她笑,最后,还要看着她死去。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最后慢慢踱步坐进轮椅,看着墙上两个人的合照发呆。

 

每天,每天。

 

-

 

奶奶生前有收集小玩意的癖好,因为小时候的遭遇,她爱藏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爷爷总说她把家里搞得一团乱,却还是一边嫌弃一边把她那堆“垃圾”分类摆进橱柜,放在她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如今物是人非,那个爱藏垃圾的人不见了,只剩下这些奇奇怪怪的小东西陪着爷爷。

 

爷爷的睡眠一直都不好,只有奶奶陪在身边的时候他能多睡一会。现在他半夜惊醒,没人哄他入眠,醒了就醒了,他也不准备再睡,坐在床边翻奶奶收集的垃圾消磨时间,硬币,菜谱,布娃娃,扫除工具,倒是真被他找到了点以前没见过的东西。

 

那是一封给他的信。

 

也不知道是奶奶什么时候写的,拿火漆认真盖住,时间久远到信封都泛了黄。

 

爷爷发愣了很久,才坐到台灯底下拆开信封,拿起放大镜用手指着,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过去。

 

读完,他笑了一下,然后哭了。

 

现在窗外血染残霞,夜幕降临,她却不在他身边,陪他度过这难熬的岁月。

 

直到他寿终正寝,也没人知道那封信上写了什么,他把信藏起来,藏在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地方。

 

那是他的宝贝。

 

是利威尔·阿克曼的宝贝。

 

-

 

爷爷不像奶奶那样体弱多病,他身体很好,又活了十几年。

 

他本就年长奶奶十多岁,前后加起来三十年,一万多个日夜,他才更像是小偷,平白窃取了奶奶这么多年的辰光。

 

“要是早点遇见她就好了。”

 

爷爷不像奶奶爱讲过去的事,但他有时候会突然冒出这句,讲完又觉得懊恼,就好像那个人还坐在床上,眨着眼睛嘲笑他是不是又害羞了。

 

奶奶身体差是因为小时候落下的病根,爷爷说,如果早点遇见她,就不会让她一个人在地下街吃这么多苦。

 

我想让爷爷多讲一些,把奶奶没讲过的都告诉我,可他只是摇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也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事。你奶奶话多,什么事都让她讲完了,我听着就好。”

 

确实是这样,奶奶讲,爷爷听,一直都是这样。大概再没有人知道,他也曾是个很能侃的男人,只是她更爱讲话,所以他选择倾听。只要她愿意说,他就愿意听。

 

家里爱讲话的一个就够了,唠唠叨叨的,一辈子也就过去了。

 

记得她弥留之际讲了很多话,只是大部分含糊不清,只有一句她把每个字都咬准了讲,生怕他听不清楚。

 

彼时他还能握紧她的右手,把它贴在自己脸颊上缱绻地摩挲,看着她不再年轻的容颜,他的眼神却依旧如第一次见到她时那般温柔坚毅,那是一位丈夫在对他的妻子诉说一生的告白。

 

她问,利威尔,我们下辈子还做夫妻吗。

 

当然。他说。

 

把你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除了我,还有谁会这么爱你。

 

-

 

如今,爷爷已经去地下陪奶奶说话了,大概不会再有人知道曾经有个小乞丐,在偷了男人的钱跑出两公里后又半道折返,小心翼翼把钱放归原处。

 

那时她还小,不懂什么是真情,她只是内心挣扎着往回走,每走一步都在离他更近一点,一步一步,她终于还是回到了他身边。

 

从此,再也没有离开。

 

X】关于喜欢的二十件小事 # #巨人 # #AOT #bg # # #
添油加醋地转达后,接下来一个月,他都穿着黑颜色的衣服在面前晃悠,时候是黑西装,时候是黑衬衫,一度连披风都染成了黑色。   没知道到底多少黑色衣服,也没知道他最近换洗衣服多勤快...
X可别喝酒啦! # # # #同 #bg # # #巨人 #AOT
事实。   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寒冰隔着四五米往班的脸上砸。   “还不给滚?!”   三秒钟,溜得一个不剩。   作为当事人,在怀里听到这话,下意识就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滚,但是奈何...
X】非典型睡行症 #bg # # # #巨人 #AOT # #
然后把士兵的脑袋踩泥坑里了。   班的每天过得心惊胆战,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削掉了后颈。他们都在劝放平心态,和道个歉就过去了,向他低头又不丢脸,毕竟谁见了不低头呢?   奥卢欧话...
X】想老婆想疯了吧?! #bg # # #巨人 # #AOT # #
!”   欲哭无泪,甚至连异性的手都还没牵过,能和谁结婚呐!这样瞎说,以后嫁不出去了怎么办!   “臭小鬼在说什么蠢话!根本就没有同意和离婚!”宽厚的手掌一下穿插//的发间,薄茧摩挲...
X】躲温暖的 #bg # # #巨人 # #AOT # #
。 “!”焦急地扑过去。 他触地后踉跄着往前跌了两步,很快稳住身形,绷带后的神色淡然仿佛浑不在意,只是抓着的手捏得很紧。 “没事,回去了。”   ·阿克曼。 他就是这样的魔力,能如此...
X】红茶店的老板娘(上) #bg # # # # #巨人 #AOT
是……还未请教过,您的名字是?”   他朝点头。   那天,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   ·阿克曼   那个传说中,在巨人时代,一战力能抵一个旅,反手握刃砍杀了无数巨人的创世功臣。   像神...
X】无人区玫瑰 # #巨人 #AOT # #bg # # #
,她手下的士兵,早就习惯了不客气的口吻,但不想这次却是不愿意习惯了,她用力把花扔在地上,深红的花瓣撒了一地。   ·阿克曼,今天来干什么。能听出她深重的鼻音,她的呼吸凝成薄雾散开,...
X艾维】偷走的心(下) # #bg # # # # #巨人 #AOT #同
耳机传出声音,他快步走到无的楼道口,那边才传来声音,“……呼,终于搞定了!”   男子半捂住嘴,低声开口,“太慢了。”   “……怎么这样!人家情人节还在给干活,没有心!”   “啧,臭四...
X】论中二期的长大究竟在想些什么 #bg #同 # # # # #巨人 #AOT
,“一直都在为人类的未来奋斗,所以不知道这些,其实很多女孩都很仰慕您的!”   “哦?”挑了下眉,似乎很兴趣,等着继续讲下去。   而坐在远处的班一众都在盯着这边,虽然他们完全听不见对话...
X艾维】偷走的心(上) # #bg # # # # #巨人 #AOT #同
绳一起晃动。   “或许顺路,去车站。”   那男人又点点头。   那么可以同行一段路。   艾维心想,看来这个世界还是温暖的。   雨珠从高空砸下,落在防水布上咚咚响,像在跳华滋。艾维安静地...
X】无上王座 #bg # # # # #巨人 #AOT
,便是被血液浇淋的双眼。 他们在看着长长叹息,身后忽而罩上一层外袍,夏夜的凉意被初春暖阳笼去,双手捏住领边,垂眼俯视万物众生, “不愿杀他。”   熟悉的气息自甲胄后传来,他靠近...
X说话不分场合的吗?! #bg # # # # #巨人 #AOT #同
地拿出手帕在战斗间隙还认真地擦了个手。   “嘁,脏死了。”   又举着刀攻上来,连头都不转,一个加背摔,那已经横在地上,毫无刚才的气势,只能在地上痛苦地捂着肚子扭动。   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