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红衣主教 Cardinal #k新#ks#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咳咳,我又来了~ 

 

一句话简介:新一破案+被送玫瑰(?)的过程

*主要都是案件和推理,感情线大概在最后才体现出来

*私设什么的都与合集相同

 

予告状

鲜艳的红玫瑰在午夜尽情绽放

璀璨的宝石在深夜将落入腐朽的手中

古老的海洋之梦,权力至上

月辉照耀之时,奇迹悄然来临

                              ——怪盗キッド

 

工藤新一受邀参加了一场拍卖会。

别误会,虽然天才高中生侦探的名头很大,但他还是没有那么多钱来参加专门拍卖钻石的拍卖会的。

主办方邀请他的原因很简单——这场拍卖会所在的邮轮的船长收到了来自怪盗基德的预告函,作为基德克星的他怎么能不出席呢?

“工藤侦探,您可算是来了!”胖胖的船长拿手帕擦着额头上的汗珠,“这次的拍卖会真的很重要,如果搞砸了的话,可就连‘Ocean Dream’的名声都坏了!”

“您放心,”工藤新一面不改色的接过来,拆开信封看了起来,“只要有我在,基德一定不会把宝物带出邮轮。”

但是会不会带出展厅引起骚乱,那不能保证。

船长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说实在的,他并不是很相信所谓‘日本警察的救世主’这样的名头,毕竟眼前的男生说到底还是个17岁的高中生嘛。

——但是这种时候还能相信谁呢?

工藤新一指尖轻轻敲打着沙发的扶手,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大概有想法了。”

‘海洋之梦’这个很简单,这次作案地点就是名为‘Ocean Dream’的邮轮展厅。

鲜艳的红玫瑰在午夜绽放……看来这次要偷的宝物基德说的很清晰——与‘红玫瑰’有关的宝石,作案时间大概是在午夜时分。

工藤新一思索片刻,对着众多拍卖品一个个的排除下来,终于在压轴的一颗红色钻石上找到了线索——Cardinal即‘红衣主教’是一颗重量为0.75克拉的圆形红色钻石。

‘红衣主教’是红色玫瑰的别称之一,想必基德要偷的宝石就是它了。

不同于普通的红宝石,红色钻石是最为稀有的彩钻种类,再加上0.75克拉被誉为‘神奇重量’之一,使得这枚钻石价格更上一层楼。

也难怪基德会把主意打到它身上。

但是剩下的呢?

——腐朽的手、权力至上?基德的预告函从来不会说废话,难道是作案的方式或者逃脱的方法?看起来可不像。

可是如果这些与宝物无关的话,基德又是在暗示什么?他想告诉自己什么?

 

这件事工藤新一直到走出船长室都没有想通。

拍卖会要在第二天晚上举行,于是工藤新一趁着还有时间供自己推理,便若有所思地在甲板上踱来踱去。

大概晚上十一点多左右,工藤新一忽然看到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朝船长的房间走去。

那个男人……竟然有些眼熟?看起来像是Cardinal所有人的秘书——拍卖会刚刚有消息时,这个男人曾经陪同那位神秘的富豪接受过采访。

工藤新一眉心一蹙,心里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凌晨一点多,工藤新一正看着宫野志保帮忙发过来的资料沉思,忽然听见一丝似有若无的细微声响——有人在敲自己房间的窗户!

是谁?

工藤新一拉开窗帘,只见一个戴着单片眼镜的白衣少年正站在窗外,手中还把玩着一副扑克牌。

“呦,名侦探,”白衣少年笑的肆意张扬,声线还是一如既往地优雅华丽,“我的那封预告函,你解开了吗?”

工藤新一的眼神如同平静的海面:“没有。”

基德不由得一愣——没想到大侦探承认的真么爽快——想起poker face的原则,基德立马换回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说道:“我这的一样东西,想必会帮到你。”

少年伸出的手上放着一支小巧的录音笔。

工藤新一有些狐疑地接过来,按下了播放键,两个人的对话被播放出来。

“都准备好了?”

“当然,还请先生放心。”

“宝石失踪,到时候基德绝对百口莫辩!”

“等事情办好了,尾款会打给你。”

……

录音笔的声音戛然而止,工藤新一的表情还维持在‘震惊’和‘不可思议’上——因为这两个声音赫然来自那位秘书和船长!

可能是怕隔墙有耳,两个人说的及其隐晦,声音也不是很清晰,甚至有些断断续续。

但工藤新一大概已经明白了他们的交易。

“呐呐,大侦探,在下这次还真是冤枉啊,”基德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抬手将帽子往下压了压接着说道,“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发出真正的预告函,我可就会被摆一道了呢。”

工藤新一哪里听不出他的意思,挑挑眉道:“你想找我帮忙?”

基德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然后就听见工藤新一接着说:“报酬呢?”

闻言,基德险些一下子从窗台上栽下去——名侦探什么时候这么腹黑了?

“这个嘛……如果有人被你知道违法走私,找到了证据,”基德想了想,向工藤新一抛出了一个问题,“你还恰好力所能及管得了的话,你会不会管?”

“当然。”工藤新一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这儿还有很多那个富豪走私、买凶杀人的证据。”基德抬手招呼来一只白鸽,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如果你帮我这个忙,作为交换……”

那个富豪指的自然就是Cardinal的所有者。

工藤新一咬牙切齿:“成交!”

“那就多谢名侦探了,”基德露出了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明天见!”

一只白鸽贴着海面滑翔而过,最后消失在了天际。另一只白鸽还停在窗台上,良久之后飞到工藤新一的肩膀上蹭了蹭他的耳朵,扑棱着翅膀飞出了房间。

“嘁……”工藤新一看着倒映着明月的海面,“又拿这只鸽子来跟我打温情牌。”

 

次日10:00p.m,‘海洋之梦’展厅。

基本上所有的宝物以合适的价格都找到了买家,拍卖师小姐笑的温柔可人,让服务生将最后一样拍卖品送到展台上。

“请看我们今天的压轴拍卖品——一枚天然红钻!”拍卖师小姐稍微侧过身,以便于所有的竞拍者都能够看清宝石的全貌,“Cardinal即‘红衣主教’是一颗重量为0.75克拉的圆形红色钻石,它采用了明亮式切割……”

按理说因为基德那封预告函,即使拍卖会正常进行,这颗被盯上的红钻也不可能大大咧咧的直接放在展台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船长竟然十分草率的将红钻放在了防弹玻璃罩内,使用的锁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可靠。

看见台下的竞拍者都被勾起了兴趣,拍卖师小姐抿嘴一笑道:“这颗红钻的底价是六千万美金,每喊一次加价十万美金,有意者可以开始竞拍了。”

工藤新一抬眸看了展台上的宝石一眼,目光暗了暗。

船长并没有理由为怪盗的行动提供方便、将宝石拱手送人,那么船长这么做的原因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看来基德说的是真的。

宝石的所有者的确是跟船长达成了某种交易。

工藤新一站起身,向船长欠了欠身便走出了展厅,直奔着自己在楼上的房间而去,凭他的直觉,小偷先生此时一定躲在他的房间为接下来的行动做准备。

工藤新一推开门时,基德刚刚翻窗户进来:“大侦探,发现了什么吗?”

“现在放在展台上的宝石,是假的对吧?”工藤新一沉吟片刻,坚定地说道。

基德不由得一愣。

没想到还有人能够像自己一样只凭一眼就辨别出宝石的真伪,少年唇边扬起一个极其微小的弧度,他挑眉笑道:“大侦探还真是厉害呢。”

“不过……说是假的也不完全正确,”基德停顿片刻,又接着说,“展台上的确是一颗红钻,只不此红钻非彼红钻。”

工藤新一有些不解。

“民间称为红钻的红宝石……可比天然的浅红晶石要廉价多了。”

原来如此。

 

11:40p.m.

“没有更高的价了吗?”

“六千七百万,一次!”“六千七百万,二次!”“六千七百万,三次!”

拍卖师小姐甜美的声音在展厅里响起:“成交!”

——红钻Cardinal最终以六千七百万美金卖给了一位神秘的年轻富豪。

船长用眼神示意暗处的一个服务生,示意可以开始行动了,没想到三分钟过去,展厅内还是没有任何骚乱,而那颗宝石正要送到买家的手上。

看着工作人员正要接过拍卖师小姐递出的盒子,船长心乱如麻。

“慢着!”这时,工藤新一推开了展厅的门,大声喊道,“盒子里的宝石是假的!”

听见工藤新一的声音,船长顿时慌了。

众多竞拍者也是脸色大变——盒子里的宝石是假的?开什么玩笑?基德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啊!

“从拍卖会一开始,基德就没有出现过……”工藤新一条条有理的说着,“大家都清楚基德的行事作风,所以真的宝石肯定不是基德偷走的。”

众人纷纷点头。

“那么,究竟是谁拿走了宝石呢?”工藤新一每向那位秘书走近一步,音量就会大一点,最后俨然已经变成了质问的语气,“请问这位先生,我为什么会从你房间的保险柜里——找到这个?”

工藤新一手中赫然是真正的Cardinal

船长和秘书均是脸色一白——工藤新一能拿出宝石,那就证明他已经掌握了关于他们这一次交易的证据。

完了,全都完了……

万籁俱静中,指针指向了午夜12点,钟报时的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鲜艳的红玫瑰在午夜尽情绽放……月辉照耀之时,奇迹悄然来临。

基德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控制了邮轮的系统,伴随他如同咒语的预告函,展厅的天窗竟然打开了,如水的月华自夜空倾泻而下。

白色的怪盗落在了展台顶端,优雅地走到工藤新一面前微微鞠躬,绅士地说道:“按照约定,我要来取走我的红玫瑰。”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怪盗基德和工藤新一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基德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工藤新一此时一脸黑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小偷先生说要取走他的红玫瑰时,还要抱起自己到甲板上来,他又不是Cardinal好吗?!

基德坐在栏杆上,将手中的宝石对着月光照了照。

澄澈如水的月光显得这颗红钻的火彩更加耀眼艳丽,但却不是基德要找的那颗宝石。

“哎,真是可惜了。”基德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又转头看向工藤新一,语气中带着一丝雀跃地说道,“不过这次多谢你了,大侦探。”

工藤新一翻了个白眼,朝基德伸出了手:“宝石拿过来!”

“啊……大侦探你怎么这样?”基德自讨没趣地撇了撇嘴,“这么好看的宝石我还想再欣赏一会儿呢。”

工藤新一:……

“哈哈,开玩笑的啦!”基德跳下栏杆,很是郑重地将宝石放在工藤新一的掌心,“宝石就交给你了——多谢你帮我收尾,我的大侦探。”

Cardinal是红衣主教,而你——才是我要偷走的的红玫瑰。”少年的声音不大,最后一个字的尾音甚至险些被风带走。

工藤新一听清了基德的话,只不过,他听明白的一瞬间就愣在了那,

等他反应过来想要说什么时,基德却啪的打了一个响指。

烟雾消散后,白衣少年方才伫立的地方留下了7朵红玫瑰,还有一张卡片,上面用英文写着一句话:What is the flower language of seven roses?

字迹潇洒,甚至还是用花体写的。

“这字的写法还真是符合你的性格啊……难道这就是字如其人?”工藤新一拾起玫瑰花和卡片,仔细端详了片刻道。

七朵红玫瑰的花语啊,不正是偷偷的爱着你吗?

真是没想到,小偷先生也会有这么纯情的一面。

告个白还要用这种华丽的手法,看起来倒很是浪漫,也符合他的风流潇洒——但实际上不就是不敢对着人说出来吗?

“不过啊……”工藤新一有些无奈的笑了,“你这家伙跑的那么快,让我怎么告诉你我的答案呢?”

 

后记:

据说拍卖会结束后,工藤侦探带回来了7朵红玫瑰,还特意找人做成了永生花,然后很是珍惜的插在了书桌上的花瓶里。

哦,花束上还别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两句话,这两句话呢,倒像是一问一答。

-What is the flower language of seven roses?

-I love you secretly.

第一句的字迹行云流水,第二句的字迹沉稳有力,说起来第二句还有点像工藤侦探的写出来的字呢hhh

顺便一提,后来这束花被某位小偷先生偷走了,不过侦探先生好像一点也没生气,而且接下来好像陷入了爱河?

啊这,大概吧。

 

End.

 

怕有人看不懂,在此加一个剧情解析好了

宝石的拥有者同船长达成了一个协议——拍卖会开始前将真正的Cardinal换成假的普通红宝石,并且在成交的时候制造混乱,让人误以为是基德偷走了Cardinal并留下赝品。

这样的话,那位拥有者既不会丢失宝石,还可以得到拍卖会举办者按照合同赔偿的一大笔赔偿金。

(反正就是几个利欲熏心被金钱迷住了的反派在作死就对了)

没想到斗子识破了他们的计谋,及时发出真正的预告函并且联系了咱们大侦探【点赞】

 

emmm至于拍卖会上对于宝石的介绍,以及整篇文章提到的专业术语,也就那么地吧,不要在意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曦月是一个买不起钻石也参加不了高档拍卖会的学生党……你还能指望我把成色火彩切割纯净度都说明白不成?别开玩笑了hhh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K/K柯】你的名字?# #ks ####江户川柯南
下了眼镜/单片眼镜 当我不再是侦探/ 一切都会变得如此顺其自然吧 所以,还请你记住我   “那么……你的名字是?” “初次见面” “我是/” “余生,请多指教。”  ...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