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新 #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一句话简介:斗子接受挑战+调戏(?)新一的过程

*私设什么的都与合集相同

 

予告状

当星光降临在水晶宫的顶端时

月亮将背叛整个星空

星空中教堂的钟声敲响12下

暗夜落幕,繁星闪耀

带珍珠耳环的少女闭上了双眼

我乘黑暗而来,带走黎明时的曙光

                        ——怪盗キッド     

 

工藤新一又一次被中森警部请来警视厅喝茶,咳咳,原因自然就是他作为‘基德克星’一定要在第一时间破译基德的预告函。

——其实这封预告函要从早上说起。

 

清晨。

黑羽快斗大早上就被中森青子从床上薅了起来,此时正睡眼惺忪地坐在餐桌前吃着早餐,一旁开着电视照例播报着今天的早间新闻:“今天一早就有一个大消息呢!”

美女主持人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甜美:“铃木财阀的顾问,铃木次郎吉先生再次向怪盗基德发出了挑战!”

“噗——”黑羽快斗一口喷出了刚刚喝进去的牛奶。

对上中森青子想要杀人的眼神,黑羽快斗连忙抽出纸巾把桌子上的牛奶擦干净,一边擦一边吐槽道:“喂喂,我最近没有抢他的报纸版面吧?”

“这位老先生还真是不死心啊。”中森青子正在煎鸡蛋,听见新闻里的内容很是不开心的撇了撇嘴抱怨道,“今天爸爸又不能回来吃饭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一口气喝完杯子里剩下的牛奶,黑羽快斗叼着一片吐司面包冲出了门——完全忽略中森青子在身后的喊声:“喂!你的煎蛋还没有吃呢!”

“快斗真是的!我都还没有吃饭呢!竟然不等我!”

 

黑羽快斗出了门,就直奔蓝鹦鹉酒吧,推开门时果然见到寺井爷爷正在等着自己。

“爷爷,这次的挑战是怎么回事?”

“这个……铃木次郎吉先生新建了一个美术馆,”寺井黄之助咳嗽两声,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里面展出了很多珍宝……”

黑羽快斗刚想问有什么,就听见寺井黄之助接着说:“他大概是想找人试试防盗装置。”

这位老人家可真是闲的没事干。

“所以,里面都展出了什么?我总要偷一个看看吧。”

寺井黄之助把这次要偷的的宝石的相关资料放在了台球桌上,一份一份的介绍道:“铃木财阀这次展出的宝石有一个‘Night Star’,嗯,确实是非常漂亮。”

“嗯……暗夜星辰?”黑羽快斗若有所思地翻看着资料,挑挑眉梢道,“我已经想好要表演什么魔术了。”

“那么少爷需要我准备什么呢?”寺井黄之助转身去给黑羽快斗拿了一个冰激凌,一边往上面撒巧克力碎一边问道,“我快一些去找,那样明天就可以行动了。”

毕竟暗夜星辰只展出一周,还是早点下手为好。

“啊,我打算今天晚上就去的呢。”黑羽快斗思考片刻,将要用的道具写在一张纸上递给寺井黄之助,“爷爷还可以再快一点吗?”

寺井爷爷想要阻止黑羽快斗:“少爷,今天晚上就要行动的话可能来不及。”

“嗯?那我也要去,难得的机会看到这么珍贵的宝石,”黑羽快斗已经打开电脑准备发出预告函了,闻言挑了挑眉,“绝对不能错过。”

“可是少爷你即便要去接受这种没必要的挑战,”寺井爷爷还想说些什么,“也不需要准备的那么仓促啊。”

“但是如果是那位老先生下的挑战……”黑羽快斗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继续构思预告函的写法,露出一个笑容说道,“他一定会来的嘛,还是快点为好。”

——原来提前行动的时间按根本不是为了宝石。

听到自家少爷口中的那个‘他’,寺井爷爷知趣地闭上了嘴。

如果是因为别的什么一定要去接受挑战的话,那就都好说,但是一旦遇到那位名侦探,少爷就毫无原则可言,劝也没用,还不如早点去做准备。

——哎,寺井爷爷也很无奈啊。

 

“星光,水晶宫……”工藤新一婉拒了中森警部递过来的茶,径直拿起桌子上的预告函看了起来,“铃木财阀有一座美术馆外部是由玻璃制成的对吧?那就是水晶宫没错了。”

一众警员连连点头,看着工藤新一的眼睛都在放光。

“这次他要偷的宝石是什么呢?”工藤新一回想着最近一段时间铃木财阀美术馆正在展出的宝石是否有与星光、黎明有关的。

好像还真的有一个。

Night Star暗夜星辰,是一颗纯净度很高的白钻。

黎明时的曙光——制作这颗白钻的那位设计师曾表示,Night Star的灵感来自黎明之前升起的启明星。

据说次郎吉老先生买下这颗宝石又花费了将近七千万美金——工藤新一翻了一下报纸,发现宝石拍卖的新闻又被基德压在了后面——看来那位老先生又会很生气了。

“这样的话……”工藤新一忍着笑意,提笔圈上了宝石介绍上的几个关键词,看着中森银三正色道,“基德这次要偷的宝石是‘Night Star’暗夜星辰。”

忽然被cue的中森银三:???

工藤新一见状,淡定的收回了手:“算了,警部你不需要明白。”

被嫌弃的中森警部:……

“对了,美术馆前方的水池底部安装的几盏灯,是以星光为原型设计的?”工藤新一转头向一个小警员问道,见那人点头,他勾唇一笑,“我明白了。”

众位警察还是一脸茫然。

“按理说星星不可能落在建筑物上,”工藤新一抽出了一张美术馆在夜间的照片,指尖在水面的倒影上点了点,“但是湖底的灯光可以落在倒影上。”

“也就是说,他会在早就定好的开灯时间之后行动。”

“每一天晚上湖底的灯都会打开,”中森警部对此嗤之以鼻,“谁知道基德说的是展出期间的哪一天?”

“他已经说了啊——月亮背叛整个星空,”工藤新一并不理会中森银三的阴阳怪气,慢条斯理地回答道,“展出期间只有今天晚上是月食,确实是看不到月亮的。”

就在其他警员们还想接着问时,工藤新一又接着说:“钟声都敲响12下了,行动时间自然是照例在他最常出现的午夜12点。”

众警员恍然大悟。

中森银三:……我又被这个高中生打击到了。

 

是夜。

美术馆里,铃木次郎吉正背着手踱来踱去,同时还不忘嫌弃一下始终没有抓到基德的中森银三:“这次我的宝物可不能被偷走,而且还要将基德绳之以法。”

“那当然,”中森银三毫不犹豫的保证着,“抓捕基德是我们警方的工作!”

看着中森警部的样子,工藤新一抬手捂住嘴欲盖弥彰的咳嗽两声,想要掩饰自己马上就要出现的笑容。

每次行动都是同样的开头,也都是相似的结尾——无非就是最后基德逃脱的方式以及中森警部被耍了的样子有所不同而已。

顶多是有自己的时候宝石能被快一点儿的带回来,不需要等小偷先生再找时间往回送?

大概吧。

与此同时,美术馆对面的大厦楼顶。

“啊,这一次老先生还真是用心呢。”换上了白色怪盗服的黑羽快斗随手将手里的望远镜向后面一抛,眨了眨眼道,“多亏爷爷准备的道具了。”

每次行动都深藏功与名的寺井爷爷连忙上前一步将差点被扔到地上的望远镜揣进怀里,看着对面戒备森严的美术馆,努力劝阻道:“少爷……要不这次还是算了吧。”

黑羽快斗一扭头:“不!要!”

傲娇的一批。

白色的披风飘起一角应和晚风的低吟,风流潇洒的少年站在天台边缘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道:“我可是怪盗基德啊,怎么能知难而退呢?”

寺井爷爷有些欣慰的笑了。

“It’s show time!”

 

墙壁上时钟的指针指向‘12’,远处星空下的教堂传来的钟声不甚清晰,但依旧能隐约听见它敲响第十二下的余音。

工藤新一望向窗外,果然看见窗外飞来一只白鸽。

白衣少年优雅地降落在存放‘暗夜星辰’房间外的露台上,见露台的门是锁着的,黑羽快斗倒也不着急,只是轻笑着开口道:“名侦探,又见面了呢。”

“基德!你这次别想逃!”中森警部拿着对讲机就要联系几个在楼下待命的警员们,“基德现在就在二楼房间外面的阳台,快!”

“诶呀,警部不要这么着急嘛,”黑羽快斗抬起手打了个响指,不远处的天空中瞬间炸开一束灿烂的烟花,“先收下我送的礼物不好吗?”

天空中的烟花不甚华丽,但最耀眼的一刹那像极了冉冉升起的启明星。

下一刻,露台的玻璃门悄无声息的开了。

白衣少年的声音还是像往常一样漫不经心,而又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当星光降临在水晶宫的顶端时,月亮将背叛整个星空。”

少年走进房间的一刹那,美术馆连带周围所有建筑物的灯光骤然熄灭。

夜空中赫然挂着一轮红月——月全食。

黑羽快斗一瞬间扯出黑色的斗篷罩在身上掠进房间,指尖夹着的那根铁丝准确无误的插进锁孔,在美术馆内一片混乱中,锁被撬开的‘咔哒’一声微乎其微。

原本璀璨耀眼的白钻因为没有灯光的照射而失去了火彩,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下一刻,这颗宝石落入了黑羽快斗戴着白色手套的修长漂亮的手中。

“啪!”

美术馆的备用电源在断电的一分钟后开始了工作。

房间里顿时亮得如同白昼,与此同时,黑羽快斗手中的烟雾弹炸开,一道白色的身影跃出阳台,在夜幕上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

“铃木次郎吉先生,多谢款待!我们下次再见!”

原本放置着‘暗夜星辰’的黑色天鹅绒上已然空无一物。

“基德跑出房间了!”中森银三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刻朝对讲机里喊道,“楼下的人快准备抓住他!”

工藤新一一蹙眉,觉得有点不太对劲:“等等!”

基德怎么可能跑的那么快,而且,那个白色身影越出阳台的姿势,好像不太自然?

“那个可能不是基德!”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工藤新一,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基德。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黑羽快斗不动声色地压了压警帽的帽檐走向了阳台,唇边扬起一个熟悉的弧度。

——啊,中森警部和这帮警官还是这么好骗,真是多亏爷爷准备的假人了呢。

工藤新一看过去,眼睛亮了一下。

原本想要追上中森银三的脚步顿时停了下来,拐了个弯径直朝着黑羽快斗走过去,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小偷先生,不是没有人能找到你的破绽的。”

黑羽快斗叹了口气。

果然名侦探就是名侦探,永远瞒不过这家伙。

“喂喂,我已经跟大侦探你说过很多遍了,”黑羽快斗换下伪装,后退几步跟工藤新一保持安全的距离,“是怪盗不是小偷啦。”

工藤新一挑了挑眉一言不发,迅速上前将黑羽快斗逼近了栏杆,并用手铐把黑羽快斗和自己拷在了一起。

“不管你是怪盗还是小偷,”对上黑羽快斗有些错愕的眼神,工藤新一压低声音在他的耳边说,“被我抓住都是一个下场!”

“你怎么确定……”黑羽快斗倒也不反抗,很是配合地让工藤新一说完,又挑衅道,“你这次就一定能抓住我呢?”

说完还晃了晃自己成功挣脱手铐的手腕,收起了手里的铁丝。

“你……”工藤新一脸色一变,连忙低头看向那副连在自己手腕上的手铐,发现另一端果然空了,“你什么时候解开的?”

工藤新一动了动自己的右手,瞳孔骤然放大。

——这家伙不仅开了锁,还把他拷在了栏杆上?!

黑羽快斗冲工藤新一玩味地一笑,眨了眨湛蓝如深海的眼睛:“你猜呢?名侦探。”

工藤新一眉头紧锁——早该知道的,这家伙上次打开了铃木家的金库,这次又能在四十秒之内打开‘暗夜星辰’的防盗装置,开锁能力确实名不虚传。

让他在两人说话之间打开一副手铐确实不是难事。

真是大意了。

“哎……”月全食已经结束,黑羽快斗拿出藏好的暗夜星辰对着满月照了照,再一次意料之中的叹了口气,“果然不是呢。”

工藤新一抿了抿嘴:“你到底在找什么?”

黑羽快斗没有回答工藤新一的问题,而是忽然凑近。

“诶呀,我早就说过了——”小偷先生用左手指尖勾住了还挂在名侦探手上的手铐,又将右手搭在他心口的位置轻笑道,“名侦探你抓不住我的。”

“因为……我好像在不经意间,”黑羽快斗抬头看见工藤新一绯红的脸颊觉得有些好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他胸口的衬衫口袋继续调戏着,“偷走了一样不得了的东西。”

大侦探的脸更红了。

工藤新一欲盖弥彰地伸手摸了一下口袋,发现里面有一块硬硬的东西,像是一块宝石。他立刻反应过来里面是基德方才取走的暗夜星辰:“喂!基德你……”

“我什么?”少年潇洒的转过身,白色的披风随风飘起一角。

柔软的布料扫过工藤新一的脸颊,让他觉得脸上痒痒的,而白衣少年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他的脸颊温度直升。

——“名侦探,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见。”

 

End.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离思(妖神x人类)#k#ks###
。” 头发乱了的小泉红子:“……” 小泉红子气到身后九条红色的尾巴甩:“你要是死在家传人的手里了,别我没提醒过你!” 回应她的是故意弄出声音的一个哈欠。   接下来一连几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