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K新】南柯一梦 #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cp:造梦师斗x普通人新

*新一的时间线大概是:幼年→少年,至于快斗……造梦师的时间是暂停的啦,时光在斗子身上不会流逝em mm

 

Summary: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No.1

工藤新一临睡前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不由自主地问出了口:“人为什么会做梦呢?”

“诶呀,听说每个城市都有一位造梦师,就是他在夜晚送给不同的人不同的梦,”有希子笑眯眯的回答道,“所以就会做梦啦。”

有希子觉得工藤新一虽然较同龄的小伙伴们聪明成熟一点,但到底还是个孩子,便不打算跟他从科学的角度讨论,只好随口说了个传说。

“晚安啦,新酱~”

 

“呼……”工藤新一猛地从噩梦中惊醒。

什么嘛,如果真的有造梦师的话,他又是怎么区分给谁美梦或是噩梦的呢?

刚这么想完,工藤新一发现房间的窗帘漏出一缕月光,他走过去拉上窗帘的前一瞬间却发现窗前掠过了一抹白色。

工藤新一刷的一下拉开了窗帘,窗外伫立着的人像是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

那人穿着白色的西装,右眼上戴着单片眼镜,露出来的左眼是大海一般的湛蓝,反光的镜片让工藤新一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大概判断出对方是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年。

“你是谁?”

白衣少年闻言先是一怔,接着转头四处张望几下,发现周围确实没有其他人,好半天才反问道:“你能看到我?”

工藤新一抛出了一个半月眼。

“诶呀,真是抱歉,”白衣少年也不再追问,笑着拿出一张有着梦幻色彩的卡片在工藤新一眼前一晃,“不小心扔错了梦牌,让你做噩梦吓醒了……重新补给你一个美梦好了。”

工藤新一只觉得眼前忽然一片恍惚。

白衣少年的声音清澈悦耳,让听见的人不自觉地沉沦:“晚安哦,小先生。”

 

No.2

次日清晨。

工藤新一醒来时,发现窗帘还是昨夜他从噩梦中惊醒时看到的样子——只有一条缝隙,好像他根本没有拉开过它一样。

难道他昨天晚上关于那个白衣少年的记忆只是一个梦?

怎么会……明明那个少年最后说的话他听得很真切,而且他接下来也确实做了一个自己成为大侦探的美梦不是吗?

不过他到底是谁呢?难道真的是老妈有希子姐姐所说的造梦师不成?别开玩笑了。

真想知道的话,今天晚上出去找一找这个人就是了嘛。

 

夜里,工藤新一同优作以及有希子道过晚安,看着房间里挂钟的时针转了好几圈最终停在了数字‘12’上,便悄悄从房间的窗户翻了出去。

说实在的,他走了几步就有一点后悔了——一个城市一位造梦师,整个东京这么大,谁知道那个少年今天会在哪里?

不过还真是幸运。

工藤新一在一座钟楼处找到了他想找的人。

白衣少年坐在钟表的分针上,手里把玩着一叠牌,这次的声音依旧清澈悦耳,又比昨晚多了一丝优雅华丽:“米花町2丁目21番地……今天也全都是美梦呢。”

梦牌从少年的指尖滑落,朝着不同方向飞去。

不一会儿,一张牌又飞了回来,像一片枯叶一样委委屈屈地在少年身边打了个转,然后落回了少年的掌心。

“咦……小先生还没睡吗?”少年将梦牌夹在指尖对着灯光看了看,“啧啧啧,早睡早起才是好孩子啊。”

工藤新一转身就想跑。

“嘿,小先生。”不料刚转过身,就发现白衣少年站在了自己面前,“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好孩子可不会大晚上还在外面胡闹的。”

“所以,小先生现在是不是应该乖乖回家睡觉了呢?”

 

No.3

工藤新一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多——这也就得亏今天是周六,不然可就要迟到了。

“啊啊啊!”工藤新一暴躁地摔了枕头,“他到底是谁嘛!”

不过根据昨天晚上的经历,是不是只有当自己睡着了的时候他才能送出那张梦牌?那是不是如果今天晚上自己撑着不睡的话,那个少年还会来找自己?

诶,这好像是个好办法?

于是我们的工藤小先生说到做到。

 

当天晚上……

“喂喂,小先生你这样不睡觉让在下很难办诶。”白衣少年一脸无奈地蹲在窗台上试图跟固执的工藤新一理论一番,“完不成工作我是要受到惩罚的。”

造梦师按照规定不可以伤害人类,所以在工藤新一有防备的时候他不可能强制让这位小先生进入梦乡……但这样他就完不成任务……

真的是很难办诶。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工藤新一讨价还价着。

“小先生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白衣少年用手托着下巴,叹了口气道,“我就是东京的造梦师啊。”

工藤新一闻言撇了撇嘴:“那你的名字呢?”

“啊这……我的编号是1412,或者小先生你叫我Kid也可以。”白衣少年——哦不,应该是Kid——指尖一下一下的敲打着自己礼帽的帽檐,犹豫半天终于妥协了。

“诶?你的名字是Kid?”工藤新一一怔,随即笑道,“那这样的话你过了多少年都还是一个孩子啊。”

“确实是这样没错啊,”Kid毫不在意地回答说,“造梦师早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人类了,身上是不会有时光流逝的痕迹的。”

“说的通俗易懂一点,”对上工藤新一诧异的目光,Kid忽然伸出了手捏了捏小先生软软的脸蛋,“等到你17岁了,咱们两个就一样大了——我成为造梦师时正好是17岁。”

还没等工藤新一接着说话,有希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新酱!你在跟谁说话?”

下一刻,有希子就推开了房间的门。

工藤新一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想要躺在床上,但又不知道如何掩饰kid的存在,没想到有希子只是走过去拉上了窗帘:“睡觉为什么不把窗帘拉上啊?”

“啊,我……”工藤新一有点儿疑惑,不明白为什么有希子神色如常,像是根本没有看到kid样子,只好胡乱扯了个理由,“我想看看月亮。”

有希子蹙了蹙眉:“快睡觉!”

说完就打着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间,独留工藤新一自己一个人在黑暗中凌乱。

工藤新一转头看向正站在自己床边的kid,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沉默好半天才开口问道:“刚才……她为什么没有看到你?”

“我前几天就问过你了,你能看到我?”听见工藤新一的质问,Kid挑了挑眉梢道,“小先生你要知道——普通的人类都看不见造梦师的。”

工藤新一:……

寂静是午夜的留白。

“算了,你能看见我就说明咱们两个有缘。”Kid很是轻松地跃出了窗户,白色的披风在空中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带起一阵微凉的晚风。

“晚安,我的小先生,今天晚上一定要好好睡觉哦。”

一缕清柔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了窗台上,窗台宛若镀了银,窗台上白衣少年方才伫立的地方,静静地躺着一朵蓝色的玫瑰。

直到第二天清晨工藤新一拉开窗帘时,那朵蓝玫瑰还在那里,一阵清风拂过,像是那个人在他耳边说道:“小先生,睡得好吗?”

 

No.4

今天是工藤新一的17岁生日。

说起来,自从kid留下蓝玫瑰的那一夜后,工藤新一就再也没见过他。

有时候工藤新一也会认为所谓的kid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不过书桌上放着的那朵做成永生花的蓝玫瑰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那位造梦师先生的确是真实存在的。

但是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呢?

同学们为他准备的生日聚会结束后,工藤新一伸着懒腰回了家。

优作和有希子在美国待的很好,把每一天都过得像新婚蜜月,却把工藤新一自己一个人扔在了家,不过这么长时间适应下来,他倒也乐得清闲。

一到家工藤新一就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神奇的是今天的梦境与往常不同,今天的梦境略显零碎,有星空下的钟楼,有笼罩在月光中的蓝玫瑰……

“咚咚!”

恍惚间,工藤新一听见有人敲了敲自己房间的窗户。

工藤新一睡眼惺忪地拉开了窗帘,只见一个白衣少年站在窗外笑着歪头看向自己,熟悉的华丽声线说出熟悉的话:“我的小先生,方才睡得好吗?”

“你……”工藤新一瞪大了眼睛。

“诶呀,现在不能叫小先生了呢,”白衣少年一翻手就变出了一朵蓝玫瑰递到工藤新一手中,笑的温柔而又宠溺,“那就……祝我的大侦探,17岁生日快乐!”

“用这种表演魔术的方法祝我生日快乐,”工藤新一耳尖一红,转身将蓝玫瑰放进书桌上的花瓶与另外一朵作伴,“难道你是魔术师吗?”

“硬要说的话……”白衣少年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思虑片刻后回答道,“我们造梦师应该也算是月光下的魔术师吧?”

工藤新一手上的动作一顿——是啊,在夜晚为每一个人送去不同的梦境,的确称得上是魔术师呢。不过所幸的是,这位月光下的魔术师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看到,换一种说法,他应该算是自己一个人的魔术师吧?

工藤新一不好意思接着想下去,只好随口转移了话题:“Kid你这样真像一个怪盗。”

嗯?那我要盗取什么呢”白衣少年的眉梢轻轻挑起,“你的芳心如何?

“我的芳心的话……”工藤新一的脸在夜色中悄悄变成了绯红色,“你根本就不需要费尽心思去盗取啊……”

“明明已经在你那里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做一次怪盗好了,”闻言,Kid的唇角扬起一个弧度,淡笑着开口,“小先生的芳心,我就收下了呢。”

 

End. 

 

(只要我不去写新一继续长大,斗子还在17岁的剧情,它就还是个he)

失踪好几天的曦月终于码完字了!(我也没想到我一天就能写完)

这次没写基德偷宝石,嗯,换个风格试试hhh所以……可以用红心蓝手给个鼓励吗?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
】如果一切从未发生 # # #k柯 #
原作者:十五霜   是新人)鞠躬 个人觉得这是无差,如果阅读造成您的不悦很抱歉。 设定是未曾变小的×不是 简单理解就是一切未曾发生时的两人。 ooc或许会缺席,但它永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