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新 #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一句话简介:斗子今天掉马

*私设两人都在东京大学,但不在一个专业,一开始彼此并不知道

*老规矩,酒厂已倒闭,动物园还在运营中

*新兰快青都是青梅竹马友情向(醒醒我不是个bg写手)

*那个,可能有的地方像新快……反正你们明白就好……

 

“快斗你真的好慢哦!”中森青子鼓着腮帮子,拧了拧身边少年的耳朵,“你要是今天早上不赖床的话,不就能早一点到了?”

什么嘛。

要不是因为要偷的宝石在游乐园展出,爷爷又没来得及准备有关防盗措施的资料,他堂堂基德大人哪里至于沦落到要陪女生来游乐园的地步。

再说了晚几分钟又怎么了?又不是不能玩,真是不理解女生……

“是、是……青子大小姐您说得对,”黑羽快斗无精打采的打了个哈欠,认命地附和着自家小青梅的话,“我知道错了。”

紧接着黑羽快斗就注意到了旁边的一个同自己长得极为相像的少年。

嗯?名侦探竟然也来了游乐园?看来这趟真的是没白陪青子来,又能调戏一下脸皮薄的名侦探(划掉)和智勇双全的名侦探一决高下了呢。

中森青子瞪了一眼落后自己几步的黑羽快斗:“喂,快斗你快一点啦!”

“来了来了!”

 

“新一,那个男生……”毛利兰看着同自己擦肩而过的一对少年少女,发现男生的容貌竟然跟工藤新一有九分相像,顿时瞪大了眼睛。

“嗯?怎么了吗?”被扯住袖子的工藤新一下意识地转过头,刚好看到毛利兰指的那个男生的背影。

说来奇怪,工藤新一恍惚间觉得那个男生的背影像极了一个人——那个智商奇高、风流潇洒又极其欠揍的白衣少年。

咳,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嘛——不要因为这段时间没见到那家伙就觉得谁都是他。

真是魔怔了。

没想到刚刚在心里说服自己,工藤新一就听见回过神来的毛利兰继续说道:“那个男生和新一你长得好像哦。”

工藤新一:“……”

俗话说世间相似者三人,但是据工藤新一所知能让毛利兰都说和他长得像的人只有怪盗基德一个——不会真是那家伙吧?

刚想上前拦住那个男生,方才看到的人就淹没在了人潮中。

 

工藤新一看见了气急败坏的中森警部。

说起来他当时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毕竟一身西装的中森警部带着手下的警察们凶神恶煞地站在以童话为设计理念的游乐园里……这画风实在是怎么看怎么不对……

咳,重点错了。

“中森警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工藤新一想到搜查二课的工作目前主要是负责盗窃案,估计这次又是抓捕怪盗基德,便走上前询问道。

“哦,是工藤君啊!”中森银三好像看到了大救星一样拍了拍工藤新一的肩膀,“快来帮忙看看基德新发出的预告函!”

予告状 

金色的晴空之下,金色的大海铺开明镜

水天相接一线阴影

最后一缕光线消失在天地间之前

我将乘着满天星辰的祝福

取走落日的余晖

——怪盗キッド

 

“宝石的范围确定下来了吗?”工藤新一转头询问离他最近的一位警员。

那位警员思索片刻,选择了和盘托出:“其实……不太清楚,这封预告函之前是送到游乐园园主的家中的,但收信人表示自己以及家人都没有收藏宝石的癖好。”

“这样啊……”工藤新一道了谢,继续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卡片。

“这次基德的预告函真的很让人头疼……”中森银三看着工藤新一破译预告函,不由得叹了口气。

见工藤新一挑挑眉梢,便接着解释道:“不仅不清楚上面所写的‘落日的余晖’指的是哪一颗宝石,就连作案时间也让人搞不明白。”

“咦?乘着满天星辰的祝福,不应该是在晚上吗?”毛利兰也凑了过去,歪着头问道。

不等中森银三说话,旁边的一位警员便插嘴道:“但是不知道日期啊,总不能等每天晚上都在这等着啊。”

“具体时间我还没有想到,但是要盗取的宝石……”工藤新一不着痕迹地将写着预告函的那张白色卡片放进了自己的口袋,“应该是‘金色夕阳’这颗黄钻。”

以中森银三为首,众人脸上画满了问号。

“我在入园前注意到了门口的海报,这段时间应该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宝石展览会借用游乐园的场地举办吧?”

只见数位警官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首先‘落日的余晖’指的肯定是夕阳,预告函中又两次提到金色……”工藤新一指尖点着卡片上的几个字眼,又接着分析,“展览会上应该有名为‘金色夕阳’的宝石吧?”

“这……”中森银三目瞪口呆。

“中森警部先别急着反驳我,”工藤新一及时打断了中森银三,“预告函中前两句应该是节选自亨利·沃兹沃斯·朗费罗的‘The Golden Sunset’这首诗。”

“The golden sea its mirror spreads.Beneath the golden skies.And but a narrow strip between.Of land and shadow lies.”

工藤新一的声音清澈悦耳,英文的发音又极其标准,听他背诗绝对是一种享受。

中森银三仿佛醍醐灌顶。

 

“作案时间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工藤新一始终思考着这个问题,连自己已经落后毛利兰好几步都没注意到。

“新一!”毛利兰回过头喊道,“你在想什么啦,快一点!”

工藤新一闻言连忙加快脚步,然后……就径直撞在了一个男生身上,还撞洒了人家手里的大半杯柠檬果汁,洒了对方一身。

“抱歉……”两人均是后退了一步,工藤新一刚想开口道歉,就在抬头看清对面那人容貌的一瞬间消了音,“你!”

“还真是有缘呢,咱们两个竟然长得这么像。”黑羽快斗选择性忽略自己一身的果汁,朝着工藤新一露出了一个微笑。

而在工藤新一看来,眼前这个少年无论是唇角上扬的弧度,还是说话时的语气都让他倍感熟悉,让他下意识忽略掉了某人一身的果汁。

“但是人家可比快斗你稳重多了。”中森青子从黑羽快斗身后探出头来,捂着嘴笑话自己的竹马。

“哈?”黑羽快斗一脸迷茫的转过头,“你根据什么断定的啊?”

“发型啊——你看人家的头发多规矩,哪像你,”中森青子振振有词地回答道,“高中的时候就天天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来上学,教导主任都说过你多少次了!”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紧接着就听见中森青子模仿江古田高中那位更年期教导主任的语气:“黑羽快斗!今天放学去剪头发!”

工藤新一看了对面的少年一眼,原来他叫黑羽快斗吗?

“啊哈哈,还真是亲切的怀念呢,不过……”头发乱糟糟的黑羽快斗表示自己并不想再继续讨论发型这个问题,“我的青子大小姐啊,我是不是应该回家换个衣服?”

中森青子好像才注意到这件事:“啊这,好像是的。”

两个人拌着嘴越走越远,工藤新一的心里忽然被一种陌生的情绪所占满——那个叫青子的女生是他的青梅吗?青子啊,怪不得怪盗基德钟情于蓝色宝石……

盗取‘Blue Birthday’那一天的魔术,就是表演给她的吧?

毛利兰则是看着黑羽快斗的背影喃喃自语:“话说,他们知不知道那家店里的饮品都加了特殊的香料?”

“特殊的香料?”工藤新一擦干净溅到自己手上的果汁,又抬起手嗅了嗅,“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那股甜香会留很久啊,怎么洗澡都会有残留,”毛利兰解释道,“就像是喷了留香持久的香水一样,少说也要两三天才会闻不到……”

工藤新一的眼睛亮了亮。

 

“兰,为什么游乐园这么多卖满天星的啊?”工藤新一目送着第N个拿着一束满天星的小孩子从他们身边跑过,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今天是六一啊,儿童节都会送给小孩子满天星的,”毛利兰也正打算在旁边的小店里买几束满天星,下意识地回答道,“毕竟有人说这种花象征着无忧无虑的童年嘛。”

工藤新一感觉自己脑海里忽然有什么东西串联在了一起。

满天星辰,满天星……预告函中说乘着满天星辰的祝福,并不是说要在繁星满天的夜里行动,而是在暗示具体的日期。

那再结合‘天地间最后一缕光线消失在天地间之前’这句话,基德的作案时间即是在儿童节的夕阳西下之时。

工藤新一抬头看了一眼西方天边即将落下的夕阳,心中警铃大作——今天的傍晚时分,不就是现在吗?

“小兰,你等我一下!我知道基德的暗号了!”

“诶?你要去干什么啊?”毛利兰还没反应过来,“我还想问问你要不要给孩子们带几束花回去的。”

 

果不其然,工藤新一赶到的时候那个白衣少年已经站在了展厅的一扇窗前,少年的语气一如既往地骄傲不羁:“Ladies and gentlemen,it’s show time!”

中森警部一如既往地气急败坏:“基德来了!快,抓住他!”

“诶呀,还请中森警部稍安勿躁,”黑羽快斗几乎是一瞬间就落到了宝石的展柜上,轻而易举的将宝石放在手中,“今天情况紧急,恕在下不能奉上魔术盛宴。”

话音刚落,黑羽快斗就转头冲着刚刚冲进门的工藤新一眨了眨眼睛:“那么按照事先约定好的——这颗‘金色夕阳’在下就收下了!”

“Bye~”

与此同时,展厅的灯在一瞬间炸开,整个房间瞬间被烟雾弹与催眠瓦斯所笼罩,哪里还有白衣少年的半分踪影?

工藤新一转身就朝着天台跑去——那家伙绝对会在天台等着自己,那他一定要看看怪盗基德身上有没有柠檬果汁的味道!

 

白衣少年临风而立,身后远在天边的落日刚好被地平线所吞噬尽,说起来基德每次行动都在有满月的夜晚,工藤新一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

“嘿,名侦探!”黑羽快斗将宝石在手中一上一下地抛着把玩,“你今天破解暗号的速度比起以前似乎慢了一些呢。”

工藤新一不理会他的挑衅,径直走向前,在少年身前停住脚步伸出了手:“宝石。”

“切~大侦探你还是这样无趣。”黑羽快斗撇了撇嘴,将宝石放进工藤新一的掌心,被白色手套包裹住的指尖一触即离,却在下一刻被工藤新一牢牢攥住了手,“喂!”

工藤新一握住黑羽快斗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一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怪盗基德,”工藤新一抿唇一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你黑羽快斗呢?”

“嗯?名侦探你在说什么?”黑羽快斗内心慌得一批,面上却还故作镇定,勉勉强强保持着自己的poker face,“黑羽快斗是谁?”

“别装傻了,”工藤新一面色不变,很是淡定的回答道,“你知道你今天洒到身上的果汁的味道可以留存很久吗?”

“哈,我只是今天喷了香水而已。”黑羽快斗心里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好欲盖弥彰的胡诌八扯,“柠檬味道的香水和果汁闻起来应该差不多吧?”

工藤新一挑挑眉梢:“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柠檬果汁?”

黑羽快斗:……大侦探你变了。

“算了,你走吧。”工藤新一放开了黑羽快斗的手腕轻笑道,“放心,我会找到你的。”

 

次日,东京大学。

天文系里少有的几个女生看着走过来的工藤新一集体眼冒红心,纷纷跟离自己最近的同伴咬耳朵:“啊啊啊是法学系的工藤学长!真的好帅啊!”

工藤新一选择远离那几个学妹,转身拉住了路过的一名男生:“请问你知道大二的黑羽快斗的宿舍是哪一间吗?”

“啊抱歉,我不太清楚……”被拉住的男生吓了一跳,连忙回答道。

“诶?工藤学长你要找黑羽学长吗?”一个并没有犯花痴的女生歪了歪头主动告知,指了指斜右方的一个教学楼,“黑羽学长似乎刚下课,就在304教室。”

工藤新一压抑住自己逐渐上扬的嘴角:“谢谢了。”

没想到那个女生拿出手机就给闺蜜打电话说:“诶你知道吗?我刚刚看到工藤学长了!他是来找黑羽学长的!我嗑的cp是不是要成真了啊啊啊!”

“真的吗真的吗?我今天跟你一起去上课好了啊!”电话那头的女生似乎懊恼不已,紧接着又很是激动地说,“等等,他们俩攻受分明吗?快新还是新快?”

顺便一提,人家小女生不小心开了免提,闺蜜的声音还不小。

然后路过的学生就能看到法学系大名鼎鼎的工藤同学上台阶时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为什么是差点呢?

因为刚好天文系的系草黑羽快斗一只脚刚刚迈出教学楼大门,手疾眼快的就把工藤新一搂进了怀里。

黑羽快斗发觉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竟然是工藤新一,显然是吓得不轻,然后低下头开玩笑似的说道:“呦,大侦探你还真找到我了?”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来找人却直接撞进人家怀里这种事情,真的是,太丢脸了……所以他决定暂时不说话。

“不过你往我怀里倒什么?是看到我太激动了?”黑羽快斗稍稍凑近了一些,在工藤新一耳边吹了一口气道,“还是想投怀送抱啊?”

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已经变成绯红色的脸颊,估计着撩的应该差不多了,再接着调戏下去了可就该玩脱了……

于是果断松开了手,让工藤新一自己站好。

工藤新一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那个女生用着无法掩饰的激动的语气对着电话那头的闺蜜接着说:“是快新!啊啊啊快新是真的!”

工藤新一:……

得了,自己一世英名全毁了。

 

End.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如果一切从未发生 # # #k柯 #
原作者:十五霜   是新人)鞠躬 个人觉得这是无差,如果阅读造成您的不悦很抱歉。 设定是未曾变小的×不是 简单理解就是一切未曾发生时的两人。 ooc或许会缺席,但它永远不...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江古田高杀人事件(下) # # # #
与之中村旭。也同与之与之。 世界本就不非即白。   释然罢。   *   系列的审问流程。 喝着下午时未曾喝完的椰子水,有搭没搭地和聊着天。 楼顶暂时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