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渐远 #k新 #ks #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刀子预警,曦月作为一个虐文写手的第二天

*斗子第一人称

*要求 

开头:我们在教室角落亲吻;结尾: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我们终不能幸免

 

我们在教室角落亲吻。

我吻上了梦寐以求许久的唇瓣。

新一他今天竟然答应我的告白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黑衣组织被歼灭、我们两个都经历了兵荒马乱的高三……我本以为我同名侦探的缘分也就到这儿了,没想到,我们会相遇在同一所大学。

那天我路过咖啡厅,一个长相跟我极为相似的少年手上端着一杯冰美式,信手翻看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桌子上还放着一块剩下一半的柠檬派。

鬼使神差的,我走上前去坐在了他的对面,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道:“嘿,这位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少年翻书的手顿了一下,将目光从书页上移开,抬头对上了我的眼睛。

“这么说的话,我也觉得阁下有些眼熟呢,”工藤新一眼中划过了一抹狡黠的笑意,他挑挑眉梢道,“像我的一位宿敌。”

“也许我就是也说不定,”我毫不意外名侦探会这么快就认出我,所以我不置可否地朝他笑了笑,“‘初次见面’——我叫黑羽快斗。”

名侦探抿唇一笑:“我叫工藤新一。”

那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相见,或者说,是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怪盗基德,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真是不想去啊,大晚上的在宿舍里抱着新一多好……

“你在发什么呆?”工藤新一将衬衫手腕处的扣子系好,挑衅似的看向我,“难道是怕被我抓住想要临阵脱逃?”

“怎么会嘛。”我搂过新一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连忙夺门而出奔向作案地点。

我听见新一在后面大喊:“黑羽快斗你——”

好吧,我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新一此时肯定是面颊绯红,却还要故作镇定地装出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这么想来,新一还真是可爱呢。

今天一定要早点回来,争取让新一再脸红一次,我还真想看看他那副样子。

 

失策了。

我当时确实是想要速战速决的,但我没想到会看见Spider——我在天台上检验宝石真伪时,一个黑衣男人出现在了我身后。

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就是许久不曾出现的Spider。

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怪盗基德,把你手里的宝石交出来!”

我内心十分慌张,因为名侦探或许很快就会赶来将宝石带回去,我不想让他受伤,更不能让名侦探知道潘多拉的存在、牵扯进我跟神秘组织的关系里。

“真是遗憾了,”我面色不变,努力地保持着poker face将手里的宝石抛过去,尽量用冷静的声线开口道,“这恐怕不是你们要找的潘多拉。”

Spider将宝石攥在手里,向我举起了手里的枪:“即使这块宝石不是潘多拉……你这个总是妨碍我们的未知数也不能留着。”

我感觉到我的额头已经有了冷汗在下滑。

——Spider手上握着的手枪是沙漠之鹰,它的有效射程为200m、出膛速度378m/s,初速更是高达402m/s,真是难办。

子弹出趟的一刹那,我只能凭借本能躲开,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感觉到子弹擦着我的帽檐疾驰而过。

“哦?身手不错,”Spider像是有些意外,“不考虑加入我们吗?”

“呼……”我放缓自己的呼吸,防止对方发现我此时的狼狈——沙漠之鹰有一个弱点,那就是换弹速度较慢,只要能躲开我就还有调整时间。

真是麻烦,Spider的手枪上装了消音器,别人听不到枪响……只能祈求楼下的警察快一点察觉到不对劲吧。

子弹出膛划破空气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五下了。

这款沙漠之鹰用的子弹是0.50快枪弹,所以里面一共有七发子弹,Spider现在已经开了六枪,只要躲过最后一下,我就有全身而退的可能。

名侦探这次可千万不要一个人上来……不然我可真护不住他。

第七下我没躲过,它射中了我的左肩。

下一刻,天台的门被推开了,中森警部带着一帮警员冲了出来,将Spider团团围住,工藤新一紧随其后也跑了过来,冲我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我赶快离开。

眼前的情况容不得我多想,我只好跃出天台,乘着身后的白色滑翔翼在夜色中离开。

 

我回了宿舍没多久,新一就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看见我肩膀上还在流血的伤口,眼眸中划过一抹晦暗的光:“你到底在找什么?”

我摇了摇头一言不发。

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新一,我不能让他卷进潘多拉的阴谋。

“你以前……”看我始终不肯告诉他,新一叹了口气,走过来帮我包扎伤口,“都在面对这么危险的事情吗?”

“你不也是吗?”我任由他拿着纱布在我肩膀上缠了一圈又一圈,“江户川柯南当初面对的黑衣组织,比今天这帮家伙有过之无不及。”

我感觉肩膀上缠着的纱布一紧,不由得痛呼一声:“啊——大侦探你下手轻一点儿!你难道想弑夫吗?!”

新一瞪了我一眼,还是放轻了手上的力道。

清理完身上残留的血迹,新一关上宿舍的灯躺在了我的床上,我一愣。

“快斗……”他翻身轻轻抱住了我,将头埋在我的颈间轻轻蹭了蹭,柔软的发丝扫过我的下巴,仿佛有一只小猫正用爪子挠着我的心。

“你为什么,不能尝试着依靠我一下呢?”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新一如同薄荷一般清凉令人舒服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们是恋人不对吗?”

语气中是令人不易察觉的心疼,或许……还有一点点委屈。

“好,我知道了,”我动了动身子,将新一圈在怀里,搂着他柔声安慰道,“我以后再也不会瞒着你了。”

我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但只有这一件事,别再问了,好吗?”

他指尖攥着我睡衣的一角,沉默片刻道:“……好。”

第二天一早,我醒来时新一已经起床了,只有身边还留有余温的床铺证明他才刚刚起来不久,我愣愣的看着枕头上洇湿的一小块,眼泪夺眶而出。

——新一、名侦探,作为你的恋人却不能告诉你实情,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

我也想同你坦诚相待,但前提是我有能力护你周全,否则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再一次接触像黑衣组织那样危险的存在。

新一,还请你原谅我的自私。

 

我站在天台上,习以为常的举起手中的宝石对准天边高悬的皎月,平时一直挂着的玩味笑容却渐渐凝固在了嘴边。

夹层中的宝石中透露着点点红光,使得一整块宝石都染上了如血一般的猩红,仿佛是传说中忘川河畔盛放的曼珠沙华,绽开一派妖娆。

——没想到我这么快就找到了潘多拉。

Spider出现在了我面前,他的声音冰冷的如同淬了毒:“怪盗基德,这次的宝石就是我们找了许久的潘多拉,交出来吧。”

我抿了抿嘴,潘多拉不可能交给他们,那就……必须毁掉!

“有本事你来抢啊?”我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将宝石项链挂在指尖冲Spider晃了晃,“要是抢不到,可别怪我毁了它!”

Spider朝我开枪时,我在躲避子弹的间隙还能思考一下要如何毁掉潘多拉。

潘多拉说得再神奇,也不过就是一块特别一点儿的金刚石,就让它与氧气反应燃烧殆尽,给空气里增加点儿二氧化碳。

那就在这里制造一场火灾好了。

“Spider,要是我没猜错的话,”我看Spider的枪里没了子弹,便主动停下来开口道,“这座美术馆应该被你们的组织提前安装了炸弹吧?”

Spider脸色一变。

“呵,名侦探,你准备好了吗?”我抬起手将指尖搭上了耳朵上的蓝牙耳机,“引爆他们布置的炸弹吧。”

耳机里传来了工藤新一惊慌失措的喊声:“黑羽快斗你要干什么?!引爆他们藏在美术馆里的炸弹你也会死的!”

听见他的声音,我忽然眼角有一些湿润,哈哈,眼睛出汗了吧……

“新一,我不会有事的,”我尽力压下语气中的颤抖,像是平时哄他一样继续安慰着电话那头的恋人,“怪盗基德是不死之身啊——信我。”

不知道他沉默了多长时间,可能是一瞬间,也可能是好久,当时的我已经无法再判断时间的流速了。

“好,我就信你这一次,”我听见耳机里传来的新一的声音有一些沙哑,还有一丝他掩饰不住的哭腔,“快斗,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话音刚落,我的耳边就传来了炸弹依次爆炸的声音。

“嗯,平安回来。”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我轻轻点了点头,“等我解决了这些事情,我们就像是每一所大学中最普通的情侣一样。”

“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食堂,我去送你上课,你来接我下课。”

即使我此时是对着空气,但好像新一就在我的面前一样,我相信他的眼前此时也会浮现出我说话时的神情。

说完我想说的话,我纵身跃进了火海,我要亲手将害死我父亲的罪恶之石送进地狱。

——任何人都不会有不死之身,即便是怪盗基德也不例外,这么大的火里,没人能够死里逃生。

我黑羽快斗,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智商高了一点的小偷先生罢了。

“我的大侦探,再见了,你再也不用烦恼那个宿敌了。”迎着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我说出了留在这世间的最后一句话,“还有……新一,我爱你。”

新一,你知道吗?人人都说平行线最为可怜,一辈子无法相交。然而事实上,相交线才是最可悲的,有过交点,但接下来就要朝着彼此远离的方向前进。

就像你我一样,曾经相遇相知,却终要分道扬镳。

只可惜……有生之年,狭路相逢,我们终不能幸免。

 

End.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K/K柯】你的名字?# #ks ####江户川柯南
下了眼镜/单片眼镜 当我不再是侦探/ 一切都会变得如此顺其自然吧 所以,还请你记住我   “那么……你的名字是?” “初次见面” “我是/” “余生,请多指教。”  ...
】如果一切从未发生 # # #k柯 #
原作者:十五霜   是新人)鞠躬 个人觉得这是无差,如果阅读造成您的不悦很抱歉。 设定是未曾变小的×不是 简单理解就是一切未曾发生时的两人。 ooc或许会缺席,但它永远不...
】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雪夜(冬天的夜晚就应该和男朋友一起在被窝里腻歪) #k#ks###
也急促了起来。 “,你离我一点儿……” 压低声线轻笑道,发出的声音却因此更加撩人:“怎么?想要了?” “别闹!”眉毛都拧了起来。 这人怎么回事,他还在生病呢就能提这种事情...
】离思(妖神x人类)#k#ks###
。” 头发乱了的小泉红子:“……” 小泉红子气到身后九条红色的尾巴甩:“你要是死在家传人的手里了,别我没提醒过你!” 回应她的是故意弄出声音的一个哈欠。   接下来一连几天,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