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月神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新#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私设与合集相同

 

予告状

阿尔忒弥斯的眼泪落在洁白的衣袖

富士山脚下的深情,沁入绵密的雪色

银色的月辉挂在黑夜,爱人的温柔系在心头
我将手捧玫瑰,献上最真挚的浪漫

——怪盗キッド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可能跟基德这家伙八字不合,啊不,相克!

不然他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参加一个舞会都能收到预告函这种事情。

“富士山脚下的深情?”工藤新一指尖捏着白色的预告函,胸有成竹的分析着,“舞会是在富士山脚下的酒店举办,想必就是作案地点了。”

“虽然舞会只有一晚上,”舞会的举办人远藤先生连连点头,又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但邀请来的宾客会在这里做客很久,基德会在哪一天动手呢?”

“手捧玫瑰的话……”工藤新一想起怪盗基德一向喜欢以寓意来暗示作案的时间地点,若有所思道,“情人节是要为恋人送上玫瑰花的吧?那就是2月14日的夜晚了。”

“那就刚好是舞会举办的那天?那还真是不方便保护宝石,”远藤先生皱了皱眉,眼中划过一抹晦暗的光,“可是我们连他要偷的宝石是什么都不知道……”

两人都沉默了片刻。

“关于‘阿尔忒弥斯的眼泪’我暂时没有想法,所以……”工藤新一叹了口气,忍住头疼向远藤先生询问,“阁下家中都有哪些珍藏的宝石呢?”

“没有,”远藤先生他无意识地动了动指尖抚摸咖啡杯的杯柄摇头道,“我哪里买得起基德看得上的名贵宝石呢?”

“远藤先生,方便描述一下你收到预告函时的情景吗?”工藤新一像是什么都没看见的样子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冰咖啡,同时用余光观察着对方的神色。

“容我想一想……昨天我安排完舞会的相关事宜后回到房间时,一张白色卡片就、就放在我的书桌上。”远藤先生松了松颈上的领带,稍微抬了一下下巴回忆着。

说到这里,他不知不觉间放缓了说话速度:“嗯……就是这张预告函,所以工藤侦探您来了我就赶紧请您过来看了。”

“好的,我知道了。”工藤新一点点头,将茶几上的水杯递给说的口干舌燥的远藤先生,起身离开。

 

阿尔忒弥斯……Artemis是希腊神话中月亮女神的名字,月神的眼泪为什么会落在洁白的衣袖上?洁白的衣袖,指的是穿着白色西装的怪盗基德吗?

传说中月长石是月亮女神的眼泪,基德要偷的宝石想必是一块月长石——既然入了小偷先生的眼,这块月长石肯定非常有珍藏价值,那方才远藤先生为什么坚持自己没有收藏名贵的宝石?

回到远藤先生为自己安排的房间,工藤新一拿出笔记本电脑联系宫野志保:宫野,帮我查一查最近有没有跟‘阿尔忒弥斯的眼泪’有关的月长石。

既然远藤先生不打算说出实情,那他就自己查好了。

发来资料后,宫野志保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你连宝石是什么都没猜到?”

“……不,这不能怪我……”工藤新一头疼的抬手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一脸无奈地同宫野志保解释,“远藤先生似乎并不想告诉我实情。”

“他向我陈述案件的时候,出现了手势不安、不停的摆弄杯子的情况,”工藤新一快速浏览着电脑上关于拍卖会的资料,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宫野志保,“他说话的时候结巴、口干舌燥、语速会变慢,说完之后喝水很大口。”

“这些都证明了远藤先生在说谎——最起码他向我隐瞒了什么东西。”

“哦,那就祝工藤你能快点破案了。”电话那头的宫野志保毫不在意,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算了,反正你最关心的还是那位怪盗先生。”

工藤新一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宫野志保说了什么:“喂!”

可惜手机只传来一阵电话挂断后的忙音。

 

盯着桌子上的预告函,工藤新一拧了拧眉毛。真是没想到一下子就查到了。

就在一个月前的一场宝石拍卖会上,竞拍者中的一位富商买到了一条项链,而这条项链的主石是一颗及其珍贵的月长石——‘The tears of Artemis(月神之泪)’

按照预告函的说法,这颗月长石绝对是最符合要求的。

这条项链由月长石搭配蓝宝石制作而成,再加上‘月神之泪’出产于斯里兰卡,甚至具有漂游状蓝光和在月长石中难得一见的猫眼效应,使得它的价格水涨船高。

根据各种资料可以推断出,这条项链最终在拍卖会上的成交价格高达11万美元,约为一开始估价的三倍。

但工藤新一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现在看来那位富商就是舞会的举办人远藤先生,而远藤先生的财力……想要毫不犹豫地拿出11万美金流动资金,几乎是不可能的。

基德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不然他怎么会把预告函写的模棱两可,故意让自己亲自去一探究竟?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啊?!

 

2月14日夜,富士山脚下的酒店,舞厅。

金碧辉煌的宴会厅内,工藤新一端着高脚杯独自一人站在舞池外围,面带着谦和的微笑婉拒了第N个邀请他共舞的贵族小姐。

大大的落地窗外,一个白衣少年正举着望远镜观察着舞厅内的情况,然后他发现自家大侦探还真的受欢迎,不由得撇了撇嘴:“嘁,这家伙撩到的妹子也不比我少啊。”

吐槽完在他眼里‘招蜂引蝶’的名侦探,黑羽快斗连忙正色,仔细地寻找佩戴着月神之泪的远藤夫人。

——收到他的预告函后,远藤先生不可能再把他的目标宝石放在保险柜里,毕竟没有那个锁是他基德大人撬(划掉)打不开的。

那么最保险的方法……就是让自己的妻子远藤夫人将项链戴在身上。

漆黑的夜幕中,乌云散去,一阵风席卷而来,舞厅通往外面阳台的门瞬间被刮开,怪盗少年白色的披风随风浮动。

“Ladies and gentlemen,it’s a show time!”

远藤先生下意识将夫人护在了身后,朝黑羽快斗大声喊道:“不知阁下前来所为何事?在下这里可没有你要找的宝石!”

“月之女神落下的眼泪弥足珍贵,”黑羽快斗自栏杆上轻巧地跃下,看不清容颜的脸上是神秘莫测的微笑,他在距离远藤先生三米远的地方缓缓开口道,“若是因为灰色的资金落入腐朽的手中……岂不是太可惜了?”

远藤先生脸色一变,却还是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回道:“真是听不懂阁下在说什么。”

“没关系,”黑羽快斗嗤笑一声,偏过头朝不远处的工藤新一眨了眨眼,“名侦探大人听懂我的意思就可以了。”

工藤新一闻言眉毛一拧,基德方才的意思是……远藤先生那笔用来竞拍月神之泪的资金来路不明?他说灰色的资金……难道是贪污?!

怪不得远藤先生可以在明面上收入完全不够的情况下买下如此贵重的宝石,但是怪盗基德那家伙是怎么知道的?他又为什么要告诉自己?

还未等工藤新一想明白,整个舞厅刹那间烟雾弥漫。

待烟雾散去之后,远藤太太颈间空空如也,月神之泪早已不翼而飞。

 

天台上,黑羽快斗斜倚在栏杆上,将手中的月神之泪对准了天边的满月,皎洁的月光将怪盗少年笔挺的身影轻轻勾勒。

工藤新一跑上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光景。

真的……美得不可方物。

“呦,名侦探,”黑羽快斗意料之中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换回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知道这次我发出预告函的原因了吗?”

工藤新一揉了揉眉心:“你早就知道远藤先生是贪污犯?”

“嗯哼。”黑羽快斗不置可否。

“那你告诉我又是为了什么?”工藤新一上前几步,站在了黑羽快斗的对面,“不会是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吧?”

黑羽快斗挑了挑眉梢,故作惊讶地开口:“哇大侦探,你怎么知道的?”

“……有话快说。”工藤新一向自己的宿敌抛出一对半月眼。

“呐呐,月长石可是有着美好浪漫寓意的恋人之石,要是真的落到远藤先生这种贪官手里难道不是暴殄天物吗?”黑羽快斗忽然就收起了自己略显风流的笑容,“而我又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只好麻烦大侦探出面揭发他的真面目喽~”

工藤新一:……

总是被我的宿敌利用,然而我还乐在其中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要我帮你这个忙也不是不可以,”工藤新一面无表情地伸手从黑羽快斗手中拿过月神之泪放入口袋,“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黑羽快斗转过头呵呵笑着企图蒙混过关。

“你先告诉我预告函中的‘手捧玫瑰,献上最诚挚的浪漫’……”然后工藤新一问出了自己好半天以来的疑问,“是怎么体现的?说好的玫瑰花和浪漫都被你吃了?”

万万没想到工藤新一想问的是这个,黑羽快斗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怪盗基德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黑羽快斗直接将工藤新一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工藤新一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的,不是吗?”

“人们相信赠送月光石能唤醒心上人温柔的热情,招来如美好月光般的浪漫爱情。”黑羽快斗的手轻轻扣住工藤新一的头,凑上去吻住了梦寐以求许久的唇瓣,“这次算是我将月神之泪送给你了吧?”

工藤新一直接愣在了那:“你……”

“所以,你能告诉我,”黑羽快斗松手放开了怀里的侦探先生,温柔地笑道,“我这个偷取芳心的小偷先生配得上名侦探你吗?”

等工藤新一头脑重新恢复清明时,不久前在他唇上落下一吻的小偷先生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自己胸前的口袋里放着一枝白色的玫瑰花。

“什么嘛……”工藤新一欲盖弥彰的咳嗽两声,唯有耳后不甚明显的淡淡粉色透露了他此刻的真实的内心想法,“自己都有答案了,还问我干吗?”

白色玫瑰的花语,是我足以与你相配啊。

 

End.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钟塔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你的终点. #k柯 # # #
。既然如此,就帮我保守一个秘密吧。”   “,名叫。”   “你要是死了的话这件事迟早会大白于天下!”还是柯南的不死心的企图阻挡,“会不会有别的办法……”   “没有了哦,名...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如果一切从未发生 # # #k柯 #
原作者:十五霜   是新人)鞠躬 个人觉得这是无差,如果阅读造成您的不悦很抱歉。 设定是未曾变小的×不是 简单理解就是一切未曾发生时的两人。 ooc或许会缺席,但它永远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