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机械之心*机器人斗x工程师新 #k新#ks#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机器人斗x工程师新

*一个有些刀的OE(open ending),个人理解可能会偏向BE

*全文总计1w+,请注意阅读时间

 

Summary:少年一无所有的浪漫结束在了十八岁的夏天,像是梦的终结。

 

No.1

工藤新一是一名还在学校就读的计算机系学生,也是一个有梦想的工程师——他想独自打造一个完美的机器人。

实验室内,穿着白色西装的“少年”睁开了眼睛,只听他弯起唇角笑道:“主人。”

站在少年对面的工藤新一心里很是激动,因为他终于制作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机器人,工藤新一打量着白衣少年,思索片刻后开口道:“以后你的名字就是……”

“黑羽快斗。”

刚刚被赐了名的少年轻轻点头,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是认可。

 

每一类机器人都有自己所擅长的领域,而黑羽快斗被工藤新一赋予的能力在众多机器人中比较少见——魔术。

或许是工藤新一购买的芯片性能不错吧,黑羽快斗的“头脑”比其它机器人灵活很多,比如,他已经会用魔术调戏自己的主人了。

“主人,”黑羽快斗指尖翻飞,修长的手指在工藤新一眼前晃的令他眼花缭乱,只听他笑眯眯地问道,“这个魔术你喜欢吗?”

递到工藤新一面前的是一朵有些枯萎了的玫瑰花。

黑羽快斗脸颊染上一抹羞涩的绯红,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解释道:“我没有钱给主人买一束玫瑰花,只能讨一支店主不要了的……”

“那我也喜欢。”措不及防被自己的机器人送了花的工藤新一耳尖微红,接过玫瑰花后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其实,你不用唤我主人的。”

黑羽快斗歪了歪头,似乎没明白指令的含义,紧接着又听工藤新一低声说:“你可以叫我新一,就像我叫你快斗一样。”

“好呢,”黑羽快斗笑得眉眼弯弯,“新一~”

工藤新一捏着玫瑰花茎的指尖微微用力,有那么一瞬间的泛白——面前这个少年就算说话方式与人类一般无二,却终究只是一个没有真心、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即便如此,工藤新一还是想要将黑羽快斗当做一个普通的少年来对待。

 

向来为人谦和有礼、性格温和的工藤新一头一次与人争吵,争吵对象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妹妹毛利兰。

“新一!你不能每天躲在实验室里搞那些发明了!”少女眼角泛红,语气中有委屈也有恼怒,“你应该在一家大公司里实习,努力在毕业之后成为一名正经的工程师!”

工藤新一拧了拧眉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也是父母生前的遗愿,我怎么可能半途而废?”

“但是人总要向现实低头——”毛利兰手里紧紧攥着一张余额不多的银行卡,委屈地咬着下唇控诉道,“家里没有收入我们要怎么活下去?!”

在当今这个社会,家境不够富裕的工程师并没有资金去实现所谓的梦想,换言之,他们在独自创业的路上走不了太远。

更遗憾的是,工藤新一这个天赋异禀的少年偏偏家庭贫困。

“……总会有办法的。”工藤新一叹了口气,他对毛利兰的话语充耳不闻,径直朝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推开门后却发现屋里黑羽快斗无一“人”,工藤新一气愤地冲下楼质问道,“快斗在哪里?!”

“被我扔了!”毛利兰忍着眼泪吼回去,“他又不能赚钱,难道留着他在家里费电吗?”

工藤新一仿佛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冷的彻骨的冰水。回过神来,他不顾一切似的夺门而出,将毛利兰的哭喊抛在脑后,只身冲进了大雨里。

 

偌大个东京,黑羽快斗那个傻傻的机器人会在这座城市的哪个角落呢?

工藤新一从米花町走到江古田,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也没能找到那个先前与自己朝夕相伴的白衣少年。

忽然,倾盆而下的雨停了。

——不对,是有人为自己撑了伞!

“你……”工藤新一猛地转过头,正对上黑羽快斗湛蓝色的眼眸,他听见机器人少年在他耳边开口道:“新一,淋了雨我会心疼的。”

工藤新一已经无心关注黑羽快斗的话是出自真心还是指令使然,他的眼泪夺眶而出,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太好了……”

“别哭了,以后我帮你赚钱好不好?”黑羽快斗伸出手臂将工藤新一揽入怀中,轻声哄着怀中啜泣的少年,“我去举办魔术表演的话,肯定有很多人来看的。”

“你专心搞科研,余下的都交给我。”黑羽快斗温柔地用指腹为工藤新一擦去泪水,继续描绘着他想象中的生活,“我免你累,免你苦,免你四处奔波,免你无人倚靠。”

工藤新一把头埋在黑羽快斗胸前,轻轻“嗯”了一声。

“新一,”黑羽快斗将怀里的人拥得更紧,夕阳为他的脸庞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机器人明明没有任何的感情,黑羽快斗眼中却带有莫名的期待,“相信我。”

工藤新一注视着机器人湛蓝如深海的瞳孔,那双眼睛里只有自己的身影。沉默了许久,他慢慢抬起手臂回抱住了黑羽快斗。

他牵起了黑羽快斗的手,十指相扣:“走,我们回家。”

雨渐渐小了,两人的耳边忽然响起了杳杳钟声。

No.2

“KID的魔术表演马上就开始了,青子你快一点啦!”桃井惠子跑在前面,发现自家闺蜜落在后面又停下来回头喊道。

中森青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要气喘吁吁地回答:“——来了!”

如今的黑羽快斗被粉丝亲切地称为KID,他已经成了炙手可热的魔术世界新秀,没有任何一次表演不是赚的盆满钵满。

“Ladies and gentlemen,”舞台上的少年戴上了白色高筒礼帽,右眼上的单片眼镜让人看不清他的容貌,“it’s a show time!”

黑羽快斗的声线华丽而优雅,令听到的人不自觉地沉沦于其中。

话音刚落,大厅上方的玻璃天花板徐徐打开,漫天的花瓣从星空落入人间,引得一众女孩子发出惊喜的笑声。

“KID sama真的好绅士诶,”桃井惠子激动地拉住中森青子的手臂,脸颊上染上一抹红晕,“他私下里也会是一个很温柔的大男生吧?”

黑羽快斗似乎是听到了她的话,转身朝两人所坐的位置露出一抹浅笑。

又向坐在第一排离他最近的中森青子递了一朵蓝色的小雏菊,将手放在胸前行了一礼道:“这样的花才能配上如此纯洁的小姐,您觉得呢?”

中森青子脸红着捏住花茎,见黑羽快斗转过身又看着那朵小雏菊喃喃自语道:“就算他面对人时很温柔又如何呢?”

“一个机器人终究不会对人类有真实的情感啊……”

她的后一句话却被其他观众的欢呼声所掩盖,只见黑羽快斗将被白色手套包裹的食指抵在唇边,勾起唇角轻笑道:“同样的魔术不可以二次表演,所以,还请各位欣赏接下来独一无二的魔术盛宴。”

 

与此同时,一位富商正坐在二楼的包厢里与工藤新一交谈着。

“工藤先生要不要考虑将KID卖给我?”富商轻晃着手中的高脚杯,散发着诱惑香气的红酒在杯子里荡出优美的弧度。

工藤新一手上把玩杯子的动作一顿,像是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可以给出这个价钱,”富商放下手里的红酒,慢条斯理地将一张填好金额的支票放在桌子上推到工藤新一手边,“工藤先生要是还觉得不够,我们也可以再行商量。”

工藤新一低下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富商龙飞凤舞的签名:小野井泽。

“小野先生真是大方。”工藤新一快速扫了一眼支票,看着金额那一栏填写的数字后面一连串的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了一瞬间的心动。

“也算不上是大方,”小野井泽抿了一口红酒,抬眸打量着舞台上的黑羽快斗,好像是在计算一件中意商品的合适价格,“KID的确值这个价钱。”

工藤新一犹豫不决——他现在很缺钱,这点毋庸置疑。

自己念大学、毕业后继续搞科研需要的资金不是一笔小数目,父母在世时收养的毛利兰他当做亲妹妹来看待,学费自然不会落下。他们现在花的钱,都是工藤新一的父母生前留下的微薄积蓄,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而现下富商开出的条件足够他还清所有的债务,甚至还能保障他和毛利兰在数年以内衣食无忧的生活。如果卖掉快斗,工藤新一就不需要带着他奔波于各地参加魔术表演,就可以安心学习,也不用再担心毕业以后的去处。

可问题在于,工藤新一同样将黑羽快斗当做家人来看待。

“麻烦给我一些时间,”工藤新一蜷起了手指,别开头将目光投向了正在舞台上卖力表演的魔术师,心里的痛感让他无法忽视,“我……考虑一下。”

小野井泽挑挑眉梢,不置可否地收回了支票。

——他确信工藤新一到底会答应的,因为他给出的条件足够任何一个家境不够富裕的计算机系学生动心。    

 

演出结束后,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并肩走在街上。此时已是深夜,望不到尽头的街道上只有三三两两几个人影,无一不是步履匆匆地赶路。

工藤新一心里揣着事,始终不知道如何同黑羽快斗开口,两人便一直沉默着。

“快斗,如果有机会的话,”路过一条河,工藤新一倚着桥上的栏杆,转头望着远方水天相接的地方缓缓开口道,“你、有没有考虑过到更大的地方去发展?”

黑羽快斗毫无察觉地笑了,轻轻歪头回答道:“新一想要和我一起吗?”

“……我不能陪着你。”工藤新一深吸一口气,有些心虚地不敢继续跟黑羽快斗叙述自己同小野井泽的交易,“那样你还会去吗?”

黑羽快斗没有说话,回应他的只有微凉的晚风、无言的月光。

聪明如黑羽快斗,听见工藤新一欲言又止的话,再联想到那名与工藤新一交谈的富商小野井泽,顿时就明白了工藤新一话中未尽之意。

“如果新一想要我去的话,”黑羽快斗微微垂下头,被发丝遮住的眼眸失了光彩,看起来有些落寞,“那就去好了。”

话音刚落,黑羽快斗又抬起头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看起来与平时一般无二。

而工藤新一心中摇摆不定,心神不宁间也未注意到黑羽快斗眼中方才一闪而逝的落寞,只是弯起唇角回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嗯。”

黑羽快斗落后一步跟在工藤新一身后,心里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他抬起手按在人类所说的“心口”的位置,有些茫然无措——他不曾收到过类似的指令,也不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体内运行的程序忽然不对劲起来。

这就是人类特有的……情绪吗?那他方才产生的情绪,又是什么呢?

 

No.3

回到家后,工藤新一在自己的工作室坐了一夜,看着房间里的一切,

这个工作室承载了他们之间太多的回忆。

在工作台那里,工藤新一创造出了自己第一个机器人,为他取名黑羽快斗;在窗边的破旧书桌前,黑羽快斗为他表演了自己学会的第一个魔术,送出了一朵花店老板扔掉的、已经枯萎了的玫瑰花。

黑羽快斗在门外的台阶上坐了一夜,看着天上的星星,手里捧着一束本来想在演出结束后送给工藤新一的蓝色妖姬。

接近破晓之时,工藤新一从口袋里拿出小野井泽的名片,对着上面印刷的电话号码按下一个个数字键。

黑羽快斗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转身上楼将那束沾了朝露的蓝色妖姬放在了工藤新一床头。

 

次日。

小野井泽登门拜访的那天恰好是个阴雨天,无数雨滴自厚厚的黑色云层落下,将名为愁绪的颜料在这座城市的画卷上晕染开来。

工藤新一将黑羽快斗带出来,指尖颤抖地轻轻推了推他的肩膀:“走吧,我们说过的,送你去更大的地方。”

“……好。”黑羽快斗哑着嗓子从唇齿间挤出一个字,又拉住工藤新一颤抖的手轻声安慰道,“新一别难过,我会心疼的。”

不待工藤新一回应,黑羽快斗便主动走进了车上为他准备的笼子,还笑着挥了挥手。

那辆车慢慢开始行驶,工藤新一注视着车里的黑羽快斗,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始终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他的机器人隔着笼子,蜷缩着抱着自己的膝盖,静静地注视着他,就像是很久以前那个下了雨的黄昏一样。

只是他的机器人没有再笑了,黑羽快斗离他越来越远。

黑羽快斗的眼中逐渐生出了情绪,张开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从口型上却能看出来他在念一个人的名字——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揉了一下,突然为自己草率做出的决定而感到后悔。

“快斗……”他不自觉地开始向前迈步,然后逐渐奔跑起来,最后疯狂地追赶着那辆车,追赶着属于他的机器人,直到那辆车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成为了一个小黑点。

他扭了脚,一瘸一拐的奔跑,最后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疼得再也爬不起来。

“快斗——”工藤新一趴在地上,像个孩子似的大哭了起来——他把他的机器人卖掉了,他把他的黑羽快斗卖掉了。

工藤新一回到家中,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工作室,和再也没人使用的机器人零件发呆。

一切沉默的掩饰都在他回到房间推开门那一刹那土崩瓦解。

床头柜上静静地放着一束娇艳欲滴的蓝色妖姬,工藤新一忽然想起昨天夜里窗外坐在台阶上的那个身影。

黑羽快斗是想要送给自己玫瑰吗?

那他昨天晚上……是因为看出他的动摇才没有来找自己吗?快斗他捧着那束花坐在门外陪了自己一晚上,是不是当时心里也希望着自己放弃卖掉他的想法?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工藤新一扶着门缓缓蹲下,将脸庞埋进手心,再次从泣不成声到嚎啕大哭,“快斗,对不起……”

天色逐渐暗下来,工藤新一像是突然醒悟一般,拿起了书桌上那张的银行卡夺门而出。

那张卡存储着他所的有积蓄,里面有黑羽快斗近来演出的出场费,他打工赚到的报酬,还有卖掉黑羽快斗后得到的钱。

或许,自己还有机会用这些钱,从小野井泽那里把黑羽快斗带回来。

 

工藤新一赶到小野井泽的别墅,想要重新换回黑羽快斗。

“小野先生,这笔交易……我不想做了。”工藤新一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小野井泽,坚定地开口道歉,“我会把钱退还给您,也会再多加一部分聊表歉意。”

“工藤先生,就个人而言,我的确很欣赏你,”小野井泽耸了耸肩,“但你要知道我是一个商人,商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

无视工藤新一泛红的眼睛,小野井泽继续道:“KID接下来在我手里赚的钱,会比我付出的成本多得多。我又为什么要退还给你呢?”

“孩子,拿着这笔钱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小野夫人有些心疼这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在一旁软声安慰道,“何必要为了一个机器人,放弃自己已经唾手可得的大好前程呢?”

空气陷入了沉寂。

工藤新一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从小野家出来的,他坐在街道边的长椅上,看了看掌心擦破皮的地方,自嘲似的笑了出来。

晶莹的眼泪却又紧随其后地夺眶而出,一时竟分不清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快斗,”工藤新一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漫无目的地看着天空,“我把你弄丢了。”

 

No.4

工藤新一偶然从网上得知了黑羽快斗最近的消息,事实却与自己想象中黑羽快斗的生活大相径庭。

网友说KID近来几次魔术表演错漏百出,从前座无虚席的场面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演出基本没有人去看。

工藤新一咬牙买了一张最近演出的入场券,想再去看一次那个已经不属于自己的机器人的魔术表演。

 

或许是机器人本就五感灵敏,工藤新一刚刚落座抬头看向舞台,就撞进了黑羽快斗那双温润的仿佛洒满星辰的眸子。

一开始他还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说黑羽快斗的魔术错漏百出,但当他看见台上的黑羽快斗只是表演几个很容易看穿的魔术,还有稚嫩的如同初学者的手法,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工藤新一僵硬的转头看向坐在不远处的小野先生,发现小野井泽脸色铁青,冷声对身侧的助理道:“这场演出结束后就把KID扔掉吧,我不能再在这个机器人身上赔钱了。”

那名助理连连点头称是。

工藤新一瞪大了眼睛,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似乎知道黑羽快斗总是在演出中犯错误的原因了。

演出接近尾声时,台下只剩下零星的几个观众,大多数人都对这场演出满是失望,唯有工藤新一,看着舞台上手法简陋的机器人少年一点点地红了眼眶,直至泪流满面。

 

散场后,工藤新一在剧场后面的一个垃圾桶旁边找到了被抛弃的黑羽快斗。

他险些认不出来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机器人少年。

黑羽快斗身上昂贵的零件被助理按照小野井泽的吩咐拆了下来,因为助理粗暴的拆卸方式,他身上还有多处损坏。

“你还愿意要我吗?”黑羽快斗一字一顿、缓慢地问,他甚至已经无法维持拟真的声音,变成了嘈杂又错乱的电子声,“新一,你可以……不要再抛弃我了吗?”

黑羽快斗竟然是故意搞砸了这么多场演出,只为了让新的主人抛弃他。

“对不起、对不起……”工藤新一抱紧了他,眼泪终于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快斗,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他哭着低喃,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道歉的话语,最后嘴唇落在了黑羽快斗的额头上。

“我很高兴。”黑羽快斗缓缓牵动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还是那样机械的笑容,湛蓝的眼眸中却有着无比温柔的喜悦,“谢谢你,新一。”

 

因为那时的损坏,黑羽快斗的定位系统出了一些问题,工藤新一便想着重新给黑羽快斗安一个定位器。

工藤新一挑了几个样子让黑羽快斗自己选择,没想到黑羽快斗一眼就看中了一对耳钉样式的定位器,他指着这张图片道:“这个吧,耳钉咱们俩可以一人戴一个。”

“好,那就要这个了。”工藤新一点头答应。

耳钉送到的时候,工藤新一按着网上的教程小心翼翼地给黑羽快斗穿了耳洞,又取出其中一只耳钉戴在了黑羽快斗的左耳上。

黑羽快斗偏过头对着镜子欣赏了一番,又朝工藤新一笑道:“我好看吗?”

“好看的。”工藤新一笑的宠溺。

他早就觉得黑羽快斗戴上耳钉会很好看,不同于其他带耳钉的男生,黑羽快斗是那种潇洒风流、邪魅狂狷的帅气和好看。

工藤新一将穿耳洞的针递给黑羽快斗,很是自然地抬眸说:“给我也打一个。”

一向情感不外露的黑羽快斗盯着身前少年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耳垂,不争气地脸红了,低头去按打火机还险些燎到自己的手。

“打哪个耳朵?也是左耳吗?”他努力镇定下来,冷静地问。

“嗯……打右耳吧。”工藤新一思索片刻,微微翘起唇角笑道,“这样咱们两个面对面站着的时候,就像是在照镜子一样。”

黑羽快斗湛蓝的眼眸逐渐变得幽深,他挑起眉梢:“所以呢?”

“没有所以了。”工藤新一耸了耸肩,撇过头去拿耳朵对着黑羽快斗,“快点吧。”

被嫌弃了的黑羽快斗重新拿起打火机去给针消毒。滚烫的针刺穿耳垂,工藤新一的耳垂有些敏感,以至于他的眉梢微不可查地抽了抽。

抽出针的瞬间,工藤新一皱了一下眉,似乎想要偏过头来,却被黑羽快斗按住了肩膀。

下一刻,他的耳垂被纳入了温热的唇齿间。舌尖扫过刚刚扎好的耳洞,带来一丝奇艺的感觉,仿佛有微弱的电流从耳垂流经全身,让人感觉到一阵怪异的酥麻。

黑羽快斗满含笑意的声音因为响在耳边而分外清晰,工藤新一听见他说:“所以,镜子里的我会亲吻镜子外面的你。”

工藤新一的手抓住了黑羽快斗衣服后摆的衣料,不自觉揉皱了,攥得紧紧的。黑羽快斗的唇瓣无声下移,最后停在了工藤新一的唇角处,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工藤新一主动将卖掉黑羽快斗得来的钱退了回去, 一点点将黑羽快斗修好, 然后再也不肯让他举办魔术表演。

他开始跟黑羽快斗一起出去打工,他们做一些辛苦又简单的工作,跟黑羽快斗从前赚到的出场费放在了一起,凑成了一笔小小的存款。

工藤新一想用这笔钱在这座小城市里开一家机器人零件店,很小很普通的那种。

黑羽快斗闻言,眨着眼睛问道:“你不想去学机器人制作吗?”

想去更大更发达的城市,想成为真正的机器人工程师,那是工藤新一的梦想——黑羽快斗听他说过无数次。

工藤新一却摇了摇头,拉住了他的手紧紧握住:“现在不想了。”

他不想再去奢求什么遥远的东西,曾经少年时期的梦想注定可望而不可即,而他现在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黑羽快斗、有了最好的机器人,这就足够了。

黑羽快斗眼里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他笑着说:“谢谢你,新一。”

工藤新一也笑了起来,他抬手揉乱了黑羽快斗的头发,又俯下身吻了吻他的额头。

 

No.5

美好的生活只停留在两个月以后。

在他们刚刚攒够那笔钱的时候,即将开始梦想的时候,有人敲开了工藤新一的家门。那个茶金色头发的官员告诉他,他们是来回收黑羽快斗的。

工藤新一当初廉价购买的芯片,是国家安全部正在秘密研发的高级芯片,安装了这种芯片的机器人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感情和高级智慧。

而这种芯片在之前的一次恐怖袭击中丢失了几枚,丢失的其他芯片都已经被追回,只有其中编码为1412的一枚,经过种种辗转,被当成廉价的普通芯片,售卖给了工藤新一。

白马探向工藤新一出示了自己的证件:“这是顶级机密,请你务必配合我们,作为补偿,我们会给您提供一部分的赔款。”

那笔赔款的数字比卖掉黑羽快斗的价格还要惊人。

“……快斗他现在不在家。”工藤新一听完白马探的叙述,沉默许久,最终下定了决心,挤出了一抹笑容,“等他回来,我就联系你。”

白马探点了点头,他不认为工藤新一会拒绝他,工藤新一也没有权利说拒绝。

 

工藤新一带着黑羽快斗逃跑了,他抛弃了自己的工作室,拿着手里那一笔可怜的存款,和黑羽快斗一起连夜逃走。

他离开了那座从小生活的小城市,以一种自己从未想过的方式。

他们四处流浪,也在途径的大城市里看到了很多从未看到的东西,工藤新一对着黑羽快斗笑道:“我该早点出来的,这世界好大。”

“是啊,这世界这么大,”黑羽快斗也对着他笑,“我们应该一起去看看。”

他们逃了一个月,用光了所有的积蓄,从破旧的旅馆,住到了一片荒废已久的废墟。

工藤新一拉着黑羽快斗的手,一起看天上的星星。他肚子已经很饿了,兜里没有钱,甚至不知道明天该去哪里。

但他还是固执地牵着黑羽快斗的手:“等我们找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我们可以像之前那样开一家店——不一定是零件店,”工藤新一轻声说着,像很久以前黑羽快斗安慰他那样畅想着未来,“你不是喜欢玫瑰花吗?我们开一家花店也好。”

黑羽快斗认真地倾听工藤新一絮絮叨叨地说着的话,和他一起笑了起来,又突然轻轻打断了他的话:“新一,你愿意吻我一下吗?”

“就像是你们人类亲吻人类那样。”他又补充道。

工藤新一不由得一怔,随即侧过头,定定地注视着黑羽快斗,倾过上身慢慢地凑近,最后覆上黑羽快斗的嘴唇。

黑羽快斗抬手扣住工藤新一的后脑勺,温柔地撬开了他不算紧闭的牙关,小心翼翼地加深这个缠绵的吻。

他们在一片废墟中接吻。

月华与星光交织在一起,洒落在他们俩的身上,美好的如同坠入梦境。

“新一,我想要一支玫瑰花,”黑羽快斗无比认真地看着他,“现在就想要。”

真实的玫瑰花很贵,而此时工藤新一的口袋里甚至没有一枚硬币,但他还是点了点头,笑了起来:“我去找给你,等我。”

他的快斗应该拥有一朵玫瑰花。

工藤新一离开了。

黑羽快斗静静地坐在废墟里。

机器人没有眼泪,真好——黑羽快斗这样想着。

他仰起头,独自看着天上的星星,眼里倒映着灿烂的星空和温柔的希冀。黑羽快斗的嘴角翘了起来,像是普通的人类少年。

两分钟以后,许多穿着军装的人冲了过来,一群机器人也冲进了这里。

过了许久许久。

拿着玫瑰花回来的工藤新一只看到了荒无人烟的一片废墟,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手里的蓝色妖姬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

天空中的启明星缓缓落下,天边被染上破晓前的白色,天亮了。

 

工藤新一疯了似的冲去白马探告知他的地点。

却只得到了一句冰冷的回复:“1412号已经被销毁了。”

黑羽快斗体内的高级芯片既然认可了工藤新一这个唯一的主人,就不会再接受其他任何人的指令,这样的高级芯片除了泄露国家机密,没有丝毫的价值。

黑羽快斗被毁掉了——从芯片,到身体,被彻底销毁,跟无数废弃的机器人一起,扔到了郊外的垃圾场。

垃圾场里的废弃零件堆积如山,工藤新一就在那座山上用手不断地挖掘,他发了疯似地不断寻找,从白天到黑夜,同时喃喃自语:“定位在这里……他在这里……”

政府的官员们拦不住他,他的朋友拦不住他,青梅竹马的妹妹拦不住他,他就像永远不会疲倦的机器人,手已经在流血,却仍旧没有停下。

最后白马探来了,站在工藤新一对他说:“1412号已经为你提交辩护,我们的赔款依然会打到你的账上。”

工藤新一还在麻木地重复动作。

白马探似乎想到了那个机器人被带回来时唯一的请求,他有些动摇,因为他从来没见过那样真实的机器人。

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少年,带着温柔又真实的笑意,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新一智商很高,是不可多得的科研人才,他应该得到更好的教育,有更好的生活……”

那个机器人说起工藤新一,眼里就像有着星星。

白马探不知为何,听完1412号的几句话,就想尽办法去联系了最好的大学的计算机系主任,向他介绍了工藤新一。

白马探看着不翻找的工藤新一说道:“……我们会给你转学和保研的机会。”

工藤新一置若罔闻。

“还有,1412号让我转告你。”白马探顿了顿,犹豫了很久,还是转达了那句在他看来无比荒唐的话,“他爱你。”

工藤新一的动作停了下来,呆呆地看着躺在自己手心里的一枚蓝色的耳钉。

他能想象出黑羽快斗站在白马探面前,唇边带笑地说:“请帮我转告他,我爱他。”

废墟上的少年如同是断了电的机器人一般,迟疑了许久,最后把那颗耳钉攥得紧紧的,红色的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淌了下来。

他的眼泪汹涌而出,扭曲了他的面孔,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工藤新一想说,我也爱你。

但那个少年永远都不能听到这句话了。

他紧紧攥着手里的那枚耳钉,无声地嚎啕,眼泪混着他手上的血,滴落在他的脚下的一寸土地上,是鲜红色的。

他们曾有过一场浪漫的逃亡,在灿烂的星空下,穿过所有繁华的都市和嘈杂的小巷。

而现在,这场注定没有结果的逃亡结束了。

 

No.6

在工藤新一十八岁那年的盛夏,他爱上了黑羽快斗——那个和他十指相扣仰望着星空,与心上人说话会开心地笑起来的少年。

是的,不论其他人怎样想,至少在工藤新一心目中,黑羽快斗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

工藤新一那充斥着贫穷和迷茫的十八岁,是一片荒芜,少年之间的爱意就是这片荒芜上唯一盛放的玫瑰。

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结,不知所解,不知所踪,不知所终。

那片废墟之上的星空,则是独属于两个少年浪漫又一无所有的逃亡。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相许。对于黑羽快斗来说,那是他的爱情,是他的叛逃,是他真正成为人类的旅途。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对于工藤新一来说,十八岁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是他年少情深、愿意放弃一切去沉迷的梦境。而当他找到那支玫瑰的时候,天亮了。

但至少这场梦里,有着两人最珍贵的东西——诞生于夏夜的星空之下、青涩却又席卷整个盛夏的爱情。
    

多年后。

工藤新一实现了那个他几乎要遗忘的梦想,成为了一名科研界权威的工程师。

毕业后他辗转各地,最终还是回到了那个与黑羽快斗相识相恋的小城市,回到了那个承载着他们大多数记忆的工作室。

一个晚风习习的夏夜,工藤新一独自一人站在工作室外眺望星空。

晚风掠过树梢,带起一阵沙沙声。这时,一个人放轻脚步走到工藤新一身后,温柔地为他披上毛毯,像是在呵护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

那人的声音清澈悦耳:“新一,起风了,小心着凉。”

工藤新一弯唇一笑,指尖从身侧之人的指缝间挤进去,十指相扣。两人耳垂上一模一样的耳钉在月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一个在左耳、一个在右耳。

 

或许是工藤新一最终找回了黑羽快斗,或许是工藤新一做了一个跟黑羽快斗一模一样的机器人。又或许,是黑羽快斗来接他了。

毕竟那个与人类一般无二的机器人少年,拥有着温柔又灿烂的灵魂。

 

End.

 

】钟塔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偷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月神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人...
】离思(妖神x人类)#k#ks###
原作者: 辰海曦月   *妖神x人类 *全文1.1w+,请注意阅读时间   No.1 第一次见到是在九岁那年。 那年的暑假,家去了一个鲜为人知但山青水秀的小镇——为了...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K/K柯】你的名字?# #ks ####江户川柯南
下了眼镜/单片眼镜 当我不再是侦探/ 一切都会变得如此顺其自然吧 所以,还请你记住我   “那么……你的名字是?” “初次见面” “我是/” “余生,请多指教。”  ...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
】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 # # #
? “那个可能不是!” “只是个高中生而已,不要总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中森银三不耐烦地打断了,准备带领手下冲到楼下抓捕。   当中森银三冲出房间时,角落处易容成警员的不动声色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