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离思(妖神斗x人类新)#k新#ks#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sodasinei 2021-07-14

原作者: 辰海曦月

 

*妖神斗x人类新

*全文1.1w+,请注意阅读时间

 

No.1

工藤新一第一次见到黑羽快斗是在九岁那年。

那一年的暑假,工藤一家去了一个鲜为人知但山青水秀的小镇——为了回老家拜访一下隐居已久的新一的爷爷奶奶。

不过就在来到这儿的第二天,工藤新一就因为贪玩在传说中有妖怪的森林里迷路了,正当他四处奔跑寻找出口无果时,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少年出现了。

少年如墨的三千青丝随意用一根丝带拢起,脸上带着足以遮住半张脸狐狸面具,露出来的湛蓝色眼眸里满是温润如玉的笑意。

“喂,小鬼头,”黑羽快斗蹲下身来,看着身前累到瘫坐在地上的小男孩,“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哦。”

“诶?”工藤新一愣了愣,心中思索片刻觉得眼前这人肯定比这片森林安全得多,“大哥哥你是住在森林里的人吗?”

“你说‘人’?原来你是人类的小孩啊……”黑羽快斗闻言挑了挑眉,真是没想到在这个鬼神之说盛行的小镇里还会有人类误入森林,“那你就更应该快一点离开了。”

咦?他在说什么?难道这个白衣大哥哥不是人类吗?

工藤新一眨巴着大眼睛,不知如何是好。

“算了,看在你不是故意跑进来的份上就放你一马,”黑羽快斗抬手吹了个口哨,一只白色的鸽子扑棱着翅膀停在了他的指尖,“跟着它走,你就可以从森林里出去了。”

“出去以后……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哦。”

话音刚落,白鸽便落在了工藤新一肩膀上,凑过头来轻轻啄了啄他的嘴角。

“我叫工藤新一!”工藤新一跟着这只白鸽走了几步,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回过头大声问道,“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基……”白衣少年抚摸树干的手顿了一下,没有再继续说话。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罅隙,斑驳的落在少年身上,让他的身影显得模糊起来。工藤新一解读不出他的沉默,只好转过身去。

没想到就在他快要走出少年的视野时,身后传来了少年的回答:“我叫,黑羽快斗。”

工藤新一连忙止步,回过头去却发现方才还站在树下的白衣少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诶?他去哪了呢?”

 

“新酱!”远远地,工藤新一听见了有希子的声音。

工藤新一连忙张开双臂跑过去,优作伸手一把抱起自家儿子数落道:“新一,你一个人跑到山里去,万一迷路了可怎么办?”

工藤新一吐了吐舌头,乖乖低下头挨训。

心里偷偷藏着一句话没敢说出来——哪里有什么万一,明明已经迷路了。

“老爸,小镇里关于那座山里住着妖怪的传说……”回家的路上,工藤新一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打听着,“是真的吗?有人见到过里面的妖怪吗?”

“你说妖神的森林吗?的确是有这样的传说,”工藤优作眯了眯眼睛,回忆起小时候听过的传说,难得打开了话匣子,“以前听你爷爷说他曾经见过,我也想看看自己会不会遇到来着……不过一次都没见到。”

工藤新一撇了撇嘴,这跟没说有什么两样嘛。

紧接着又听优作继续回忆着往事:“你如果真想知道的话,回老宅子翻翻老爷子在地下室里接灰的书籍和笔记或许会有点儿帮助。”

 

的确有点帮助,而且帮助不小。

在爷爷的帮助下,工藤新一很快就了解了关于森林的传说。

这个世界里人与妖怪并存,只不过普通人并不能察觉到妖兽和动物、修成人形的妖与普通人类的区别,只有除妖师世家极有天赋的人才能看出妖。

在工藤优作因为看不出妖怪改行做推理小说家之前,工藤家也算是一个有着悠久传承、颇有名望的除妖师世家,这座小镇便是工藤家的辖区之一。

至于小镇上‘妖神的森林’这个传说,也是有根据的。

那片森林里居住着许多大大小小的妖怪,其中以狐族居多,被称为妖神的便是狐族中最为少见的九尾白狐一脉。

“爷爷你见过他们吗?如果见到过,为什么不除掉妖怪呢?”工藤新一不是很明白作为除妖师的爷爷留下这片森林里的妖怪的原因。

“除妖师只除作恶的妖,这片森林里的小妖可都是很善良的。”爷爷哈哈大笑。

这样吗……

好像是的诶,今天那个帮了他的白衣少年——哦,他叫黑羽快斗——应该也是妖吧?那,他到底是什么种族的妖呢?

下次去找他问问吧。

 

次日。

工藤新一又一次偷偷跑进了森林,他潜意识里觉得只要自己来了就会看到黑羽快斗,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份自信是哪里来的。

果不其然。

“喂,小鬼——”黑羽快斗冷不丁从工藤新一背后单手把他拎了起来,语气中带上了一丝不悦,“我早就说过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吧?”

昨天他听见这个小鬼的名字就觉得不对劲,看到来接他的人更是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原来是工藤家的小少爷——还不会降妖的年幼除妖师世家传人在遍地都是妖怪的森林里晃悠可不是一个好的决定。

“我……我只是想给你一份谢礼……”工藤新一被放下来后嘟着嘴,一脸委屈地递出手里捧着的盒子。

黑羽快斗一愣。

这个小家伙还真是有意思。

“好吧,”黑羽快斗接过盒子,发现里面放着几块柠檬派,不由得笑出了声,“那你想去林子里面玩玩吗?放心,会把你好好送回去的。”

“嗯!”工藤新一连连点头。

 

工藤新一眼角的余光无意瞥见树丛后面出现了一个身影,连忙看过去,发现那是一团黑色的雾气,却睁着一双呆滞的大眼睛。

“黑羽哥哥,这是人类的小孩?我可以吃吗?”

工藤新一吓得躲在黑羽快斗身后,紧紧攥住黑羽快斗洁白的衣袖。

“不许胡闹,要是再让我听见你在林子里发表吃人的言论……”黑羽快斗看着那团黑雾眯起了眼睛,“我就去告诉你们红子姐姐了哦。”

黑雾一下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只浅红色的小狐狸,小狐狸委屈巴巴地甩了甩身后的一条尾巴:“我、我开玩笑的啦。”

“哇!是狐狸!”工藤新一从黑羽快斗身后跑出来,伸手抓了一把红色小狐狸的尾巴。

小狐狸呲了呲牙:“是狐妖啦!”

“还没修炼成形算什么狐妖,好好跟你红子姐姐学学去。”黑羽快斗示意工藤新一放开狐狸的尾巴,小狐狸噌的一下窜进灌木丛没了影子。

然后工藤新一听见黑羽快斗向他解释道:“这还是个年幼的小狐狸,偶尔会吓一吓镇里的小孩子,不过其实胆子挺小的,嗯……应该大概跟你差不多大吧。”

“好棒!我第一次看见真正的妖怪!”工藤新一欢呼雀跃,“爷爷没有骗我!”

“喂小家伙,你说你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妖怪,”黑羽快斗闻言俯下身来,直视着工藤新一的眼睛,“那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说的对哦,黑羽快斗好像也是妖怪呢。

工藤新一抬起头问:“那……你是什么妖怪诶?”

“你猜呢?”在工藤新一看来,黑羽快斗此时笑的像只狐狸,“小家伙你说我是什么妖怪我就是什么喽~”

这狐狸还是有九条尾巴在身后摇摆的那种,工藤新一:“我觉得你是狐狸。”

黑羽快斗抽了抽嘴角:“你看谁都像狐狸是吧。”

“她刚才叫你黑羽哥哥,”工藤新一岔开了话题,想起方才小狐狸的叫法,不由自主地问出了口,“我也可以这么叫吗?”

黑羽快斗挑了挑眉梢不置可否,却没想到工藤新一又接着说:“可我更想叫你快斗诶。”

“等你跟我一样高了,我就让你叫。”黑羽快斗比量了一下两人的身高笑道。

谁曾想工藤新一还真就记住这句话了,回去以后拼命喝牛奶就为了长个子——当然,这是后话了。

 

落日的余晖将树林染成了金色。

“小家伙,”黑羽快斗顿住了脚步,牵起工藤新一的手准备往回走,“你该回家了呢。”

“时间过得这么快吗……”工藤新一有点儿舍不得,他觉得今天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我可不可以晚点儿回去?”

“小家伙你胆子还真是大,”黑羽快斗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像是‘一定要在日落之前离开妖神的森林,不然心神会受到迷惑,再也无法回家’这种话,镇上的人说过的吧。”

嗯,是的,镇上的老人都是这么告诫自家小孩子的。

“虽然他们说的夸张了一些,不过夜里的森林还是很危险的,”黑羽快斗耸了耸肩,加快了脚步想要快一点把工藤新一送出森林,“所以,你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

工藤新一鼓了股腮帮子。

到了小镇的边缘,黑羽快斗松开了手:“我的小家伙,再见啦。”

然后白色的身影便化作了漫天的光点散开,工藤新一望着自己的手掌,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黑羽快斗的掌心有着微微的凉意,却让他舍不得放开。

“下次再见。”

工藤新一对着空气说道。

 

No.2

快一点把工藤新一送回去是有道理的,妖神的森林其实名为‘迷雾之森’,每到夜晚林间会出现扰人心智的迷雾,会让没有妖力的人类在不知不觉间偏离路线。

黑羽快斗还没回到自己在森林深处的住所,就被一个貌美的红衣少女拦在了半路上。

少女的容貌着实令人惊艳,足以让任何人神魂颠倒,但黑羽快斗面对这么一个大美人眼神却没有半点波澜:“呦,红子小姐?稀客啊。”

这名少女正是赤狐一族的族长、迷雾之森的祭司——小泉红子。

“黑羽君,你是不是疯了?”小泉红子可谓是抛弃了自己的淑女形象,插着腰堵在黑羽快斗面前,“告诉除妖师自己的真实名字就算了,你还主动把他带进森林?”

“只是名字而已,小孩子也记不住森林里的路。”黑羽快斗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甚至毫无形象地打了个哈欠,“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回去睡觉了啊。”

“顺便一提,”黑羽快斗跟小泉红子擦肩而过,“红子你头发乱了。”

头发乱了的小泉红子:“……”

小泉红子气到身后九条红色的尾巴一甩:“黑羽快斗你要是死在工藤家传人的手里了,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回应她的是黑羽快斗故意弄出声音的一个哈欠。

 

接下来一连几天,工藤新一都会跑到迷雾之森,只可惜一直没有看到黑羽快斗,而他又不敢独自一人走向森林深处。

直到这一天,他在森林入口处的一棵树上看到了一只白鸽,有了白鸽的带领,工藤新一很轻易地就找到了失踪好几天的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躺在一棵树比较粗壮的一根树枝上,茂密的树叶将他的身形挡去了大半,要不是白鸽落在了黑羽快斗肩头,工藤新一还真就未必能看到他。

“嘿,小家伙,”黑羽快斗抬手从头顶的树梢摘下一个红彤彤的果子扔给工藤新一,“迷雾之森少有的适合人类吃的水果,你要不要尝尝?”

工藤新一咬了一口,发现这个果子真的很好吃,但又不好意思继续朝黑羽快斗要,吃完之后就拿着果核不知所措。

“喜欢吃你就直说嘛,我又不会不给你。”黑羽快斗跃下枝头,又往工藤新一嘴里塞了一枚果子,“唔,等你回去时再让你带一些走好了。”

“给你表演个魔术啊?”黑羽快斗接过工藤新一手里的果核埋到地里,指尖流淌出一抹柔和的蓝光,碎开的光化作点点粉末落到地上,方才埋果核的地方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冒出了一株小小的嫩芽。

“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工藤新一惊讶的连嘴里的果子都忘了吃,连连点头。

“这就对了嘛,”黑羽快斗看着工藤新一脸上的笑,不由得弯起唇角,“小家伙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多笑一笑哦。”

工藤新一的脸又一次不争气的红了。

 

“镇上的人都说这片林子叫‘妖神的森林’……”工藤新一看着草地上冒出头来的嫩芽,思绪却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忽然间想起来什么,连忙转过头问道,“但是他们所说的妖神到底是谁啊?他很厉害吗?”

“当然啦,只要迷雾之森不消失,妖神的妖力就会一直存在。”

“那黑羽你到底是什么妖怪啊,真的是狐狸吗?”工藤新一一翻身倒在了草地上,重复问着早已问过好几遍的问题,又自问自答,“唔,你长得这么好看,应该是吧?”

黑羽快斗不说话,只是笑着,依旧用上一次的答案来搪塞他:“你说是就是喽。”

“我想去小溪边玩!”工藤新一听见了潺潺的流水声,顿时又把方才的问题跑到了九霄云外,“黑羽你要不要陪我去?”

“……走吧。”黑羽快斗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拧着眉毛地答应了。

就算是去了水边也不一定会看到那种东西的是吧?

然后黑羽快斗在看见工藤新一下水后又拎着一条鱼上岸时彻底崩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鬼头你把它放回去!”

工藤新一有些莫名其妙,看了一眼手里还在挣扎的鲤鱼,又看了一眼委屈的快要哭出来的黑羽快斗:“……你离我那么远干什么?”

“你手里拿着鱼。”黑羽快斗又往后退了一步。

工藤新一闻言乐了,甚至还毫无同情心的拎着鱼又朝黑羽快斗的方向靠近了一步:“哈哈哈哈哈,原来黑羽你怕鱼诶!”

“小鬼头你太过分了!!!”

下一刻,黑羽快斗摇身一变成了一只九尾白狐,噌的一下窜上了离他最近的一棵树,把蓬松的大尾巴往眼前一挡,任凭工藤新一怎么说都不肯下来。

这玩笑真是开大了。

“好啦,我已经把鱼放回水里了,”笑归笑闹归闹,看见一向自若的黑羽快斗被一条鱼吓得现出原形,工藤新一还是抛弃了那条可怜的鱼,转而去哄躲在树上的那只九尾白狐,“不过,原来你真的是狐狸啊。”

“九尾白狐的话,你就是妖神大人吗?”

黑羽快斗小心翼翼的朝下看了一眼,发现确实没有鱼后便从树干上落回了工藤新一的怀里,摇晃着自己洁白的尾巴傲娇地说:“对啊,我就是妖神大人!是不是很厉害?”

尾巴尖扫过工藤新一的脸颊,让他觉得痒痒的,没忍住就上手rua了一把,对上黑羽快斗饱含怒气的蓝色眼眸笑道:“哦~怕鱼的妖神大人呢~”

然后工藤新一的脸被甩了一尾巴:“……”

不过……从此以后黑羽快斗没再在工藤新一身边看到过跟鱼有关的东西。

也算是皆大欢喜了?

 

No.3

隔天,再隔天,工藤新一都按照约定的时间跑到森林里去,每天都照例有一只白鸽在树梢上等着为他带路。

但有一天工藤新一来晚了。

因为他有事情想要同黑羽快斗说,但又不知如何说,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解决办法,反而在路上耽误了不少时间。

等他赶到的时候,黑羽快斗正沐浴着阳光、躺在一棵樱树下浅眠,几片淡粉色的樱花花瓣从树梢轻飘飘的落了下来,最后在白衣少年的面具上停留。

宛如水墨画行云流水间的留白。

——这是工藤新一当时唯一能想出来对黑羽快斗的形容。

“嘿,黑羽你在睡觉吗?”工藤新一来到黑羽快斗身边,盯着他被面具挡住的脸看了好一会儿,忽然想:要是他现在摘下黑羽快斗的面具……应该没有关系吧?

他想看看黑羽快斗真实的样子。

工藤新一深吸几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子,伸手小心翼翼地揭开黑羽快斗的面具,映入眼帘的,是比他想象中还要清隽的脸庞。

工藤新一愣愣的盯着少年的脸,下意识地放缓了自己的呼吸,仿佛是不愿意打扰宛如谪仙一般的少年、不愿破坏这一份美好的意境。

直到黑羽快斗缓缓睁开了眼睛,那人好看的桃花眼里像是隐藏着星辰大海,少年似笑非笑道:“我好看吗?”

“好看……”黑羽快斗的声音清澈悦耳,又好像有着蛊惑人心的魔力,工藤新一呆呆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方才脱口而出说了些什么,瞬间涨红了脸,慌乱间把手中的面具重重盖下:“对不起!”

力道大的让黑羽快斗惨叫起来:“啊——好痛!”

“居然趁着我睡觉的时候来偷袭……”黑羽快斗连着说了好几句好痛,一边扶着面具坐起身来,一边抱怨道,“你们人类的小鬼还真是可怕。”

“我说过对不起了嘛……”工藤新一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局促不安,又撇撇嘴,“其实你早就醒了吧,还在装睡!你什么时候醒的啦!”

黑羽快斗没有半分被揭穿后的窘迫,理直气壮的回答:“就在你伸手的时候啊。”

工藤新一悄悄地红了脸。

“话说你为什么要带着面具?我看迷雾之森里的妖怪都不戴面具的。”

黑羽快斗用手托着下巴,胡诌八扯了一个理由来解释:“因为我太好看,怕其他妖怪看到我就爱上我。”

什么嘛,黑羽真的好自恋哦。

看着工藤新一嫌弃的眼神,黑羽快斗哈哈大笑,伸手揉乱了工藤新一的头发:“我开玩笑的啦,不过原因的话……虽然你听到大概会很开心,但我真的不能告诉你。”

黑羽家有一个数千年以来历代相传的规定——虽然听起来胡扯了一点,但的确是真的。

——黑羽家族人的面具,要由自己亲手送给所认可的命定之人。

 

“那个,黑羽,我今天……”沉默了好一会儿,工藤新一终于开了口,“我今天,其实是来跟你道别的。”

“诶?跟我道别?”黑羽快斗不由得一怔,再开口时话里带上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不舍,“你要走了吗?那……你还会再回来吗?”

工藤新一想了想回答道:“大概只会在暑假的时候来爷爷家吧……”

几朵樱花落在了黑羽快斗身上,林间的微风带起黑羽快斗的一缕发丝,同样也将他的声音带到了工藤新一的耳畔:“那,明年夏天,也能来吧?我还在这儿等着你。”

“嗯!”工藤新一狠狠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两个人都期待着明年夏天的来临。

这是约定的夏天,他在等着我。

 

No.4

约定中的夏天,经过了第二次、第三次,然后是第四次。

十三岁这年的夏天,工藤新一赶到森林里时黑羽快斗正躺在湖中的一叶扁舟上,脸上盖着一片大大的荷叶,神情好不惬意。

工藤新一抬起手放在嘴边大喊一声:“黑——羽——”

“你来啦!”黑羽快斗恍惚间听见了自己期盼了整整一年的声音,一下子就掀开脸上的荷叶坐了起来。

湖中的水草纷纷探出头来把小船推向岸边,黑羽快斗轻松一跃落到了工藤新一身边,伸手揉了揉工藤新一的头发笑道:“小鬼长高了,不小了呢。”

“黑羽,我今年上初中了哦!”工藤新一蹭了蹭黑羽快斗的手心,然后又站直身子想要和黑羽快斗比比身高,“个子快赶上你了!”

所以,我很快就能像是同龄人一样走在你身侧,附在你耳边叫你‘快斗’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黑羽快斗忽然露出了想要恶作剧的笑容,趁工藤新一不注意把他抱在手里颠了两下,“第一次见面时抱你还很轻松呢。”

“喂!”工藤新一被身体腾空的感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搂住了黑羽快斗的脖子,“黑羽你放我下来!”

黑羽快斗将工藤新一放下后捏了捏他的脸颊,挑衅似的说道:“就是可惜长大了在我面前也还是个小鬼头。”

工藤新一撇撇嘴想要反驳,话到嘴边却忽然变成了另外一个问题:“黑羽你到底多大了啊?看着你这张脸总觉得你还像是个十八九岁的高中生一样。”

“噗,小新一你真可爱,”黑羽快斗噗嗤一笑,摇了摇身后的九条尾巴,“唔,虽然零头记不太清了,但我大概得有个几百岁了好吗?”

“可你长得比人类慢好多……”工藤新一很想抱住黑羽快斗身后摇晃的尾巴,但好几年来被尾巴甩了一脸的触感还记忆犹新,“你看你跟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还一模一样。”

黑羽快斗一愣,随即眼里漾满了笑意,一条尾巴伸过去搔了搔工藤新一的下巴:“不好吗?这样我可以一直陪着你。”

“但那样的话我就不能一直陪着你了……”工藤新一也不管自己会不会被尾巴抽了,直接上前伸手搂住黑羽快斗。

黑羽快斗回抱住怀里的小家伙,意味深长道:“不会的。”

妖神的力量,他还不曾动用过呢,不是吗?

 

接下来的夏天,还有下下次的夏天,每当夏季来临,工藤新一都会回到那个山清水秀的妖怪小镇,再跑进森林去见黑羽快斗。

一不留神,就到了工藤新一十六岁那年的暑假。

“黑羽!我是高中生了!”工藤新一向黑羽快斗展示自己在帝丹高中的新校服——身上精致的白色衬衫、剪裁合体的蓝色西装,都让本就英俊帅气的少年显得更加气宇轩昂。

“嗯哼,”黑羽快斗调侃道,“像个名侦探了呢。”

他还记得自己很久以前说过的想成为一个厉害的侦探的梦想……工藤新一笑了,傲娇地一偏头:“哼,我就是名侦探。”

惬意的午后,只见一束束阳光透过云层,穿过树林倾泻而下,树影斑驳。

“黑羽,我跟你一样高了,”工藤新一忽然站在了黑羽快斗的面前,两人鼻尖对着鼻尖比较着个子,正当黑羽快斗露出不解的神色时,工藤新一接着道,“八年前你说过的——现在我可以叫你快斗了!”

真没想到那句话小鬼头竟然能记到现在。

“随便你怎么叫,”黑羽快斗噗嗤一笑,轻轻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工藤新一的脸颊,“我知道是在叫我就好了嘛。”

虽然妖族长得要比人类慢很多,但八年的时光过去,黑羽快斗也不再是两人初次见面时的十七岁少年模样。

工藤新一看着眼前之人棱角愈发分明的脸庞轻轻弯起唇角,用欣赏世间最为珍贵的宝石一样的眼神注视着他,缓缓开口道:“快斗。”

“嗯,我在。”黑羽快斗轻声应道,湛蓝如深海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温柔的目光好像要漾出来将工藤新一淹没一样。

——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能被耶稣光照耀的人都是很幸运的呢。”一只蓝闪蝶停驻在工藤新一的指尖,宛若浓稠美酒一般的阳光又恰好落在他身上,黑羽快斗恨不得让时间就此定格。

工藤新一放走了蝴蝶,挑挑眉梢问:“比如?”

“比如,比如什么呢……”黑羽快斗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嗯,在你走之前,妖神大人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工藤新一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那你可以陪我去看看烟火吗?”

“看烟火?”黑羽快斗想了想,“可以的哦。”

“我记得夏日祭典上应该有放烟火的吧……”看着工藤新一惊喜的表情,黑羽快斗忽然笑了起来,“明天晚上你可以溜出来吗?我可以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夏日祭典。”

工藤新一眨了眨眼睛——妖怪们的夏日祭典?那是什么东西?

 

次日,夜。

工藤新一走在路上不由得有些害怕,毕竟他还没有在夜里独自一人来过迷雾之森。

刚刚走到森林边缘,工藤新一就看见了提着灯笼的黑羽快斗,俊俏的青年穿着深蓝色的和服,笑着开口唤道:“嘿,小新一,我这样好看吗?”

不知道黑羽快斗问的是衣服还是人,工藤新一脸红着点了点头:“好看的。”

——你很好看。

森林里灯火通明,所有的妖怪都化作了人类的模样,有一些还戴着面具,三三两两走在一起聊天。

“这就是你们每年夏天都要举办的祭典吗?”工藤新一疑惑地瞧了一眼边上的人,热热闹闹的夏日祭典还在热火朝天的筹备中,不过已经有少数店铺开着了,“跟人类过节时的祭典很像诶。”

“毕竟是模仿你们人类的祭典举办的嘛——我们哪有要祭拜的神明?”黑羽快斗牵起了工藤新一的手,拉着他在各个摊子间穿梭,“走吧,我会保护好你的。”

黑羽快斗的手凉凉的,但工藤新一握得很舒服,甚至还装作不经意地握紧了一些。

萤火虫在空中翩翩起舞,穿着黑色和服的少年拉着那个穿着深蓝色和服的青年的手,两人的身影逐渐与八年前重合——俊秀的白衣少年牵着一个小男孩走在林间的小路上,就像是回到了初遇的时候。

“呐,送你了。”黑羽快斗摘下自己脸上的狐狸面具为工藤新一戴上,动作轻柔的好像是害怕碰碎什么稀世珍宝。

黑羽快斗微凉的指尖划过少年的脸庞,工藤新一悄悄红了脸:“谢谢。”

“我带你去个看烟火的好地方。”黑羽快斗牵着工藤新一朝山顶走去,“那个地方看到的烟火最漂亮了。”

天空中有五颜六色的烟火在绽放,璀璨的光华稍纵即逝,妖怪们都抬头去看,短暂的美丽让所有人沉醉。

工藤新一偏过头去,发现黑羽快斗正专注地看着天空。

看着身旁青年清隽的侧颜,工藤新一只觉得连背后的烟火都失了颜色,唯有心上人那双纯净的蓝色眼眸映出格外绚烂的光彩,像是夜空下最璀璨的蓝宝石。

 

“真美。”工藤新一脱口而出。

“我说的对吧?”黑羽快斗笑了,偏过头在工藤新一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在迷雾之森的山顶看烟花确实是个很棒的选择呢。”

“不……我说的才不是烟花呢。”工藤新一无奈地摇了摇头,用只有自己一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道,随后又将目光转回半空中的烟火。

繁星点点,若隐若现,交相辉映,好似在窃窃私语,述说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工藤新一凝视着黑羽快斗,唇边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恰巧一朵烟花在工藤新一身后绽放,照亮了黑羽快斗的眼眸。

那一刻,在工藤新一眼中,万千星辰皆化作尘,唯有面前那个青年的眼眸中,隐藏着浩瀚的星辰大海。

星空装饰了你的眼眸,你装饰了别人眼里的星空

“喂——快斗,”工藤新一悄悄把拉手的姿势换成了十指相扣,两人的掌心贴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我们这样像不像是在约会啊?”

“嗯?小家伙你在想什么啊?”黑羽快斗手腕一使劲将工藤新一带到了自己怀里,嘴唇贴着怀中少年的耳朵低笑道,“——我们就是在约会啊。”

工藤新一把头埋在黑羽快斗颈间,因为听见黑羽快斗的话激动到笑个不停,黑羽快斗感觉到怀里的身体轻颤着,柔软的发丝让他觉得痒痒的,仿佛是抱了一只调皮的黑色小猫咪一样。

“新一/快斗,我喜欢你。”

身边的繁华与喧闹仿佛都不复存在,此时你我的世界中,只剩下彼此。

 

No.5

冬。

工藤新一开学后,时常会想起那个盛夏的夜晚——那个头顶是绚丽的烟火、身侧是自己的心上人的夜晚——真想快一点到夏天呢。

下课铃打响,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一边聊天一边收拾书包准备回家,无意间瞥见窗外纷纷扬扬的白色,顿时欣喜地叫了一句:“咦?下雪了诶!”

工藤新一走出教学楼呵出一口白气,片片雪花落在肩头,他突然间想起——迷雾之森冬天也会下雪的吧?不知道快斗那家伙会不会坐在那棵树下漫无目的地看着下雪的天空?

嗯……今年的冬天好像比往年更冷一些,黑羽快斗会不会觉得冷?话说如果快斗变成原形藏在雪地里自己能不能认出来?大概不能吧,毕竟都是一团白色……

然后他就在学校门口看见了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的优雅青年。

“你、你怎么来了?”工藤新一将书包单手甩在背上,惊喜地看着与往常不大一样的黑羽快斗,“你竟然会主动从森林里出来诶!”

“嗯,偶尔也想像其他人一样接男朋友放学。”黑羽快斗顺手接过了工藤新一的书包,笑着刮了刮他的鼻子,“看到我开心吗?”

工藤新一侧过头去,唯有泛起粉色的耳垂暴露了他内心的想法。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走在路上雪忽然下大了一些,工藤新一悄悄拉住黑羽快斗的手,用自己掌心的温度温暖着他冰凉的指尖,“我觉得每一场初雪都特别美——特别是今年的初雪。”

黑羽快斗弯过手指回握住,温柔的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我看过近千年的雪景,却唯独被这一次落下的雪花触动了心弦——因为这场雪,是我和你一起看的。

这一年的冬天,就这么平淡且温暖的过去了。

 

No.6

“截至到现在,黑羽君已经失踪了23天8个小时49分钟57.16秒,”白马探在多次寻找好友黑羽快斗无果后,终于前往赤狐领地拜访了小泉红子,“他到底去哪了啊……他以前不都是在迷雾之森宅着的吗?”

小泉红子一脸冷漠:“陪男朋友去了。”

白马探:???

“我以前还想过自己作为狐族第一美女到底是哪里吸引不了咱们尊贵的妖神大人,”小泉红子面无表情地继续吐槽着,“现在看来只是我的性别不对而已。”

白马探:……

——这一年的夏天,工藤新一没再去迷雾之森,因为……黑羽快斗来了。

 

此时的黑羽快斗无比庆幸这个夏天自己陪在了工藤新一身边。

那时在犯罪组织的根据地,黑羽快斗耳边是枪响和爆炸声,他无暇顾及,只是疯了一样地寻找工藤新一的身影,却看见穿着警服的少年在他面前倒在了血泊中。

他真的不能想象,如果他没来得及在工藤新一的心脏停止跳动前赶到犯罪现场,事情会发展成什么样……

“黑羽君,别想用妖神之力做些什么,”小泉红子面色不善地看着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工藤新一和始终守在病床边的黑羽快斗,“逆转生死天理,为天道所不容。”

“我自有办法。”黑羽快斗神色不变,站起身来缓缓开口道,“迷雾之森深处有一仙草,我去取回来,新一自然性命无虞。”

说完沉默片刻,弯下腰在工藤新一额头上落下一吻,便一言不发地走出了病房。

独留小泉红子在里面气得大喊:“黑羽快斗你疯了?!”

 

数日之后,工藤新一终于从昏迷中醒来,他当时第一个想法是:这么长时间……快斗会担心的吧?

“工藤君,初次见面,”不知在窗台上坐了多久的小泉红子走过来,将包里早已准备好的草药递给工藤新一,“我是帮黑羽来送东西的。”

“……你是?”工藤新一看着面前的红衣女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小泉红子勾唇一笑:“我叫小泉红子,算是黑羽快斗的朋友吧。”

“那快斗他……”工藤新一想问为什么黑羽快斗没有来,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用希冀的目光看着小泉红子。

“那个家伙啊,”小泉红子指了指工藤新一攥在手里的草药,“采药的时候伤到了,正躲在迷雾之森疗伤。”

“你放心好了,黑羽修为了得,受的伤又不重,”大约是瞧见工藤新一眼底的担忧,一向对人类没什么好感的小泉红子难得地安慰起面前的人来,“怕是比你好的还要快。”

 

小泉红子没有骗他,工藤新一出院的第一天,就看见了等在自己家里的黑羽快斗。

白衣青年冲他挥着手,柔声唤道:“新一。”

皎洁的月华将他笼罩在其中,显得那人宛如神袛。

“快斗,我好想你……我差点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工藤新一眼眶一红,飞奔过去抱住自己心心念念数日的人,将头埋在对方颈间蹭了蹭,“你的伤好了吗?”

“嗯,我在。”黑羽快斗清楚地感觉到这些天工藤新一瘦了不少,抬手揉了揉怀里的少年的柔软的发丝安慰着他,“我是谁啊,伤早就好了。”

工藤新一闭上眼睛嗅着黑羽快斗身上淡淡的草木香气,迷迷糊糊间说道:“快斗,过段时间你再带我去看你们的夏日祭典吧。”

“没问题。”黑羽快斗打横抱起工藤新一朝房间里走去。

这些天真是累坏他了,好好休息几天好了。

世有传言,有一仙草生于迷雾之森,若以九尾白狐心头之血为引,可活死人肉白骨,食得此药者,方得永生。

只是时间过于久远,已无从考据……

 

夏日祭典一如既往的热闹,仿佛多年以来迷雾之森的时光并未流逝,工藤新一觉得来参加祭典的妖怪真的是一年比一年多了:“今天人好多啊……”

“人多才热闹嘛,”黑羽快斗言笑晏晏,“热热闹闹的祭典才好玩。”

工藤新一的眼睛是天空一般的蔚蓝色,他转头对上黑羽快斗眼里的湛蓝色大海,天蓝与海蓝交汇在一起,深情更缱绻。

“新一,你之前说人的寿命有限,不能一直陪着我……”黑羽快斗的眼眸中如同盛满了零落细碎的星光,“现在,你愿意陪我走下去吗?”

“黑羽君,”工藤新一的眼中带上了前所未有的认真,“余生请多指教。”

绚烂的烟火在拥吻的两人头顶绽放。

 

No.7

多年以后。

又是一年四月天,樱花纷纷绽放,盛放的樱花从枝头零落,漫天的粉色花瓣与林间的微风共舞一曲蹁跹的华尔兹。

一棵盛放的樱树下,人影绰绰。

“新一,喝酒吗?”黑羽快斗从一棵樱树下挖出来一坛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樱花酿,朝工藤新一晃了晃手中的酒坛。

月光温柔地洒在森林里的每一寸土地上,举杯对饮,红了靥上春意。

黑羽快斗喝着酒若有所思道:“新一,你们人类所说的风花雪月……到底是什么呢?”

“风花雪月吗?大概是……”工藤新一靠在黑羽快斗肩头,脸颊已经泛起了樱花般的淡淡粉色,“夏有清风拂面,春有百花齐放,凛冬至时踏雪同归,中秋日里沐月而来。”

“这样的话……”黑羽快斗听了回答,不由得笑了起来,他低下头在工藤新一耳边轻轻吻了一下,“新一要不要跟我尝试一下风花雪月?”

“当然,”工藤新一脸上的樱粉色已经蔓延至脖颈,他伸手搂住黑羽快斗的肩膀主动凑了上去,“——清风、花开、踏雪、沐月,与你方知味。”

黑羽快斗轻柔地用嘴唇描摹着恋人的眉眼,最后停在了工藤新一的唇上。

世间温柔,不过如此。人间二字,翻来覆去,究根结底,不过一个你罢了

 

不远处另一棵盛开的樱花树上,一只小小的狐狸趴在树枝上,探着小小的脑袋望着不远处树下的人,用她稚嫩的声音询问着倚靠在树干上的红衣女子:“他是谁?”

“他啊……”小泉红子伸手顺了顺小狐狸的毛,看着树下靠在一起的两个青年笑道,“是咱们妖神大人的命定之人。”

 

End.

注:有部分灵感来源于绿川幸漫画《萤火之森》,但也是我很多年前看过的,具体是哪我也记不住了,请各位谅解。

旧文重修,之前的已删。

虽然很舍不得大家之前留下的评论orz……但是强迫症真的不允许补档补的乱七八糟的原版还留在我的主页上……

 

】钟塔之声 #k#ks###
做出副漫不经心地环顾四周的样子,“那你觉得他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白马探早就注意到了一路上有意无意的试探,现在更是确定了,或者说在他这位宿敌心里的地位。 “别的人我不敢说...
】More than love 岂止钟情 #k#ks###
。” “没有潘多拉和黑衣组织,我和你也不是和江户川柯南,”将手中的九支香槟玫瑰递给,“现在只有在对告白。” 抬眸,愣在当场。 “那年秋天我说的话依然作数...
】偷心(子诱惑玩游戏然后告白的故事) #k #ks # # #
:“大侦探你什么时候会说情话了?” “这都是和小偷先生你学的。”勾唇笑。 “是啦!”条件反射一样反驳道,然后又猛地想起自己这个身份已经退出大众视野很久了,“什么嘛,我早就不当...
】机械之心*机器人x工程师 #k#ks###
~” 捏着玫瑰花茎的指尖微微用力,有那么一瞬间的泛白——面前这个少年就算说话方式与人类一般无二,却终究只是一个没有真心、没有感情的机器人。 即便如此,还是想要将当做个普通的...
】吐真剂 #k#ks###
才不会说曾经自己追捕时,看到慌乱中从小偷先生身上掉出来的暖宝宝和巧克力之后直接在原地笑到岔气。 已经迈出天台的脚收了回来,重新稳稳地踩在了台阶上,却没胆子伸手接过递来的...
K柯/柯】Trick or Treat?##k#ks ####江户川柯南
除了发型和瞳色以外,身上一切都与自己作为‘’时一模一样。 再加上少年开口的一瞬间,扑面而来的那种熟悉的感觉——他是!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说了?”倚在门框上挑挑眉梢笑道,“哦...
】渐远 #k #ks # # #
,是的第一次相见。 无关,也无关江户川柯南。   潘多拉还没有被销毁,就证明我还要继续寻找它,所幸的是我不必费尽心思向名侦探隐瞒身份了,真是省了一个大麻烦。 今天又要行动了...
】芳菲(冥x司花神) #k #ks # # #
也不在意,像是讲述故事一样,将那桩前尘往事向我娓娓道来。 千年以前,天界冥界兵戈相向,冥身受重伤,司花神散尽神力将自己的元化作株姻缘花留在冥界,阻断两界相连之路,自此保冥界平安...
】月之泪 The Tears of Artemis #k###
的是这个,抽了抽嘴角解释道:“怎么可能嘛,我说到做到!” 话音未落,直接将抱起来放在了栏杆上,微微仰头对上了天蓝色的眼眸:“情人节的玫瑰和浪漫都是要献给心爱之人...
】红衣主教 Cardinal #k#ks###
。” 下一刻,整个展厅陷入了黑暗。 当灯光重新亮起时,全都不见了,只在两人方才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个画着Q版头像的白色卡片。   甲板。 此时线,他真的很想吐槽——为什么...
】巧克力与玫瑰花 # # # #k
。”   _   此话不假,的真身还是个学生,每次的情人节他总是能拿到超多的巧克力。与其他男生相比,非但来者不拒,而且多多益善。   准备将本命巧克力送给竹马的中森青子被他气地在原地跺...
】金色夕阳 Golden Sunset #k # # #
,“喂!” 握住的手腕,放在自己的鼻尖处嗅了嗅,果然闻到股同冰镇的柠檬果汁一样的冷冽清凉却微微甜腻的香气。 “我是应该叫你,”抿唇笑,稍稍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是应该叫...